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12) 作者:Huiasd

.

【淫生系列之重乐酒店】

**********************************作者:Huiasd2021/04/23首发:Huiasd(恢恢)SIS001**********************************

十二章

陌生男女,见面就肏。 一没前戏,二不戴套。 爽和不爽,都是次要。 同为圈友,只为报到。

“见面就肏”和“无套内射”都是构建圈子的基础条件之一,为了满足这种要求,圈里人设立了严格的操作流程,用于保障大家的人身安全和生理健康。

例如双福旅店这边每天送上门来挨肏的新人,都必须有推荐者/ 担保者,也只能参加1V1 的单肏调教……起码三五次后,确认身体和性格都没问题才会加入双飞、轮奸、双插调教,这样循序渐进。

偶尔起步就是双插群交的新人,都是知根知底、事先观察很久,而且有推荐者现场陪同,自己也明确表示“了解并认可圈子的观念”才可以。

但时代在进步,规则也在变化。

圈子也需要吸纳新人,像陈媛这样没加入圈子也接受双插的女性越来越多,圈里人也不至于食古不化,确认安全的情况下想干就干了。

总而言之,像谭杉这样发育不良的15岁小骚货、伪萝莉,虽然不是季重乐的菜,但也符合“知根知底、事先观察很久”的前题,如果她主动撅起腚来求肏,那大概率就会挨肏……这事也怪不得孙长胜。

谁也没想到她会合屄无情,穿上裤子就翻脸——更戏剧性的转折是人家韩燕和谭杉母女对这事的态度是如获至宝,找上门来要的不是赔偿,而是入伙!

孙长胜本来就想一口答应,不料却遭到唐优悠极力反对,其他人也众说纷纭,最后闹到季重乐这里,让他这“圈子老大”拿主意。

*******************************

“我不同意!”

房间里,网吧圈子的主要成员汇聚一堂。

唐优悠撅著嘴,气鼓鼓地道:“你骚可以,想进圈子也可以,受调教走流程啊——挨肏居然还要讹人,头一次遇见这么不要脸的!”

孙长胜挠头道:“话不能这么说,人家韩姐和杉杉脸蛋不差,又是母女花……真想找男人还不简单?就是看上咱们圈子的氛围了呗……”

唐优悠捏起嗓子冷笑道:“是是是……听说你们成天干,而且群交特别有一套?我和我妈都喜欢这个,以后你们得带上我俩,把我和我妈伺候舒坦了,不然我就告你强奸……大家听听,这特么是人说的话吗?”

齐晓柒耸耸肩道:“话是不太好听,但也不算什么过分要求吧?”

众人不语。

季重乐皱眉道:“大家都说说意见。”

秦艺玮首先道:“我觉得无所谓,反正一个屄是肏,两个洞也是玩……韩阿姨和谭杉也算知根知底,就是想一起玩而已。”

赵秀峰接着表态道:“我,我支持孙哥。”

陈媛摇头道:“我也不喜欢这娘俩……听她们说的话,不是圈里人就已经乱的不像样了!我感觉这种生活作风太不稳定,和咱可不是一挂的……”

陈静点头道:“复议,咱们的乱和她们的乱根本不是一回事——还有孙胖子你这几天别碰我们,我怕得病!”

孙长胜赶紧举手求饶道:“不至于不至于,这事我问了……她们娘俩出去玩都让男人戴套的,而且也定期检测身体,肯定干净!”

陈媛斜眼问道:“你肏的时候戴套了?”

孙长胜顿时无语,赶紧低头装死。

许白淡淡道:“其实确保干净的话,我也无所谓……但听起来她们娘俩骚的厉害,到时候肯定成天缠着我榨汁,所以我反对接纳她们。”

众女齐齐甩给许白一根中指。

常娜负责统计反馈,这时说到:“同意收了她们的有孙哥、秦哥、赵哥、小柒姐姐,不同意的是媛媛姐、静静姐、悠悠姐和许白哥哥……啊,四比四,就等乐哥你拿主意了。”

季重乐奇道:“娜娜你怎么没把自己算上,你的意见呢?”

“我想弃权……”

常娜话音刚落,就被众人嘘声打断,只好低下头道:“我觉得应该再谈谈,把咱们的要求告诉她俩,如果她们不答应……那,那就再说……”

“这事有什么再说的?不答应就翻脸呗,咱这么多证人,还真能让大圣变成强奸犯啊?到时候打官司的钱我出!”

季重乐冷笑一声,沉吟道:“她们娘俩已经骚成这样,那咱就退一步,初期调教流程给她免了……直接按新手预备队的要求来,大家觉得行吗?”

唐优悠扳着手指数道:“行啊,以前的关系必须全断掉,预备队期间只能当咱们圈的专用肉便器!戴套就更不用想了,没人惯着这毛病,自己解决安全问题……大家还有补充吗?”

许白赶紧叫道:“不许强榨汁,得学会挨肏当日常!”

秦艺玮搓搓手,嘿嘿笑道:“我看杉杉经常在网吧睡觉,那就再加一条让我插著睡吧……”

陈媛奇道:“你不是住寝吗?”

秦艺玮立刻正色道:“我可以搬到这边来!”

齐晓柒哼了一声,晒道:“我劝你算了……你没有乐哥那尺寸,想插著睡就是做梦,鸡巴一软就自己掉出来了。”

秦艺玮一脸苦相道:“哎,每次去叫乐哥起床,就看见他和你们连在一起,贼有感觉……听小柒一说,只能羡慕了。”

众人全都嘻嘻笑了起来。

季重乐道:“那行,悠悠和我再去跟她们娘俩唠唠去……”

**************************************

韩燕和谭杉母女脸型相近,都是瓜子脸、柳叶眉,属于那种一看就知道是母女的关系。娘俩坐在床上的姿态都很随意,身上散发着说不出是风尘气还是江湖气,让季重乐感觉不太喜欢。

但实话实说,韩燕的身材丰满火爆,大奶子大屁股,整个娇躯凹凸有致;而谭杉却是几乎没怎么发育的幼女体型,唯独眼睛里时不时闪烁著和母亲一样、某种成年人才能看懂的情欲,形成强烈反差。

这样的母女俩坐在一起,对普通人的诱惑力还是非常大的。尤其当季重乐进屋转身、目光扫来,娘俩同时抬头对着他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简直就要浪出水来。 唐优悠直接哼了声就站在一边,似乎不打算开口说话了。

季重乐微微皱眉,决定直接说道:“也不知道你们对圈子了解多少,我就开门见山吧——你们娘俩喜欢肏屄,我们这帮人也喜欢,大家聚在一起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啥叫似乎啊?咱们这是强强联手好不好!”谭杉立刻跳下床来,挺胸瞪眼叫道:“我告诉你啊,我和我妈可不缺炮友!而且你别看我没长开,其实活儿好着呢!每个洞都能干,不信你问问长胜哥!”

唐优悠冷笑道:“请你别拿无知当个性,每个洞都能干也算本事吗?”

季重乐笑了笑,看向韩燕道:“韩大姐,没想到咱还有这个共同爱好啊!”

“可不,大姐听说你这小老板每天干的事儿,惊喜的都睡不着觉呢!”韩燕抛个媚眼,吃吃笑道:“虽说现在男人好找,但有群交经验的也还是少……我听说你们不但天天群交,而且母女花也没少玩?”

“是干过几对。”

“太好了!”

韩燕搂着女儿笑道:“那些男人啊,一看我们娘俩都撅起腚来,就紧张得连鸡巴先往哪插都不会!兴奋的恨不得死在我们肚皮上一样……跟他们肏屄实在没意思,希望你们不会这样。”

谭杉赶紧叫道:“妈,长胜哥说了,人家肏母女花就当普通老少配,能双飞的时候根本不单肏. 妈妈开码头,女儿推屁股,保你爽歪歪!”

唐优悠再次冷笑道:“少见多怪,还没让你喊爸爸加油,沾着我妈的骚水透我呢!”

韩燕兴奋地连连点头,舔著嘴唇朝季重乐叫道:“哎呀老弟,你看我让闺女说得都湿了……要不你给我们娘俩演示演示吧,”

“大姐别急!”季重乐连忙叫住已经解开上衣的韩燕,无奈道:“你们想加入可以,但我们也有几个要求……”

“你说。”

“我们这帮人呢……虽然开放,但其实就是几个人凑成个小圈子,互相知根知底,习惯不戴套……”

“可以,如果你们确保安全,内射也没问题!”

“我们当然是要保证安全的,否则那不就是一人得病,全员都中招嘛……所以大姐,你和杉杉是不是也照顾下我们?”

韩燕脸色微变,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季重乐直接挑明道:“我们希望你和其他炮友断绝联系。”

这下不等韩燕说话,谭杉就立刻炸庙了,瞪圆眼睛叫道:“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有好几个大鸡巴哥哥都肏的我贼舒服,你说断就断!”

季重乐淡淡道:“你如果觉得我们不如他们,为什么要加入?”

谭杉怒道:“我找多少炮友和你们有关系吗!”

唐优悠耸耸肩接口道:“如果你不用我们的男人肏你,那就和我没关系。”

谭杉顿时语塞,叫道:“你信不信我让警察把你们全抓起来!尤其是孙长胜,他强奸我,起码判十年!”

季重乐冷冷道:“你可以试试,看我们怕不怕就完了。”

韩燕拉住女儿,也微微皱眉道:“小老弟,咱要非得把约炮搞得像谈生意一样可就没意思了……其实我们娘俩和那些炮友之间大多数也没啥感情,如果你们真有杉杉说的那么厉害,能替代他们,那关系断也就断了……但我还有几个处了十来年的老情人,这个也得断?”

季重乐笑道:“这样的看情况……其实我们也都有不能群交的朋友,大家自己把握,总不能因为自己不注意就把所有人都连累了吧?”

韩燕点点头道:“还有什么条件?接着说。”

“剩下几个玩法问题……你们能接受就接受,不能也无所谓。”

“呵,我连狗都玩过,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韩燕冷笑一声,一把扯掉上衣让硕大的奶子弹跳出来,两颗乌黑的奶头仿佛子弹一样指著季重乐,手脚麻利地开始甩掉裤子,晒道:“说这么多,也该让我们看看你的成色了吧?如果只是洋葱枪头,那可太让人失望了……”

谭杉也笑嘻嘻地开始宽衣解带,叫道:“对啊,我听说你那鸡巴贼大,像驴一样!快让我们看看!”

“我操!这什么玩意?”

季重乐本来也在脱衣,忽然看见韩燕的下体,却吓了一跳。只见她那两片黑色阴唇地朝外翻开,就像一只黑色翅膀的蝴蝶趴在阴道口处,关键那两只“蝴蝶翅膀”上还各自挂着四个颜色各异的圆环,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我操,连阴环都没见过,还说我少见多怪?”谭杉立刻叫了起来,拿手拨动着母亲胯下的金属圈,发出清脆撞击声,得意说道:“咋样?我妈这肏起来带伴奏的屄厉害吧,尤其快高潮时候,伸手一拽,那尿能给你喷上房顶!”

季重乐汗颜道:“我还真是头一次见着实物……这不疼么?”

“和穿耳环一样,过几天就习惯了。”唐优悠赶紧一边脱衣,一边给季重乐扫盲道:“不过这东西用久了影响快感,所以咱们圈里的女人一般不戴。”

韩燕闻言浪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可更期待了!”

“我操!这又是什么玩意?”

季重乐看见谭杉脱光,忍不住再次惊讶了一遍。

原来小丫头脱光衣服虽然是个白白嫩嫩的幼女体型,但屄口处竟然也趴着只不小乃母的“黑蝴蝶”——比较有经验的人都知道阴唇颜色改变主要是色素沉积,虽然有少许女性天生就黑,但多数情况还是干的多就会导致颜色慢慢变深。

以谭杉的小小年龄就被干成了黑屄,这得经历了多少男人?!

“你一惊一乍啥!人家这是纹身啦!”谭杉难得小脸一红,走进几步挺起腰让季重乐看个仔细,怒道:“你瞪大眼睛好好看看,人家这馒头屄连毛都没长齐,比挺多处女还嫩呢!”

季重乐这才松了口气,顺手脱下裤子,他那驴一样的大鸡巴顿时让韩燕和谭杉母女的眼睛都看直了,欢呼一声就冲上前来。

“我操,好大!”

“快让我摸摸,是不是真的?”

娘俩左右蹲在季重乐身前,好像看见稀世珍宝般盯着他的大鸡巴争夺起来,一手去抢鸡巴,另一只手就把他往身前拖拽。

季重乐无奈叫道:“你俩别抢,按顺序来,母女先肏妈都不知道么!”

韩燕和谭杉齐声问道:“为/ 凭什么?”

唐优悠在旁解释道:“当妈的屄松,先干韩姐能快点出状态,转身沾著骚水再肏谭杉就不用前戏了,直接可以猛干她……”

“哎呀,老妹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怎么早没想到!”韩燕赶紧拉着季重乐往床边走,同时提醒道:“杉杉你准备准备,这么大的鸡巴不用前戏就直接肏你,可够你受的!”

谭杉兴冲冲跟过来叫道:“没问题,没问题!没有前戏更好,我不用准备,肏的越猛越好呢!”

唐优悠看着韩燕躺倒床边劈开双腿就要挨肏,忍不住提醒道:“大姐,你就这么开始,不先说两句啊?”

韩燕急道:“哎呀,还说什么?没看我这腿都劈开了,赶紧的吧!”

唐优悠不悦道:“你这么开场多没劲啊?好歹也是和乐哥第一次肏屄,又当着你亲生女儿的面,你不得整几句骚嗑给乐哥助助兴、提提神吗?”

韩燕娇躯一颤,双腿抖了几下,问道:“妹子,你快告诉我该说什么?”

唐优悠张口就来道:“哎呀,谭杉你快看你妈骚不骚,当着你的面就给你找后爹!要让我们乐哥拿大鸡巴肏她!完了还怕乐哥不够爽,等会还要把你献给乐哥,让乐哥沾着她的骚水继续肏你呢……”

话音未落,就听韩燕惊呼一声娇躯剧颤,胯间屄口张开,骚水便喷了出来,竟然被唐优悠给说尿了,同时带着颤音嘶声叫道:“肏我!快肏我!”

谭杉同样不堪,一边用手抠弄自己的小骚屄,一边喘著粗气道:“对对对,我妈真骚!乐哥你快干她……干了她,你就是我爹!”

季重乐腰杆一挺,大鸡巴擦过八个阴环穿透进去,顿时又肏的韩燕尖叫一声,急不可耐地双腿盘住了他的后腰。

唐优悠笑眯眯地继续道:“谭杉你刚才说错了,我们乐哥才不稀罕给你当后爹呢!就是闲着没事肏你妈玩玩,试试你们娘俩够不够资格给我们玩……”

谭杉尖声叫道:“玩玩玩,我和我妈贼乐意让人这样玩!”

“对咯,你看乐哥现在玩你妈玩得多好……这大鸡巴肏你妈的时候都没拿眼睛看你,根本没把你们的母女关系当回事吧?”

“是是是,乐哥你快看看我……我也准备好了,不用前戏就能肏!”

“哎呀,这话你说的又不对了,应该让你妈说!”唐优悠捏起嗓子,学着韩燕的声线浪声叫道:“老弟呀,咱光肏屄多没意思……你快沾着我屄里的骚水去干我闺女!我这当妈的就在旁边看着女儿被你肏的嗷嗷叫唤,让你乐呵乐呵……”

“啊——”谭杉惊呼一声,也被唐优悠说的尿了,连声催促道:“妈,妈,你快和乐哥说,就说你要看着他肏死我!”

韩燕激动的脸都红了,扯著嗓子浪叫道:“老弟老弟,别肏我了……啊啊,我刚发现让你肏谭杉更刺激!哎呀,我们娘俩让人肏了这么多回……咋早没想到还能这样发骚呢!”

唐优悠笑道:“这才哪到哪啊,我们群交的时候花样更多——韩姐试没试过让临时女婿和临时老公一起夹着肏?”

韩燕羞道:“哎呀,丢死人了……我们娘俩让人夹着肏了好多回,怎么就没想到认个临时老公和女婿呢!不行了,不行了……老妹,好老妹……你们还有男人没?再来一个就行……”

谭杉适时和母亲一起叫道:“我们要群交!”

“没问题,等著……”

*************************************

唐优悠穿衣出门,不一会就把孙长胜、许白、秦艺玮和赵秀峰四个男人都带了进来,随行而来的还有陈媛、陈静、齐晓柒和常娜四女,全员到齐。

“来来来,标准流程啊。我先负责讲解……”

众人脱光衣物,唐优悠就安排众人俩俩对接,四男坐在床边插著四女一字排开看戏,这才对着韩燕母女说道:“首先我们这帮人聚在一起,鸡巴插进屄里那就是日常状态,根本不当肏屄办!见面先插上,然后大伙研究个主题……比如正式开始肏的时候先干谁,后干谁,找点什么乐子……”

谭杉这边已经和韩燕交换,正被季重乐肏的嗷嗷叫唤,尤其抽空问道:“唐姐快说说,你们都有什么乐子?啊……我看见过你们在网吧里偷偷肏!”

孙长胜抢著答道:“你说的那是新人测试……想进我们圈子可不是够骚就行!要求多着呢!比如在网吧里偷偷挨肏那都是基本要求,还得全程不出声,随便我们玩也不被发现才算合格!”

韩燕惊得瞪圆眼睛问道:“不管多爽都不能出声吗?”

“初期主要是有个态度,其实可以慢慢练习……”唐优悠冷冷道:“下次大家注意点,不小心被发现和故意让人发现完全是两回事!”

孙长胜赶紧举手道:“哎,天地良心,我可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那小骚货没忍住叫啊!”

唐优悠耸耸肩,岔开话题道:“总之除了群交的时候,我们不追求日常快感,没有高质量群交的情况下普通性交纯属娱乐。”

韩燕母女齐声问道:“怎么娱乐?”

唐优悠无奈道:“举两个例子吧……比如乐哥如果不这么卖力,就是随便抽插你们娘俩,让你们发骚玩玩,这叫娱乐。还有时候乐哥看店的时候搂着我们之一坐在腿上,看到过吗?”

母女点头。

唐优悠嫣然笑道:“其实你们仔细看,就能发现他那鸡巴正插在我们屄里呢……几分钟动一下,也算娱乐吧。”

韩燕愕然道:“几分钟一下?涨的不难受吗!”

齐晓柒立刻嘘道:“切,那叫亲热好不好!连这点事都忍不了,还玩什么圈子啊?干出来的快感没意思,臊出来的高潮才叫爽呢!”

韩燕和谭杉听到这句“干出来的快感没意思,臊出来的高潮才叫爽”后如醍醐灌顶般同时一震,眼睛齐齐闪亮起来。

“姐姐我错了!姐姐我服了!你快教教我,怎么挨肏最臊得慌?”谭杉当先急的叫起来道:“我也知道娘俩一起让男人肏这事挺臊人,但光是心里明白,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啊!”

“哎,这回态度挺端正。赶紧撅好了,别耽误我们和乐哥说话……”唐优悠笑道:“一边挨肏一边等著,看我们大家研究怎么肏你和你妈!”

“哎呦……”谭杉小屁股一抬,胯间骚水哗啦一声就流下来,连声叫道:“对对对,我和我妈都等著大家,听听你们想咋肏!”

孙长胜晒道:“都说标准流程那还研究啥?母女先肏妈,让谭杉挨个管咱们叫一圈爸爸,沾着她妈的骚水肏死她就完事了呗!”

韩燕不由急道:“那我呢?”

“哈,你以为谭杉能应付几个啊?乖女儿注意看着,爸要肏你妈啦!”孙长胜当先走上前去,劈开韩燕的双腿挺枪就刺,同时伸手拨弄着她阴唇上的阴环笑道:“大姐这玩意新鲜啊,有空咱练练曲,看能不能肏出一首歌来!”

“什么歌?”

“这还用问?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呗!”

“我操,果然还是你们会玩!”

“那你看看……乐子,给我让点地方!”孙长胜转身恶狠狠地骑到谭杉背上,压住腰杆向下顶进她的屁眼,叫道:“沾着你妈骚水的大鸡巴来啦!看老子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

齐晓柒忍俊不禁笑道:“孙哥今天妙语如珠啊!不过要做人你得和乐哥换个位置,射在屁眼里可做不出人来……”

“操,我先从错误示范开始不行吗!”

既然要按标准流程玩,大家就都轻车熟路了,许白、秦艺玮和赵秀峰开始依次上前肏干韩燕,让唐优悠指导母女俩发骚助兴。

“谭杉看好啊,你许白爸爸要肏你妈了!哎,韩大姐你别愣著呀,快跟你女儿讲解讲解,许白在这干啥呢?”

“啊,对——女儿你快看,妈让许白用大鸡巴肏了……他就是你的新爸爸啦!”韩燕赶紧劈开腿浪声叫道:“你爸爸这鸡巴又大又硬,肏的妈贼舒服!等会也得让你尝尝!”

唐优悠摇头道:“大姐,你应该说‘看妈帮你把新爸爸的大鸡巴伺候得硬梆梆的,等会好当着妈的面狠狠肏你……’这话流程一样,但情绪可就不同了。”

谭杉闻言叫道:“唐姐你说的太他妈有艺术了,啊……哎呦……我光听你说话都能尿出来!”

“你尿不尿不重要,关键是大家高兴……”

************************************

季重乐换下阵来看着众人肏干韩燕母女,听着娘俩好像复读机一样学着大喊各种淫言浪语,忽然心里觉得一阵腻味,就像刚开饭时马上吞了几块肥肉似的。

加入圈子至今,季重乐感觉自己挺适应圈子生活的,但对于性爱的态度也难免发生转变,变得不挑剔又挑剔:对于圈中骚货不管认不认识、高矮胖瘦、妍媸美丑,挺起鸡巴都能干。

而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干起来也很难产生激情了。

大多时候就把肏屄当成娱乐减压、运动放松一样……

肉便器、肉玩具、泄欲工具、精液厕所,这些称谓经常被圈里的骚货挂在嘴边,但嘴上喊得再响、态度装的再像,大家都心知肚明知道这就是“表演”!

几个已经能算是朋友的圈中异性,偶尔“演出效果好”还能产生些性欲或者胜负心态,鼓起干劲来好好肏一下以示鼓励。

本来以为这是因为她们够骚,结果今天看了韩燕母女的骚劲,才发现“骚”和“骚”也有不同——季重乐感觉这娘俩是真把自己当成男人的泄欲工具了,而且还乐在其中!

也行这就是一样米养百样人吧。

经过一番调教,肉便器母女总算稍微开窍,知道自觉帮着大家找乐子了。

韩燕一边劈著腿承受抽插,一边恍然想起什么,叫道:“哎呀,老公……我这还有个好玩的要给你看呢!你快把大灯关了……对,拿我的手机照我身上!”

顶灯关闭,房间里只剩下昏暗的床头灯,还有韩燕的手机屏幕发出幽光。照在她身上立刻激起莹莹反光,胸前、大腿内侧都显露出古怪的纹路,随着大鸡巴的抽插不断晃动着。

“我靠,这是什么啊?咦,好像是字?”

正压在韩燕身上的孙长胜定睛看去,大声读出来道:“骚、好、屄、爽?不对,应该竖着念哈——骚,屄,好,爽!哈哈,大姐,你这纹身挺牛逼啊,我好像都听见声音了……那上面四个字就是奶子好爽呗?”

韩燕吃吃笑道:“你认不认字啊,我这明明是奶子好痛!”

“晃得太狠了,我仔细看看……”孙长胜一边挺腰一边俯身抓住韩燕的豪乳,重重揉搓几下,嘿嘿乐道:“大姐,你这奶子太大了,平躺着都能立起来,摇晃时间长了肯定得痛啊!”

“那也没有你抓的疼!”韩燕呻吟道:“一般人可看不见我的纹身,就得在没有灯的地方像你们这样狠肏,啊啊……拿大鸡巴把我的屄肏肿了,奶子捏红了……它才能出来……”

“不就是鸽子血的隐形纹身嘛,哥哥懂!”

“才不是呢!我妈这个叫紫外线纹身,平时根本看不出来!”谭杉赶紧献宝道:“你们把她翻过来,屁股上还有字呢!”

“那不用翻我也能猜到,肯定是屁眼好爽四个字哈!”

“猜对一半……我妈屁股上是屁眼好爽和屁股好痛,八个字!”

“哎,那得看看……”孙长胜赶紧让韩燕翻身,往她的大屁股上一看,不由奇道:“怎么一个字都没有?”

韩燕摇晃着丰臀,咯咯笑道:“你猜?”

“真笨!”谭杉不等孙长胜说话,再次抢著叫道:“你根本没把我妈的屁股拍红,屁眼肏爽,怎么能看见字呢!?”

“原来如此……这简单!”孙长胜一边挺起鸡巴插进韩燕的屁眼,一边抡起双掌好像打鼓一样在她的肥臀上啪啪拍击起来,扭头问道:“乖女儿,你有没有纹身还是啥能让爹乐呵的东西,也拿出来吧……”

“哎呀,我还没想好纹什么字,所以只纹了这个……”

谭杉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照向自己的小腹让隐形纹身显露出来,那是根粗壮的大鸡巴,根部连着屄口、龟头朝着胸部,纹身鸡巴在肌肤上随着男人的抽插一挺一挺,看上去就像与正插在她阴道里的鸡巴重合了一样,颇有透视感。

谭杉指著纹身鸡巴对身上的秦艺玮浪叫道:“爸爸你看,你的大鸡巴就在我肚子里这样动呢!”

孙长胜探头看了几眼,耸耸肩道:“行吧,多少也算个乐子……”

谭杉连忙叫道:“孙哥,孙爹!我还有招……你不是喜欢偷偷摸摸肏屄吗?明天咱去我家,等我爸睡着了咱俩直接就在他旁边肏咋样……我找朋友这么玩过,贼刺激!”

孙长胜吓了一跳,道:“你爸睡觉这么沉吗?”

“没事,你要害怕我就给他弄两片药吃……”

“我操,你这是少儿版潘金莲啊!”

谭杉无奈道:“没办法,我都暗示好几回了,我爸就是不肯肏我……那我只好迷翻他了,嘻嘻,一边挨肏一边舔我爸鸡巴……”

孙长胜眼前一亮,刚要叫好。

唐优悠已经皱眉道:“正常来说我们不管家事,但下药这种行为不管对男人还是对女人、对外人还是对家人,在圈子里都不受待见……你们要加入我们,以后最后别这么做!”

谭杉撅起嘴道:“我这不是给大家找乐子嘛……”

“这样的乐子我们不需要!”

“哦……知道了……”

韩燕与谭杉母女不知是被“肏服了”还是已经高潮到没有余力争辩,反正再没露出盛气凌人的态度,娘俩也没见识过这么“科学的群交流程”,被肏的高潮迭起,后来连骚嗑都不学了,扯著嗓子嗷嗷浪叫,直到双双瘫软在房间里。

男人们又把众女也肏出两次高潮,打完收工,各自射精。

*************************************

第二天,季重乐正坐在柜台后看店,忽听“咣当”一声。

门被人大力推开,几名一看就不像善类的壮汉缓缓走进来,恶狠狠地盯着店内,身后跟着满脸怒气的辛少和满头大汗的律师。

季重乐起身皱眉问道:“辛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竟然没跑?”辛少看见他也是一愣,眯起眼睛冷冷道:“既然你在,那就跟我去把名次认证了吧!”

季重乐不由也冷笑一声道:“辛少好大阵仗,领个名次带来这么多保镖啊!还以为你要砸了这家店呢……你等著,我和他们说一声……”

辛少身后的律师立刻喝道:“别动——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季重乐有些摸不着头脑道:“我跑什么呀?我陪你们去领名次,不得找个人帮我看店么!”

律师怒道:“装!你接着装!我刚从主办方回来——名次早就被别人认证过了,你根本就是个骗子!”

“你开什么玩笑?”季重乐愕然问了一声,看对方神色不似作伪,何况几名气势汹汹的壮汉也不像装样子,不禁道:“你们别急,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我每天辛辛苦苦打到第三,这事网吧里有很多人都看见了,都能替我作证。”

听见声音赶到的常娜连忙点头叫道:“没错,我们很多人都看见了——肯定是主办方马虎,被人替领了乐哥的名次!”

律师冷笑一声:“呵呵,替领?几十亿的项目归属,你以为是几百块吗!”

季重乐拿起外套边穿边道:“我和你们一起去查查,看究竟怎么回事?”

“我们已经查过了……”

辛少皱眉看着季重乐,淡淡问道:“你是叫常海吗?”

季重乐猛然一震。

闻讯赶来的孙长胜齐道:“我操!原来又是常海搞的鬼……肯定是这小子冒充乐子把名次领了!”

“冒充?”律师晒道:“人家正经八百的账号持有者,有必要冒充你吗!”

孙长胜急道:“不对,肯定是他盗号!最开始你们让他送来的手机里就有鬼!”

“什么手机?”

“我操!你们装不知道是不是……”

季重乐一把拉住暴跳如雷的孙长胜,沉声问道:“让我参加比赛的通知,是不是你让常海送过来的?”

辛少摇头道:“我联系不上你,就让孙大宝帮忙通知一声,至于他又派谁来,那我就不知道了。”

“他派来的人就是常海……”季重乐想了想,掏出手机打开比赛APP 翻了半天,才总算找到注册时候的实名认证资料,拿眼一扫,顿时冷笑晒道:“我操,常海这小子果然道行见涨……下起套来一套接着一套,连我都给骗了。”

孙长胜凑过去一看,只见屏幕上写着几行字——游戏ID,jichongle ;密码,********;游戏昵称,季重乐;实名信息,常海;

身份证号……

孙长胜目瞪口呆道:“我操!原来他没在手机里装木马,而是在注册账号的时候就把名占了?”

季重乐沉吟道:“常海故意买了台新手机,还装好软件送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转移视线……他知道我信不过他,肯定会找人核实……”

孙长胜恍然道:“你问完小燕姐,以为拆穿他的阴谋了,就没检查账号?”

季重乐苦笑道:“我查了,账号名是我,昵称也是我,绑定的手机号我改了,密码我也改了……谁知道还有个实名啊……现在的游戏实名就是走个流程,注册完了自己都找不到实名信息在哪……我刚才专门去找都点了两分钟,最后在竟然是帮助信息里才找著的,平时谁特么闲着没事去找这个?”

“现在你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辛少目光阴冷,寒著脸一字一顿地道:“我!的!名!次!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