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潔身自好的少婦盈盈 (11-13) 作者:baxx1979

【潔身自好的少婦盈盈】

作者:baxx19792021-4-2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十一章)

終於喝完了藥,盈盈看著還不捨得放手的老人,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她說「好棒哦,喝完了,我去給你找糖吃!」

「嗯。。。」老人的手沒有一點放開的意思,還是緊緊抓著她豐滿的臀部,他突然將盈盈抱住,將頭靠在盈盈平坦的小腹上。

「好香,你的身體好香!」看著老人顫抖嗅著自己的樣子,盈盈一瞬間無法拒絕,高舉雙手無措的看著這個老人。

高聳的胸脯,讓她低頭看不到老人的樣子,老人大力的聞著香味,不斷的低語「香,真的好香,嗚嗚嗚。。。」

本來想找個藉口推開老人,聽到他的哭聲,盈盈心軟了,那就由他吧,這個可憐的老人,一想到這裡,盈盈不再說什麼,一手拿著碗,一手輕輕安撫著老人光禿稀疏的白頭髮。

就像一個慈母看著呢喃的孩子一樣,老人抬起頭,看到兩個渾圓的半球正在自己頭頂,他將頭往上拱著,讓自己的額頭頂住盈盈兩個傲人的雙峰下。

他口中不停的嗚嗚聲,雙手不停的捏住盈盈的屁股,甚至試探的深入她的屁股縫隙中,年輕少婦的肉體此刻讓這個70多歲的老頭把玩著,老人的手很粗糙,每一次在屁股縫隙中穿梭,這讓站著的盈盈感到一絲不自在但又感覺一點自豪。

對這個老人,她現在充滿了慈愛跟關懷,雖然大家只是僱主關係,但經常的聊天,開導,已經在盈盈內心上有了一種信任,特別是知道他的病情上之後,她對於這老人的毛手毛腳,也沒那麼的排斥,反而感覺能幫到這個可憐的老人,是一種自豪。

老人越來越放肆起來,他一邊摸著,一邊將頭側著,將鼻子一直在兩個渾圓的乳房下不停的拱著,來回蹭著,他喉嚨發出異樣的聲音來,猶如一頭髮情的老獅子,不停磨蹭著這個地盤。

盈盈也感覺出他的異樣,她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想要掙脫這個男人的熊抱,「嗯,我去洗碗了」她開口說著。

「嗯。。。」老頭此刻感覺到手的獵物就要跑了,死死地抱住,不肯鬆開。

「別,別這樣。。。」

盈盈將自己的身體向前彎著,豐滿彈性的屁股一下子將老頭的手撐開來,她沒有看老人,而是轉過頭來,走向一邊,拿著碗扭開水龍頭。

「別,別走。。。」英叔從後面撲上來,從後面將盈盈抱住,呢喃著「別走,別走。。。」

少婦豐滿的屁股緊緊被老頭貼住,老頭雙頭從後面繞到前面,雙手交叉著,竟然一邊一手握住盈盈豐滿的胸部。

「啊!」盈盈冷不防被他這樣一搞,頓時生氣了,但雙手都是濕漉漉的,也沒辦法抽開身來。

這件蕾絲內衣很薄,豐滿的雙乳被老頭硬是擠出衣服來,很疼,老頭的兩根手指頭很準確的頂住少婦的乳頭上。

一陣酥麻的感覺,讓盈盈夾緊了雙腿,「啊。。。不要啊。。。」她現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老頭猶如一頭髮情的老獅子,啃住柔弱的小綿羊身上,雙眼通紅,手裏軟綿綿的讓他愈發覺得狂躁。

盈盈不停的輕呼著,她並沒有大聲喊叫,只是反抗式不舒服的掙扎,力度並不大,也害怕弄到老人,她只是感覺今天老人如此的反應,是不是剛才那碗藥的問題。

因爲醫生説過,喝藥之後會有陽剛的反應,這個時候若有刺激或者看影碟會更加對身體起到好的作用。

所以盈盈認爲老頭現在的動作,大部分是藥的作用引起,她根本沒想到這的確是老頭在發情,更加多的是想要進一步的佔有。

「等等,讓我擦擦手」盈盈小聲的說到。

「呼呼。。。不,別離開我,別離開我」老人在後面繼續捏著這件尤物的雙乳。

盈盈沒辦法,只好邊讓後面這隻老狼摸著自己豐滿的胸部,邊趕緊洗好碗,幸好老頭只是摸著,並沒進一步,這讓她越發感到是藥力發作。

老頭看到盈盈沒反抗,一隻手從衣領往下伸,這下盈盈是真的有點反感了,藥力發作是一回事,但別過了線,這底線是不行的。

於是,她用力將要伸進去自己衣領的手擋住,她夾住自己的前胸,老頭的手一下子伸不進去,有點怒了,這明顯是老尷尬發作了。

得不到的東西越是想要得到,老頭髮出一陣怒聲,這讓盈盈越發感覺不自在「我到時間了,我要走了」

她真的生氣了,要避開發情的老頭,她還是有力氣的,一轉身,直往外面走,看到要得手的鴿子要飛了,老頭一下子有點懵。

不可以讓她走的,今晚走了,也就搞不成了!老頭心裡想著,跟著後面往外跑「盈盈,別走,別走!」

盈盈是生氣,但她內心還是原諒著老頭,因為是藥物的問題,而且她更認為是為了老頭好,今天下的藥物有點多才讓老頭這樣的,所以她只是表面生氣。

她拿起自己的書包,還沒走到門口,老頭已經追了出來,對著就站在窗戶邊的盈盈,口裡嚷嚷著「盈,別走啊,別走啊」

她回頭一看,老頭已經沖了過來,一下抓住她的雙臂,一臉依依不捨的樣子,眼神充滿了憂鬱,就像是要離開媽媽的孩子一樣。

剛才被他抓過的雙乳還有點腫脹,不爭氣的乳頭在乳罩內昂首挺胸著,拿起自己的書包擋住自己的胸部,沒好氣的說「過分了哦」

「是,是,過分了,過分了,我一時衝動了,別這樣,我真的好久沒碰過女孩子了,也沒興趣,但今晚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我很難受。。。」英叔說著。

盈盈一聽,這莫非是自己剛才的藥太重了「你別這麼過分。。。就行。。。輕點。。。不可以過分的。。。行嗎?」盈盈低著頭說著。

「嗯,好的,好的,下次不會了,別生氣了」老人聽到少婦這麼說,走了上來,輕輕抱住她「其實,我是喜歡你的,很喜歡你的」

「知道了,但我還是沒離婚,我還是別人的女人,我有自己的底線,別太過分了。。。」盈盈小聲的說著。

「是的,我知道。。。我不過分,就摸摸。。。醫生說要刺激,我看那些片子都沒感覺,只是看到你才有。。。」老人一臉誠懇的說著。

「那你感覺怎樣?」盈盈好奇的問著。

「我感覺有興趣了,但下面還沒反應」老頭說著「唉,看來是醫不好了」

「別灰心嘛」盈盈有點愧疚著說,她總覺得今晚英叔的舉動完全是因為她下的藥太重了。

看著英叔一臉無辜的樣子,她低頭不再說話,老頭看著她,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此刻的樣子,應該也沒生氣了。

於是,他喘著氣伸手摸了摸這件尤物的臉蛋,盈盈聞到他濃重的老人口氣,有點臭,於是轉過頭。

「我,我可以再摸一下嗎?」老頭說著。

「還想啊?。。。」盈盈內心充滿了掙扎,這段時間來,她在這裡得到了溫暖,英叔的關懷,現在,若可以用摸一摸來安慰這個老人,特別是自己藥下重了,那就。。。「嗯。。。但別過分了。。。」盈盈低著頭,輕輕點了點頭。

老頭伸出手來,放在盈盈的胸部上,內衣上,一點新剝雞頭的印記還在,他伸開手掌緊緊貼在尤物的胸前。

「嗯。。。」盈盈默許的發出一聲動人的呻吟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控制不住自己而發出如此害羞的聲音來。

老人這時候雙手都貼住了少婦的乳房上,來回畫著圈,一對紅了的眼睛盯著害羞的少婦臉上。

「好軟,好舒服」老人喘著氣說著「這多大呀?」

「嗯。。。這內衣不是你買的麼。。。36。。C。。。呀,輕點。。。」少婦的說著,但還是關切的問「感覺怎樣了?有沒有好點?」

「感覺可以,可以。。。」老人喘著氣回答著。

突然,「彭」的一聲,一塊石頭從外面飛了進來,把玻璃窗給打碎了。。。把裡面的兩人都給嚇了一跳!

【未完待續】 (12)

這塊石頭很大一塊,直接扔進來,把站在窗戶邊的兩人嚇得不輕,石頭還直接砸在老頭的腳上。

「哎呀」老頭縮回放在雙乳上的手,上一秒還是天堂,下一秒就是地獄,疼的牙直呲呲。

「誰啊,是誰這麼缺德啊?」老頭大喊起來,也不敢再往窗外看,他家樓層雖不高,但要把石頭給扔上來也不是一件簡答的事兒。

下面沒人回話,盈盈臉色都白了,嚇得不輕的她鼓起勇氣,探了探頭,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叉著腰在樓下站著。

這一看,盈盈頓時沒有任何恐懼,反而是一種怒氣,「怎麼又是他?」盈盈脫口而出「我下樓去!」

盈盈沒等英叔回話,轉身開了大門,直奔電梯口就往下了。

英叔此刻疼的坐在地板上,看到盈盈的舉動,他擔心是不是有問題,腦海中不停閃現,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他看到窗戶,有點明白了,他們倆就站在窗戶邊,他面對這少婦伸出手摸著她的酥胸,若是從樓下看,的確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莫非,這扔石頭的是她老公?」英叔有點擔心,不然還會有誰來看自己的家,但不對,她老公不是不理她了麼,這是誰啊?

看到盈盈到樓下去,他忍住痛,拿著手機跟著一拐一拐出出門,並同時按下報警電話。

走出樓門口,就聽到一男一女在爭吵,女的是盈盈,她平時這麼溫柔,沒想到吵架起來這麼凶!

「你幹嘛?你扔什麼石頭?你說!」盈盈正罵著那個人,英叔一看,是一個自己從沒見過的小夥子。

「你幹嘛偷人,還偷老頭?我看不過去!怎麼了?」小夥子說著。

「我,我偷什麼人,我是你嫂子,我哪裡偷人了」盈盈氣憤的說,原來這就是小叔子,那些天來,小叔子一段時間沒看到盈盈,內心有點急躁,於是又偷偷跟上了。

這次在門口站著,竟然看到老頭在窗邊伸手摸著嫂子的雙乳,這下他是又急又氣,這原本該屬於他的權利,這下給老頭剝奪了!

於是,就順手砸了一磚頭上去要警告一下,沒想到砸到人了,一下子自己也慌了,正想溜走,沒想到回頭愣神,就給盈盈發現了。

這也好,當面對質下,於是就在樓下等盈盈下來,沒想到英叔也跟下來了,想要好好說話的他,一時間看到這個老頭,瘦不拉幾的,而且又不好看,斜眼歪嘴,一下子火大了。

「你看他,這麼老,這麼丑,你怎麼還跟他搞這玩意兒?」小叔子指著英叔。

「我怎麼了,我在工作,你看到什麼了?我們是清白的!」盈盈今晚就是認定自己下藥太重,才搞的英叔如此狼狽。

「工作,工作要這樣啊?」小叔子一下子手就往盈盈胸前推。

盈盈身子自然反應閃了下,但被他一下子推到肩膀,「你怎麼打人啊你」英叔看不過去大喊。

這時候,嫉妒的心跟憤怒的心交集在一起的小叔子,看到老頭幫盈盈說話,掄起拳頭直接朝英叔打來。

毫無招架之力,20多歲的小夥子打70多歲的老頭,三拳就將英叔打到在地,老頭經不起打,一下子哼哼在地上了。

盈盈一看這下真的完了,就在這個時候,員警也到了,直接抓了小叔子,英叔也送醫院,盈盈陪著英叔,一路上雙眼通紅,是她害了英叔。

就這樣折騰了一個晚上,英叔拍片檢查,並且留醫觀察,盈盈就在英叔旁邊忙裡忙外,不僅僅愧疚,而且,當她知道英叔並不打算起訴小叔子的時候,她愣住了。

她知道,英叔一切都是為她好,不想讓事情變大,而在警局嚇壞了小叔子,尿了一身,也不敢叫親人保釋,最後,還是盈盈親自來保釋。

知道英叔不打算起訴自己,小叔子一下子跪在盈盈面前「嫂子,嫂子,是我錯了,我不應該偷看你們,我也不知道原來是誤會,對不起,對不起,不要跟哥哥說,不要跟媽媽說,求你了,求你了。。。」

盈盈也心軟了,畢竟親戚一場,就放走他,趕回去英叔家裡,幫忙收拾衣服行李,因為他要在醫院住上一段時間。

回到英叔的家裡,她通知管理處來維修窗戶,整理著英叔的衣服,想到這個老人因為自己被毆打入院,內心一陣心痛,特別是因為她還不起訴小叔子,她善良的內心底線已經深深被這樣的行為給占據。

醫院的房間是8個人一間,英叔看到別人在他床前走來走去,要麼咳嗽要麼大聲說話,實在煩人,於是提出加錢,直接轉到VIP病房,自己一個房間。

盈盈安頓好一切,到了醫院就去上班了,她看著躺在床上的英叔,每看一次,心就難受一次。

下班後,盈盈趕緊又回到醫院來,看到精神好很多的英叔,心頭大石也算放下來了,也就也就趁聊天,將小叔跟自己的事情毫無保留的跟英叔說了。

老奸巨猾的英叔聽了,一下子感覺這小叔子三拳絕對沒白捱,反而因為這樣還可以斬斷自己最後的一道顧慮。

(13)

住了三天醫院,星期六,盈盈中午從家裡煲湯拿來給英叔,看到床邊站了一人,一看,竟是上次去診所看的那位大夫。

VIP病房就是好,獨立的房間,獨立的衛生間,還有個沙發跟桌子,她在旁邊倒著湯水,一邊聽著他們的對話。

「這原本還好,這幾下打得很重啊!」大夫說著。

「哎,是啊,醫生拍片也這麼說,咳咳。。。」英叔說話仿佛蒼老了很多。

「那你這身體,經過這次創傷,恐怕會有後遺症」大夫繼續說著,這句話給在倒湯水的盈盈聽到,不小心灑到了桌子上,她繼續留意的聽著。

「要多按摩才行,不然血管會堵住了,老人啊,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大夫關切的說。

「按摩,我自己來就行了」英叔有點不明白。

「這不行,你這個按摩需要刺激才行,要女的,有柔力才行,我給你介紹?但費用不便宜的。。。」大夫說。

「那算了,我沒事的,就這樣吧,謝謝您大夫」英叔。

「啊,你這老頭怎麼這麼固執啊?要不是你叫我來看病,我還懶得來呢,你不叫人也行,但你總要有人給你按摩才行啊,不然你血管都堵住了,這傷實在不輕吶!」大夫提高了聲線。

「唉。。。我。。。我怕生,陌生人按摩,很麻煩的。。。」英叔一臉無奈。

「呵,你聽聽,就這樣,這病情還能好?」大夫看著端著碗過來的盈盈「你瞧瞧,你瞧瞧,我走了,告辭!」

盈盈看到大夫有點生氣了,而且就要走,趕緊放下在床頭櫃的碗,瞪了一眼英叔,笑著對大夫說「他就這樣,您別介意,要不,我們在外頭說?」

大夫看了看盈盈,綁著大馬尾,柔順的黑色頭髮,大大的眼睛,尖子臉蛋,雖說不是天仙美女,但卻超凡脫俗的清純,加上白皙的皮膚,說話輕聲細語,穿著得體,飽滿渾圓的胸部跟緊翹的屁股,這身材真的任何人看了都想吞口水,內心暗想「媽的,這老頭真識貨,難怪要這麼演,看在錢的份上,今天也算交差了!」

他轉頭看了看英叔「哼,要不是看在老病號上,我才懶得理你呢!」這一語雙關的,英叔內心暗暗的笑著,盈盈則勸架似的,請大夫到門口。

大夫在門口,十分認真對盈盈一番交代後離去,盈盈送走大夫,走了回來,臉還微微泛紅,看到英叔一臉茫然,笑著說「快,喝湯,別涼了!」

「他跟你說了什麼了?」老頭一臉好奇。

「他說你很固執,所以交代我來負責給你按摩!」盈盈對他說。

「哎呀,別弄些有的沒的,老骨頭,都這樣了,哎呀。。。」老頭內心歡喜了下,翻了個身,一下子疼了。

「趕快躺好,躺好!」盈盈趕緊過來。

「我想小便。。。」英叔說著。

這幾天來,英叔因為行動不方便,所以醫院給他穿了紙尿褲,讓他這幾天實在不好受,今天男護理又剛好不在,所以也沒給穿上。

盈盈趕緊過去扶著老人,一步一挪到了洗手間內,讓英叔站在尿,但老人沒什麼力氣,只能雙手扶住把手,不夠力氣扶住老二。

這次英叔倒不是裝的,的確這次被打得不輕,而且一屁股坐在地方壓住神經,也讓他疼上很久,昨天晚上,他打電話跟那個診所大夫串通,讓他上午過來一趟。

他跟大夫也算老交情了,年輕時候曾一起花天酒地,對英叔這個忙,也答應得爽快,當然,錢的費用也是主要原因。

看來,上午演戲很入戲,盈盈都進圈套了,英叔內心一陣歡喜,但都怪自己子孫根不爭氣,不然也不用拖這麼久。

現在連小便都有問題,他轉頭看了下背對著他的盈盈「我,我。。。」

「怎麼了?」盈盈回頭看了下一臉尷尬的英叔。

「我怕尿到褲子了。。。」老人苦笑的說著。

盈盈趕緊轉過來,在旁邊用手扶住老人的手臂,讓他可以扶住自己的陰莖,這是一截黑乎乎的東西,稀鬆的陰毛下,包著皮,可以看出平時並不太注重衛生而導致。

特別是包皮內,一層白色的污垢,散發一股臭味,還好盈盈經常洗老人內褲,這股味道也習慣了,只是頭一次近距離看到,一下子也有點不知所措。

洗手間太滑,一邊扶住的身體讓一邊傾斜下來,還要扶住自己的陰莖,這讓老人更加尿不出來。

於是,盈盈讓老人繼續雙手扶住把手,她用手拿起這截陰莖,這下老人有點舒服,溫柔的手指捏住自己的雞巴,盈盈還溫馨的吹著哨子,老人扭頭聞著少婦的發香,貪婪的聞著。

盈盈看著這根黑不溜秋的東西,心想「要不是自己如此莽撞,這可憐的老人就不會被打成這個樣子,現在連尿尿都困難」實在心痛。

但她也很久沒摸過男人的東西了,這根小毒物拿在手指上,雖軟軟的,但卻是男女交合之物,一下子她臉紅了起來。

好不容易等到老人尿出來了,盈盈拿著紙巾擦了擦老人的尿漬,而後扶著他回到床上。

身體有點痛,但溫柔鄉中痛著也快樂著,老人看到少婦對自己的東西不太反感,這下也舒服了,他哎呀哎呀喊著疼,躺了下來。

每次他只要大喊疼,都讓盈盈感覺內疚,這從她愛憐的眼神可以看出內心是如何的不安,經驗老道的英叔自然看的更明白。

因為骨頭太疼,英叔吃了止痛藥,下午昏沉睡去,盈盈打了盆水,細心的幫他擦拭著身體。

擦到了陰部,她看了一眼在睡覺的英叔,將那根小東西拿了出來,用溫水布擦拭著,因為她覺得,實在太髒了,而且,大夫交代要按摩,若太髒了,熏死人了。

輕輕用指甲翻開他的包皮,頓時一陣白色污垢露了出來,這味道一陣噁心,她忍住,內心對自己一陣責備,都是她,不然老人也不會如此,這段時間幾乎沒沖涼了。

她根本不知道,就算平常時間,這老人對自己也沒太在意,畢竟年紀大了,這些都是陳年污垢了,一下子光景,英叔的下身被盈盈洗得乾乾淨淨。

晚上,吃好飯,盈盈叫英叔躺好,然後伸手在老人的大腿內側輕輕揉動著,很溫柔的動作,搞得英叔一陣哆嗦。

「好舒服。。。」老人微微喘著氣。

「這是上午大夫交代的,每天要按摩十分鐘」盈盈回答著。

「操,這死老頭,才告訴她十分鐘,你媽的不會說三十分鐘啊,操!」老頭在心裡暗暗咒駡咒駡著老大夫。

嘴上可不這麼說「這麼久,辛苦你了,謝謝」一臉誠懇。

盈盈微微一笑:「這沒什麼,我應該做的。。。小心,要,要動到你的那個東西了。。。」盈盈紅著臉說著。

原來,五分鐘大腿內側,五分鐘陰部包括陰囊。

這下老頭內心對大夫安排感到滿了,這錢花的值!

老頭的陰囊很小,盈盈伸手進去的時候沒摸到,所以她掀開被子,這樣看得仔細些,被子直接卷在老頭的胸前,這下老頭躺著看不到盈盈,有點急。

「我,我看不到你呀」老頭說著。

「看我幹嘛呢」盈盈有點不解。

「我。。。看著你。。安心些。。。」老頭喘著氣。

「有啥好安心的,我不在這裡麼」少婦高著頭看了一眼老頭,四目相交,各有神態,老頭一臉色眯眯,少婦一臉正經人。

「我看看你。。。」老人喘氣聲有點大,還好VIP房隔音效果好,他一手摸過去拉住少婦的衣服,用力往自己扯。

「別拉,。。。是不是很疼啊?」盈盈輕聲的說著,因為她知道,據說男人這陰囊碰不得,一碰就疼。

沒想到老頭不是這樣想,很長時間,他沒有被如此溫柔對待過了,特別是少婦的輕柔的手,那種感覺讓人飄飄欲仙。

他只是想摸摸少婦,但說不出來,終於,他忍著傷口的疼,喊了「讓我摸摸,讓我摸摸」

這時候盈盈才理解,原來老頭想要摸她,但摸哪裡呢?又要摸胸啊?這不好,畢竟是醫院,而且,現在是按摩的時候,不可以,不可以!

於是她輕聲的說「現在在按摩著,你閉上眼睛,別這樣,現在不可以摸,等按完了,再給你摸。。。」

「不,我要摸。。。給我摸一次吧,求求你,求求你了。。。」老頭有點喊出來,大聲了下。

「你。。怎麼這樣。。。」盈盈拗不過他,又怕他亂動到傷口,只好側身坐了坐過去,但又不知道他想摸什麼,又不知道怎麼問。

「你,你想摸什麼。。。」她紅著臉問,她以為想摸大腿,男人不都喜歡這個麼?

「都想,都想」老頭回答著,她沒理解到這個問題。

看到尤物坐了過來,老頭趕緊伸出手「哎呀,好疼啊」他的手不夠長,一下子扯到傷口叫了出來。

這下很大聲,外面的護士趕緊敲門詢問。

盈盈嚇了一大跳,趕緊蓋上被子,支吾著兩句,打發了護士,一看錶,剛好十分鐘。

「我回去了,明天再來哦,乖乖的,別動到傷口,記得了!」盈盈看了看英叔,就跟看孩子一樣溫柔的說著。

「好吧。。。」英叔有點不舍,但手的確痛,也沒辦法,不過,慢慢來,不急,少婦已經一步一步走向他設置的套中了。

回到家裡,盈盈的手機已經顯示了幾條資訊「到家了嗎?」「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告訴我」不說也知道,這是英叔發來的,這老人還真有耐心。

善良的盈盈趕緊回復「到家了,早點休息哦」

「好,明天要讓我摸摸哦,不許騙人」老頭不死心。

「討厭!」盈盈回復。

「討厭就是可以,沒想到我這個年紀還能摸到這麼年輕這麼美麗的酮體呢」老頭的話中,以退為攻。

「只要對你病情好就行,要不是我,你也不會這樣,實在對不起」盈盈至今都是充滿愧疚。

「傻丫頭,跟你開玩笑呢!摸不摸無所謂,其實,最要緊是你在我身邊,我感覺很安全,很舒服」老頭攻心術很厲害。

盈盈看著他的留言,沒說話也沒再回復,默默關掉手機,帶著複雜的內心去洗澡了。

洗完澡,盈盈拿去手機「睡了?」

「沒,睡不著」英叔很快回復。

「你還沒回答呢,你想摸什麼?」盈盈躺在床上,她的的房間很小,下鋪還睡著姐姐的孩子。

「胸」看到老頭的回覆,她頓時臉紅了。

「胸好大,好摸」老頭加了一句「上次送你的禮物,還有穿嗎?」

「沒穿,收起來了,好貴,不捨得穿」盈盈調皮的回答著。

上次送禮物那天,就是他這次受傷那天,就是因為站在窗邊摸胸,結果被她小叔子打了,這老頭,現在都這樣了,還在想著胸。

躺在床上,她的雙乳並沒有下垂,還是堅挺著,這是她最傲人的地方,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身上一陣抖動。

作為一個女人,她忍受著寂寞,特別是這個歲數的她,有正常的需求,但卻沒有發泄的途徑,但潔身自好的她從來沒試過自慰,因此性慾一直埋藏在內心,一直壓抑著。

這幾天,英叔毛手毛腳對她,剛開始是抗拒的,後來,卻順從了,特別是因為愧疚而順從,卻又有有點偷情的刺激。

「?」英叔看她沒回話,發了個問號。

「早點睡,別胡思亂想了,後天要做手術呢」盈盈對著手機嘆了口氣。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看到老頭髮給她這段話,不禁好氣又好笑。

「呸呸呸,瞎說,你再這樣亂說,下次不給你摸了」盈盈最害怕聽到這種話。

「好,好,不說,要給我摸的,不然我死了也不瞑目啊」老頭不死心。

看他這樣亂說,盈盈不想再回復了。

那邊老頭等了許久,沒看到少婦回復,也不敢再亂說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