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银币 (9-11) 作者: huajiyue

.

【恶魔银币】

作著:huajiyue2021年03月0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九、

晚上八点多,万大写字楼下依旧车流涌动,杨明目送“工作”一天,双腿酸软,连站都站不稳的美女总裁秦舒瑶坐上豪车。

无视司机跟助理宁雪投来怪异目光,杨明挥手跟她们道别。

杨明没有跟随秦舒瑶回家,经过今天一天的征伐,秦舒瑶已经无力回应,如此一美人要是玩坏了,岂不可惜。

家中还有两女大学生翘首以盼,今天他并不孤单,而且今晚他还有事情要解决。

漫步在街道上,杨明看着川流不息地车流,感觉到世事无常,几天前他还是这茫茫人流中的普通一员,如今拥有恶魔银币的他,财富美女变得触手可得,他的人生注定不在平凡。

对D市这样的大都市来说,现在的时间正是大部分人夜生活的开始,无数年轻人会在这个夜晚,释放着白天被生存压得喘不过气的压力。

公司所在写字楼旁边,有一条并不宽敞的小巷,每到天黑里面就会支起各式各样的地摊,形成一条独特的美食街,方便著劳碌一天的年轻人,购买晚餐或者夜宵。

杨明的晚餐都是在这条美食街内解决。

走到美食街内,杨明没有去往自己经常光顾的小摊,而是来到一家螺蛳粉摊,要了份螺蛳粉,又去了隔壁的臭豆腐摊,买了点臭豆腐。

这倒不是他爱吃,是今晚有大用。

这两家螺蛳粉跟臭豆腐味道那是十分的正宗,别的摊位都是挨着密密麻麻的,这两家周围至少三四个摊位没人,周围一大片空地,据说卖臭豆腐的老板,以前是在国足踢球的。

拿着打包好的螺蛳粉跟凑豆腐,杨明没好意思去挤公交车,虽然打包的严严实实,没有丝毫异味散出,但他怕万一路上出现意外,这个时间段的公交车还是十分拥挤。

如果在狭窄密封的车厢内爆开,他连明天的新闻头条都想好了,本市某市民杨某,蓄意报复社会,在公交车上使用大规模杀伤性生化武器,致使全车乘客连同司机在内多人出现呕吐,昏迷等不适症状。

杨明摇了摇头,甩掉脑中的奇怪想法,在公交车站台旁边扫开一台共享单车,慢悠悠的骑着向租住的城中村行去。

秋天的夜晚没有白日的酷热,晚风拂面带给他清爽的感觉。

就这样骑行了十几分钟,杨明来到了离城中村附近的一片拆迁区,里面被拆得七零八落,到处是残垣断壁,早就没人居住,道速还算完好,却连个路灯都没有。

只要穿过这片拆迁区,就是城中村的小区后门,不然的话要绕行大桥,至少要多走十几分钟路程。

这里白天还好,还经常见到有人抄近道行走,不过到了夜晚,这条路就没怎么有人行走,黑漆漆的拆迁区,显得格外阴森。

杨明如往常一样,正在拆迁区内骑行时,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知道他要等的人来了,若有所感回头看去。

在他的身后正有十几位穿着统一着装,黑衣黑裤黑墨镜的黑衣人正向着他的方向跑来。

半夜三更的带个黑墨镜干啥,怕人不知道你们黑涩会啊。

再看向前方出口,远远地就能看到同样打扮的黑衣人,站在巷口昏暗的路灯下。

他就知道,以对方黑老大的身份,想要调查自己这个普通人并存在什么难题。

就在杨明思考的这会,原本在前方巷口的两名黑衣人,似乎像是收到什么命令似的,也开始像著这边狂奔。

前后两波,足足有二十几号人将他的前后的退路堵得死死地。

“操!”

杨明低骂一声,他知道自己低估对方心狠手辣的程度,他本以为对方只会安排几个手下给自己点教训,没想到对方这是打算直接弄死自己,果然自己在和平时代太久了,想法太天真了。

二话不说,直接将共享单车的油门加到最大,脚上用力的踩着脚蹬,手脚并用的向前方离自己最近的一处岔口跑去。

“别让他跑了。”

“麻蛋,分开追。”

杨明将共享单车的动力发挥最大,带着二十几号黑衣人在拆迁区内转悠。

充分发挥电动车的优势,让身后的一群人疲于奔命,每次都差一点点就能将其围住。

最终,杨明还是在众多黑衣人的围追堵截下,被堵在一处死胡同内。

二十几人气喘吁吁的瞪着杨明,看着自己一个个气喘如牛,而对面那小子却一滴汗都没有流下,眼中有一种愤怒的情绪在燃烧。

“跑啊,你小子不是挺能跑吗,接着跑啊,我看你今天能跑到那里去!”

说话的是今早在警局有过一面之缘的黑衣人之一,只见他喘著粗气,伸手恶狠狠的指著杨明,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看他在人群的最前面,显然他就是这群人里面的带头大哥。

“谁说我在跑了。”杨明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敢跟龙哥这样说话,小子看我一会不弄死你了。”这时旁边一个小弟蹦出来,指著杨明叫嚣著。

“啪!你弄死了,我怎么回去跟老大交代。”被称呼龙哥的带头大哥,对着冒头的小弟脑门就是一巴掌。

“是是是,龙哥说得对,小的错了。”

“上,先给我废他的两条腿,妈的这么能跑,我看你一会怎么跑。”龙哥挥手示意手下向前招呼杨明。

“慢著!”杨明赶忙伸手打了个暂停。

“怎么小子你怕了。”

“那倒不是,我只是比较好奇一点,你们老大是不是强迫症,怎么你们都是黑衣黑裤这身打扮,cosplay黑客帝国吗?”

“cosplay?你大爷的cosplay,嘴贫一下很开心吗。”

“你们还傻愣著干什么?给我一起上啊。”龙哥怒气冲冲的吼道。

闻言,呼啦啦二十几个黑衣人向这杨明围了上去,刚刚的一番围追堵截,让他们可是憋了一肚子怒火无处宣泄。

杨明冷笑一声,都以为他是慌不择路才被堵在死胡同,殊不知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真,他骑着电动车还能甩不掉一群跑步的人,那真是笑话。

刚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麻痹对方,同时也是为了消耗对方的体力罢了。

吕奉献这个威胁换做以前他可能怕得要死,生死都要看对方心情,可如今拥有恶魔银币力量的他,对方即便是黑老大,在他眼里又与普通人有何区别。

今早在警局,如果不是人多眼杂,加之到处可见是随处可见的摄像头,他早就动用恶魔银币的催眠异能,出手解决掉这个隐患,还用今晚这么大费周章。

此刻,杨明面对向自己冲来的二十几号黑衣人,心中并不慌张,他心中早有谋算,若不是怕恶魔银币的异能使用过度,恐怕一个催眠下去,这些人早就变成唯命是从的奴隶了。

晃了晃手中早已经准备多时的打包盒,向着冲来的众人扔去。

同时,他则反身助跑,借助角落的一处凹凸处,用力一踩,身体一跃,翻上了身后死胡同的墙头。

面对杨明扔来的白色打包盒,这群涉黑组织的黑衣人怎么会放在眼里,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扔的又不是什么利器。

当下,冲在最前面的一位黑衣人壮汉,手中的铁棍一挥,直接命中打包盒。

大汉这一棍下去,整个打包盒顿时被打爆,只见里面杨明精心准备的螺蛳粉,臭豆腐混著杨明刚刚在逃窜时往里加了些尿液,对着众黑衣人当头浇下。

冲在前面的五个人被淋了一身,一股奇异的味道在人群中弥漫开。

“啊啊啊,臭死老子了!”

“我操,这是什么味道,好臭啊!”

“这比国足还辣眼睛的东西是什么鬼东西?”

“吧唧吧唧,好像是螺蛳粉?”

“……”

众人顿时停了下来,开始议论纷纷。

“呵呵,诸位拜拜了。”杨明在墙头露出个嘲讽的微笑,翻身跳下了墙头。

“妈的,这小子真能跑。你们几个给我翻墙追,其他人跟我绕道追。”带头大哥示意臭气熏天的五人继续,自己带着其他人分头继续追,小巷里现在的味道实在有点辣眼睛。

“大哥,要不您骑这样共享单车吧。”一个狗腿子似的黑衣人将杨明仍在路边的共享单车推到了龙哥面前。

龙哥一想目光赞许的看着眼前的小弟,居高位久了,身体大不如前了,刚刚一番奔跑,开始还不觉得,现在停下来他发现自己的腿都有些软。

没有多想,龙哥看着共享单车还没有上锁,就这样一屁股就坐了上去。

“啊啊啊啊!卧槽!!!”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谁!谁这么缺德,TMD,居然在共享单车上放钉子。”

……

十、

“一定是刚刚那小子放的!”

带头大哥疼痛双手捂著屁股,他没想到刚刚杨明骑着还好好地车子上居然会有一颗钢钉,而且还是那种特别特别的尖锐,他大意之下没注意,直接一屁股坐了上去,钢钉直接将没入他的菊花,疼得他差点没昏过去。

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黑裤,好吧黑裤也染不红。

龙哥痛的要命的同时,也在暗暗庆幸,这钢钉扎穿的还好是屁股,这要是再往前几一点,直接扎到命根子,那真是想想就可怕。

“大哥,你不要紧吧?”刚刚拍马屁的小弟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这可是他建议骑共享单车的。

“大哥?”

“别管我,你们赶紧去抓住那个小子,抓到他!我一定要用这根钢管狠狠的在他身上开个洞。”

带头大哥咬牙切齿的吼道。

“大哥,你一个人行不行。”

“滚,给老子TMD赶紧追。”

“哎呦……”

看着龙哥歇斯底里的怒吼,二十多人翻墙的翻墙,绕路的绕路,刚刚建议骑车的小弟更是一马当先,第一个跑了出去。

眨眼间,胡同里就只剩下菊花受伤的带头大哥。

当众黑衣人以为杨明已经逃远了的时候,却没人想到他此刻正隐藏在墙角的黑暗阴影里。手里正拿着一块方方正正的板砖。

听着耳边传来大头大哥的惨叫声,杨明暗自舒了口气,看样子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没有太大偏差。

翻墙的黑衣人,像下饺子似的一个个往下跳着,躲在黑暗的杨明,静悄悄的来到身后,下来一个直接拍晕一个。

连续拍晕五个人后,杨明等了一会,见没有人继续下来,隔壁小巷只剩下龙哥的呻吟声后,杨明再次静悄悄的翻了回去。

此时,臭气熏熏的小巷内,只剩下一个正一只手捂著屁股,一只手扶著墙,一瘸一拐正向外走的龙哥。

杨明不由开心起来,他不相信这群黑衣人会预判了他的行动,给他来个瓮中捉鳖,因为正常人遇到黑涩会只有逃跑这一条路,不可能存在反抗。

听着身后的动静,龙哥惊讶异常,难度已经抓住那小子了。

待他转过头去,顿时大惊失色,他居然看到杨明,正一脸戏谑的朝自己走来。

他现在十分实力连一分都用不出来,菊花还在滴血,一动就疼的要死。

“听说你被爆菊了!”

“你别嚣张,”

“小子,你,你别过来,回来,都回来,他在这……”龙哥语气中带有一丝颤抖。

杨明没有制止对方喊人,他并不需要多少时间,继续向前逼近几步,眼中黑光一闪,眼前的龙哥瞬间陷入催眠状态。

“你叫什么名字?”

“于龙。”

“你老大是谁?”

“吕奉献。”

“不,他并不是你的老大,他是你杀父仇人。”

“杀父仇人……不,我爹还活着,昨天还刚刚揍了我一顿。”

“那他天天草你媳妇,给你带绿帽子。”

“带绿帽子……我还没有媳妇。”

“……不是,你多大了。”

“35。”

“啪!35岁你还没媳妇,那你天天混了个球啊,你爹身体真好,居然这样都没有被你气死。”杨明对着于龙的头就是一巴掌。

“你有没有听说过貂蝉戏吕布。”

“听过!三国演义,俺大小就爱看。”

“那就对了,吕布字奉先,你以前有个青梅竹马她叫貂蝉,她被吕奉献先奸后杀,你之所以潜伏在吕奉献身边就是给她为了报仇,杀死吕奉献,为你的爱情报仇。”

“青梅竹马……报仇。”

“当我数到三时你会忘记我对你的催眠,你会对你有个青梅竹马深信不疑,当你再次见到吕奉献的时候,你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死他,想尽一切手段杀死他,为你的青梅竹马报仇。”

“……杀死吕奉献……”

“1,2,3!”快速的数到三,看到对方眼睛逐渐恢复清明,恢复清明,杨明对着于龙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待到耳边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时,他才拔下于龙的外套,开始夺路而逃。

一边跑着,一边把于龙的黑外套穿在身上,现在的杨明摇身一变,也是一身黑衣黑裤的打扮,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他跟追逐他的黑衣人是一伙的呢。

不同的是,别人是从头黑脚,他脚下确是一双黑白相间的运动鞋。

种子已经埋下,杨明现在要做的就是解决掉自己身后的这群人,然后等待结果。

在拆检区的旁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广场的周围有着数个篮球场,白天的时候,杨明经常看到有年轻人在打篮球。

只不过一到夜晚,篮球场就会被附近小区的大妈们霸占。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

篮球场上此刻热火朝天,音响内放着刺激的音乐。

杨明冲出昏暗的拆迁区,二话不说就奔篮球场而去,他控制着速度,让身后的黑衣人不远不近的跟随着。

杨明就像一只蝴蝶,穿穿梭在广场舞大妈的队列中,在大妈们的哀声怨道中,抱起中间的音响反身向着追逐自己的黑衣人冲去。

距离最前面的黑衣人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杨明手中的音响一抛。

“兄弟们,接住了。”

看着一个黑乎乎还闪著亮光还带着BGM的东西像自己飞来,跑在最前的黑衣人想到刚刚在小巷中的遭遇,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

“啪叽”音响直接在黑衣人身前不远处摔得粉身碎骨,里面的电池都飞出老远。

紧随其后的众多黑衣人,更是没注意到,直接踩了上去,本就稀碎的音响,彻底变得支离破碎。

大妈们懵逼了,黑衣人们也懵逼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别人懵逼,杨明却没有懵逼,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趁著大家愣神的功夫,杨明大吼一声:“还我篮球场。”

说完,杨明身形一闪,调转方向,就开始拔腿狂奔,在众人呆愣的功夫,直接跑入一条小道,跑出了广场,眨眼间就消失在众人眼中。

“天杀的,我的音响啊!”

突然,不知道哪位大妈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吼声。

大妈们看看已经跑没影的杨明,再看看穿着一模一样的黑衣人。

一时间大妈们愤怒了,开始群情激奋起来,将众多黑衣人纷纷围了起来。

前面那个让他跑没影了,后面这些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也跑了。一定要让他们赔自己的音响才行,没有音响的广场舞,还有灵魂吗,那还叫广场舞吗?

“拦住这群小兔崽子,居然敢摔我们音响。”

“TMD,都给老子滚开,我们跟那人不是一伙的。”

“你说不一伙就不一伙吗?”

“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你他妈谁长辈啊?我认识你谁吗?”

“你再这么横,信不信我躺下了啊。”

“……”

这群混黑涩会的年轻人也是茫然无措,以前都是别人企图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耍无赖。

现在还是他们第一次想跟人讲道理,却发现无处下手。

大妈这种生物怎么会跟你讲道理,没理她们还要闹三分,更何况她们还觉得自己有理呢。

一定是那群打篮球的人找来的帮手,刚刚杨明最后的那声,坚定了此刻大妈们的想法。

已经跑出广场的杨明,找了个角落,扔掉身上的黑色外套,特意绕了一圈,远远地看了眼被大妈里三层外三层包围地黑衣人,杨明擦了擦冷汗,还好自己跑得够快,不然被这群大妈缠上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破。

换了条路往出租房走着,顺便拨通了魏警官的电话。

“嘟嘟……”电话响了几下就接通。

“魏警官啊,我说你们这扫黑除恶斗争,做的好像不给力啊?”

“啊?你什么意思?”魏云熙这会正在开会呢,最近D市的人口失踪案正闹的沸沸扬扬,她现在压力很大。

“这边正有上百人械斗呢。”说着发了个照片给魏警官。

“……吕奉献的人?”魏云熙看了眼照片,一眼望去全是大妈,只能在人群中间才能看到一群弱小无助的黑衣人。

“很明显,是的。”

“那你应该报警。”

“我现在不就是在报警吗?”

“我这边是刑侦,这种事你找我也没办法。”

“帮我解决他们,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线人。”

“……你要我怎么做。”对面沉默许久才继续说道。

“当然是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这个不难,我会帮你联系治安,反正他们本身都有案底,关几天不是问题。”

“那就够了。”杨明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相信今晚就能彻底解决吕奉献这个隐患。

“正好我这边有个案子,作为线人你看看有没有线索,最近本市有数名妙龄女性失踪。”

“没问题,晚上你拿着案综来找我,我看看有没有线索。”线索?屁的线索,杨明不会承认,他只是馋魏警官的身子了。

想想魏云熙那冷艳容颜下,那惹火的身材,杨明感觉自己的兄弟有些按捺不住了。

……

十一、

十分钟后,饶了一大圈的杨明回到城中村,期间看着几辆写着治安防暴的警车从眼前呼啸而过。

杨明并没有回到自己出租房,自从催眠了隔壁的两女大学生,他就直接搬了过去,过上了夜夜笙歌的美好日子。

随着钥匙插入锁孔内,房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分别穿着黑白两色情趣内衣的女大学生。

“欢迎主人回家。”

“欢迎主人回家。”

只见两名女大学生半蹲在玄关处,双手放在脑后,胸前被塑身的内衣托起,特别是林宝宝那对白皙的巨乳,下面一半被罩住,剩下的一半隆起优美的弧度,显得更是异常的挺起,看的杨明直咽口水。

即使一只被杨明嫌弃平胸的陈婷婷,居然也在内衣的辅助下,硬生生挤出了一道乳沟。

两女大学生的两条被吊带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大大分开,形成一个M字型,暴露著自己湿漉漉的小穴,显然两女大学生已经等待许久,全身蒙上了一层细汗。

压下心中的邪念,杨明反身关上房门,走进玄关。

看着杨明走进,两女大学生连忙趴下,用嘴叼起旁边的拖鞋,放在杨明的脚下。

待到杨明换好拖鞋后,两女大学生接着毫不嫌弃的低下美丽俏脸,开始亲吻起他的脚趾。

看着眼前两名女大学生摆着连妓女都不愿意做的淫亵动作,杨明胯下顿时肃然起敬。

“嘿嘿,小母狗就这么想要男人干你吗?”杨明伸脚提了提林宝宝胸前的巨乳。

嗯,软软糯糯的真舒服。

“……”两名女大学生两色羞红,却没有反驳。

“回来的路上出了点意外,婷婷你去点下外卖,我先去洗个澡。”

杨明将手机塞入陈婷婷挤出的乳沟。

刚刚一番奔跑,杨明身上出了一身汗,回来的路上已经干了,现在身上黏糊糊的,难受的紧。

“好的,主人。”

“宝宝来我们去洗个澡。”一丝猥琐的笑容出现在杨明的脸上。

杨明向着卫生间走去,身后林宝宝并没有起身,反而像母狗般四肢着地,在地上爬行的跟随着,丰满的巨乳随着爬行的动作,荡起了一阵阵乳浪。

两女大学生租的房间是一间三居室,卫生间远比杨明那间大一倍。

进入卫生间,入眼的是一张日本电影中常见的充气软床,摆在卫生间的正中间,四周则摆满了瓶瓶罐罐。

杨明脱掉身上黏糊糊的衣物,呈大字型的躺在软床上面,等待着林宝宝的前来。

林宝宝在门口脱掉上身的塑形内衣,拿起旁边的沐浴液,熟练地倾倒在自己丰满坚挺的巨乳上,很快白皙巨乳上染上了一层白色的泡沫。

对于两人来说,波推已经不是第一次,阅片无数的杨明第一天就在浴室中,享受了一把动作电影中经常出现的波推情节。

林宝宝缓缓地趴到杨明的身上,柔软的乳房在杨明的身上游走着,一对硕大的巨乳在两人肉体的挤压变化著。

随着林宝宝在杨明身上的上下游走,黝黑的肉棒不时的被巨乳与小穴扫过,一阵阵异样的摩擦感,传入杨明的脑海深处,让他的身体发出不自然的呻吟声。

“好棒,宝宝你真是越来越熟练了。”

“谢谢,主人的夸奖。”

得到肯定的林宝宝开始更加卖力起来,巨乳摩擦著大腿的同时,更是张口樱桃小嘴,舔舐起杨明胯下耸立的肉棒。

雪白的巨乳与古铜的肌肤在摩擦下,制造出大量的泡沫,在两人的身上被覆蓋上一层软白色泡沫。

林宝宝趴跪在杨明的胯下,抱着自己的双乳,用满是沐浴乳的巨乳包裹住杨明胯下那根又长又粗带给她无数快乐的巨物。

在沐浴乳的润滑下,火热的肉棒在深渊的乳沟内,进进出出来回摩擦著,白皙的乳房因为剧烈的摩擦变得通红一片。

“好棒,真舒服啊。”

在林宝宝的细心的服务下,杨明一阵粗重地喘息后,白灼的精液彻底喷射在了林宝宝胸前的那对巨乳上。

白灼的精液在林宝宝的巨乳间肆意流淌,刚刚射过的肉棒再次膨胀起来。

“上来,自己动。”

杨明用直挺挺的肉棒拍了怕林宝宝的脸颊,示意让林宝宝换个姿势。

林宝宝脸色微红,张开双腿,单手扶著直挺挺的肉棒,双腿弯曲缓缓蹲下。

小穴内早已经泥泞不堪,及时杨明的肉棒远超常人的粗壮,却依然被林宝宝的淫穴轻松吞没。

“嗯啊!”

感觉到肉棒,进入到一处温软湿润的地方,杨明舒服的打了个哆嗦。

林宝宝以羞耻的莲座观音姿势跨坐在杨明的身上,正面对着杨明,开始上下起伏起来,粉嫩的肉穴吞吐著黝黑的肉棒。

胸前的巨乳随着晃动波涛起伏,形成一阵阵连续的乳浪,看得人不由的吞咽口水。

“嗯……喔……”

一边淫荡地主动骑乘,一边发出动人的呻吟。

杨明伸出空闲的双手,用力揉搓着白皙的巨乳,绵软的乳肉在杨明的手中被蹂躏,时而被压成扁平,时而被拉成长条。

面对着杨明粗暴的对待,林宝宝不仅没有痛苦的神色,反而媚态十足,一脸发浪的表情,看的杨明是欲火焚身。

配合着林宝宝的起伏,杨明开始顶动腰部,使得肉棒更加深入,次次直抵子宫。

只见林宝宝小嘴微张,面上流露出一抹嫣红,起伏的身体轻微颤抖,最后更是身体一软,直接趴在杨明的身上,显然是林宝宝高潮了。

然而杨明怎么会如此轻易放过林宝宝,杨明反客为主,直接抱起高潮过后,酸软无力的林宝宝软香入怀。

若是以前几十斤的重物杨明都很难抱起,如今被恶魔银币改造过后的身体,很轻松的将百来十斤的林宝宝抱入在怀里。

顺手打开头顶的花洒,让水流肆意留下。

杨明抓着林宝宝的翘臀就开始快速的挺动着下神,由于姿势的缘故,林宝宝就像个人形飞机杯被杨明狠狠的干着,丝毫没有怜惜之意。

“啊啊!啊……”

林宝宝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住杨明的脖子,双腿用力夹住杨明的腰部,使她不会在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中,被杨明从怀中抛出去,下体传来的快感一波一波,让她的呻吟声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由于身体的紧绷,林宝宝的小穴紧紧咬住杨明的肉棒,每一次的抽插,都爽的杨明要当场缴枪投降。

激烈的“啪啪”撞击声中,花洒喷出的温水,冲掉了两人身上的泡沫。

在林宝宝又一次高潮过后,杨明抱起虚脱的林宝宝向着客厅走去,哪里还有一个等待他临幸的美人。

黝黑的肉棒依旧在林宝宝的小穴内,随着杨明的走动进进出出,此时的林宝宝已经浑身无力,直接软瘫在杨明的怀中,毫不怀疑此时如果杨明松手,林宝宝可能直接摔倒在地上。

将无力再战的林宝宝放到沙发上,杨明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陈婷婷。

此刻的陈婷婷媚眼如丝,面色潮红,裹着黑丝的修长美腿不自然的摩擦著,显然林宝宝在浴室的浪叫声,已经让她有些动情。

“啵!”

杨明抽出插在林宝宝小穴的肉棒,来到陈婷婷的身边,示意她像母狗般趴在沙发上,高高撅起屁股。

轻抚摸著黑丝美腿,杨明借着林宝宝的淫液,直接没入陈婷婷的小穴内。

“母狗,你刚刚点了什么外卖。”

“嗯,烧烤,主人给您点了好多腰子。”

“草,你居然嘲讽你主人虚,虚是吧,啪啪啪。”

杨明闻言顿时一愣,双手飞快的在陈婷婷的屁股上左右开弓,直接将陈婷婷的翘臀染上了一层血色。

同时胯下的动作也加快许多,胯骨猛烈地撞击著陈婷婷柔软的翘臀,沙发在不知不觉中都发生了些许位移。

“啊啊啊,主人,母狗错了,母狗再也不敢了。”

杨明的鞭打让陈婷婷娇躯微颤,嘴上告饶声不断,身体却十分诚实的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哒哒哒!”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您好,杨先生在吗?我是饿美了外卖,请问您在家吗。”

“来了,稍等下。”

想到刚刚陈婷婷的嘲讽,杨明突然灵机一动,抱起陈婷婷就来到房门。

陈婷婷猛然间似乎意识到接下来的事件,开始在杨明的怀中剧烈挣扎起来。

“呜呜,主人,我错了,求求你不要啊。”

“嘿嘿嘿,乖乖的去把外卖拿进来,不然今后我再也不碰你。”

“不要!”

“不要什么,是不要以后我在草你嘛?”说着杨明就要把深入陈婷婷小穴的肉棒抽出。

“不要!不要拔出来……我想要主人草我。”

陈婷婷紧紧抓住房门向内打开一道缝隙,先是露出一条光洁的手臂,然后是半个头部。

正好他们的房间是内开门,到是方便了杨明在陈婷婷后面不停地抽插。

外卖小哥看着眼前,光洁的手臂与一张精致美丽的脸庞,正有节奏的上下晃动着,正如某些岛国电影中的情节十分相似。

“您好,女士您的外卖。”

说着外卖小哥借着递外卖的机会,身体往前两步,趁机像门后望去。

眼前不由一亮,正如他想像中的那般。

一位长腿美女,正趴在房门上,撅著高高的屁股,身上是一套黑色的情趣内衣,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男人看了都会心动不已。

而在美女的身后,则是一位十分猥琐的男人,正把美女的一条黑丝美腿抬起,让美女一只腿站立,像母狗撒尿般的姿势玩弄著。

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太香艳了,外卖小哥想不到自己居然见到了只有岛国电影中常见的情节,顿时脸色一真潮红,飞快的丢下外卖盒就转身离开。

慌张的样子,竟然连请给五星好评都忘记说了。

隐约间,他还能听到身后传出的靡靡之声。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