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媽 (10-11) 作者:亂來童子

.

我操你媽

作者:亂來童子2020-4-5發表於SIS

第十章

人是自私貪婪的動物,特別是在男女感情這方面,自私自利,希望獨自擁有她,絕不允許第三個人插足進來。

雖然我是她的親生兒子,不可能在男女方面有太多關聯,只是經歷了那刻骨銘心的一夜,我對我媽產生了非分之情,還殘留著一絲幻想,幻想有一天,能和她更進一步,哪怕只有一點點。

所以,我拒絕了呂辯那個荒繆的提議,並鄭重警告他,我媽不是一個籌碼,對她媽沒有任何興趣,不許再跟我媽有任何的來往,否則後果很嚴重。

呂辯不以為然,冷笑回應後扭頭就走了。

從那天開始,我和他不相往來,不再是好朋友,好兄弟。

而我沒有一絲的後悔,甚至還有一點的慶幸,以為自己挽回母親那顆似乎已經出牆的芳心,挽回了父母原本就很和睦的感情。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我絕口不提關於呂辯的任何消息,不提舞蹈大賽的有關內容。

我媽或許是看出什麼,似乎也忘記了呂辯的存在,不再問我關於呂辯的事。

在這幾天裡,我們母子的關係似乎恢復了正常。

而我卻沒有半點放鬆下來的心思,因為我知道,呂辯對我媽絕對不會就此罷手,而我媽越是如此平靜,反常,我越是感受不到那種安全感。

這一天是周末,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按照正常情況下,我媽一般會選擇休假在家,順便給我做一餐豐盛的午餐。

但就在這天早上,我媽雖然是給我做好一份早餐,人卻不見蹤影,只留下一張字條,說是舞蹈中心有點事要處理,自己一個人出門去了。

看著我媽匆匆留下的字條,我隱約感到有些不好的預感。

我媽的舞蹈中心可不是她一個人創辦的,平時她只是負責對學員授課教學而已,哪怕是真的有要事發生,也不用她在休假的時候,還親自去處理。

況且,今天是周末,她們的舞蹈中心也放假了。

除非,舞蹈中心裏面有需要她親自處理的事情……

具體是什麼事,我一時想不出來,他們舞蹈中心還有什麼事能讓我媽親自去處理的。

帶著這個疑問,我沒有興趣呆在家裡玩遊戲了,囫圇吞棗的吃完我媽親手給我做的早餐,騎上自行車,直接來到我媽的舞蹈中心。

剛進大門內,果然是發現了異常。

因為我看到了一輛熟悉越野摩托車也停在她們單位停車棚內。

看到這輛摩托車,我原本已經消失幾天的醋意再次激發出來。

因為這輛拉風的摩托車主人不是別人,正是我那位剛剛決裂沒幾天的好朋友,好兄弟——呂辯同學。

它的車牌是0086,實在是太好記了,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既然,呂辯的摩托車停靠在這裡,不用猜也知道那個傢伙肯定在裡面。

至於,我媽一大早急匆匆來舞蹈中心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

她放棄了自己周末假期,放棄與自己兒子相處的機會,一個人過來私會自己的小情郎。

此時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了,舞蹈中心估計只有他們兩個人。

一男一女,又是老相識的炮友關係,彼此的需要對方,激情難耐了吧。

「媽,您真的那麼欠操嗎?」

一股無名的怒火湧上心頭,我仿佛看到了呂辯得意洋洋地將我媽摁在胯下,盡情發泄自己慾火淫蕩的畫面。

我的雙拳不由自主的握緊,帶著一股無名的怒火,朝二樓方向大步跑上去,直奔我媽的舞蹈中心。

來到大門外,憤怒異常的我卻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腳底仿佛是生根了,直接是愣在原地。

一個聲音好像在告訴我:你不能闖進去,你母親也不容易……

事實上,我雖然已經跟呂辯攤牌了,但我媽還不知道兒子已經發現了自己與兒子同學的姦情,還在我面前維護一個高貴的母親形象。

為了不讓我媽難堪,我還是願意保持這樣的局面。

萬一他們真的在裡面偷情,我這樣闖進去,我媽還有什麼顏面再當我的母親,還有什麼顏面對我的父母?

憤怒,嫉妒,更多的還有遲疑。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舞蹈中心裏面卻傳出了兩個人的腳步聲,一男一女的說話聲跟著響起來。

「王老師,我沒有開玩笑,我是真心來跟您學習舞蹈的,沒有別的心思。」

「別胡鬧了,以你的舞蹈功底,我是沒有資格當你的老師。」

「是嗎,那您當我的女朋友怎麼樣?」

「滾!」

「王老師,別生氣啊,我跟你開個玩笑啦。」

「好了,你沒別事的話,我要回家了。」

男的是呂辯,而女的……正是我媽。

他們兩個人穿戴整齊,一邊說一邊走出來,之前似乎沒有發生過什麼。

我媽對呂辯還有一點排斥的樣子,這到令我感到很意外,一直懸著的心稍稍可以松下一點。

看見他們要出來了,我急忙閃到一個偏僻的角落裡面蹲下。

很快,我媽和呂辯一前一後走出來了。

我媽今天穿的是一套小黑色西裝,暗紅色的長髮依然是高挽成鬢,雙腮有些紅暈,塗抹了一層淡妝,打扮得體,清新秀麗。

而呂辯就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在我媽身後嬉皮笑臉的說道:「王老師,我現在可是你們舞蹈中心的高級vlp會員,高級學員喔,我花了一萬塊錢啊,你就是這樣對待我嗎?」

我媽沒好氣道:「你別跟我胡鬧了,回頭我叫紅姐給你退錢。」

呂辯認真說道:「不要,為了證明我的誠意,你敢退我就敢繼續交錢,而且是加十倍的錢,直到王老師您答應我為止。」

「小呂,你我的關係到此為止,我也沒別的東西教你了,不要逼我好嗎?」我媽無語道。

呂辯誠懇說道:「我沒逼您啊,我是真心的……」

「小呂……」見我媽還想勸止,呂辯急忙繞開話題:「好了好了,我現在已經是你們都市麗人的高級會員了,真心實意想跟您學舞,你沒有權利拒絕我的加入,還有,你們舞蹈中心不是有個特殊規定嗎,高級vlp學員有權選擇指定你們中心任何一位舞蹈老師授課教學,我選擇王老師您了,不許拒絕喔。」

我媽無可奈何的白了他一眼,解釋道:「我今天休假了。」

「那我明天再來,我不著急的。」

「好吧,我先回去了。」

「王老師,我送您啊。」呂辯獻起了殷勤。

「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我媽果斷拒絕。

「沒事,我就送您到你們家樓下,舉手之勞而已。」說完,呂辯不等我媽的回應,自己就過去把摩托車開過來,拍拍后座,招手道:「王老師,我就送你一程,上車啊,上車啊。」

「好吧,那你慢點開。」

我媽呦不過他的誠意和執念,只好跨坐到摩托車上,用一個很彆扭的姿勢,與呂辯保持半個身位。

呂辯微微一笑不說話,一把扭動油門,摩托車跟著突突的往外面開去。

剛開出大門口沒多遠,摩托車突然的一個急停,坐在后座上的我媽跟著一個慣性往前傾斜,整個人順勢趴到呂辯的後背。

「小呂,你幹什麼?」

我媽剛要生氣的質問他,呂辯一邊感受到我媽那對飽滿山峰帶來的壓力,心裡爽翻天,一邊解釋道:「大姐,沒看到前面有紅燈嗎?」

「喔。」我媽抬頭一看前方十字路口,果然是紅燈了,不好意思生氣了,屁股又想往後挪一點。

呂辯白眼道:「王老師,求您別動了好不好。像您剛才那樣坐很容易翻車的,這樣挨近一點最好了。。」

「這樣啊,那我還是不坐了。」我媽可不是那些十幾歲的小女生,立即猜到他心裡的小把戲。

「別啊,我要開車了!」

說完,呂辯不等我媽有所反應,馬上扭動油門,摩托車順勢向前飛馳,很快就消失在我的的視線內。

「該死的……」

而我也想追上去,只是自行車的速度太慢,與呂辯那輛越野摩托車不是一個級別,好在他們的方向真是回我的家路。

差不多半個小時後,我才累如死狗一樣地回到家中,但等待我的卻是一個失望的答案,我媽根本沒有回來?

按照摩托車的速度,如果沒有出現什麼意外的話,他們應該早就回來了?

或許,呂辯沒有送我媽回來?

不管是發生了什麼,我都不願意看到我媽跟呂辯在一起,哪怕只有一秒,一分鐘……

我急忙拿出手機,播向我媽的號碼。

電話那頭,嘟嘟十幾秒後,電話接通了。

「喂,顏顏啊?」

聽到母親那溫柔的話音,我開門見山的問她:「媽媽,你現在哪裡啊?」

我媽回道:「媽媽還在都市麗人呢,有點事要處理,晚點在回去,顏顏,你想要什麼,媽媽等下買回來。」

「不用了,我什麼都不需要,只想要您快點回來。」

「好的,媽媽馬上把手裡的事情處理完了就回去 沒別事的話,媽媽要掛電話了。」

「沒有了……」

「那你在家好好休息哦,拜拜。」

掛掉了電話,我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

印象中,我媽幾乎沒對我說過謊話。只從呂辯出現後,她開始變了,為了跟小情郎在一起,也學會說謊話了。

好像一個心愛的玩具被人搶走一樣,這個時候,我特別的彷徨,特別的傷心與無助。

嫉妒,憤怒,難過充斥我的腦門……

劃分兩頭。

呂辯載著我媽的摩托車在回我家的半路上調轉了方向,朝另一條道路騎行了幾分鐘後,我媽才發現路況不對勁。

幾次要求他停車無果後,我媽知道他不懷好意,只好咬牙豁出去了,威脅道:「臭小子,你再不停車我就直接跳下去了。」

這個威脅有效果了,呂辯不敢冒險,終於把車摩托車停下來。

「臭小子,你敢騙我,下次別想讓我再理你。」我媽奸計得逞,心裡暗暗得意,表面上卻很是惱火,怒氣沖沖的從摩托車上下來。

「王老師,今天是我的十六歲的生日,我爸爸不在家,我媽離婚了,沒有一個人陪我過生日,一個人孤零零的過,每一年都這樣過,我好可憐啊。」

呂辯突然說出了這一句話讓她怔住了。

「你沒有別的朋友嗎?」

「有一個,可是她不想陪我。」

「誰?」話說一半,我媽覺察到了什麼,茫然道:「是我嗎?」

呂辯誠懇的看著我媽,說道:「王老師,我已經好幾年沒有人陪我一起過生日了,看在前些天,我全心全力幫您拿到舞蹈大賽冠軍的份上,現在我只想跟你一起過個生日,答應我好嗎?」

見他不像是在開玩笑,我媽突然心軟了,或許是同情心泛濫了,嘆息道:「好吧,你幫我拿到了冠軍,我就陪你一起過這個生日,僅此而已,不許你胡來?」

呂辯肯定說道:「放心,就想和您一起過個生日,沒別的想法。」

我媽答應道:「好,我們現在就去買個蛋糕。」

呂辯急道:「不用了,我之前已經定製一個了,估計馬上就做好,咱們現在先回我家等著就好。」

「回你家?」我媽突然一陣恍惚,不由得想到了從前的一些往事。

呂辯以為我媽不想去,或者是害怕自己會對她做什麼歹念,急忙解釋道:「放心吧,王老師,我不會對您怎樣的,咱們就單純的過一個生日。」

「好。」

幾分鐘後,呂辯繼續騎行,載著我媽來到一棟豪華的別墅門口。

「王老師,這個就是我家了,我在這裡住了十幾年了,房子有點舊了。」呂辯把車停好了,一邊開門一邊給我媽解釋。

殊不知,我媽似乎對這裡的一切很是熟悉,不用他太多指引,自己一個人就走進一樓大廳,目光無神的打量這裡的一切。

呂辯一時看不懂了,不過還是禮貌的招呼道:「曼麗姐,您先坐,我去給你倒杯飲料?」

「嗯……」我媽淡淡回應一聲,還是慢悠悠的在別墅四周打轉。

等呂辯倒一杯紅茶回來,發現我媽來到一間後廳里,呆呆地看著一面牆壁上掛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位約莫二十來歲,長相氣質非凡,風度翩翩的美男子,跟呂辯有些相似。

我媽就盯著這張照片沉默不語,似乎是在想什麼心事。

呂辯看出了什麼,走到我媽身後試探的說道:「曼麗姐,這個就是我爸,您認識他嗎?」

我媽怔了怔,回過神了反問他:「你……你剛才叫我什麼?」

呂辯心虛一笑:「曼麗姐,您不是答應陪我一起過生日嗎,我這樣叫您是不是好一點?」

「喔。」我媽似乎不反對了,又問:「你爸很少回來?」

一提起自己的父親呂辯心裡就來氣:「一年到頭就沒有回來幾次,我差不多忘記他長什麼樣了。」

我媽反而幫他爸解釋道:「可能,他外面很忙呢?」

呂辯冷笑道:「忙,當然忙了,包養了一個又一個女人,忙到沒有時間回來,我習慣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沒必要騙你。」

「他怎麼變成這樣子。」我媽輕輕嘀咕。

「他一直就是這樣。」

「這些年來,就你一個人住這裡?」

「沒有,以前還有一個保姆在照顧我,不過去年我覺得自己長大了,沒必要別人照顧我,想一個人過,辭退她走了。」

「你爸真放心讓你一個人?」

「他從來沒有關心過我……」呂辯不耐煩道:「好了曼麗姐,今天是我生日,咱們就不要提這個人好嗎?」

「好。」

過一會,果然有蛋糕店的人送來了一個大蛋糕。

而我媽就像一位慈愛的母親一樣,細心的在蛋糕插上十六根蠟燭,倒上兩杯飲料,點上蠟燭,然後坐在他身旁,靜靜地看著他許願,吹蠟燭,一起歡慶生日快樂。

有我媽的陪伴,呂辯像個快樂幸福的孩子,盡情的享受和我媽在一起的快樂。

蛋糕吃了一點,他臨時起意,伸手拿起一塊蛋糕,惡作劇地往我媽臉上抹一把。

我媽氣憤不過,也抄起一把蛋糕往他腦袋懟。

呂辯馬上給予還擊。

兩個相差二十五歲的男女你來我往,玩的不亦樂乎,相互打鬧一會,一個完好的蛋糕就被糟蹋殆盡。

「糟了。」

這個時候,我媽才發現自己身上全是被他塗抹的奶油蛋糕,衣服都被弄髒了,等下還怎麼回去?

呂辯看出來了,體貼的說道:「曼麗姐,如果您不嫌棄,我媽原來的房間還有很多衣服,大部分沒穿過,您不如上去洗個澡,換上一套衣服再走?」

我媽似乎沒別的辦法了,嘆道:「只能如此了,你媽房間在哪裡?」

「在二樓呢,我帶你上去。」

兩個人順著樓梯往上走,一起來到二樓一間寬敞明亮的臥室。

呂辯先進去打開一個大衣櫃,回頭對我媽說道:「曼麗姐,您過來看看吧,這些都是我媽以前的衣服,大部分沒有穿過,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穿。」

是非當前,我媽也不矯情,來到衣櫃前掃一眼,發現裡面擺放各種各樣的裙子,上衣,褲子,琳琅滿目的款式,全是牌子貨,大部分的標籤和包裝都沒有拆下來,確實是沒有人穿過。

她就隨手挑一件紫色的連衣裙出來,因為紫色是她平時最喜歡的顏色。

呂辯馬上攢道:「曼麗姐,您真有眼光,這件裙子是我爸親手為我媽買回來的,花了三萬多,領口和腰圍上面分別鑲嵌了十幾顆寶石,可惜……」

「他親手買的?」

我媽輕輕一嘀咕,原本還沒考慮好要穿什麼的,對這裙子的價格不感興趣,但聽到這句話,當即決定試一試這件裙子了。

很快,呂辯獻殷勤似的領我媽來到沖涼房,等我媽進去了,自己渾身髒兮兮的,也想進去湊個熱鬧。

不過,我媽果斷的將他拒之門外。呂辯也不勉強,家裡有的是洗手間,不能跟我媽一起洗澡,只能去別的洗手間洗澡了。

十幾分鐘後,我媽穿著那套紫色的連衣裙從沖涼房裡走出來了,整個人好像煥發了新的光彩,呂辯一下子看呆了。

我媽換上這華貴艷麗的裙子後,原本豐腴的身材更能直接展示出來,與那十幾顆寶石交相輝映。

她的長髮已經散落在腰後,沐浴過後的姿容更加的秀麗,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顯得格外的嫵媚嬈嬈,格外的美艷。

「曼麗姐,你好美啊。」

呂辯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對我媽擠壓數日的愛意開始蠢蠢欲動了。

「真的很好看嗎?」

我媽自戀一笑,原地轉兩個圈,將裙擺舞成一朵花圈,恰似一隻蝴蝶,一位高傲的天鵝。

「特別好看。」

呂辯連連點頭,這不是違心吹捧,而是發自肺腑的讚嘆。

這套裙子穿在我媽身上,確實非常的絢麗多彩,明媚動人。

他不由自主湊到我媽身邊,試探性的牽起我媽溫暖的手掌:「曼麗姐,我……我想……」

我媽卻推開他的咸豬手,魅惑的笑道:「這裙子好像很適合跳舞,想不想跟我來一隻舞?」

「想,想啊!」呂辯激動不已,如雞啄米似的點頭。

「嗯,跳什麼好呢,先來一段拉丁舞吧。」說完,我媽與呂辯很自然的牽起手,一個轉身摟抱在一起,擺出了一個拉丁舞的姿勢。

在無聲的伴奏下,兩個人彼此的看著對方,開始翩翩起舞,配合一如既往的默契。

面對我媽這樣的美熟婦,呂辯似乎沒有太多的雜念,也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一心一意的和我媽完成一個又一個舞蹈動作,一個接一個節拍。

默默的跳完兩支舞,我媽無意間又看到了其中一面牆壁上,掛著那個男人的照片,他的微笑還是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親切……

情不自禁當中,我媽的思緒仿佛是回到了從前,回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她非常想要一個倚靠,面前的呂辯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這時,我媽再看呂辯的臉龐時,自己突然變得曖昧迷離起來,主動把自己臻首輕輕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左手摟住他的後面,嘴唇主動親昵他的頸部。

「曼麗姐……」

原本呂辯對我媽還有一點敬畏之心,竭盡全力克制自己的慾望,希望能挽回她的芳心。

誰知道,我媽居然主動出擊,擺出了投懷送抱的陣勢。

「曼麗姐,我好想你……」

呂辯不再客氣了,想重溫到了前些天和我媽如漆似膠的感覺,不想再壓制自己的慾望了,反手摟住我媽豐腴的腰身,緊緊地擁入自己的懷裡,嘴唇饑渴難耐的尋到我媽的朱唇,下腹隔著褲子不斷往我媽兩腿之間聳動。

我媽閉著眼睛,熾熱回應他的索取,兩隻舌頭親密交纏一起,彼此吸允對方的巧舌。

深情專注熱吻幾分鐘,呂辯的右手開始不老實了,順著我媽的後背滑落,一點點的撫摸,攀爬到她的柔軟豐臀上,愛不釋手的抓幾把,然後撩起裙擺,對著我媽那片熟悉的幽林探去。

「不,不要……」

我媽覺察到自己的下體被他的手指侵犯了,敏感的神經讓她如夢初醒,回過神來。

「曼麗姐,我知道你想要的,別為難自己,也別管那麼多,盡情的享受這一切,我們在一起很快樂,對嗎?」

呂辯呢喃的勸一句,用力把我媽頂在一面牆壁上,嘴唇持續不斷吸吻她那香甜的唇舌,游離在她兩腿之間的手掌順勢脫下那件蕾絲內褲。

「我真有那麼好嗎?」

我媽重新閉上了美眸,痴痴迷迷的回應他的索吻,並主動伸進他的褲襠,掏出那根堅硬火熱的肉棒,一上一下地擼動起來。

「曼麗姐,我愛你,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永遠的跟你在一起,一輩子都不分開。」

呂辯動情的說道,其中一隻手順著衣領摸進進,發現裡面沒帶胸罩,她的乳房還是一樣的豐挺,又大又軟,手感舒服。

我媽抱著他的腦袋,讓他往下蹲一點,引導他的嘴唇含住自己的乳頭,敏感的刺激到了神經,動情的呻呤道:「嗯,我一個人老珠黃的女人,不值得你這樣對我。」

「我就喜歡你這樣女人,愛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年齡。」呂辯含舔我媽的乳頭,舌頭用力摩擦吸允,香甜可口,似乎還有一點奶香。

兩根手指同時對著我媽泥濘的密穴發動暴風驟雨般的攻擊,發現裡面已經是泛濫成災,逆流成河了。

「快操我,快……」

我媽深吸一口氣,緊緊抱住他的腦袋,用力的往自己的乳房上面靠,同時敏感的叫起來。

呂辯當下不再客氣,挺起暴漲火熱的肉棒,對著我媽的蜜穴懟進去。

舒服了!

「啊啊……」

「曼麗姐,你還是那麼緊……」

兩人的久別重逢的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一個彼此之間牽魂迫切的地方,他們不約而同的發出一個激動的呻呤聲。

我媽回過神來,低頭很是憐愛的看著他,嬌軀隨著他的挺動前後迎合,秀髮跟著飛舞飄揚,含情脈脈的挑逗道:「臭小子,操我爽嗎?」

「啊啊,啊啊,爽得要死!」

呂辯興奮的點頭,雙手抱著我媽的臀部,腰下開始發力,將自己那根火熱的肉棒一次次懟進我媽那深不見底的蜜穴當中。

啪啪啪!

啪啪啪!

「嗯嗯嗯……」還是熟悉的感覺,年輕又有活力的肉棒,一次次充填自己那空虛寂寞的陰道,世俗倫理已經不重要了,我媽十分渴望這樣的感覺。

「曼麗姐,想不想我每天這樣操你!」呂辯也很渴望征服面前的美熟婦,渴望姦淫好朋友的母親。

這種強烈的征服感,可不是其他女孩子擁有的。

他死死的將我媽頂在牆壁上,胯下大肉棒時刻不停的往我媽淫穴裡面衝擊,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深,盡情發泄自己的慾望。

噗嗤噗嗤!

沒過多久,我媽那敏感的淫穴裡面銀漿四濺,一點一滴流淌出一攤淫水,順著大腿滑落到地面,刺激的快感讓她感到意亂情迷,快要升天的感覺。

呂辯也覺察到我媽的淫穴裡面更加的泥濘順滑,隨手抬起我媽一根長腿,並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保持這個一字馬的姿勢,讓呂辯對我媽有更大的征服感,還可以釋放自己的雙手,游離在我媽的豪乳上面,胯下爆操我媽緊湊蜜穴同時,還能親吻我媽的絲襪美腿,一舉兩得。

噗噗噗……

啪啪啪……

一時間,整個房間儘是兩個人粗重的呻呤聲,肉體與肉體肆無忌憚的激情交合,我媽的下體源源不斷的流淌出一滴滴的淫液。

在這樣的雙重刺激下,呂辯的大肉棒爆操了十幾分鐘,胯下陰囊裡面寄存數日的精液即將噴發出來。

「啊啊,啊啊啊,曼麗姐,我要射了,快夾緊一點,夾住,我要射進去……」

「嗯嗯,射吧,姐姐的小穴準備好迎接弟弟的精液,快射進來吧,射進來,嗯嗯……」.

第十一章

「小兄弟,你找錯地方了吧?」

「沒有,我,我想找你們校長……」

「哈哈,我們校長很忙的,不是你想見就見的,沒事快回家吧,你媽還在家裡等你回去吃飯了,快回家吧。」

面對門口那保安的嘲笑,我有些茫然失措,臨時想退縮了。

但是回頭一想,此時我媽估計還跟呂辯廝混在一起,家裡空空如也,回去又能幹什麼?

一想到我媽躺在呂辯胯下婉轉承歡,取悅呻呤的畫面,我心裡就來氣了。

「喂,你們這裡不是舞蹈學校嗎,我……我是來報名練習跳舞的。」

「喲,小子,還想報名舞蹈課,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我們學校招生期早就過去了,你真想報名的話,下個月再來吧。」

「我有錢,我現在就想報名!」

「去,你一個小屁孩子,有多少錢啊?」

「我有……」出來時匆忙,我確實帶錢了,但是不太多。

那保安看出我的窘態,諷笑道:「有錢,多少啊,十塊還是一百?報名費都交不起,快回家吧。」

「我能不能先報名,以後再交錢?」

「你傻了,都說報名期限已經過了,聽不懂嗎!」

「老雷,讓他進來吧。」

就在保安對我冷嘲熱諷的時候,學校大門內走過來一個人,直徑來到我面前。

「小林啊,這小子身上沒錢,別理他。」

「沒事,讓他進來吧。」

那保安還想勸幾句,那個人不為所動,拉住我的手走進學校大門。

「是你!」看到這個人,我一時覺得眼熟,仔細辨認了幾秒鐘後終於認出來了。

原來他就是那天舞蹈大賽對我透露前三甲成績的那個神秘爆料人。

我對他的印象除了神秘之外,更多的是他的長相,非同一般的普通,讓人一看就忘記那種。

可我還是認出來了。

那個人一直走在前面,聽到我的驚訝聲,突然回頭看一眼,問道:「你媽不是舞蹈大賽冠軍嗎,怎麼想到來這裡學習舞蹈?」

「我……」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了,這個問題對我來說確實很難回答。

那個人看出來了,擺手道:「好吧,這是你的私事,你想來這裡學習舞蹈,學費帶來了嗎?」

我猶豫說道:「暫時沒有,不過我可以先報名,以後再補交,行嗎?」

那個人道:「按學校的規定,本來是不可以的,好在你遇上了我,破例給你一個機會吧。」

「謝謝,謝謝你!」

「跟我進來報名吧,身份證帶來了嗎!」

「啊,我才十六歲,還沒有去辦身份證……」

「戶口本呢?」

「沒,還沒帶來……」

「我去!」那個人愣住了,無語道:「那你來幹什麼?」

我慌忙懇求道:「大哥,我是真心來這裡學習舞蹈,求您給我一個機會吧。」

那個叫道:「你錢沒有,什麼都沒有帶來,我怎麼知道你是誰,來這裡目的是什麼?」

我急忙解釋:「我媽是今年舞蹈大賽的總冠軍,我是她唯一的兒子,您是知道的。」

「好吧……」那個人搖頭晃腦的嘆一口氣:「真不知道你腦袋在想什麼,自己的母親明明是頂級舞蹈專業的,有自己一個舞蹈中心,你沒事跑這裡報什麼名?」

「我……我想證明一下自己,在不靠母親的情況下。」憋了半天,我終於找到了一個理由。

那個人不在說什麼,帶著我來到學校一間辦公室,取出一份資料給我填。

我粗略的看一下,好奇問:「你們學校是不是有兩個班級啊?」

那個人道:「對啊,分別是普通班和高級班,普通班呢,每周有十個小時的課程,每個學期三個月,可以學習十幾個舞蹈專業,高級舞蹈老師親自教學,學費三千五百塊。」

「那高級舞蹈班呢?」

「高級舞蹈班學費一萬五千塊……」那個人愣了愣,瞪眼質疑道:「你別告訴我,你想報名參加這個高級舞蹈班?」

我反問:「這個高級舞蹈班,是不是由你們的羅美鳳校長親自教學?」

那個人道':「喲,看來你小子不是心血來潮過來的,之前還了解過了?」

我點點頭:「嗯,我想報名參加這個高級舞蹈班。」 「只要錢到位,隨便你!」

把資料填完,那個人麻利的給我辦好入學手續,拿出了一個校牌給我:「好了,你現在是我們鳳凰藝術學院高級舞蹈班的學員了,帶這個牌子就可以進來上課,不過咱們學校主要還是以業餘為主,一周十個小時,盡力給你們騰出別的時間,你每天什麼時候有空過來練習上課?」

我仔細考慮一下,為難道:「我還是學生啊,晚上又不太方便出來,每天最多下午放學過來兩個小時……」

那人道:「行啊,這個也有很多學生跟你一樣,都是下午放學才過來的,那你以後在這個時間點過來上課吧。」

我委婉的問:「這個時間點,你們校長有時間給我授課嗎?」

那個人道:「那得看看她有沒有時間了,有時間就給你們上課,沒有時間就由其他老師上課,你覺得沒問題的話,那就在三日之內把學費準備好了。」

「哦……」

「好了,我有別的事要忙,今天是周末,如果沒別事的話,你先回去吧,明天再來上課。」那個人隨便收拾一下,並對我下了一個逐客令。

我不想這麼快回家,試探的問:「大哥,我能不能隨便看一下,參觀一下。」

「可以啊,在校園裡面隨便逛一下也行,其他地方最好不要去。」

「知道了。」

那個人對我叮囑幾句後就離開了。

我在辦公司看到他的工作牌才知道這個人叫林志農,居然是鳳凰藝術學院招生辦主任。

真是看不出來啊。

在辦公室一面牆壁上,我看到了一欄職員表,校長羅美鳳的照片高掛頂上,下面還有兩個副校長,各部門主任,下面才是各類舞蹈專業的老師,其中女職員占據大多數。

很明顯,這個學校的規模遠比我媽的舞蹈中心要大幾倍。

哆哆哆……

就在這時候,辦公室門外一個高跟鞋擊地的聲音,由遠到近的傳進來。

沒等我反應過來,一陣香氣襲來,那個高跟鞋的主人,一位風情萬種,性感豐腴的美婦人已經出現在我面前。

「咦,你是誰啊?」

看見我一個人在辦公室里,那個美婦人意外的愣一下。

我一眼認出來了,這個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騷艷氣質的女人就是羅美鳳,這個學校的校長,我媽在舞蹈大賽最強的對手。

近距離的看到她本人,還有點七分像溫碧霞。只是,她的身材更加火辣,高聳的胸脯幾乎撐破了v字衣領,她的眼睛特別有魅惑力。

配上她現在一身性感的穿著打扮,高跟絲襪美腿晃得我眼饞,一下子呆立在當場。

對我這樣年紀的小屁孩,非常的有誘惑力。

這個女人是唯一一個讓我看見她一眼,就想操她的慾望,實在是太騷艷了。

「小子,沒見過美女嗎?」羅美鳳看見我的呆樣,一向對自己容貌很自信的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沒,沒見過您這樣的美女。」我想到了自己來此的目的。

確認她就是羅美鳳,開始暗暗實施自己的計劃了。

羅美鳳玩味的笑道:「呵呵,你這個臭小子,小小年紀,嘴巴這麼甜了,在學校哄到不少美女吧。」

「我還是處男……」我鼓起勇氣,祭出了呂辯教我的殺手鐧,看看這個美艷的女人,是不是傳說中的那麼淫蕩。

羅美鳳鄙視道:「開口閉口就是處男,明顯是個老司機了,不過姐姐我喜歡,老實告訴姐姐,你是誰啊,來這裡做什麼?」

「羅老師,您是我的偶像,我非常喜歡您的舞蹈,所以我今天來報名,就是想跟您一起學習舞蹈。」畢竟是做賊心虛,說出這句話話時,身後已經是汗流浹背。

羅美鳳聽了欣喜一笑,幾步走到沙發上坐下:「是嗎,那你報的是什麼班,交學費了?」

我含糊回道:「我報的是高級舞蹈班,那個林主任已經幫我辦理入學手續了。」

「喲,你還真是我的粉絲,真的報名高級舞蹈班了。」當著我的面,羅美鳳兩根絲襪長腿交叉翹起二郎腿,隨手點上一根煙,沖我吐出一口雲煙。

「你知道嗎,報名參加這個高級舞蹈班的學員,基本都是仰慕我的名氣,你小子是不是也是這個原因?」

我回道:「當然,我還傾慕您的美貌……」

羅美鳳白了我一眼:「少來這一套了,我的年紀都可以做你媽了。」

想一想呂辯那小子對我媽的甜言蜜語,我厚顏無恥的說道:「羅老師,我真的很欣賞您本人,欣賞您的舞蹈,跟年齡無關。」

羅美鳳得意一笑:「你這個小子,嘴巴這麼甜,快告訴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我老實告訴她:「我叫陳子顏,鳳陽高中的學生。」

「陳子顏同學,我記住你了,沒事你先回家吧,姐姐有事要忙。」

「哦……」

原本以為她是個蕩婦,誰都可以上,我才全力裝出一個純情小處男,好讓她給我一個驚喜,沒有想到是要趕我走。

失望的同時,我沒有別的藉口不得,不離開辦公室。

我剛走出辦公室,迎面就遇上了一個身材高大帥氣的年輕人。

那個年輕人見我不理不睬,快步走進辦公室,很快,裡面就傳來羅美鳳的笑聲:「喲,這才兩天不見,你小子猴急什麼。」

「羅老師,別說是兩天了,一個小時不見我就想操你了,不信你摸摸看,它都硬成這樣了,快給我吹一下。」

「真是受不了你,年紀輕輕,滿腦子就是操人家的逼。」

「羅老師,您的騷逼,我天天想操你,啊啊……」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我眼前一亮,不由自主的返回,悄悄的往裡面瞄一眼。

正好看到剛進去那個年輕人就站立在羅美鳳面前,褲子已經脫下一半,一桿大雞巴直挺挺湊到她艷紅的嘴唇旁邊。

羅美鳳美眸婉轉,伸出一隻潔白手掌,輕輕握住肉棒慢慢擼動一番,嘴裡吸了兩口雲煙,隨手丟下菸頭,然後張開性感的嘴唇,一口的含住那根肉棒。

「啊啊,羅老師,您的小嘴含得我好爽啊。」

那年輕人激動一哆嗦,雙手本能的抱住羅美鳳腦袋,腰下開始慢慢挺動,將她的朱唇當成淫穴,肉棒一次次插進去。

羅美鳳媚眼如斯看著他,嘴唇緊含住他的肉棒,雙手抱著他的臀部,配合默契的迎合對方一次比一次爆力抽插,發出噗噗噗的悶聲。

沒兩分鐘,躲在外面偷看的我已經情慾高漲,口乾舌燥,胯下的肉棒硬的難受。

看得出來,這個羅美鳳伺候男人的手段確實比我媽更厲害,比我媽更淫蕩,光是看她的口交技術,不比歐美視頻裡面那些女人差。

難道,這麼淫婦的一個女人,真的隨便一個男人都能操她?

想到她就是呂辯的親生母親,隨便一個男人都能上她媽的逼,我心裡一下子好受多了。 「啊啊啊,羅老師,我要射了……」

沒幾分鐘,那年輕人在羅美鳳性感嘴裡急促的抽插一會兒,最後來一個大力深喉,將整個粗硬肉棒插進她的喉嚨里,兩個卵蛋恨不得也想擠進去,噗嗤噗嗤的爆射出一股精液。

「羅老師,您好棒啊。」

羅美鳳一口吞下精液,一舉推開他,白眼道:「你小子自己爽了,老師我還沒有爽呢。」

那年輕人輕輕擼動那根半硬不軟的肉棒,賤笑道:「羅老師別急啊,等我的弟弟硬了再干你兩炮。」

「那就來啊,老師幫你。」羅美鳳等不及了,主動幫他擼硬那根大雞巴,自己仰躺在沙發,張開兩根明晃晃的絲襪美腿,紅色的魚嘴高跟鞋還穿在她的腳上。

年輕人看得心潮澎湃,心急火燎的扯下她的內褲,沒有多餘的動作,直接將大肉棒狠狠的捅進羅美鳳那泥濘泛濫的淫穴當中!

「啊啊,好棒啊,快,快點!」

得到大肉棒的滿滿充實,羅美鳳深吸一口氣,呻呤的叫起來。

「羅老師,我要操死你,你這個賤婦,操死你……」

年輕人抱著羅美鳳的美腿,開始賣力的挺動自己腰部,大肉棒如打樁機一樣往裡面懟,酸爽得他跟著哇哇叫起來。

啪啪啪!

這對狗男女大開大和的性交場面非常的吸引人,但我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

可能那個女人不是我媽,看到他們在做愛,就好像在看網上那些小視頻差不多,唯一的刺激點就是,她是呂辯的親生母親。

偷偷看了幾分鐘後,我突然有種失落感,默默的轉過身,猛然看到一個人,是林志農。

他就站在我身後,很顯然已經知道我剛才在偷窺羅美鳳。

不過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搖搖頭轉身離開。

我急忙跟誰去解釋:「他們一進去就搞,我不是故意的……」

林志農淡道:「姦夫淫婦,有什麼好看的。」

我心虛的解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林志農苦笑道:「好了,你該回家了,想看淫婦做愛嗎,以後有的是機會。」

「額……」

聽著他的語氣,我總覺得怪怪的,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離開了學校,返回到家中。

這個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我媽也回來了。

她看起來心情特別開心,一邊做著家務活,一邊哼著唱歌,看見我回來了忙放下手裡的活,招呼我去洗手準備吃飯。

只是我懷著心事,又不滿她跟呂辯出軌之舉,在一起吃飯的時候隨便聊幾句就返回自己的臥室。

第二天是周一,我鬱悶的回到學校教室。

「嗨,你還好嗎?」那個呂辯也終於回來上課了,看到我後,別有用心的招呼道。

「好,好得很!」我和他的位置就隔了一條過道,想避也避不開,只能坦然面對。

呂辯笑道:「好,看不出來啊。」

我咬咬牙,沉聲質問道:「我媽昨天出去很久,是不是跟你在一塊?」

呂辯左右看了一下身邊其他同學,然後湊到我耳邊低聲說道:「沒錯,昨天是我的生日,我請你媽陪我一起過生日……」

「混蛋……」我剛要動怒了。

呂辯提醒道:「別吵,想讓全班同學老師知道你媽昨天跟我在一起,還主動投懷送抱,連續給我操了五次,你媽也高潮了三次嗎?」

「你……」

「兄弟,這一次真不怪我,昨天我本來就是想邀請你媽陪我過十六歲生日,沒別的意思,誰知道你媽特能裝,跟我一起回家後沒多久,她就主動抱著我,主動親吻我……」

「我不信,我媽不是這樣的人……」

「嘿嘿,虧你還是她親生兒子呢,你媽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比我了解她嗎,她是個有原則的人,如果她不想給我操,何必跟我一起回家,我還能綁她回去嗎?」

「實話告訴你吧,你媽就是悶騷淫蕩的女人,只要有個理由,她就肯獻出自己的騷逼,我就可以盡情的操你媽的逼。」

「哈哈,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像你媽這樣的年紀,還生過你們姐弟兩個,騷逼居然那麼緊,隨便操她兩下淫水特別泛濫,搞得我家那床單濕了一大片,不過沒關係了,操淫水多的女人感覺特別爽,不用前戲了,直接脫褲子干就完事,哈哈,你媽以後是離不開我的大雞巴了,因為她比我更饑渴……」

「混蛋!」

「怎麼,不服氣,不爽了?」呂辯看著我的窘態,意味深長的勸道:「你媽管不住自己的淫逼,怪我咯?」

「我操你媽逼的……」

聽著他對我媽的污言亂語,我實在是忍無可忍了,真想一拳撂倒對方。

無奈身處教室當中,身邊是班裡幾十號同學。一旦跟他翻臉,我媽與呂辯偷情的事可就公之於眾。

為了報復呂辯,我終於堅定了自己的計劃:「好吧,你操我媽逼的,我……我也要操你媽逼的,快拿錢來!」

「拿什麼錢?」

呂辯愣了幾秒後才明白我的意思,盪笑:「嘿嘿,你果然是在嫉妒我了,沒關係,我這個人大方的很,歡迎你隨時去操我媽的逼,錢不是問題,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提啊。」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