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情红裳 (12) 作者:工藤柯南

.

【洛情红裳】

作者:工藤柯南2021/4/8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12章 狐妖少女

“驸马爷,您怎么喝成这样,奴婢这就扶您回房休息。”

顺着声音,叶辰看清了迎面走来的姑娘,竟是直接看呆了。

那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女孩,一身亮眼的粉色罗裙,娇小玲珑的躯体却有一对不属于她年龄的傲人胸脯,大致一扫,那对挺起的酥胸竟是比公主苏颜雪还要大上一号!

随着她轻飘飘走来,烛光与月光撒在她的肩头展露出了她的真容,这个女孩很美很美,美的妖异,美的令人心颤,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她,很难会相信世间还有如此娇小的少女,有着勾魂夺魄的魅力。

叶辰也不是没见过美女,自幼在玄天第一仙子洛千凝身边长大,前不久还迎娶了美若天仙的长公主苏颜雪,可以说见惯了各类美女,但眼前这位婢女模样的少女出现,竟是让叶辰有那么一丝短暂的失神。

那并不是惊艳于少女的绝色的玉颜,而是她那一头妖艳的红发下,两只向上翘起略显尖锐的耳朵!

“狐……狐妖?!”

叶辰不由对着少女的那双狐狸耳朵,发出了一声诧异之言!

这时,那位娇小的狐妖少女悄然走到身旁,举止亲昵地挽起了叶辰的手臂,一对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傲人玉乳,几乎将叶辰的手臂完全包裹。

狐妖少女紧紧搂着叶辰的胳膊,水润泛光的柔唇娇媚道:“驸马爷,您为什么这么看着奴婢呀?”

“嘶!”

手臂传来的极富弹性而柔软的美妙触感,让叶辰不禁深呼吸一口气,帅气脸庞挂满了对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女会拥有如此惊人巨乳的诧异。

叶辰惬意地享受两团饱满乳肉的柔软,美妙软弹的触感让体内酒意都沉浸了下去,“你……你是公主的丫鬟?”

狐妖少女抬着可爱小脑袋冲叶辰甜美一笑,两只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不断地将手臂往自己的玉乳沟壑中送,“奴婢当然是啊,驸马爷叫我沐兰就好了,嘻嘻。”

名为沐兰的狐妖少女,站在叶辰身旁,只到他的肩旁处,随着她仰起头那宛若镶嵌在玉乳沟壑之中的手臂也随之上扬,叶辰的大手距离少女私密的酥胸仅有一掌距离!

忽然,叶辰闻见一缕似栀子花的香味,紧接着竟是让他分不清自己此刻究竟是因仙酒而沉醉,还是因为身旁少女毫无顾虑的将私密部位与自己接触,而感到的意思沉醉模糊,乃至眼前的视线都变得模糊不堪。

当叶辰回过神时,赫然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床上,身旁的少女沐兰也已不见踪影,可是他却想不起任何关于怎么回到房间的记忆,就好像莫名消失了一段记忆。

屋外。

狐妖少女沐兰正对着门框,攥著小手,呼呼喘息。

“啧啧,剑神之子,也不过如此嘛……”

沐兰偷偷望着屋内被自己随意释放的魅功迷惑住的叶辰,樱桃小嘴不自然洋溢起一抹冷笑,不过一想到那个人安排给自己的任务,她芳心娇羞无限,急促的呼吸甚至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

罢了……就当是被狗啃了一下吧!

沐兰深深地呼吸几下,心中打定主意,轻轻推开了房门。

叶辰视线投来的那一刻,沐兰瞬息间变换了副模样,从先前娇羞中带着一丝冷漠,顷刻间变成一个红著脸,娇滴滴含苞待放的少女模样。

沐兰来到床边,那双明亮的眸子流露宛若沉醉爱河后痴痴的怜忧,“驸马爷,您睡着了吗?”

“你想做什……”

叶辰紧张地问,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眼前的少女不太对劲。然而不等他的话说完,那位狐妖少女竟是爬上了自己的床,两条纤柔的美腿直接跨在了自己身子两侧!

“回驸马爷,当然是侍寝啦,难道你不喜欢沐兰吗?”

沐兰俏皮地眨了眨眼,在叶辰诧异的目光下,跨坐在他身上的娇小身子轻轻俯了下来,不属于她这个年龄段该有的丰硕巨乳映入男人眼帘,硬生生将他想说的话挤成一声“咕噜”的咽口水声。

原本叶辰见少女爬上自己的床想要出言制止,可是在听到那一声充满无穷诱惑的“侍寝”一词后,大脑仿佛被雷击短暂失神,紧接着就看到一抹白皙雪白的少女椒乳映入眼帘,那两团圆润饱满的椒乳明明被衣裙被包裹住,却让叶辰有一种迷濛,隐隐约约能从深邃白皙的乳沟中窥见充满绝伦诱惑的粉色。

少女的椒乳,仿佛自然中带着无穷的魔力,叶辰仅是惊鸿一撇,就感到全身的血液仿佛被那一抹少女粉所点燃,可先前莫名失去一段记忆片段,却让叶辰始终对自称侍寝丫鬟的沐兰保持一丝警惕。

“我不需要侍寝,你请回吧。”叶辰语气还算柔和的说。

“不嘛……”沐兰详噘著小嘴,扭了扭身子,“驸马爷不让人家侍寝的话,公主会怪罪于我的……”

沐兰撒娇著,心里却是频频暗骂叶辰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搞得跟自己是个老母猪一样% ……

“哼!本姑娘就不信你能逃得出手掌心!”沐兰娇哼一声,心中打定主意,于是乎直接俯身用柔软香红的樱桃小嘴印在了叶辰的唇上!

在两人唇瓣交织的那一刻,沐兰眼疾手快地将香舌卷起,伸了出去。

事发突然,叶辰前一息还在感受着少女跨坐在身旁两条光滑美腿的柔软,下一息自己的嘴巴就被少女强有力的吻住,一时间,大睁着眼睛惊慌失措地注视著主动的狐妖少女沐兰,根本没有感受到在少女伸来香舌后,还有缕缕气体飘入体内!

“唔!!”

叶辰感觉到一根滑腻软软的香舌敲开了自己的牙关,少女甜而软的亲吻,竟然让他有了一种情欲勃发的冲动,而且唇齿间好似弥漫着“记忆断片”前闻到的一缕特殊栀子的香味。

看到身下的男人那张俊逸的脸庞浮现了酒醉之余的潮红,一双清澈的眸子也逐渐变得浑浊,强吻的沐兰心里大为痛快:哼哼,中了本姑娘的魅毒看你还怎么跑!

一念及此,沐兰偷偷探出小手,钻入叶辰胸膛领口。

而叶辰此刻神志不清,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身上的童颜少女狠狠地压在身下,肆意承欢来解心头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炎!

在沐兰尝试脱掉男人衣服数次未果后,似是魅毒全身发作,只见叶辰全身上下犹如包裹着火焰,大块肌肤呈现赤红。

“吼!”

随着一声低吼,红了眼的叶辰犹如一头猛兽,粗鲁地将身上苗条软弱的少女掀倒,双手趁势将她压在身下。

“女人,你成功惹怒了我!”

若坠入魔的叶辰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双手分别放在彼此二人的胸膛,随着一声“撕拉”,一红一白两具酮体赫然出现!

瞧见男人如恶狼般凶狠的目光,娇小少女沐兰心头竟由了一丝后悔的念头,不过在感到自己宝贵敏感的双峰被袭之后,心头念想一去而空,柔软娇小的酮体酥软,半魅半纯的俏脸火热,樱桃小口不时吐出如栀子的芬芳,双手更是勾住了男人的脖子,娇笑入媚:“驸马爷,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来爱惜人家……”

“唔!”

“呃!……”

烛火鲜红,空气如栀,似是那床单的一抹猩红染了火烛,“噼啪噼啪”的燃烧下,见证这两位少男少女,崭新里程的序幕……

……

翌日,天明。

当红日的暖光透过纸窗塞进屋内时,叶辰有些迷糊地摇了摇脑袋,正欲起身的时候,突然感受到自己手中抓着一团软弹十足的东西。

恍然间,叶辰手心发力稍稍捏了捏,顿时听到一声娇媚入骨的曼吟。

顺着声音望去,赫然看见一位身形娇小的女人卷缩在自己怀中,一只丰润莹白还带有些许手指印的乳肉正镶入自己的手掌心中,细腻柔弹的美妙触感甚至还让他又轻轻捏了一捏!

“嘤……”

熟睡中的女人仿佛感受到敏感的酥胸被袭,毫无血色的柔唇轻轻砸吧了几下,却并未睁开眼睛,而是将一条白嫩纤细的美腿丝无估顾忌地跨在叶辰的大腿上,隐隐露出一小撮淡黄的草丛,上面还残留着几丝或白或红的痕迹。

就在叶辰努力回忆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时,突然感受到自己身下胀痛的宝贝顶到了一团软物,半软的头部甚至还顶开了两瓣宛若花瓣的东西,顶入到一口泥潭之中,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嘶……”

“嘶!”

又是一声深呼吸,却与之前充满臆想的舒爽不同,而是眼睛顺着胯下大宝贝望去时,在淡黄的床单上,看到的一滩干红的血迹!

血色痕迹,猛然间唤醒了叶辰残存的记忆。

“没记错的话……”叶辰吃疼地摇了摇头,注视了眼如小猫般缩在自己怀中熟睡的少女,有摇摇头看着自己,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

这时,意外发生了,一道悦耳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叶辰的思绪。

卷缩在叶辰怀中的曼妙少女,闭着美眸,撅著小嘴嘟囔道:“没记错什么呀,烦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少女模模糊糊说完,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私密处被一根火烫的硬物所顶住,抬起小手欲揉揉眼睛,却遇到了什么阻碍,小嘴呢喃不止:“什么东西啊,这么硬……”

“让本姑娘看看……”

随着少女眼眸睁开,入眼的是一张帅气逼人的脸庞,以及一个诧异愕然的眼神。

“啊!”

“啊!”

“你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沐兰还未看清人影,就对着叶辰开始拳打脚踢,看起来没有任何血色活力的柔唇丝毫不停:“你这个死变态,竟敢……欸!”

“……”叶辰。

沐兰忽然顿住了,只见她揉了揉小眼睛,冲着叶辰那张帅气的脸像是看见什么稀奇玩意一样看来看去,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自己还是赤裸著酮体,让男人大饱眼福,嘴里还振振嘀咕:“欸!剑神之子?他怎么在这里啊?难不成本姑娘的计策达成了?”

“哈……”

叶辰不由被沐兰此番俏皮的自问自答逗乐了,原本心里一肚子疑惑也一扫而空,他扯来被子丢在少女身上,苦笑道:“拜托,是你诱惑本公子的好不好?”

“哎呦,你竟然敢拿东西摔本姑娘!”

叶辰懒得搭理神神颠颠的少女,起身找著自己的衣裳。

“你你你!剑神之子,你不能走!”沐兰一见男人下床,匆匆忙连自己赤著身子都不顾,直接拉住了男人的手臂,“你夺走了本姑娘的贞洁,不能走!不然我就去剑神山下贴告示,说剑神之子,长公主的驸马侮辱了我的清白之身!”

“行,我不走,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叶辰摇头苦笑。

其实叶辰从看到床单上落红的那一刻,心里就决定不管怎么样也要对她负责,反正她都是公主给自己找的侍寝丫鬟,而当她醒来后神神颠颠的字里行间,才明白她根本就不是所谓的侍寝丫鬟,而是有目的性的接近自己。

起初,他是反感且打算一走了之,可是在听到少女的疯言疯语后,逐渐放弃了一走了之的想法,当然这其中有害怕她若真去剑神山下贴告示的原因在,但更多的是好奇……亦或者说,对她有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兴趣,好像是她疯语时大大咧咧大笑?

不管怎么说,夺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乃至还夺取了她的元阴之力,这一点毋庸置疑,作为男人当然要敢作敢当!

只是,在穿衣的叶辰,并未发现身后的那个心目中宛若俏皮妖精的少女,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一炷香后……

“说吧,你如此接近我,究竟为了什么?”

叶辰翘著二郎腿,悠然自若地说完,悠悠哉饮了口茶,还别说在公主的地盘上,睡了个俏生生的童颜巨乳少女,还挺不错……

只是,自己会不会太凶猛了一点?——望着那一地破碎的衣裳,叶辰心中意淫。

此时名为沐兰的少女不知从哪找的衣裙换上,原本被蹂躏浮现大片红印痕迹的玲珑娇躯被严严实实的包裹住,不过胸前那对傲人巨乳依旧有一种随时爆衣的视觉冲劲。

只见沐兰嘻嘻一笑,漂亮的俏脸多了两个小酒窝,她提溜著自己的那对白色尖尖耳朵,俏皮笑语:“你看嘛,人家是狐妖!”

叶辰淡定地饮了口茶,“嗯,我知道,你继续。”

“哼,这么冷漠干什么啦……”沐兰气呼呼地也给自己倒了杯茶,咕噜咕噜丝毫没有少女形象的大口喝茶,“呐,既然你知道狐妖一族那就好办了,本姑娘找你这个剑神之子也没别的,希望你能解救我狐妖一族于水火之中……”

叶辰沉默了,关于狐妖一族,他有所耳闻,在玄天大陆上人、妖两族和谐共存长达千载,唯有狐妖一族是个例外,它被人族不喜也就算了,同为妖的妖族竟也排斥。

百年前,人、妖两族甚至共同联手,将狐妖一族赶回涂山老巢,双方在山下重兵把守,不让狐妖踏出涂山一步,否则杀无赦!

如果是别的事,叶辰肯定就帮了,但是涉及到玄天大陆以来一直饱受争议的狐妖一族,实属不好办呐……

想了想,叶辰决定先问清楚情况再说,于是说道:“你们狐妖不是在涂山挺好的么,有什么需要我一个‘灵玄境’的小修士帮忙的?”

叶辰特意加重了“灵玄境”二字,目的就是告诉沐兰,我就一小小的修士能成什么大事?

沐兰冲着叶辰狡黠挑眉一笑,“本姑娘当然知道你就是个灵玄境的小渣渣啊,但你可是剑神的儿子欸!而且,本姑娘又不是让你去解救我们狐妖一族,只是想让你去和你爹还有你老丈人说一声,我们狐妖一族要和你们谈判!”

“当然啦,在谈判之前,你还要找到我弟弟。”

叶辰颇为无语,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沐兰,竟然已经把自己妥妥当当,怪不得说狐妖一族狡猾了得呢,这种两族谈判一事,好像自己还真是个不二人选……

“找人可以,谈判的事情就免了吧。”

叶辰大手一挥,他根本不想趟这趟浑水,狐妖一族的偏见,如能通过一场谈判就解决,那也不至于两族扯了千百余年。

“不行!”听到男人拒绝谈判一事,沐兰立刻就急了,“你要是不和你爹还有老丈人沟通,信不信明天我就让玄天的人知道,大名鼎鼎的剑神之子,玄天皇室的驸马爷,强奸了一个狐妖少女!”

叶辰不怒反笑,“既然你知道你是狐妖少女,那你觉得世人会相信你的话吗?”

闻言,沐兰轻描淡写地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淡蓝色的水晶,轻飘飘地道:“那你觉得仙子洛千凝亦或是公主苏颜雪看到它会怎样呢?”

“啧啧,昨夜叶辰哥哥你好威风呢,都弄得人家好几次呢,就是动作嘛粗暴了点,如果能好好爱惜人家该多好呀……”

看清沐兰手中的水晶,叶辰脸色一变!

最终,叶辰还是向表面看起来俏皮可爱的沐兰妥协,以先帮她找回失散的弟弟,再向剑神父亲以及皇帝老丈人说情,从她手中拿到了记录水晶。

叶辰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沐兰作为女人会主动用记录水晶记下昨晚发生的一切,也没预料到自己中了狐妖魅毒之后,会兽性大发粗鲁地对待沐兰……

当叶辰准备赶走沐兰时,突然被她抱住了大腿。

“呜呜呜,叶辰哥哥,人家没地方去了,你就收留人家嘛!”

狐妖沐兰紧紧搂着叶辰的大腿,泪眼汪汪地撒娇,时不时还在叶辰裤子上抹把眼泪,一副你不收留我,我就赖著不走的模样。

叶辰颇为无语,都说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今日他算是见识到了。

“行了行了……收留你可以,不过你若是再敢魅惑我,什么忙我都不帮了!”叶辰无奈地道。

“嘻嘻!”

沐兰讯使收起了哭啼啼的样子,从地上爬起来后立刻抱着叶辰亲了一口,“我就知道叶辰哥哥不会怕抛弃人家,人家一定会好好伺候叶辰哥哥的!”

说着说着,沐兰忽然羞红了脸,“就是,就是叶辰哥哥想要的时候,能不能温柔点,人家……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

叶辰想杀了她的心都有了,做就做了呗,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暴行呢?这下好了,就算说自己中了狐妖的魅毒也洗不清自己强暴的罪名了。

留下一句让她自个休息的话,叶辰迅速溜出了天雪殿,先是给远在剑神宫的家人报了平安说会晚些回去后,才讪讪然找到住在客栈的杂役老奴叶水。

找杂役老奴的目的很简单,就让他先行回剑神宫,自己要留在皇城帮沐兰找失散的弟弟,如果让杂役老奴发现在公主的天雪殿养著个女人,自己回去之后,保不定家里瓦都要被掀烂。

“偷欢”一事,还是不要让公主以及母亲洛千凝知道的好。

只不过,叶辰好像疏忽了什么……

……

剑神宫,后花园。

一袭淡粉长裙的公主苏颜雪,清纯绝美的玉颜上浮现一抹怒意,她的手中正捏著一块淡蓝色的水晶,手指已然捏的发青!

在她的对面,赫然站着一位黑衣长袍的男子。

“师妹,你真没事吗?”男子瞧见公主素手捏的发紫,几乎要将那记录事迹的水晶捏碎,非常关切地问。

如果此刻叶辰在家的话,定然会发现,自家公主娇妻手中拿着的,竟是与威胁自己的沐兰手中的一样,同为记录水晶!

“没事啊……”苏颜雪风轻云淡微微一笑,却是不曾松开手心里的记录水晶。

望着面前庞若无事发生的苏颜雪,男子心中长叹一声,师妹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

思吋片刻,男子沉声道:“师妹,昨夜我见那废物……”

“吴闻!跟你说了,不要那样称呼驸马,他是我夫君!”苏颜雪玉颜一寒,百花齐艳的花园刹那间仿佛被冻结。

吴闻面色怔然,他没想到,自己的师妹苏颜雪直接叫了他名字!?

“好吧……我见那叶辰昨天晚上鬼鬼祟祟出了皇宫,就好奇跟了过去,谁知他径直去了妙玉坊!”吴闻面不改色心不跳,“当时我就感觉不对劲,偷偷用记录水晶录下了他的行为,我怕你被他蒙骗了,所以一早就来找师妹你了。”

“我怎么就被他蒙骗了?”苏颜雪不怒反笑的模样竟是和叶辰一模一样,“去妙玉坊怎么了?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有点需求正常啊。”

吴闻阴沉着脸,他真的没有想到可以说从小青梅竹马的苏颜雪,会在看到那种东西之后,还偏袒一个只见过数次面的男人!

“师妹,我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一下你,不要被叶辰虚伪的外表欺骗了!”

“他虚不虚伪与你何干?倒是你,鬼鬼祟祟跟踪我丈夫,还居心莫测地用水晶记录下来,依我看,虚伪的是你吧,师兄?”苏颜雪面若冰霜地逼问道。

吴闻含情脉脉地说:“师妹,你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苏颜雪毫不客气地打断:“师兄!你我永远都只是同门,莫要让我难做……要是让我知道你还做这等小人之事,以后我与你恩断义绝,再无关系!”

“如果你敢伤害我夫君一根头发,你就是我苏颜雪的仇人!”

吴闻脸色铁青,难以置信地颤声道:“那个姓叶的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才嫁给他这么点时间,你到底看上他哪里了!?”

“从小你懂事起,师父带着我进宫,第一次见你到如今,我们认识了十几年,还敌不过那小子短短数日!?”

“如果不是因为叫了你十几年的‘师兄’,我现在就已经大喊大叫,让无双剑阁来人了!”苏颜雪显然是怒了,也或许是在这一刻将心中所有的痛楚以愤怒宣泄出来,寒声质问:“你以为凭你的实力,能离开无双剑阁吗?!”

吴闻惨然一笑,眼中流露出一抹凄凉,“你竟然威胁我……我冒险进来见你,是关心你不要被叶辰骗了,可你竟然只一心想着那个男人?”

“男人寻花问柳很正常……难不成,我还要关心你这个偷窥别人行房,还暗中记录下来的小人吗?”

吴闻攥紧双拳,咽了咽喉咙,一口苦血入心喉,“师妹……你变了,你这样,迟早会坏了我们的大计,你难道不想解决你的天阴绝脉吗?难道你要违抗师父的布下的大棋吗?”

“我时时刻刻都不会忘记自己的使命,但这不代表我和你有更深的感情!”苏颜雪目光越来越冷酷,“最后再说一次,你若是敢伤害叶辰半分,我与你恩断义绝,誓不两立!”

吴闻沉默半晌后,苦涩地自嘲一笑,取出一把剑,在地上写下了一个名字以及一串文字。

“这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和他们相会的地方……”

言罢,吴闻落寞地转身,飞掠出了院墙。

苏颜雪呆呆地望着地面上的几行字,沉思了一会儿后,默默将手中捏了许久的记录水晶扔在地上。

砰!

淡蓝色水晶炸裂五分,支离破碎的碎片,抹去了字迹。

苏颜雪蓦然回首望向曾经家的方位,清纯绝美玉颜多了丝伤痛,自然垂下的葇夷,数滴鲜血从指缝中缓缓而流……

正当这时,一袭纯白素裙的仙子洛千凝,悄然出现在苏颜雪身后。

百花园中齐争艳的鲜花,在这一刻突然全变得焉了些许,好似是被仙子身上若有若无散发的清冷气质所压制,又似它们的美丽在绝美如画中仙女的洛千凝面前不堪一击,亦或是受到前一阵公主身上散发而出的伤痛,而感到共情。

仙子来得快,走的也快,向公主交代了叶辰传来的音讯后,便离开了。

不得不说苏颜雪伪装功夫了得,一向心思缜密的洛千凝,愣是一点没发现她的异样。

不过洛千凝一走,苏颜雪再也坚持不住,蹲在地上抱膝痛哭。

如果说师兄吴闻以小人行为带来的记录水晶没有任何价值是假的,只是苏颜雪为了维护自己丈夫的颜面而详装的罢了,但叶辰传来的音讯无疑是击垮苏颜雪心中最后的防线。

她能容忍叶辰出去寻花问柳,而且从记录水晶也能看出那位女子还是处子之身,在这一点上苏颜雪完完全全可以理解与包容,因为自己不能尽到妻子应尽的责任。

短短的相处,让苏颜雪对叶辰产生了特殊感情,或许没有那深,但至少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遇到一位如意郎君。

而叶辰传来的要迟几天回家的话,无疑是将她生命中最后的念想,抹灭。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