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潔身自好的少婦盈盈 (14-16) 作者:baxx1979

【潔身自好的少婦盈盈】 (14)

作者:baxx19792021-5-6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第二天,盈盈下班後來到醫院,還沒推門就聽見裡面有點吵,她推門一看,原來是男醫護跟英叔在爭執。

「你來了,來評評理」護士看到盈盈推門而入「你說你爸怎麼這樣固執?叫他穿紙尿片,他不肯,這晚上還要吃鎮定劑,萬一小便失禁,尿床上不是跟辛苦?」

「啊,是這樣,對不起,對不起,我來負責,我來負責」盈盈也沒留意稱呼,趕緊跟男醫護賠不是。

「你怎麼負責啊?明天就要手術了,今晚就要吃鎮定劑,晚上尿床你怎麼負責啊?」男護士

盈盈看著英叔,氣鼓鼓的,不說話,看來,他今晚真的不會穿這紙尿褲了,於是跟男護士說「沒關係的,我今晚在,我會陪他的」

男護士聽了,也就沒再刁難了,說了幾句交代下就走了,畢竟這裡是VIP客房,留宿是沒問題的。

「你呀,明天就要手術了,還不乖?」盈盈看到男護士走後就對老頭說。

「哎呀,穿那個很煩的,你不知道,黏黏的,我受不了」老頭看到盈盈今天穿著一身運動裝,白色的上衣,黑色的瑜伽褲緊緊貼住飽滿的屁股,簡直看呆了。

盈盈安排晚餐給英叔吃,看著老人吃得津津有味也十分歡樂,由於今晚要在這裡陪宿,她又下去買了一份速食,然後一老一少邊吃飯邊聊天。

英叔也詢問了公司的事情,知道女兒在外國管理分公司也不如意,但也沒再說下去,畢竟對著美女說話聊天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盈盈站起來在床榻邊,細心的幫他挑起飯盒內的魚骨頭,身上芬芳的香味兒讓英叔一陣陶醉,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盈盈的屁股。

「討厭,吃飯」盈盈冷不防被摸了一把,對於守身如玉的她來說,平時一早暴跳如雷,但她卻沒阻止,也沒生氣,這一切在這幾天中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最主要是在老頭的安排下,一層層防備已經慢慢被瓦解。

老頭昨天看到跟她的對話,知道她現在內心充滿內疚,這就是他想要得到的結果,但是要駕馭這個少婦,還沒到火候。

飯後,盈盈削蘋果給英叔吃,今晚她只能陪床了,剛剛老頭又去尿了一次,她現在已不嫌棄摸著他的陰莖了,而且懂得尿完再幫英叔甩甩。

房間有個小沙發,晚上盈盈可以睡在這裡,醫院很無聊,英叔也懂得給她空間,吃完蘋果兩人各自刷著手機,一個在床榻,一個在沙發。

「你在幹嘛?」盈盈躺在沙發上,手機跳出一個訊息,她一看,竟然是英叔發來的,兩人就在同一個房間,她好氣又好笑的瞄了一樣在床上的老頭。

「沒幹嘛,看日劇,你在幹嘛」她覺得無聊中,英叔還能這樣跟她聊天,這老頭比年輕人還年輕人。

「我在等你按摩」老頭髮來了。

「你不是說不需要麼?」盈盈故意的回覆。

「啊,你還記得啊,你按舒服嘛,若叫外人來,我才不呢,快來!」英叔有點急。

「我按舒服?別人按不都是一樣?今天不按了,休息!」盈盈繼續氣他。

「別,求你了,姑奶奶,親姑,美人,你就可憐可憐我這老頭吧,明天就要手術了,估計也見不到你了」英叔氣喘有點大聲了。

盈盈看樣子這玩笑不能再開,站起來,開口說:「別瞎說!我都給忘了這事兒」,去洗了洗手,然後走過來。

然後將燈光調暗,對於她來說,還是不習慣被英叔看的感覺,特別是萬一被他摸的時候,她不好拒絕,但又覺得自己像個按摩女郎一樣,這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但對於這老頭,她的愧疚心情更複雜,現在只希望他趕快好,希望明天手術順利,生活恢復原來的樣子就行,不然這輩子,她都不會安樂。

她半坐在床上,背對著英叔,左手掀開被子,溫柔的脫下內褲,黑乎乎的陰毛下,一隻軟趴趴的小包皮小黑蟲。

按大夫所說,應該先按摩腿兩側,她的手掌貼住老頭瘦弱的股溝,輕輕來回揉著。

老頭閉上雙眼,他的手指在少婦的屁股間來回滑動著,然後一手摸著少婦的背脊,就像在撫摸著一隻乖乖的小貓一樣。

除了不舉,他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將少婦抱在懷裡慢慢品嘗,但可惜了,就算少婦現在答應了,他也無能為力,而且身上骨頭的傷勢還沒好,被打斷的骨頭明天還要做一次小手術。

少婦的腰很細,穿著運動衣服並不厚,他的手停留在後背的內衣扣上,他手一摸,這很像他送給她的那件內衣。

「這是我買的!」老頭在背後有點興奮的說。

盈盈不說話,只是低頭一手輕輕揉著。

「昨天你還說收起來呢,嘿嘿」老頭內心有點激動,一位美麗的少婦,穿著他送的內衣褲,此刻用手摸著他的雞巴,真的勝似人間逍遙生活。

聽到老頭這樣說,她沒回話,只是覺得他這樣當面說出來,讓她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她很喜歡這件內衣,最近都經常穿,的確很軟很舒服,她上網看過,是今年新款,而且才剛出不久,價格真不便宜。

正想著,突然,她感覺老頭的手從她背後的衣服伸進來,粗糙的手在她光滑的背上不停的摸索著。

她頓時感覺不自在,但又不知道如何說,這是她第一次沒有隔著衣服給這老人摸,她於是扭了扭身體,表示抗議,但抗議無效!

老頭的手很快摸到她的內衣扣子上,一手要解開她的內衣,她頓時有點慌張,彎了下腰,躲開他的手勢。

但床並不大,她能躲到哪裡去,老頭的手又摸上來,一下子扯住她的內衣,又按在她的扣子上,她這下無可躲避,又不敢說話,心想著:這太過分了吧!

然而,她很快就感覺出來,這老頭雖然想,但他不會解扣子,原來,這件新款的內衣是又防解開功能,加上盈盈上圍豐滿,緊繃的彈性讓安全扣更加牢固,單手是解不開的。

老頭在背後喘著氣,就這樣拉著,按著,盈盈翻著白眼背對著他笑了笑,用手指輕輕在大腿內側一捏。

「哎呀!」老頭叫了起來。

「看你還不乖!」盈盈像對著頑皮的的小孩說著。

「哎,死了算了,想想明天就手術了,也不讓摸,哎。。。」老頭在後面叫著,一手還不死心的要解開。

「別這樣說,我在按摩,要專心」盈盈想要岔開話題,她最不喜歡聽他說這個。

「按不好嘍,摸一下吧,死了心也好!」老頭在後面說著,聲音有點抖索。

盈盈忍不住的回頭一看,老人眼睛竟然含著淚花,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無力。

一下子心軟了,「上次在他家,說不定已經被他脫下來摸了,只是沒想到被磚頭砸了,那就,讓他摸一次吧,不然明天手術都不知道怎樣」盈盈內心掙扎了一下。

然後,她離開床鋪,站了起來,看了一眼滿臉皺紋,雙眼通紅的老人,內心一陣掙扎。

「啊,別走啊,你幹嘛呢?」老頭急了,看她朝大門口走去,心想「媽的,完了,這少婦那麼難捉摸啊,這下完了,她一旦走了,這就前功盡棄了!」

(第十五章)

誰知道,少婦走到門口,探頭看了看幽靜的走廊,只有兩個護士小姑娘在聊天,她檢查了下門鎖,醫院規定病房不可以反鎖,方便隨時進來查房。

她將門鎖輕輕扣上,深呼吸,順手將房間內昏暗的燈關掉,剩下洗手間的燈光,然後慢慢走回床邊。

她現在滿臉通紅,從小知書達理,讀到大學畢業,一輩子受盡家人嬌寵,但卻是頭一回要這樣給陌生男人摸胸,而且是光著身子給摸。

病床是可以搖動調整位置的,她伸手調整了床頭,老人慢慢坐了起來,門窗都關著,室內溫度上升,她感覺有點熱。

然後,她坐在床上,面對著老頭,將自己一頭烏黑的長髮綁了起來,這期間,心跳不斷加速,黑暗中,喘著粗氣的老頭,已經將手已經焦急的在她的腰間摸索著。

昏暗的病房中,只有兩人的呼吸聲,一個喘著粗氣散發著老人的味道,一個嬌喘著吐著芬芳。

黑暗中,綁好頭髮的盈盈將身上的運動裝脫了下來,露出雪白的胳膊跟迷人的背脊。

「脫了沒?」老頭安耐不住,但看不清楚。

「在脫」盈盈低著頭。

「我看不見,開點燈行不?」老頭已經急了。

「不要!」對於潔身自好的少婦來說,這是她能容忍的底線,不可以越過。

「好吧,好吧,快,我摸摸」老頭想著,來日方長,這少婦可以如此對待自己,已經算很不錯了,是一個好開頭。

老人這當口以為她已經脫下來了,一手就按在她的胸前,一摸就摸到盈盈的內衣,也不管了,開始扯她的內衣,老人這麽猴急,盈盈怕拉壞了內衣,趕緊雙手繞到自己的背後,解開了內衣的扣子。

頓時,她感覺胸前一涼,乳罩鬆開了,一雙粗糙的手迅速的鑽了進來,一下子握住了自己的雙乳。

她的皮膚很柔滑,事實上,也就給老公摸過幾次,其餘的都是深藏在自己的衣服中,誰也沒見過,而且在公司,在街上,只要彎腰,她畢竟先用手捂住自己的衣領。

此刻,在黑暗的房間內,她坐著,讓一個70多歲的老頭肆意的摸著自己雪白豐滿的乳房。

她將頭扭過一邊,老頭雙眼噴火似的,雖然四周昏黑一片,但這是他第二次觸摸到這對完美的乳房了,還記得那兩個凹進去的小乳尖,他用手指去輕輕摳著還沒受到刺激的乳頭。

一時間原本凹下著的乳頭,一下子得到主人的命令,使勁的往外跑,這讓扭頭一旁的盈盈緊緊閉上眼睛,內心不停的想「這老人怎麽這麽下流」,「這是有多久沒摸到過女人了?」,「哎呀,乳頭給他摸住了」

心裡是這樣想著,嘴裡卻不自覺的發出嬌喘聲,她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想讓聲音發出來。

老人眼睛不好,但每天看視頻,已經熟悉了這對完美的乳房,他用手託了托雙乳,很沉重,很結實。

然後伸出兩個拇指將剛剛昂首的乳頭按了下去,這件尤物跟著發出一陣惹人的呻吟,雖然不大聲,但卻十分動人,身子也跟著往前彎,大腿半跪在床上。

這一彎腰,兩個乳房垂吊起來,老人猶如擠牛奶一樣,雙手托住兩個乳房,愛不釋手的摸起來。

少婦想要挺起胸坐起來,但老頭不讓,一隻手按住她的背,一隻手把玩著兩個垂下來的美乳。

雖然她可以拒絕,但此刻的她有點迷糊,她左手支撐在床上,頭繼續扭過去那邊,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嘴內除了自己自己連連嬌喘,還有一些她平時不會發出來淫蕩的聲音。

雙乳被這老頭把玩著,特別是乳尖被老頭用手指摳住,她的身體都會一陣抖動,她大口喘著氣,頭下方就是老人軟趴趴的陰莖。

「好軟,好舒服,舒服嗎?嗯?舒服嗎?」老頭邊喘著氣,邊對著少婦耳邊說話。

盈盈嬌喘著,沒說話,她不知道該怎麽回答,說不舒服是騙人的,說舒服又說不出口。

沒有綁住的頭髮髮絲,一根根在老頭的雞巴掃動著,瘙癢著老頭的內心,他一手捏住尤物雙乳,一手在自己雞巴上大力搓著。

可惜,雞巴毫無動靜,他有點生氣,縮手回來狠狠在少婦的乳房上捏,這一下有點大力,但老人的力氣雖說是大,卻不大,特別是少婦豐滿的雙乳,一下子滑開來。

但這個力度卻讓少婦一陣酥軟,她從沒試過自己的雙乳被人如此用力的招呼過。

內腿緊緊夾住,她感覺自己內褲濕了,而老頭也感覺出異樣,他又用力的捏住一次這完美的乳房,少婦這次輕呼了一聲。

看來,這少婦很受用,黑暗中,喘氣聲越來越大,老人伸出拇指跟食指,用力的在她那個新剝雞頭上,狠狠的一捏。

「啊。。。啊。。。」少婦終於忍不住叫了起來,還好捂住的嘴,沒太多的聲音。

好玩!老頭繼續想要捏另外一邊,少婦趕緊轉頭過來,用哀怨的眼神看了一眼這個老頭,然而一轉頭,就聞到老人那嘴裡濃重的口氣,熏得自己趕緊轉過去。

老人不在乎,他長期的牙周病讓他的口氣很重,但自己也沒感覺出什麽來,手再次捏住另外一邊的乳頭,指甲陷在乳暈上,用力的一掐。

「啊,啊,,別,別這樣。。。小力。。。一點。。。」盈盈此刻感覺就跟丟了魂兒似的,一下子感覺前所未有的鬆軟,開口求饒。

「我沒大力呢,大力的話,就是這樣」老頭邊喘氣邊說話,再一把將垂吊的乳首用力一捏。

「啊~~~」少婦一下子將頭高高的昂起來,猶如一隻小羊羔,雙乳傳來強烈的酥麻猶如觸電充滿著全身。

「這樣嗎?」老頭很滿意這樣的表現,但故作驚訝的問著。

「好癢。。。我受不了。。。請你。。。」盈盈一下子感覺內褲已經濕透了,她的秀髮已經散了下來。

她低頭喘著氣,半跪在床上的身子不停抖動著,此刻她恨不得老頭馬上停止,但又不想開口想讓他繼續。

她的身體被老頭輕輕的按住,老頭的手還沒鬆開的意思,這太好玩了,沒想到這件尤物竟然這麽好玩,這是老頭沒想到的。

他一手托住兩個豐滿的雙峰,拇指跟尾指各自頂住兩個誘人的乳暈,長長發黑的指甲在粉紅充血的乳頭上大力的摳著。

盈盈還沒回過神,又是一陣酥麻,右手不自覺的搭在老頭那個黝黑的小雞巴上,也伸出手指頭在雞巴上上溫柔的搓著。

「舒服嗎?」老頭再次問。

「嗯。。。」盈盈羞紅著臉,她從來沒想到這老頭竟然可以給她從未有過的刺激。

「讓我吃一口奶子」老頭聞著少婦的發香,一手搭在盈盈豐滿的屁股上,用力拍了拍。

「額?」盈盈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奶子,讓我吃一口」老頭呼吸急促的說著「快呀,還愣著干什麽?」再次拍了拍盈盈的屁股。

「你,你剛沒說,你不許。。。」盈盈頓時有點措手不及。

「咋了,現在說不行啊,吃奶子,來」老頭脾氣來了。

「我。。。」盈盈咬著嘴唇,楚楚動人的樣子讓每個男人都覺得憐愛,可惜這當口老頭沒時間時間,也沒機會看。

老頭一把扯住她的頭髮,一手在她的乳頭上狠狠捏了一把,這力度對老頭有點大,對豐滿的少婦卻是一種刺激。

「別捏,別捏。。。」盈盈小聲的說著,她現在屈服在這個充滿雄性激素的老頭下,想了想「都給他摸了,那就給他吃一口吧,不然明天要手術了,今晚肯定不會那麽安分的」

少婦一手支撐在老人的肩膀,一條白皙的大腿跨過來,這時候雙腿就跪在老頭的大腿外。

然後,雙手放在老人的肩膀上,害羞的將頭扭過去一旁,不敢直接看著昏暗中的老頭。

老頭也沒想到這少婦竟然這麽聽話,一下子也愣住了,他看到盈盈如此直接的將乳頭送到他面前,這才醒來。

可惜燈光太黑了,他看不清楚,只看到兩個飽滿的乳房正對著他,一陣芳香跟一陣乳香味撲鼻而來,他伸出貪婪的舌頭,朝雪白的雙乳上狠咬上去。

「咚咚咚。。。」外面一陣推門的聲音,嚇得兩人清醒過來,是哦,這裡是醫院。

「查房呢,怎麽鎖門了?」外面出來護士小姐的聲音。

「噢來了,不好意思啊,我換個褲子」老奸巨猾的英叔很鎮定的回答著,一把抓住從自己身體彈開害羞的少婦。

「好,我等下來,儘快開門,不能鎖,有規定」護士小姐說著。

盈盈沒出聲,她正想下來,誰知道此刻又一把被老頭抱住,嚇得不輕的盈盈急忙推開他「別,別,人家都來了,別。。。」

「哎呀,不用怕,不用怕,我正興頭上!」英叔有點不滿,死死的抱住,頭直接往盈盈的酥胸上靠,伸出舌頭四處遊動,留下一灘灘口水漬在盈盈雪白的胸前。

這時候,盈盈趕忙一邊推開這隻年邁而又發情的老獅子「別這樣了,別再這樣了,過分了。。。別這樣啦」盈盈生氣了。

然後用力的推開抱住自己的老頭,這下老頭才明白,剛才他以為征服了少婦,一切都是假像,這女人可猛著,按自己的力氣是搞不定她的。

但想到她剛才的表示,也大概摸了個底,他瞬間又如孩子一樣,憋著嘴離開離開溫暖的懷抱,眼睛死死盯著兩隻雪白的乳房。

借著昏暗的燈光,看到老人一臉不舍,頓時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的盈盈趕緊溫柔的說「別這樣,不急呢,日子還長著呢,你明天要好好手術啊。。。」

「不要嘛,我正摸得舒服的」老頭聽到裝作可愛的樣子又賭氣的說著,一手不忘著再摸向盈盈正要穿上內衣的乳房。

「你又來了。。。」盈盈看到不死心的他也沒辦法,男人就是這樣,不管十幾歲到幾十歲,她還不明白這道理。

只好停住正要穿回去的內衣,讓他粗糙的手伸了過來握住自己的乳房,當老人的手再次捏住自己的乳頭,她一陣哆嗦,發出一聲嬌喘「討厭。。。」

「不討厭,你看這小乳頭,硬了」老頭笑嘻嘻的說著。

「你好討厭,下流!」盈盈啐了老頭一口,臉頓時紅得跟蘋果似的。

「你的乳頭是全世界最美的!」老頭很認真的說著。

「呀!!!討厭死了啦你,別再說了。。。」盈盈對著這老頭實在沒辦法,但這句話卻讓她內心很受用,還好燈光昏暗,老人沒看到帶著害羞而微笑的盈盈。

盈盈不敢再說下去,外面的護士隨時會進來,她趕緊穿上內衣,也忙著將老頭的褲子穿回去,然而,手卻在老人大腿上碰到一團濕漉漉的東西,盈盈一抹,這是什麽?

然而也沒太多細想,蓋好老人被子,趕緊走到門口,打開鎖,將燈打開,刺眼的白熾燈讓兩人對望了一下,意猶未盡的老頭,在大腿陰部一股白色的液體正流淌著。

而紅著雙頰的少婦,淩亂的頭髮以及不整齊的運動服,她避開老頭火辣的眼睛,趕緊走進廁所。

打開水龍頭,這才看到手上有一股帶著腥味白色的液體,她一聞,頓時有點噁心,趕緊洗手。

不一會兒護士小姐進來檢測後走了,盈盈趕緊打了一盆水,拿著毛巾,過來幫老人擦身體,那股腥臭的精子讓盈盈有點想乾嘔,以前都是在內褲上看到的。

已經射精的老人閉著眼睛休息,讓少婦忙乎著做好一切功夫後,她然後躺在沙發上,帶著困意,身上一陣口水的味道,是剛才老頭留下的,這讓她似乎有點記憶。

那天,她在老頭家裡喝醉了,第二天早上就是這個味道,是的,這就是口水味,難道,上次在老頭家裡,他???

她瞄了一眼老頭,欲言又止,又不知道怎麽問,誰知道老人還沒睡覺,眼睛盯著她,看到她的表情以為她還在害羞中。

「怎麽?還不睡」老人這次換回慈祥的面孔,猶如長輩愛護孩子一樣。

「你,你上次,我在你家喝醉了,你有沒有對我怎樣?」盈盈很直接的問。

「啊?怎樣?哪次?」老頭裝糊塗。

「就那次,我睡醒在沙發那次,你,你有沒幹嘛?」盈盈聲音很清甜,但絲毫沒有問罪的意思。

「哦,那次啊?你喝醉了,吐得一身都是,那口水味好大,我沒辦法,也就打了一盆水,擦擦你的衣服而已。。。你,你該不會以為我乘人之危吧???」老頭一下子聲音大了起來。

聽到老頭的解釋,盈盈頓時覺得自己過分了,加上老頭的聲音很大,很激動,她怕明天要手術,給他增加壓力,同時,自己也無地自容起來。

「沒啊,你別誤會,我沒誤會你的」盈盈趕緊坐了起來。

「你就是誤會了我啦,我可不是那樣的人,一切都要問過你,尊重你,剛才,我說要吃你的奶子,我也是先問你呀」面對老頭這一番話,盈盈點了點頭。

「那你說,我會這樣嗎?」老頭問盈盈。

「我,我沒怪你啦,剛是我不對,語氣太重了,我,我很少給男人碰的」盈盈低著頭說著。

「那就好。。。剛才舒服嗎?」老頭問。

「哎呀,討厭啦你,我睡覺了。。。」盈盈一下子羞紅了臉。

「謝謝你,盈盈」蒙住頭躺在沙發的少婦聽到老人這句話,頓時內心一種甜蜜,聞著身上衣服老人留下的口水味,輕輕的睡去。

【待續】

(第十六章)

第二天的手術很順利,但老人年紀大,骨頭癒合慢,在醫生的吩咐下,英叔只能再在建議下多呆幾天醫院。

忙了一天的盈盈,心頭大石也放下了,忙裏忙外的,讓醫院的護士讚不絕口,紛紛表示這個女兒真的乖巧且懂事。

在盈盈的照顧了,英叔的身體也一天天漸好轉,這天,可以出院了,英叔反而感到不捨,盈盈去辦理出院手續後回來,看到英叔滿眼通紅下了一跳。

「怎麼了?」盈盈問。

「我一想到要出院,我就想哭」英叔一臉誠懇。

「爲什麼呀,這不是好事嗎?」盈盈感到奇怪。

「我一回去,你就要去上班了,我又不能看到你了,這幾天你在我身邊,對我很好,我很開心,回去,就不會對我這麼好了」英叔這番話到是出自內心。

「不會啦,傻瓜,我每天都會來陪你呀!」盈盈十分感動的說。

「那我想每時每刻看到你嘛」英叔此刻跟孩子一樣。

「好啦,那我要上班呀,下班一定來」頭一回有男人這麼赤裸裸的說這些話,實在讓盈盈感覺很幸福,雖然是一位老人。

盈盈走到英叔面前,溫柔的眼神看著他「我會來的,一定!」,這番話讓英叔也感動了,一下子抱住盈盈豐滿的身體。

自從上次摸完奶子到現在已經是第四天了,這幾天忙忙碌碌的,也沒再調戲這位美少婦,現在好不容易有空了,而且四下沒人。

「讓我看一眼,就看一眼,呼呼。。。」英叔喘著氣。

「看什麼呀?」盈盈低聲的問。

「還看啥,這幾天都動不了,急死我了」老頭開始亂抓起來。

被抱住的盈盈滿臉通紅,又怕掙扎碰傷到他,只能由他來,她看了看門口,VIP樓層很安靜,沒腳步聲。

「就看一眼,不許使壞!」盈盈柔聲說。

話沒説完,坐在床上的老頭已經毫不客氣啥伸手從盈盈的衣領內伸手進去,盈盈害羞得將頭扭過去一邊。

老頭粗糙的手握住飽滿的乳房,彈手,香滑,雪白,讓薄薄的內衣緊緊包裹住,36C弧形的線條緊繃著。

70多歲的老頭將手指的繼續伸入乳罩內,因為乳罩太緊了,他只能在外面不停的摳著,急得滿頭大汗。

這時盈盈轉過頭來,看著焦急眼神的英叔,一手握住她豐滿的胸脯,手指頭從乳罩的縫隙中伸進來,死命的找自己的乳頭,滿臉皺紋卻一臉認真的樣子讓她看起來竟然有點心疼。

她只好輕輕的說:「再往下一點,再一點,對的,到了。。。」她感覺英叔的手指頭已經到了自己乳暈的位置。

黝黑的手指甲已經在幼嫩的粉紅乳暈上,銳利的指甲不停在上面滑動,一陣陣酥癢讓盈盈夾緊了雙腿。

「怎麼還沒摸到啊」老頭有點急,因為少婦的乳頭是凹下去的,還沒刺激的頂上來,因此手指沒感覺出有凹凸感。

「加油。。。」盈盈害羞輕聲的鼓勵著。

「操,真的好大。。。你脫掉!礙事兒!」老頭有點生氣。

「不脫,外面門沒關,人家會瞧見的,好了嘛,就這樣了嘛,行不」盈盈將手按住他在自己內衣摸索的大手。

「那回家去?」老頭想想也對,這醫院實在太麻煩了。

「嗯。。。」盈盈紅著臉回答著。

「回家去繼續吃,好好的吃,嘿嘿,我要用咬的哦」老頭看著羞澀的盈盈,色心大起。

「啊,不能咬人呀」盈盈看著他,眼神好可怕。

「騙你的,這麼美麗的小乳頭,誰捨得咬呀?嘿嘿嘿。。。」老頭對盈盈說著。

「討厭,都多大了,還跟小孩似的,手還不抽出來?準備回家去啦」盈盈打了打還在摸著自己乳房的手。

老頭一邊嘿嘿笑著,一邊捏了下自己垂頭喪氣的雞巴,一邊盤算著等下回去要怎樣處置這個美少婦,家裏的威爾剛都吃完了,問題是現在都不見效了,咋辦?

然而,盈盈的底線就這麼輕易會給這老頭突破?估計老頭也太低估盈盈了,這幾天盈盈都在想那天晚上老頭的舉動。

她現在雖然有名無分,但畢竟還是人家的媳婦,所以,她是有底線的,對於給老頭的這一切,她內心的愧疚多過於感情。

眼看老頭手術也差不多好了一半,這讓她的內心感到安慰,而接下來的關係如何處置,這才是她最頭疼的。

拒絕吧?太心狠;不拒絕吧?又實在過不了自己這關,自己現在到底處於怎樣的一個位置,她也搞不懂,這老頭又這麼粘自己,又要如何面對?

她每次想到這裏都覺得很難,很難,現在聽到老頭期盼跟她回家好好的吃乳房,內心裏是一百個不願意,她很怕繼續深陷進去,無法自拔。

收拾好之後,盈盈送英叔回去了,一路上英叔看著走路婀娜多姿,體態撩人的少婦,心裏樂開了花,不行,今晚一定要好好炮製她。

於是,他打算再試試藍色小藥丸,看看是否可以重振雄威。就在計程車還沒到家門前,他吩咐停車,然後對盈盈說,你先回去,我買點東西就來,於是先下車。

然後頭也不回進去旁邊一家藥店內,盈盈放心不下,吩咐司機停車,畢竟這裏到英叔家並不遠,而且行李都一個袋子而已。

她下車後,順著剛才英叔進去的大門,推開,聽到英叔的對話。

「這行不行啊?」英叔在説著。

「放心吧,女的最怕這東西,只需一滴,你懂的,哈哈哈」藥店職員説著。

原來英叔進去買了偉哥,而後店員向他推銷了一種「芬芳紅」的迷幻藥,只需一點點就可以讓女子興奮的違禁品。

然而,英叔卻覺得沒必要這個,可是,盈盈的底綫如何,他還不太清楚,當然,若可以話,是最好不過了。

想像著盈盈在他面前猶如母狗一樣翻滾求歡的樣子,這讓他內心顫動不已,畢竟這是最快能夠吃下這少婦的時機。

但是,一旦若被她發現了,這就完了,前功盡棄不要緊,萬一去報警,自己吃不了兜著走,實在不妥。

怎麼辦?

買還是不買?

就在猶豫間,他從櫥窗的玻璃反光看到盈盈竟然站在門口!

「不,我其實就是個人問題,因爲我有病,無法做個男人,所以我就只需要藥品就行,我不想讓人看不起,就這麼簡單,並不是你想的那樣,也不是要對什麼女孩子有任何想法」

他背對著盈盈,一邊對店員狂眨眼,一邊正氣的對店員説著,店員有點莫名其妙,但看到門口站著一位盯著他的女人,店員瞬間明白了。

「所以,這東西我不會碰的,這藥丸我就試看看,可以就可以了,不可以就算了,都多大年紀了我!」英叔説完道謝,轉身就走。

盈盈站在門口都聼到了,本來她就想要問個清楚,但聽到英叔這麼説,感覺到自己是不是杞人憂天了?

「你怎麼來了?」英叔愣了愣。

「沒啊,你剛手術好,不能亂跑,怕你走這麼遠的路,會不好」盈盈盯著他手上的盒子「這是什麼?」

「這,這是藥來的」英叔有點冒汗,剛還好看到盈盈進來,不然真的完了,但對於手上的藥,這下怎麼說呢?

「什麼藥?醫生不是開好了嗎?」盈盈提了提手裏的袋子。

「這是威哥,吃男人陽剛的」英叔有點哭笑,但他知道這個不能撒謊。

「是嗎?怎麼沒見你吃過?」盈盈起了疑心「你買這個幹嘛?」

「最近心有力而不足,看你整天熬藥,忙來忙去的,還不都是為了這個,而且手術後,情況更差了,我想試試能否快點好」英叔饒了一圈花園。

盈盈將信將疑的「走吧!」

英叔送了口氣,跟在她後面,就像個小學生似的,乖乖走,走到一半,前面的盈盈突然回頭來「你該不會對我有什麼歹意吧?」

「啊?沒有啊!怎麼會啊!」英叔嚇了一跳。

「那你買這個幹嘛?這個吃了就,就要那個的!」盈盈沒蠢,她已猜了個大概。

「哪個啊?」英叔裝煳塗。

「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可說清楚了,我給你。。。給你摸,不代表你可以亂來!」盈盈終於勇敢的說出這句話。

「我哪有啊,冤枉啊你」英叔一下子沒氣了。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就這樣一前一後走了回家,看著前面扭著豐滿屁股的少婦,老頭心裏痒痒的「哎,這娘們,太難吃了!」

在電梯內,兩人都不說話,英叔趁機摸了把盈盈的屁股,誰知道盈盈一下子躲開來,再瞪了英叔一眼,看來,這氣生大了!

「媽的,早知道不去藥店了,自己偷偷去買不就行了」英叔此刻內心一百個後悔。

回到了英叔家裏,盈盈感覺有點不一樣,這裏面貌似有人來過一樣,她放下了英叔的行李,突然,從廚房內走出一個人來,把兩人嚇了一大跳!

【未完待續】

版主:青青的世界於2021_05_15 10:11:52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