借种 (100-103)

第100 章、公公的鸡巴都还插你逼里呢,你说谁给我搞?

他撞得狠,进得深,粗长的性器毫不留情地整根插入,鹅蛋大的龟头挤进她的小子宫里,狠狠厮磨一圈才肯抽出。软嫩的甬道热情得不行,一阵阵的绞紧,像是有数张小嘴吸着他不让他走,鲜红的媚肉被不断带出来。

周砚深捏着她的细腰,下身如同装了电动马达似的发狠抽插,薄唇胡乱地亲着她纤细的颈,光裸的肩头,以及那被撞得甩动的嫩乳。

看着她娇媚的模样,他是越发收不住要狠狠弄她的心思,也不知怎么了,偏偏像是上了瘾,怎么操都觉得舒服。这么娇,这么媚的样子,恨不得直接将她给揉进身体里,不让别的男人瞧见。

“嗯~~啊啊~~慢点~~唔~~疼~~不要那么深啊~~啊~~”苏念张著小嘴止不住地求饶,身体被他持久的操干弄得颤栗不止,叫得嗓子都快要哑了。

她觉著子宫都快给他捅破了,下腹酸胀得不行,很满很胀,那么大一根,低头都瞧见她原本平坦的小腹都被他插得鼓起来了。

“多操操就好了,你乖一点,会舒服的。”周砚深安抚地亲她嫩唇,性器不知疲倦地往她深处顶,龟头戳她娇嫩的内壁。

“念念的穴儿很厉害,公公这么大的鸡巴都能整根吞下,很棒。以后公公天天这么插你,习惯了就舒服了。嘶~~放松点,让公公好好插插。”

“坏人!”苏念嘴上骂他,看着男人微蹙的眉头,下意识地还是让身体放松了些。

周砚深揉着她的娇媚的身子,凶猛地捣弄,性器肆意地在她嫩穴里进进出出,沉甸甸的囊袋随着他的动作重重地甩在她的阴部上。

“啪啪啪”的肉体拍打声带着“咕叽咕叽”的操穴声,不断延绵著响起。他红着眼朝着身下结合的地方看去。

她的皮肤白,腿心被他的大力顶弄拍打得泛红,连大腿内侧的肌肤都没能避免,粉嫩的娇穴被插得凄惨的模样。粉嫩的穴肉被插得外翻,阴唇红肿得可怜,紧紧套着他的粗紫鸡巴,来来回回的吞吐,鲜红的嫩肉被插得带出来,又被他狠狠插回去。

每次插入都是整根没入,两人下体严丝合缝地紧贴,香艳又刺激。结合处不断传来的快感,让他克制不住地绷紧了下腹,越操越凶。

“小骚妇~~公公插得深不深?爽不爽?小逼怎么这么会吸,是不是尝到滋味了?”

苏念被他撞得乱晃,小手抓紧身下的床单,仰头承受着体内凶猛的贯穿,一下下的捣得她都快要魂飞魄散。她媚着眼,软软地嗔他,深处被他长时间的操弄,也渐渐的得了趣,除了疼之外,还有些酥麻的快慰涌上来。

勾得她下面的媚肉却恬不知耻地缠着他,吸着他,抽离的时候她还能感觉到她下面恋恋不舍地吸着他。意识到这点,她的脸更是烧灼了起来,羞得不行。

看着小儿媳红起来的脸蛋,周砚深眼底噙了笑,将她的细腿从肩头放下,俯身压下去,薄唇亲了亲饱满的乳肉,转又咬住她的一只奶尖。大口地吸吮,啃咬著往外拉扯,啃玩这侧的又转而咬上另一侧的。

胸前的疼痛让苏念难耐地呜咽起来,垂眸朝着胸前看去,她大而圆的乳房被男人撞得晃动,乳头被男人衔在嘴里,拉扯著玩弄。

他恶劣得不行,将她的乳儿咬著高高地扯起,拉扯成锥形,再猛然松开,看着荡出一圈圈乳波的奶儿他越玩越来劲。偏偏这人体力好得不像话,在玩她乳房的同时还不忘记插她,强而有力的操干,让她深处泛起了酥麻的爽意,不住地扭腰耸动着小屁股迎合他的操弄。

她抬手抚上男人的短发,媚着眼呜呜地呻吟,全然忘记了羞耻。深处被操弄得越来越软,快感堆积著过来,一浪高过一浪地拍打在她身上,克制不住地在男人身下细细地抖动起来。

“啊啊~~嗯~~好深~~嗯~~不要吸了~~啊~~要被捅穿了~~嗯~~饶了我~~爸爸~~我~~我不行了~~”

周砚深松开她的乳头,看着那弹回去晃出的乳波,眼底发热。

他起身将她那两条乱蹬的细腿捏起,摆弄成大大的M形,压在她的两侧,下身机关枪似的抽插冲刺,凿着她的小子宫,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她操飞出去。

“公公怎么舍得捅穿你?小逼这么紧,公公多给你捅捅,操松了,以后生孩子容易。你这小逼以后还要公公生孩子的,你说生几个好?”

苏念胡乱地摇头,觉得臊得厉害,根本没有办法开口回应,话到了嘴边全变成了一连串销魂的呻吟。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他,这老男人,还想着生几个?她半个种都没借到,自己都快被他折腾死了。

见她不答,周砚深不满地磨她,性器变了法地在她穴里摩擦,速度也缓了下来,反而勾起她身体的痒意。

他捏着她的细腿缓缓的磨动,在她渴求的眼神里,他正色道,“我想要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你说呢?”

苏念气不过,故意收缩著小腹夹他,恨恨地瞪他,“那也不管用,生下来也只会叫你爷爷!”

周砚深不怒反笑,覆上她胸前的嫩乳揉面团似的揉,“爷爷就爷爷,反正都是我的种,横竖他们妈妈都得给我搞,是不是?”

苏念被他弄得气息不稳,咬唇骂他,“谁要给你搞,老不休!”

“公公的鸡巴都还插你逼里呢,你说谁给我搞?”他俯身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挺著下身重重地往里一插去,顶得她浑身酥软地吟叫出来。

“口是心非的骚儿媳,逼吸得我这么紧,还不给我搞?以后你怀孕了也搞你好不好?骚儿媳挺著大肚子给公公搞。”

他的话,刺激得苏念脸红得不成样子,感受着男人一下下的深插,深处愉悦得快要上天,嘴上却不忘地反驳。

“嗯~~禽兽~~就不给你搞~~啊~~”

第101 章、儿媳妇的小逼这么嫩这么紧,公公搞一辈子都不会腻

“不给我搞给谁搞?都要给我生孩子的人,还想不给我搞?”周砚深飞快地挺动腰杆,下身的撞击愈演愈烈。

他沉眸凝着她咬著自己性器的粉穴,一手摸到下面去揉她肿胀的小阴蒂,唇边勾笑,“公公就是要搞你,儿媳妇的小逼这么嫩这么紧,公公搞一辈子都不会腻。”

苏念浑身如触电般的酥麻,阴蒂上传来的刺激,让她克制不住的抖,快感随着男人激烈的操干越积越多。她难耐地搂紧男人的肩,喘息阵阵从唇边溢出,迷离著美眸,好不容易汇聚一块的视线又被男人狠戾的操弄撞散。

周砚深捏起她的脸颊,让她对上自己的视线,张开薄唇重重地在她唇上吻了一记,“舒不舒服?还要不要公公搞你?公公的鸡巴是不是比我儿子的更能让你爽?瞧你这贪吃的样,骚肉都给公公操出来了。”

苏念被操得眼底沁出了泪,视线雾蒙蒙的,对上男人的视线却又止不住地往下陷,她轻哼了几声,侧开了头不去看他。轻咬著嫩唇,压根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她的反应,惹得男人不满,修长的手指夹着她的阴蒂使劲的揉,又是掐又是捏的,拉扯著往外,看着她刺激得媚叫起来,又抵着她的唇沉沉地发问,“快说~~给不给搞,公公和你老公谁的鸡巴操得你爽?”

苏念刺激得浑身如过电般的酥麻,敏感的阴蒂根本经不起男人的拉扯,只好顺着男人的意思浪叫出来。

“嗯~~给~~啊~~都给爸爸搞~~啊嗯~~爸爸的鸡巴最厉害了~~唔~~好大好粗~~嗯~~搞得念念好爽~~”

她的话让男人满意得不行,喉结滑动着低头下去亲她的唇,下身稍稍退出一些,再发狠地沉身往里顶去。

“小骚妇,公公操死你好不好?逼这么会吸,公公的魂都快给你吸没了~~”

苏念颤著身,勉强地仰头,嫩唇软软地啃上他的薄唇,小舌头扫荡著撬开他的唇,舔吮上他的舌头,和他勾缠在一块深吻。

他说魂都快给她吸没了,她又何尝不是呢。身体像是被他操坏了似的,越来越渴望着他,想跟他亲吻,想跟他融为一体,亲密无间的纠缠。

这个男人虽然坏,但是每每的能把她操得跟丢了魂似的愉悦,被他填满更是满足得不行。

两人你来我往的激吻,呼吸热切地勾缠在一块,周砚深大手揽住她的细腰将她带进怀里,几乎占据了主导权。

大力地舔吸着她的香舌,吻得难舍难分。直到呼吸都开始错乱了,喘不过气,才好心地将她松开。

苏念的唇被亲得红肿,像是沾了水的樱桃,看得男人呼吸一沉,凑了过去,意犹未尽地在她唇上吻了又吻。

她也乖乖地亲了亲男人的薄唇,喘着气,抬眼看他,“唔~~爸爸~~只要爸爸不去找别的女人~~我给你搞一辈子~~”

一想到他进过自己身体的东西,要进另一个女人身体里,她就不舒服。光是想想都觉得不舒服,她不想他也像对她这样,对别的女人。其实这样生活着除了要应对两个男人无休止的欲望,其他的都还好。

周砚深看出她眼底的认真,心底滑过一丝异样,喉结滚了滚,“好。”

在她之前,他也清心寡欲了十多年,本就不是什么贪欲之人,只是自打在她身上开了荤,欲望就如破土的猛兽那般。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将之前那么多年的欲望都在她身上发泄出来。

他这个小儿媳妇,不但是个吸人精水的妖精还是个扰人心魂的,勾得他欲罢不能。对其他的女人,别说做爱了,连兴趣都没有。

别的女人哪有他的小儿媳妇好,又乖又嫩,人长得漂亮水灵,穴还是极品,吸得人魂都想给她。

苏念不知道男人心底所想,抬着脸蛋去蹭他,嫩唇贴着他滑动的喉结,舔了舔,大张的双腿也紧紧纠缠住他的劲腰。

“爸爸要说到做到~~嗯~~以后跟那些觊觎你的女人远点~~我不喜欢~~”

她的呼吸软软的喷在他的颈间,惹得他身体一紧,克制不住地握着她的细腰狠狠抽送。

小女人嘴里霸道的话,让他心头一阵愉悦,扣着她操得越来越凶,“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要求你公公的?”

苏念呜咽著呻吟,湿着眼看他,“啊啊~~嗯~~你~~你给的~~”

周砚深勾唇轻笑,大手捏起她胸前晃动个不停的乳,重重一握,“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靠太近,那你喜欢什么?”

“嗯~~啊~~喜欢~~啊啊~~”苏念哆嗦著,被长时间操干刺激的嫩穴受不了的开始阵阵痉挛。身体的快感堆叠著,蜂拥而上,没一会,灭顶的快感就朝着她袭来。不禁细细尖叫着,攀上了高潮。深处喷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液,直直洒在男人龟头上。

她高潮的甬道颤抖着紧缩,紧紧地将他吸住,挤压着,娇嫩的宫口紧箍着他的龟头,两层的裹吸,爽得他一阵尾椎发麻。

用力扣着她的细腰,强硬地从她紧缩的小子宫里抽离出来,没等她喘口气,就又深深地捅了进去。软嫩的宫口还没恢复,就又被男人热切的捅开,他操得又急又凶,每次插入,阴囊激烈地甩打在她的穴口,插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苏念双腿打着颤,身体像是要被他操坏似的,不断随着他激烈的操弄耸动个没完,深处又疼又爽,受不了地呜呜呻吟。

周砚深大进大出的抽送了数十下,猛地将性器深贯入她的小子宫里,额前青筋直蹦,龟头一阵暴涨,直接将积攒多时的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

一股股的喷射,浇得她不受控制地轻颤,小腹抽搐著又攀上了一个小高潮。

他没有急着拔出,插在她的穴里,搂抱着她躺到在大床上,眼神灼热地盯着她泛著潮红的脸蛋,“喜欢什么?”

苏念胀得不行,肚子里被精液和蜜水堵著,有些难受,她媚著脸往他怀里贴了贴,声音小如蚊呐,“喜欢你啊!”

第102 章、小混蛋!老公才刚插进去,就要射给你?

她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清清楚楚地传到了男人耳中。意料之外的,让他心头一阵狂喜,看着说完就当起缩头乌龟的小儿媳,恨不得将泛著媚意的小姑娘整个揉进怀里。

埋在她体内的性器也迅速地再次胀大了起来,将她紧致的甬道塞得满满当当的。

苏念想抗议,才刚抬起头,就被男人低头深吻住了唇。脑子晕乎乎的,在男人深深浅浅的操弄里,很快又陷了进去。

周程回来已经很晚了,他过来的时候,苏念甚至都没有醒,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见到睡在自己身侧的男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在他怀里动了动,想调整下姿势,却不料将人吵醒了。周程也不睁眼,伸手搂着她往怀里带,嗓音慵懒磁性,“乖,再陪我睡会。”

苏念默了默,也乖乖地顺着他,窝进他怀里。

等再次睡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身影,她随意地抓了床头丢著的睡裙套上身,就往洗手间走去。

身高腿长的男人背对着她站在镜子前,下巴上全是泡沫,骨节分明的大手拿着剃须刀在刮胡子。苏念走了过去,从背后搂住了男人的腰,小脸贴上他宽厚的后背,嗓音软甜地喊他阿程。

周程被她抱着身体一僵,将人扯到自己跟前,低头用沾满剃须泡的下巴去碰她的鼻尖,将泡沫沾到她脸上。

苏念笑着地躲他,鼻息间满满的都是清爽的薄荷味,动作再快脸上还是难免地沾了点。她伸手去抹,将蹭到的泡沫擦到男人额头上,还没开口,眼见着他又故技重施地低头凑过来。

苏念连连求饶,双手举起在头顶,“不玩了不玩了,我投降。”

周程被她的举动逗笑,托起她的臀部抱着她让她坐在洗手台上,又将手里的剃须刀塞进她的手里,“你来~~”

她不是第一次帮他刮胡子,感觉到男人灼热的注视,还是会不争气的脸热,拿着剃须刀顺着男人的脸颊耐心地往下刮。

“你今天不去公司吗?”她醒来看了时间,十点多了。

“不去。”周砚深淡淡地回,大手扣着她的腰肢揉了几把,视线难免地顺着她的脸蛋往下扫去。

她没穿内衣,丝质的睡裙胸前顶起两个小突点,深紫色,很衬肤色。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还散部著不少的吻痕,在白嫩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他滚了滚喉结,大手顺着她的细腰往上,隔着睡裙揉她的胸,不用想就知道他们昨晚做得是得有多激烈。

苏念敏感得不行,被他揉得轻哼起来,水媚的眸瞪他,“嗯~~你别乱动,我等会刮伤你了别怪我啊~~”

周程也不甚在意,在她胸上揉了几把又往下撩她的睡裙,两条长腿又白又嫩,没穿内裤,光滑白嫩的阴部都能看到。

苏念有些羞耻,刚才她以为他不在,所以也没顾那么多,这会儿被他撩开裙子,下身光溜溜的,到底还是有些不大适应。双腿并拢着想夹紧。

她没有看过,昨晚被周砚深按著做了三四回,下面肯定还肿著,莫名地不想被他这么看。种被丈夫抓到跟别的男人偷情之后的羞耻,哪怕是他默许推动下的。

只是还没合拢就被男人眼疾手快地按住,往两侧分开,腿心那神秘的幽谷彻底暴露在男人眼皮子底下。很美很嫩的颜色,有些泛粉,好看得不行,周程伸出手指恶劣地摸了摸那粉嫩的阴唇。

苏念手里的动作一僵,完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给他好好刮胡子,小手难堪地伸到下面去挡,“别弄,阿程~~”

周程拿开她的手,拉着勾到脖子上,然后揽过了她的细腰,将她从洗手台上抱了下来。她惊呼了起来,整个人吊在他的身上,没了着力点,双腿只能紧紧地缠住他的腰,攀着他不让自己掉下来。

周程看着镜子里跟无尾熊一样挂在身上的女人,喉结滚动,托着她的屁股,一手拨开身上的睡袍,扶著早已硬挺的性器在她穴口摩擦了几下,缓慢地往里插。

苏念被插得闷哼,很胀,她还有些干涩,粗大的性器生涩的摩擦著里面的媚肉,难免的让她觉著有些疼了。

好在他将性器插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动,偏头哄她,让她继续给他刮胡子。

“坏~~”苏念嘟囔著骂了他一句,对上男人温柔的注视,还是红著脸,勉强地找回了些神智,重新替他刮起了胡子。

剃须刀上沾满了泡沫,要洗,那男人也不放过她,单手替她打开水,让她探著身子,伸手过去洗。

来来回回的几次,瞧着渐渐清爽的男人脸,她凑过去亲他的唇,“阿程,我想吃锦记的蟹黄面,午饭出去吃好不好?”

“先喂饱你小老公,再带你出去。”周程受用地刮了刮她的鼻尖,抱着她转身就出了洗手间。

苏念挂在他身上,讨好地扭腰,小腹收缩著夹他,娇娇地催促,“那你快点嘛~~”

周程被她夹得性器狠狠一跳,掐着她的腰,将她带到墙边,直接将性器抽了出来,把着她的身子翻了个面,让她扶在墙上,高高地翘起屁股。

他站在身后,扶著性器碾了几下,又快又狠地插了进去,重重地抽插,“要哪个快点?”

“嗯~~啊~~要你快点射啊~~唔~~”苏念呜呜地叫,双手扶著墙面,身体被冲撞得直晃,快感渐渐地朝她涌来。

周程伸手过去扒开她的睡裙,大手粗鲁地抓上她胸前晃动的一团嫩乳,大力地揉弄,薄唇贴着她的耳边骂。

“小混蛋!老公才刚插进去,就要射给你?当我是秒射男吗?昨晚被公公喂饱了,老公的鸡巴就不稀罕了是吧?”

“啊~~没~~没有呀~~”苏念心虚地扭头看他,男人的脸因为性欲而显得很性感,联想到昨晚她对着周砚深说喜欢,心里就难捱得厉害。

她可能真是一个花心的女人,一面爱着自己的丈夫,却又禁不住诱惑对公公动了心。

第103 章、想看着你的脸,不要这个姿势

周程将她披散的长发顺到另一侧,俯身下去,唇贴着她光裸的肩头,“小骗子,奶子上都是吻痕,逼都被操肿了。”说着,他掐着她的细腰,下身耸动得飞快,结实的大腿拍打在她的翘臀上“啪啪”作响。

他操得很快,进进出出掠起一连串的酥麻,青筋凸起的茎身快速地摩擦着她的嫩肉,勾得她直颤。“啊~~阿程~~你轻点~~嗯~~”苏念被他操得有些站不稳,听着男人含着醋意的话,难耐地攀上他结实的手臂。

讨好地晃着嫩臀,配合他的操弄,紧致的甬道紧紧地吸他,嫩肉一圈圈地吸附纠缠上去。

相对于周砚深的,她还是比较喜欢周程的。虽然吃进去都会胀,但周程的尺寸她接受起来比周砚深的要容易些,不会进到那么里面,光是性器的摩擦都让她爽得不行。

见她一面说着让他慢点,一边小屁股又耸动起来吃他的鸡巴,那口是心非的样。周程啧了一声,重重地在她肩头吮了几下,“嘴里要我轻点,小屁股又摇得这么欢,念念,你到底是想老公怎么搞你?”

苏念抬着水眸嗔他,小嘴软软地亲他薄唇,“想看着你的脸~~嗯~~不要这个姿势~~”

周程被她的举动弄得心猿意马,没有犹豫,按着她的小屁股,将自己抽出来,猛然一把抱起她,迈开长腿就来到了角落的单人沙发坐下。粗壮的性器顺着她还没完全恢复的穴口,缓缓地插了进去,没等她缓和,就开始带着她上下套弄起来。

房间的窗帘没有完全拉拢,可以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阳台上她种的多肉,以及外面远处的风景。

她只扫了一眼就收了回来,看着男人那张英俊的脸,低头凑上去用唇碰了碰他的鼻尖。他的鼻子很高,五官轮廓深邃,跟那个老男人如出一辙,是她爱得不行的样子。

如果生了孩子,是个男孩的话,她觉著也应该跟他长得很像,他们周家的基因很好。两个男人都是同样的出色,英俊好看,让人心生欢喜。

他身上的睡袍还好端端地穿着,只是随着他打开的双腿,那根灼热的性器硬邦邦地抵着她。苏念媚着眼在男人脸上亲了亲,小手主动地摸到他睡袍的系带上,轻轻往外拉扯,原本就松散的结就被她拉开了。

周程顺着她的将睡袍脱掉,丢到一边,眼神看着她身上凌乱的睡裙,意思很明显。

她哪能不知道,故意将滑下去的肩带拉好,手挡住胸前的春色,妩媚地嗔他,“不给你看~~”

男人配合地点头,按着她的细腰,一下下地将性器往她娇穴里送去,嗓音发沉,“那逼给老公操吗?”

苏念被他顶得身体耸动不已,小手软软地攀上他的肩头,缩著小腹夹他,“啊~~嗯~~不给你就不操了吗?”

“不能。”

周程被她夹得发疼,沉吸着气,眼睛火热地盯着她吞吃着自己性器的娇穴,捏着她的细腰掐着她的翘臀,下身越战越勇。这个姿势进得很深,粗大的龟头次次狠狠顶着她的花心,随着她往下坐,深处被顶得一片酥麻。

苏念仰头娇喘,手指胡乱地抓着男人的脊背,身体在欲望的驱使下,小屁股晃动着吮他。快感很强烈,被男人发狠地操弄了数十下,深处的快感累积著,很快就被男人送上了高潮。

看着她高潮娇媚的模样,周程吻住了她的唇,大力的吸吮舔吸,下体埋在她穴里缓了会儿,便又扣着她发狠的抽动起来。

随着她身体的晃动,领口下那露出的浑圆起伏也晃动翻滚出好看的乳浪,看得男人喉咙发涩。抬手就将她整理好的睡裙拉了下来,将那两颗浑圆的奶儿掏了出来,一边狠操着她的嫩穴,一边低头凑过去,轮流地啃吸起来。

他的唇舌从一侧的软乳舔吸到另一侧,舌头挑逗著来回地流连,酥痒难耐,惹得苏念克制不住地喘。深处又被火热的贯穿着,他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每一下都朝着她的敏感点刺去,才过高潮的身体根本受不住刺激。

连想拒绝都开不了口,只能乖乖地挺著胸给男人吸咬玩弄。

周程吸著玩弄了会她的奶子,就从她胸前抬头,轻咬着她的下唇就开始冲刺。

做到最后直接抱着她起来,让她抵著面向阳台的落地窗上,打桩机似的猛干。

激烈的操弄下,蜜液不断地顺着结合的地方飞溅出来,一滴又一滴地落在地板上。周程足足扣着她冲刺了百来下,才将浓厚的精液洒进她的子宫里。

苏念被不属于自己的热液冲淋得哆嗦了一阵,啊啊叫着又喷了一次。

感受过她最后一阵的绞吸,周程一脸餍足地从她体内退了出来,搂抱住她的身体坐在沙发上休养生息。

因为惦记着出去,苏念又怕他等会还来,休息了会儿就火烧屁股似的从他身上起来,光着脚跑朝着洗手间跑去。

*********

锦记在C市的老城区,老牌的面馆,以前两人恋爱的时候,经常过来,距离大学城不算远。店面虽然不大,但胜在精致,每一处都是细节。

苏念最喜欢他们家的蟹黄面,分量很足,上面铺满了一层蟹黄,入口满是鲜香,让她惦念了好久。

周程对这面说不上喜欢,只是看着她喜欢,就觉得还不错。苏念吃得很满足,嘴角都不自觉地扬起,嘴角蹭到了汤汁都没发觉。

这个时间点店内的人不多,周程看着眼底发沉,伸手越过桌面,捏起了她的下巴,在她疑惑地抬眼看过来时,倾身过去薄唇轻轻在她嘴角吮了一下。

“你做什么?”苏念的脸不争气地红了,心跳加速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唇角轻勾,手指压在她的唇上揉了揉,松开,又坐了回去,若无其事地道,“嘴角沾了汤,现在没了。”

“~~”她嗔怪地瞪他一眼,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到,才松了口气。

“未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