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惡魔銀幣 (9-11) 作者: huajiyue

.

【惡魔銀幣】

作著:huajiyue2021年03月0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九、

晚上八點多,萬大寫字樓下依舊車流涌動,楊明目送「工作」一天,雙腿酸軟,連站都站不穩的美女總裁秦舒瑤坐上豪車。

無視司機跟助理寧雪投來怪異目光,楊明揮手跟她們道別。

楊明沒有跟隨秦舒瑤回家,經過今天一天的征伐,秦舒瑤已經無力回應,如此一美人要是玩壞了,豈不可惜。

家中還有兩女大學生翹首以盼,今天他並不孤單,而且今晚他還有事情要解決。

漫步在街道上,楊明看著川流不息地車流,感覺到世事無常,幾天前他還是這茫茫人流中的普通一員,如今擁有惡魔銀幣的他,財富美女變得觸手可得,他的人生註定不在平凡。

對D市這樣的大都市來說,現在的時間正是大部分人夜生活的開始,無數年輕人會在這個夜晚,釋放著白天被生存壓得喘不過氣的壓力。

公司所在寫字樓旁邊,有一條並不寬敞的小巷,每到天黑裡面就會支起各式各樣的地攤,形成一條獨特的美食街,方便著勞碌一天的年輕人,購買晚餐或者夜宵。

楊明的晚餐都是在這條美食街內解決。

走到美食街內,楊明沒有去往自己經常光顧的小攤,而是來到一家螺螄粉攤,要了份螺螄粉,又去了隔壁的臭豆腐攤,買了點臭豆腐。

這倒不是他愛吃,是今晚有大用。

這兩家螺螄粉跟臭豆腐味道那是十分的正宗,別的攤位都是挨著密密麻麻的,這兩家周圍至少三四個攤位沒人,周圍一大片空地,據說賣臭豆腐的老闆,以前是在國足踢球的。

拿著打包好的螺螄粉跟湊豆腐,楊明沒好意思去擠公交車,雖然打包的嚴嚴實實,沒有絲毫異味散出,但他怕萬一路上出現意外,這個時間段的公交車還是十分擁擠。

如果在狹窄密封的車廂內爆開,他連明天的新聞頭條都想好了,本市某市民楊某,蓄意報復社會,在公交車上使用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致使全車乘客連同司機在內多人出現嘔吐,昏迷等不適症狀。

楊明搖了搖頭,甩掉腦中的奇怪想法,在公交車站台旁邊掃開一台共享單車,慢悠悠的騎著向租住的城中村行去。

秋天的夜晚沒有白日的酷熱,晚風拂面帶給他清爽的感覺。

就這樣騎行了十幾分鐘,楊明來到了離城中村附近的一片拆遷區,裡面被拆得七零八落,到處是殘垣斷壁,早就沒人居住,道速還算完好,卻連個路燈都沒有。

只要穿過這片拆遷區,就是城中村的小區後門,不然的話要繞行大橋,至少要多走十幾分鐘路程。

這裡白天還好,還經常見到有人抄近道行走,不過到了夜晚,這條路就沒怎麼有人行走,黑漆漆的拆遷區,顯得格外陰森。

楊明如往常一樣,正在拆遷區內騎行時,耳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他知道他要等的人來了,若有所感回頭看去。

在他的身後正有十幾位穿著統一著裝,黑衣黑褲黑墨鏡的黑衣人正向著他的方向跑來。

半夜三更的帶個黑墨鏡幹啥,怕人不知道你們黑澀會啊。

再看向前方出口,遠遠地就能看到同樣打扮的黑衣人,站在巷口昏暗的路燈下。

他就知道,以對方黑老大的身份,想要調查自己這個普通人並存在什麼難題。

就在楊明思考的這會,原本在前方巷口的兩名黑衣人,似乎像是收到什麼命令似的,也開始像著這邊狂奔。

前後兩波,足足有二十幾號人將他的前後的退路堵得死死地。

「操!」

楊明低罵一聲,他知道自己低估對方心狠手辣的程度,他本以為對方只會安排幾個手下給自己點教訓,沒想到對方這是打算直接弄死自己,果然自己在和平時代太久了,想法太天真了。

二話不說,直接將共享單車的油門加到最大,腳上用力的踩著腳蹬,手腳並用的向前方離自己最近的一處岔口跑去。

「別讓他跑了。」

「麻蛋,分開追。」

楊明將共享單車的動力發揮最大,帶著二十幾號黑衣人在拆遷區內轉悠。

充分發揮電動車的優勢,讓身後的一群人疲於奔命,每次都差一點點就能將其圍住。

最終,楊明還是在眾多黑衣人的圍追堵截下,被堵在一處死胡同內。

二十幾人氣喘吁吁的瞪著楊明,看著自己一個個氣喘如牛,而對面那小子卻一滴汗都沒有流下,眼中有一種憤怒的情緒在燃燒。

「跑啊,你小子不是挺能跑嗎,接著跑啊,我看你今天能跑到那裡去!」

說話的是今早在警局有過一面之緣的黑衣人之一,只見他喘著粗氣,伸手惡狠狠的指著楊明,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

看他在人群的最前面,顯然他就是這群人裡面的帶頭大哥。

「誰說我在跑了。」楊明回以一個燦爛的微笑。

「敢跟龍哥這樣說話,小子看我一會不弄死你了。」這時旁邊一個小弟蹦出來,指著楊明叫囂著。

「啪!你弄死了,我怎麼回去跟老大交代。」被稱呼龍哥的帶頭大哥,對著冒頭的小弟腦門就是一巴掌。

「是是是,龍哥說得對,小的錯了。」

「上,先給我廢他的兩條腿,媽的這麼能跑,我看你一會怎麼跑。」龍哥揮手示意手下向前招呼楊明。

「慢著!」楊明趕忙伸手打了個暫停。

「怎麼小子你怕了。」

「那倒不是,我只是比較好奇一點,你們老大是不是強迫症,怎麼你們都是黑衣黑褲這身打扮,cosplay黑客帝國嗎?」

「cosplay?你大爺的cosplay,嘴貧一下很開心嗎。」

「你們還傻愣著幹什麼?給我一起上啊。」龍哥怒氣沖沖的吼道。

聞言,呼啦啦二十幾個黑衣人向這楊明圍了上去,剛剛的一番圍追堵截,讓他們可是憋了一肚子怒火無處宣洩。

楊明冷笑一聲,都以為他是慌不擇路才被堵在死胡同,殊不知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當真,他騎著電動車還能甩不掉一群跑步的人,那真是笑話。

剛剛的一切不過是為了麻痹對方,同時也是為了消耗對方的體力罷了。

呂奉獻這個威脅換做以前他可能怕得要死,生死都要看對方心情,可如今擁有惡魔銀幣力量的他,對方即便是黑老大,在他眼裡又與普通人有何區別。

今早在警局,如果不是人多眼雜,加之到處可見是隨處可見的攝像頭,他早就動用惡魔銀幣的催眠異能,出手解決掉這個隱患,還用今晚這麼大費周章。

此刻,楊明面對向自己衝來的二十幾號黑衣人,心中並不慌張,他心中早有謀算,若不是怕惡魔銀幣的異能使用過度,恐怕一個催眠下去,這些人早就變成唯命是從的奴隸了。

晃了晃手中早已經準備多時的打包盒,向著衝來的眾人扔去。

同時,他則反身助跑,藉助角落的一處凹凸處,用力一踩,身體一躍,翻上了身後死胡同的牆頭。

面對楊明扔來的白色打包盒,這群涉黑組織的黑衣人怎麼會放在眼裡,他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扔的又不是什麼利器。

當下,沖在最前面的一位黑衣人壯漢,手中的鐵棍一揮,直接命中打包盒。

大漢這一棍下去,整個打包盒頓時被打爆,只見裡面楊明精心準備的螺螄粉,臭豆腐混著楊明剛剛在逃竄時往裡加了些尿液,對著眾黑衣人當頭澆下。

沖在前面的五個人被淋了一身,一股奇異的味道在人群中瀰漫開。

「啊啊啊,臭死老子了!」

「我操,這是什麼味道,好臭啊!」

「這比國足還辣眼睛的東西是什麼鬼東西?」

「吧唧吧唧,好像是螺螄粉?」

「……」

眾人頓時停了下來,開始議論紛紛。

「呵呵,諸位拜拜了。」楊明在牆頭露出個嘲諷的微笑,翻身跳下了牆頭。

「媽的,這小子真能跑。你們幾個給我翻牆追,其他人跟我繞道追。」帶頭大哥示意臭氣熏天的五人繼續,自己帶著其他人分頭繼續追,小巷裡現在的味道實在有點辣眼睛。

「大哥,要不您騎這樣共享單車吧。」一個狗腿子似的黑衣人將楊明仍在路邊的共享單車推到了龍哥面前。

龍哥一想目光讚許的看著眼前的小弟,居高位久了,身體大不如前了,剛剛一番奔跑,開始還不覺得,現在停下來他發現自己的腿都有些軟。

沒有多想,龍哥看著共享單車還沒有上鎖,就這樣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啊啊啊啊!臥槽!!!」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

「誰!誰這麼缺德,TMD,居然在共享單車上放釘子。」

……

十、

「一定是剛剛那小子放的!」

帶頭大哥疼痛雙手捂著屁股,他沒想到剛剛楊明騎著還好好地車子上居然會有一顆鋼釘,而且還是那種特別特別的尖銳,他大意之下沒注意,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鋼釘直接將沒入他的菊花,疼得他差點沒昏過去。

鮮血瞬間染紅了他的黑褲,好吧黑褲也染不紅。

龍哥痛的要命的同時,也在暗暗慶幸,這鋼釘扎穿的還好是屁股,這要是再往前幾一點,直接扎到命根子,那真是想想就可怕。

「大哥,你不要緊吧?」剛剛拍馬屁的小弟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這可是他建議騎共享單車的。

「大哥?」

「別管我,你們趕緊去抓住那個小子,抓到他!我一定要用這根鋼管狠狠的在他身上開個洞。」

帶頭大哥咬牙切齒的吼道。

「大哥,你一個人行不行。」

「滾,給老子TMD趕緊追。」

「哎呦……」

看著龍哥歇斯底里的怒吼,二十多人翻牆的翻牆,繞路的繞路,剛剛建議騎車的小弟更是一馬當先,第一個跑了出去。

眨眼間,胡同里就只剩下菊花受傷的帶頭大哥。

當眾黑衣人以為楊明已經逃遠了的時候,卻沒人想到他此刻正隱藏在牆角的黑暗陰影里。手裡正拿著一塊方方正正的板磚。

聽著耳邊傳來大頭大哥的慘叫聲,楊明暗自舒了口氣,看樣子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中,沒有太大偏差。

翻牆的黑衣人,像下餃子似的一個個往下跳著,躲在黑暗的楊明,靜悄悄的來到身後,下來一個直接拍暈一個。

連續拍暈五個人後,楊明等了一會,見沒有人繼續下來,隔壁小巷只剩下龍哥的呻吟聲後,楊明再次靜悄悄的翻了回去。

此時,臭氣熏熏的小巷內,只剩下一個正一隻手捂著屁股,一隻手扶著牆,一瘸一拐正向外走的龍哥。

楊明不由開心起來,他不相信這群黑衣人會預判了他的行動,給他來個瓮中捉鱉,因為正常人遇到黑澀會只有逃跑這一條路,不可能存在反抗。

聽著身後的動靜,龍哥驚訝異常,難度已經抓住那小子了。

待他轉過頭去,頓時大驚失色,他居然看到楊明,正一臉戲謔的朝自己走來。

他現在十分實力連一分都用不出來,菊花還在滴血,一動就疼的要死。

「聽說你被爆菊了!」

「你別囂張,」

「小子,你,你別過來,回來,都回來,他在這……」龍哥語氣中帶有一絲顫抖。

楊明沒有制止對方喊人,他並不需要多少時間,繼續向前逼近幾步,眼中黑光一閃,眼前的龍哥瞬間陷入催眠狀態。

「你叫什麼名字?」

「於龍。」

「你老大是誰?」

「呂奉獻。」

「不,他並不是你的老大,他是你殺父仇人。」

「殺父仇人……不,我爹還活著,昨天還剛剛揍了我一頓。」

「那他天天草你媳婦,給你帶綠帽子。」

「帶綠帽子……我還沒有媳婦。」

「……不是,你多大了。」

「35。」

「啪!35歲你還沒媳婦,那你天天混了個球啊,你爹身體真好,居然這樣都沒有被你氣死。」楊明對著於龍的頭就是一巴掌。

「你有沒有聽說過貂蟬戲呂布。」

「聽過!三國演義,俺大小就愛看。」

「那就對了,呂布字奉先,你以前有個青梅竹馬她叫貂蟬,她被呂奉獻先奸後殺,你之所以潛伏在呂奉獻身邊就是給她為了報仇,殺死呂奉獻,為你的愛情報仇。」

「青梅竹馬……報仇。」

「當我數到三時你會忘記我對你的催眠,你會對你有個青梅竹馬深信不疑,當你再次見到呂奉獻的時候,你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殺死他,想盡一切手段殺死他,為你的青梅竹馬報仇。」

「……殺死呂奉獻……」

「1,2,3!」快速的數到三,看到對方眼睛逐漸恢復清明,恢復清明,楊明對著於龍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待到耳邊傳來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時,他才拔下於龍的外套,開始奪路而逃。

一邊跑著,一邊把於龍的黑外套穿在身上,現在的楊明搖身一變,也是一身黑衣黑褲的打扮,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他跟追逐他的黑衣人是一夥的呢。

不同的是,別人是從頭黑腳,他腳下確是一雙黑白相間的運動鞋。

種子已經埋下,楊明現在要做的就是解決掉自己身後的這群人,然後等待結果。

在拆檢區的旁邊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廣場,廣場的周圍有著數個籃球場,白天的時候,楊明經常看到有年輕人在打籃球。

只不過一到夜晚,籃球場就會被附近小區的大媽們霸占。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兒,怎麼愛你都不嫌多,紅紅的小臉兒溫暖我的心窩,點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籃球場上此刻熱火朝天,音響內放著刺激的音樂。

楊明衝出昏暗的拆遷區,二話不說就奔籃球場而去,他控制著速度,讓身後的黑衣人不遠不近的跟隨著。

楊明就像一隻蝴蝶,穿穿梭在廣場舞大媽的隊列中,在大媽們的哀聲怨道中,抱起中間的音響反身向著追逐自己的黑衣人衝去。

距離最前面的黑衣人還有一米左右的時候,楊明手中的音響一拋。

「兄弟們,接住了。」

看著一個黑乎乎還閃著亮光還帶著BGM的東西像自己飛來,跑在最前的黑衣人想到剛剛在小巷中的遭遇,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

「啪嘰」音響直接在黑衣人身前不遠處摔得粉身碎骨,裡面的電池都飛出老遠。

緊隨其後的眾多黑衣人,更是沒注意到,直接踩了上去,本就稀碎的音響,徹底變得支離破碎。

大媽們懵逼了,黑衣人們也懵逼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都沒反應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別人懵逼,楊明卻沒有懵逼,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當中,趁著大家愣神的功夫,楊明大吼一聲:「還我籃球場。」

說完,楊明身形一閃,調轉方向,就開始拔腿狂奔,在眾人呆愣的功夫,直接跑入一條小道,跑出了廣場,眨眼間就消失在眾人眼中。

「天殺的,我的音響啊!」

突然,不知道哪位大媽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悽厲吼聲。

大媽們看看已經跑沒影的楊明,再看看穿著一模一樣的黑衣人。

一時間大媽們憤怒了,開始群情激奮起來,將眾多黑衣人紛紛圍了起來。

前面那個讓他跑沒影了,後面這些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們也跑了。一定要讓他們賠自己的音響才行,沒有音響的廣場舞,還有靈魂嗎,那還叫廣場舞嗎?

「攔住這群小兔崽子,居然敢摔我們音響。」

「TMD,都給老子滾開,我們跟那人不是一夥的。」

「你說不一夥就不一夥嗎?」

「怎麼跟長輩說話的。」

「你他媽誰長輩啊?我認識你誰嗎?」

「你再這麼橫,信不信我躺下了啊。」

「……」

這群混黑澀會的年輕人也是茫然無措,以前都是別人企圖跟他們講道理,他們耍無賴。

現在還是他們第一次想跟人講道理,卻發現無處下手。

大媽這種生物怎麼會跟你講道理,沒理她們還要鬧三分,更何況她們還覺得自己有理呢。

一定是那群打籃球的人找來的幫手,剛剛楊明最後的那聲,堅定了此刻大媽們的想法。

已經跑出廣場的楊明,找了個角落,扔掉身上的黑色外套,特意繞了一圈,遠遠地看了眼被大媽里三層外三層包圍地黑衣人,楊明擦了擦冷汗,還好自己跑得夠快,不然被這群大媽纏上真是不死也要脫層破。

換了條路往出租房走著,順便撥通了魏警官的電話。

「嘟嘟……」電話響了幾下就接通。

「魏警官啊,我說你們這掃黑除惡鬥爭,做的好像不給力啊?」

「啊?你什麼意思?」魏雲熙這會正在開會呢,最近D市的人口失蹤案正鬧的沸沸揚揚,她現在壓力很大。

「這邊正有上百人械鬥呢。」說著發了個照片給魏警官。

「……呂奉獻的人?」魏雲熙看了眼照片,一眼望去全是大媽,只能在人群中間才能看到一群弱小無助的黑衣人。

「很明顯,是的。」

「那你應該報警。」

「我現在不就是在報警嗎?」

「我這邊是刑偵,這種事你找我也沒辦法。」

「幫我解決他們,別忘了我可是你的線人。」

「……你要我怎麼做。」對面沉默許久才繼續說道。

「當然是把他們全部抓起來。」

「這個不難,我會幫你聯繫治安,反正他們本身都有案底,關幾天不是問題。」

「那就夠了。」楊明眼中閃過一道冷芒,相信今晚就能徹底解決呂奉獻這個隱患。

「正好我這邊有個案子,作為線人你看看有沒有線索,最近本市有數名妙齡女性失蹤。」

「沒問題,晚上你拿著案綜來找我,我看看有沒有線索。」線索?屁的線索,楊明不會承認,他只是饞魏警官的身子了。

想想魏雲熙那冷艷容顏下,那惹火的身材,楊明感覺自己的兄弟有些按捺不住了。

……

十一、

十分鐘後,饒了一大圈的楊明回到城中村,期間看著幾輛寫著治安防暴的警車從眼前呼嘯而過。

楊明並沒有回到自己出租房,自從催眠了隔壁的兩女大學生,他就直接搬了過去,過上了夜夜笙歌的美好日子。

隨著鑰匙插入鎖孔內,房門打開,映入眼帘的是分別穿著黑白兩色情趣內衣的女大學生。

「歡迎主人回家。」

「歡迎主人回家。」

只見兩名女大學生半蹲在玄關處,雙手放在腦後,胸前被塑身的內衣托起,特別是林寶寶那對白皙的巨乳,下面一半被罩住,剩下的一半隆起優美的弧度,顯得更是異常的挺起,看的楊明直咽口水。

即使一隻被楊明嫌棄平胸的陳婷婷,居然也在內衣的輔助下,硬生生擠出了一道乳溝。

兩女大學生的兩條被弔帶絲襪包裹著的美腿,大大分開,形成一個M字型,暴露著自己濕漉漉的小穴,顯然兩女大學生已經等待許久,全身蒙上了一層細汗。

壓下心中的邪念,楊明反身關上房門,走進玄關。

看著楊明走進,兩女大學生連忙趴下,用嘴叼起旁邊的拖鞋,放在楊明的腳下。

待到楊明換好拖鞋後,兩女大學生接著毫不嫌棄的低下美麗俏臉,開始親吻起他的腳趾。

看著眼前兩名女大學生擺著連妓女都不願意做的淫褻動作,楊明胯下頓時肅然起敬。

「嘿嘿,小母狗就這麼想要男人干你嗎?」楊明伸腳提了提林寶寶胸前的巨乳。

嗯,軟軟糯糯的真舒服。

「……」兩名女大學生兩色羞紅,卻沒有反駁。

「回來的路上出了點意外,婷婷你去點下外賣,我先去洗個澡。」

楊明將手機塞入陳婷婷擠出的乳溝。

剛剛一番奔跑,楊明身上出了一身汗,回來的路上已經乾了,現在身上黏糊糊的,難受的緊。

「好的,主人。」

「寶寶來我們去洗個澡。」一絲猥瑣的笑容出現在楊明的臉上。

楊明向著衛生間走去,身後林寶寶並沒有起身,反而像母狗般四肢著地,在地上爬行的跟隨著,豐滿的巨乳隨著爬行的動作,盪起了一陣陣乳浪。

兩女大學生租的房間是一間三居室,衛生間遠比楊明那間大一倍。

進入衛生間,入眼的是一張日本電影中常見的充氣軟床,擺在衛生間的正中間,四周則擺滿了瓶瓶罐罐。

楊明脫掉身上黏糊糊的衣物,呈大字型的躺在軟床上面,等待著林寶寶的前來。

林寶寶在門口脫掉上身的塑形內衣,拿起旁邊的沐浴液,熟練地傾倒在自己豐滿堅挺的巨乳上,很快白皙巨乳上染上了一層白色的泡沫。

對於兩人來說,波推已經不是第一次,閱片無數的楊明第一天就在浴室中,享受了一把動作電影中經常出現的波推情節。

林寶寶緩緩地趴到楊明的身上,柔軟的乳房在楊明的身上遊走著,一對碩大的巨乳在兩人肉體的擠壓變化著。

隨著林寶寶在楊明身上的上下遊走,黝黑的肉棒不時的被巨乳與小穴掃過,一陣陣異樣的摩擦感,傳入楊明的腦海深處,讓他的身體發出不自然的呻吟聲。

「好棒,寶寶你真是越來越熟練了。」

「謝謝,主人的誇獎。」

得到肯定的林寶寶開始更加賣力起來,巨乳摩擦著大腿的同時,更是張口櫻桃小嘴,舔舐起楊明胯下聳立的肉棒。

雪白的巨乳與古銅的肌膚在摩擦下,製造出大量的泡沫,在兩人的身上被覆蓋上一層軟白色泡沫。

林寶寶趴跪在楊明的胯下,抱著自己的雙乳,用滿是沐浴乳的巨乳包裹住楊明胯下那根又長又粗帶給她無數快樂的巨物。

在沐浴乳的潤滑下,火熱的肉棒在深淵的乳溝內,進進出出來回摩擦著,白皙的乳房因為劇烈的摩擦變得通紅一片。

「好棒,真舒服啊。」

在林寶寶的細心的服務下,楊明一陣粗重地喘息後,白灼的精液徹底噴射在了林寶寶胸前的那對巨乳上。

白灼的精液在林寶寶的巨乳間肆意流淌,剛剛射過的肉棒再次膨脹起來。

「上來,自己動。」

楊明用直挺挺的肉棒拍了怕林寶寶的臉頰,示意讓林寶寶換個姿勢。

林寶寶臉色微紅,張開雙腿,單手扶著直挺挺的肉棒,雙腿彎曲緩緩蹲下。

小穴內早已經泥濘不堪,及時楊明的肉棒遠超常人的粗壯,卻依然被林寶寶的淫穴輕鬆吞沒。

「嗯啊!」

感覺到肉棒,進入到一處溫軟濕潤的地方,楊明舒服的打了個哆嗦。

林寶寶以羞恥的蓮座觀音姿勢跨坐在楊明的身上,正面對著楊明,開始上下起伏起來,粉嫩的肉穴吞吐著黝黑的肉棒。

胸前的巨乳隨著晃動波濤起伏,形成一陣陣連續的乳浪,看得人不由的吞咽口水。

「嗯……喔……」

一邊淫蕩地主動騎乘,一邊發出動人的呻吟。

楊明伸出空閒的雙手,用力揉搓著白皙的巨乳,綿軟的乳肉在楊明的手中被蹂躪,時而被壓成扁平,時而被拉成長條。

面對著楊明粗暴的對待,林寶寶不僅沒有痛苦的神色,反而媚態十足,一臉發浪的表情,看的楊明是慾火焚身。

配合著林寶寶的起伏,楊明開始頂動腰部,使得肉棒更加深入,次次直抵子宮。

只見林寶寶小嘴微張,面上流露出一抹嫣紅,起伏的身體輕微顫抖,最後更是身體一軟,直接趴在楊明的身上,顯然是林寶寶高潮了。

然而楊明怎麼會如此輕易放過林寶寶,楊明反客為主,直接抱起高潮過後,酸軟無力的林寶寶軟香入懷。

若是以前幾十斤的重物楊明都很難抱起,如今被惡魔銀幣改造過後的身體,很輕鬆的將百來十斤的林寶寶抱入在懷裡。

順手打開頭頂的花灑,讓水流肆意留下。

楊明抓著林寶寶的翹臀就開始快速的挺動著下神,由於姿勢的緣故,林寶寶就像個人形飛機杯被楊明狠狠的幹著,絲毫沒有憐惜之意。

「啊啊!啊……」

林寶寶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緊緊抱住楊明的脖子,雙腿用力夾住楊明的腰部,使她不會在狂風暴雨般的抽插中,被楊明從懷中拋出去,下體傳來的快感一波一波,讓她的呻吟聲也變得越來越強烈。

由於身體的緊繃,林寶寶的小穴緊緊咬住楊明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爽的楊明要當場繳槍投降。

激烈的「啪啪」撞擊聲中,花灑噴出的溫水,衝掉了兩人身上的泡沫。

在林寶寶又一次高潮過後,楊明抱起虛脫的林寶寶向著客廳走去,哪裡還有一個等待他臨幸的美人。

黝黑的肉棒依舊在林寶寶的小穴內,隨著楊明的走動進進出出,此時的林寶寶已經渾身無力,直接軟癱在楊明的懷中,毫不懷疑此時如果楊明鬆手,林寶寶可能直接摔倒在地上。

將無力再戰的林寶寶放到沙發上,楊明將目光轉向一旁的陳婷婷。

此刻的陳婷婷媚眼如絲,面色潮紅,裹著黑絲的修長美腿不自然的摩擦著,顯然林寶寶在浴室的浪叫聲,已經讓她有些動情。

「啵!」

楊明抽出插在林寶寶小穴的肉棒,來到陳婷婷的身邊,示意她像母狗般趴在沙發上,高高撅起屁股。

輕撫摸著黑絲美腿,楊明借著林寶寶的淫液,直接沒入陳婷婷的小穴內。

「母狗,你剛剛點了什麼外賣。」

「嗯,燒烤,主人給您點了好多腰子。」

「草,你居然嘲諷你主人虛,虛是吧,啪啪啪。」

楊明聞言頓時一愣,雙手飛快的在陳婷婷的屁股上左右開弓,直接將陳婷婷的翹臀染上了一層血色。

同時胯下的動作也加快許多,胯骨猛烈地撞擊著陳婷婷柔軟的翹臀,沙發在不知不覺中都發生了些許位移。

「啊啊啊,主人,母狗錯了,母狗再也不敢了。」

楊明的鞭打讓陳婷婷嬌軀微顫,嘴上告饒聲不斷,身體卻十分誠實的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噠噠噠!」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您好,楊先生在嗎?我是餓美了外賣,請問您在家嗎。」

「來了,稍等下。」

想到剛剛陳婷婷的嘲諷,楊明突然靈機一動,抱起陳婷婷就來到房門。

陳婷婷猛然間似乎意識到接下來的事件,開始在楊明的懷中劇烈掙紮起來。

「嗚嗚,主人,我錯了,求求你不要啊。」

「嘿嘿嘿,乖乖的去把外賣拿進來,不然今後我再也不碰你。」

「不要!」

「不要什麼,是不要以後我在草你嘛?」說著楊明就要把深入陳婷婷小穴的肉棒抽出。

「不要!不要拔出來……我想要主人草我。」

陳婷婷緊緊抓住房門向內打開一道縫隙,先是露出一條光潔的手臂,然後是半個頭部。

正好他們的房間是內開門,到是方便了楊明在陳婷婷後面不停地抽插。

外賣小哥看著眼前,光潔的手臂與一張精緻美麗的臉龐,正有節奏的上下晃動著,正如某些島國電影中的情節十分相似。

「您好,女士您的外賣。」

說著外賣小哥借著遞外賣的機會,身體往前兩步,趁機像門後望去。

眼前不由一亮,正如他想像中的那般。

一位長腿美女,正趴在房門上,撅著高高的屁股,身上是一套黑色的情趣內衣,勾勒出玲瓏有致的身材,男人看了都會心動不已。

而在美女的身後,則是一位十分猥瑣的男人,正把美女的一條黑絲美腿抬起,讓美女一隻腿站立,像母狗撒尿般的姿勢玩弄著。

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太刺激太香艷了,外賣小哥想不到自己居然見到了只有島國電影中常見的情節,頓時臉色一真潮紅,飛快的丟下外賣盒就轉身離開。

慌張的樣子,竟然連請給五星好評都忘記說了。

隱約間,他還能聽到身後傳出的靡靡之聲。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