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我操你媽 (1-18)作者:亂來童子

【我操你媽】

作者:亂來童子2020/3/7發表於:首發SexInSex 第一章

「哇,她就是你的媽媽啊!」

「是啊,我媽很漂亮吧,別人看到我媽都說她長得像章小蕙。」

在電腦裡面,看完我媽一段優美的跳舞視頻,呂辯眼中放出了異樣光芒,隨即恍然說一句:「你媽叫王曼麗,著名的舞蹈家。」

「怎麼,你也認識我媽?」這次輪到我詫異了。

這個呂辯是我的同學,平時關係還不錯,人長得又帥,家裡還有錢。

只是我從來沒有請他到我家來過,更沒有見過我媽的機會。但聽他剛才的語氣,好像見過我媽似的。

呂辯掩飾一笑:「呃,不認識啊,只是在某個地方見過一面而已。」

我納悶的問:「奇怪了,我媽每天都去她的舞蹈班上課,接觸的人很少,也很少去學校,你怎麼會見過他?」

呂辯道:「拜託,作為一個舞蹈屆的同行,你媽在市裡可是很有名氣的,我見過她的跳舞很正常好不,對了,你不是叫我來幫你媽媽一個忙嗎,說吧,怎麼幫?」

「你來之前好像不太願意幫忙呢。」我嘟囔一句,突然覺得他的態度變化太大了。特別是看到我媽的舞蹈視頻之後。

呂辯笑道:「陳子顏,憑咱倆的關係,你媽這個忙我無論如何也要幫吧,要不然我也不會跟你來了。」

「是嗎。」這個時候,我反而猶豫起來。

呂辯看出來了,不耐煩道:「大哥,明明是你求我來幫你媽的,現在我答應了,你又反悔了,耍我很好玩嗎?」

「我沒有耍你啊。」我不意思的解釋一下,只好說道:「是這樣的,我媽最近要參加市裡一個舞蹈大賽,不過就在昨天,她那個舞伴生病了,至少要住院一個月左右……」

呂辯低估道:「市裡的舞蹈大賽,不會是那個新絲露舞蹈大賽吧,你媽跳的是什麼舞?」

我含糊不清說:「不知道啊,應該是交誼舞吧,反正是兩個人手搭肩膀一起跳那種,你也是練舞蹈的,應該會跳交誼舞吧?」

說到舞蹈這方面,呂辯可是從小練到大,原因是他的媽媽也是舞蹈家,不過三年前他們父母離婚之後,呂辯就不在堅持練舞蹈。

不過學校每個學期的晚會,呂辯憑藉出色舞蹈功底,代表班級表演,拿到了不少好成績。

距離市裡舉辦的舞蹈大賽越來越近了,跟媽媽一起搭檔很久的舞伴卻突然生病住院了,急著她這兩天一直是愁眉苦臉,情急之下,我才想到了叫呂辯過來試試的想法。

誰知道,這個呂辯一聽到我的提議,加上我媽今年也有四十一歲了,一想到這個年紀的女人,跟外面那些跳廣場舞大媽沒什麼區別,立馬回絕了 。

我再三要請,並告訴他我媽媽雖然四十一歲,不過平時保養的好,身材更是跟十八歲少女一樣,畢竟是舞蹈專業的,身材可是吃飯的本錢。

呂辯不相信,跟我過來看一下我媽的舞蹈視頻,他終於相信了,立馬答應下來。

當天,呂辯就留在我家一起等我媽下班回來,期間等著無聊了我就叫他一起玩遊戲,一向對遊戲很感興趣的他卻反常的拒絕了。

說是要更好的幫助我媽,自己就進到我媽的舞蹈室參觀一番,然後又看了很多我媽的舞蹈視頻。

我也懶得看他了,自己一個人玩英雄聯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肚子有點餓了,轉頭一瞧才發現呂辯這個傢伙好像消失很久了。

隨即找一圈,看到他居然還在我媽的舞蹈室裡面。

我們家的房子有一百五十多平米,是兩廳四室結構式的。

除了爸媽住的主臥室,另外兩間房子分別是我和姐姐的臥室,另外一間客房空置著,媽媽就把這間房間改裝成舞蹈室,四面各裝上一面大鏡子,隔音效果很好。各種訓練器材,音響設備,後面還有一個超大的衣櫃,專門擺放我媽平時練習舞蹈的各種裙子,服裝,絲襪高跟等等。

此時,呂辯就湊在那個衣櫃前翻來覆去在撫摸我媽的那些各種各樣的絲襪,眼裡放出了別樣的光彩。

我看得不爽了,乾咳一雙聲走進去說:「呂辯,你在幹什麼?」

「呃,沒什麼啊。」呂辯心虛的收回手掌,反問:「對了,你媽回來了嗎?」

我剛要回答,圖聽到外面房門被人打開了,一陣高跟鞋擊地的聲響傳來。

不用猜,肯定是我媽下班回來了。

「顏顏,你在家呢。」話音未落,一位風姿婀娜的美婦人出現在我和呂辯眼前。

今天我媽穿的是一套紫色的連衣裙,絲襪美腿高跟標配,暗紅色長髮高高挽起,妝容打扮還是一如既往性感妖嬈。

不熟悉她的人,絕對不敢相信她已經兩個孩子的母親了。

哪怕是天天看到媽媽各種打扮的我也是不由自主的側目相望。更別說是呂辯這個傢伙,看到我媽本人後,整個人都呆住了。

「喲,今天家裡來客人了?」

聽到媽媽這句話,我才恍然:「是啊,媽媽,這位是我的同學,他叫呂辯,舞蹈跳得很厲害。」

「王老師,您好。」別看呂辯這個時候已經看呆了,但畢竟是富家公子,見過不少世面,必要的禮貌還是有的。

「這位同學好。」我媽對呂辯點頭,隨後又問:「對了,你剛才叫我老師,你認識我嗎。」

呂辯笑道:「王老師,您是全市舞蹈屆的明星,我之前也練過幾年的舞蹈,見過您的不少教學視頻。」

「是嗎?」我媽會心一笑:「那以後有空咱們交流一下。」

我忙道:「媽媽,不用以後了,您最近不是少個舞伴嗎,呂辯跳舞很厲害的,我就打算讓他當你的舞伴,爭取拿個冠軍回來,為您的舞蹈工作室漲名氣。」

我媽擺手笑道:「別開玩笑了,我參加的可是市級舞蹈大賽,沒有一般功底是不行了,再說你同學才多大啊。」

「他雖然只有十六歲了,不過跳舞真的很厲害的。」

沒等我解釋完,呂辯站出了一步,並伸出手來說:「王老師,口說無憑,我可以用實力證明給您看看。」

「你真的練過?」我媽猶豫的看他一眼。

呂辯自信說道:「絕對不讓王老師您失望。」

「好吧,那我就看看你的舞蹈功底。」說完,我媽就放下肩上背包,伸出手與他的手掌握一起。

「顏顏,去幫媽媽放一舞蹈曲子。」我媽對我吩咐一聲,然後就跟呂辯手搭手搭肩的跳起來。

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了。

我平時雖然不練舞蹈的,不過也經常見到我媽跳舞,看見他們兩人雖然是第一次合作,不過跳的舞姿很純熟,優雅自然,根本沒有半點生疏的樣子,更像是多年的搭檔一樣。

唯一讓我不爽的是,他們手搭肩貼一起,我媽那高聳的胸部自然也是頂在呂辯的胸膛上,多次被擠壓變形。

呂辯雖然是面無表情,手腳也是規規矩矩的,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此時心裡一定很開心刺激吧。

要知道,從我記事起,還從來沒有觸碰過我媽的胸部,當然,小時候吃奶的可能接觸到了。

姐姐還嘲笑過我,小時候吃媽媽奶水時候,就像是一隻小豬一樣,吸得啪啪響,她記憶特別深刻。

但長大記事前,我就沒有挨近媽媽的機會。

這個時候,我突然後悔了,以前為什麼不跟媽媽學習舞蹈呢?

一曲跳完,我媽對呂辯的舞蹈功底很滿意,甚至有些意猶未盡,又叫我點了一首節奏更高難度的舞曲。

呂辯依然應付自如,這曲節奏更快,兩個人身體接觸更頻繁,其中還有一個呂辯手環抱我媽腰身轉兩圈的高難動作。

我媽對舞蹈工作一向很認真,到沒怎麼注意到呂辯的身體變化。

面對這麼一個性感妖妖美婦,哪怕她是自己的好同學母親,呂辯心裡以是飽受煎熬,褲襠裡面的傢伙不由自主的暴起,對一裙之隔的未知區域發出自己最崇高的敬意。

又一曲跳完,我媽終於和呂辯分開,心裡有了答案,試探的問:「你叫呂辯是吧,我最近確實是要參加一場舞蹈大賽,對我很重要,但之前的搭檔生病住院了……」

呂辯急切說道:「王老師,我可以幫你。」

我媽愣了一下,問:「我的時間不多了,而且比賽曲目難度更高,需要你和我每天至少四個小時的練習時間。」

「沒問題。」呂辯回答得乾脆利落。

我媽還是猶豫:「會不會耽誤你的學習啊?」

呂辯不在乎道:「不會的,反正我家有錢,不論學習成績好壞,以後名牌大學隨便上。」

我媽恍然道:「好吧,如果你真想幫我,那你每天下午放學後,就來我的舞蹈訓練中心,周末就來我家裡一起練習。」

呂辯道:「沒有問題。」

我媽欣慰一笑:「事成之後,不論我取得什麼樣的成績,阿姨也會給你一份獎勵,你想要阿姨給你什麼樣的獎勵?」

呂辯大言不慚的擺手道:「獎勵什麼無所謂,能幫到王老師是我的榮幸,再說您還是陳子顏的媽媽,我更要幫您完成這次舞蹈大賽了。」

「謝謝你。」

「不客氣,阿姨,我這個人做事就有一點好處,只要想做就做得最好,這一次我幫你,就一定幫你爭取拿個冠軍回來。」

「不用,盡力就好。」

兩個相差二十五歲的男女聊著聊到舞蹈方面的內容,更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樣,叨叨不急的說個沒完沒了,反而把我晾在一邊。

要不是我肚子餓得咕咕大叫了,才忍心打斷了他們的話題。

趁媽媽去廚房做飯的時候,我把呂辯拉進我的臥室,一本正經的警告道:「呂辯,我可告訴你啊,叫你來是為了幫忙的,不許有其他的……」

呂辯聽出我的話外之音,板著臉叫道:「幹什麼,他是你媽,我最好好同學最尊敬的母親,我除了幫忙跟你媽跳個舞之外,我還能怎樣?」

「呃,你最好如此。」說到這話,我反而心虛了。

當天晚上,呂辯就留在我家一起吃了晚飯。

休息一個小時後,我媽拿了我一套衣服給呂辯去洗澡。

晚上八點,兩個對舞蹈專業的男女就迫不及待的進入旁邊的舞蹈室,練起我媽要參賽的曲目。

我好奇的進去看一會兒,見我媽還在教呂辯一些基本功,一時覺得無聊就回自己房間玩遊戲。

為隔音效果,等我出去後,我媽就把舞蹈室的門關上。

一直到晚上十一點,我媽才開門出來,吩咐呂辯今晚和我一起睡覺,然後明天一起去學校。

呂辯也不矯情,當天晚上就睡在我的床上。

「子顏,你媽真的已經四十一歲嗎。」在睡覺的時候,呂辯突然問了我一句。

我肯定告訴他:「廢話,我姐姐今年二十二歲了,我十六歲了,我媽四十一歲不是很正常嗎?」

呂辯又問「那你爸爸呢,今天怎麼一直沒見過他?」

我老實告訴他:「我爸爸是個海員,和別人合夥買了一條船,每次出海都要好幾個月才回來。」

呂辯感嘆:「我去,幾個月才回來 那豈不是……」

「怎麼了?」

「沒事,呵呵。」

「無聊,我白了他一眼,轉過身去睡覺了。」

旁邊的呂辯卻是輾轉難眠,然後突然爬起來,輕輕說一句:「我睡不著,出去看一會電視。」

「你開小聲點,不許打攪我媽的睡眠。」我吩咐一句,也不在管他了。

「知道了。」呂辯答應一聲,然後開門出去了。

沒多久,聽到我媽溫柔的話音:「呂辯,你怎麼還不睡覺啊。」

呂辯道:「突然睡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有點睡不著。」

我媽內疚道:「呃,都是阿姨不對,如果你真的睡不習慣,我這就送你回家。」

「不用了,現在太晚了,回去不方便,我看一會電視就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睡著了,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

身邊的呂辯已經不見了,走出臥室後才看到他在廚房一邊幫忙洗菜一邊跟我媽有說又笑的聊舞蹈方面的內容。

我不禁感嘆,這兩個男女,見面不過一天吧,居然有這麼多話要聊,真是太奇怪了。

接連兩三天,呂辯仿佛變成了我的兄弟,每天和我一起放學,然後去媽媽的舞蹈中心,然後他又跟我媽一起回我的家,吃完飯後,晚又加練了兩個小時。

呂辯也從自己家裡拿了一袋自己洗漱衣服過來,打算住在我家,方便晚上的練習。

三天之後,他們兩個人的年紀差距25歲,但在舞蹈方面的天賦是一致的。兩個人的練習越來越默契,動作越來越純熟。

每次合練,呂辯對我媽都是規規矩矩,沒有半點越舉的行為,我放心不少,不在旁邊打攪他們的練習。

我媽對這次舞蹈大賽越來越有信心了。

到了第五天晚上,等呂辯洗澡出來了,她就拿出一套衣服給呂辯,吩咐道:「小呂啊,咱們已經一起練了五天時間,這曲目的舞步你基本掌握純熟,現在我們開始正式進入比賽的訓練模式,你把這套舞蹈服穿上。」

「好的。」

呂辯乖乖的把舞蹈服換上,等他從臥室出來,我突然笑了:「呂辯,你穿的這套衣服,有點丑喔。」

「哪裡丑,就是緊了一點,還有……薄了一點。」說到這話,呂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我媽一眼。

「呃,是有一點薄了……」我媽猶豫了的說一句。

呂辯穿的上衣很正常,褲子確實又薄又緊,將呂辯的粗大的下體緊緊勾列出來。

如果不小心硬起來,那將會更大更粗。

兩個人的舞蹈幾乎都是貼身完成了,照呂辯那傢伙德行,氣血方剛的年紀,面對我媽這樣一個性感性感美婦,今天又是穿上那套比賽用包臀連衣裙,非常好性感。

他如果沒有反應,那就趕緊去醫院檢查身體。

呂辯尷尬提議道:「王老師,要不再換一件褲子?」

我媽想點頭,但不由得搖頭:「來不及了,你的衣服和我這套都是定製的,要換就得全部還完,時間也來不及了。」

「好吧,那我就儘量克制一下吧……」呂辯含糊回應。

兩個人一起進入舞蹈室,我剛想跟著進去,就被我媽擋住了,並且是把門關上,留下一句:「兒子,關鍵時刻,媽媽要全力以赴,不想被人打攪。」

「好吧,那你們好好練吧。」

我悶悶的回應一聲,看著那禁閉的房門,心裡一時覺得有些不對勁。

特別是媽媽的表情,好像還有一些害羞?

之前幾天,他們練習舞蹈時間,都是大大方方的開著門,就算關門了也是輕輕的掩上而已。

今晚這一次,我媽居然臉紅了,還把門反鎖上了。

我好奇心被激起來了,媽媽不給看我就越想看,舞蹈室房門被反鎖了,不過在另一面的牆壁還有一個通風口。

見此,我就去拉來一張半米高的凳子,自己踩上去,腦袋剛好湊到那個通風口上。

對著通風口往舞蹈室看,卻什麼都看不到。好在四門牆壁上安裝的鏡自卻把我媽和呂辯的身影照得清清楚楚。

此時,他們兩個人正在合練那曲比賽的舞蹈,呂辯居然表現得很糟糕,各種失誤不斷。

我媽自然是看出來了,忙問他:「小呂,前幾天都練得好好的,你今天是怎麼了?」

呂辯面紅耳赤說道:「王老師,我有幾話心裡話想說出來,您千萬不要生氣啊。」

我媽柔順說道:「傻孩子,阿姨知道你是真心幫助阿姨的,阿姨感謝你還來不及了,你說什麼阿姨都不會生氣的。」

「哦,那我說老實話了……」呂辯猶豫了幾秒,然後退後兩步,指了了自己襠部:「王老師,您看。」

「啊……」我媽一看頓時嚇了一怔。

此時呂辯的襠部已經是鼓成了一個成人手臂輪轂的痕跡,比之前要粗壯了三倍有餘。

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媽當然知道呂辯下面那大傢伙是因何而爆起的。

其實,早在和他第一天練習起,我媽早就感覺到呂辯褲襠裡面藏的殺氣。

不過,我媽一心放在舞蹈的步驟配合操作方面,加上他是自己兒子的同學,年紀還小,到沒有想過那方面的事。

今天他主動提出來,我媽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呂辯正處於氣血方剛的年紀,對女人那方面肯定是很強烈的,加上自己穿著打扮十分的性感,看不出年齡大小的美貌,呂辯有那方面的想法太正常不過了。

這一次舞蹈大賽可是放在網絡上直播的,收看的人數不多,但也是有一定的人氣。

萬一在那天大賽當中,呂辯控制不住自己,當著全網觀眾的眼睛對自己勃然怒起,即使拿到一個好成績,也會成為某些人的笑話。

「唉,這褲子再大一點就好了。」我媽悠幽的嘆了一口氣。

呂辯試探的問道:「王老師,說實話,我非常尊重您,更沒有對您有別的想法,只是……我實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知道……」我媽嘆息道:「實在不行的話,那咱們就到此為止吧,阿姨也放棄了,謝謝你這幾天對我的幫助,也感謝你的陪伴。」

「別放棄啊,王老師。」呂辯欲言又止道:「我倒是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啊,你說。」絕望之後,我媽重新燃起了希望。

呂辯猶豫說道:「這種男女舞蹈行內,男伴一般都是穿種緊身褲,為了以防男方在比賽中當著觀眾的眼睛勃起,女方會在賽前幫助男伴弄一下,王老師,您聽說過嗎?」

「沒,沒聽說過。」我媽聽了臉一下子紅了。

呂辯漠然道:「我還親眼見過。」

「啊,你真的親眼見過?」我媽驚呼道。

呂辯點頭:「不止一次。」

我媽啞然道:「你說的那個肯定有,不過他們一般都是男女朋友,或者夫妻關係……」

「不一定,我看見那個女人已經結婚有孩子了,但每次出去找年輕男伴跳舞,順便都要幫助他解決那個問題,用手,用她的胸部,甚至……」

「你說的那個女人是誰?」

「不提也罷,反正是真的。」呂辯抬起頭來,凝視我媽那張精緻臉龐,鼓起勇氣說道:「王老師,你知道嗎,這幾天我是憋的有多麼難受嗎,您可能感覺不到,我自己卻是飽受煎熬,徹夜難眠啊。」

「小呂,對不起……」我媽心虛的回道。

呂辯繼續說道:「王老師,您是我好同學的母親,我最尊重的長輩,我不該對您有非分之想,只是為了您這一次很重要的舞蹈大賽,為了拿到冠軍,我知道分寸……我懇請您幫我一個忙,用手就可以了。」

「孩子,你別說了……」我媽已經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了,猶豫了一分鐘後,似乎下了決心,小聲說道:「你把它脫下來吧。」

「喔,好的。」

呂辯暗暗竊喜,表面切是很害羞的磨蹭十幾秒後,才忸怩不安的把褲子連同一起脫下來。

一根巨長粗壯的傢伙頓時出現在我媽面前,躲在外面偷看的我也是看在眼裡。

不得不感嘆,呂辯下面那傢伙,目測至少有二十厘米,頂在前面的頭盔堪比鴨蛋一樣。

想不到這傢伙小小年紀,居然有這麼一個大傢伙,跟那些歐美視頻里的黑人差不多,而且呂辯那傢伙也是暗黑色的,不去拍日本拍電影太可惜了。

眼看我媽的潔白左手一點一點的挨近呂辯當下大傢伙,猶豫幾秒後,最終在呂辯的萬般期待中,我媽的手掌終於握住了那個傢伙,然後慢慢的擼動起來。

「王老師,我好爽啊……」呂辯心裡那個酸爽,激動的叫起來。

「臥槽,我早就知道那傢伙不安好心了。」

親眼看見我媽真的幫他擼起來,我雙拳握緊,心裡又氣又腦,但更多的是嫉妒恨。

為什麼是他,不是自己?

不過一想到她是自己的親生母親,那種事幾乎是不可能,我不由得錘頭喪氣了。

眼睜睜的看著母親幫那位好同學,好哥們擼動那根大雞巴,我真想衝進去揍他一頓,但腳下仿佛是生根一樣,定定的呆立在椅子上,眼睛盯著那面大鏡子,心酸的看著我媽那隻潔白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擼動那根大雞巴,自己不由自主的摸到自己的褲襠裡面。

好硬!

「王老師,快點啊……啊啊。」得到我媽左手幫助的呂辯早已經是爽翻天了,雞巴越來越粗了,眼睛盯著我媽那具性感的身體,那高聳的胸部,嘴裡不由自主的叫起來:「那個女人也是這麼幫她舞伴的,還用自己的逼給他操,我今天不在羨慕她了……啊啊啊。」

說完這句話,伴隨著我媽著手的快速擼動,呂辯大叫幾聲,囤積很久的精液順勢噴發出來。

由於我媽是半蹲的姿勢,其中還有一部分射到我媽的臉上。.

第二章

等我媽從洗手間裡出來,呂辯已經把褲子重新穿上,並且主動把地面上精液擦拭乾凈了,擺出那張天真帥氣的表情:「王老師,對不起,我把你的臉弄髒了。」

我媽面無表情回道:「沒事,現在可以練習了嗎?」

「可以了,可以了。」呂辯滿意的點頭。

我媽警告道:「剛才的事,僅此一次,不許告訴第三個人,特別是顏顏。」

呂辯點頭:「放心,我死了也不會說出去。」心裡加一句,我傻啊,說出去還有第二次,第三次嗎?

於是,兩個人重新收拾了心情,又像什麼事沒發生過一樣,心不在焉的合練起來。

不過,兩個人舞蹈功底確實很強,很快就找到了感覺,配合默契許多。

我媽欣慰之餘,突然又想到了他剛才叫喊的話,一邊跳舞一邊問他:「你說的那個女人是誰?」

「她是我媽。」這一次,呂辯不在掩飾了,直接告訴了我媽。

「哦。」我媽沉默一會,又問:「她也是跳舞的?」

呂辯道:「她叫羅美鳳,作為舞蹈屆的同行,您應該見過她吧。」

「羅美鳳……何止是見過……」話說一半,我媽突然止住不談了。

呂辯詫異:「王老師,你真的認識我媽媽?」

我媽掩飾道:「沒有,就在一次舞蹈大賽中見過一次而已。」

「呃。」呂辯也不多問,一想到自己母親的過往,心裡的恨意又起來了:「三年前,那個女人一次在外面跟別的男人鬼混,被我爸爸知道後就趕出家門離婚了。」

「哦。」我媽輕輕的應一聲,不在搭話。

兩個人又認真練了幾分鐘,我見沒有異常,就不在偷看,自己站那麼久也累了,就回自己房間。

本來我對呂辯的恨意很重,正打算等他出來直接趕走省事,但一聽到他母親在外面跟別的男人鬼混,心裡稍稍有些平衡。

再說,我媽是自願幫他擼雞巴,這事說出去也不好說誰對誰錯,我媽是個有主見的女人,自然知道分寸。

要不是為了這屆舞蹈大賽,我媽也不會對自己兒子的同學做出這個荒唐的事。

要知道,我媽之前連續參加了五屆舞蹈大賽,不過最終成績不是很理想。

這一次是她最後一次參加,對此非常重視。

為了成績,這點不算什麼。

我心裡是這樣安慰自己,又不敢確定我媽心裡的真實想法。

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後,只見呂辯心虛的走進我的臥室,看見我還坐在電腦前玩遊戲,臉上緊張深色減緩下來。

「你們剛才練得咋樣?」我別有用心的問。

呂辯得意的笑道:「那還用說,當然是越來越好了。」

「那你覺得我媽這一次能拿冠軍嗎?」

「我到沒什麼問題,就看你媽的表現了。」

「什麼表現?」

「額,當然是場上的表現了。」呂辯白了我一眼,心裡卻是美滋滋的:如果你媽給我伺候好了,拿十個冠軍都沒問題。

第二天放學,看著呂辯興致勃勃的走進我媽創辦的舞蹈中心,想到昨晚他們兩人的不軌之舉,我實在是不放心。

之前我沒少來這裡,對這裡的一切自然是很熟悉。

等呂辯進去差不多十分鐘後,我才悄悄的走進去。

我媽的舞蹈中心就在二樓,此時裡面還有不少學員在練習,男女都有。

我往裡面看一下,卻沒有看到我媽和呂辯的身影,便猜到他們一定是拐角一處的辦公室里。

好奇心的趨使下,我直接穿過舞蹈室,來到母親的辦公室門口。

這裡的工作人員都認識我,所以沒有阻攔。

在我試著推一下辦公室的門時,發現裡面又反鎖了。

想到昨天晚上二人常景,我心裡撲騰撲騰的加快速度。

可惜的是我媽這間辦公室雖然是玻璃隔開的,但在外面根本看不到裡面的場景,除非把玻璃砸爛。

一時沒有找到偷看的地方,我只好敗氣的退出來。

想回家又捨不得離開,無耐之下只好拿出手機,撥通母親的電話。

「喂,顏顏?」

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我媽的話音。

我帶著疑惑的心思問她:「媽,您現在幹嘛?」

我媽回道:「我在練舞蹈呢,你還沒回家嗎?」

我說:「我正在回去的路上,對了,呂辯應該也到你那裡了吧?」

「是啊,我現在正跟小呂一起練習舞蹈呢……」說話間,旁邊突然傳來呂辯激動的叫聲「王老師,我好舒服,求您快點,快啦,快點……」

「顏顏,媽媽正忙著呢,晚上回去再說了。」我媽意識到不對勁了,匆匆留下一句就掛掉電話。

不過我已經是聽出來了,跟呂辯昨晚的吼叫聲差不多。

在我打電話給母親時候,她還同時給呂辯擼動那根黝黑大雞巴,還是為了那個狗屁舞蹈大賽,一個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正在給她孩子同學擼動他的雞巴。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我媽明明有一萬個理由拒絕,就為了一個理想,,甘願做出種荒唐的事出來。

我很想進去制止,卻沒有什麼勇氣,對呂辯的嫉妒與羨慕越發強烈。

到了晚上八點,我媽和呂辯一起回來,照例要加練兩個小時,舞蹈室的大門依然被反鎖。

明知道二人在裡面必有古怪,我卻是不敢當面揭穿,心裡很矛盾。

實在是難以忍受,於是照樣搬來一張椅子,對著往通風口湊去。

四面牆上鏡子裡,我媽和呂辯二人的身影清晰映入眼帘。

我媽此時雖然沒有在幫呂辯擼管,而且還真是在練習舞蹈。

不過他們的舞蹈動作實在是有些兒童不宜。

兩人手搭肩摟在一起,面對面看著對方。

我媽穿的是銀色的包臀連衣裙,修長美腿緊緊貼他的褲襠,伴隨著音樂節拍,慢慢擺動自己的豐臀,腰間長發跟著左右擺動,熱情似火,嫵媚動人。

這個時候,別說是呂辯了,連我這親生兒子,看到我媽那個舞蹈動作,自己都忍不住了。

放佛是陷入了魔咒,我伸手解開褲子的拉鏈,將自己那根堅硬的傢伙掏出來,快速擼動起來,嘴裡含糊不清的喊著我媽的名字,實在是忍受不了。

呂辯更是激動不已,借著舞蹈的動作,襠部對著我媽的陰部頂又頂,要不是二人還穿著褲子裙子,呂辯那根兇殘大雞巴真的捅進我媽的陰道中了。

「你幹什麼?」隨著呂辯對自己陰部的衝撞摩擦越來越大,我媽感覺不對勁了。

「我想干你啊……」呂辯心裡最想說這一句,不過嘴上還是保持謙虛的笑容:「王老師,我……我又忍不住了。」

「今天下午不是給你弄過一次了。」我媽面紅耳赤的推開他,沒好氣的說道。

呂辯激動說道:「王老師,我才十六歲呢,有的是精力,哪怕您一天幫我十次也不能完全解決。」

我媽氣道:「小呂,你一直在說尊重我,可是你最近的舉動是越來越過分了,如果你堅持不住,那我只好放棄了。」

「不要,不要放棄啊。」呂辯患得患失的叫道:「王老師,這樣吧,還有三天就是比賽日了,今晚您就幫個忙,最後一次啦。」

「你小子,每次都是最後一次。」我媽可不是什麼純情少女了。

呂辯急道:「王老師,這真是最後一次了,我發誓!」

我媽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別發誓了,你根本忍不住。」

呂辯只好退而求其次,笑著說道:「好吧,還是王老師您了解我,今晚您再幫我一次,以後我如果控制不住,我自己擼可以吧。」

「自己擼?」我媽愣了一下,才知道這是最好的一個辦法。

可自己之前卻失禮糊塗的用手幫他擼了兩次,實在是荒唐。

「真的是最後一次?」

「嗯,最後一次了。」

呂辯斬釘截鐵的回道。我媽卻莫名有些失望的嘆一口氣:「嗯,沒有下一次了。」

得到我媽的允許,呂辯美唧唧的脫下自己緊身褲子和內褲,一根熱氣騰騰的大雞巴就擺在我媽面前。

之前已經幫過他兩三次了,我媽算是順手了,也沒有之前太多害羞的心裡,伸手給他的大雞巴握住,轉圈似的熟練地擼動起來。

呂辯一如既往的受到刺激,跟著哼唧叫起來:「王老師,您好棒啊,我好喜歡您的這雙巧手,我好想跟您在一起……」

我媽聽著他叫的鬼話,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手裡加快擼動的速度,心裡想到了自己的丈夫,想到自己和他在床上的點點滴滴,以及他在自己身上的每一次深入耕耘。

「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

「王老師,您剛才叫我什麼?」

我媽不由自主的哼叫一聲,不過還是被呂辯聽到了。

我媽沒好好氣瞪他一眼:「不關你的事,快點射出來。」

「額,我會努力的……」說著,呂辯繼續哼叫起來:「王老師,您好美啊,我想射進您的嘴巴,,射進您的逼裡面去……」

「別說了,討厭……」我媽聽得面紅耳赤,眉眼如斯的,手上動作可沒閒著。

按照前面兩次的經歷,經她的玉手這般快速擼動,呂辯的是應該要射出來了。

奇怪的是這一次,呂辯堅持了十多分鐘,我媽擼動他雞巴的手掌都發酸了,居然還沒有射精的跡象。

急著她滿頭是汗,不耐煩叫道:「你倒是射出來啊。」

呂辯看在眼裡,得意的笑道:「王老師,可能是下午那會剛剛射過一次,擼點有些高,還需要您更加賣力的刺激一下,或者用其他方法……」

「你還想用什麼方法。」我媽急忙問。

「比如,用您的嘴巴試試,一定很刺激……」

「太臭了,自己擼去。」

「別啊,王老師您答應過我的,最後一次了,求求您給我一次最好的,也是最刻骨銘心幫助吧。」

見他唉聲嘆氣,可憐絲絲的樣子 ,我媽居然心軟了,鬆開握住他雞巴的手掌,沒好氣道「你先去洗乾淨點。」

聽到這話,呂辯知道我媽是答應了,興奮的大叫起來:「好,好啊,王老師,您對我真是太好了。」

「喂,你不要喊那麼大聲,想讓我兒子聽見嗎?」

「哦,知道了。」

看見呂辯挺著一根大雞巴,心急火燎的跑進後面的洗手間,我臉色蒼白,心裡更加的難過。

聽到他們的對話,我猜到了媽媽要用自己性感潮濕的嘴巴幫他含射出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口交?

這可是比手擼更進一步,媽媽越來越不正經了。

媽媽,你為什麼要答應他?

他今年才十六歲,他還是個孩子啊。

我在心裡委屈無助的吶喊,迷茫,心裡卻有些莫名的期待起來。

沒過多久,只見呂辯還是半光著屁股跑出來,並將自己那根還是堅硬無比的大雞巴晃悠到我媽面前,小心翼翼的說著:「王老師,我洗乾淨了,麻煩您了。」

「這一次,你一定要幫我拿到冠軍!」我媽沉聲道。

看著我媽那性感的嘴唇,呂辯不管不管的發誓道:「我一定讓您如願以償,拿到冠軍!」

「不要讓我失望!」說完,我媽張開性感的嘴唇,對準他的大龜頭,一點一點的,慢慢的含進去。

「我去……」呂辯立即感覺到自己的龜頭被我媽那個濕熱的口嘴包緊緊裹住,舌頭開始摩擦舔弄,冷不丁的打一個寒顫。

媽媽性感的嘴唇真的含住了他雞巴,緊緊的吸允他的黝黑雞巴,真的在幫他口交了……

趴在外面偷看的我受不了這個刺激,手裡加快了擼動的速度,精囊突然一麻,精子如同火山爆發一樣,噗嗤噗嗤的射在牆壁上。

射精過後,我雖然覺得腿腳發軟,渾身乏力,不過還不捨得離開我媽嘴唇上的視線。

此時,我媽還在賣力的吸允呂辯的大雞巴,媚眼如斯的望著他,時不時主動將整根雞巴吞進喉嚨里,發出噗噗的抽悶聲。

要知道,呂辯那杆雞巴足足有二十厘米長,龜頭跟鴨蛋差不多大,我媽居然可以將它全部吞進去,氣不喘,更沒有卡痰的狀況。

意外得到我媽的深喉服務,呂辯一時覺得飄飄然,眼裡對我媽充滿了愛意,伸手撫摸我媽的頭髮,情不自禁的問一句:「王老師,您嘴上的技術不錯啊,居然可以全部吃進我的大雞巴,以前您是不是經常幫其他男人……」

話說一半,雞巴莫名一個痛,很明顯是被我媽用牙齒咬了一下,算是一個小小的警告。

呂辯嚇得不敢胡言亂語,安心享受我媽給他的深喉口交。

沒過多久,精關一麻,裡面的岩漿即將噴發出來。

呂辯被刺激到極點,雙手不由自主的抱緊我媽的後腦,胯下挺著大雞巴拚命往我媽嘴裡送,爽得他啊啊的大叫。

畢竟是太年輕了,不知道輕重,他居然把我媽性感嘴巴當成女人的陰道了,就知道一股腦往裡面送,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一次次插進我媽的喉嚨裡面。

「噗噗噗……」

我媽似乎是麻木了,任由呂辯的黝黑大雞巴在自己喉嚨里進進出出,一攤又一攤口水跟著流出來,並發出悅耳的噗噗聲響。

而我也是清楚的看到我媽脖子下的喉嚨裡面受到大雞巴的衝擊,喉嚨跟著一鼓一漲一縮,那場面,比網上那些歐美視頻更加的淫蕩刺激。

自己剛剛軟下去的雞巴再次硬朗起來,我跟著加快手上的擼動。

「王老師,您真是太棒了,我要射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這時,呂辯叫喊連連,胯下突然加快了對我媽喉嚨裡面的衝刺,那根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拔出一半,然後狠狠的沒入我媽的嘴裡,最後一直頂住停滯了五六秒鐘。

我媽受不了窒息才用力把他推開,那根又長又硬的大雞巴跟著抽離出來,還隱約冒著熱氣。

同時之間,受到更大刺激的我也是又一次射出自己的精液,看見裡面我媽和呂辯同時癱坐在一邊喘著氣息,自己仿佛是做了虧心事一樣,匆忙的擦拭一下牆壁上的精液,然後灰溜溜的回到自己房間,腦海里還在迴蕩我媽與呂辯口交的畫面,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第三章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渾渾噩噩困睡著,突然感覺到身邊床上有人躺下來。

不用猜,旁邊那個人肯定是呂辯回來休息了。

「子顏,你睡覺了嗎?」見我躺著不動,呂辯試探的叫喚一聲。

一想到他剛才還用那根肉黑的大雞巴在我媽嘴裡進進出出,爽得不得了,自己卻只能趴在外面自擼日牆,心裡更加憤憤不平。

聽到他的叫喚,我賭氣不理他,假裝睡著了。

見此,呂辯才放心不少。要知道,剛才我媽在幫他口交,他一直在興奮的大喊大叫,雖然舞蹈室內隔音效果很好,但只要挨近門口探聽還是能聽到一些聲響。

十幾分鐘後,旁邊呂辯疲憊的睡著了,並且發出輕微的打鼾聲。

我自己反而睡不著了,起身爬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出去看一下,特別是媽媽那間舞蹈室。

此時外面的客廳,包括我媽的臥室和那間舞蹈室已經關燈,只留了一盞白熾燈照明我媽估計也睡著了,畢竟,他們兩個人練了一天的交誼舞,身心早已是疲憊不堪。

我鬼使神差的走出去,直奔那間舞蹈室,推開房門,來到那個媽媽裝滿各種舞蹈服飾的衣櫃。

回憶起呂辯第一次來這裡的情景,打開櫃門,取出了一條肉色長筒絲襪,我媽剛才就是穿這種顏色的絲襪,半蹲下來給呂辯深喉口交,還吞下了他的精液。

想到這一幕,下面的雞巴不由自主的硬起來。

於是,我一邊想像我媽給呂辯口交的畫面,一邊將我媽肉色絲襪套在雞巴上,迫切擼動起來。

幾分鐘後,我不僅沒有射意,心裡也不滿足,便悄悄的離開舞蹈室,來到我媽的臥室門口。

沒想到居然聽到裡面傳來我媽的「嗯嗯」的哼叫聲,那種叫聲並不是我平時聽到的哼叫聲,似乎有些痛苦,但又不像。

我把耳朵貼在門板上探聽一會,終於聽出什麼,腦袋頓時懵住了。

「快點,快乾我……」

「嗯嗯,好舒服,老公的雞巴好大,乾得我好舒服……」

我媽好像是在跟一個男人做愛?

問題是自己的父親出海未歸,家裡除了自己之外,還有一個呂辯。

一想到這個傢伙,我怒火不禁燃起。

想不到我剛剛離開一會兒,他就敢爬上我爸媽的大床,大肆姦淫我那美麗高貴的母親,實在是太可惡了。

我忍無可忍了,試著推一下房門,竟然可以推開了。

這並不意外,平時就我和母親兩個人居住,我姐在外省上大學,父親長期出海,母親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沒有隨便關一下而已。

正當我怒氣沖沖的闖進去,直奔我媽睡床不到三米距離時,一下子愣在當場。

原來我媽確實是在做愛,不過不是在跟呂辯做,也不是跟其他男人,而是在自慰。

她就捲縮在床上,禁閉雙眼,一隻手撫弄自己那高聳的乳房,另一隻手拿著一根與呂辯那根雞巴差不多長的矽膠陽具對著自己泥濘不堪陰道抽插,嘴裡痴迷的叫道:「老公,干我,快乾我……」

由於我媽臥室也是開了一盞小燈,使得室內的光線昏暗柔和,因此,我媽並沒有發現我這個不速之客。

發現母親只是在自慰,並沒有跟呂辯做愛,我尷尬之餘也有些許的欣慰,但更多的是對母親產生了一種難以描述的炙熱之情。

下面堅硬的雞巴還套著母親的絲襪,我更捨不得離開,隨便找一個母親看不見的角落,一邊盯著母親下體那根粗大的矽膠陽具,一邊套弄自己的雞巴。

「媽媽,媽媽……」聽著我媽的呻吟,我也跟著哼叫自己聽見的叫聲。

很快,我媽手裡那個陽具加快了抽插速度,似乎準備要迎來高潮,我跟著加快擼動的節奏。

這時,我媽興奮過頭,突然喊了一句:「快快……,小呂,你好棒啊,大雞巴真大,阿姨好爽啊。」

聽到這句話,我原本高漲的慾火不僅沒有被澆滅,反而更加旺盛起來,精關打開,一下子射出一攤精液。

而床上的母親似乎也達到了高潮,並且停止對自己陰道了抽插動作,整個人癱在床上困睡過去。

見此,我只好悄悄的離開,返回到自己的臥室,看旁邊呼呼深睡的好同學,我那顆撲騰的心終於落下。

第二天下午放學,呂辯依然是興致勃勃的趕到我媽的舞蹈中心,不過我到沒有興趣跟他去了,自己一個人回家玩遊戲。

晚上七點,我媽和呂辯準時回來,並且是帶來了一餐豐盛的外賣晚餐。

吃飯期間,他們依然是有說有笑的聊著關於兩天後舞蹈大賽的事情。

如果不是發現他們的姦情,我幾乎要相信呂辯是真心來幫助我媽準備這一屆大賽。

而我媽也是真心待他是我最好的同學,最好的朋友。

事實上,我媽已經不只一次用手,甚至用自己的喉嚨給他深交吞精過了。

當著我的面,他們居然還能假惺惺的裝成一個賢妻良母,一個友好同學的樣子,演技想當的了得。

好在兩天之後,那該死的舞蹈大賽終於來了,不管成績如何,呂辯就沒有理由住在這裡,更沒有機會接近我媽的機會。

想到此,我鬱悶多天的心情終於有了好轉。

吃過晚飯,呂辯沖我媽打個招呼,然後立即跑去洗澡。

我媽則是留下來收拾碗筷,我坐在她身後的沙發上,假裝是看電視,其實是在暗中盯著我媽的豐滿的臀部,修長的美腿,還有那高聳的胸部,那張性感的嘴唇。

看到我媽的嘴唇,我不由得想到昨天晚上,呂辯用大雞巴狠狠抽插這張嘴唇的淫蕩畫面。

多麼完美的一個女人啊?

我媽一直都是這麼性感迷人,不過之前我從來沒有對她產生過什麼慾望,一直認為我媽是一個高貴美麗的女人。

直到呂辯的出現,我才知道,我媽其實就是一個悶騷的蕩婦,只要遇上合適的男人,我媽會毫不猶豫的獻上自己豐腴的肉體。

呂辯這小子運氣不錯,在合適的時候遇上了我媽,乾柴烈火擦出火花只是時間的問題。

一個小時後,我媽和呂辯各自洗完澡,一起心照不宣的走進舞蹈室,並且是關上舞蹈室的門。

而我也是無可救藥的搬來一張椅子,重複這幾天來偷窺舉動。

不過這一次我居然有些莫名的失望了。

一開始練了不到幾分鐘,呂辯的緊身褲裡面很快就勃起了,雙手不時對我媽發起試探性的接觸,發出慾望的信號。

好在我媽是個講原則的人,說是最後一次,那真的是最後一次,不管他如何軟磨硬泡,我媽始終不肯妥協,逼急了直接擺出要趕他出去的架勢。

呂辯沒辦法了,只好退而求其次,一邊盯著我媽的性感打扮,一邊脫下褲子擼動自己的大雞巴。

而我媽則是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去,靜靜的等待他忙活完。

誰知道,可能是沒有得到我媽的幫助,呂辯自己擼了半天,雞巴硬得不行,就是沒有射精的慾望。

只好眼巴巴的看著我媽,可憐絲絲的哀求道:「曼麗姐,我……我射不出來啊。」

我媽頭也不回的告訴他:「自己解決,別妄想我在幫你。」

「可是,我真的射不出來,也軟不下去……」

「我不管,限你十分鐘,十分鐘後還不軟,我就棄權不參賽。」

「別,別這樣……」呂辯急忙安慰一句,眼睛盯著我媽的風韻婀娜的身材,飽滿的胸部,色咪咪的提議道:「曼麗姐……」

我媽沒好氣的打斷道:「你小子越來越不尊重我了,之前叫我王老師,現在直接改稱我是你姐了。」

呂辯和氣一笑,說道:「曼麗姐,憑咱倆現在的關係,我,我已經不好意思叫您為老師了。」

我媽白眼道:「我跟你之間沒什麼關係,你愛怎麼叫隨便你,馬上讓他軟下來,否則……」

「知道了。」呂辯心思一轉,笑道:「只是我這樣看著您弄,真的弄不出來,不如您隨便跳一支舞給我看看,或許我有感覺了呢?」

「好吧,你最好給我抓緊時間!」

我媽三番兩次威脅他說要棄權,其實最不捨得這次舞蹈大賽的還是她自己。

為了讓他儘快射出來,她也選擇了退讓,加上她此時已經很性感的穿著打扮,特意挑了一曲更加撩人的舞蹈出來,嫵媚的扭動自己曼妙的豐臀,隨著裙擺的滑落,我媽一隻撩人的絲襪大長腿慢慢抬起,高跟鞋盯幾乎貼近她的唇角,配上我媽那迷人的笑容,兩腿之間,內褲裡面的輪廓映入呂辯的眼前。

經我媽這麼一刺激,呂辯果然是性慾勃發,當著我媽的面,快速擼動自己的大雞巴。

「曼麗姐,您剛才說隨便我怎麼叫你都行,是不是真的?」

「只有不太過分,隨便你。」我媽雖然有些猶豫,不過為了抓緊時間,讓他儘快射出來,暫且任由他胡說八道了。

「真的,那我喊你老婆咯……」

沒等他說完,我媽當既打斷道:「不許這樣叫,我……我不想背叛我的老公。」

「好吧,那我喊你媽媽,喂,不許再拒絕了?」

我媽聽得怪怪的,不過也不好在拒絕他,只能任由呂辯對著自己喊叫道:「媽媽,你兒子我好難受啊,求求幫兒子一個忙吧。」

「媽媽,我好想吃您的奶,好想回到您的肚子裡面,您看兒子的雞巴有多大,看著我,快點。」

「你真是太討厭呀……」我媽聽得心煩意亂,沒好氣瞪他一眼,但還是走到他面前,慢慢撩起真絲裙擺,一隻絲襪長腿跨上他的肩膀,雙手撫摸自己的胸部,沖他做出各種撩人動作。

「我去,媽媽,您實在太撩人了。」沒過多久,首先繳械投降的不是呂辯,而是趴在外面偷窺的我。

媽媽這幾個撩人的舞姿,對我種純情小處男而言,結對是最致命的,甚至比昨天晚上她給呂辯的深喉口交更加淫蕩誘人。

而呂辯能面對面跟我媽站在一起,還能直接感受接觸到我媽那隻美白絲襪大長腿的壓力,心裡的刺激慾望更加的強烈。

「媽媽,您好美……」

如果不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此時的呂辯恨不得當場撕爛我媽兩腿之間那點內褲,用自己那饑渴的大雞巴,用現在的站姿,直接捅進我媽的陰道當中,狠狠的抽插一百遍再說。

不過眼下還不是時候,呂辯忍住了當場強姦我媽的衝動,老老實實的擼動大雞巴,嘴裡饑渴的叫道「媽媽,您好淫蕩啊,我要插你,我要干你,乾死你這個淫婦。」

可能是我媽怕他射不出來似的,居然動情的回應道:「兒子,你看媽媽的陰道,它已經濕透了,快點插進來瞧瞧,那是你以前出生的地方。」

「好啊好啊……」呂辯居然誤以為真,其實是忍守不住了,突然伸出手來,狠狠地撕爛我媽那片內褲。

霎那間,我媽那濃密的桃源洞暴露在呂辯的眼中,此時也是淫水泛濫,呼之欲出。

「臥槽,……」呂辯再也忍受不住,一手緊抱住我媽一字長腿,襠部對準我媽那已經濕露濃密的陰道,挺著大雞巴直接捅進去!

「哇哇,媽媽,您好緊啊!」

「嗯啊,好大……」

隨著兩人的性器官快速深入,兩人同時發出低沉的吼叫聲。

呂辯得嘗所願,自己的大雞巴已經深深插進一個溫暖緊湊的通道裡面,心裡爽翻天。

見我媽好像不反抗,他二話不說,用自己年輕的蠻力不斷往我媽陰部「噗嗤噗嗤」的抽插起來。

但這個時候,我媽居然還有一些理智,有氣無力的推幾下,假惺惺的叫道:「小呂,我是你媽媽啊,你別太過分了,快點放開我。」

箭在弦上,呂辯哪裡還捨得放開我媽,反而加速對我媽的抽插,同時親吻我媽跨上肩膀上的長腿,呢喃說道:「媽媽,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要我回來看的,我現在真的回來了,你感覺到了嗎?」

「嗯嗯,嗯嗯,媽媽感覺到了,好大好粗,可是,你這樣對我,我以後還能做你的媽媽啊。」

「沒關係的,媽媽也是個女人,你有正常需要,爸爸暫時不能回來,就由我這個兒子代替效勞了。」

「嗯嗯,兒子,你慢點來,媽媽有些疼。」

「啊啊,那我們換個姿勢。」

說罷,呂辯覺得這樣站著操我媽有些費力,便放下那隻絲襪美腿,扶住我媽轉過身去,從屁股後面用大雞巴狠狠的插入我媽的體內。

啪啪啪……

呂辯就像一隻不知疲倦的蠻牛一樣,一邊在我媽豐臀後面用力的抽插,雙手也沒閒著,四處蹂躪我媽的豪乳。

我媽身高168,穿上高跟鞋就接近175。而呂辯今年才十六歲,別看他的大雞巴很大,其實他的個子似乎還沒發育長出來,或者都長在那根大雞巴上面去了,只有165的身高,站在我媽大屁股猛操猛干,就跟一個小屁孩狠操一位美熟婦一樣,畫面極其淫蕩。

沒過幾分鐘,呂辯覺得自己的精囊發麻,知道要準備射精了,襠部更加賣力衝擊我媽美臀,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深。

我媽一時站立不穩,直接被他撞擊趴倒在地上。好在舞蹈室里舖了一層地毯,我媽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一時之間,大雞巴沒有我媽陰道緊實包裹的呂辯饑渴難耐,如狼似虎撲到我媽身後,沒有多餘的動作,大雞巴再次一捅既沒,深深的插進我媽的泥濘的桃源洞中。

啪啪啪……

嗯嗯嗯!

「媽媽,我要射了!」

「嗯嗯,射吧!」

幾分鐘後,伴隨著一個低沉的吼叫聲,一直在我媽豐臀後面快速抽插的呂辯終於停止了。

親眼看完這一幕的我已經是麻木不仁,呆呆回到自己的臥室。

想不到他們的發展如此迅速,從我媽媽的表情上看,她是很願意讓呂辯的大雞巴給予她最充實的慰籍。

況且,昨天晚上母親自慰的時候,心裡幻想的男人並不是我爸爸,而是呂辯,這個年輕有衝勁的身體。

儘管我很不願意接受,但我媽就是個正常的女人,她有自己需要。父親長期不回來,像媽媽這樣的年紀,正是性慾最旺盛的時候。

而像呂辯這樣初出茅廬的小蠻牛,也是精力最旺盛的時候,兩個人一結合,瞬間擦出耀眼的火花。

果然印證了我的判斷,我媽確實是喜歡大雞巴的蕩婦,遇上呂辯,她已經是不可救藥獻出自己的肉體。

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我回來沒多久,面對我媽性感妖嬈誘惑,呂辯胯下那個大雞巴根本沒有得到滿足,很快重振雄風,翻身爬上我媽的身體,對著我媽胯下濃密的桃源洞發起新的一輪攻擊。

衝破這層紙窗後,我媽似乎跟他沒有太多顧及了,還主動抱著他的腦袋,雙腿纏綿他後臀,一次次迎合少年大雞巴的猛烈衝撞。

一個幾乎是孤寡的美婦人,一個是氣血方剛的英勇少年,雙方都處在情慾的最高峰。

兩個人也不說話,嘴唇饑渴糾纏一起,彼此之間貪婪索取對方的愛意,下體更是不厭其煩的衝擊對方的敏感部位。

事後我才知道,這晚上,這對狗男女在舞蹈室名義上是在練習跳舞,實際上是什麼都沒做,除了下體之外,身上的衣服也沒脫,就知道放縱的做愛,再做愛。

他們接連做五次,六次,然後趁我睡著的時候,又轉移陣地,去洗手間一起洗了個鴛鴦浴,在洗澡同時,激情燃燒,少不了又干兩炮。

最後呂辯再次得逞,洗乾淨自己大雞巴,然後對著我媽的性感嘴唇,一次次捅進我媽的喉嚨里去。

在我媽深喉里爽歪歪射了一次,我媽年紀大了,終於感覺到疲憊,才依依不捨的回自己臥室休息。

呂辯在客廳的沙發休息一會,胯下大雞巴又勃起來,年輕體力是不可估量,他忍不住又闖進我媽臥室,看我媽躺著床上,內褲都沒有穿,直接分開我媽迷迷糊糊的雙腿,也不用太多的前戲,因為我媽的陰道內還殘留他不少的精液。

看到我媽美麗的睡姿,呂辯大雞巴毫不客氣的捅進去。

「嗯嗯嗯,老公,你來了……」我媽半夢半醒的迎合他的衝擊,陰道不由自主的收緊,緊緊包裹住他的大雞巴。

「老婆,你的陰道裡面好緊啊,我插進去了。」

「老公,你雞巴好大,插得我好爽啊。」

「老婆,我好愛你,好想天天這樣操死你!」

這一句話是呂辯的真情流露,雖然兩個人的年齡相差二十五歲。不過呂辯非常迷戀我媽這身肉體,特別是我媽的深喉,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能插進我媽的身體內。

「我願意……」我媽也是個欠操的蕩婦,何其不是這樣想,天天被一個年輕大雞巴塞滿,狠狠的撞擊,爽翻天了。

所謂日久生情,呂辯整整乾了我媽一個晚上,一攤灘精液不知道射進去多少次,只要胯下大雞巴有感覺了,立即爬上我媽豐腴的身體,不知疲倦的幹起來。

這一夜,呂辯深切感受到了我媽給自己帶來的美妙滋味,而我媽則是體會到了男人對自己那種陽剛的衝擊力。

這個體會還是他們剛剛結婚那段時間,我父親也是像今天的呂辯一樣,只要有時間,按住我媽豐滿的身體就是干。

可惜,那已經是過去了。

【未完待續】

版主:小臉貓於2020_03_17 10:51:44編輯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