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銀幣 (01-13)作者: huajiyue

【惡魔銀幣】 作者: huajiyue2021-2-23發表於SIS 第一章 克蘇恩之眼

秋天就像一個善變的女人,上一秒還可能是晴空萬里,下一秒可能場景就會變成瓢潑大雨。

周六的晚上,先是「咔嚓咔嚓」的鑰匙轉動鎖孔的聲音,緊接著傳來刺耳開關門聲。

喝的酩酊大醉的楊明,一身酒氣,踉踉蹌蹌的撞入房間,身體上的傳來疼痛,卻及不上他此刻內心的痛苦的萬分之一。

昨天,就在昨天他還是一個優秀的青年才俊,有著一位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他還準備著跟她求婚,一起渡過餘生。可誰曾想到一夜之間,從大學開始相戀四年之久的初戀情人棄他而去,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如果那人比他優秀,比他帥氣,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當自己昔日的女友摟著一位約有四五十歲醜陋不堪的禿頂且猥瑣中年人來到他身邊的時候,他呆了,也傻住了。

那一刻他整個人都是懵逼的,內心無比的憤怒,為什麼?為什麼!自己到底哪一點不如他。

「我們分手吧,楊明。」

「你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感謝你這四年的付出。」

楊明看著那張曾經讓他愛入骨髓的臉,此刻卻變得異常得冷淡,看他的眼神中不帶有絲毫的情感。他至今也想不明白,明明前幾日兩人還在談婚論嫁的女友,今日卻會變得形同陌路。

這一刻,楊明發現自己真的好可憐,好可悲,原來自己自始至終都不了解這個女人。

「咦……出門的時候忘了……嗝……忘了關電視了嗎?」黑燈瞎火的房間內傳出老舊電視機獨有的沙沙聲。

楊明嘟囔著,伸手在牆壁上摸索著電燈開關。

「啪嗒!」「啪嗒!」清脆的開光聲在房間內響起,卻見房間內仍舊是一片漆黑,電燈並沒有應聲而亮。

「哎……看來電燈線路又……嗝……又又燒了,城中村就是嗝……麻煩。」

楊明搖搖頭,憑著腦中對客廳的印象,步履蹣跚地朝臥室走去。沒等他走出兩步,腳下突然一滑,讓他直接跟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

「砰!」劇烈的疼痛使得楊明原本還有幾分迷糊的腦袋瞬間清醒幾分。

借著窗外射入客廳的月光,楊明爬起身來看著自己剛剛滑倒的地方,地面平整也沒有絲毫水漬,唯獨一枚硬幣奇怪的出現在自己的腳邊。

奇怪,自己什麼時候掉的錢嗎,都網絡時代了,楊明已經不記得自己多久沒有拿過現金了。

擦了擦剛剛磕碰出的鼻血,伸手拾起硬幣,楊明正打算將自己摔倒的罪魁禍首扔出去,卻突然感覺這枚硬幣的手感居然很奇怪。

好奇心升起的楊明,收回伸出去的收,借著月光看向手中的硬幣。

只見,一個奇怪的巨大眼球占滿了整個硬幣,有些像魔獸世界中安其拉神廟中的克蘇恩,而反面則是一個由觸手組成的奇怪時鐘,現在指針正在12:00。

硬幣給人的感覺十分詭異,特別是上面還沾著楊明的鼻血。

突然,硬幣發出一道炫麗的光彩,楊明先是感覺眼前一亮,緊接著腦袋傳出劇烈的疼痛,大量信息瘋狂的湧入自己的腦中,強烈的疼痛感使他不自然地縮捲起身體。

很快,硬幣的光亮形成一個光繭,將躺在地上的楊明包裹起來。

光亮出現的快,消失的也快,隨著光亮消失的還有那枚奇異的硬幣。

當光亮散去,楊明緩緩坐起身來,剛剛痛得他是一身虛汗,差點沒讓他暈死過去,他發誓剛剛的疼痛他這輩子都不想體驗第二次。

楊明原本的醉意隨著虛汗已經離開體內,一股喜悅的情感充塞了他的腦海。

原來這枚硬幣不是普通的惡魔銀幣,它是一枚惡魔銀幣。傳說,當年猶大出賣耶穌換取了三十枚銀幣,每一枚銀幣都有著惡魔的力量,而這枚正是其中的一枚,被稱為克蘇恩之眼,擁有著神秘的催眠力量。

如今惡魔銀幣已經跟楊明融為一體,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他的眼底深處就會發現右眼的眼瞳深處正有著一個巨大的眼球,左眼則有一個觸手形成的鐘表。

同時,惡魔銀幣還改造了他的身體,雖然外表看來沒有任何變化,但是楊明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體內充滿著爆炸性的活力。

任何力量的獲取都是有代價的,觸手的時針代表的是他剩餘壽命,每動用一次能力他的壽命都會流失,如果指針回歸起點,那麼他的生命就會徹底終結。

即使不動用惡魔銀幣的力量,楊明每天的生命也會流失一分鐘,哪怕楊明什麼也不幹,也就只剩下720分鐘。

獲取生命的辦法很簡單,吞噬同樣擁有惡魔銀幣的宿主,就能獲取對方剩餘的全部生命,嚴格來說,惡魔銀幣的宿主可以做到長生不死。

楊明笑了笑,自幼孤兒的他對死亡並不如何看重,更何況曾經深愛的女友已經離他而去,從今天起他要為自己而活,活出一個不一樣的他。

沖了下涼水澡,洗掉身上的污穢。正所謂,遇事不懂問度娘,楊明躺在床上看著有關催眠的小說,對自己的能力進行著研究。

不知過去多久,就在楊明遍讀無數催眠小說後,有些許心得的時候,外面的走廊傳來女人的聲音。

「婷婷,有一句話叫母債女償,這是今天的帳單。」

「啊!林寶寶!我拿你當閨蜜,你卻要當我媽!我陳婷婷就跟你絕交!」

聽聲音正是住在楊明隔壁的女大學生鄰居,兩個女大學生經常半夜三更才回家,還喜歡吵吵鬧鬧,對此,楊明早已經習以為常。

不知道是不是小說看多了的緣故,一個邪惡的念頭突然在楊明的腦海閃出,「為什麼拿她們試試惡魔銀幣的威力」。

這樣的念頭一旦升起,楊明發現一股莫名的邪火在他的體內燃起,久久難以磨滅。

推門而出,楊明來到隔壁女大學生的屋門前,敲響了對方的房門。

「咚咚咚!」清脆的敲門聲在半夜三更的樓道內響起。

「誰呀?」很快房內傳出一名女人嗲聲嗲氣的聲音。

「我是住在你隔壁的鄰居,你們大晚上回來能不能小點聲。」楊明沒好氣的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實在是不好意思……」

防盜門很快從裡向外推開,一個身高155左右的女人出現在楊明的眼前,魔鬼般的身材與畫著精緻妝容的臉蛋。

女人一開門看到楊明,先是不好意思的低頭吐了吐舌頭,然後開始不住地低頭道歉。低領連衣裙內的一對F罩杯的巨乳正沒有任何束縛的隨著她的動作起伏蕩漾,看的楊明兩眼發直。

惡魔銀幣的圖案在楊明的眼中浮現,一道黑色的光線射向女人的眼中。只見身前的女人頓時瞳孔放大,雙眼變得空無神。

看著眼前陷入了催眠狀態的女孩,楊明伸腿邁入房間,將房門關閉。

「林寶寶是誰來了啊?」感覺到門口的異樣,剛剛換完衣服的大長腿美女陳婷婷連忙從房間內走出,看向門口,發現門口正有一位有些臉熟的男人,跟狀態奇怪的林寶寶。

「啊!林寶寶你怎麼了,怎麼能讓陌生人進……」看著站在門口的林寶寶與楊明,陳婷婷發出一聲驚叫。

楊明如法炮製,同樣一道黑色光線從眼底射出,射入陳婷婷的眼中,讓她也進入跟林寶寶一樣的催眠狀態。

控制著兩名女大學生,跪坐到自己面前,而他則大刀闊斧的做到沙發上,開始按照自己剛剛的研究成果開始進行催眠。

「你們叫什麼名字?」

「林寶寶。」

「陳婷婷。」

雖然三人經常在樓道內遇到,楊明也是剛剛才知道童顏巨乳的美女叫林寶寶,大長腿的美女叫陳婷婷。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隔壁鄰居?」

「不知道。」

「錯,我是你們的主人,你們要完全服從我的命令。」

「主人……服從。」

「主人……服從。」

「服從我你會感到發自內心的愉悅。」

「服從……愉悅。」

「服從……愉悅。」

「不服從我,你會感到全身仿佛被萬蟲撕咬,瘙癢難耐。」

「不服從……瘙癢……」

「不服從……瘙癢……」

「記住你現在的狀態,當你聽到我對你說巨乳娃娃時你會陷入催眠狀態,完全服從我。」

「巨乳娃娃,服從……」林寶寶機械的回答道。

「記住你現在的狀態,當你聽到我對你說長腿娃娃時你會陷入催眠狀態,完全服從我。」

「長腿娃娃,服從……」陳婷婷一樣機械的回答道。

「當我數到三時你們會清醒,你們會忘記剛剛的一切,把我當成興師問罪的鄰居,你們必須用足夠的誠意來取得到我的原諒,知道了嗎。」

「知道……」

「知道……」

楊明慢慢的從口中說道:「1!2!3!」

……

第二章 兩名女大學生

當楊明數到三的時候,兩名女大學生的眼神瞬間恢復清明,醒過來的她們並沒有對出現在自己家的楊明發出疑惑,也沒有對自己跪坐在地上感到奇怪,反而十分殷勤。

楊明看了看,惡魔銀幣上的時間才過去短短几分鐘,顯然催眠兩名女大學生並沒有花費惡魔銀幣的多少能力。

「十分抱歉,我們影響到了您正常休息。」陳婷婷一臉歉意的看著楊明,語氣中透著一股冰冷。

「嘿嘿,都是我聲音太大了。請您原諒我們好不好。」林寶寶也在一旁嗲聲嗲氣的說道,一對巨乳有意無意的在楊明的眼前晃動。

「我來這麼久了,連口水都沒有,我真的看不到你們道歉的誠意。」

「誠意……」聽到楊明口中吐出誠意兩字,兩名女大學生腦海中出現一種莫名的情緒。

兩名女大學生立刻將雙手伸向茶几上的茶壺和水杯,楊明連忙伸手制止。

「用茶杯招待客人,可是十分沒有誠意的。」

「那要怎麼才有誠意?」聽見沒有誠意兩字,兩名女大學生的心中立刻被莫名的瘙癢感占據,連忙出聲問道。

「當然是要用飛機杯,才顯得有誠意。」

「飛機杯?那是什麼,婷婷咱們家有這樣的杯子嗎?」

「沒有啊,腰不我這就出去買好了。」

楊明看著僅穿著睡裙,露著一雙大長腿的陳婷婷要出門買飛機杯就,連忙喊住她。

「不用那麼麻煩,你們身上不就有現成飛機杯嗎?」

兩名女大學生疑惑的看著楊明,就差腦門上畫上一排大大的問號,她們身上哪有飛機杯。

「飛機杯就是你們的身體啊,用身體做的飛機杯招待客人才顯得最有誠意。」

兩名女大學生聽完後,內心覺得十分不妥想要拒絕,但一股怪異的瘙癢感從她們的心底產生,就像有無數小蟲在身體內爬行般,使他們十分難受。

「啊,我一定要讓你看到我的誠意,讓你原諒我們。」

「既然這樣,那就請你使用我們的飛機杯吧。」

終於,在承受不住內心的瘙癢,兩名女大學生點了點頭。

「那麼,用你的小嘴喂我喝水。」楊明先是對著陳婷婷吩咐道。

陳婷婷猶豫了下,還是起身拿起茶几上的茶壺,坐到楊明的身邊,喝了一口,用嘴含著,然後對著楊明獻上了自己的香吻。

陳婷婷只是單純的想要喂楊明喝水,但楊明卻不懷好意,趁機抱住陳婷婷的頷首,讓陳婷婷無法掙開,然後含住她誘人的香舌,開始了激烈吸吮。

刺激的濕吻使得陳婷婷感到十分不對勁,但每當她想掙扎的時候,身體就會升起剛剛的那種萬蟲撕咬瘙癢感。

這一吻持續良久兩人方才分開,只見陳婷婷顏色迷離,面頰緋紅,身體的本能變得粉紅。

「那我呢,我該怎麼做?」還在忍受身體瘙癢地王寶寶急切的問道。

「用你這雙淫蕩的巨乳,來給我乳交吧。」看著王寶寶那對f罩杯地巨乳,楊明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脫下了褲子,露出了高高聳立的肉棒。

許是被身體的瘙癢折磨更久的緣故,王寶寶聞言沒有絲毫猶豫,低胸連衣裙的弔帶往兩邊一拉,一對沒有任何束縛的巨乳從中蹦出,只見她雙手捧著自己雪白的巨乳,把楊明的肉棒完全的包裹在她深深地乳溝里,然後上下搖晃起來。

不同於剛剛與陳婷婷接吻時的青澀感,楊明發現王寶寶的乳交技巧十分熟練。

只見王寶寶一邊用她雪白的乳溝包裹和套弄著楊明的肉棒,一邊不是的用雙手將巨乳向中間推擠著,用她充滿彈性的巨乳擠壓楊明的肉棒跟龜頭,甚至有時還會低頭,小嘴張開伸出舌尖,對著楊明的龜頭一陣舔舐,使得楊明享受著一股美妙的快感。

「林寶寶有木有男朋友?」

「沒有,有。」

「咦,到底有還是沒有?不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會顯得很沒有誠意。」

「啊。以前有過現在沒有了。」

楊明對此感到有些惋惜,好像一塊完美的璞玉中有著一個黑點一般。不過這樣的情緒來得快去的也快,自己只是他們的普通鄰居而已,何必在乎她們的過去。

就這樣,楊明在隔壁女大學生家中,享受著兩名女大學生充滿清純氣息的肉體,內心失戀的痛苦感變得不再那麼強烈。

很快,楊明在王寶寶的乳交加口交的服務下,裝備繳械投降,但突然一個邪惡的念頭在腦海中升起。

「你們這樣熱情的招待,我已經充分的感受到了你們的誠意,作為鄰居禮尚往來,我也請你們品嘗一下這人間最美味的美味吧。」

「啊,不要這麼客氣嗎。」

「喔……什麼美味,喔……」

「來林寶寶用你嘴接住了。」

楊明伸手按住王寶寶的頭,將整根粗壯的肉棒緊緊塞入她的櫻桃小口,嗚咽聲從她的口中哼出。

「好好的含著,這可是絕世美味料啊,你可不能獨享啊。」說完,楊明腰間一麻,大量精液不受控制的噴射而出。

等到楊明肉棒抽出王寶寶的迷人的小嘴時,王寶寶的口中已經滿滿都是白灼的精液,多餘的精液正混著口水從王寶寶的口中溢出,滴落在她波濤洶湧的雪白巨乳上。

楊明看到王寶寶的喉嚨微動,顯然在偷喝口中的「美味」,不由暗自一笑。

王寶寶抬著頭,目光疑惑的看著楊明,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對此,楊明只是邪魅一笑,說道:「長腿娃娃,巨乳娃娃。」

話音剛落,只見兩名女大學生瞬間呆滯,陷入一隻當機的狀態。

楊明興奮的看著兩名女大學生現在的狀態,他發現真的跟網上說的一樣,只要設定好關鍵詞,及時不動用惡魔銀幣的力量,依然可以再次對目標進行催眠。

「當你們品嘗過王寶寶口中我的精液後,你們會感到幸福,美味,舒適和快感,而且你們會把我的精液深深記在腦海中,形成一種成癮性依賴。」

「幸福……舒適……成癮……」

「美味……快感……依賴……」

「當我數到三時你們會清醒過來,1!2!3!」

兩名女大學生再次恢復清明時,陳婷婷目光不善的看著王寶寶。

「林寶寶,你是不是想把美味偷偷吃掉。」

「嗚嗚……」陳婷婷俯身對著滿口腔精液的林寶寶的小嘴咬去,兩片濕淋淋的舌頭在彼此的口腔內交纏著,攪弄著彼此嘴中的精液。

楊明看著兩名女大學生把自己的精液當成美味般爭搶,剛剛射過一發的肉棒再次膨脹起來,心中的異樣的興奮感幾乎讓他爽的爆炸,甚至比剛剛更加粗壯。

這一夜,對他來說還很漫長。

【未完待續】

第三章 地鐵痴漢

朦朧的睡眠中,楊明感覺到自己晨勃肉棒在一處溫暖濕潤的環境中。

低頭看去,就看到兩位美女正在他的胯下做著早安咬,美女不是別人正是被他催眠的兩名女大學生林寶寶跟陳婷婷。

兩名女大學生分別穿著黑白的開襠連褲襪,赤裸的嬌軀上布滿著精斑,兩眼緊閉,正機械式的給楊明坐著口交。

昨天周末,在家休息的楊明對兩名女大學生的常識和意識做出了一些修改和替換,比如給兩名女大學生設定了每天早上7點鐘,準時以早安咬的形式將他叫起。

楊明興奮地在兩名女大學生的口中發泄出清晨的第一發炮彈,看著兩名女大學生爭奪著自己的精液,原本的清純女大學生如今已經變成了精液成癮的母狗,一股興奮感油然而生。

看著兩名女大學生淫靡放蕩的的模樣,楊明看了眼時間7:05,時間覺得還算充足的他雙手抱起陳婷婷的黑絲美腿架在肩上,碩大的肉棒頂在陳婷婷的肉縫上摩擦幾下後,對準泥濘的小穴直接用力整根沒入,開始狂野的抽插起來。

「喔!」粗壯的肉棒一沒到底,陳婷婷嘴中發出了一聲悶哼,雙腿不自然的繃直了幾分。

粗暴的抽插並沒有引起陳婷婷的不適,反而讓她更加興奮,雙腿緊緊地夾住了楊明的脖子,下體自動的扭擺起來,本能的迎合著楊明的抽插,尋找著慾望的快感,性感的小嘴微張,「嗯嗯」的低吟發出越來越重。

感受著肉棒被溫軟的肉壁緊緊包裹著,舒爽的感覺讓他興奮無比,不同於已經被開發過得林寶寶,陳婷婷的小穴異常得緊湊,楊明深吸了一口氣,

享受著快速抽插帶來的舒爽。

不同於身材嬌小合法loli的林寶寶,170左右的陳婷婷有著模特般的身材,特別是那一雙修長白皙的大長腿在黑絲的包裹下,更添幾分誘惑,每次都看的楊明心中一片心癢難耐。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陳婷婷就大多數身材纖細的美女一樣,胸前平平無奇,對此楊明只能感到十分惋惜,不過好在,他還有林寶寶這個童顏巨乳的母狗,一手把玩著林寶寶的F杯的巨乳,一手把玩著陳婷婷的黑絲美腿,楊明感覺自己胯下的肉棒又脹大幾分。

「啪啪啪!」整個房間充塞著撞擊聲,交合聲,嬌吟聲越來越急。

「哎,時間不多了。」楊明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7.30,楊明意猶未盡地射出積蓄已久的精液,把灼熱精液全部中出到陳婷婷的體內。

楊明準備下床穿衣時,兩隻雪白的手從後環抱住他,軟綿綿卻又極有彈性的乳房輕輕的壓在他的背後,享受到背上美妙的觸感,楊明的被惡魔銀幣改造後擁有無限活力的身體,粗壯的肉棒再次肅然起敬。

當楊明飛奔著趕到公交車站的時候,已經快要8.00,好在他上班的時間是9.00。來不及吃早餐他,只能在路邊隨便買點,等車的時候順便解決。

在楊明解決完早餐後不久,公交車就停在他的面前。

因為比平時上班要玩了一段時間,這點的公交車可謂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擠上公交車的楊明,特意找了個靠近後門的位置。他去的地方不太遠,半個小時幾站的功夫就到達,所以他選擇在後門附近,既不會太擁擠,下車也方便一點。

由於這個時間是早班高峰期,公交車上擠滿了一個個爆乳黑絲穿著ol職業制服套裙的美女,楊明看的都是臉紅耳赤,肅然起敬。

一個盤著頭髮,精緻美艷的瓜子臉美女,與楊明面對面站著,只要楊明一低頭就能看到對方白襯衣下的深深溝壑,加上身上穿著粉色的套裙,和黑色的絲襪與黑色的高跟鞋,在這人滿為患的公交車上也給人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聞著女人身上散發的蘭似麝的幽香,即使早晨已經在林寶寶跟陳婷婷身上發泄過楊明,肉棒不由自主的搭起帳篷,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尷尬,楊明只好調整姿勢,屁股向後微微翹起,讓身前高聳的帳篷不是那麼明顯。

面對楊明的退讓,身前的女人反而更加像楊明靠近幾分,臉色露出些許羞澀的表情。

難度是自己魅力太大了,對方想投懷送抱。不知為何,楊明總感覺眼前的女人有幾分熟悉,似乎在哪裡見到過的樣子。

正當楊明暗自遐想時,突然一輛摩托車從側方殺出,公交車司機一個急剎,楊明猝不及防下身前的女人直接撞入他的懷抱,軟香如懷。

此時,楊明也發現發現女子身後不和諧的事情,原來不是自己魅力太大。女人身後正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猥瑣大漢,猥瑣大漢脖子上紋著一隻蠍子,面相可以說是完美演繹了猥瑣兩個字,而他的一雙黝黑的大手此刻正在女人誘人的翹臀上活動著,看他手法老道完全不像個新手。

楊明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一個詞「公交痴漢」,想不到電影中的情節居然被自己遇到。

感受到楊明的目光,猥瑣大漢眼神立刻就放出兇狠的光芒,「小子,你瞅啥?」

「瞅你咋地?」楊明習慣性的接了一句。

「媽的,臭小鬼你找死。」猥瑣大漢收回還在女人屁股上的咸豬手,臉色兇狠的衝著楊明的臉上就是一拳。

楊明冷冷一笑,從小到大孤兒的他為了不被欺負,打架那都是家常便飯。曾經初中的小霸王帶著一群人來毆打他,他愣是拿著板磚追了三里地給對方開了瓢,從那以後,學校再也沒人敢來欺負他。

猥瑣大漢這一拳看似兇猛,但在楊明看來確實漏洞百出,楊明像側面一步,繞開身前的女人,直接伸手握住對方的拳頭,同時一腳提出,踹像猥瑣大漢的膝關節。

只聽「哎呀」一聲,猥瑣大漢單膝跪倒在地。

「放手動,不然別怪我不客氣!」猥瑣大漢情急之下頓時從懷裡掏出一把彈簧刀,鋒利的刀尖對著楊明,色厲內荏的威脅道。

看著鋒銳的刀具,剛剛還在圍觀的重任,立刻退散開來,唯有受害者的女人並沒有後退。

楊明不屑一笑,另一隻手劃掌為刀,瞬間就卸掉猥瑣大漢手中的彈簧刀。

看著對方還想反抗,楊明手上的力道再次增加幾分,任憑對方如何掙扎都無法站起身來。

「小子,疼疼疼!快放手。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動我,找死是不是!」即使如此,猥瑣大漢依然叫囂著。

「老子讓你狂,讓你叫,讓你手賤。」楊明一邊毫不留情的在猥瑣大漢臉上左右開弓,很快猥瑣大漢臉上就紅腫一片,到處都是手印。

「你,你……」男子看著楊明的眼中閃過一絲害怕。

「道歉!我剛剛看到你摸這位小姐屁股。」楊明指了指旁邊受害者的女人。

「小子!你他媽多管閒事?你哪兒隻眼睛看見我摸了啊?」剛剛還有些認慫的猥瑣大漢,突然臉色一變,目光凶煞的看著楊明,一點也不承認自己剛剛的惡行。

「你!眾目睽睽之下,你還敢狡辯?剛剛在旁邊的人都看到了,你的手一直再摸這個小姐的屁股!」

「放屁,你說誰看到了!那我倒要看看,誰敢站出來說?」猥瑣大漢不敢對楊明怎麼樣,但是他可不怕周圍看熱鬧的人,剛剛還義憤填膺的乘客看著猥瑣大漢魁梧的身材,頓時不敢出聲,生怕惹禍上門。

楊明旁邊的一對小情侶當中,男人明顯想要站出來替楊明說幾句,卻被自己的女朋友給死死拉住拉住,讓他少管閒事。

這就是華國的現狀,好人好事最終受害的只會是自己,現在大家都變得冷漠了起來,習慣有事靠邊站,不關自己的事情的時候,就大紅燈籠高高掛起,自覺地假裝沒有看到了。

「我還說明明是你想要非禮這位小姐呢,剛剛人都被你抱入懷中了。」看著四周瞬間啞火的乘客,猥瑣大漢的神色開始有恃無恐起來。

面對猥瑣大漢的反咬一口,楊明冷笑一下,換做別人面對猥瑣大漢的無賴手段可能是一籌莫展,但對擁有擁有惡魔銀幣的他,自然有方法讓對方老實交代。

「剛剛你在猥褻我。」

第四章 魏雲熙

就在楊明打算動用惡魔銀幣的力量時,受害者的女人站了出來。女人臉上沒有了剛剛的羞澀與紅潤,反而多了一副冰冷,她眼神厭惡的看著被楊明按在地上的猥瑣大漢,語氣顯得十分冰冷說道。

詫異的看了眼女人,很多人都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特別是女人面對這樣的事更是難以啟齒,沒想到這個讓他面善的女人會主動出來作證。

既然對方出來作證,他到了省下很多事情,惡魔銀幣的能力自然是能不動用就不動用,畢竟每次動用消耗的都是他的生命。

「臭婊子,你血口噴人,我記住你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先奸後……哎哎哎……我……痛!痛死了!要斷……了」

女人指正,讓剛剛還囂張的猥瑣大漢頓時臉色一變,破口大罵起來,威脅起來。

面對猥瑣大漢出言不遜,楊明按著猥瑣大漢的手狠狠一用力,對方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一片,大聲痛叫起來。

既然人贓俱獲,楊明就要拿起手機,打算撥通電話報警。

這時,兩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人,推開人群來到楊明身邊,先是對著看熱鬧的人群敬了個標準的禮,然後從懷中掏出工作證,對眾人說道:「大家好,我們是警察,剩下的請交給我們吧。」

其中稍顯年輕些的警察,對著被楊明控制下的猥瑣大漢掏出一對銀手鐲,將猥瑣大漢與自己扣在一起,防止他一會趁亂混入人群逃走。

「小同志!多謝你了,我們抓這個色狼很久了。一直都被他得逞了,這一次,終於抓到了!」另一位年長些的警察則是對楊明一陣感謝,

「一會還要辛苦你跟我們到派出所去做一下筆錄。」

「那個……我不去了行不行?我還趕時間去上班。」

「很抱歉。如果你不去做筆錄和指證他的話,恐怕,我們還不能夠給他定罪了。不過你放心,我們會給你公司打電話,幫你解釋,不會讓你做了好事還要承擔不必要的後果。」

「那好吧。」楊明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下來。

很快,公交車在路邊停下,兩名中年警察帶著猥瑣大漢,還有受害者的女人和楊明四人下了車,走向旁邊的早已經等候多時的警車。

楊明跟兩位警察還有猥瑣大漢在一輛,受害人的女人上了另一輛車。

「哎,小伙子你是不知道,這色狼有多滑溜。」剛剛上車最先跟楊明說話的中年警察對著身邊的猥瑣大漢狠狠瞪了一眼,就開始對楊明訴苦起來:「他每次犯罪時間地點都不固定,受害人數每日劇增,市長熱線都被打爆了,這次真的是要謝謝你了。」

「呵呵。」對此楊明只能尷尬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警察局離的並不遠,楊明一行只用了十分鐘就到了警察局。

在警察局的鐵證下,猥瑣大漢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罪行,其中包括之前的數十起猥褻事件。

好傢夥,短短一個月犯案數十起,難怪警察會這麼惱火,這完全是在打他們的臉。

案件流程處理得十分快速,前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樣子,辦案期間年齡稍大的中年警察,也幫楊明向公司說明了情況。

就在楊明將要踏出警局的時候,身穿警服的受害者的女人出現在他的面前,此時的女人已經換上了一身幹練的女警服裝,沒有了早晨的柔弱感,多了幾絲幹練,卻依然冷艷。

剛剛一直沒有看到對方,楊明還以為這是警方在保護受害者隱私,卻萬萬沒想到對方居然是一名警察,那麼今天早晨恐怕是一場誘餌行動。

「你,你是魏警官?」

楊明突然明白早晨的熟悉感是哪來的了,原來對方就是自己的有過幾面之緣的女鄰居,只不過他眼中的魏警官一直穿著警服,從未見過對方穿著便裝。

「換了衣服真的沒認出來。額……」

「你跟我來一下。」魏警官對他話里的歧義並沒有放在心上,反而示意對方跟自己來到一間獨立的辦公室。

這是一間充滿女性氣息的辦公室,淡淡的香味在房間內環繞,牆角的衣架上還掛著,楊明今天早晨所見的那套性感的粉紅色職業套裝。

楊明不由的仔細看向對方警服的肩頭,這才發現原來魏警官還是一名隊長級人物。

「魏警……額,魏隊長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兩人坐定後,楊明開口問道。

「叫我魏警官就好。」

「你最近最好小心些。」楊明一驚,難道自己催眠鄰居兩名女大學生事發了。

魏警官頓了頓,猶豫了下繼續說道,「今天你抓的那個人不是一般人。」

「呼!不是一般人?難度他爸是李鋼?」

「他有一個哥哥,是本市涉黑組織斧頭幫的幫主。」

「斧頭幫?那不就是號稱黑白兩道通吃,咱們市最大的那個黑社會?」

「可以這麼說,沒錯。」

「有沒有可能搞錯了?」

「沒有。」

「他們是不是親生的?」

「是的,你到底想說什麼?」

「……不是,你讓我屢屢,他哥這麼牛逼,而他居然是個公車痴漢,這職業跨度是不是有些大的過分。」楊明無語望天,人生第一次做好人好事,居然點了個大雷。

「犯罪無大小。」魏警官的看了楊明一眼。

「這是我的手機號,如果你遇到危險可以給我打電話。」

「額,那個我弱弱問下,警方是不是應該保護一下我。」

「不能!」

「……」

「……」

看魏警官沒有別的話要說,楊明打算離開辦公室的時候,突然腦中湧現出一股邪惡的慾望,這股慾望快速的充滿他的意識,就像前天催眠兩名女大學生時候一樣。

「可惡!既然你們不仁不要怪我不義。」

一道黑色的光線從楊明的眼底閃過,直接射入坐在旁邊的魏警官眼中,頓時魏警官進入催眠狀態,像是死機的電腦般呆坐在原地。

楊明起身將辦公室屋門反鎖,他可不想跟剛剛被自己抓獲的公交痴漢做室友。

眼前的魏警官絕對是位美女,比之兩名女大學生都要漂亮上幾分。

纖細的腰肢、修長的美腿和圓滾滾的屁股、高高聳起的事業線,在英姿颯爽的警服下展示的淋漓盡致,誰能想到對方莊嚴肅穆的警服下有著一具讓人噴血的魔鬼身材。

最吸引人的還是魏警官眉宇間那一抹逼人的英氣,給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魏警官你的名字叫什麼?」

「魏雲熙。」

「今年多大了?」

「27。」

「27歲的隊長,厲害啊。」

「請問你爸是?」

「市公安局局長魏建國。」

「嘶!恐怖如斯,那你有木有男朋友?」

「有。」

「那你還是處女嗎?」

「不是。」

「嘖嘖,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記住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必須要全身心的服從我,服從我是你的責任。」

「主人……服從……」

「記住你現在的狀態,當你聽到我對你說警花娃娃時你會陷入催眠狀態,完全服從我的命令。」

「警花娃娃,服從……」魏雲熙機械的道。

「當我數到三時你會清醒,清醒後你會把我當成你的專屬線人,你必須派人暗中保護我。」

「保護……你。」

「因為我是你的專屬線人,你將對我支付相應報酬,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肉便器,榨取主人精液是你的首要工作,當別的男人想要使用你時,你就會出現應激反應,口吐白沫暈倒在地。」

「……肉便器……應激反應……」

「那麼,1!2!3!」楊明慢慢的念叨。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