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媽 (17-18) 作者:亂來童子

.

【我操你媽】

作者:亂來童子2020-10-5發表於S8

第十七章

當天晚上,在這一套豪華套房裡,我和羅美鳳,這個跟我媽一樣年齡的美熟婦相真是恨見晚,時刻不停膩在酒店如飢如渴的性交,舌吻,六九式親昵索取彼此的性器官。

從衛生間到客廳,再從客廳來到主臥室,陽台上幾乎每個角落都殘留著我們做愛過後的痕跡,累了餓了就點餐休息吃東西,雞巴只要硬了就繼續操她的逼穴。

一直到半夜一點鐘,我和羅美鳳才依依不捨的分別。

她這次沒有為難我,叫來她的合法丈夫林志農先生開車送我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林志農一臉陰沉,對我是一言不發,而我對他自是心裡有愧,不敢跟他說話。

畢竟,之前說好了不要跟羅美鳳在一起,結果沒過幾天,我又跟他老婆攪和在一起,而且是一起呆五六個小時,不知道在他老婆的淫逼裡面內射了多少次。

兩個人在車裡沉默不語,一直到7了我家樓下,林志農幫我打開車門,才淡淡的提醒一句:「你好自為之吧。」 「額,知道了……」

我心虛的回應一聲,見他不再說話,只好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艱難的回到家中。

「顏顏!」

此時已經是凌晨一點了,我媽根本沒有睡覺,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

看見我回來了,一直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但見我手裡提了那麼多東西,心裡覺得不對勁了。

「顏顏,為什麼那麼晚才回來,打電話也不接,這些東西又是誰給你買的?」

「媽媽,我已經長大了,以後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我不耐煩的把手裡東西一扔,一股腦躺在沙發,在羅美鳳身上乾了幾個小時,實在有點累了。

「我是你媽媽啊,我關心一下你又怎麼了?」我媽不理解,耐心的教導道:「兒子,你有什麼事一定要跟媽媽說,別以為自己長大了……」

「知道了媽媽,我累了,想躺一會。」

「好好,你休息吧,不過你必須告訴媽媽,這些東西是誰給你買的?」

我媽隨便翻出兩個袋子,發現裡面裝的衣服,鞋子都價格不菲,哪裡還沉得住氣。

我含糊解釋:「我自己買的……」

我媽急道:「瞎說,這些東西,媽媽一個月的工資都不夠買,你哪裡有那麼多錢買。」

「是啊,錢真是個好東西,能買到這麼好的東西……」

我沒有正面回她的話,從兜里拿出那個最新款的蘋果手機,點亮螢幕,細細的把玩起來。

「你這手機……一萬多吧,誰給你買的!」我媽再次驚呆了。

我被逼急了,突然想到過去的委屈,賭氣性的大叫:「誰給我買的,有那麼重要嗎,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是呂辯,我的好兄弟,好同學給我買的!」

「呂辯……」聽到這個名字,我媽心裡莫名一頓,心虛的說道:「好端端的,他為什麼給你買這些東西……」

我冷笑道:「我怎麼知道,可能他是我的好同學,好兄弟,家裡又有錢,給我花點錢不算什麼!」

我媽嚴厲說道:「不管怎樣,你都不能要他的東西,明天拿回去退給他。」

我不耐煩道:「要退你自己退,反正我是不會退給他,我累了,先躺一會。」

「你……」我媽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說什麼,默默去幫我找一套睡衣出來:「顏顏,你累了吧,先洗個澡再回房休息吧。」

「知道了……」

「既然你喜歡這些東西,媽媽明天也可以給你買……」

「呵呵,你有那麼多錢給我買嗎?」我突然站起來,直視我媽那顆惶惶不安內疚的眼睛。

我媽心虛道:「幾萬塊錢,媽媽之前拿到冠軍,有二十萬的獎金,還是拿得出來……」

「我們家沒錢,還倒欠了幾百萬的債務,為了我那辛勞的父親快點回家,你省省吧!」我氣憤的大叫,因為我又想到了自己的父親。

為了還幾百萬的房貸,為了還那條船欠下的一百多萬債務,父親一直長期在外奔波勞碌,留下我們母子女三人,結果換來的是她的不忠……

「顏顏,你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的臥室。

「媽媽……」看到我媽眼眶含淚轉身的一剎那,我突然有懊惱了,很想跟她道歉,只是已經晚了。

第二天回到學校,我最擔心的麻煩終於來了。

「看啊,他來了,那個傢伙偷同學母親內褲!」

「真不要臉……」

因為昨天羅美鳳那番不實言論,使得我偷竊同學母親內褲的醜事傳遍整個校園。

特別是我們班級,從我進教室的那一刻起,全班同學都是對我指指點點,紛紛投來鄙視嘲笑的目光。

好在我早有心裡準備,對他們的嘲笑鄙視一概不理,低頭忙活自己事情。

畢竟,偷竊同學母親內褲這種事不算什麼,我還真操到呂辯他媽的逼穴,爽翻天了。

不過下課期間,我還是被郝剛,文浩兩個人強行拉拽到廁所。

別看這兩個傢伙長得憨厚老實,卻是班裡的差生,學習成績一塌糊塗,平時沒少偷看女同學的裙底,手機裡面全是各種小視頻,每天談論的話題離不開女人的逼穴,正處於青春膨脹期,滿腦子就想操女人,卻是外強中乾,有色無膽。

被他們強行拉拽到廁所,我已經猜到他們心裡的小九九。

確認廁所里沒有其他人在了,郝剛一臉猥瑣的看著我,問道:「呵呵,陳子顏同學,聽說你有個好東西,不給我們分享一下嗎?」

我不耐煩道:「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郝剛猥瑣一笑:「好啊,我就直接點,呂辯他媽……真是絕色美人啊,她那個原味內褲,還在嗎?」

我淡淡一笑:「你想要嗎,我可以給你,不過不是白給!」

「真的!」郝剛與文浩互視一眼,欣喜若狂道:「你要多少錢?」

我本來想說免費的,不過一想到這兩個傢伙貪得無厭,可能以後不止一次纏著我,便開口道:「一百塊一套,一套包括內褲,胸罩,絲襪。」

「呂辯他媽穿過的,原味的哦?」

「廢話,當然是她穿過的,原價幾百塊錢一條,她穿過的蕾絲內褲,還有一層黃色的污跡呢……」

「真的……」郝剛摩拳擦掌,興奮異常。

文浩舔了舔口水,急不可耐地從錢包裡面拿出兩百塊錢,說道:「陳子顏,我就這麼多了……我要兩套……」

看見我愉快收下文浩的錢,郝剛突然想到了什麼,質疑道:「等等,你跟呂辯他媽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能搞到她的原味內褲?」

「你管那麼多幹嘛?」

我反問道:「反正我可以拿到她剛剛換下來的內衣內褲,一百塊一套,要不要隨便你。」

「我,我當然要了……」一想到那性感美艷的熟婦羅美鳳,郝剛已經情不自禁,胯下的雞兒開始躍躍欲試了。

文浩急不可耐的問:「額,錢給你了哦,你什麼時候拿到貨?」 「明天吧,我儘量帶過來。」

從他們手裡接過幾百塊錢,我看都沒看就塞進褲兜,轉身離開廁所。

這些天以來,我已經跟羅美鳳發生了無數次性關係,心裡對她的感覺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慢慢的喜歡上這個成熟美麗的女人。

在報復呂辯的同時,心裡已經默認她是我的女人。

儘管她很淫蕩,年紀比我大二十五歲了,還是同學的母親。

不過,她是我第一個真正意義上,已經深入交往親密接觸的女人。

一個純情的小男生,對自己人生當中的第一個女人自然是印象深刻,格外的珍惜。

只是一想到我媽在她兒子胯下婉轉承歡的畫面,心裡又不舒服。

知道郝剛他們不懷好意,加上一點點的報復的心理,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下午放學,我興致勃勃的來到鳳凰藝術學院。

這一次,不在是那個討厭的黑人艾迪蒙多給我授課了,而是校長羅美鳳親自帶著我來到一間舞蹈室,一個人給我安排訓練的舞蹈課程。

在舞蹈室中,雖然只有我跟羅美鳳兩個人,身體頻繁接觸。

不過,羅美鳳似乎沒興趣跟我做愛,一本正經的教我做兩套舞蹈的基本功,然後叫我去健身房練習舉槓鈴,伏地挺身,單槓引體向上等等。

一直揮汗如雨到晚上八點多,差不多兩個小時的高強度鍛鍊,搞得我身心疲憊,四肢無力,雞巴沒有精力硬起來。

最後,羅美鳳這才把門一關,心急火燎脫下我的褲子,將我的的雞巴掏出來:「我的小男人,想姐姐了嗎?」

「想,但是我有點累了……」我老實告訴她。

羅美鳳搖頭道:「你的練習還沒有結束,堅持住,剛才是鍛鍊你的臂力,現在我要鍛鍊你的腰部,明白嗎?」

「明白了……」

「要快,要用力哦……」說話間,羅美鳳轉過身,大屁股扭一扭,穿在身上的黑絲包臀裙子已經慢慢滑落在地,露出兩條修長潔白的美腿,磨盤大的屁股沖我左右搖擺。

「好弟弟,來操姐姐呀……」

「操……」

我的雞巴已經硬起來了,拖著疲憊的身軀湊過去,在她豐腴的屁股後面摸索一下,然後狠狠地懟進去,發現她的淫穴裡面已經是泥濘不堪,水流成河。

不過,她的淫逼確實很松垮,我的雞巴也不是很大,插進去一點感覺都沒有。

「夾緊了……」

「嗯,我親愛的小男人,姐姐夾緊了……」

「啊啊……」

啪啪啪……

肉體與肉體的激烈碰撞,彼此之間的喘息聲,響遍整個健身房。

一直到凌晨一點鐘,我和羅美鳳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臨走時,我刻意向羅美鳳討要了幾套絲襪內褲和胸罩。

單單是在學校裡面,羅美鳳為了方便工作,其實是為了跟那些男人操逼,有自己的一套房子,最不缺的就是衣服。

有幾個大柜子裝著,很多都是她穿過一次懶得洗就丟進柜子或者垃圾桶,所以我才敢跟郝剛他們打包票,隨時能拿到她的原味衣物。

第二天早上,我如約把東西帶去學校,郝剛文浩這兩個傢伙還挺識貨的,一下子看出我帶來的貨都是女人穿過的,特別是羅美鳳穿過的內褲,那陰阜的位置,一層愛液留下的痕跡特別明顯。

兩個傢伙美滋滋的接過行貨,急不可耐找地方,自己忙活發泄去了。

接連五六天,我的生活變得簡單充實很多。日復一日上學,放學後就去鳳凰舞蹈學院上課。

羅美鳳也是日復一日的安排我一套鍛鍊身體的功課,鍛鍊完身體繼續鍛鍊我的腰部力量——操穴。

每天都是在她豐滿的肉體上忙活到凌晨一點多才回家。

周末兩天我幾乎都呆在學校跟羅美鳳膩在一起吃飯,一起訓練,一起做愛。

為此,我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每天都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帶著昏昏沉沉,麻木不仁的意識回家。

而且,我還發現自己的脾氣越來越暴躁,自甘墮落,沉迷美色,每天滿腦子就想跟羅美鳳做愛,學習成績一塌糊塗,周五測驗考試,我腦子一片空白。

為此,還跟我媽吵了幾次架,我依然不管不顧,我行我素。

我媽沒有辦法,不想跟我吵架,只好退讓一步,任由我早出晚歸,每天在家默默的等待我的回來。

這一天是周二,羅美鳳單獨訓練我整整十天時間了,效果很明顯。

當初我根本沒有力氣抱起一百一十幾斤的羅美鳳,經過這些天的高強度鍛鍊,我的身體手臂力量結實很多。

甚至可以抱起她的腰身,胯下還可以同時操弄她的淫穴。

羅美鳳對此非常滿意,決定在今天開始教我練習那套晚會上的舞蹈。

加上今天最後一節課是體育課,我的心思已經飛到羅美鳳那裡,體育課都不想上了,直接走出校門,打的來到鳳凰藝術學院,直奔羅美鳳的校長辦公室,腦子裡已經在琢磨著用什麼姿勢操她了。

誰知道,本想提前下課過來給她一個驚喜,沒想到卻是她給我一個驚喜。

正當我來到校長辦公室門口,準備推門進去的時候,卻突然愣在原地,因為我聽到辦公室裡面傳來了一對男女呻呤激情的性愛聲音。

女主還是羅美鳳,那個淫蕩的女人,但是男主卻不是我,而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我曾經見過他,是羅美鳳的男舞伴。

啪啪啪!

「賤婦,這幾天我不在學校,想我的大雞巴沒有?」

「呃呃呃,小混蛋,姐姐想,想死了……」

「嘿嘿,賤婦,我也想你的小穴了,快給我加緊一點,我要飛了。」

「呃呃呃,好的,我的好弟弟,姐姐夾緊了……」

「啊啊啊,好緊……」

啪啪啪……

聽到裡面傳出來熟悉的男女呻呤聲,我仿佛又看到我媽被呂辯操弄,自己躲在背後偷看的畫面。

但這一次我心裡更加的難受,一時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該進去還是默默走開。

羅美鳳的淫亂是人盡皆知的事,但自從我跟她在一起後,羅美鳳仿佛是收斂很多,我也沒見過她跟別的男人胡搞過了。

因此,我內心是把她當成自己喜歡的女人看待,希望她一心一意的對我好。

沒想到我還是太天真了。

林志農說的沒錯,羅美鳳淫蕩成癮,已經是個無可救藥的女人了。

而我還天真幻想著一心一意的跟她在一起,當她唯一的男人,實在是太可笑了。

「淫婦,轉過身來,我操死你這個淫婦,操死你。」

啪啪啪!

啪啪啪!

「呃呃,好弟弟,別這麼粗魯好嗎?」

「粗魯,哼,誰叫你對不起我,屁眼洗乾淨沒有,我就是要操死你,我要操爛你屁眼,操死你。」

「啊啊啊,姐姐哪裡對不起你了……」

「哼,淫婦,還給我裝糊塗是吧?」

辦公室的門沒關,裡面的狗男女依然是激戰如火,但男孩子似乎生氣了,將美婦狠狠地摁在沙發上,大肉棒粗魯的插進羅美鳳的後庭,用力往裡面懟:「淫婦,一直以來,我都是你的舞伴,為什麼臨時換舞伴了,難道你不喜歡我了嗎?」

「我的好弟弟,姐姐一直喜歡你呀,啊啊……」

「那為什麼不給我做你的舞伴,為什麼讓那個什麼都不會的傻子做你的舞伴……」

「姐姐,啊啊,姐姐是有別的原因,啊啊,好弟弟,雞巴真大,快操我,快……」

啪啪啪!

「淫婦,操你屁眼更緊,啊啊,我要射了,啊啊啊啊。」

射精過後,男孩子意猶未盡的從羅美鳳身上爬起來,點上一根煙抽起來:「你說啊,我哪點不比那個傻子強,他的雞巴比我大嗎,他能連續操你一個小時嗎,舞蹈比我強嗎?」 羅美鳳翻過身來,眉目傳情的看著男孩子,微笑道:「你什麼都比他強,但這次晚會的舞伴我只能選擇他……」

「你討厭我了?」男孩子不耐煩打斷道:「我很生氣了。」

羅美鳳撇嘴道:「好弟弟,別生氣了,姐姐這幾天會陪你一起玩,只要你喜歡,姐姐都給你。等晚會過了,你還是姐姐唯一的舞伴。」

「去,我不稀罕,我現在只想知道原因,你不說清楚,看我怎麼收拾你!」

見他還是不依不饒的架勢,羅美鳳只好坦誠交代了。

「那個小傢伙是姐姐一個老朋友的兒子,姐姐要玩死他,幾天後的晚會……」羅美鳳話音一沉,眼睛掃到門口,似乎看到我的身影了:「誰在外面?」

沒等我反應過來,那個身材高大的男孩子已經衝到門口,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喲,原來是你這個傻子啊,是不是想來操逼啊,那就進來一起操她啊,又不是第一次,躲在門口偷看什麼意思?」

「我……」我一時手足無措。

羅美鳳招呼道:「陳子顏,你進來!」

「哦……」在二人的注視下,我硬著頭皮走進去。

那個男生斜眼笑道:「好姐姐,你看看這個傢伙,畏畏縮縮的,一臉愁容,哪裡像個男人的樣子!」

羅美鳳笑道:「他才16歲,還小呢,當然還不是男人了。」

那男孩子鄙視道:「切,別以為我不知道啊,這些天你一直跟他在一塊,沒少操逼吧。」

羅美鳳擺擺手:「得了得了,譚興明,你剛才也操過姐姐兩次了,姐姐有事跟他談一下……」

那男孩冷笑道:「有什麼好談,你還不是要給他操,多我一個一起操你不是更爽嗎?」

「不是啦,我真的是要跟他練習跳舞,晚上忙活完了姐姐就去找你,任你處置哦……」羅美鳳耐心苦勸一番,那個男孩子才依依不捨的穿上褲子走開了。

同時,羅美鳳穿上一條紅裙,回坐在沙發上,大眼睛盯著我看一會兒,突問道:「你剛才都看到了,聽到了什麼?」

我沉聲回道:「他一直是你的舞伴,為什麼不讓他跟你去參加那個晚會?」

「因為我想帶你去,算是給你媽一個回敬禮。」

「為什麼?」

「為什麼?」羅美鳳優雅的翹起二郎腿,淡笑道:「我也不瞞你,你媽跟我是老相識了,她卻死不要臉,玩弄我的兒子……」

我不滿叫道:「你錯了,是你兒子在玩弄我媽,是你兒子的錯!」

「呵呵,看來你對自己的媽還不夠了解,我兒子固然有錯,但離不開你媽的配合勾引。」

我生氣道:「我不管,她是我媽,反正我是不會幫你去報復她,你另請高明吧。」說完我轉身就走,一刻不想留了。

「好弟弟,想知道你媽當年是個什麼樣的女人嗎?」

羅美鳳淡定的躺在沙發上,卻用這一句話留住了我即將走到門口的雙腿。

羅美鳳點上一根煙,深吸一口,冷笑道:「你媽就是個下賤淫蕩的女人,當年到現在,一直都是……」

我十分不服氣,回頭懟道:「不,不是,你才是個下賤淫蕩的女人,你才是下賤的女人!」

羅美鳳冷笑:「你說的沒錯啊,我承認自己下賤淫蕩,但都是你媽一手造成的,想知道你媽過去的事嗎,想知道我就告訴你!」

「我……」我當然想知道,但又害怕聽到她說出關於我媽過去讓我無法接受的往事。

羅美鳳看出來了,笑道:「別為難自己,你肯定想知道,我就隨便講幾個事,好讓你知道你媽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你……你說啊,不許說謊。」

「我沒必要說謊,如果你不信,我手裡還有一個的證據給你看。」

羅美鳳示意我坐在她身邊,娓娓說道:「隨著年齡與見識的增長,人是會變的……」

「想當年,我跟你媽都是上海舞蹈學院絕色雙嬌,全校所有男生公認的校花,身邊追求的男生不計其數,不過我跟你媽不一樣,我當時在學校就想找個喜歡帥氣的白馬王子,心裡很單純。而你媽可不一樣,她家裡窮,對錢十分看重。」

「她知道自己的優勢,知道自己長得漂亮,為了錢……」說到關鍵時刻,羅美鳳刻意壓低聲音,湊到我耳邊輕輕說道:「你想知道嗎?」

「你說啊……」

「當時我也沒想到啊,你媽看似清純貌美,為了賺錢,居然暗中選擇去一些娛樂場所當援交妹,好弟弟,你知道什麼叫援交妹嗎,男人給錢就能上那種女人,就比妓女高級一點點……」

聽到這話,我腦子頓時一片空白,當然是無法接受:「不可能的,我媽不可能是這樣的人。」

羅美鳳嘲笑道:「當時我也不知道你媽偷偷去做援交妹,我也不敢相信她是這樣的女人,後來還是她自己告訴我才知道的。」

「她選擇偷偷去……為什麼又告訴你?」

「不是跟你說了,我跟你媽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但她家裡窮啊,突然有一天,她變得有錢了,吃的,用的,穿的十分闊綽,我當然好奇了,再三問了幾次,她才告訴我,利用周末去夜店釣有錢的凱子……」

「不是,這都是你一派胡言,她不是這樣的女人。」我絕望的大叫,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是事實。

「呵呵,都過去那麼多年了,你不信我也沒辦法,不過我還有一個證據,證明你媽就是下賤淫蕩,為了目的,甘願當男人玩物,你想看嗎?」

「什麼證據?」我心驚膽顫的問,害怕她真的拿出關於我媽是淫蕩妓女的證據。

羅美鳳反問:「想知道你媽是憑什麼拿到今年那次舞蹈大賽冠軍嗎?」

我堅定說道:「憑她自己的本事拿的,你不服氣?」

「呵呵。」羅美鳳神秘一笑,走到抽屜里找出一個讀卡器,插進電腦里,然後沖我招手:「過來看看啊,看看你媽是憑什麼拿到冠軍。」

帶著強烈的好奇心,我來到她的電腦前一看,腦子頓時嗡嗡的一陣恍惚,內心的狂躁症立即噴發出來。

「這是什麼……」

. 第十八章

此時的電腦顯示器中播放的是一段男女淫亂的視頻,跟歐美那些誇張小視頻一樣,昏暗的包廂裡面,十幾個精壯年輕的男人圍在兩個女人旁邊,一根又一根大雞巴輪流操弄兩個女人。

不同的是,視頻里其中一個女主……好像是我媽!

羅美鳳似乎猜到了我的內心疑惑,刻意把視頻裡面放大兩倍,特別是疑似我媽躺在沙發的位置,一邊嘲笑道:「好弟弟,看清楚了,看看這個女人是不是你媽,特別是她身上穿的那套裙子,聽說是她特製的,確實是一套漂亮的裙子,是不是你媽那天晚上穿的舞蹈裙?」

這段視頻是高清的,經過放大之後,我一眼就確認趴在沙發撅著屁股,一臉淫靡的逆來順受,正被一個接一個男人爆操的美婦人,她就是我媽——王曼麗。

那天舞蹈大賽總決賽,她穿的裙子是獨一無二的,此時閃閃發亮的穿在身上,只是被撩到腰間,修長的美腿,白花花的大屁股暴露在那十幾個男人眼中。

她的兩條絲襪美腿格外惹眼,十幾個興奮的男人圍在她身邊打轉,挺著大肉棒,一個上完接一個對著我媽的屁股用力操。

其中還有一個高高瘦瘦男人是我見過的——薛懷玉,舞蹈大賽的主辦方,我已經不只一次見過他操我媽了。

還有一個矮小的男孩,好像是個未成年的小屁孩,陰莖短小,輪到他心急火燎的爬上我媽美白肥臀後一陣急促搗弄,沒幾分鐘就繳械下來,畫面居然有些滑稽。

羅美鳳再次把視頻放大,特別是我媽與那些男人交合的位置,得意的笑道:「好弟弟,你看仔細一點,在這段視頻之前,這十幾個男人早在你媽身上各個部位輪流操了幾遍,現在是輪流操你媽的屁眼,他們最喜歡了,看啊,他們一個比一個興奮,十幾個人足足在你媽的屁眼輪流操了三次……」

「不,不要……」

「對了,可能你還認為你媽是被迫的,可是你看看你媽的一臉滿足表情,看看她的屁股,主動挺得多翹啊,作為一個淫蕩的女人,我實話告訴你,屁股撅高一點,好給男人的雞巴插得更深,更順滑,更刺激……」

「不要……你……你怎麼有這個視頻……」

我絕望的大叫,視頻只有幾分鐘,但對我的內心已經造成了巨大的創傷,我媽在我眼裡的美好已經蕩然無存。

原本我媽與呂辯偷情已經是我的隱忍極限了,那天看到她被薛懷玉和呂辯三p,我更是怒火攻心,當場衝過去敲他一個酒瓶子。 現在看到我媽被這麼多男人操,她還是主動崛起自己的屁股,就為了一個舞蹈大賽的冠軍?

「我為什麼有這個視頻?」

羅美鳳會心一笑,說道:「因為那天晚上,我也在場啊,我也被他們輪流操一個遍,只不過我當時肚子不舒服上了個廁所,看到你媽這麼強悍,被這麼多男人操還這麼享受,我就拿出手機偷偷拍了一段,哈哈,你小子才能大飽眼福,看到你媽留下這段精彩的視頻。」

事實擺在那裡,已經是無法改變我媽為了一個冠軍,甘願被一群男人輪姦的事實。

我心裡一時五味雜陳,崩潰的大叫:「操,王曼麗,你真是個淫蕩下賤的女人,下賤的女人……」

「好弟弟,咱倆在一起這麼多天,你好像沒玩過姐姐的屁眼吧,想不想嘗試一下,操女人後庭花的感覺……」

「操!」沒等她說完,我腦子裡再次浮現我媽被那些男人輪流肛交的畫面,那淫蕩的令我很受傷,心裡的狂躁勃然爆發。

我二話不說,粗暴推倒羅美鳳,屁股擺好朝上對著自己,心急火燎脫下自己的褲子,用剛才那個男孩的姿勢,雙手狠狠地摁住她的後背,然後挺著肉棒對準羅美鳳菊門插進去。

噗嗤!

此時羅美鳳內褲還沒有穿,肛門裡面還殘留著那個男孩的精液,使得我的雞巴沒有費什麼阻力就可以插進去。

帶著一股無名的怒火,加上羅美鳳菊門裡面緊迫感,我本能的抽動自己的肉棒,一次次捅進胯下美婦人的肛門。 啪啪啪……

還真別說,她的肛門特別緊湊,只是沒有淫水的潤滑,摩擦龜頭力度更大,沒操兩分鐘我就有射精的衝動。

羅美鳳弓著腰挺起屁股,極力迎合著我笑道:「好弟弟,爽嗎,你媽就是這樣主動撅起她的屁股給那些男人操的,好弟弟,你感覺到了嗎。」

「賤貨,被人操屁眼都那麼興奮,你真是的賤貨!」

我憤怒的大叫,胯下肉棒更加賣力地抽插,一次次沒入美婦燦爛的菊花。

啪啪啪!

「呃呃呃,好弟弟,好弟弟,大雞巴,操得姐姐要飛天了,啊啊啊啊……」

「賤貨,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

噗嗤噗嗤噗嗤……

隨著一陣急促的爆操,我下腹緊緊壓在她屁股上面,精液不受控制的噴發,全部射進她的肛門裡面。

聽著她動聽的呻呤聲,我無力的趴在她潔白的後背上,軟趴趴的肉棒也從那緊湊的肛門滑出來,帶著一絲透明的液體。

「好弟弟,操得爽嗎?」

「嗯……」

「呵呵,姐姐我更爽,更刺激!」

「被很多男人輪流操,是不是更爽?」

「當然,如果是個純情的少女,一個男人就能讓她欲仙欲死,一個不知廉恥的蕩婦,已經沒有那種顧慮,沒有二三十男人是無法激起她骨子裡的高潮,滿足她的慾望。」

「骨子裡的慾望?」

「那種欲仙欲死,那種源源不斷,反反覆復的高潮,就像你們男人反反覆復射精的高潮,可惜,男人的高潮只要一次,一次只有那麼幾秒,你是體會不到了。」

聽她一席話,我隱約的明白了。

我媽當年真是為了錢而選擇去做援交妹的話,那她的的確確是個不知廉恥的蕩婦。 怪不得她給男人的口交會那麼嫻熟,一次次深喉,被十幾個男人反覆輪姦還這麼享受。

只是她還沒有淪落到羅美鳳這樣隨意爛交的程度。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知道我媽離那一步不遠了,就差一個契機。

第二天早上,我又是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回到學校。

坐在教室中,我手捧著課本,滿腦子卻是我媽被男人輪流肛交的淫蕩畫面,偶爾閃過我跟羅美鳳做愛的畫面,特別是緊湊她的後庭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師在課堂講什麼課程一字沒聽進去,更不想跟其他同學交流,又困又累,渾渾噩噩的混過一天。

直到有人拍打我的肩膀:「兄弟,你還個高中生,身體沒發育全,要注意節制啊……」

我回過神來一看,見是呂辯,心裡莫名的惱火:「別說我了,你自己不也是高中生,管好你自己去。」

呂辯搖頭笑道:「兄弟,你我都是明白人,我跟你媽是正常的交往,正常的……額,反觀你自己吧,只從跟我媽好上之後,你的臉色越來越差,成績一落千丈……」

「那還不是因為你媽是個蕩婦,每次都欲求不滿,我實在是頂不住了。」

「兄弟,在教室里聊這個話題不太合適吧……」呂辯左右一瞧,發現有同學注意到了,特別是郝剛這個傢伙,一雙眼珠子在偷偷的盯著我。

見此,我和呂辯很是默契的離開教室,離開了校園。

沒有其他同學老師在旁邊,呂辯輕鬆多了,放開嗓子勸道:「兄弟,有句話叫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死的牛,我們男人跟女人不一樣,特別是在做愛這方面,女人只要一躺就可以享受了,而我們男人還要累死累活的在上面拍拍,用力的拍,每次完事更是虛脫無力,非常的傷身體……」

我不耐煩道:「你閒累可以不幹啊,說那麼多廢話幹嘛?」

呂辯笑道:「男人嘛,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該拍的還是要拍的,特別是與自己喜歡的女人。」 我冷冷打斷道:「我沒興趣聽你大道理,沒事的話我要回家。」

「等等!」呂辯跟上幾步,繼續說道:「你媽要我勸你幾句,要注意身體啊。」

我愣道:「我媽……知道我跟你媽的事了……」

呂辯忙道:「沒有啊,只是你學習成績,你的身體還有精神氣方面的確是越來越差了,她看在眼裡,關心你,又不想當面跟你吵架,心裡很難過啊。」

「哼,她現在眼裡只有你一個,哪裡還顧得上我?」我賭氣道。

呂辯勸道:「不管怎樣,她畢竟是你媽啊……」

我打斷道:「關你什麼事?」 呂辯愣道:「憑我跟你媽的關係,也算是你的爸爸……」

我怒道:「住口,你媽不也是被我操了,那我是不是也是你爸爸?」

呂辯攤手道:「可以啊,以後咱倆各叫各的,在你媽面前你叫我爸爸,在我媽面前我叫你爸爸,咱倆都不吃虧……」

「滾!」

「喲,好小子,怎麼對你爸爸說話的!」

「臭兒子,你爸爸我要去操你媽的逼了,別擋道!」

「呵呵,你爸爸我正有此意,你媽現在估計洗白白在家裡等我回去,要不是你媽關心你,我才懶得管你。」

「那你趕緊滾開!」

「操你媽逼的,我這就回去操你媽,先操她的嘴,再操她逼。」

「哼,這算什麼,你媽的屁眼特別緊,我每天都可以操她的屁眼,她每天還主動把肛門洗乾淨了抹上潤滑油撅起屁股等我回去操,哼哼……」

「我媽的肛門被你操了,這個蕩婦真是下賤……你媽的肛門我還沒操過呢,等下我也要操你媽的屁眼,操爛她的菊花……」

「你敢!」

「有什麼不敢的,哈哈,你知道的我的肉棒有多大,插進去你媽的屁眼肯定開花……」

「操你媽的……」

爭吵之間,我和呂辯怒火攻心,即將在路邊動手扭打起來。

這時,一輛黑色的加長豪車突然停下來,車門打開,呼啦啦地衝出來四名彪形大漢。

沒等我跟呂辯反應過來,就被他們四人一左一右夾持上了那輛豪車,車門關上,很快揚長而去。 「救命,救命啊……」

突然被人夾持在車上,我和呂辯都沒有見過這樣的陣勢,都驚慌失措的大叫起來。

「別叫,在叫割下你的舌頭!」

旁邊一人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嚇得我跟呂辯不敢動彈了。

沒過多久,這輛豪車緩緩停在一間酒店樓下。

剛才拿刀的男子沉聲喝道:「都給我老實點,下車!」

「怎麼辦……」

下車後,我和呂辯打量一下面前的酒店,悄悄的問一句。

呂辯定了定心神:「別怕,這酒店是正規的五星級酒店,他們應該不敢亂來的。」

「你確認?」

「當然,爸爸向你保證!」

「你……」

「不許說話!」關鍵時刻,旁邊那男子又冷冷的喝一句,嚇得我不敢吱聲了。

幾分鐘後,我和呂辯被他們請進酒店一套豪華的套房裡面。

意外的是,套房裡面走出來一個高瘦的年輕人,笑臉招呼道:「喲,兩位兄弟來了,來來來,我已經為你們擺好酒席,就差你們兩個人了。」

「薛懷玉……」

看到迎過來的這個人,我和呂辯都認出來了。

只是看到他頭上還抱著白色的紗布繃帶,我一時手足無措起來。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腦袋上一定是被人狠狠敲了一記酒瓶子,而敲他腦袋的兇手——正是我本人。

所謂冤有頭債有主,看這個陣勢,薛懷玉一定是找我報仇來了。

不過看到他一臉微笑的樣子,我突然心虛了。

呂辯沒有我這般顧慮,先開口道:「薛總,您要請我喝酒,一個電話就得了,何必如此大動干戈呢?」

薛懷玉別有用心地看了我一眼,淡笑道:「我怕你們不敢來,只好叫幾個兄弟去請你們來了。」 呂辯推脫道:「薛總,您太客氣了,不過今天不巧了,我還有事要辦……」

「等等!」薛懷玉沉聲打斷道:「既然都來了,那就吃一頓飯在走,不許拒絕,不許找藉口,否則……」

呂辯苦笑道:「薛總,您這口氣就是要我們沒得商量咯?」

薛懷玉道:「請吧!」

呂辯沖我眨一下眼:「兄弟,先別想那麼多,既然薛總請客,那咱們吃飽飯再說。」

我自然不敢怎樣,只好老老實實的坐上酒席。

於是,我們三個人尷尬不失禮貌的吃了幾分鐘。

薛懷玉接連喝下幾口紅酒,然後把目光對準我這邊,指了指自己頭上的紗包,沉聲說道:「小弟,那天晚上,你那一記酒瓶子夠狠的,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躺在醫院治理,渾身上下十分難受,想玩個女人都沒有機會,別說是女人了,連一隻母蟑螂都沒有,知道我這一次出院第一件事是要做什麼嗎?」

「啊,不會吧。」呂辯一陣驚呼,轉頭問我:「真的是你乾的,為什麼啊?」

「哼……」提起那天晚上,我雙拳不由得握緊,怒火湧上心頭。

薛懷玉盯著我不緊不慢的說道:「這一次出院,我最想找一個女人,狠狠的操她幾炮,彌補我這些天來對她的相思之苦。」

呂辯笑著附和:「薛公子,憑您的身份,別說是一個女人了,就算是一百個女人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

薛懷玉沉聲:「我只有一根吊,女人再多又有什麼用,我現在想要一個女人,還得麻煩老弟你幫個忙。」

順著他的意思,呂辯虛心一問:「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讓薛公子您如此……費心?」

薛懷玉道:「呵呵,這個女人叫王曼麗,操你媽逼的,聽說她最近是跟你這小子天天粘在一起,你們兩個平時沒少操逼吧?」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