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身自好的少妇盈盈 (11-13) 作者:baxx1979

【洁身自好的少妇盈盈】

作者:baxx19792021-4-2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十一章)

终于喝完了药,盈盈看着还不舍得放手的老人,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她说“好棒哦,喝完了,我去给你找糖吃!”

“嗯。。。”老人的手没有一点放开的意思,还是紧紧抓着她丰满的臀部,他突然将盈盈抱住,将头靠在盈盈平坦的小腹上。

“好香,你的身体好香!”看着老人颤抖嗅着自己的样子,盈盈一瞬间无法拒绝,高举双手无措的看着这个老人。

高耸的胸脯,让她低头看不到老人的样子,老人大力的闻着香味,不断的低语“香,真的好香,呜呜呜。。。”

本来想找个借口推开老人,听到他的哭声,盈盈心软了,那就由他吧,这个可怜的老人,一想到这里,盈盈不再说什么,一手拿着碗,一手轻轻安抚著老人光秃稀疏的白头发。

就像一个慈母看着呢喃的孩子一样,老人抬起头,看到两个浑圆的半球正在自己头顶,他将头往上拱著,让自己的额头顶住盈盈两个傲人的双峰下。

他口中不停的呜呜声,双手不停的捏住盈盈的屁股,甚至试探的深入她的屁股缝隙中,年轻少妇的肉体此刻让这个70多岁的老头把玩着,老人的手很粗糙,每一次在屁股缝隙中穿梭,这让站着的盈盈感到一丝不自在但又感觉一点自豪。

对这个老人,她现在充满了慈爱跟关怀,虽然大家只是雇主关系,但经常的聊天,开导,已经在盈盈内心上有了一种信任,特别是知道他的病情上之后,她对于这老人的毛手毛脚,也没那么的排斥,反而感觉能帮到这个可怜的老人,是一种自豪。

老人越来越放肆起来,他一边摸著,一边将头侧着,将鼻子一直在两个浑圆的乳房下不停的拱著,来回蹭著,他喉咙发出异样的声音来,犹如一头发情的老狮子,不停磨蹭著这个地盘。

盈盈也感觉出他的异样,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挣脱这个男人的熊抱,“嗯,我去洗碗了”她开口说着。

“嗯。。。”老头此刻感觉到手的猎物就要跑了,死死地抱住,不肯松开。

“别,别这样。。。”

盈盈将自己的身体向前弯著,丰满弹性的屁股一下子将老头的手撑开来,她没有看老人,而是转过头来,走向一边,拿着碗扭开水龙头。

“别,别走。。。”英叔从后面扑上来,从后面将盈盈抱住,呢喃著“别走,别走。。。”

少妇丰满的屁股紧紧被老头贴住,老头双头从后面绕到前面,双手交叉著,竟然一边一手握住盈盈丰满的胸部。

“啊!”盈盈冷不防被他这样一搞,顿时生气了,但双手都是湿漉漉的,也没办法抽开身来。

这件蕾丝内衣很薄,丰满的双乳被老头硬是挤出衣服来,很疼,老头的两根手指头很准确的顶住少妇的乳头上。

一阵酥麻的感觉,让盈盈夹紧了双腿,“啊。。。不要啊。。。”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老头犹如一头发情的老狮子,啃住柔弱的小绵羊身上,双眼通红,手里软绵绵的让他愈发觉得狂躁。

盈盈不停的轻呼著,她并没有大声喊叫,只是反抗式不舒服的挣扎,力度并不大,也害怕弄到老人,她只是感觉今天老人如此的反应,是不是刚才那碗药的问题。

因为医生说过,喝药之后会有阳刚的反应,这个时候若有刺激或者看影碟会更加对身体起到好的作用。

所以盈盈认为老头现在的动作,大部分是药的作用引起,她根本没想到这的确是老头在发情,更加多的是想要进一步的占有。

“等等,让我擦擦手”盈盈小声的说到。

“呼呼。。。不,别离开我,别离开我”老人在后面继续捏著这件尤物的双乳。

盈盈没办法,只好边让后面这只老狼摸著自己丰满的胸部,边赶紧洗好碗,幸好老头只是摸著,并没进一步,这让她越发感到是药力发作。

老头看到盈盈没反抗,一只手从衣领往下伸,这下盈盈是真的有点反感了,药力发作是一回事,但别过了线,这底线是不行的。

于是,她用力将要伸进去自己衣领的手挡住,她夹住自己的前胸,老头的手一下子伸不进去,有点怒了,这明显是老尴尬发作了。

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得到,老头发出一阵怒声,这让盈盈越发感觉不自在“我到时间了,我要走了”

她真的生气了,要避开发情的老头,她还是有力气的,一转身,直往外面走,看到要得手的鸽子要飞了,老头一下子有点懵。

不可以让她走的,今晚走了,也就搞不成了!老头心里想着,跟着后面往外跑“盈盈,别走,别走!”

盈盈是生气,但她内心还是原谅著老头,因为是药物的问题,而且她更认为是为了老头好,今天下的药物有点多才让老头这样的,所以她只是表面生气。

她拿起自己的书包,还没走到门口,老头已经追了出来,对着就站在窗户边的盈盈,口里嚷嚷着“盈,别走啊,别走啊”

她回头一看,老头已经冲了过来,一下抓住她的双臂,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眼神充满了忧郁,就像是要离开妈妈的孩子一样。

刚才被他抓过的双乳还有点肿胀,不争气的乳头在乳罩内昂首挺胸著,拿起自己的书包挡住自己的胸部,没好气的说“过分了哦”

“是,是,过分了,过分了,我一时冲动了,别这样,我真的好久没碰过女孩子了,也没兴趣,但今晚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我很难受。。。”英叔说着。

盈盈一听,这莫非是自己刚才的药太重了“你别这么过分。。。就行。。。轻点。。。不可以过分的。。。行吗?”盈盈低着头说着。

“嗯,好的,好的,下次不会了,别生气了”老人听到少妇这么说,走了上来,轻轻抱住她“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很喜欢你的”

“知道了,但我还是没离婚,我还是别人的女人,我有自己的底线,别太过分了。。。”盈盈小声的说着。

“是的,我知道。。。我不过分,就摸摸。。。医生说要刺激,我看那些片子都没感觉,只是看到你才有。。。”老人一脸诚恳的说着。

“那你感觉怎样?”盈盈好奇的问著。

“我感觉有兴趣了,但下面还没反应”老头说着“唉,看来是医不好了”

“别灰心嘛”盈盈有点愧疚著说,她总觉得今晚英叔的举动完全是因为她下的药太重了。

看着英叔一脸无辜的样子,她低头不再说话,老头看着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此刻的样子,应该也没生气了。

于是,他喘着气伸手摸了摸这件尤物的脸蛋,盈盈闻到他浓重的老人口气,有点臭,于是转过头。

“我,我可以再摸一下吗?”老头说着。

“还想啊?。。。”盈盈内心充满了挣扎,这段时间来,她在这里得到了温暖,英叔的关怀,现在,若可以用摸一摸来安慰这个老人,特别是自己药下重了,那就。。。“嗯。。。但别过分了。。。”盈盈低着头,轻轻点了点头。

老头伸出手来,放在盈盈的胸部上,内衣上,一点新剥鸡头的印记还在,他伸开手掌紧紧贴在尤物的胸前。

“嗯。。。”盈盈默许的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控制不住自己而发出如此害羞的声音来。

老人这时候双手都贴住了少妇的乳房上,来回画着圈,一对红了的眼睛盯着害羞的少妇脸上。

“好软,好舒服”老人喘着气说着“这多大呀?”

“嗯。。。这内衣不是你买的么。。。36。。C。。。呀,轻点。。。”少妇的说着,但还是关切的问“感觉怎样了?有没有好点?”

“感觉可以,可以。。。”老人喘着气回答著。

突然,“彭”的一声,一块石头从外面飞了进来,把玻璃窗给打碎了。。。把里面的两人都给吓了一跳!

【未完待续】 (12)

这块石头很大一块,直接扔进来,把站在窗户边的两人吓得不轻,石头还直接砸在老头的脚上。

“哎呀”老头缩回放在双乳上的手,上一秒还是天堂,下一秒就是地狱,疼的牙直呲呲。

“谁啊,是谁这么缺德啊?”老头大喊起来,也不敢再往窗外看,他家楼层虽不高,但要把石头给扔上来也不是一件简答的事儿。

下面没人回话,盈盈脸色都白了,吓得不轻的她鼓起勇气,探了探头,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叉著腰在楼下站着。

这一看,盈盈顿时没有任何恐惧,反而是一种怒气,“怎么又是他?”盈盈脱口而出“我下楼去!”

盈盈没等英叔回话,转身开了大门,直奔电梯口就往下了。

英叔此刻疼的坐在地板上,看到盈盈的举动,他担心是不是有问题,脑海中不停闪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他看到窗户,有点明白了,他们俩就站在窗户边,他面对这少妇伸出手摸着她的酥胸,若是从楼下看,的确是看得一清二楚的。

“莫非,这扔石头的是她老公?”英叔有点担心,不然还会有谁来看自己的家,但不对,她老公不是不理她了么,这是谁啊?

看到盈盈到楼下去,他忍住痛,拿着手机跟着一拐一拐出出门,并同时按下报警电话。

走出楼门口,就听到一男一女在争吵,女的是盈盈,她平时这么温柔,没想到吵架起来这么凶!

“你干嘛?你扔什么石头?你说!”盈盈正骂着那个人,英叔一看,是一个自己从没见过的小伙子。

“你干嘛偷人,还偷老头?我看不过去!怎么了?”小伙子说着。

“我,我偷什么人,我是你嫂子,我哪里偷人了”盈盈气愤的说,原来这就是小叔子,那些天来,小叔子一段时间没看到盈盈,内心有点急躁,于是又偷偷跟上了。

这次在门口站着,竟然看到老头在窗边伸手摸著嫂子的双乳,这下他是又急又气,这原本该属于他的权利,这下给老头剥夺了!

于是,就顺手砸了一砖头上去要警告一下,没想到砸到人了,一下子自己也慌了,正想溜走,没想到回头愣神,就给盈盈发现了。

这也好,当面对质下,于是就在楼下等盈盈下来,没想到英叔也跟下来了,想要好好说话的他,一时间看到这个老头,瘦不拉几的,而且又不好看,斜眼歪嘴,一下子火大了。

“你看他,这么老,这么丑,你怎么还跟他搞这玩意儿?”小叔子指著英叔。

“我怎么了,我在工作,你看到什么了?我们是清白的!”盈盈今晚就是认定自己下药太重,才搞的英叔如此狼狈。

“工作,工作要这样啊?”小叔子一下子手就往盈盈胸前推。

盈盈身子自然反应闪了下,但被他一下子推到肩膀,“你怎么打人啊你”英叔看不过去大喊。

这时候,嫉妒的心跟愤怒的心交集在一起的小叔子,看到老头帮盈盈说话,抡起拳头直接朝英叔打来。

毫无招架之力,20多岁的小伙子打70多岁的老头,三拳就将英叔打到在地,老头经不起打,一下子哼哼在地上了。

盈盈一看这下真的完了,就在这个时候,员警也到了,直接抓了小叔子,英叔也送医院,盈盈陪着英叔,一路上双眼通红,是她害了英叔。

就这样折腾了一个晚上,英叔拍片检查,并且留医观察,盈盈就在英叔旁边忙里忙外,不仅仅愧疚,而且,当她知道英叔并不打算起诉小叔子的时候,她愣住了。

她知道,英叔一切都是为她好,不想让事情变大,而在警局吓坏了小叔子,尿了一身,也不敢叫亲人保释,最后,还是盈盈亲自来保释。

知道英叔不打算起诉自己,小叔子一下子跪在盈盈面前“嫂子,嫂子,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偷看你们,我也不知道原来是误会,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跟哥哥说,不要跟妈妈说,求你了,求你了。。。”

盈盈也心软了,毕竟亲戚一场,就放走他,赶回去英叔家里,帮忙收拾衣服行李,因为他要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

回到英叔的家里,她通知管理处来维修窗户,整理著英叔的衣服,想到这个老人因为自己被殴打入院,内心一阵心痛,特别是因为她还不起诉小叔子,她善良的内心底线已经深深被这样的行为给占据。

医院的房间是8个人一间,英叔看到别人在他床前走来走去,要么咳嗽要么大声说话,实在烦人,于是提出加钱,直接转到VIP病房,自己一个房间。

盈盈安顿好一切,到了医院就去上班了,她看着躺在床上的英叔,每看一次,心就难受一次。

下班后,盈盈赶紧又回到医院来,看到精神好很多的英叔,心头大石也算放下来了,也就也就趁聊天,将小叔跟自己的事情毫无保留的跟英叔说了。

老奸巨猾的英叔听了,一下子感觉这小叔子三拳绝对没白捱,反而因为这样还可以斩断自己最后的一道顾虑。

(13)

住了三天医院,星期六,盈盈中午从家里煲汤拿来给英叔,看到床边站了一人,一看,竟是上次去诊所看的那位大夫。

VIP病房就是好,独立的房间,独立的卫生间,还有个沙发跟桌子,她在旁边倒著汤水,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

“这原本还好,这几下打得很重啊!”大夫说着。

“哎,是啊,医生拍片也这么说,咳咳。。。”英叔说话仿佛苍老了很多。

“那你这身体,经过这次创伤,恐怕会有后遗症”大夫继续说着,这句话给在倒汤水的盈盈听到,不小心洒到了桌子上,她继续留意的听着。

“要多按摩才行,不然血管会堵住了,老人啊,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大夫关切的说。

“按摩,我自己来就行了”英叔有点不明白。

“这不行,你这个按摩需要刺激才行,要女的,有柔力才行,我给你介绍?但费用不便宜的。。。”大夫说。

“那算了,我没事的,就这样吧,谢谢您大夫”英叔。

“啊,你这老头怎么这么固执啊?要不是你叫我来看病,我还懒得来呢,你不叫人也行,但你总要有人给你按摩才行啊,不然你血管都堵住了,这伤实在不轻呐!”大夫提高了声线。

“唉。。。我。。。我怕生,陌生人按摩,很麻烦的。。。”英叔一脸无奈。

“呵,你听听,就这样,这病情还能好?”大夫看着端著碗过来的盈盈“你瞧瞧,你瞧瞧,我走了,告辞!”

盈盈看到大夫有点生气了,而且就要走,赶紧放下在床头柜的碗,瞪了一眼英叔,笑着对大夫说“他就这样,您别介意,要不,我们在外头说?”

大夫看了看盈盈,绑着大马尾,柔顺的黑色头发,大大的眼睛,尖子脸蛋,虽说不是天仙美女,但却超凡脱俗的清纯,加上白皙的皮肤,说话轻声细语,穿着得体,饱满浑圆的胸部跟紧翘的屁股,这身材真的任何人看了都想吞口水,内心暗想“妈的,这老头真识货,难怪要这么演,看在钱的份上,今天也算交差了!”

他转头看了看英叔“哼,要不是看在老病号上,我才懒得理你呢!”这一语双关的,英叔内心暗暗的笑着,盈盈则劝架似的,请大夫到门口。

大夫在门口,十分认真对盈盈一番交代后离去,盈盈送走大夫,走了回来,脸还微微泛红,看到英叔一脸茫然,笑着说“快,喝汤,别凉了!”

“他跟你说了什么了?”老头一脸好奇。

“他说你很固执,所以交代我来负责给你按摩!”盈盈对他说。

“哎呀,别弄些有的没的,老骨头,都这样了,哎呀。。。”老头内心欢喜了下,翻了个身,一下子疼了。

“赶快躺好,躺好!”盈盈赶紧过来。

“我想小便。。。”英叔说着。

这几天来,英叔因为行动不方便,所以医院给他穿了纸尿裤,让他这几天实在不好受,今天男护理又刚好不在,所以也没给穿上。

盈盈赶紧过去扶著老人,一步一挪到了洗手间内,让英叔站在尿,但老人没什么力气,只能双手扶住把手,不够力气扶住老二。

这次英叔倒不是装的,的确这次被打得不轻,而且一屁股坐在地方压住神经,也让他疼上很久,昨天晚上,他打电话跟那个诊所大夫串通,让他上午过来一趟。

他跟大夫也算老交情了,年轻时候曾一起花天酒地,对英叔这个忙,也答应得爽快,当然,钱的费用也是主要原因。

看来,上午演戏很入戏,盈盈都进圈套了,英叔内心一阵欢喜,但都怪自己子孙根不争气,不然也不用拖这么久。

现在连小便都有问题,他转头看了下背对着他的盈盈“我,我。。。”

“怎么了?”盈盈回头看了下一脸尴尬的英叔。

“我怕尿到裤子了。。。”老人苦笑的说着。

盈盈赶紧转过来,在旁边用手扶住老人的手臂,让他可以扶住自己的阴茎,这是一截黑乎乎的东西,稀松的阴毛下,包着皮,可以看出平时并不太注重卫生而导致。

特别是包皮内,一层白色的污垢,散发一股臭味,还好盈盈经常洗老人内裤,这股味道也习惯了,只是头一次近距离看到,一下子也有点不知所措。

洗手间太滑,一边扶住的身体让一边倾斜下来,还要扶住自己的阴茎,这让老人更加尿不出来。

于是,盈盈让老人继续双手扶住把手,她用手拿起这截阴茎,这下老人有点舒服,温柔的手指捏住自己的鸡巴,盈盈还温馨的吹着哨子,老人扭头闻着少妇的发香,贪婪的闻着。

盈盈看着这根黑不溜秋的东西,心想“要不是自己如此莽撞,这可怜的老人就不会被打成这个样子,现在连尿尿都困难”实在心痛。

但她也很久没摸过男人的东西了,这根小毒物拿在手指上,虽软软的,但却是男女交合之物,一下子她脸红了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老人尿出来了,盈盈拿着纸巾擦了擦老人的尿渍,而后扶着他回到床上。

身体有点痛,但温柔乡中痛著也快乐着,老人看到少妇对自己的东西不太反感,这下也舒服了,他哎呀哎呀喊著疼,躺了下来。

每次他只要大喊疼,都让盈盈感觉内疚,这从她爱怜的眼神可以看出内心是如何的不安,经验老道的英叔自然看的更明白。

因为骨头太疼,英叔吃了止痛药,下午昏沉睡去,盈盈打了盆水,细心的帮他擦拭著身体。

擦到了阴部,她看了一眼在睡觉的英叔,将那根小东西拿了出来,用温水布擦拭著,因为她觉得,实在太脏了,而且,大夫交代要按摩,若太脏了,熏死人了。

轻轻用指甲翻开他的包皮,顿时一阵白色污垢露了出来,这味道一阵恶心,她忍住,内心对自己一阵责备,都是她,不然老人也不会如此,这段时间几乎没冲凉了。

她根本不知道,就算平常时间,这老人对自己也没太在意,毕竟年纪大了,这些都是陈年污垢了,一下子光景,英叔的下身被盈盈洗得干干净净。

晚上,吃好饭,盈盈叫英叔躺好,然后伸手在老人的大腿内侧轻轻揉动着,很温柔的动作,搞得英叔一阵哆嗦。

“好舒服。。。”老人微微喘着气。

“这是上午大夫交代的,每天要按摩十分钟”盈盈回答著。

“操,这死老头,才告诉她十分钟,你妈的不会说三十分钟啊,操!”老头在心里暗暗咒骂咒骂著老大夫。

嘴上可不这么说“这么久,辛苦你了,谢谢”一脸诚恳。

盈盈微微一笑:“这没什么,我应该做的。。。小心,要,要动到你的那个东西了。。。”盈盈红著脸说着。

原来,五分钟大腿内侧,五分钟阴部包括阴囊。

这下老头内心对大夫安排感到满了,这钱花的值!

老头的阴囊很小,盈盈伸手进去的时候没摸到,所以她掀开被子,这样看得仔细些,被子直接卷在老头的胸前,这下老头躺着看不到盈盈,有点急。

“我,我看不到你呀”老头说着。

“看我干嘛呢”盈盈有点不解。

“我。。。看着你。。安心些。。。”老头喘着气。

“有啥好安心的,我不在这里么”少妇高着头看了一眼老头,四目相交,各有神态,老头一脸色眯眯,少妇一脸正经人。

“我看看你。。。”老人喘气声有点大,还好VIP房隔音效果好,他一手摸过去拉住少妇的衣服,用力往自己扯。

“别拉,。。。是不是很疼啊?”盈盈轻声的说着,因为她知道,据说男人这阴囊碰不得,一碰就疼。

没想到老头不是这样想,很长时间,他没有被如此温柔对待过了,特别是少妇的轻柔的手,那种感觉让人飘飘欲仙。

他只是想摸摸少妇,但说不出来,终于,他忍着伤口的疼,喊了“让我摸摸,让我摸摸”

这时候盈盈才理解,原来老头想要摸她,但摸哪里呢?又要摸胸啊?这不好,毕竟是医院,而且,现在是按摩的时候,不可以,不可以!

于是她轻声的说“现在在按摩著,你闭上眼睛,别这样,现在不可以摸,等按完了,再给你摸。。。”

“不,我要摸。。。给我摸一次吧,求求你,求求你了。。。”老头有点喊出来,大声了下。

“你。。怎么这样。。。”盈盈拗不过他,又怕他乱动到伤口,只好侧身坐了坐过去,但又不知道他想摸什么,又不知道怎么问。

“你,你想摸什么。。。”她红著脸问,她以为想摸大腿,男人不都喜欢这个么?

“都想,都想”老头回答著,她没理解到这个问题。

看到尤物坐了过来,老头赶紧伸出手“哎呀,好疼啊”他的手不够长,一下子扯到伤口叫了出来。

这下很大声,外面的护士赶紧敲门询问。

盈盈吓了一大跳,赶紧盖上被子,支吾著两句,打发了护士,一看表,刚好十分钟。

“我回去了,明天再来哦,乖乖的,别动到伤口,记得了!”盈盈看了看英叔,就跟看孩子一样温柔的说着。

“好吧。。。”英叔有点不舍,但手的确痛,也没办法,不过,慢慢来,不急,少妇已经一步一步走向他设置的套中了。

回到家里,盈盈的手机已经显示了几条资讯“到家了吗?”“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告诉我”不说也知道,这是英叔发来的,这老人还真有耐心。

善良的盈盈赶紧回复“到家了,早点休息哦”

“好,明天要让我摸摸哦,不许骗人”老头不死心。

“讨厌!”盈盈回复。

“讨厌就是可以,没想到我这个年纪还能摸到这么年轻这么美丽的酮体呢”老头的话中,以退为攻。

“只要对你病情好就行,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这样,实在对不起”盈盈至今都是充满愧疚。

“傻丫头,跟你开玩笑呢!摸不摸无所谓,其实,最要紧是你在我身边,我感觉很安全,很舒服”老头攻心术很厉害。

盈盈看着他的留言,没说话也没再回复,默默关掉手机,带着复杂的内心去洗澡了。

洗完澡,盈盈拿去手机“睡了?”

“没,睡不着”英叔很快回复。

“你还没回答呢,你想摸什么?”盈盈躺在床上,她的的房间很小,下铺还睡着姐姐的孩子。

“胸”看到老头的回复,她顿时脸红了。

“胸好大,好摸”老头加了一句“上次送你的礼物,还有穿吗?”

“没穿,收起来了,好贵,不舍得穿”盈盈调皮的回答著。

上次送礼物那天,就是他这次受伤那天,就是因为站在窗边摸胸,结果被她小叔子打了,这老头,现在都这样了,还在想着胸。

躺在床上,她的双乳并没有下垂,还是坚挺著,这是她最傲人的地方,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身上一阵抖动。

作为一个女人,她忍受着寂寞,特别是这个岁数的她,有正常的需求,但却没有发泄的途径,但洁身自好的她从来没试过自慰,因此性欲一直埋藏在内心,一直压抑著。

这几天,英叔毛手毛脚对她,刚开始是抗拒的,后来,却顺从了,特别是因为愧疚而顺从,却又有有点偷情的刺激。

“?”英叔看她没回话,发了个问号。

“早点睡,别胡思乱想了,后天要做手术呢”盈盈对着手机叹了口气。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看到老头发给她这段话,不禁好气又好笑。

“呸呸呸,瞎说,你再这样乱说,下次不给你摸了”盈盈最害怕听到这种话。

“好,好,不说,要给我摸的,不然我死了也不瞑目啊”老头不死心。

看他这样乱说,盈盈不想再回复了。

那边老头等了许久,没看到少妇回复,也不敢再乱说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