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洛情紅裳 (12) 作者:工藤柯南

.

【洛情紅裳】

作者:工藤柯南2021/4/8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12章 狐妖少女

「駙馬爺,您怎么喝成這樣,奴婢這就扶您回房休息。」

順著聲音,葉辰看清了迎面走來的姑娘,竟是直接看呆了。

那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女孩,一身亮眼的粉色羅裙,嬌小玲瓏的軀體卻有一對不屬於她年齡的傲人胸脯,大致一掃,那對挺起的酥胸竟是比公主蘇顏雪還要大上一號!

隨著她輕飄飄走來,燭光與月光撒在她的肩頭展露出了她的真容,這個女孩很美很美,美的妖異,美的令人心顫,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她,很難會相信世間還有如此嬌小的少女,有著勾魂奪魄的魅力。

葉辰也不是沒見過美女,自幼在玄天第一仙子洛千凝身邊長大,前不久還迎娶了美若天仙的長公主蘇顏雪,可以說見慣了各類美女,但眼前這位婢女模樣的少女出現,竟是讓葉辰有那麼一絲短暫的失神。

那並不是驚艷於少女的絕色的玉顏,而是她那一頭妖艷的紅髮下,兩隻向上翹起略顯尖銳的耳朵!

「狐……狐妖?!」

葉辰不由對著少女的那雙狐狸耳朵,發出了一聲詫異之言!

這時,那位嬌小的狐妖少女悄然走到身旁,舉止親昵地挽起了葉辰的手臂,一對不屬於她這個年紀的傲人玉乳,幾乎將葉辰的手臂完全包裹。

狐妖少女緊緊摟著葉辰的胳膊,水潤泛光的柔唇嬌媚道:「駙馬爺,您為什麼這麼看著奴婢呀?」

「嘶!」

手臂傳來的極富彈性而柔軟的美妙觸感,讓葉辰不禁深呼吸一口氣,帥氣臉龐掛滿了對一位看起來只有十二三歲模樣的少女會擁有如此驚人巨乳的詫異。

葉辰愜意地享受兩團飽滿乳肉的柔軟,美妙軟彈的觸感讓體內酒意都沉浸了下去,「你……你是公主的丫鬟?」

狐妖少女抬著可愛小腦袋沖葉辰甜美一笑,兩隻小手緊緊抓住他的胳膊,不斷地將手臂往自己的玉乳溝壑中送,「奴婢當然是啊,駙馬爺叫我沐蘭就好了,嘻嘻。」

名為沐蘭的狐妖少女,站在葉辰身旁,只到他的肩旁處,隨著她仰起頭那宛若鑲嵌在玉乳溝壑之中的手臂也隨之上揚,葉辰的大手距離少女私密的酥胸僅有一掌距離!

忽然,葉辰聞見一縷似梔子花的香味,緊接著竟是讓他分不清自己此刻究竟是因仙酒而沉醉,還是因為身旁少女毫無顧慮的將私密部位與自己接觸,而感到的意思沉醉模糊,乃至眼前的視線都變得模糊不堪。

當葉辰回過神時,赫然發現自己竟躺在一張床上,身旁的少女沐蘭也已不見蹤影,可是他卻想不起任何關於怎麼回到房間的記憶,就好像莫名消失了一段記憶。

屋外。

狐妖少女沐蘭正對著門框,攥著小手,呼呼喘息。

「嘖嘖,劍神之子,也不過如此嘛……」

沐蘭偷偷望著屋內被自己隨意釋放的魅功迷惑住的葉辰,櫻桃小嘴不自然洋溢起一抹冷笑,不過一想到那個人安排給自己的任務,她芳心嬌羞無限,急促的呼吸甚至讓她有種窒息的感覺。

罷了……就當是被狗啃了一下吧!

沐蘭深深地呼吸幾下,心中打定主意,輕輕推開了房門。

葉辰視線投來的那一刻,沐蘭瞬息間變換了副模樣,從先前嬌羞中帶著一絲冷漠,頃刻間變成一個紅著臉,嬌滴滴含苞待放的少女模樣。

沐蘭來到床邊,那雙明亮的眸子流露宛若沉醉愛河後痴痴的憐憂,「駙馬爺,您睡著了嗎?」

「你想做什……」

葉辰緊張地問,不知為何,他總感覺眼前的少女不太對勁。然而不等他的話說完,那位狐妖少女竟是爬上了自己的床,兩條纖柔的美腿直接跨在了自己身子兩側!

「回駙馬爺,當然是侍寢啦,難道你不喜歡沐蘭嗎?」

沐蘭俏皮地眨了眨眼,在葉辰詫異的目光下,跨坐在他身上的嬌小身子輕輕俯了下來,不屬於她這個年齡段該有的豐碩巨乳映入男人眼帘,硬生生將他想說的話擠成一聲「咕嚕」的咽口水聲。

原本葉辰見少女爬上自己的床想要出言制止,可是在聽到那一聲充滿無窮誘惑的「侍寢」一詞後,大腦仿佛被雷擊短暫失神,緊接著就看到一抹白皙雪白的少女椒乳映入眼帘,那兩團圓潤飽滿的椒乳明明被衣裙被包裹住,卻讓葉辰有一種迷濛,隱隱約約能從深邃白皙的乳溝中窺見充滿絕倫誘惑的粉色。

少女的椒乳,仿佛自然中帶著無窮的魔力,葉辰僅是驚鴻一撇,就感到全身的血液仿佛被那一抹少女粉所點燃,可先前莫名失去一段記憶片段,卻讓葉辰始終對自稱侍寢丫鬟的沐蘭保持一絲警惕。

「我不需要侍寢,你請回吧。」葉辰語氣還算柔和的說。

「不嘛……」沐蘭詳噘著小嘴,扭了扭身子,「駙馬爺不讓人家侍寢的話,公主會怪罪於我的……」

沐蘭撒嬌著,心裡卻是頻頻暗罵葉辰得了便宜還賣乖,明明自己還是個黃花大閨女,搞得跟自己是個老母豬一樣% ……

「哼!本姑娘就不信你能逃得出手掌心!」沐蘭嬌哼一聲,心中打定主意,於是乎直接俯身用柔軟香紅的櫻桃小嘴印在了葉辰的唇上!

在兩人唇瓣交織的那一刻,沐蘭眼疾手快地將香舌捲起,伸了出去。

事發突然,葉辰前一息還在感受著少女跨坐在身旁兩條光滑美腿的柔軟,下一息自己的嘴巴就被少女強有力的吻住,一時間,大睜著眼睛驚慌失措地注視著主動的狐妖少女沐蘭,根本沒有感受到在少女伸來香舌後,還有縷縷氣體飄入體內!

「唔!!」

葉辰感覺到一根滑膩軟軟的香舌敲開了自己的牙關,少女甜而軟的親吻,竟然讓他有了一種情慾勃發的衝動,而且唇齒間好似瀰漫著「記憶斷片」前聞到的一縷特殊梔子的香味。

看到身下的男人那張俊逸的臉龐浮現了酒醉之餘的潮紅,一雙清澈的眸子也逐漸變得渾濁,強吻的沐蘭心裡大為痛快:哼哼,中了本姑娘的魅毒看你還怎麼跑!

一念及此,沐蘭偷偷探出小手,鑽入葉辰胸膛領口。

而葉辰此刻神志不清,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身上的童顏少女狠狠地壓在身下,肆意承歡來解心頭熊熊燃燒的慾望之炎!

在沐蘭嘗試脫掉男人衣服數次未果後,似是魅毒全身發作,只見葉辰全身上下猶如包裹著火焰,大塊肌膚呈現赤紅。

「吼!」

隨著一聲低吼,紅了眼的葉辰猶如一頭猛獸,粗魯地將身上苗條軟弱的少女掀倒,雙手趁勢將她壓在身下。

「女人,你成功惹怒了我!」

若墜入魔的葉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雙手分別放在彼此二人的胸膛,隨著一聲「撕拉」,一紅一白兩具酮體赫然出現!

瞧見男人如惡狼般兇狠的目光,嬌小少女沐蘭心頭竟由了一絲後悔的念頭,不過在感到自己寶貴敏感的雙峰被襲之後,心頭念想一去而空,柔軟嬌小的酮體酥軟,半魅半純的俏臉火熱,櫻桃小口不時吐出如梔子的芬芳,雙手更是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嬌笑入媚:「駙馬爺,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來愛惜人家……」

「唔!」

「呃!……」

燭火鮮紅,空氣如梔,似是那床單的一抹猩紅染了火燭,「噼啪噼啪」的燃燒下,見證這兩位少男少女,嶄新里程的序幕……

……

翌日,天明。

當紅日的暖光透過紙窗塞進屋內時,葉辰有些迷糊地搖了搖腦袋,正欲起身的時候,突然感受到自己手中抓著一團軟彈十足的東西。

恍然間,葉辰手心發力稍稍捏了捏,頓時聽到一聲嬌媚入骨的曼吟。

順著聲音望去,赫然看見一位身形嬌小的女人捲縮在自己懷中,一隻豐潤瑩白還帶有些許手指印的乳肉正鑲入自己的手掌心中,細膩柔彈的美妙觸感甚至還讓他又輕輕捏了一捏!

「嚶……」

熟睡中的女人仿佛感受到敏感的酥胸被襲,毫無血色的柔唇輕輕砸吧了幾下,卻並未睜開眼睛,而是將一條白嫩纖細的美腿絲無估顧忌地跨在葉辰的大腿上,隱隱露出一小撮淡黃的草叢,上面還殘留著幾絲或白或紅的痕跡。

就在葉辰努力回憶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時,突然感受到自己身下脹痛的寶貝頂到了一團軟物,半軟的頭部甚至還頂開了兩瓣宛若花瓣的東西,頂入到一口泥潭之中,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嘶……」

「嘶!」

又是一聲深呼吸,卻與之前充滿臆想的舒爽不同,而是眼睛順著胯下大寶貝望去時,在淡黃的床單上,看到的一灘干紅的血跡!

血色痕跡,猛然間喚醒了葉辰殘存的記憶。

「沒記錯的話……」葉辰吃疼地搖了搖頭,注視了眼如小貓般縮在自己懷中熟睡的少女,有搖搖頭看著自己,努力回憶昨晚發生的一切。

這時,意外發生了,一道悅耳的聲音突然打斷了葉辰的思緒。

捲縮在葉辰懷中的曼妙少女,閉著美眸,撅著小嘴嘟囔道:「沒記錯什麼呀,煩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啊……」

少女模模糊糊說完,似乎是感覺到自己的私密處被一根火燙的硬物所頂住,抬起小手欲揉揉眼睛,卻遇到了什麼阻礙,小嘴呢喃不止:「什麼東西啊,這麼硬……」

「讓本姑娘看看……」

隨著少女眼眸睜開,入眼的是一張帥氣逼人的臉龐,以及一個詫異愕然的眼神。

「啊!」

「啊!」

「你你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沐蘭還未看清人影,就對著葉辰開始拳打腳踢,看起來沒有任何血色活力的柔唇絲毫不停:「你這個死變態,竟敢……欸!」

「……」葉辰。

沐蘭忽然頓住了,只見她揉了揉小眼睛,衝著葉辰那張帥氣的臉像是看見什麼稀奇玩意一樣看來看去,絲毫沒有注意到此時自己還是赤裸著酮體,讓男人大飽眼福,嘴裡還振振嘀咕:「欸!劍神之子?他怎麼在這裡啊?難不成本姑娘的計策達成了?」

「哈……」

葉辰不由被沐蘭此番俏皮的自問自答逗樂了,原本心裡一肚子疑惑也一掃而空,他扯來被子丟在少女身上,苦笑道:「拜託,是你誘惑本公子的好不好?」

「哎呦,你竟然敢拿東西摔本姑娘!」

葉辰懶得搭理神神顛顛的少女,起身找著自己的衣裳。

「你你你!劍神之子,你不能走!」沐蘭一見男人下床,匆匆忙連自己赤著身子都不顧,直接拉住了男人的手臂,「你奪走了本姑娘的貞潔,不能走!不然我就去劍神山下貼告示,說劍神之子,長公主的駙馬侮辱了我的清白之身!」

「行,我不走,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有什麼事我們坐下來慢慢談。」葉辰搖頭苦笑。

其實葉辰從看到床單上落紅的那一刻,心裡就決定不管怎麼樣也要對她負責,反正她都是公主給自己找的侍寢丫鬟,而當她醒來後神神顛顛的字裡行間,才明白她根本就不是所謂的侍寢丫鬟,而是有目的性的接近自己。

起初,他是反感且打算一走了之,可是在聽到少女的瘋言瘋語後,逐漸放棄了一走了之的想法,當然這其中有害怕她若真去劍神山下貼告示的原因在,但更多的是好奇……亦或者說,對她有了一種說不上來的興趣,好像是她瘋語時大大咧咧大笑?

不管怎麼說,奪走了她最寶貴的東西,乃至還奪取了她的元陰之力,這一點毋庸置疑,作為男人當然要敢作敢當!

只是,在穿衣的葉辰,並未發現身後的那個心目中宛若俏皮妖精的少女,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一炷香後……

「說吧,你如此接近我,究竟為了什麼?」

葉辰翹著二郎腿,悠然自若地說完,悠悠哉飲了口茶,還別說在公主的地盤上,睡了個俏生生的童顏巨乳少女,還挺不錯……

只是,自己會不會太兇猛了一點?——望著那一地破碎的衣裳,葉辰心中意淫。

此時名為沐蘭的少女不知從哪找的衣裙換上,原本被蹂躪浮現大片紅印痕跡的玲瓏嬌軀被嚴嚴實實的包裹住,不過胸前那對傲人巨乳依舊有一種隨時爆衣的視覺衝勁。

只見沐蘭嘻嘻一笑,漂亮的俏臉多了兩個小酒窩,她提溜著自己的那對白色尖尖耳朵,俏皮笑語:「你看嘛,人家是狐妖!」

葉辰淡定地飲了口茶,「嗯,我知道,你繼續。」

「哼,這麼冷漠幹什麼啦……」沐蘭氣呼呼地也給自己倒了杯茶,咕嚕咕嚕絲毫沒有少女形象的大口喝茶,「吶,既然你知道狐妖一族那就好辦了,本姑娘找你這個劍神之子也沒別的,希望你能解救我狐妖一族於水火之中……」

葉辰沉默了,關於狐妖一族,他有所耳聞,在玄天大陸上人、妖兩族和諧共存長達千載,唯有狐妖一族是個例外,它被人族不喜也就算了,同為妖的妖族竟也排斥。

百年前,人、妖兩族甚至共同聯手,將狐妖一族趕回塗山老巢,雙方在山下重兵把守,不讓狐妖踏出塗山一步,否則殺無赦!

如果是別的事,葉辰肯定就幫了,但是涉及到玄天大陸以來一直飽受爭議的狐妖一族,實屬不好辦吶……

想了想,葉辰決定先問清楚情況再說,於是說道:「你們狐妖不是在塗山挺好的麼,有什麼需要我一個『靈玄境』的小修士幫忙的?」

葉辰特意加重了「靈玄境」二字,目的就是告訴沐蘭,我就一小小的修士能成什麼大事?

沐蘭衝著葉辰狡黠挑眉一笑,「本姑娘當然知道你就是個靈玄境的小渣渣啊,但你可是劍神的兒子欸!而且,本姑娘又不是讓你去解救我們狐妖一族,只是想讓你去和你爹還有你老丈人說一聲,我們狐妖一族要和你們談判!」

「當然啦,在談判之前,你還要找到我弟弟。」

葉辰頗為無語,這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沐蘭,竟然已經把自己妥妥噹噹,怪不得說狐妖一族狡猾了得呢,這種兩族談判一事,好像自己還真是個不二人選……

「找人可以,談判的事情就免了吧。」

葉辰大手一揮,他根本不想趟這趟渾水,狐妖一族的偏見,如能通過一場談判就解決,那也不至於兩族扯了千百餘年。

「不行!」聽到男人拒絕談判一事,沐蘭立刻就急了,「你要是不和你爹還有老丈人溝通,信不信明天我就讓玄天的人知道,大名鼎鼎的劍神之子,玄天皇室的駙馬爺,強姦了一個狐妖少女!」

葉辰不怒反笑,「既然你知道你是狐妖少女,那你覺得世人會相信你的話嗎?」

聞言,沐蘭輕描淡寫地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塊淡藍色的水晶,輕飄飄地道:「那你覺得仙子洛千凝亦或是公主蘇顏雪看到它會怎樣呢?」

「嘖嘖,昨夜葉辰哥哥你好威風呢,都弄得人家好幾次呢,就是動作嘛粗暴了點,如果能好好愛惜人家該多好呀……」

看清沐蘭手中的水晶,葉辰臉色一變!

最終,葉辰還是向表面看起來俏皮可愛的沐蘭妥協,以先幫她找回失散的弟弟,再向劍神父親以及皇帝老丈人說情,從她手中拿到了記錄水晶。

葉辰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沐蘭作為女人會主動用記錄水晶記下昨晚發生的一切,也沒預料到自己中了狐妖魅毒之後,會獸性大發粗魯地對待沐蘭……

當葉辰準備趕走沐蘭時,突然被她抱住了大腿。

「嗚嗚嗚,葉辰哥哥,人家沒地方去了,你就收留人家嘛!」

狐妖沐蘭緊緊摟著葉辰的大腿,淚眼汪汪地撒嬌,時不時還在葉辰褲子上抹把眼淚,一副你不收留我,我就賴著不走的模樣。

葉辰頗為無語,都說唯有小人與女子難養也,今日他算是見識到了。

「行了行了……收留你可以,不過你若是再敢魅惑我,什麼忙我都不幫了!」葉辰無奈地道。

「嘻嘻!」

沐蘭訊使收起了哭啼啼的樣子,從地上爬起來後立刻抱著葉辰親了一口,「我就知道葉辰哥哥不會怕拋棄人家,人家一定會好好伺候葉辰哥哥的!」

說著說著,沐蘭忽然羞紅了臉,「就是,就是葉辰哥哥想要的時候,能不能溫柔點,人家……人家還是黃花大閨女……」

葉辰想殺了她的心都有了,做就做了唄,為什麼自己會突然暴行呢?這下好了,就算說自己中了狐妖的魅毒也洗不清自己強暴的罪名了。

留下一句讓她自個休息的話,葉辰迅速溜出了天雪殿,先是給遠在劍神宮的家人報了平安說會晚些回去後,才訕訕然找到住在客棧的雜役老奴葉水。

找雜役老奴的目的很簡單,就讓他先行回劍神宮,自己要留在皇城幫沐蘭找失散的弟弟,如果讓雜役老奴發現在公主的天雪殿養著個女人,自己回去之後,保不定家裡瓦都要被掀爛。

「偷歡」一事,還是不要讓公主以及母親洛千凝知道的好。

只不過,葉辰好像疏忽了什麼……

……

劍神宮,後花園。

一襲淡粉長裙的公主蘇顏雪,清純絕美的玉顏上浮現一抹怒意,她的手中正捏著一塊淡藍色的水晶,手指已然捏的發青!

在她的對面,赫然站著一位黑衣長袍的男子。

「師妹,你真沒事嗎?」男子瞧見公主素手捏的發紫,幾乎要將那記錄事跡的水晶捏碎,非常關切地問。

如果此刻葉辰在家的話,定然會發現,自家公主嬌妻手中拿著的,竟是與威脅自己的沐蘭手中的一樣,同為記錄水晶!

「沒事啊……」蘇顏雪風輕雲淡微微一笑,卻是不曾鬆開手心裡的記錄水晶。

望著面前龐若無事發生的蘇顏雪,男子心中長嘆一聲,師妹不應該是這個反應啊?

思吋片刻,男子沉聲道:「師妹,昨夜我見那廢物……」

「吳聞!跟你說了,不要那樣稱呼駙馬,他是我夫君!」蘇顏雪玉顏一寒,百花齊艷的花園剎那間仿佛被凍結。

吳聞面色怔然,他沒想到,自己的師妹蘇顏雪直接叫了他名字!?

「好吧……我見那葉辰昨天晚上鬼鬼祟祟出了皇宮,就好奇跟了過去,誰知他徑直去了妙玉坊!」吳聞面不改色心不跳,「當時我就感覺不對勁,偷偷用記錄水晶錄下了他的行為,我怕你被他矇騙了,所以一早就來找師妹你了。」

「我怎麼就被他矇騙了?」蘇顏雪不怒反笑的模樣竟是和葉辰一模一樣,「去妙玉坊怎麼了?他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有點需求正常啊。」

吳聞陰沉著臉,他真的沒有想到可以說從小青梅竹馬的蘇顏雪,會在看到那種東西之後,還偏袒一個只見過數次面的男人!

「師妹,我真沒別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一下你,不要被葉辰虛偽的外表欺騙了!」

「他虛不虛偽與你何干?倒是你,鬼鬼祟祟跟蹤我丈夫,還居心莫測地用水晶記錄下來,依我看,虛偽的是你吧,師兄?」蘇顏雪面若冰霜地逼問道。

吳聞含情脈脈地說:「師妹,你明知道我對你的感情……」

蘇顏雪毫不客氣地打斷:「師兄!你我永遠都只是同門,莫要讓我難做……要是讓我知道你還做這等小人之事,以後我與你恩斷義絕,再無關係!」

「如果你敢傷害我夫君一根頭髮,你就是我蘇顏雪的仇人!」

吳聞臉色鐵青,難以置信地顫聲道:「那個姓葉的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你才嫁給他這麼點時間,你到底看上他哪裡了!?」

「從小你懂事起,師父帶著我進宮,第一次見你到如今,我們認識了十幾年,還敵不過那小子短短數日!?」

「如果不是因為叫了你十幾年的『師兄』,我現在就已經大喊大叫,讓無雙劍閣來人了!」蘇顏雪顯然是怒了,也或許是在這一刻將心中所有的痛楚以憤怒宣洩出來,寒聲質問:「你以為憑你的實力,能離開無雙劍閣嗎?!」

吳聞慘然一笑,眼中流露出一抹淒涼,「你竟然威脅我……我冒險進來見你,是關心你不要被葉辰騙了,可你竟然只一心想著那個男人?」

「男人尋花問柳很正常……難不成,我還要關心你這個偷窺別人行房,還暗中記錄下來的小人嗎?」

吳聞攥緊雙拳,咽了咽喉嚨,一口苦血入心喉,「師妹……你變了,你這樣,遲早會壞了我們的大計,你難道不想解決你的天陰絕脈嗎?難道你要違抗師父的布下的大棋嗎?」

「我時時刻刻都不會忘記自己的使命,但這不代表我和你有更深的感情!」蘇顏雪目光越來越冷酷,「最後再說一次,你若是敢傷害葉辰半分,我與你恩斷義絕,誓不兩立!」

吳聞沉默半晌後,苦澀地自嘲一笑,取出一把劍,在地上寫下了一個名字以及一串文字。

「這是那個女人的名字和他們相會的地方……」

言罷,吳聞落寞地轉身,飛掠出了院牆。

蘇顏雪呆呆地望著地面上的幾行字,沉思了一會兒後,默默將手中捏了許久的記錄水晶扔在地上。

砰!

淡藍色水晶炸裂五分,支離破碎的碎片,抹去了字跡。

蘇顏雪驀然回首望向曾經家的方位,清純絕美玉顏多了絲傷痛,自然垂下的葇夷,數滴鮮血從指縫中緩緩而流……

正當這時,一襲純白素裙的仙子洛千凝,悄然出現在蘇顏雪身後。

百花園中齊爭艷的鮮花,在這一刻突然全變得焉了些許,好似是被仙子身上若有若無散發的清冷氣質所壓制,又似它們的美麗在絕美如畫中仙女的洛千凝面前不堪一擊,亦或是受到前一陣公主身上散發而出的傷痛,而感到共情。

仙子來得快,走的也快,向公主交代了葉辰傳來的音訊後,便離開了。

不得不說蘇顏雪偽裝功夫了得,一向心思縝密的洛千凝,愣是一點沒發現她的異樣。

不過洛千凝一走,蘇顏雪再也堅持不住,蹲在地上抱膝痛哭。

如果說師兄吳聞以小人行為帶來的記錄水晶沒有任何價值是假的,只是蘇顏雪為了維護自己丈夫的顏面而詳裝的罷了,但葉辰傳來的音訊無疑是擊垮蘇顏雪心中最後的防線。

她能容忍葉辰出去尋花問柳,而且從記錄水晶也能看出那位女子還是處子之身,在這一點上蘇顏雪完完全全可以理解與包容,因為自己不能盡到妻子應盡的責任。

短短的相處,讓蘇顏雪對葉辰產生了特殊感情,或許沒有那深,但至少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遇到一位如意郎君。

而葉辰傳來的要遲幾天回家的話,無疑是將她生命中最後的念想,抹滅。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