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惡魔銀幣 (12-13) 作者: huajiyue

【惡魔銀幣】 (12-13)

作著:huajiyue2021年05月08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12、

深夜,兩女大學生早已經被楊明折騰的精疲力盡,不堪征伐的時候,屋外傳來敲門聲。

楊明隨便套上一條短褲,就跑下床來到房門前。

打開門,門外果然是魏警官,看著眼前的魏警官頓覺眼前一亮。

此時的魏警官既不是白天時為了抓犯人特意穿上的那身性感的著裝,也不是她平時常見的警察制服,而是一身簡易的居家服。

寬鬆的居家服被魏警官的身上穿出了不一樣的味道,凹凸有致的身材顯得淋漓盡致,飽滿的胸部更是讓楊明大飽眼福。

如果不是看著對方手裡那一沓檔案袋,他都懷疑是不是哪位美女敲錯了門。

「資料我給你帶來了,你看看有沒有線索。」魏警官開門見山的說道。

楊明對此翻了翻白眼,你專業的都看不出來,自己一普通人能看出啥來。

請魏警官進入屋內,兩人坐到客廳的沙發上,趁著魏警官整理資料的時候,楊明就開始不老實起來。

慢慢伸出罪惡的手掌,先是試探性的摸著魏警官的大腿,白皙的大腿給楊明帶來十分舒適的感覺,魏警官明顯是剛剛洗過澡,身上十分的滑膩,還帶有一股沐浴乳特有的花香味。

「啪!」拍掉楊明搞壞的小手,魏警官眉頭微皺,臉神不悅的看著楊明。

這力還沒出就想拿好處,魏警官明顯是不願意的。

有些訕訕的拿回手,楊明知道自己的催眠暗示還在,換做別人這麼摸,估計這會第三條腿都被魏警官打折了。

楊明也沒要給對方再次洗腦的打算,如果真變成一個任他玩弄的肉便器,那麼,不就失去對方這份身份帶來的異樣的誘惑跟魅力。

無聊中,楊明的目光轉向卷宗,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

真沒想到D市的失蹤案,居然不是一起兩起,光茶几上面,現在已經擺滿了十幾起,而魏警官的手中還有厚厚的一摞。

「D市有這麼多人口失蹤?」

「嗯,這些都是近幾個月發生的疑似關聯案件。」

「咦,失蹤的都是女性啊,而且還專挑年輕,漂亮的下手。」

楊明很快發現了案件的一個共同點,所有卷宗上的失蹤女子的照片,她們或許年齡不同,職業不同,但是她們都十分的漂亮,放在外面都是那種不缺乏追求者的美女。

「這算是目前唯一的共同點了。」魏警官揉了揉頭,她最近被這個案子搞得是焦頭爛額。

「這個……怎麼可能!怎麼會是她?」

一份卷宗被魏警官擺上桌面,突然引起了楊明的驚呼。

照片上的女人十分的漂亮,可能不是這些卷宗里最漂亮的,但卻是楊明最熟悉的,即使現在每到深夜還總是讓他痛醒的一個美麗女人。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前女友鍾曉彤,他們前幾天才剛剛分手。

「你有什麼發現?」魏警官聽到楊明的驚呼,頓時目光轉了過來。「這個女人怎麼了?」

楊明沒有回答魏警官的詢問,而是拿起卷宗認真的翻看起來。

「這不可能,我們前幾天才見過,人怎麼可能周一就失蹤了。」

很快,楊明發現鍾曉彤的失蹤時期居然是上周一,目光驚訝的看向魏警官。

「不可能搞錯,是對方父母親在公司的陪同下一起來報的案,根據他們的筆錄,我們推斷這名女子應該早在周一之前就已經失蹤。」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她是我女朋友,不,現在應該是前女友了,上周五我們還見過面,也是當時她跟我提的分手,這一點我是不可能搞錯的。」

「你們在哪見的!」魏警官看向楊明,她感覺這一定會是破案的重點,直接抓住重點問道。

「萬大廣場!我們在那裡分的手,當時天色已經有些黑了,在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十分猥瑣的男人。」

「你口中的猥瑣是真的長得很猥瑣。」魏警官認真的跟楊明確認道,手中拿著筆飛快的記錄著。

「覺得我有必要在開玩笑?現在回想起來,我女朋友當時的表情十分不自然,她是不是並不想跟我分手,而是被脅迫的?」

「我們的感情還是十分牢固的,分手前幾天我們還在商量著結婚,她還準備帶我回家見父母的。」

楊明感覺自己好像又要相信愛情了。

「失蹤前她有沒有什麼異常,或者你們最後一次通話是在什麼時候。」魏警官沒有楊明的多愁善感,而是直接切入主題問道。

「周一之前嗎?我記得當時她說要出差,當時她還跟我好一頓抱怨,公司的不人道。」

「出差?不對,你說的這些為什麼她父母都不知道?甚至她父母都不知道你這個男朋友的存在?」

魏警官提出了質疑,為什麼對方父母的筆錄裡面沒有提到過任何關於楊明的消息。

「……她們家在鄉下,父母是當地的教師,家教很嚴的,我們的事她一直沒敢跟父母提過。至於出差為什麼沒提過,估計是公司不想擔責任吧。」

魏警官又詢問了些細節,便把剛剛書寫的筆錄放到了楊明的面前,有過一次經驗的楊明熟練地簽上了名字,不過內心卻感覺怪怪的,自己今晚不是打算跟魏警官好好親密接觸一番,怎麼畫風變成這樣。

不過,此刻他的內心更多的還是關心前女友,失蹤這麼多天,還是一名妙齡少女,哎,不用想也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我現在馬上叫人查一下當時的監控。」

魏警官掏出手機,撥打了警局值班室的電話,警局的值班室這個點了依然亮著燈,有著為人民服務的警察同志在值班。

「你們那邊查一下,我現在立刻趕回去。」

看著急匆匆要走的魏警官,楊明也沒有阻攔,而是問道:「我能不能跟你一塊去。」

「這屬於執行公務,你來不合適,放心,作為線人的獎勵,等我回來就會給你。」魏警官臉紅紅的說道。

被催眠洗腦的魏警官口中的獎勵自然不是金錢或者熱心市民錦旗之類,而是當好一個任由楊明發泄的肉便器。

「好吧。我等你回來。」不知道為何,楊明突然感覺有些在立Flash的感覺,一絲陰霾突然在心中閃過。

楊明躺在沙發上回想著跟女友的點點滴滴,思緒逐漸飄遠,自己作為男朋友,女朋友失蹤了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好失敗啊。

畢業後的這一年,兩人之間因為工作的緣故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或許當時的分手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他才沒有感覺到異常。

既然有了線索,相信以魏警官的專業素養,應該能很快破案吧。

楊明想著想著就在沙發上慢慢睡了過去。

翌日清晨,楊明如往常般被鬧鐘吵醒,洗刷一番後,正常去上班,期間拿起手機給魏警官發去一條簡訊詢問事情進展如何。

楊明來到公司,左等右等都沒等到魏警官的回信,莫名的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他知道自己這種焦慮是不正常的,魏警官昨夜肯定通宵查案,現在沒回信息屬於正常,但是楊明不知為何,心底總有一種不安,他決定不在等下去了,他打算去警局一趟。

想到這,楊明徑直走向總裁辦公室,他沒有去找朱胖子請假,那不過是自找沒趣,自己昨天才跟他鬧過一場。

跟總裁助理寧雪打了個招呼,在對方的曖昧目光下,楊明便徑直走進了總裁辦公室。

當他看到打扮精緻的秦舒瑤時,頓時改變了主意。

今天的秦舒瑤跟往常都市麗人的打扮完全不同,一身得體的露背低胸的晚禮服將她豐滿勻稱的身材勾勒的玲瓏有致,本就精緻的臉上畫上了淡妝,顯得十分清純。

這份天使與魔鬼的組合看得楊明是直吞口水。

「母狗,你今天打扮的這麼騷是為了勾引我嗎?」

「少在那自作多情了。」秦舒瑤風情萬種的白了楊明一眼。

看著美女總裁投來的白眼,楊明感覺自己的心都要酥了。

透過單面玻璃看著還在外面忙碌的員工,楊明不由分說的把還在辦公的美女總裁按倒在實木的辦公桌上,讓她面朝下屁股高高的翹起來。

「既然不是,那你是要去見情夫了。」

楊明一邊拉開晚禮服的背後的拉鏈,大片白皙的肌膚暴露在外,拍了拍對方彈性十足的翹臀,一邊揶揄的說道。

「刺啦」一聲拉開肉色的連褲襪,楊明吐了兩口唾液在自己的肉棒上,撥開一旁的丁字褲,毫不憐惜的直接捅入了美女總裁的乾燥的肉穴。

「啊啊!不,不是,痛……痛……」劇烈的疼痛讓秦舒瑤忍不住痛呼出聲,身體不自覺的往前爬。

楊明雙手如巨鉗般,毫不憐惜的用力抓住對方的纖腰,不讓她移動一動分毫,同時下身在乾燥小穴里的肉棒,也加快幾分抽插速度。

「啊……o(╥﹏╥)o……唔嗯,唔……」已經被洗腦成受虐狂的美女總裁,在最初的幾聲痛哼後,很快就感受到了來自心靈的快感,慢慢的呻吟聲從口中發出,身體也不再不在掙扎,反而配合起楊明的抽插來。

隨著淫水緩緩從肉穴深中分泌出來,很快小穴內就變得泥濘不堪,使得楊明的抽插也漸漸順暢起來。

感受到來自秦舒瑤的配合,楊明放開鉗住對方腰肢的雙手,讓她翻過身來。

將兩條肉絲美腿抬起,分別架到自己的兩側肩頭,讓自己的肉棒可以更加方便的深入小穴的更深處,同時雙手不忘把玩起胸前那對幾乎要透衣而出的挺拔巨乳。

「啪!啪!啪!」手掌拍打乳肉的聲音響起。

「啊啊……停下!啊啊啊,太激烈了……」

疼痛不僅沒有讓秦舒瑤感到疼痛,反而讓她更加興奮起來,嘴中的呻吟聲越發的興奮起來。

「說,是不是要去見情人。」

「不,不是。是唔……蔚藍,集團的賀姐姐,啊……唔……中午,約,我參加,一場唔……拍,賣會唔……,穿,的莊重,一點唔……」

「你這是莊重嗎,你這明明是騷!」

「不!唔……不是,去了,要去了。」

楊明感覺到肉棒上仿佛被當頭澆上了一杯溫水,舒適的感覺瞬間讓他也不再堅持,大股白灼的精液射出。

白灼的液體順著楊明與秦舒瑤下身兩人的結合處溢出。

許久之後,原本女總裁的辦公椅被楊明霸占,原本的美女總裁此刻則跪坐在一旁,埋頭在楊明的胯下,賣力的做著口活,碩大地肉棒被她舔舐的油光發亮,像一柄即將出征的常勝將軍。

原本高貴的晚禮服已經變得褶皺,兩個碩大的巨乳暴露在空氣當中,任由楊明把玩著,白灼的精液正從她從微有些紅腫小穴內緩緩地滴落,一灘水窪在她的身下匯成了。

楊明眉頭緊皺,盯著自己的手機,魏警官的信息沒有回覆,這樣他感覺十分不安,他下意識的撥打了魏警官的電話。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Sorry!Thesubs criber you dialedis power off。」

手機關機,這很不對勁。

雖然兩人相交不深(都負距離了還想怎麼深入),但是深知魏警官是那種把事業放在第一位的人,現在這個時間段手機關機說明很不正常。

楊明豁然站起,雙手用力按住秦舒瑤的頷首,將對方的口腔當成肉穴一般開始瘋狂抽插。

面對楊明突然起來的聳動,秦舒瑤表示自己根本接受不了,雙手用力推向楊明的胯骨,企圖逃離楊明的魔掌。

「嘔……啊嘔……放……饒……」

很快,秦舒瑤放棄了抵抗,一方面一種變態的快感充塞她的全身,另一方面兩人的力量完全不在一個量級。

秦舒瑤一邊接受楊明粗暴行為,一邊乾嘔著,慢慢的也就習慣了。

大約插了幾十下,楊明感覺下體一麻,連忙將肉棒抽出,抽出的瞬間大量的精液噴灑而出,直接在秦舒瑤的臉上噴上了厚厚一層像是面膜。

射完,楊明再次把肉棒插入美女總裁溫暖的口腔,靜靜等待對方的清理。

大量的精液讓秦舒瑤掙不開眼睛,但她還是順從的舔舐著楊明再次插入口腔的肉棒。

「母狗,我請假出去一趟。」

當肉棒中最後一絲殘留的精液被榨出後,楊明拿起秦舒瑤的胸衣擦拭一番後提起褲子,他準備前往警局打探一番。

美女總裁就像是被用過的雞巴套子一般,被楊明殘忍的拋在了一邊。

對此楊明沒有感覺什麼不好,昨天對方還像丟垃圾一般想將自己開除,而且對方現在是受虐狂,越粗暴反而越興奮。

13、

楊明打車來到警局,剛剛往裡走了幾步,就碰到了昨天那位送自己出去的小武,對方正急匆匆的往外走。

「武警官好啊。」遇到熟人楊明打了個招呼。

「是你!」小武連忙掃視一圈四周,拉著楊明就往外走。

「快走,你小子闖大禍了知道嗎?」邊走邊對楊明說道。

「怎麼了武警官,你可別嚇我,我能闖什麼禍。」

說話間兩人來到警局門口,小武讓楊明坐上了自己的私家車,離開了警局。

「你昨道魏警官出事了?」

「咦,你小子怎麼知道魏隊長失蹤了?說!是不是你乾的。」小武突然踩住剎車,目光死死地瞪著楊明,手緩緩下移摸向腰間。

「兄弟不是我,我今天早晨魏警官打電話,你應該看過那份筆錄吧,其中有個失蹤者是我的女朋友,我今天給魏警官打電話想問問事情怎麼樣了,沒想到她居然關機了,我覺得不對勁才特意敢來警局。」楊明一口氣快速把話說完,他緊張的心感覺心都要跳出來般,他看到小武的腰間正有一個金屬光澤的物體。

「我希望你說的是真的,不然你是真的死定了,你是剛剛沒看到,局長想殺人的心都有。」小武看了楊明許久,最後在後面車輛的催促聲中再次發動車子。

「魏警官真的失蹤了?能不能告訴我怎麼回事。」楊明也是知道魏警官的身世的,知道對方真出了事,自己恐怕真不會有好果子吃。

小武想了想覺得楊明也算半個當事人便緩緩開口道:「根據你昨天提供的線索我們很快鎖定了嫌疑人,當我們準備抓捕的時候,卻發現對方所在的地方是老城區,那裡缺少監控,我們根本沒辦法確認對方具體位置。」

「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只能等待白天的時候叫齊警員慢慢排查,但是魏隊長卻提出,這麼多女性失蹤不可能是一個人的行為,明顯是有預謀有紀律的團伙作案,現在正是秋高氣爽的氣節,晝夜溫差那麼大,對方不可能晚上不出來吃飯,我們不應該等到白天,應該反其道而行之,趁著夜晚去排查附近的大排檔,這樣完全可以縮小範圍。」

「魏警官這推理完全是神來之筆啊。」楊明讚嘆道,是人總要吃喝拉撒,現在是秋季白天酷熱難耐,晚上卻十分的涼爽,喝酒擼串完全是合情合理。

「當時局長也是這麼覺得,便同意了此次行動,誰知道到了地方我們都傻眼了。」

「建設文明城市,導致以前隨處可見的大排檔都一窩蜂的擠到了舊城區,一眼望去,到處都是大排檔,即使現在已經是午夜,依舊有無數人在外面吃夜宵。無奈之下我們人手不足,只能分頭行動,結果這下就出事了,魏警官失蹤了。」

「你們當時穿的是不是都是便裝。」楊明問道。

「這肯定的,我們也怕打草驚蛇,怎麼會穿著警服。」

「一個妙齡女子深夜走在大街上,而且還是在歹徒疑似的躲藏地點附近失蹤,那十之八九就是他們動的手。」

「這一點是肯定的,普通人即使三五個大漢也不可能是魏警官的對手,剛剛局長說了今天我們就算把舊城區翻個頂朝天,也一定要把魏隊長救出來。」

「我跟你一起去找。」楊明認真的說道。

「這不合規矩。」小武斷然拒絕道,跟對方說這麼多已經不合適了,再帶對方一起去,到時候自己還不得挨批。

「武警官,其中一名受害者是我的女友,魏警官也因我提供的線索失蹤,你帶上我,我有辦法找出對方隱藏的位置。」

「你小子以為你是誰啊,我們都一籌莫展,你能有什麼好辦法。」小武驚壓的看向楊明,大家都沒有頭緒,對方居然說自己有辦法。

「舊城區旁邊就是D市的老工業區,已經很少有土地居民居住吧,現在那邊的房屋都是大量的外來務工人口租住對吧。」楊明開口分析起來。

「確實如此,那邊無論是環境還是治安都不如新市區,大部分有條件的人都已經搬走了。我們分析歹徒選擇隱藏在哪裡也是考慮到這方面因素。」小武點點頭,表示認可。

「武警官我問你個問題,假設你綁架了一名妙齡女子,你會對她做什麼?」

「你……你怎麼突然為這個問題。」小武詫異的看了眼楊明,臉色有些方法紅,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問這個問題。

「你什麼你?大家都是男人,綁架女性當時是滿足自己的獸慾啊,總不能是過家家吧。」

「……」

「那麼問題來了,現在的樓房隔音恐怕不會那麼好吧,經常能聽到隔壁發出的奇怪聲音。對方既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綁架女性,肯定不可能預料不到這個問題,當地警局應該沒有收到過有人投訴噪音,或者群居房的舉報吧。」

「確實沒有,如果有我們早就能抓住對方蛛絲馬跡了。」

「那就說明對方不可能只是租了一間房,他們只有把前後左右都租下來,造成一個某種意義上的無人區,那不就能解決隔音問題。」

「你這個分析很對,確實可行,但我們要怎麼查呢,現在整箇舊城區的房子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在出租……」

「當然是找中介啊,讓他們查一下,最近有沒有人租賃多套,或者前後不同時間斷,同一小區的房子被人租賃下。」

「對啊,租房這種事肯定要通過中介啊,我立刻把這個方案告訴局長。」小武聽的是連連稱讚,連忙拿起電話跟局長彙報起來。

期間他並沒有吞沒楊明的功勞的意思,完全是如實彙報。

局長連連點頭,表示一定要好好感謝楊明,良好市民勳章、見義勇為錦旗是肯定不能少的。

局長現在也是焦頭爛額,魏警官的失蹤,讓他感覺自己的後半生都要涼了,魏雲熙是誰,那是市局魏建國的寶貴閨女,家裡的獨苗啊,這要在他手下有個三長兩短,哎!

現在當務之急是將魏雲熙救回來,一切的方法都要嘗試一番。

很快,中介那邊便傳來消息,三個月前,有一個人確實把租賃了十幾套房子,其中有八間房子正好在同一棟樓卻不同單元。

拿到分布圖,小武跟楊明發現這些房子中間那套剛剛好被包在中間,而且還是個一樓。

「楊哥,跟你分析的一模一樣,你猜租房的這人是誰。」小武這會已經把楊明的稱呼換成了敬稱。

「是不是我口供中的那個猥瑣男子。」楊明略微沉吟說道。

「神了,楊哥你怎麼猜到的。」

楊明笑了笑沒有解釋,難道要跟小武說這都是他蒙得,那不是破壞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

當兩人趕到嫌疑犯所在小區時,哪裡已經圍滿了警車,大批荷槍實彈的警察已經把周圍包的嚴嚴實實,兩人根本擠不進去,只能在外圍觀看。

小區對面的是舊城區的一處高檔酒店,此刻酒店內正有兩個長相猥瑣的男人遠遠地看著這一幕,他們所在的位置正好能將小區的一切亂象盡收眼底。

「這麼大陣仗,看來D市是不能待了。」其中一名瘦高個猥瑣男惋惜的說道。

「我就知道肥膘這貨不靠譜,非要拉著這母狗出去顯擺,這下好了全暴露了。」其中身材稍顯臃腫的猥瑣男說道,說話間拍了拍正在他身下雪白翹臀。

只見兩名猥瑣男胯下分別趴跪著一名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美女不是別人正是楊明的前女友鍾曉彤,與昨晚失蹤的魏警官。

此刻,兩女眼神呆滯像是沒有靈魂的木偶般,高高的撅著豐滿的屁股,任由兩名猥瑣男的黝黑肉棒在她們的肉穴內進進出出。

「可惜以後沒有了肥膘的能力,販賣女奴的買賣是不能做了。」

「確實可惜,不過這個女奴要不要放回去,聽說她爸可是市局的局長。」瘦高個猥瑣男指著自己胯下的魏警官說道。

「呵,都變成只有慾望的女奴了,你覺得放不放回去有什麼區別嗎?」

「也是,反正也不打算在這裡呆了,這麼好的貨色一起帶走吧,等到玩膩了,在處理掉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