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生系列之重樂酒店 (13) 作者:Huiasd

【淫生系列之重樂酒店】(13)

作者:Huiasd2021/05/13首發:Huiasd(恢恢)SIS001

十三章

遊戲實名認證的規則已經公布多年,國家的監管力度也很強。但這項規則畢竟是影響遊戲公司掙錢的,所以執行機制就相對靈活了,大體原則就是一句話:「不能影響用戶體驗!」

實名信息這種東西也不需要頻繁修改,沒必要占據重要位置吧?你要查,我們有就行了,但填寫過程可以簡化吧?

所以各家遊戲有註冊時候就要求認證的,也有試玩半小時、八小時後才認證的,還有乾脆綁定大數據信息同步認證的……認證之後的實名信息也通常不可見,或者藏在某些十八級菜單之下。

久而久之,玩家對這種一次性流程習以為常,也就不放在心上。

碰上就順手一填,沒碰上也想不起來。

季重樂曾經是個職業賭徒,所以對純網絡上的比賽項目一直敬而遠之……這種環境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有腦子的賭徒都不會參與!

再加上各種APP 的開發公司不同,介面流程各式各樣,不關注這些事情的季重樂也根本就沒想過實名兌獎問題……

常海就是利用這個思維盲區,設置出雙重陷阱,用自己的身份證給季重樂注冊了帳號!

搞清楚事情的始末,眾人不禁沉默起來。

「我栽了……」

季重樂無奈朝辛少道:「名次確實是我打的,但註冊信息這塊也的確是我疏忽了……」

那律師陰陽怪氣地打斷道:「幾十億的項目,你說句疏忽就行嗎?」

季重樂一攤手道:「連出場費帶獎金是1100萬,錢我都退給你!」

「我操!樂子你瘋啦?」孫長勝怒道:「他們派來的人搞鬼,是他們的問題,讓他們找常海、找那個孫大寶去啊——咱憑什麼退錢?」

「呵,呵呵……你們別擔心,這錢不用退。」

辛少忽然獰笑起來,眼中凶光畢露道:「一千一百萬?呵呵,這點錢還不夠我昨晚簽下的零頭呢!」

「老闆大氣……」孫長勝剛暫離一聲就被季重樂攔住,自己也猛然醒悟過來,連忙道:「我帶你們堵常海去!我知道他家,咱抓著他,讓他把名次還回來!」

「要抓你自己去抓,我們只找季重樂!」律師冷冷道:「你以為們是傻子?認證完的名次如果能變,辛少至於滿世界請代打簽約嗎?」

孫長勝急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們也是被騙的呀!你找我們有啥用!」

季重樂看了眼辛少的臉色陰沉程度,一顆心不由也沉了下去。

昨晚的所謂的「慶功宴」其實就是簽約分蛋糕,辛少大概沒等名次認證,就已經按照第三名的比例把項目轉包出去了。

聽那律師口氣,這波起碼簽了幾十億——結果今天到了主辦方一查,卻發現「季重樂的第三名」變成了常海的第三名!

沒有名次自然也就沒有了項目,但幾十億的合同已經簽了,違約金肯定也是天文數字,難怪辛少會找上門來……********************************

「咣當」一聲!

店門再次被撞開,卻是得到消息的王小燕拉著付軍匆忙趕到,她看見眾人還在對峙,場面上也沒有血和雜物,頓時鬆了口氣,連忙推一把付軍,示意他上前幫忙。

「事情,我剛才在路上聽說了……」

付軍嘆了口氣,逕自朝辛少問道:「得賠多少?」

辛少冷笑道:「反正我是賠不起。」

付軍微微皺眉道:「項目還沒開工,他們的損失也不大……昨天和你簽約的都有誰?其中如果有和我關係好的,可以不要違約金……」

「付哥好仗義啊,你倆啥關係?一句話就幫這小子免了幾個億!」辛少哈哈怪笑道:「可惜就算這樣,我也還是賠不起呀!只好死前再拉個墊背的了。」

付軍搖頭失笑道:「堂堂的辛氏集團,不至於這點容錯能力都沒有吧?」

辛少似笑非笑地道:「付哥……如果只是錢,辛氏集團玩得起,我辛老二咬咬牙豁出臉去也能賠上……但沒有這些項目,某些人屁股下面的座位可就也要跟著沒了,這座——我是真賠不起!」

付軍臉色微變,仿佛忽然想到了什麼。

辛少陰森森地道:「付哥一定要保他,我肯定得給你面子。不如這樣——我把錢兒的事自己抗了,你幫我把座兒的事情辦了?」

付軍沉默不語。

王小燕想要開口,卻被付軍一把拽住,搖了搖頭。

季重樂沉聲道:「辛少,我承認這事有我的錯……但你連一天都等不了,認證還沒確認就簽合同,這可不能怪我吧?」

「啪啪啪!」

辛少鼓掌幾聲,嘶聲問道:「有道理,那我是不是還得謝謝你沒說你是第一啊?不如我就按第一的份額賣項目了呢!」

律師冷冷道:「你跟我們簽的合同上寫著以遊戲ID名次為準,現在請你證明季重樂這個ID是你本人吧。」

季重樂頓時無語。

王小燕終於忍不住,掙脫付軍喝道:「辛老二,你到底想怎麼樣?」

「哎呦,嫂子這脾氣夠大哈!」

辛少詫異地看著王小燕,雙手一攤,曬道:「那嫂子你說我該怎麼樣?沖付哥面子,你怎麼說我就怎麼辦!」

付軍再次拉住王小燕,狠狠瞪了她一眼,後者立刻哀求地回望過來。

兩人目光交匯片刻,付軍再次嘆了口氣淡淡道:「欠債還錢,認賭服輸……你們不是也有合同麼,按合同辦就是。」

王小燕聞言鬆了口氣,輕輕地抱了抱付軍。

「做夢!」律師立刻炸毛了,叫道:「違約條款里只有包賠損失,可這些錢把他賣了也賠不起!最多關他一輩子,有個屁用!」

付軍臉一沉,曬道:「行啊,那你讓法院判死刑,我不攔著。」

律師急道:「他這不夠……」

「閉嘴!」辛少怒喝一聲,打斷律師的話,盯著付軍冷冷道:「付軍,你是不是一定就要保他?」

付軍聳肩道:「哎,你哪只耳朵聽見我說保他了?我這是在幫你啊——用不用我幫你報警?叫警察把他抓起來!」

付軍和辛少扯皮,孫長勝偷偷拉了季重樂一把,給他看自己的電話螢幕,上面是十幾個無法撥通電話,號碼全是常海。

孫長勝小聲道:「樂子,這回事大了……小燕姐和他老公也不保你,要不你趕緊跑吧……等人走了我去抓常海,肯定讓他把好處都吐出來!」

季重樂搖搖頭,同時也在心底暗自判斷起來:第一,自己被常海坑了!而看辛少和律師的態度,名次一旦認證就無法更改——所以就算找到常海也於事無補!不管常海從中得了什麼好處,肯定都不夠彌補辛少的損失。

第二,所謂的名次份額除了涉及天價金錢外,背後還有更深層次的交易與角力,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自己被坑,而是辛少也連帶著坑了一批人!而這批人聯合起來的能量很大……

第三,跑是不行的,自己人生地不熟,無法和辛少這樣的勢力抗衡。何況自己失察在先,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也不能一走了之。

第四,付軍想按合同糾紛辦,其實就是在幫自己保命——被警察抓起來,總比落在辛少或者他背後那幫人手裡好。因為辛少氣勢洶洶地過來之前應該已經反複查清了事實,就是要找自己算帳泄憤的。

第五,辛少要的不是錢,而是名次所關聯的份額……但比賽已經結束,名次已經認證,除非……

想到這裡,季重樂猛然一震,叫道:「不是還有第二場嗎!常海賭技那麼水,他拿了我的名次,怎麼敢參加第二場?上家不怕他把贏來的全輸掉?」

辛少哼了一聲,根本懶得解釋。

「我不是跟你說過嘛!」付軍無奈道:「這盤子太大,他們九家根本捂不住,才開了這個賭局。名義上是重新發一遍入場券,暗地裡還想把初期的份額分一分……」

說到這裡,付軍看了辛少一眼,有些幸災樂禍地道:「他們以為自己不但是主辦方,還可以制訂遊戲規則,正好借著機會把別人光明正大的踢出局……誰也沒想到這九家選手裡足足有三家沒殺進前十,計劃不如變化快,現在不但丟了份額,眼看連湯都喝不上,可能連入局的資格都保不住了。」

付軍頓了頓,忽然樂不可支地哈哈大笑道:「人家辛少昨天就風光了,手裡掐著兩個名額,先把第八名的入場券賣出一份天大人情,又靠第三名的份額賺到盆滿缽滿,沒想到才過一天……」

「閉嘴!別說了!」辛少尖叫一聲,氣得渾身發抖,兩眼通紅地瞪著季重樂道:「都怪你!老子一定要弄死你!」

季重樂這才知道辛少還有個簽約選手獲得第八,但卻已經被他把名次賣掉了,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好,只得繼續問道:「付哥,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付軍無奈道:「但莊家都換人了,現在有沒有第二局都很難說……就算是有,也沒規定不能換人啊!你想贏回來是不可能的,就算找到那個常海替他上場,你代表的也是新莊家,不是辛老二。」

季重樂再次無語,場面陷入沉默當中。

這時忽然有個聲音問道:「你們說的鬥地主比賽名次有這麼厲害嗎?那第十名值多少錢?」

辛少下意識曬道:「前五有份額,前九有座位,到了第十屁用沒有!最多運作下,也算個入場券……咦?我靠,還有這個操作?!王律師——你馬上去查下第十名的獲得者是誰?」

「不用查,我知道第十名是誰。」昨晚沒回家的譚杉從人群中站出來,得意洋洋地道:「而且只要我發話,這名次給誰也是我說了算!」

眾人把目光落在譚杉身上,看清她只是個小女孩,不禁齊齊皺眉。

季重樂則心中一動,譚杉這小丫頭成天亂搞,三教九流什麼人都認識,既然前九名里已經出了三匹黑馬,那麼第十名恰好是她的炮友也不足為奇……問題在於她這位「朋友」究竟會不會聽她的,還有辛少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補償?

辛少遲疑地反覆打量譚杉,發現她不像在開玩笑,不由目光閃動起來,仔細思索著其中的利害——首先這第十名是必須要簽下的,有了這個名次,再聯合其他幾家落選的公司鬧一鬧,就還有一線希望,於是開口道:「就算有第十名,也未必能成……把名次給我,你要什麼條件?」

「小事!」譚杉大咧咧一擺手,指著季重樂道:「我救你一命,以後圈子裡讓我當頭不過分吧?」

眾人皆驚。

「什麼圈子?」辛少疑惑道:「你們自己的事情自己商量,我現在只要名次!」

「嗨,就是肏……」

季重樂一把捂住譚杉的嘴,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讓她繼續說話,這才繼續對著辛少道:「我負責把第十名拿給你,然後爭取在第二局裡幫你把損失贏回來,咱們就算兩清了!」

不等辛少開口,那律師立刻怪叫起來道:「你拿沒有用的第十賠我們第三,還以為這事能兩清?」

孫長勝已經反應過來,也上前一步握住譚杉的手叫道:「那好,我們讓樂子去自首!大家一拍兩散……譚杉,你告訴你二哥,名次誰也不賣!」

譚杉迷迷糊糊地點點頭,等季重樂鬆開手,立刻道:「什麼二哥?這名次就是我的!用的是我媽身份證!」

「我操?!」

譚杉解釋道:「我前些天看見你們都玩這個,就也註冊個帳號。後來有個炮,呃,有個朋友很厲害,我就讓他就幫我玩玩……」

眾人目瞪口呆。

譚杉掏出手機打開APP ,朝眾人展示出自己的排名介面,曬道:「你們看,一不小心就弄到第十了!早知道這樣,我讓他多干……不是,讓他使使勁,沒準也能進前九呢……」

那律師一把搶過手機飛快點開實名信息,問道:「你媽叫韓燕?」

「廢話!」譚杉冷笑道:「你們不用動歪腦筋,我媽肯定跟我一夥!你不答應樂哥的條件,這名次我就不給你——我們這叫一致對外!」

孫長勝趕緊帶頭鼓掌,一邊朝著譚杉豎起拇指上下晃動著,叫道:「說得好,譚杉夠意思!」

這動作外人看來似是誇讚,不過譚杉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是要好好乾她一炮,於是愈發得意起來。*****************************

辛少本來已經認栽,過來只想找季重樂出口惡氣,沒想到峰迴路轉,居然又隱隱看見一線希望,於是臉色頓時陰晴不定、咬牙切齒,愈發難看起來。

損失是已經造成的——不接受季重樂的條件就等於出局了,最多就是告他詐騙,該損失的還是損失。而理智接受季重樂的條件,起碼還有補救的可能。

但就這樣和季重樂「兩清」,堂堂辛家二少以後還有面子嗎?

王小燕見狀又推了把付軍,想讓他說幾句,後者卻搖了搖頭……季重樂的命已經保住,他顯然不想更進一步得罪辛家了。

一陣咳嗽聲響起,旅店大叔在一位中年美婦的攙扶下走進來,掃了眼場面後懶洋洋笑道:「哎,老子正打針,讓你們一個個電話催命似的喊過來……我以為晚上一步就能看見滿地腦漿子呢,怎麼還沒打起來啊?」

「老闆!」

「大叔,你回來了!」

網吧眾人看見旅店大叔仿佛有了主心骨,趕緊圍在他四周,你一言我一語地介紹起情況來。

「三叔!」付軍微微皺眉,招呼道:「這事……咱家最好別摻和。」

「哈,三叔做事什麼時候用過家裡?」旅店大叔笑了兩聲,拍拍季重樂的肩膀,曬道:「翻車了吧?沒事,看我這老司機帶你裝逼帶你飛!」

季重樂沒來由地眼圈一紅,同時心中不由詫異。旅店大叔雖然行事不羈,也經常吹牛逼,但很少會把話說到這麼自信。

辛少目光並沒有落在旅店大叔身上,而是盯著他身邊的中年美婦,愕然問道:「孫總,您什麼時候來的?」

「昨天,來看看老朋友。」

旅店大叔身邊的美婦也聽完事件經過,沉吟著先看了季重樂一眼,才轉向辛少淡淡說道:「運作第十名這個想法不錯,到時我會投一票。」

辛少一懍,臉色數變才強笑道:「既然這樣……這位小妹妹的名次,我們辛氏要了!」

美婦點點頭道:「不錯,現在能上桌吃飯才是重要的……吃多吃少,總比吃不到的好。」

「孫總提醒的對!我馬上去運作第十名的事……」辛少目光閃動,看著季重樂啞聲道:「回頭吃肉還是喝湯,就看你在第二場的表現了。」

季重樂正色道:「我必全力以赴!」

辛少朝著孫總點頭致意,恨恨瞪了季重樂一眼,轉身帶人離開了。

眾人感覺鬆了口氣,王小燕已經衝過來一把抱住美婦的胳膊搖晃著,欣喜叫道:「孫瑩姐,你現在好厲害啊!辛老二見了你,連屁都不敢放!」

美婦孫瑩笑了笑,沒有說話。

孫長勝也趕緊上前朝旅店大叔豎起拇指贊道:「老闆,你這車開的太穩了!就像幕後大BOSS一樣!這逼裝的我得給你99分,不給滿分是怕你太驕傲哈!」

旅店大叔也笑而不語。

付軍微微搖頭,上前低聲道:「讓不相干的人散了,咱們換個地方吧……」

季重樂揮手讓看熱鬧的人散開,當先朝旅店房間走去。走了幾步若有所思,回頭笑道:「大聖,你們先看店吧……我和大叔、孫姐、付哥、小燕姐商量就行。」

「讓他們看著,我得聽聽……」孫長勝還要跟進。

季重樂攔住他低聲道:「你幫我穩住譚杉和韓燕……」

孫長勝一愣,恍然道:「行,你放心!兄弟不但幫你穩住她,保證還讓她乖乖把名次交出來,再也不敢有什麼當老大的想法!」

「不急,回頭再說……」************************************

季重樂等人進到房間分別落座。

旅店大叔指著美婦簡單介紹道:「這位是崇福集團的大區董事孫瑩,也是咱們圈裡人,而且和你也是老鄉……」說完臉色變得有些陰沉,沒有繼續說下去。

房間裡氣氛頓時凝重起來。

王小燕感覺到不對,搶先問道:「你們怎麼了?是怕辛老二玩陰的,暗中收拾重樂嗎?」

「短期不會……這麼多人看見他和季重樂起衝突,出事第一時間就得找他!」付軍搖搖頭道:「我只是覺得有些不對,但還沒想通具體在哪。」

季重樂皺眉道:「我也覺得有問題……孫姐,這個第十名也能上桌的事情,好操作嗎?」

孫瑩讚賞地笑了笑,反問道:「本來已經上桌的九家公司,現在突然換掉了四個,你猜他們和那些沒能上桌的公司會不會答應?如果現在有個不錯的理由,讓桌子變大一點,座位變多一點,他們會怎麼辦?」

「那肯定得鬧啊!不給吃就掀桌子啊!有飯大家吃嘛!九個不夠就十個,十個不夠就十一、十二……」季重樂猛然一震,明白了其中關節,問道:「孫姐,最後會有多少個?」

「那得看他們鬧出多大動靜……我估計15,或者20吧。」孫瑩頓了頓,看著季重樂道:「到時這第十名就不是唯一的選擇了……你明白了嗎?」

「壞了!辛老二那個小心眼肯定會找其他人買名次,然後第一時間報復你!」王小燕驚道:「說不定他已經反應過來了,馬上就會翻臉!」

「不會……他剛吃過一次虧,這次怎麼也得等塵埃落定再動手。」付軍搖頭道:「而且他也知道我和孫姐在保人,應該不會玩陰的……問題是季重樂這回事情太大,就算法院裁決也得十年墊底……」

說到這裡,付軍頓了頓,看著季重樂無奈道:「我說過輸了就保你離開,但你現在沒輸卻比輸了還麻煩……我最多保你一命,讓人在牢里關照關照你。」

季重樂黯然道:「我明白……先不說我跑不跑得了,就算能跑,也不能連累你們。我走了,辛少和他背後的人肯定會找你算帳!」

付軍聳聳肩道:「你明白就好!我不是怕他,關鍵這事咱沒占著理……」

季重樂很想說自己也是受害者,但張了張嘴卻還是沒有說出口。

「起碼命是保住了……事情落地還得幾天,我再幫你想想辦法。」旅店大叔有些無精打采地問道:「孫瑩啊,圈裡人見面,讓小老弟陪你打個感謝炮不?」

孫瑩看著季重樂笑道:「改天吧,我看你這小老弟現在連硬起來都夠嗆。」

季重樂一愣,苦笑道:「孫姐,咱圈裡人硬不硬和心情也沒啥關係……你們要想玩我肯定能陪著。」

「要陪就得陪好,拿出你12分精神來!」王小燕眼珠一轉,上前就給季重樂解褲子,叫道:「把孫姐伺候好了,多給你使使勁……卡住十個名額讓辛老二必須用你!」

季重樂本來無所謂地站著,聽到後面不禁一愣。

付軍已經喝道:「小燕,你可以發騷,但不要為難孫姐!」

「沒事。」孫瑩笑了笑道:「都是圈子裡的朋友,我肯定會幫忙……但我只是大區董事,不是集團董事,順水推舟的事情好辦,逆水行舟就未必行了。」

季重樂連忙道:「孫姐,咱們剛認識,您能看在老闆的面子幫我說句話就很夠意思了!這個人情我會記得,將來有能力一定還。」

孫瑩禮貌一笑,目光掃過被王小燕握在手中套弄的雞巴上,頓時張了張嘴,移不開眼睛了。

旅店大叔見狀道:「褲子都脫了,那大家就肏一炮吧……正好我也挺想念孫瑩那人形打樁機的……」

季重樂雖然沒啥心思,但生理反應還在。聽聞旅店大叔要肏,很自然便按照流程開了王小燕的雙穴,讓她去幫付軍與旅店大叔調整狀態,然後走到孫瑩面前笑道:「原來孫姐擅長打樁哈,你看我這樁咋樣?」

「不錯,不錯,姐姐很久沒遇見你這樣又粗又直的好樁子啦!」孫瑩已經脫光衣褲,讓他躺平便熟練地跨坐上去,豐臀一沉套了個齊根,不由滿足地嬌吟一聲道:「哎呦,硬度和熱度也好,都趕上老王家那驢玩意了!」

季重樂心中一動,想到孫瑩和自己也是老鄉,不由笑道:「原來孫姐和王哥也認識啊!前幾天剛和王堯在一起吃飯來著……」

「都是圈裡人,又住一座城,怎麼可能不認識……」孫瑩雙手撐地伏下上身,一邊調整姿勢一邊把豐臀快速起伏,片刻間就從陌生男女的略顯生澀進入到熟練階段,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力道也越來越重,兩顆屁股蛋猶如重錘不斷落下,狠狠敲擊著季重樂的大雞巴,就像要把那根「肉樁子」砸進床板一樣。

季重樂開始還有意配合,很快就放棄了,躺在床上感受著胯間的飛快撞擊,油然贊道:「孫姐不愧是打樁機啊!這力道比我自己干都猛……」

王小燕正撅著屁股迎接身後付軍的撞擊,同時跪在旅店大叔胯間為他口交,聞言吐出雞巴扭頭曬道:「季重樂,你這馬屁根本沒拍到點上……圈裡騷貨誰還沒練過女上位啊?她們能和孫姐比嘛!」

旅店大叔嘿嘿笑道:「別說,讓他自己感受去……」

季重樂默然感受片刻,發現孫瑩的騷屄鬆緊適中、濕潤溫暖,對雞巴的包裹性極好,摩擦撞擊的位置角度也極准,應該算是經驗豐富的外圍水準……但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僅以「打樁姿勢」的熟練度而言,也不見得比唐優悠這樣的准外圍強多少。

旅店大叔、付軍和王小燕就在旁邊樂呵呵地擺出看戲態度,讓季重樂知道孫瑩的「人形打樁」肯定不會這麼簡單,應該還有自己沒發現的妙處。

隨著時間推移,孫瑩暢快地浪叫幾聲,自己套坐出一次高潮後,季重樂才發現怪異之處——只見孫瑩胯間騷水不斷,肉呼呼豐臀上下起伏,沉重的捶打,震得孫瑩嬌軀上美肉亂顫,香汗沿著充滿彈性的肌肉滴落,但速度和力道始終不減,甚至越來越猛,已經達到男性衝刺射精前的頻率和力量。

季重樂被「砸」的快感連連,十分舒服,但看著孫瑩額頭上的細汗,忍不住提醒道:「姐姐別累壞了,要不換換姿勢?」

孫瑩氣息不亂,抿嘴笑道:「我還能堅持會,等累了換你……」說完再次高高抬起大屁股用騷屄套住季重樂的大雞巴猛然砸下,好像不知疲憊的打樁機一樣,一下又一下捶打著。

女上位的優點就是男人比較省力,而缺點則是沒法自己掌握節奏。所以季重樂又爽了一會,發現孫瑩依舊沒有換姿勢的意圖這才驚了起來——再繼續衝下去,自己可就忍不住要射了啊!

轉頭看看旅店大叔、付軍和王小燕三人滿臉壞笑的表情,季重樂算是明白了「人形打樁機」的厲害,不由訕訕問道:「那啥……孫姐,你還要砸多久啊……能不能夾緊點,我得緩緩了!」

「哈哈!我還以為你不好意思說呢……」王小燕放聲大笑,曬道:「人家孫姐是退役的國家一級運動員,就現在這點活動量還不夠熱身呢,再肏你一小時都沒問題!」

「靠!我說怎麼一直感覺怪怪的……總覺得和孫姐肏的哪裡不對勁!」季重樂驚呼道:「我一個男人,竟然讓女人給肏了啊!」

「你這叫啥話,光能你們男人肏我們女人,就不能我們女人肏肏你們啊!」王小燕頓時不悅道:「孫姐再給他點厲害看看!」

「好啊!」

孫瑩本來是用雙手撐著身體,聞言猛然一趴,上半身嬌軀壓在季重樂身上緊緊貼住,同時雙手按住他的胳膊,吃吃笑道:「老弟不是要換個姿勢嗎,你看咱倆用這個姿勢咋樣?」

「我操!這不是強姦的姿勢嗎!」

季重樂立刻反應過來,趕緊奮力一掙,才發現孫瑩那雙手沉重如山,雪白的嬌軀看似不沉,但因為角度關係卻壓得自己無法使勁、動彈不得。

「對呀,老弟既然不喜歡挨肏,那姐姐只好強姦啦!」

孫瑩用上身牢牢壓住季重樂,僅靠腰力抬起屁股,兩瓣圓臀再一次瘋狂抖動起來,霎時間波浪起伏,就像兩顆乳白色的大水球在反覆彈跳一樣。

「我操……姐姐你慢點!咱多玩一會……你這麼整我堅持不了多久……」季重樂哀嚎幾聲,只覺得雞巴上傳遞來的快感愈發密集,除非不管不顧地把孫瑩「翻下去」,否則就只能老老實實「被肏」了……行吧,至少男人射完之後還有個不應期,最多強姦,沒法輪姦。

季重樂無奈一挺,開始了噴射過程。

「哎呦,謝謝小老弟的見面禮!姐姐就收下了!」孫瑩雙腿一夾,抬起上身眯著眼睛嬌吟道:「這大雞巴射的就是猛,像火山噴發似的……姐姐這樁可算沒白打,果然是有辛勤就有收穫啊!」

季重樂憋屈道:「孫姐,就你這個打樁水平,還能碰上沒有收穫的時候嗎?」

「哈哈,看把你委屈的!」孫瑩俯身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眨眨眼笑道:「歇會你要想報仇,可以讓小燕幫忙,姐姐在下面,全接著……」

「啊,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季重樂精神一振,道:「等會非肏死你不可!」

「行啊,姐姐等著……」*******************************

「強姦」了季重樂後,孫瑩又繼續在旅店大叔和付軍身上輪流打樁,只不過姿勢雖然一樣,但節奏卻變成了配合形式。

正常的外圍騷貨都能從雞巴抽插時的細微差別感受到不同需求,換句話說就算女上位,也能模仿出男人自主肏弄時候的感覺。也就是該快的時候快,該慢的時候慢,基本上是按照男性肏屄時候的快感與需求變換節奏……

季重樂在床上看在眼裡,心中不禁有些氣苦——圈裡陌生男女見面,就算是女強男弱也不能一上來就榨汁,這就好像相親吃飯時候女方二話不說就先要兩瓶正牌大拉菲一樣,完全沒有任何尊重。

就算幫忙說了幾句話,那也是旅店大叔的人情,至於這樣區別對待嗎?

思索之間,忽見孫瑩一邊打樁一邊笑道:「小老弟,初次見面,姐姐也不能白收你一發精……但辛老二這人我不算熟,也不清楚他的性格。暫時就按他會翻臉打算,姐姐剛給你想出個主意,這就跟你說說吧……」

季重樂一愣,頓覺心中慚愧,連忙道:「孫姐客氣了,您說。」

「首先把9 家公司擴充到15家以上,這個是肯定會實現的……」孫瑩淡淡道:「這時候就不說什麼出爾反爾、吃相難看的話了,我們九家的實力在這擺著呢,想把我們踢下桌是肯定不行的!」

季重樂愕然道:「我們?」

付軍曬道:「崇福集團就是九家公司的領頭羊,最大的莊家!不然你以為辛老二為什麼要給孫姐面子?」

孫瑩笑了笑,繼續道:「我運作一下,爭取讓擴充名額達到前20名,甚至30名……這樣你就有機會了。」

「為什麼?」

「人多了,水就渾……渾水好摸魚啊……」孫瑩仿佛想起什麼,沉默片刻見季重樂依舊沒反應過來,才無奈繼續道:「如果辛老二不買你的名次,那別人也不一定敢買,畢竟很多小公司只需要二包三包就足夠了,沒必要得罪辛氏……」

季重樂皺眉道:「買了我名次的公司就敢保我、和辛少對著干?」

「當然不敢!」孫瑩笑道:「但我可以提議個附加規則,就是——各家公司不許以任何方式加害其他公司的參賽選手!」

「因勢利導,高!」付軍眼前一亮,豎起拇指贊道:「如果只有10家、15家公司去爭這個名次,很多小一點的公司根本就不敢買!但如果是20家、30家呢?自然就會有人想要搏一把!」

「各家公司輸了的想回本,贏了的想翻倍,都希望在第二局裡搞出成績!季重樂當上第二輪的參賽選手後,辛老二就沒法使陰招了!」付軍興奮地說道:「到時候孫姐順水推舟把附加規則一提,肯定全票通過!」

季重樂苦笑道:「可就算這樣,我合同詐騙的事情也還是沒解決,等比賽結束後一樣得上法庭……躲得過初一也躲不過十五啊!」

「那就要看你的賭術有沒有你自己形容的那麼厲害了……你不是說要幫辛氏集團把損失贏回來麼?」

孫瑩笑道:「其實這件事也可以反過來看,如果你能和新東家談妥,拿到一部分份額的分配權……並且在第二局裡讓辛氏一點份額都拿不到呢?」

「那他就得跑上門來求我!」季重樂眼前一亮,隨即搖頭苦笑道:「這就太難了——等於讓我在國際級的賭術比賽里打敗所有對手啊!」

「反正辦法已經幫你想了,能不能做到是你自己的事。」孫瑩聳聳肩,目光流轉著落在季重樂身上,問道:「恢復的咋樣了,再給姐姐來一發?」

「來就來,這回該我在上面了吧?」季重樂打起精神叫道:「剛才姐姐打樁,這回換我鑽井!倒要看看咱倆誰厲害……」

就在這時,放在床邊的手機忽然響起來,是條視頻通話請求。

季重樂抬眼掃過螢幕上的聯繫人名字,身體一下子僵住,拿起電話咬牙切齒道:「常海!你竟然還敢找我!你……」

視頻接通,季重樂罵了兩聲就戛然而止,因為電話另一端的常海明顯有異!

常海正看著鏡頭大口大口喘息著,鮮紅的血水順著鼻子和嘴角淌下,臉色蒼白如紙,豆大的汗珠滴滴滑落,凌亂的頭髮,兩隻眼睛布滿血絲,骨碌碌亂轉著,仿佛隨時都能從眼眶中脫落一樣。

「樂哥,我對不起你!我……我一直沒拿你們當朋友,就是想坑點錢花……」

常海費力舉起手機,讓季重樂看到他正倚著某個破敗小巷的牆角,在他前胸的衣服上同樣布滿血跡,尤其小腹處鮮紅和布料擰在一起,全部濕透了,已經糊成一團。

「我,我剛剛被人捅了……腸子都捅爛了……肯,肯定活不了……」常海眼神飄忽,似哭非哭地道:「是那個辛少派的人……他說,下一個……就是你……」

季重樂愕然道:「怎麼可能?!」

旅店大叔和付軍等人聞聲都圍了過來,見狀不禁紛紛愕然皺眉。

「辛老二又叫辛瘋子,做出什麼事都不奇怪……你這朋友不會賭,名次認證後買家也不會護著他……」

付軍遲疑道:「我估計辛老二找你之前就已經派人盯上他了……今天幸虧你是呆在人多的地方,讓他沒敢亂來!後面我和孫姐趕到,事情接連變化,他也只能暫時放你一馬。」

孫瑩皺眉道:「辛老二應該已經和幾家公司通過氣,確定能拿下個名額……哼,好重的戾氣!故意讓殺手給那人留口氣給你通話,搞不好殺手還在旁邊……」

季重樂聞言趕緊看向螢幕,發現常海的眼神飄忽,頓時冒出一頭冷汗。

「樂哥……我這次坑你,把命給賠上了……你也要……小心……」螢幕里的畫面緩緩翻轉朝天,只能看見常海的下巴一角,他的聲音漸漸轉低,似乎充滿了不甘與無奈,道:「你要……小……心……下輩子……別……和我……做朋……」

最後一個「友」字始終沒有發出聲音,螢幕就固定在當前的畫面上,好像卡住了一樣。

「常海?常海!常海……」季重樂叫了幾聲沒有回應,忍不住怒叫道:「不用下輩子,我沒有你這樣的朋友!」

就在這時,通話斷開了!

季重樂頓時瞪圓了眼睛,拿著電話的手不由自主抖了起來——如果常海已經死了,那是誰掛斷的電話?他身邊真的有殺手!

眾人同樣發現這個事情,神色都有些肅穆。

「計劃不如變化快啊!這特麼瘋子的思路,有時候真猜不透!」旅店大叔嘆了口氣,當先開口道:「老弟,你先離開這裡,找個地方躲幾天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