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银币 (01-13)作者: huajiyue

【恶魔银币】 作者: huajiyue2021-2-23发表于SIS 第一章 克苏恩之眼

秋天就像一个善变的女人,上一秒还可能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可能场景就会变成瓢泼大雨。

周六的晚上,先是“咔嚓咔嚓”的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紧接着传来刺耳开关门声。

喝的酩酊大醉的杨明,一身酒气,踉踉跄跄的撞入房间,身体上的传来疼痛,却及不上他此刻内心的痛苦的万分之一。

昨天,就在昨天他还是一个优秀的青年才俊,有着一位貌美如花的女朋友,他还准备着跟她求婚,一起渡过余生。可谁曾想到一夜之间,从大学开始相恋四年之久的初恋情人弃他而去,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如果那人比他优秀,比他帅气,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但是当自己昔日的女友搂着一位约有四五十岁丑陋不堪的秃顶且猥琐中年人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呆了,也傻住了。

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内心无比的愤怒,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到底哪一点不如他。

“我们分手吧,杨明。”

“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感谢你这四年的付出。”

杨明看着那张曾经让他爱入骨髓的脸,此刻却变得异常得冷淡,看他的眼神中不带有丝毫的情感。他至今也想不明白,明明前几日两人还在谈婚论嫁的女友,今日却会变得形同陌路。

这一刻,杨明发现自己真的好可怜,好可悲,原来自己自始至终都不了解这个女人。

“咦……出门的时候忘了……嗝……忘了关电视了吗?”黑灯瞎火的房间内传出老旧电视机独有的沙沙声。

杨明嘟囔著,伸手在墙壁上摸索著电灯开关。

“啪嗒!”“啪嗒!”清脆的开光声在房间内响起,却见房间内仍旧是一片漆黑,电灯并没有应声而亮。

“哎……看来电灯线路又……嗝……又又烧了,城中村就是嗝……麻烦。”

杨明摇摇头,凭著脑中对客厅的印象,步履蹒跚地朝卧室走去。没等他走出两步,脚下突然一滑,让他直接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砰!”剧烈的疼痛使得杨明原本还有几分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几分。

借着窗外射入客厅的月光,杨明爬起身来看着自己刚刚滑倒的地方,地面平整也没有丝毫水渍,唯独一枚硬币奇怪的出现在自己的脚边。

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掉的钱吗,都网络时代了,杨明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拿过现金了。

擦了擦刚刚磕碰出的鼻血,伸手拾起硬币,杨明正打算将自己摔倒的罪魁祸首扔出去,却突然感觉这枚硬币的手感居然很奇怪。

好奇心升起的杨明,收回伸出去的收,借着月光看向手中的硬币。

只见,一个奇怪的巨大眼球占满了整个硬币,有些像魔兽世界中安其拉神庙中的克苏恩,而反面则是一个由触手组成的奇怪时钟,现在指针正在12:00。

硬币给人的感觉十分诡异,特别是上面还沾著杨明的鼻血。

突然,硬币发出一道炫丽的光彩,杨明先是感觉眼前一亮,紧接着脑袋传出剧烈的疼痛,大量信息疯狂的涌入自己的脑中,强烈的疼痛感使他不自然地缩卷起身体。

很快,硬币的光亮形成一个光茧,将躺在地上的杨明包裹起来。

光亮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随着光亮消失的还有那枚奇异的硬币。

当光亮散去,杨明缓缓坐起身来,刚刚痛得他是一身虚汗,差点没让他晕死过去,他发誓刚刚的疼痛他这辈子都不想体验第二次。

杨明原本的醉意随着虚汗已经离开体内,一股喜悦的情感充塞了他的脑海。

原来这枚硬币不是普通的恶魔银币,它是一枚恶魔银币。传说,当年犹大出卖耶稣换取了三十枚银币,每一枚银币都有着恶魔的力量,而这枚正是其中的一枚,被称为克苏恩之眼,拥有着神秘的催眠力量。

如今恶魔银币已经跟杨明融为一体,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在他的眼底深处就会发现右眼的眼瞳深处正有着一个巨大的眼球,左眼则有一个触手形成的钟表。

同时,恶魔银币还改造了他的身体,虽然外表看来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杨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充满着爆炸性的活力。

任何力量的获取都是有代价的,触手的时针代表的是他剩余寿命,每动用一次能力他的寿命都会流失,如果指针回归起点,那么他的生命就会彻底终结。

即使不动用恶魔银币的力量,杨明每天的生命也会流失一分钟,哪怕杨明什么也不干,也就只剩下720分钟。

获取生命的办法很简单,吞噬同样拥有恶魔银币的宿主,就能获取对方剩余的全部生命,严格来说,恶魔银币的宿主可以做到长生不死。

杨明笑了笑,自幼孤儿的他对死亡并不如何看重,更何况曾经深爱的女友已经离他而去,从今天起他要为自己而活,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他。

冲了下凉水澡,洗掉身上的污秽。正所谓,遇事不懂问度娘,杨明躺在床上看着有关催眠的小说,对自己的能力进行着研究。

不知过去多久,就在杨明遍读无数催眠小说后,有些许心得的时候,外面的走廊传来女人的声音。

“婷婷,有一句话叫母债女偿,这是今天的账单。”

“啊!林宝宝!我拿你当闺蜜,你却要当我妈!我陈婷婷就跟你绝交!”

听声音正是住在杨明隔壁的女大学生邻居,两个女大学生经常半夜三更才回家,还喜欢吵吵闹闹,对此,杨明早已经习以为常。

不知道是不是小说看多了的缘故,一个邪恶的念头突然在杨明的脑海闪出,“为什么拿她们试试恶魔银币的威力”。

这样的念头一旦升起,杨明发现一股莫名的邪火在他的体内燃起,久久难以磨灭。

推门而出,杨明来到隔壁女大学生的屋门前,敲响了对方的房门。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在半夜三更的楼道内响起。

“谁呀?”很快房内传出一名女人嗲声嗲气的声音。

“我是住在你隔壁的邻居,你们大晚上回来能不能小点声。”杨明没好气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

防盗门很快从里向外推开,一个身高155左右的女人出现在杨明的眼前,魔鬼般的身材与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

女人一开门看到杨明,先是不好意思的低头吐了吐舌头,然后开始不住地低头道歉。低领连衣裙内的一对F罩杯的巨乳正没有任何束缚的随着她的动作起伏荡漾,看的杨明两眼发直。

恶魔银币的图案在杨明的眼中浮现,一道黑色的光线射向女人的眼中。只见身前的女人顿时瞳孔放大,双眼变得空无神。

看着眼前陷入了催眠状态的女孩,杨明伸腿迈入房间,将房门关闭。

“林宝宝是谁来了啊?”感觉到门口的异样,刚刚换完衣服的大长腿美女陈婷婷连忙从房间内走出,看向门口,发现门口正有一位有些脸熟的男人,跟状态奇怪的林宝宝。

“啊!林宝宝你怎么了,怎么能让陌生人进……”看着站在门口的林宝宝与杨明,陈婷婷发出一声惊叫。

杨明如法炮制,同样一道黑色光线从眼底射出,射入陈婷婷的眼中,让她也进入跟林宝宝一样的催眠状态。

控制着两名女大学生,跪坐到自己面前,而他则大刀阔斧的做到沙发上,开始按照自己刚刚的研究成果开始进行催眠。

“你们叫什么名字?”

“林宝宝。”

“陈婷婷。”

虽然三人经常在楼道内遇到,杨明也是刚刚才知道童颜巨乳的美女叫林宝宝,大长腿的美女叫陈婷婷。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隔壁邻居?”

“不知道。”

“错,我是你们的主人,你们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

“主人……服从。”

“主人……服从。”

“服从我你会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

“服从……愉悦。”

“服从……愉悦。”

“不服从我,你会感到全身仿佛被万虫撕咬,瘙痒难耐。”

“不服从……瘙痒……”

“不服从……瘙痒……”

“记住你现在的状态,当你听到我对你说巨乳娃娃时你会陷入催眠状态,完全服从我。”

“巨乳娃娃,服从……”林宝宝机械的回答道。

“记住你现在的状态,当你听到我对你说长腿娃娃时你会陷入催眠状态,完全服从我。”

“长腿娃娃,服从……”陈婷婷一样机械的回答道。

“当我数到三时你们会清醒,你们会忘记刚刚的一切,把我当成兴师问罪的邻居,你们必须用足够的诚意来取得到我的原谅,知道了吗。”

“知道……”

“知道……”

杨明慢慢的从口中说道:“1!2!3!”

……

第二章 两名女大学生

当杨明数到三的时候,两名女大学生的眼神瞬间恢复清明,醒过来的她们并没有对出现在自己家的杨明发出疑惑,也没有对自己跪坐在地上感到奇怪,反而十分殷勤。

杨明看了看,恶魔银币上的时间才过去短短几分钟,显然催眠两名女大学生并没有花费恶魔银币的多少能力。

“十分抱歉,我们影响到了您正常休息。”陈婷婷一脸歉意的看着杨明,语气中透著一股冰冷。

“嘿嘿,都是我声音太大了。请您原谅我们好不好。”林宝宝也在一旁嗲声嗲气的说道,一对巨乳有意无意的在杨明的眼前晃动。

“我来这么久了,连口水都没有,我真的看不到你们道歉的诚意。”

“诚意……”听到杨明口中吐出诚意两字,两名女大学生脑海中出现一种莫名的情绪。

两名女大学生立刻将双手伸向茶几上的茶壶和水杯,杨明连忙伸手制止。

“用茶杯招待客人,可是十分没有诚意的。”

“那要怎么才有诚意?”听见没有诚意两字,两名女大学生的心中立刻被莫名的瘙痒感占据,连忙出声问道。

“当然是要用飞机杯,才显得有诚意。”

“飞机杯?那是什么,婷婷咱们家有这样的杯子吗?”

“没有啊,腰不我这就出去买好了。”

杨明看着仅穿着睡裙,露著一双大长腿的陈婷婷要出门买飞机杯就,连忙喊住她。

“不用那么麻烦,你们身上不就有现成飞机杯吗?”

两名女大学生疑惑的看着杨明,就差脑门上画上一排大大的问号,她们身上哪有飞机杯。

“飞机杯就是你们的身体啊,用身体做的飞机杯招待客人才显得最有诚意。”

两名女大学生听完后,内心觉得十分不妥想要拒绝,但一股怪异的瘙痒感从她们的心底产生,就像有无数小虫在身体内爬行般,使他们十分难受。

“啊,我一定要让你看到我的诚意,让你原谅我们。”

“既然这样,那就请你使用我们的飞机杯吧。”

终于,在承受不住内心的瘙痒,两名女大学生点了点头。

“那么,用你的小嘴喂我喝水。”杨明先是对着陈婷婷吩咐道。

陈婷婷犹豫了下,还是起身拿起茶几上的茶壶,坐到杨明的身边,喝了一口,用嘴含着,然后对着杨明献上了自己的香吻。

陈婷婷只是单纯的想要喂杨明喝水,但杨明却不怀好意,趁机抱住陈婷婷的颔首,让陈婷婷无法挣开,然后含住她诱人的香舌,开始了激烈吸吮。

刺激的湿吻使得陈婷婷感到十分不对劲,但每当她想挣扎的时候,身体就会升起刚刚的那种万虫撕咬瘙痒感。

这一吻持续良久两人方才分开,只见陈婷婷颜色迷离,面颊绯红,身体的本能变得粉红。

“那我呢,我该怎么做?”还在忍受身体瘙痒地王宝宝急切的问道。

“用你这双淫荡的巨乳,来给我乳交吧。”看着王宝宝那对f罩杯地巨乳,杨明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脱下了裤子,露出了高高耸立的肉棒。

许是被身体的瘙痒折磨更久的缘故,王宝宝闻言没有丝毫犹豫,低胸连衣裙的吊带往两边一拉,一对没有任何束缚的巨乳从中蹦出,只见她双手捧著自己雪白的巨乳,把杨明的肉棒完全的包裹在她深深地乳沟里,然后上下摇晃起来。

不同于刚刚与陈婷婷接吻时的青涩感,杨明发现王宝宝的乳交技巧十分熟练。

只见王宝宝一边用她雪白的乳沟包裹和套弄著杨明的肉棒,一边不是的用双手将巨乳向中间推挤著,用她充满弹性的巨乳挤压杨明的肉棒跟龟头,甚至有时还会低头,小嘴张开伸出舌尖,对着杨明的龟头一阵舔舐,使得杨明享受着一股美妙的快感。

“林宝宝有木有男朋友?”

“没有,有。”

“咦,到底有还是没有?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会显得很没有诚意。”

“啊。以前有过现在没有了。”

杨明对此感到有些惋惜,好像一块完美的璞玉中有着一个黑点一般。不过这样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自己只是他们的普通邻居而已,何必在乎她们的过去。

就这样,杨明在隔壁女大学生家中,享受着两名女大学生充满清纯气息的肉体,内心失恋的痛苦感变得不再那么强烈。

很快,杨明在王宝宝的乳交加口交的服务下,装备缴械投降,但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在脑海中升起。

“你们这样热情的招待,我已经充分的感受到了你们的诚意,作为邻居礼尚往来,我也请你们品尝一下这人间最美味的美味吧。”

“啊,不要这么客气吗。”

“喔……什么美味,喔……”

“来林宝宝用你嘴接住了。”

杨明伸手按住王宝宝的头,将整根粗壮的肉棒紧紧塞入她的樱桃小口,呜咽声从她的口中哼出。

“好好的含着,这可是绝世美味料啊,你可不能独享啊。”说完,杨明腰间一麻,大量精液不受控制的喷射而出。

等到杨明肉棒抽出王宝宝的迷人的小嘴时,王宝宝的口中已经满满都是白灼的精液,多余的精液正混著口水从王宝宝的口中溢出,滴落在她波涛汹涌的雪白巨乳上。

杨明看到王宝宝的喉咙微动,显然在偷喝口中的“美味”,不由暗自一笑。

王宝宝抬着头,目光疑惑的看着杨明,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对此,杨明只是邪魅一笑,说道:“长腿娃娃,巨乳娃娃。”

话音刚落,只见两名女大学生瞬间呆滞,陷入一只当机的状态。

杨明兴奋的看着两名女大学生现在的状态,他发现真的跟网上说的一样,只要设定好关键词,及时不动用恶魔银币的力量,依然可以再次对目标进行催眠。

“当你们品尝过王宝宝口中我的精液后,你们会感到幸福,美味,舒适和快感,而且你们会把我的精液深深记在脑海中,形成一种成瘾性依赖。”

“幸福……舒适……成瘾……”

“美味……快感……依赖……”

“当我数到三时你们会清醒过来,1!2!3!”

两名女大学生再次恢复清明时,陈婷婷目光不善的看着王宝宝。

“林宝宝,你是不是想把美味偷偷吃掉。”

“呜呜……”陈婷婷俯身对着满口腔精液的林宝宝的小嘴咬去,两片湿淋淋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内交缠着,搅弄著彼此嘴中的精液。

杨明看着两名女大学生把自己的精液当成美味般争抢,刚刚射过一发的肉棒再次膨胀起来,心中的异样的兴奋感几乎让他爽的爆炸,甚至比刚刚更加粗壮。

这一夜,对他来说还很漫长。

【未完待续】

第三章 地铁痴汉

朦胧的睡眠中,杨明感觉到自己晨勃肉棒在一处温暖湿润的环境中。

低头看去,就看到两位美女正在他的胯下做着早安咬,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被他催眠的两名女大学生林宝宝跟陈婷婷。

两名女大学生分别穿着黑白的开裆连裤袜,赤裸的娇躯上布满着精斑,两眼紧闭,正机械式的给杨明坐着口交。

昨天周末,在家休息的杨明对两名女大学生的常识和意识做出了一些修改和替换,比如给两名女大学生设定了每天早上7点钟,准时以早安咬的形式将他叫起。

杨明兴奋地在两名女大学生的口中发泄出清晨的第一发炮弹,看着两名女大学生争夺著自己的精液,原本的清纯女大学生如今已经变成了精液成瘾的母狗,一股兴奋感油然而生。

看着两名女大学生淫靡放荡的的模样,杨明看了眼时间7:05,时间觉得还算充足的他双手抱起陈婷婷的黑丝美腿架在肩上,硕大的肉棒顶在陈婷婷的肉缝上摩擦几下后,对准泥泞的小穴直接用力整根没入,开始狂野的抽插起来。

“喔!”粗壮的肉棒一没到底,陈婷婷嘴中发出了一声闷哼,双腿不自然的绷直了几分。

粗暴的抽插并没有引起陈婷婷的不适,反而让她更加兴奋,双腿紧紧地夹住了杨明的脖子,下体自动的扭摆起来,本能的迎合著杨明的抽插,寻找著欲望的快感,性感的小嘴微张,“嗯嗯”的低吟发出越来越重。

感受着肉棒被温软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舒爽的感觉让他兴奋无比,不同于已经被开发过得林宝宝,陈婷婷的小穴异常得紧凑,杨明深吸了一口气,

享受着快速抽插带来的舒爽。

不同于身材娇小合法loli的林宝宝,170左右的陈婷婷有着模特般的身材,特别是那一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在黑丝的包裹下,更添几分诱惑,每次都看的杨明心中一片心痒难耐。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陈婷婷就大多数身材纤细的美女一样,胸前平平无奇,对此杨明只能感到十分惋惜,不过好在,他还有林宝宝这个童颜巨乳的母狗,一手把玩着林宝宝的F杯的巨乳,一手把玩着陈婷婷的黑丝美腿,杨明感觉自己胯下的肉棒又胀大几分。

“啪啪啪!”整个房间充塞著撞击声,交合声,娇吟声越来越急。

“哎,时间不多了。”杨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7.30,杨明意犹未尽地射出积蓄已久的精液,把灼热精液全部中出到陈婷婷的体内。

杨明准备下床穿衣时,两只雪白的手从后环抱住他,软绵绵却又极有弹性的乳房轻轻的压在他的背后,享受到背上美妙的触感,杨明的被恶魔银币改造后拥有无限活力的身体,粗壮的肉棒再次肃然起敬。

当杨明飞奔著赶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已经快要8.00,好在他上班的时间是9.00。来不及吃早餐他,只能在路边随便买点,等车的时候顺便解决。

在杨明解决完早餐后不久,公交车就停在他的面前。

因为比平时上班要玩了一段时间,这点的公交车可谓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挤上公交车的杨明,特意找了个靠近后门的位置。他去的地方不太远,半个小时几站的功夫就到达,所以他选择在后门附近,既不会太拥挤,下车也方便一点。

由于这个时间是早班高峰期,公交车上挤满了一个个爆乳黑丝穿着ol职业制服套裙的美女,杨明看的都是脸红耳赤,肃然起敬。

一个盘著头发,精致美艳的瓜子脸美女,与杨明面对面站着,只要杨明一低头就能看到对方白衬衣下的深深沟壑,加上身上穿着粉色的套裙,和黑色的丝袜与黑色的高跟鞋,在这人满为患的公交车上也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闻着女人身上散发的兰似麝的幽香,即使早晨已经在林宝宝跟陈婷婷身上发泄过杨明,肉棒不由自主的搭起帐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尴尬,杨明只好调整姿势,屁股向后微微翘起,让身前高耸的帐篷不是那么明显。

面对杨明的退让,身前的女人反而更加像杨明靠近几分,脸色露出些许羞涩的表情。

难度是自己魅力太大了,对方想投怀送抱。不知为何,杨明总感觉眼前的女人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的样子。

正当杨明暗自遐想时,突然一辆摩托车从侧方杀出,公交车司机一个急刹,杨明猝不及防下身前的女人直接撞入他的怀抱,软香如怀。

此时,杨明也发现发现女子身后不和谐的事情,原来不是自己魅力太大。女人身后正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猥琐大汉,猥琐大汉脖子上纹著一只蝎子,面相可以说是完美演绎了猥琐两个字,而他的一双黝黑的大手此刻正在女人诱人的翘臀上活动着,看他手法老道完全不像个新手。

杨明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词“公交痴汉”,想不到电影中的情节居然被自己遇到。

感受到杨明的目光,猥琐大汉眼神立刻就放出凶狠的光芒,“小子,你瞅啥?”

“瞅你咋地?”杨明习惯性的接了一句。

“妈的,臭小鬼你找死。”猥琐大汉收回还在女人屁股上的咸猪手,脸色凶狠的冲着杨明的脸上就是一拳。

杨明冷冷一笑,从小到大孤儿的他为了不被欺负,打架那都是家常便饭。曾经初中的小霸王带着一群人来殴打他,他愣是拿着板砖追了三里地给对方开了瓢,从那以后,学校再也没人敢来欺负他。

猥琐大汉这一拳看似凶猛,但在杨明看来确实漏洞百出,杨明像侧面一步,绕开身前的女人,直接伸手握住对方的拳头,同时一脚提出,踹像猥琐大汉的膝关节。

只听“哎呀”一声,猥琐大汉单膝跪倒在地。

“放手动,不然别怪我不客气!”猥琐大汉情急之下顿时从怀里掏出一把弹簧刀,锋利的刀尖对着杨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看着锋锐的刀具,刚刚还在围观的重任,立刻退散开来,唯有受害者的女人并没有后退。

杨明不屑一笑,另一只手划掌为刀,瞬间就卸掉猥琐大汉手中的弹簧刀。

看着对方还想反抗,杨明手上的力道再次增加几分,任凭对方如何挣扎都无法站起身来。

“小子,疼疼疼!快放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动我,找死是不是!”即使如此,猥琐大汉依然叫嚣著。

“老子让你狂,让你叫,让你手贱。”杨明一边毫不留情的在猥琐大汉脸上左右开弓,很快猥琐大汉脸上就红肿一片,到处都是手印。

“你,你……”男子看着杨明的眼中闪过一丝害怕。

“道歉!我刚刚看到你摸这位小姐屁股。”杨明指了指旁边受害者的女人。

“小子!你他妈多管闲事?你哪儿只眼睛看见我摸了啊?”刚刚还有些认怂的猥琐大汉,突然脸色一变,目光凶煞的看着杨明,一点也不承认自己刚刚的恶行。

“你!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敢狡辩?刚刚在旁边的人都看到了,你的手一直再摸这个小姐的屁股!”

“放屁,你说谁看到了!那我倒要看看,谁敢站出来说?”猥琐大汉不敢对杨明怎么样,但是他可不怕周围看热闹的人,刚刚还义愤填膺的乘客看着猥琐大汉魁梧的身材,顿时不敢出声,生怕惹祸上门。

杨明旁边的一对小情侣当中,男人明显想要站出来替杨明说几句,却被自己的女朋友给死死拉住拉住,让他少管闲事。

这就是华国的现状,好人好事最终受害的只会是自己,现在大家都变得冷漠了起来,习惯有事靠边站,不关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就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自觉地假装没有看到了。

“我还说明明是你想要非礼这位小姐呢,刚刚人都被你抱入怀中了。”看着四周瞬间哑火的乘客,猥琐大汉的神色开始有恃无恐起来。

面对猥琐大汉的反咬一口,杨明冷笑一下,换做别人面对猥琐大汉的无赖手段可能是一筹莫展,但对拥有拥有恶魔银币的他,自然有方法让对方老实交代。

“刚刚你在猥亵我。”

第四章 魏云熙

就在杨明打算动用恶魔银币的力量时,受害者的女人站了出来。女人脸上没有了刚刚的羞涩与红润,反而多了一副冰冷,她眼神厌恶的看着被杨明按在地上的猥琐大汉,语气显得十分冰冷说道。

诧异的看了眼女人,很多人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特别是女人面对这样的事更是难以启齿,没想到这个让他面善的女人会主动出来作证。

既然对方出来作证,他到了省下很多事情,恶魔银币的能力自然是能不动用就不动用,毕竟每次动用消耗的都是他的生命。

“臭婊子,你血口喷人,我记住你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先奸后……哎哎哎……我……痛!痛死了!要断……了”

女人指正,让刚刚还嚣张的猥琐大汉顿时脸色一变,破口大骂起来,威胁起来。

面对猥琐大汉出言不逊,杨明按著猥琐大汉的手狠狠一用力,对方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大声痛叫起来。

既然人赃俱获,杨明就要拿起手机,打算拨通电话报警。

这时,两名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人,推开人群来到杨明身边,先是对着看热闹的人群敬了个标准的礼,然后从怀中掏出工作证,对众人说道:“大家好,我们是警察,剩下的请交给我们吧。”

其中稍显年轻些的警察,对着被杨明控制下的猥琐大汉掏出一对银手镯,将猥琐大汉与自己扣在一起,防止他一会趁乱混入人群逃走。

“小同志!多谢你了,我们抓这个色狼很久了。一直都被他得逞了,这一次,终于抓到了!”另一位年长些的警察则是对杨明一阵感谢,

“一会还要辛苦你跟我们到派出所去做一下笔录。”

“那个……我不去了行不行?我还赶时间去上班。”

“很抱歉。如果你不去做笔录和指证他的话,恐怕,我们还不能够给他定罪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给你公司打电话,帮你解释,不会让你做了好事还要承担不必要的后果。”

“那好吧。”杨明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下来。

很快,公交车在路边停下,两名中年警察带着猥琐大汉,还有受害者的女人和杨明四人下了车,走向旁边的早已经等候多时的警车。

杨明跟两位警察还有猥琐大汉在一辆,受害人的女人上了另一辆车。

“哎,小伙子你是不知道,这色狼有多滑溜。”刚刚上车最先跟杨明说话的中年警察对着身边的猥琐大汉狠狠瞪了一眼,就开始对杨明诉苦起来:“他每次犯罪时间地点都不固定,受害人数每日剧增,市长热线都被打爆了,这次真的是要谢谢你了。”

“呵呵。”对此杨明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警察局离的并不远,杨明一行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警察局。

在警察局的铁证下,猥琐大汉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其中包括之前的数十起猥亵事件。

好家伙,短短一个月犯案数十起,难怪警察会这么恼火,这完全是在打他们的脸。

案件流程处理得十分快速,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的样子,办案期间年龄稍大的中年警察,也帮杨明向公司说明了情况。

就在杨明将要踏出警局的时候,身穿警服的受害者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此时的女人已经换上了一身干练的女警服装,没有了早晨的柔弱感,多了几丝干练,却依然冷艳。

刚刚一直没有看到对方,杨明还以为这是警方在保护受害者隐私,却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一名警察,那么今天早晨恐怕是一场诱饵行动。

“你,你是魏警官?”

杨明突然明白早晨的熟悉感是哪来的了,原来对方就是自己的有过几面之缘的女邻居,只不过他眼中的魏警官一直穿着警服,从未见过对方穿着便装。

“换了衣服真的没认出来。额……”

“你跟我来一下。”魏警官对他话里的歧义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示意对方跟自己来到一间独立的办公室。

这是一间充满女性气息的办公室,淡淡的香味在房间内环绕,墙角的衣架上还挂着,杨明今天早晨所见的那套性感的粉红色职业套装。

杨明不由的仔细看向对方警服的肩头,这才发现原来魏警官还是一名队长级人物。

“魏警……额,魏队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两人坐定后,杨明开口问道。

“叫我魏警官就好。”

“你最近最好小心些。”杨明一惊,难道自己催眠邻居两名女大学生事发了。

魏警官顿了顿,犹豫了下继续说道,“今天你抓的那个人不是一般人。”

“呼!不是一般人?难度他爸是李钢?”

“他有一个哥哥,是本市涉黑组织斧头帮的帮主。”

“斧头帮?那不就是号称黑白两道通吃,咱们市最大的那个黑社会?”

“可以这么说,没错。”

“有没有可能搞错了?”

“没有。”

“他们是不是亲生的?”

“是的,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是,你让我屡屡,他哥这么牛逼,而他居然是个公车痴汉,这职业跨度是不是有些大的过分。”杨明无语望天,人生第一次做好人好事,居然点了个大雷。

“犯罪无大小。”魏警官的看了杨明一眼。

“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你遇到危险可以给我打电话。”

“额,那个我弱弱问下,警方是不是应该保护一下我。”

“不能!”

“……”

“……”

看魏警官没有别的话要说,杨明打算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突然脑中涌现出一股邪恶的欲望,这股欲望快速的充满他的意识,就像前天催眠两名女大学生时候一样。

“可恶!既然你们不仁不要怪我不义。”

一道黑色的光线从杨明的眼底闪过,直接射入坐在旁边的魏警官眼中,顿时魏警官进入催眠状态,像是死机的电脑般呆坐在原地。

杨明起身将办公室屋门反锁,他可不想跟刚刚被自己抓获的公交痴汉做室友。

眼前的魏警官绝对是位美女,比之两名女大学生都要漂亮上几分。

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和圆滚滚的屁股、高高耸起的事业线,在英姿飒爽的警服下展示的淋漓尽致,谁能想到对方庄严肃穆的警服下有着一具让人喷血的魔鬼身材。

最吸引人的还是魏警官眉宇间那一抹逼人的英气,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魏警官你的名字叫什么?”

“魏云熙。”

“今年多大了?”

“27。”

“27岁的队长,厉害啊。”

“请问你爸是?”

“市公安局局长魏建国。”

“嘶!恐怖如斯,那你有木有男朋友?”

“有。”

“那你还是处女吗?”

“不是。”

“啧啧,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记住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必须要全身心的服从我,服从我是你的责任。”

“主人……服从……”

“记住你现在的状态,当你听到我对你说警花娃娃时你会陷入催眠状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

“警花娃娃,服从……”魏云熙机械的道。

“当我数到三时你会清醒,清醒后你会把我当成你的专属线人,你必须派人暗中保护我。”

“保护……你。”

“因为我是你的专属线人,你将对我支付相应报酬,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肉便器,榨取主人精液是你的首要工作,当别的男人想要使用你时,你就会出现应激反应,口吐白沫晕倒在地。”

“……肉便器……应激反应……”

“那么,1!2!3!”杨明慢慢的念叨。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