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身自好的少妇盈盈 (14-16) 作者:baxx1979

【洁身自好的少妇盈盈】 (14)

作者:baxx19792021-5-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二天,盈盈下班后来到医院,还没推门就听见里面有点吵,她推门一看,原来是男医护跟英叔在争执。

“你来了,来评评理”护士看到盈盈推门而入“你说你爸怎么这样固执?叫他穿纸尿片,他不肯,这晚上还要吃镇定剂,万一小便失禁,尿床上不是跟辛苦?”

“啊,是这样,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负责,我来负责”盈盈也没留意称呼,赶紧跟男医护赔不是。

“你怎么负责啊?明天就要手术了,今晚就要吃镇定剂,晚上尿床你怎么负责啊?”男护士

盈盈看着英叔,气鼓鼓的,不说话,看来,他今晚真的不会穿这纸尿裤了,于是跟男护士说“没关系的,我今晚在,我会陪他的”

男护士听了,也就没再刁难了,说了几句交代下就走了,毕竟这里是VIP客房,留宿是没问题的。

“你呀,明天就要手术了,还不乖?”盈盈看到男护士走后就对老头说。

“哎呀,穿那个很烦的,你不知道,黏黏的,我受不了”老头看到盈盈今天穿着一身运动装,白色的上衣,黑色的瑜伽裤紧紧贴住饱满的屁股,简直看呆了。

盈盈安排晚餐给英叔吃,看着老人吃得津津有味也十分欢乐,由于今晚要在这里陪宿,她又下去买了一份速食,然后一老一少边吃饭边聊天。

英叔也询问了公司的事情,知道女儿在外国管理分公司也不如意,但也没再说下去,毕竟对着美女说话聊天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盈盈站起来在床榻边,细心的帮他挑起饭盒内的鱼骨头,身上芬芳的香味儿让英叔一阵陶醉,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盈盈的屁股。

“讨厌,吃饭”盈盈冷不防被摸了一把,对于守身如玉的她来说,平时一早暴跳如雷,但她却没阻止,也没生气,这一切在这几天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最主要是在老头的安排下,一层层防备已经慢慢被瓦解。

老头昨天看到跟她的对话,知道她现在内心充满内疚,这就是他想要得到的结果,但是要驾驭这个少妇,还没到火候。

饭后,盈盈削苹果给英叔吃,今晚她只能陪床了,刚刚老头又去尿了一次,她现在已不嫌弃摸着他的阴茎了,而且懂得尿完再帮英叔甩甩。

房间有个小沙发,晚上盈盈可以睡在这里,医院很无聊,英叔也懂得给她空间,吃完苹果两人各自刷着手机,一个在床榻,一个在沙发。

“你在干嘛?”盈盈躺在沙发上,手机跳出一个讯息,她一看,竟然是英叔发来的,两人就在同一个房间,她好气又好笑的瞄了一样在床上的老头。

“没干嘛,看日剧,你在干嘛”她觉得无聊中,英叔还能这样跟她聊天,这老头比年轻人还年轻人。

“我在等你按摩”老头发来了。

“你不是说不需要么?”盈盈故意的回复。

“啊,你还记得啊,你按舒服嘛,若叫外人来,我才不呢,快来!”英叔有点急。

“我按舒服?别人按不都是一样?今天不按了,休息!”盈盈继续气他。

“别,求你了,姑奶奶,亲姑,美人,你就可怜可怜我这老头吧,明天就要手术了,估计也见不到你了”英叔气喘有点大声了。

盈盈看样子这玩笑不能再开,站起来,开口说:“别瞎说!我都给忘了这事儿”,去洗了洗手,然后走过来。

然后将灯光调暗,对于她来说,还是不习惯被英叔看的感觉,特别是万一被他摸的时候,她不好拒绝,但又觉得自己像个按摩女郎一样,这是她最不能忍受的。

但对于这老头,她的愧疚心情更复杂,现在只希望他赶快好,希望明天手术顺利,生活恢复原来的样子就行,不然这辈子,她都不会安乐。

她半坐在床上,背对着英叔,左手掀开被子,温柔的脱下内裤,黑乎乎的阴毛下,一只软趴趴的小包皮小黑虫。

按大夫所说,应该先按摩腿两侧,她的手掌贴住老头瘦弱的股沟,轻轻来回揉着。

老头闭上双眼,他的手指在少妇的屁股间来回滑动着,然后一手摸著少妇的背脊,就像在抚摸著一只乖乖的小猫一样。

除了不举,他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将少妇抱在怀里慢慢品尝,但可惜了,就算少妇现在答应了,他也无能为力,而且身上骨头的伤势还没好,被打断的骨头明天还要做一次小手术。

少妇的腰很细,穿着运动衣服并不厚,他的手停留在后背的内衣扣上,他手一摸,这很像他送给她的那件内衣。

“这是我买的!”老头在背后有点兴奋的说。

盈盈不说话,只是低头一手轻轻揉着。

“昨天你还说收起来呢,嘿嘿”老头内心有点激动,一位美丽的少妇,穿着他送的内衣裤,此刻用手摸着他的鸡巴,真的胜似人间逍遥生活。

听到老头这样说,她没回话,只是觉得他这样当面说出来,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她很喜欢这件内衣,最近都经常穿,的确很软很舒服,她上网看过,是今年新款,而且才刚出不久,价格真不便宜。

正想着,突然,她感觉老头的手从她背后的衣服伸进来,粗糙的手在她光滑的背上不停的摸索著。

她顿时感觉不自在,但又不知道如何说,这是她第一次没有隔着衣服给这老人摸,她于是扭了扭身体,表示抗议,但抗议无效!

老头的手很快摸到她的内衣扣子上,一手要解开她的内衣,她顿时有点慌张,弯了下腰,躲开他的手势。

但床并不大,她能躲到哪里去,老头的手又摸上来,一下子扯住她的内衣,又按在她的扣子上,她这下无可躲避,又不敢说话,心想着:这太过分了吧!

然而,她很快就感觉出来,这老头虽然想,但他不会解扣子,原来,这件新款的内衣是又防解开功能,加上盈盈上围丰满,紧绷的弹性让安全扣更加牢固,单手是解不开的。

老头在背后喘着气,就这样拉着,按著,盈盈翻着白眼背对着他笑了笑,用手指轻轻在大腿内侧一捏。

“哎呀!”老头叫了起来。

“看你还不乖!”盈盈像对着顽皮的的小孩说着。

“哎,死了算了,想想明天就手术了,也不让摸,哎。。。”老头在后面叫着,一手还不死心的要解开。

“别这样说,我在按摩,要专心”盈盈想要岔开话题,她最不喜欢听他说这个。

“按不好喽,摸一下吧,死了心也好!”老头在后面说着,声音有点抖索。

盈盈忍不住的回头一看,老人眼睛竟然含着泪花,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无力。

一下子心软了,“上次在他家,说不定已经被他脱下来摸了,只是没想到被砖头砸了,那就,让他摸一次吧,不然明天手术都不知道怎样”盈盈内心挣扎了一下。

然后,她离开床铺,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满脸皱纹,双眼通红的老人,内心一阵挣扎。

“啊,别走啊,你干嘛呢?”老头急了,看她朝大门口走去,心想“妈的,完了,这少妇那么难捉摸啊,这下完了,她一旦走了,这就前功尽弃了!”

(第十五章)

谁知道,少妇走到门口,探头看了看幽静的走廊,只有两个护士小姑娘在聊天,她检查了下门锁,医院规定病房不可以反锁,方便随时进来查房。

她将门锁轻轻扣上,深呼吸,顺手将房间内昏暗的灯关掉,剩下洗手间的灯光,然后慢慢走回床边。

她现在满脸通红,从小知书达理,读到大学毕业,一辈子受尽家人娇宠,但却是头一回要这样给陌生男人摸胸,而且是光着身子给摸。

病床是可以摇动调整位置的,她伸手调整了床头,老人慢慢坐了起来,门窗都关着,室内温度上升,她感觉有点热。

然后,她坐在床上,面对着老头,将自己一头乌黑的长发绑了起来,这期间,心跳不断加速,黑暗中,喘著粗气的老头,已经将手已经焦急的在她的腰间摸索著。

昏暗的病房中,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一个喘著粗气散发着老人的味道,一个娇喘著吐著芬芳。

黑暗中,绑好头发的盈盈将身上的运动装脱了下来,露出雪白的胳膊跟迷人的背脊。

“脱了没?”老头安耐不住,但看不清楚。

“在脱”盈盈低着头。

“我看不见,开点灯行不?”老头已经急了。

“不要!”对于洁身自好的少妇来说,这是她能容忍的底线,不可以越过。

“好吧,好吧,快,我摸摸”老头想着,来日方长,这少妇可以如此对待自己,已经算很不错了,是一个好开头。

老人这当口以为她已经脱下来了,一手就按在她的胸前,一摸就摸到盈盈的内衣,也不管了,开始扯她的内衣,老人这么猴急,盈盈怕拉坏了内衣,赶紧双手绕到自己的背后,解开了内衣的扣子。

顿时,她感觉胸前一凉,乳罩松开了,一双粗糙的手迅速的钻了进来,一下子握住了自己的双乳。

她的皮肤很柔滑,事实上,也就给老公摸过几次,其余的都是深藏在自己的衣服中,谁也没见过,而且在公司,在街上,只要弯腰,她毕竟先用手捂住自己的衣领。

此刻,在黑暗的房间内,她坐着,让一个70多岁的老头肆意的摸著自己雪白丰满的乳房。

她将头扭过一边,老头双眼喷火似的,虽然四周昏黑一片,但这是他第二次触摸到这对完美的乳房了,还记得那两个凹进去的小乳尖,他用手指去轻轻抠著还没受到刺激的乳头。

一时间原本凹下着的乳头,一下子得到主人的命令,使劲的往外跑,这让扭头一旁的盈盈紧紧闭上眼睛,内心不停的想“这老人怎么这么下流”,“这是有多久没摸到过女人了?”,“哎呀,乳头给他摸住了”

心里是这样想着,嘴里却不自觉的发出娇喘声,她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想让声音发出来。

老人眼睛不好,但每天看视频,已经熟悉了这对完美的乳房,他用手托了托双乳,很沉重,很结实。

然后伸出两个拇指将刚刚昂首的乳头按了下去,这件尤物跟着发出一阵惹人的呻吟,虽然不大声,但却十分动人,身子也跟着往前弯,大腿半跪在床上。

这一弯腰,两个乳房垂吊起来,老人犹如挤牛奶一样,双手托住两个乳房,爱不释手的摸起来。

少妇想要挺起胸坐起来,但老头不让,一只手按住她的背,一只手把玩着两个垂下来的美乳。

虽然她可以拒绝,但此刻的她有点迷糊,她左手支撑在床上,头继续扭过去那边,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嘴内除了自己自己连连娇喘,还有一些她平时不会发出来淫荡的声音。

双乳被这老头把玩着,特别是乳尖被老头用手指抠住,她的身体都会一阵抖动,她大口喘着气,头下方就是老人软趴趴的阴茎。

“好软,好舒服,舒服吗?嗯?舒服吗?”老头边喘着气,边对着少妇耳边说话。

盈盈娇喘著,没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不舒服是骗人的,说舒服又说不出口。

没有绑住的头发发丝,一根根在老头的鸡巴扫动着,瘙痒著老头的内心,他一手捏住尤物双乳,一手在自己鸡巴上大力搓著。

可惜,鸡巴毫无动静,他有点生气,缩手回来狠狠在少妇的乳房上捏,这一下有点大力,但老人的力气虽说是大,却不大,特别是少妇丰满的双乳,一下子滑开来。

但这个力度却让少妇一阵酥软,她从没试过自己的双乳被人如此用力的招呼过。

内腿紧紧夹住,她感觉自己内裤湿了,而老头也感觉出异样,他又用力的捏住一次这完美的乳房,少妇这次轻呼了一声。

看来,这少妇很受用,黑暗中,喘气声越来越大,老人伸出拇指跟食指,用力的在她那个新剥鸡头上,狠狠的一捏。

“啊。。。啊。。。”少妇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还好捂住的嘴,没太多的声音。

好玩!老头继续想要捏另外一边,少妇赶紧转头过来,用哀怨的眼神看了一眼这个老头,然而一转头,就闻到老人那嘴里浓重的口气,熏得自己赶紧转过去。

老人不在乎,他长期的牙周病让他的口气很重,但自己也没感觉出什么来,手再次捏住另外一边的乳头,指甲陷在乳晕上,用力的一掐。

“啊,啊,,别,别这样。。。小力。。。一点。。。”盈盈此刻感觉就跟丢了魂儿似的,一下子感觉前所未有的松软,开口求饶。

“我没大力呢,大力的话,就是这样”老头边喘气边说话,再一把将垂吊的乳首用力一捏。

“啊~~~”少妇一下子将头高高的昂起来,犹如一只小羊羔,双乳传来强烈的酥麻犹如触电充满着全身。

“这样吗?”老头很满意这样的表现,但故作惊讶的问著。

“好痒。。。我受不了。。。请你。。。”盈盈一下子感觉内裤已经湿透了,她的秀发已经散了下来。

她低头喘着气,半跪在床上的身子不停抖动着,此刻她恨不得老头马上停止,但又不想开口想让他继续。

她的身体被老头轻轻的按住,老头的手还没松开的意思,这太好玩了,没想到这件尤物竟然这么好玩,这是老头没想到的。

他一手托住两个丰满的双峰,拇指跟尾指各自顶住两个诱人的乳晕,长长发黑的指甲在粉红充血的乳头上大力的抠著。

盈盈还没回过神,又是一阵酥麻,右手不自觉的搭在老头那个黝黑的小鸡巴上,也伸出手指头在鸡巴上上温柔的搓著。

“舒服吗?”老头再次问。

“嗯。。。”盈盈羞红著脸,她从来没想到这老头竟然可以给她从未有过的刺激。

“让我吃一口奶子”老头闻着少妇的发香,一手搭在盈盈丰满的屁股上,用力拍了拍。

“额?”盈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奶子,让我吃一口”老头呼吸急促的说着“快呀,还愣著干什么?”再次拍了拍盈盈的屁股。

“你,你刚没说,你不许。。。”盈盈顿时有点措手不及。

“咋了,现在说不行啊,吃奶子,来”老头脾气来了。

“我。。。”盈盈咬著嘴唇,楚楚动人的样子让每个男人都觉得怜爱,可惜这当口老头没时间时间,也没机会看。

老头一把扯住她的头发,一手在她的乳头上狠狠捏了一把,这力度对老头有点大,对丰满的少妇却是一种刺激。

“别捏,别捏。。。”盈盈小声的说着,她现在屈服在这个充满雄性激素的老头下,想了想“都给他摸了,那就给他吃一口吧,不然明天要手术了,今晚肯定不会那麽安分的”

少妇一手支撑在老人的肩膀,一条白皙的大腿跨过来,这时候双腿就跪在老头的大腿外。

然后,双手放在老人的肩膀上,害羞的将头扭过去一旁,不敢直接看着昏暗中的老头。

老头也没想到这少妇竟然这么听话,一下子也愣住了,他看到盈盈如此直接的将乳头送到他面前,这才醒来。

可惜灯光太黑了,他看不清楚,只看到两个饱满的乳房正对着他,一阵芳香跟一阵乳香味扑鼻而来,他伸出贪婪的舌头,朝雪白的双乳上狠咬上去。

“咚咚咚。。。”外面一阵推门的声音,吓得两人清醒过来,是哦,这里是医院。

“查房呢,怎么锁门了?”外面出来护士小姐的声音。

“噢来了,不好意思啊,我换个裤子”老奸巨猾的英叔很镇定的回答著,一把抓住从自己身体弹开害羞的少妇。

“好,我等下来,尽快开门,不能锁,有规定”护士小姐说着。

盈盈没出声,她正想下来,谁知道此刻又一把被老头抱住,吓得不轻的盈盈急忙推开他“别,别,人家都来了,别。。。”

“哎呀,不用怕,不用怕,我正兴头上!”英叔有点不满,死死的抱住,头直接往盈盈的酥胸上靠,伸出舌头四处游动,留下一滩滩口水渍在盈盈雪白的胸前。

这时候,盈盈赶忙一边推开这只年迈而又发情的老狮子“别这样了,别再这样了,过分了。。。别这样啦”盈盈生气了。

然后用力的推开抱住自己的老头,这下老头才明白,刚才他以为征服了少妇,一切都是假像,这女人可猛著,按自己的力气是搞不定她的。

但想到她刚才的表示,也大概摸了个底,他瞬间又如孩子一样,憋著嘴离开离开温暖的怀抱,眼睛死死盯着两只雪白的乳房。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老人一脸不舍,顿时觉得自己有点过分的盈盈赶紧温柔的说“别这样,不急呢,日子还长着呢,你明天要好好手术啊。。。”

“不要嘛,我正摸得舒服的”老头听到装作可爱的样子又赌气的说着,一手不忘著再摸向盈盈正要穿上内衣的乳房。

“你又来了。。。”盈盈看到不死心的他也没办法,男人就是这样,不管十几岁到几十岁,她还不明白这道理。

只好停住正要穿回去的内衣,让他粗糙的手伸了过来握住自己的乳房,当老人的手再次捏住自己的乳头,她一阵哆嗦,发出一声娇喘“讨厌。。。”

“不讨厌,你看这小乳头,硬了”老头笑嘻嘻的说着。

“你好讨厌,下流!”盈盈啐了老头一口,脸顿时红得跟苹果似的。

“你的乳头是全世界最美的!”老头很认真的说着。

“呀!!!讨厌死了啦你,别再说了。。。”盈盈对着这老头实在没办法,但这句话却让她内心很受用,还好灯光昏暗,老人没看到带着害羞而微笑的盈盈。

盈盈不敢再说下去,外面的护士随时会进来,她赶紧穿上内衣,也忙着将老头的裤子穿回去,然而,手却在老人大腿上碰到一团湿漉漉的东西,盈盈一抹,这是什么?

然而也没太多细想,盖好老人被子,赶紧走到门口,打开锁,将灯打开,刺眼的白炽灯让两人对望了一下,意犹未尽的老头,在大腿阴部一股白色的液体正流淌著。

而红著双颊的少妇,凌乱的头发以及不整齐的运动服,她避开老头火辣的眼睛,赶紧走进厕所。

打开水龙头,这才看到手上有一股带着腥味白色的液体,她一闻,顿时有点恶心,赶紧洗手。

不一会儿护士小姐进来检测后走了,盈盈赶紧打了一盆水,拿着毛巾,过来帮老人擦身体,那股腥臭的精子让盈盈有点想干呕,以前都是在内裤上看到的。

已经射精的老人闭着眼睛休息,让少妇忙乎著做好一切功夫后,她然后躺在沙发上,带着困意,身上一阵口水的味道,是刚才老头留下的,这让她似乎有点记忆。

那天,她在老头家里喝醉了,第二天早上就是这个味道,是的,这就是口水味,难道,上次在老头家里,他???

她瞄了一眼老头,欲言又止,又不知道怎么问,谁知道老人还没睡觉,眼睛盯着她,看到她的表情以为她还在害羞中。

“怎么?还不睡”老人这次换回慈祥的面孔,犹如长辈爱护孩子一样。

“你,你上次,我在你家喝醉了,你有没有对我怎样?”盈盈很直接的问。

“啊?怎样?哪次?”老头装糊涂。

“就那次,我睡醒在沙发那次,你,你有没干嘛?”盈盈声音很清甜,但丝毫没有问罪的意思。

“哦,那次啊?你喝醉了,吐得一身都是,那口水味好大,我没办法,也就打了一盆水,擦擦你的衣服而已。。。你,你该不会以为我乘人之危吧???”老头一下子声音大了起来。

听到老头的解释,盈盈顿时觉得自己过分了,加上老头的声音很大,很激动,她怕明天要手术,给他增加压力,同时,自己也无地自容起来。

“没啊,你别误会,我没误会你的”盈盈赶紧坐了起来。

“你就是误会了我啦,我可不是那样的人,一切都要问过你,尊重你,刚才,我说要吃你的奶子,我也是先问你呀”面对老头这一番话,盈盈点了点头。

“那你说,我会这样吗?”老头问盈盈。

“我,我没怪你啦,刚是我不对,语气太重了,我,我很少给男人碰的”盈盈低着头说着。

“那就好。。。刚才舒服吗?”老头问。

“哎呀,讨厌啦你,我睡觉了。。。”盈盈一下子羞红了脸。

“谢谢你,盈盈”蒙住头躺在沙发的少妇听到老人这句话,顿时内心一种甜蜜,闻着身上衣服老人留下的口水味,轻轻的睡去。

【待续】

(第十六章)

第二天的手术很顺利,但老人年纪大,骨头愈合慢,在医生的吩咐下,英叔只能再在建议下多呆几天医院。

忙了一天的盈盈,心头大石也放下了,忙里忙外的,让医院的护士赞不绝口,纷纷表示这个女儿真的乖巧且懂事。

在盈盈的照顾了,英叔的身体也一天天渐好转,这天,可以出院了,英叔反而感到不舍,盈盈去办理出院手续后回来,看到英叔满眼通红下了一跳。

“怎么了?”盈盈问。

“我一想到要出院,我就想哭”英叔一脸诚恳。

“为什么呀,这不是好事吗?”盈盈感到奇怪。

“我一回去,你就要去上班了,我又不能看到你了,这几天你在我身边,对我很好,我很开心,回去,就不会对我这么好了”英叔这番话到是出自内心。

“不会啦,傻瓜,我每天都会来陪你呀!”盈盈十分感动的说。

“那我想每时每刻看到你嘛”英叔此刻跟孩子一样。

“好啦,那我要上班呀,下班一定来”头一回有男人这么赤裸裸的说这些话,实在让盈盈感觉很幸福,虽然是一位老人。

盈盈走到英叔面前,温柔的眼神看着他“我会来的,一定!”,这番话让英叔也感动了,一下子抱住盈盈丰满的身体。

自从上次摸完奶子到现在已经是第四天了,这几天忙忙碌碌的,也没再调戏这位美少妇,现在好不容易有空了,而且四下没人。

“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呼呼。。。”英叔喘着气。

“看什么呀?”盈盈低声的问。

“还看啥,这几天都动不了,急死我了”老头开始乱抓起来。

被抱住的盈盈满脸通红,又怕挣扎碰伤到他,只能由他来,她看了看门口,VIP楼层很安静,没脚步声。

“就看一眼,不许使坏!”盈盈柔声说。

话没说完,坐在床上的老头已经毫不客气啥伸手从盈盈的衣领内伸手进去,盈盈害羞得将头扭过去一边。

老头粗糙的手握住饱满的乳房,弹手,香滑,雪白,让薄薄的内衣紧紧包裹住,36C弧形的线条紧绷着。

70多岁的老头将手指的继续伸入乳罩内,因为乳罩太紧了,他只能在外面不停的抠著,急得满头大汗。

这时盈盈转过头来,看着焦急眼神的英叔,一手握住她丰满的胸脯,手指头从乳罩的缝隙中伸进来,死命的找自己的乳头,满脸皱纹却一脸认真的样子让她看起来竟然有点心疼。

她只好轻轻的说:“再往下一点,再一点,对的,到了。。。”她感觉英叔的手指头已经到了自己乳晕的位置。

黝黑的手指甲已经在幼嫩的粉红乳晕上,锐利的指甲不停在上面滑动,一阵阵酥痒让盈盈夹紧了双腿。

“怎么还没摸到啊”老头有点急,因为少妇的乳头是凹下去的,还没刺激的顶上来,因此手指没感觉出有凹凸感。

“加油。。。”盈盈害羞轻声的鼓励著。

“操,真的好大。。。你脱掉!碍事儿!”老头有点生气。

“不脱,外面门没关,人家会瞧见的,好了嘛,就这样了嘛,行不”盈盈将手按住他在自己内衣摸索的大手。

“那回家去?”老头想想也对,这医院实在太麻烦了。

“嗯。。。”盈盈红著脸回答著。

“回家去继续吃,好好的吃,嘿嘿,我要用咬的哦”老头看着羞涩的盈盈,色心大起。

“啊,不能咬人呀”盈盈看着他,眼神好可怕。

“骗你的,这么美丽的小乳头,谁舍得咬呀?嘿嘿嘿。。。”老头对盈盈说着。

“讨厌,都多大了,还跟小孩似的,手还不抽出来?准备回家去啦”盈盈打了打还在摸著自己乳房的手。

老头一边嘿嘿笑着,一边捏了下自己垂头丧气的鸡巴,一边盘算著等下回去要怎样处置这个美少妇,家里的威尔刚都吃完了,问题是现在都不见效了,咋办?

然而,盈盈的底线就这么轻易会给这老头突破?估计老头也太低估盈盈了,这几天盈盈都在想那天晚上老头的举动。

她现在虽然有名无分,但毕竟还是人家的媳妇,所以,她是有底线的,对于给老头的这一切,她内心的愧疚多过于感情。

眼看老头手术也差不多好了一半,这让她的内心感到安慰,而接下来的关系如何处置,这才是她最头疼的。

拒绝吧?太心狠;不拒绝吧?又实在过不了自己这关,自己现在到底处于怎样的一个位置,她也搞不懂,这老头又这么粘自己,又要如何面对?

她每次想到这里都觉得很难,很难,现在听到老头期盼跟她回家好好的吃乳房,内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她很怕继续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收拾好之后,盈盈送英叔回去了,一路上英叔看着走路婀娜多姿,体态撩人的少妇,心里乐开了花,不行,今晚一定要好好炮制她。

于是,他打算再试试蓝色小药丸,看看是否可以重振雄威。就在计程车还没到家门前,他吩咐停车,然后对盈盈说,你先回去,我买点东西就来,于是先下车。

然后头也不回进去旁边一家药店内,盈盈放心不下,吩咐司机停车,毕竟这里到英叔家并不远,而且行李都一个袋子而已。

她下车后,顺着刚才英叔进去的大门,推开,听到英叔的对话。

“这行不行啊?”英叔在说著。

“放心吧,女的最怕这东西,只需一滴,你懂的,哈哈哈”药店职员说著。

原来英叔进去买了伟哥,而后店员向他推销了一种“芬芳红”的迷幻药,只需一点点就可以让女子兴奋的违禁品。

然而,英叔却觉得没必要这个,可是,盈盈的底线如何,他还不太清楚,当然,若可以话,是最好不过了。

想像著盈盈在他面前犹如母狗一样翻滚求欢的样子,这让他内心颤动不已,毕竟这是最快能够吃下这少妇的时机。

但是,一旦若被她发现了,这就完了,前功尽弃不要紧,万一去报警,自己吃不了兜著走,实在不妥。

怎么办?

买还是不买?

就在犹豫间,他从橱窗的玻璃反光看到盈盈竟然站在门口!

“不,我其实就是个人问题,因为我有病,无法做个男人,所以我就只需要药品就行,我不想让人看不起,就这么简单,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要对什么女孩子有任何想法”

他背对着盈盈,一边对店员狂眨眼,一边正气的对店员说著,店员有点莫名其妙,但看到门口站着一位盯着他的女人,店员瞬间明白了。

“所以,这东西我不会碰的,这药丸我就试看看,可以就可以了,不可以就算了,都多大年纪了我!”英叔说完道谢,转身就走。

盈盈站在门口都聼到了,本来她就想要问个清楚,但听到英叔这么说,感觉到自己是不是杞人忧天了?

“你怎么来了?”英叔愣了愣。

“没啊,你刚手术好,不能乱跑,怕你走这么远的路,会不好”盈盈盯着他手上的盒子“这是什么?”

“这,这是药来的”英叔有点冒汗,刚还好看到盈盈进来,不然真的完了,但对于手上的药,这下怎么说呢?

“什么药?医生不是开好了吗?”盈盈提了提手里的袋子。

“这是威哥,吃男人阳刚的”英叔有点哭笑,但他知道这个不能撒谎。

“是吗?怎么没见你吃过?”盈盈起了疑心“你买这个干嘛?”

“最近心有力而不足,看你整天熬药,忙来忙去的,还不都是为了这个,而且手术后,情况更差了,我想试试能否快点好”英叔饶了一圈花园。

盈盈将信将疑的“走吧!”

英叔送了口气,跟在她后面,就像个小学生似的,乖乖走,走到一半,前面的盈盈突然回头来“你该不会对我有什么歹意吧?”

“啊?没有啊!怎么会啊!”英叔吓了一跳。

“那你买这个干嘛?这个吃了就,就要那个的!”盈盈没蠢,她已猜了个大概。

“哪个啊?”英叔装煳涂。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可说清楚了,我给你。。。给你摸,不代表你可以乱来!”盈盈终于勇敢的说出这句话。

“我哪有啊,冤枉啊你”英叔一下子没气了。

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回家,看着前面扭著丰满屁股的少妇,老头心里痒痒的“哎,这娘们,太难吃了!”

在电梯内,两人都不说话,英叔趁机摸了把盈盈的屁股,谁知道盈盈一下子躲开来,再瞪了英叔一眼,看来,这气生大了!

“妈的,早知道不去药店了,自己偷偷去买不就行了”英叔此刻内心一百个后悔。

回到了英叔家里,盈盈感觉有点不一样,这里面貌似有人来过一样,她放下了英叔的行李,突然,从厨房内走出一个人来,把两人吓了一大跳!

【未完待续】

版主:青青的世界于2021_05_15 10:11:52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