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潔身自好的少婦盈盈 (13) 作者:baxx1979

【潔身自好的少婦盈盈】 (13)

作者:baxx19792021-5-4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住了三天醫院,星期六,盈盈中午從家裡煲湯拿來給英叔,看到床邊站了一人,一看,竟是上次去診所看的那位大夫。

VIP病房就是好,獨立的房間,獨立的衛生間,還有個沙發跟桌子,她在旁邊倒著湯水,一邊聽著他們的對話。

「這原本還好,這幾下打得很重啊!」大夫說著。

「哎,是啊,醫生拍片也這麼說,咳咳。。。」英叔說話仿佛蒼老了很多。

「那你這身體,經過這次創傷,恐怕會有後遺症」大夫繼續說著,這句話給在倒湯水的盈盈聽到,不小心灑到了桌子上,她繼續留意的聽著。

「要多按摩才行,不然血管會堵住了,老人啊,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大夫關切的說。

「按摩,我自己來就行了」英叔有點不明白。

「這不行,你這個按摩需要刺激才行,要女的,有柔力才行,我給你介紹?但費用不便宜的。。。」大夫說。

「那算了,我沒事的,就這樣吧,謝謝您大夫」英叔。

「啊,你這老頭怎麼這麼固執啊?要不是你叫我來看病,我還懶得來呢,你不叫人也行,但你總要有人給你按摩才行啊,不然你血管都堵住了,這傷實在不輕吶!」大夫提高了聲線。

「唉。。。我。。。我怕生,陌生人按摩,很麻煩的。。。」英叔一臉無奈。

「呵,你聽聽,就這樣,這病情還能好?」大夫看著端著碗過來的盈盈「你瞧瞧,你瞧瞧,我走了,告辭!」

盈盈看到大夫有點生氣了,而且就要走,趕緊放下在床頭櫃的碗,瞪了一眼英叔,笑著對大夫說「他就這樣,您別介意,要不,我們在外頭說?」

大夫看了看盈盈,綁著大馬尾,柔順的黑色頭髮,大大的眼睛,尖子臉蛋,雖說不是天仙美女,但卻超凡脫俗的清純,加上白皙的皮膚,說話輕聲細語,穿著得體,飽滿渾圓的胸部跟緊翹的屁股,這身材真的任何人看了都想吞口水,內心暗想「媽的,這老頭真識貨,難怪要這麼演,看在錢的份上,今天也算交差了!」

他轉頭看了看英叔「哼,要不是看在老病號上,我才懶得理你呢!」這一語雙關的,英叔內心暗暗的笑著,盈盈則勸架似的,請大夫到門口。

大夫在門口,十分認真對盈盈一番交代後離去,盈盈送走大夫,走了回來,臉還微微泛紅,看到英叔一臉茫然,笑著說「快,喝湯,別涼了!」

「他跟你說了什麼了?」老頭一臉好奇。

「他說你很固執,所以交代我來負責給你按摩!」盈盈對他說。

「哎呀,別弄些有的沒的,老骨頭,都這樣了,哎呀。。。」老頭內心歡喜了下,翻了個身,一下子疼了。

「趕快躺好,躺好!」盈盈趕緊過來。

「我想小便。。。」英叔說著。

這幾天來,英叔因為行動不方便,所以醫院給他穿了紙尿褲,讓他這幾天實在不好受,今天男護理又剛好不在,所以也沒給穿上。

盈盈趕緊過去扶著老人,一步一挪到了洗手間內,讓英叔站在尿,但老人沒什麼力氣,只能雙手扶住把手,不夠力氣扶住老二。

這次英叔倒不是裝的,的確這次被打得不輕,而且一屁股坐在地方壓住神經,也讓他疼上很久,昨天晚上,他打電話跟那個診所大夫串通,讓他上午過來一趟。

他跟大夫也算老交情了,年輕時候曾一起花天酒地,對英叔這個忙,也答應得爽快,當然,錢的費用也是主要原因。

看來,上午演戲很入戲,盈盈都進圈套了,英叔內心一陣歡喜,但都怪自己子孫根不爭氣,不然也不用拖這麼久。

現在連小便都有問題,他轉頭看了下背對著他的盈盈「我,我。。。」

「怎麼了?」盈盈回頭看了下一臉尷尬的英叔。

「我怕尿到褲子了。。。」老人苦笑的說著。

盈盈趕緊轉過來,在旁邊用手扶住老人的手臂,讓他可以扶住自己的陰莖,這是一截黑乎乎的東西,稀鬆的陰毛下,包著皮,可以看出平時並不太注重衛生而導致。

特別是包皮內,一層白色的污垢,散發一股臭味,還好盈盈經常洗老人內褲,這股味道也習慣了,只是頭一次近距離看到,一下子也有點不知所措。

洗手間太滑,一邊扶住的身體讓一邊傾斜下來,還要扶住自己的陰莖,這讓老人更加尿不出來。

於是,盈盈讓老人繼續雙手扶住把手,她用手拿起這截陰莖,這下老人有點舒服,溫柔的手指捏住自己的雞巴,盈盈還溫馨的吹著哨子,老人扭頭聞著少婦的發香,貪婪的聞著。

盈盈看著這根黑不溜秋的東西,心想「要不是自己如此莽撞,這可憐的老人就不會被打成這個樣子,現在連尿尿都困難」實在心痛。

但她也很久沒摸過男人的東西了,這根小毒物拿在手指上,雖軟軟的,但卻是男女交合之物,一下子她臉紅了起來。

好不容易等到老人尿出來了,盈盈拿著紙巾擦了擦老人的尿漬,而後扶著他回到床上。

身體有點痛,但溫柔鄉中痛著也快樂著,老人看到少婦對自己的東西不太反感,這下也舒服了,他哎呀哎呀喊著疼,躺了下來。

每次他只要大喊疼,都讓盈盈感覺內疚,這從她愛憐的眼神可以看出內心是如何的不安,經驗老道的英叔自然看的更明白。

因為骨頭太疼,英叔吃了止痛藥,下午昏沉睡去,盈盈打了盆水,細心的幫他擦拭著身體。

擦到了陰部,她看了一眼在睡覺的英叔,將那根小東西拿了出來,用溫水布擦拭著,因為她覺得,實在太髒了,而且,大夫交代要按摩,若太髒了,熏死人了。

輕輕用指甲翻開他的包皮,頓時一陣白色污垢露了出來,這味道一陣噁心,她忍住,內心對自己一陣責備,都是她,不然老人也不會如此,這段時間幾乎沒沖涼了。

她根本不知道,就算平常時間,這老人對自己也沒太在意,畢竟年紀大了,這些都是陳年污垢了,一下子光景,英叔的下身被盈盈洗得乾乾淨淨。

晚上,吃好飯,盈盈叫英叔躺好,然後伸手在老人的大腿內側輕輕揉動著,很溫柔的動作,搞得英叔一陣哆嗦。

「好舒服。。。」老人微微喘著氣。

「這是上午大夫交代的,每天要按摩十分鐘」盈盈回答著。

「操,這死老頭,才告訴她十分鐘,你媽的不會說三十分鐘啊,操!」老頭在心裡暗暗咒駡咒駡著老大夫。

嘴上可不這麼說「這麼久,辛苦你了,謝謝」一臉誠懇。

盈盈微微一笑:「這沒什麼,我應該做的。。。小心,要,要動到你的那個東西了。。。」盈盈紅著臉說著。

原來,五分鐘大腿內側,五分鐘陰部包括陰囊。

這下老頭內心對大夫安排感到滿了,這錢花的值!

老頭的陰囊很小,盈盈伸手進去的時候沒摸到,所以她掀開被子,這樣看得仔細些,被子直接卷在老頭的胸前,這下老頭躺著看不到盈盈,有點急。

「我,我看不到你呀」老頭說著。

「看我幹嘛呢」盈盈有點不解。

「我。。。看著你。。安心些。。。」老頭喘著氣。

「有啥好安心的,我不在這裡麼」少婦高著頭看了一眼老頭,四目相交,各有神態,老頭一臉色眯眯,少婦一臉正經人。

「我看看你。。。」老人喘氣聲有點大,還好VIP房隔音效果好,他一手摸過去拉住少婦的衣服,用力往自己扯。

「別拉,。。。是不是很疼啊?」盈盈輕聲的說著,因為她知道,據說男人這陰囊碰不得,一碰就疼。

沒想到老頭不是這樣想,很長時間,他沒有被如此溫柔對待過了,特別是少婦的輕柔的手,那種感覺讓人飄飄欲仙。

他只是想摸摸少婦,但說不出來,終於,他忍著傷口的疼,喊了「讓我摸摸,讓我摸摸」

這時候盈盈才理解,原來老頭想要摸她,但摸哪裡呢?又要摸胸啊?這不好,畢竟是醫院,而且,現在是按摩的時候,不可以,不可以!

於是她輕聲的說「現在在按摩著,你閉上眼睛,別這樣,現在不可以摸,等按完了,再給你摸。。。」

「不,我要摸。。。給我摸一次吧,求求你,求求你了。。。」老頭有點喊出來,大聲了下。

「你。。怎麼這樣。。。」盈盈拗不過他,又怕他亂動到傷口,只好側身坐了坐過去,但又不知道他想摸什麼,又不知道怎麼問。

「你,你想摸什麼。。。」她紅著臉問,她以為想摸大腿,男人不都喜歡這個麼?

「都想,都想」老頭回答著,她沒理解到這個問題。

看到尤物坐了過來,老頭趕緊伸出手「哎呀,好疼啊」他的手不夠長,一下子扯到傷口叫了出來。

這下很大聲,外面的護士趕緊敲門詢問。

盈盈嚇了一大跳,趕緊蓋上被子,支吾著兩句,打發了護士,一看錶,剛好十分鐘。

「我回去了,明天再來哦,乖乖的,別動到傷口,記得了!」盈盈看了看英叔,就跟看孩子一樣溫柔的說著。

「好吧。。。」英叔有點不舍,但手的確痛,也沒辦法,不過,慢慢來,不急,少婦已經一步一步走向他設置的套中了。

回到家裡,盈盈的手機已經顯示了幾條資訊「到家了嗎?」「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告訴我」不說也知道,這是英叔發來的,這老人還真有耐心。

善良的盈盈趕緊回復「到家了,早點休息哦」

「好,明天要讓我摸摸哦,不許騙人」老頭不死心。

「討厭!」盈盈回復。

「討厭就是可以,沒想到我這個年紀還能摸到這麼年輕這麼美麗的酮體呢」老頭的話中,以退為攻。

「只要對你病情好就行,要不是我,你也不會這樣,實在對不起」盈盈至今都是充滿愧疚。

「傻丫頭,跟你開玩笑呢!摸不摸無所謂,其實,最要緊是你在我身邊,我感覺很安全,很舒服」老頭攻心術很厲害。

盈盈看著他的留言,沒說話也沒再回復,默默關掉手機,帶著複雜的內心去洗澡了。

洗完澡,盈盈拿去手機「睡了?」

「沒,睡不著」英叔很快回復。

「你還沒回答呢,你想摸什麼?」盈盈躺在床上,她的的房間很小,下鋪還睡著姐姐的孩子。

「胸」看到老頭的回覆,她頓時臉紅了。

「胸好大,好摸」老頭加了一句「上次送你的禮物,還有穿嗎?」

「沒穿,收起來了,好貴,不捨得穿」盈盈調皮的回答著。

上次送禮物那天,就是他這次受傷那天,就是因為站在窗邊摸胸,結果被她小叔子打了,這老頭,現在都這樣了,還在想著胸。

躺在床上,她的雙乳並沒有下垂,還是堅挺著,這是她最傲人的地方,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身上一陣抖動。

作為一個女人,她忍受著寂寞,特別是這個歲數的她,有正常的需求,但卻沒有發泄的途徑,但潔身自好的她從來沒試過自慰,因此性慾一直埋藏在內心,一直壓抑著。

這幾天,英叔毛手毛腳對她,剛開始是抗拒的,後來,卻順從了,特別是因為愧疚而順從,卻又有有點偷情的刺激。

「?」英叔看她沒回話,發了個問號。

「早點睡,別胡思亂想了,後天要做手術呢」盈盈對著手機嘆了口氣。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看到老頭髮給她這段話,不禁好氣又好笑。

「呸呸呸,瞎說,你再這樣亂說,下次不給你摸了」盈盈最害怕聽到這種話。

「好,好,不說,要給我摸的,不然我死了也不瞑目啊」老頭不死心。

看他這樣亂說,盈盈不想再回復了。

那邊老頭等了許久,沒看到少婦回復,也不敢再亂說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