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淫生系列之重樂酒店 (12) 作者:Huiasd

.

【淫生系列之重樂酒店】

**********************************作者:Huiasd2021/04/23首發:Huiasd(恢恢)SIS001**********************************

十二章

陌生男女,見面就肏。 一沒前戲,二不戴套。 爽和不爽,都是次要。 同為圈友,只為報到。

「見面就肏」和「無套內射」都是構建圈子的基礎條件之一,為了滿足這種要求,圈裡人設立了嚴格的操作流程,用於保障大家的人身安全和生理健康。

例如雙福旅店這邊每天送上門來挨肏的新人,都必須有推薦者/ 擔保者,也只能參加1V1 的單肏調教……起碼三五次後,確認身體和性格都沒問題才會加入雙飛、輪姦、雙插調教,這樣循序漸進。

偶爾起步就是雙插群交的新人,都是知根知底、事先觀察很久,而且有推薦者現場陪同,自己也明確表示「了解並認可圈子的觀念」才可以。

但時代在進步,規則也在變化。

圈子也需要吸納新人,像陳媛這樣沒加入圈子也接受雙插的女性越來越多,圈裡人也不至於食古不化,確認安全的情況下想干就乾了。

總而言之,像譚杉這樣發育不良的15歲小騷貨、偽蘿莉,雖然不是季重樂的菜,但也符合「知根知底、事先觀察很久」的前題,如果她主動撅起腚來求肏,那大機率就會挨肏……這事也怪不得孫長勝。

誰也沒想到她會合屄無情,穿上褲子就翻臉——更戲劇性的轉折是人家韓燕和譚杉母女對這事的態度是如獲至寶,找上門來要的不是賠償,而是入伙!

孫長勝本來就想一口答應,不料卻遭到唐優悠極力反對,其他人也眾說紛紜,最後鬧到季重樂這裡,讓他這「圈子老大」拿主意。

*******************************

「我不同意!」

房間裡,網吧圈子的主要成員匯聚一堂。

唐優悠撅著嘴,氣鼓鼓地道:「你騷可以,想進圈子也可以,受調教走流程啊——挨肏居然還要訛人,頭一次遇見這麼不要臉的!」

孫長勝撓頭道:「話不能這麼說,人家韓姐和杉杉臉蛋不差,又是母女花……真想找男人還不簡單?就是看上咱們圈子的氛圍了唄……」

唐優悠捏起嗓子冷笑道:「是是是……聽說你們成天干,而且群交特別有一套?我和我媽都喜歡這個,以後你們得帶上我倆,把我和我媽伺候舒坦了,不然我就告你強姦……大家聽聽,這特麼是人說的話嗎?」

齊曉柒聳聳肩道:「話是不太好聽,但也不算什麼過分要求吧?」

眾人不語。

季重樂皺眉道:「大家都說說意見。」

秦藝瑋首先道:「我覺得無所謂,反正一個屄是肏,兩個洞也是玩……韓阿姨和譚杉也算知根知底,就是想一起玩而已。」

趙秀峰接著表態道:「我,我支持孫哥。」

陳媛搖頭道:「我也不喜歡這娘倆……聽她們說的話,不是圈裡人就已經亂的不像樣了!我感覺這種生活作風太不穩定,和咱可不是一掛的……」

陳靜點頭道:「複議,咱們的亂和她們的亂根本不是一回事——還有孫胖子你這幾天別碰我們,我怕得病!」

孫長勝趕緊舉手求饒道:「不至於不至於,這事我問了……她們娘倆出去玩都讓男人戴套的,而且也定期檢測身體,肯定乾淨!」

陳媛斜眼問道:「你肏的時候戴套了?」

孫長勝頓時無語,趕緊低頭裝死。

許白淡淡道:「其實確保乾淨的話,我也無所謂……但聽起來她們娘倆騷的厲害,到時候肯定成天纏著我榨汁,所以我反對接納她們。」

眾女齊齊甩給許白一根中指。

常娜負責統計反饋,這時說到:「同意收了她們的有孫哥、秦哥、趙哥、小柒姐姐,不同意的是媛媛姐、靜靜姐、悠悠姐和許白哥哥……啊,四比四,就等樂哥你拿主意了。」

季重樂奇道:「娜娜你怎麼沒把自己算上,你的意見呢?」

「我想棄權……」

常娜話音剛落,就被眾人噓聲打斷,只好低下頭道:「我覺得應該再談談,把咱們的要求告訴她倆,如果她們不答應……那,那就再說……」

「這事有什麼再說的?不答應就翻臉唄,咱這麼多證人,還真能讓大聖變成強姦犯啊?到時候打官司的錢我出!」

季重樂冷笑一聲,沉吟道:「她們娘倆已經騷成這樣,那咱就退一步,初期調教流程給她免了……直接按新手預備隊的要求來,大家覺得行嗎?」

唐優悠扳著手指數道:「行啊,以前的關係必須全斷掉,預備隊期間只能當咱們圈的專用肉便器!戴套就更不用想了,沒人慣著這毛病,自己解決安全問題……大家還有補充嗎?」

許白趕緊叫道:「不許強榨汁,得學會挨肏當日常!」

秦藝瑋搓搓手,嘿嘿笑道:「我看杉杉經常在網吧睡覺,那就再加一條讓我插著睡吧……」

陳媛奇道:「你不是住寢嗎?」

秦藝瑋立刻正色道:「我可以搬到這邊來!」

齊曉柒哼了一聲,曬道:「我勸你算了……你沒有樂哥那尺寸,想插著睡就是做夢,雞巴一軟就自己掉出來了。」

秦藝瑋一臉苦相道:「哎,每次去叫樂哥起床,就看見他和你們連在一起,賊有感覺……聽小柒一說,只能羨慕了。」

眾人全都嘻嘻笑了起來。

季重樂道:「那行,悠悠和我再去跟她們娘倆嘮嘮去……」

**************************************

韓燕和譚杉母女臉型相近,都是瓜子臉、柳葉眉,屬於那種一看就知道是母女的關係。娘倆坐在床上的姿態都很隨意,身上散發著說不出是風塵氣還是江湖氣,讓季重樂感覺不太喜歡。

但實話實說,韓燕的身材豐滿火爆,大奶子大屁股,整個嬌軀凹凸有致;而譚杉卻是幾乎沒怎麼發育的幼女體型,唯獨眼睛裡時不時閃爍著和母親一樣、某種成年人才能看懂的情慾,形成強烈反差。

這樣的母女倆坐在一起,對普通人的誘惑力還是非常大的。尤其當季重樂進屋轉身、目光掃來,娘倆同時抬頭對著他伸出舌頭舔舔嘴角,簡直就要浪出水來。 唐優悠直接哼了聲就站在一邊,似乎不打算開口說話了。

季重樂微微皺眉,決定直接說道:「也不知道你們對圈子了解多少,我就開門見山吧——你們娘倆喜歡肏屄,我們這幫人也喜歡,大家聚在一起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啥叫似乎啊?咱們這是強強聯手好不好!」譚杉立刻跳下床來,挺胸瞪眼叫道:「我告訴你啊,我和我媽可不缺炮友!而且你別看我沒長開,其實活兒好著呢!每個洞都能幹,不信你問問長勝哥!」

唐優悠冷笑道:「請你別拿無知當個性,每個洞都能幹也算本事嗎?」

季重樂笑了笑,看向韓燕道:「韓大姐,沒想到咱還有這個共同愛好啊!」

「可不,大姐聽說你這小老闆每天乾的事兒,驚喜的都睡不著覺呢!」韓燕拋個媚眼,吃吃笑道:「雖說現在男人好找,但有群交經驗的也還是少……我聽說你們不但天天群交,而且母女花也沒少玩?」

「是干過幾對。」

「太好了!」

韓燕摟著女兒笑道:「那些男人啊,一看我們娘倆都撅起腚來,就緊張得連雞巴先往哪插都不會!興奮的恨不得死在我們肚皮上一樣……跟他們肏屄實在沒意思,希望你們不會這樣。」

譚杉趕緊叫道:「媽,長勝哥說了,人家肏母女花就當普通老少配,能雙飛的時候根本不單肏. 媽媽開碼頭,女兒推屁股,保你爽歪歪!」

唐優悠再次冷笑道:「少見多怪,還沒讓你喊爸爸加油,沾著我媽的騷水透我呢!」

韓燕興奮地連連點頭,舔著嘴唇朝季重樂叫道:「哎呀老弟,你看我讓閨女說得都濕了……要不你給我們娘倆演示演示吧,」

「大姐別急!」季重樂連忙叫住已經解開上衣的韓燕,無奈道:「你們想加入可以,但我們也有幾個要求……」

「你說。」

「我們這幫人呢……雖然開放,但其實就是幾個人湊成個小圈子,互相知根知底,習慣不戴套……」

「可以,如果你們確保安全,內射也沒問題!」

「我們當然是要保證安全的,否則那不就是一人得病,全員都中招嘛……所以大姐,你和杉杉是不是也照顧下我們?」

韓燕臉色微變,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季重樂直接挑明道:「我們希望你和其他炮友斷絕聯繫。」

這下不等韓燕說話,譚杉就立刻炸廟了,瞪圓眼睛叫道:「你以為你是誰啊?我有好幾個大雞巴哥哥都肏的我賊舒服,你說斷就斷!」

季重樂淡淡道:「你如果覺得我們不如他們,為什麼要加入?」

譚杉怒道:「我找多少炮友和你們有關係嗎!」

唐優悠聳聳肩接口道:「如果你不用我們的男人肏你,那就和我沒關係。」

譚杉頓時語塞,叫道:「你信不信我讓警察把你們全抓起來!尤其是孫長勝,他強姦我,起碼判十年!」

季重樂冷冷道:「你可以試試,看我們怕不怕就完了。」

韓燕拉住女兒,也微微皺眉道:「小老弟,咱要非得把約炮搞得像談生意一樣可就沒意思了……其實我們娘倆和那些炮友之間大多數也沒啥感情,如果你們真有杉杉說的那麼厲害,能替代他們,那關係斷也就斷了……但我還有幾個處了十來年的老情人,這個也得斷?」

季重樂笑道:「這樣的看情況……其實我們也都有不能群交的朋友,大家自己把握,總不能因為自己不注意就把所有人都連累了吧?」

韓燕點點頭道:「還有什麼條件?接著說。」

「剩下幾個玩法問題……你們能接受就接受,不能也無所謂。」

「呵,我連狗都玩過,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韓燕冷笑一聲,一把扯掉上衣讓碩大的奶子彈跳出來,兩顆烏黑的奶頭仿佛子彈一樣指著季重樂,手腳麻利地開始甩掉褲子,曬道:「說這麼多,也該讓我們看看你的成色了吧?如果只是洋蔥槍頭,那可太讓人失望了……」

譚杉也笑嘻嘻地開始寬衣解帶,叫道:「對啊,我聽說你那雞巴賊大,像驢一樣!快讓我們看看!」

「我操!這什麼玩意?」

季重樂本來也在脫衣,忽然看見韓燕的下體,卻嚇了一跳。只見她那兩片黑色陰唇地朝外翻開,就像一隻黑色翅膀的蝴蝶趴在陰道口處,關鍵那兩隻「蝴蝶翅膀」上還各自掛著四個顏色各異的圓環,在燈光下閃閃發亮!

「我操,連陰環都沒見過,還說我少見多怪?」譚杉立刻叫了起來,拿手撥動著母親胯下的金屬圈,發出清脆撞擊聲,得意說道:「咋樣?我媽這肏起來帶伴奏的屄厲害吧,尤其快高潮時候,伸手一拽,那尿能給你噴上房頂!」

季重樂汗顏道:「我還真是頭一次見著實物……這不疼麼?」

「和穿耳環一樣,過幾天就習慣了。」唐優悠趕緊一邊脫衣,一邊給季重樂掃盲道:「不過這東西用久了影響快感,所以咱們圈裡的女人一般不戴。」

韓燕聞言浪笑道:「聽你這麼說,我可更期待了!」

「我操!這又是什麼玩意?」

季重樂看見譚杉脫光,忍不住再次驚訝了一遍。

原來小丫頭脫光衣服雖然是個白白嫩嫩的幼女體型,但屄口處竟然也趴著只不小乃母的「黑蝴蝶」——比較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陰唇顏色改變主要是色素沉積,雖然有少許女性天生就黑,但多數情況還是乾的多就會導致顏色慢慢變深。

以譚杉的小小年齡就被干成了黑屄,這得經歷了多少男人?!

「你一驚一乍啥!人家這是紋身啦!」譚杉難得小臉一紅,走進幾步挺起腰讓季重樂看個仔細,怒道:「你瞪大眼睛好好看看,人家這饅頭屄連毛都沒長齊,比挺多處女還嫩呢!」

季重樂這才鬆了口氣,順手脫下褲子,他那驢一樣的大雞巴頓時讓韓燕和譚杉母女的眼睛都看直了,歡呼一聲就衝上前來。

「我操,好大!」

「快讓我摸摸,是不是真的?」

娘倆左右蹲在季重樂身前,好像看見稀世珍寶般盯著他的大雞巴爭奪起來,一手去搶雞巴,另一隻手就把他往身前拖拽。

季重樂無奈叫道:「你倆別搶,按順序來,母女先肏媽都不知道麼!」

韓燕和譚杉齊聲問道:「為/ 憑什麼?」

唐優悠在旁解釋道:「當媽的屄松,先干韓姐能快點出狀態,轉身沾著騷水再肏譚杉就不用前戲了,直接可以猛干她……」

「哎呀,老妹你說的太有道理了,我怎麼早沒想到!」韓燕趕緊拉著季重樂往床邊走,同時提醒道:「杉杉你準備準備,這麼大的雞巴不用前戲就直接肏你,可夠你受的!」

譚杉興沖沖跟過來叫道:「沒問題,沒問題!沒有前戲更好,我不用準備,肏的越猛越好呢!」

唐優悠看著韓燕躺倒床邊劈開雙腿就要挨肏,忍不住提醒道:「大姐,你就這麼開始,不先說兩句啊?」

韓燕急道:「哎呀,還說什麼?沒看我這腿都劈開了,趕緊的吧!」

唐優悠不悅道:「你這麼開場多沒勁啊?好歹也是和樂哥第一次肏屄,又當著你親生女兒的面,你不得整幾句騷嗑給樂哥助助興、提提神嗎?」

韓燕嬌軀一顫,雙腿抖了幾下,問道:「妹子,你快告訴我該說什麼?」

唐優悠張口就來道:「哎呀,譚杉你快看你媽騷不騷,當著你的面就給你找後爹!要讓我們樂哥拿大雞巴肏她!完了還怕樂哥不夠爽,等會還要把你獻給樂哥,讓樂哥沾著她的騷水繼續肏你呢……」

話音未落,就聽韓燕驚呼一聲嬌軀劇顫,胯間屄口張開,騷水便噴了出來,竟然被唐優悠給說尿了,同時帶著顫音嘶聲叫道:「肏我!快肏我!」

譚杉同樣不堪,一邊用手摳弄自己的小騷屄,一邊喘著粗氣道:「對對對,我媽真騷!樂哥你快乾她……乾了她,你就是我爹!」

季重樂腰杆一挺,大雞巴擦過八個陰環穿透進去,頓時又肏的韓燕尖叫一聲,急不可耐地雙腿盤住了他的後腰。

唐優悠笑眯眯地繼續道:「譚杉你剛才說錯了,我們樂哥才不稀罕給你當後爹呢!就是閒著沒事肏你媽玩玩,試試你們娘倆夠不夠資格給我們玩……」

譚杉尖聲叫道:「玩玩玩,我和我媽賊樂意讓人這樣玩!」

「對咯,你看樂哥現在玩你媽玩得多好……這大雞巴肏你媽的時候都沒拿眼睛看你,根本沒把你們的母女關係當回事吧?」

「是是是,樂哥你快看看我……我也準備好了,不用前戲就能肏!」

「哎呀,這話你說的又不對了,應該讓你媽說!」唐優悠捏起嗓子,學著韓燕的聲線浪聲叫道:「老弟呀,咱光肏屄多沒意思……你快沾著我屄里的騷水去干我閨女!我這當媽的就在旁邊看著女兒被你肏的嗷嗷叫喚,讓你樂呵樂呵……」

「啊——」譚杉驚呼一聲,也被唐優悠說的尿了,連聲催促道:「媽,媽,你快和樂哥說,就說你要看著他肏死我!」

韓燕激動的臉都紅了,扯著嗓子浪叫道:「老弟老弟,別肏我了……啊啊,我剛發現讓你肏譚杉更刺激!哎呀,我們娘倆讓人肏了這麼多回……咋早沒想到還能這樣發騷呢!」

唐優悠笑道:「這才哪到哪啊,我們群交的時候花樣更多——韓姐試沒試過讓臨時女婿和臨時老公一起夾著肏?」

韓燕羞道:「哎呀,丟死人了……我們娘倆讓人夾著肏了好多回,怎麼就沒想到認個臨時老公和女婿呢!不行了,不行了……老妹,好老妹……你們還有男人沒?再來一個就行……」

譚杉適時和母親一起叫道:「我們要群交!」

「沒問題,等著……」

*************************************

唐優悠穿衣出門,不一會就把孫長勝、許白、秦藝瑋和趙秀峰四個男人都帶了進來,隨行而來的還有陳媛、陳靜、齊曉柒和常娜四女,全員到齊。

「來來來,標準流程啊。我先負責講解……」

眾人脫光衣物,唐優悠就安排眾人倆倆對接,四男坐在床邊插著四女一字排開看戲,這才對著韓燕母女說道:「首先我們這幫人聚在一起,雞巴插進屄里那就是日常狀態,根本不當肏屄辦!見面先插上,然後大夥研究個主題……比如正式開始肏的時候先干誰,後干誰,找點什麼樂子……」

譚杉這邊已經和韓燕交換,正被季重樂肏的嗷嗷叫喚,尤其抽空問道:「唐姐快說說,你們都有什麼樂子?啊……我看見過你們在網吧里偷偷肏!」

孫長勝搶著答道:「你說的那是新人測試……想進我們圈子可不是夠騷就行!要求多著呢!比如在網吧里偷偷挨肏那都是基本要求,還得全程不出聲,隨便我們玩也不被發現才算合格!」

韓燕驚得瞪圓眼睛問道:「不管多爽都不能出聲嗎?」

「初期主要是有個態度,其實可以慢慢練習……」唐優悠冷冷道:「下次大家注意點,不小心被發現和故意讓人發現完全是兩回事!」

孫長勝趕緊舉手道:「哎,天地良心,我可真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那小騷貨沒忍住叫啊!」

唐優悠聳聳肩,岔開話題道:「總之除了群交的時候,我們不追求日常快感,沒有高質量群交的情況下普通性交純屬娛樂。」

韓燕母女齊聲問道:「怎麼娛樂?」

唐優悠無奈道:「舉兩個例子吧……比如樂哥如果不這麼賣力,就是隨便抽插你們娘倆,讓你們發騷玩玩,這叫娛樂。還有時候樂哥看店的時候摟著我們之一坐在腿上,看到過嗎?」

母女點頭。

唐優悠嫣然笑道:「其實你們仔細看,就能發現他那雞巴正插在我們屄里呢……幾分鐘動一下,也算娛樂吧。」

韓燕愕然道:「幾分鐘一下?漲的不難受嗎!」

齊曉柒立刻噓道:「切,那叫親熱好不好!連這點事都忍不了,還玩什麼圈子啊?干出來的快感沒意思,臊出來的高潮才叫爽呢!」

韓燕和譚杉聽到這句「干出來的快感沒意思,臊出來的高潮才叫爽」後如醍醐灌頂般同時一震,眼睛齊齊閃亮起來。

「姐姐我錯了!姐姐我服了!你快教教我,怎麼挨肏最臊得慌?」譚杉當先急的叫起來道:「我也知道娘倆一起讓男人肏這事挺臊人,但光是心裡明白,不知道怎麼表達出來啊!」

「哎,這回態度挺端正。趕緊撅好了,別耽誤我們和樂哥說話……」唐優悠笑道:「一邊挨肏一邊等著,看我們大家研究怎麼肏你和你媽!」

「哎呦……」譚杉小屁股一抬,胯間騷水嘩啦一聲就流下來,連聲叫道:「對對對,我和我媽都等著大家,聽聽你們想咋肏!」

孫長勝曬道:「都說標準流程那還研究啥?母女先肏媽,讓譚杉挨個管咱們叫一圈爸爸,沾著她媽的騷水肏死她就完事了唄!」

韓燕不由急道:「那我呢?」

「哈,你以為譚杉能應付幾個啊?乖女兒注意看著,爸要肏你媽啦!」孫長勝當先走上前去,劈開韓燕的雙腿挺槍就刺,同時伸手撥弄著她陰唇上的陰環笑道:「大姐這玩意新鮮啊,有空咱練練曲,看能不能肏出一首歌來!」

「什麼歌?」

「這還用問?叮叮噹,叮叮噹——鈴兒響叮噹唄!」

「我操,果然還是你們會玩!」

「那你看看……樂子,給我讓點地方!」孫長勝轉身惡狠狠地騎到譚杉背上,壓住腰杆向下頂進她的屁眼,叫道:「沾著你媽騷水的大雞巴來啦!看老子今天教教你怎麼做人!」

齊曉柒忍俊不禁笑道:「孫哥今天妙語如珠啊!不過要做人你得和樂哥換個位置,射在屁眼裡可做不出人來……」

「操,我先從錯誤示範開始不行嗎!」

既然要按標準流程玩,大家就都輕車熟路了,許白、秦藝瑋和趙秀峰開始依次上前肏干韓燕,讓唐優悠指導母女倆發騷助興。

「譚杉看好啊,你許白爸爸要肏你媽了!哎,韓大姐你別愣著呀,快跟你女兒講解講解,許白在這幹啥呢?」

「啊,對——女兒你快看,媽讓許白用大雞巴肏了……他就是你的新爸爸啦!」韓燕趕緊劈開腿浪聲叫道:「你爸爸這雞巴又大又硬,肏的媽賊舒服!等會也得讓你嘗嘗!」

唐優悠搖頭道:「大姐,你應該說『看媽幫你把新爸爸的大雞巴伺候得硬梆梆的,等會好當著媽的面狠狠肏你……』這話流程一樣,但情緒可就不同了。」

譚杉聞言叫道:「唐姐你說的太他媽有藝術了,啊……哎呦……我光聽你說話都能尿出來!」

「你尿不尿不重要,關鍵是大家高興……」

************************************

季重樂換下陣來看著眾人肏干韓燕母女,聽著娘倆好像復讀機一樣學著大喊各種淫言浪語,忽然心裡覺得一陣膩味,就像剛開飯時馬上吞了幾塊肥肉似的。

加入圈子至今,季重樂感覺自己挺適應圈子生活的,但對於性愛的態度也難免發生轉變,變得不挑剔又挑剔:對於圈中騷貨不管認不認識、高矮胖瘦、妍媸美醜,挺起雞巴都能幹。

而與之相對應的,就是幹起來也很難產生激情了。

大多時候就把肏屄當成娛樂減壓、運動放鬆一樣……

肉便器、肉玩具、洩慾工具、精液廁所,這些稱謂經常被圈裡的騷貨掛在嘴邊,但嘴上喊得再響、態度裝的再像,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這就是「表演」!

幾個已經能算是朋友的圈中異性,偶爾「演出效果好」還能產生些性慾或者勝負心態,鼓起幹勁來好好肏一下以示鼓勵。

本來以為這是因為她們夠騷,結果今天看了韓燕母女的騷勁,才發現「騷」和「騷」也有不同——季重樂感覺這娘倆是真把自己當成男人的洩慾工具了,而且還樂在其中!

也行這就是一樣米養百樣人吧。

經過一番調教,肉便器母女總算稍微開竅,知道自覺幫著大家找樂子了。

韓燕一邊劈著腿承受抽插,一邊恍然想起什麼,叫道:「哎呀,老公……我這還有個好玩的要給你看呢!你快把大燈關了……對,拿我的手機照我身上!」

頂燈關閉,房間裡只剩下昏暗的床頭燈,還有韓燕的手機螢幕發出幽光。照在她身上立刻激起瑩瑩反光,胸前、大腿內側都顯露出古怪的紋路,隨著大雞巴的抽插不斷晃動著。

「我靠,這是什麼啊?咦,好像是字?」

正壓在韓燕身上的孫長勝定睛看去,大聲讀出來道:「騷、好、屄、爽?不對,應該豎著念哈——騷,屄,好,爽!哈哈,大姐,你這紋身挺牛逼啊,我好像都聽見聲音了……那上面四個字就是奶子好爽唄?」

韓燕吃吃笑道:「你認不認字啊,我這明明是奶子好痛!」

「晃得太狠了,我仔細看看……」孫長勝一邊挺腰一邊俯身抓住韓燕的豪乳,重重揉搓幾下,嘿嘿樂道:「大姐,你這奶子太大了,平躺著都能立起來,搖晃時間長了肯定得痛啊!」

「那也沒有你抓的疼!」韓燕呻吟道:「一般人可看不見我的紋身,就得在沒有燈的地方像你們這樣狠肏,啊啊……拿大雞巴把我的屄肏腫了,奶子捏紅了……它才能出來……」

「不就是鴿子血的隱形紋身嘛,哥哥懂!」

「才不是呢!我媽這個叫紫外線紋身,平時根本看不出來!」譚杉趕緊獻寶道:「你們把她翻過來,屁股上還有字呢!」

「那不用翻我也能猜到,肯定是屁眼好爽四個字哈!」

「猜對一半……我媽屁股上是屁眼好爽和屁股好痛,八個字!」

「哎,那得看看……」孫長勝趕緊讓韓燕翻身,往她的大屁股上一看,不由奇道:「怎麼一個字都沒有?」

韓燕搖晃著豐臀,咯咯笑道:「你猜?」

「真笨!」譚杉不等孫長勝說話,再次搶著叫道:「你根本沒把我媽的屁股拍紅,屁眼肏爽,怎麼能看見字呢!?」

「原來如此……這簡單!」孫長勝一邊挺起雞巴插進韓燕的屁眼,一邊掄起雙掌好像打鼓一樣在她的肥臀上啪啪拍擊起來,扭頭問道:「乖女兒,你有沒有紋身還是啥能讓爹樂呵的東西,也拿出來吧……」

「哎呀,我還沒想好紋什麼字,所以只紋了這個……」

譚杉嘆了口氣拿起手機照向自己的小腹讓隱形紋身顯露出來,那是根粗壯的大雞巴,根部連著屄口、龜頭朝著胸部,紋身雞巴在肌膚上隨著男人的抽插一挺一挺,看上去就像與正插在她陰道里的雞巴重合了一樣,頗有透視感。

譚杉指著紋身雞巴對身上的秦藝瑋浪叫道:「爸爸你看,你的大雞巴就在我肚子裡這樣動呢!」

孫長勝探頭看了幾眼,聳聳肩道:「行吧,多少也算個樂子……」

譚杉連忙叫道:「孫哥,孫爹!我還有招……你不是喜歡偷偷摸摸肏屄嗎?明天咱去我家,等我爸睡著了咱倆直接就在他旁邊肏咋樣……我找朋友這麼玩過,賊刺激!」

孫長勝嚇了一跳,道:「你爸睡覺這麼沉嗎?」

「沒事,你要害怕我就給他弄兩片藥吃……」

「我操,你這是少兒版潘金蓮啊!」

譚杉無奈道:「沒辦法,我都暗示好幾回了,我爸就是不肯肏我……那我只好迷翻他了,嘻嘻,一邊挨肏一邊舔我爸雞巴……」

孫長勝眼前一亮,剛要叫好。

唐優悠已經皺眉道:「正常來說我們不管家事,但下藥這種行為不管對男人還是對女人、對外人還是對家人,在圈子裡都不受待見……你們要加入我們,以後最後別這麼做!」

譚杉撅起嘴道:「我這不是給大家找樂子嘛……」

「這樣的樂子我們不需要!」

「哦……知道了……」

韓燕與譚杉母女不知是被「肏服了」還是已經高潮到沒有餘力爭辯,反正再沒露出盛氣凌人的態度,娘倆也沒見識過這麼「科學的群交流程」,被肏的高潮迭起,後來連騷嗑都不學了,扯著嗓子嗷嗷浪叫,直到雙雙癱軟在房間裡。

男人們又把眾女也肏出兩次高潮,打完收工,各自射精。

*************************************

第二天,季重樂正坐在櫃檯後看店,忽聽「咣當」一聲。

門被人大力推開,幾名一看就不像善類的壯漢緩緩走進來,惡狠狠地盯著店內,身後跟著滿臉怒氣的辛少和滿頭大汗的律師。

季重樂起身皺眉問道:「辛少,你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你竟然沒跑?」辛少看見他也是一愣,眯起眼睛冷冷道:「既然你在,那就跟我去把名次認證了吧!」

季重樂不由也冷笑一聲道:「辛少好大陣仗,領個名次帶來這麼多保鏢啊!還以為你要砸了這家店呢……你等著,我和他們說一聲……」

辛少身後的律師立刻喝道:「別動——你以為你跑得了嗎!」

季重樂有些摸不著頭腦道:「我跑什麼呀?我陪你們去領名次,不得找個人幫我看店麼!」

律師怒道:「裝!你接著裝!我剛從主辦方回來——名次早就被別人認證過了,你根本就是個騙子!」

「你開什麼玩笑?」季重樂愕然問了一聲,看對方神色不似作偽,何況幾名氣勢洶洶的壯漢也不像裝樣子,不禁道:「你們別急,這其中應該有什麼誤會……我每天辛辛苦苦打到第三,這事網吧里有很多人都看見了,都能替我作證。」

聽見聲音趕到的常娜連忙點頭叫道:「沒錯,我們很多人都看見了——肯定是主辦方馬虎,被人替領了樂哥的名次!」

律師冷笑一聲:「呵呵,替領?幾十億的項目歸屬,你以為是幾百塊嗎!」

季重樂拿起外套邊穿邊道:「我和你們一起去查查,看究竟怎麼回事?」

「我們已經查過了……」

辛少皺眉看著季重樂,淡淡問道:「你是叫常海嗎?」

季重樂猛然一震。

聞訊趕來的孫長勝齊道:「我操!原來又是常海搞的鬼……肯定是這小子冒充樂子把名次領了!」

「冒充?」律師曬道:「人家正經八百的帳號持有者,有必要冒充你嗎!」

孫長勝急道:「不對,肯定是他盜號!最開始你們讓他送來的手機里就有鬼!」

「什麼手機?」

「我操!你們裝不知道是不是……」

季重樂一把拉住暴跳如雷的孫長勝,沉聲問道:「讓我參加比賽的通知,是不是你讓常海送過來的?」

辛少搖頭道:「我聯繫不上你,就讓孫大寶幫忙通知一聲,至於他又派誰來,那我就不知道了。」

「他派來的人就是常海……」季重樂想了想,掏出手機打開比賽APP 翻了半天,才總算找到註冊時候的實名認證資料,拿眼一掃,頓時冷笑曬道:「我操,常海這小子果然道行見漲……下起套來一套接著一套,連我都給騙了。」

孫長勝湊過去一看,只見螢幕上寫著幾行字——遊戲ID,jichongle ;密碼,********;遊戲暱稱,季重樂;實名信息,常海;

身份證號……

孫長勝目瞪口呆道:「我操!原來他沒在手機里裝木馬,而是在註冊帳號的時候就把名占了?」

季重樂沉吟道:「常海故意買了台新手機,還裝好軟體送過來,其實就是為了轉移視線……他知道我信不過他,肯定會找人核實……」

孫長勝恍然道:「你問完小燕姐,以為拆穿他的陰謀了,就沒檢查帳號?」

季重樂苦笑道:「我查了,帳號名是我,暱稱也是我,綁定的手機號我改了,密碼我也改了……誰知道還有個實名啊……現在的遊戲實名就是走個流程,註冊完了自己都找不到實名信息在哪……我剛才專門去找都點了兩分鐘,最後在竟然是幫助信息里才找著的,平時誰特麼閒著沒事去找這個?」

「現在你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辛少目光陰冷,寒著臉一字一頓地道:「我!的!名!次!呢!」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