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妈 (17-18) 作者:乱来童子

.

【我操你妈】

作者:乱来童子2020-10-5发表于S8

第十七章

当天晚上,在这一套豪华套房里,我和罗美凤,这个跟我妈一样年龄的美熟妇相真是恨见晚,时刻不停腻在酒店如饥如渴的性交,舌吻,六九式亲昵索取彼此的性器官。

从卫生间到客厅,再从客厅来到主卧室,阳台上几乎每个角落都残留着我们做爱过后的痕迹,累了饿了就点餐休息吃东西,鸡巴只要硬了就继续操她的逼穴。

一直到半夜一点钟,我和罗美凤才依依不舍的分别。

她这次没有为难我,叫来她的合法丈夫林志农先生开车送我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林志农一脸阴沉,对我是一言不发,而我对他自是心里有愧,不敢跟他说话。

毕竟,之前说好了不要跟罗美凤在一起,结果没过几天,我又跟他老婆搅和在一起,而且是一起呆五六个小时,不知道在他老婆的淫逼里面内射了多少次。

两个人在车里沉默不语,一直到7了我家楼下,林志农帮我打开车门,才淡淡的提醒一句:“你好自为之吧。” “额,知道了……”

我心虚的回应一声,见他不再说话,只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艰难的回到家中。

“颜颜!”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妈根本没有睡觉,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看见我回来了,一直悬著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但见我手里提了那么多东西,心里觉得不对劲了。

“颜颜,为什么那么晚才回来,打电话也不接,这些东西又是谁给你买的?”

“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

我不耐烦的把手里东西一扔,一股脑躺在沙发,在罗美凤身上干了几个小时,实在有点累了。

“我是你妈妈啊,我关心一下你又怎么了?”我妈不理解,耐心的教导道:“儿子,你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妈妈说,别以为自己长大了……”

“知道了妈妈,我累了,想躺一会。”

“好好,你休息吧,不过你必须告诉妈妈,这些东西是谁给你买的?”

我妈随便翻出两个袋子,发现里面装的衣服,鞋子都价格不菲,哪里还沉得住气。

我含糊解释:“我自己买的……”

我妈急道:“瞎说,这些东西,妈妈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买,你哪里有那么多钱买。”

“是啊,钱真是个好东西,能买到这么好的东西……”

我没有正面回她的话,从兜里拿出那个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点亮屏幕,细细的把玩起来。

“你这手机……一万多吧,谁给你买的!”我妈再次惊呆了。

我被逼急了,突然想到过去的委屈,赌气性的大叫:“谁给我买的,有那么重要吗,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是吕辩,我的好兄弟,好同学给我买的!”

“吕辩……”听到这个名字,我妈心里莫名一顿,心虚的说道:“好端端的,他为什么给你买这些东西……”

我冷笑道:“我怎么知道,可能他是我的好同学,好兄弟,家里又有钱,给我花点钱不算什么!”

我妈严厉说道:“不管怎样,你都不能要他的东西,明天拿回去退给他。”

我不耐烦道:“要退你自己退,反正我是不会退给他,我累了,先躺一会。”

“你……”我妈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默默去帮我找一套睡衣出来:“颜颜,你累了吧,先洗个澡再回房休息吧。”

“知道了……”

“既然你喜欢这些东西,妈妈明天也可以给你买……”

“呵呵,你有那么多钱给我买吗?”我突然站起来,直视我妈那颗惶惶不安内疚的眼睛。

我妈心虚道:“几万块钱,妈妈之前拿到冠军,有二十万的奖金,还是拿得出来……”

“我们家没钱,还倒欠了几百万的债务,为了我那辛劳的父亲快点回家,你省省吧!”我气愤的大叫,因为我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为了还几百万的房贷,为了还那条船欠下的一百多万债务,父亲一直长期在外奔波劳碌,留下我们母子女三人,结果换来的是她的不忠……

“颜颜,你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的卧室。

“妈妈……”看到我妈眼眶含泪转身的一刹那,我突然有懊恼了,很想跟她道歉,只是已经晚了。

第二天回到学校,我最担心的麻烦终于来了。

“看啊,他来了,那个家伙偷同学母亲内裤!”

“真不要脸……”

因为昨天罗美凤那番不实言论,使得我偷窃同学母亲内裤的丑事传遍整个校园。

特别是我们班级,从我进教室的那一刻起,全班同学都是对我指指点点,纷纷投来鄙视嘲笑的目光。

好在我早有心里准备,对他们的嘲笑鄙视一概不理,低头忙活自己事情。

毕竟,偷窃同学母亲内裤这种事不算什么,我还真操到吕辩他妈的逼穴,爽翻天了。

不过下课期间,我还是被郝刚,文浩两个人强行拉拽到厕所。

别看这两个家伙长得憨厚老实,却是班里的差生,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平时没少偷看女同学的裙底,手机里面全是各种小视频,每天谈论的话题离不开女人的逼穴,正处于青春膨胀期,满脑子就想操女人,却是外强中干,有色无胆。

被他们强行拉拽到厕所,我已经猜到他们心里的小九九。

确认厕所里没有其他人在了,郝刚一脸猥琐的看着我,问道:“呵呵,陈子颜同学,听说你有个好东西,不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我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郝刚猥琐一笑:“好啊,我就直接点,吕辩他妈……真是绝色美人啊,她那个原味内裤,还在吗?”

我淡淡一笑:“你想要吗,我可以给你,不过不是白给!”

“真的!”郝刚与文浩互视一眼,欣喜若狂道:“你要多少钱?”

我本来想说免费的,不过一想到这两个家伙贪得无厌,可能以后不止一次缠着我,便开口道:“一百块一套,一套包括内裤,胸罩,丝袜。”

“吕辩他妈穿过的,原味的哦?”

“废话,当然是她穿过的,原价几百块钱一条,她穿过的蕾丝内裤,还有一层黄色的污迹呢……”

“真的……”郝刚摩拳擦掌,兴奋异常。

文浩舔了舔口水,急不可耐地从钱包里面拿出两百块钱,说道:“陈子颜,我就这么多了……我要两套……”

看见我愉快收下文浩的钱,郝刚突然想到了什么,质疑道:“等等,你跟吕辩他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能搞到她的原味内裤?”

“你管那么多干嘛?”

我反问道:“反正我可以拿到她刚刚换下来的内衣内裤,一百块一套,要不要随便你。”

“我,我当然要了……”一想到那性感美艳的熟妇罗美凤,郝刚已经情不自禁,胯下的鸡儿开始跃跃欲试了。

文浩急不可耐的问:“额,钱给你了哦,你什么时候拿到货?” “明天吧,我尽量带过来。”

从他们手里接过几百块钱,我看都没看就塞进裤兜,转身离开厕所。

这些天以来,我已经跟罗美凤发生了无数次性关系,心里对她的感觉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慢慢的喜欢上这个成熟美丽的女人。

在报复吕辩的同时,心里已经默认她是我的女人。

尽管她很淫荡,年纪比我大二十五岁了,还是同学的母亲。

不过,她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已经深入交往亲密接触的女人。

一个纯情的小男生,对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个女人自然是印象深刻,格外的珍惜。

只是一想到我妈在她儿子胯下婉转承欢的画面,心里又不舒服。

知道郝刚他们不怀好意,加上一点点的报复的心理,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下午放学,我兴致勃勃的来到凤凰艺术学院。

这一次,不在是那个讨厌的黑人艾迪蒙多给我授课了,而是校长罗美凤亲自带着我来到一间舞蹈室,一个人给我安排训练的舞蹈课程。

在舞蹈室中,虽然只有我跟罗美凤两个人,身体频繁接触。

不过,罗美凤似乎没兴趣跟我做爱,一本正经的教我做两套舞蹈的基本功,然后叫我去健身房练习举杠铃,俯卧撑,单杠引体向上等等。

一直挥汗如雨到晚上八点多,差不多两个小时的高强度锻炼,搞得我身心疲惫,四肢无力,鸡巴没有精力硬起来。

最后,罗美凤这才把门一关,心急火燎脱下我的裤子,将我的的鸡巴掏出来:“我的小男人,想姐姐了吗?”

“想,但是我有点累了……”我老实告诉她。

罗美凤摇头道:“你的练习还没有结束,坚持住,刚才是锻炼你的臂力,现在我要锻炼你的腰部,明白吗?”

“明白了……”

“要快,要用力哦……”说话间,罗美凤转过身,大屁股扭一扭,穿在身上的黑丝包臀裙子已经慢慢滑落在地,露出两条修长洁白的美腿,磨盘大的屁股冲我左右摇摆。

“好弟弟,来操姐姐呀……”

“操……”

我的鸡巴已经硬起来了,拖着疲惫的身躯凑过去,在她丰腴的屁股后面摸索一下,然后狠狠地怼进去,发现她的淫穴里面已经是泥泞不堪,水流成河。

不过,她的淫逼确实很松垮,我的鸡巴也不是很大,插进去一点感觉都没有。

“夹紧了……”

“嗯,我亲爱的小男人,姐姐夹紧了……”

“啊啊……”

啪啪啪……

肉体与肉体的激烈碰撞,彼此之间的喘息声,响遍整个健身房。

一直到凌晨一点钟,我和罗美凤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临走时,我刻意向罗美凤讨要了几套丝袜内裤和胸罩。

单单是在学校里面,罗美凤为了方便工作,其实是为了跟那些男人操逼,有自己的一套房子,最不缺的就是衣服。

有几个大柜子装着,很多都是她穿过一次懒得洗就丢进柜子或者垃圾桶,所以我才敢跟郝刚他们打包票,随时能拿到她的原味衣物。

第二天早上,我如约把东西带去学校,郝刚文浩这两个家伙还挺识货的,一下子看出我带来的货都是女人穿过的,特别是罗美凤穿过的内裤,那阴阜的位置,一层爱液留下的痕迹特别明显。

两个家伙美滋滋的接过行货,急不可耐找地方,自己忙活发泄去了。

接连五六天,我的生活变得简单充实很多。日复一日上学,放学后就去凤凰舞蹈学院上课。

罗美凤也是日复一日的安排我一套锻炼身体的功课,锻炼完身体继续锻炼我的腰部力量——操穴。

每天都是在她丰满的肉体上忙活到凌晨一点多才回家。

周末两天我几乎都呆在学校跟罗美凤腻在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做爱。

为此,我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每天都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带着昏昏沉沉,麻木不仁的意识回家。

而且,我还发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自甘堕落,沉迷美色,每天满脑子就想跟罗美凤做爱,学习成绩一塌糊涂,周五测验考试,我脑子一片空白。

为此,还跟我妈吵了几次架,我依然不管不顾,我行我素。

我妈没有办法,不想跟我吵架,只好退让一步,任由我早出晚归,每天在家默默的等待我的回来。

这一天是周二,罗美凤单独训练我整整十天时间了,效果很明显。

当初我根本没有力气抱起一百一十几斤的罗美凤,经过这些天的高强度锻炼,我的身体手臂力量结实很多。

甚至可以抱起她的腰身,胯下还可以同时操弄她的淫穴。

罗美凤对此非常满意,决定在今天开始教我练习那套晚会上的舞蹈。

加上今天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我的心思已经飞到罗美凤那里,体育课都不想上了,直接走出校门,打的来到凤凰艺术学院,直奔罗美凤的校长办公室,脑子里已经在琢磨著用什么姿势操她了。

谁知道,本想提前下课过来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却是她给我一个惊喜。

正当我来到校长办公室门口,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却突然愣在原地,因为我听到办公室里面传来了一对男女呻呤激情的性爱声音。

女主还是罗美凤,那个淫荡的女人,但是男主却不是我,而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我曾经见过他,是罗美凤的男舞伴。

啪啪啪!

“贱妇,这几天我不在学校,想我的大鸡巴没有?”

“呃呃呃,小混蛋,姐姐想,想死了……”

“嘿嘿,贱妇,我也想你的小穴了,快给我加紧一点,我要飞了。”

“呃呃呃,好的,我的好弟弟,姐姐夹紧了……”

“啊啊啊,好紧……”

啪啪啪……

听到里面传出来熟悉的男女呻呤声,我仿佛又看到我妈被吕辩操弄,自己躲在背后偷看的画面。

但这一次我心里更加的难受,一时愣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该进去还是默默走开。

罗美凤的淫乱是人尽皆知的事,但自从我跟她在一起后,罗美凤仿佛是收敛很多,我也没见过她跟别的男人胡搞过了。

因此,我内心是把她当成自己喜欢的女人看待,希望她一心一意的对我好。

没想到我还是太天真了。

林志农说的没错,罗美凤淫荡成瘾,已经是个无可救药的女人了。

而我还天真幻想着一心一意的跟她在一起,当她唯一的男人,实在是太可笑了。

“淫妇,转过身来,我操死你这个淫妇,操死你。”

啪啪啪!

啪啪啪!

“呃呃,好弟弟,别这么粗鲁好吗?”

“粗鲁,哼,谁叫你对不起我,屁眼洗干净没有,我就是要操死你,我要操烂你屁眼,操死你。”

“啊啊啊,姐姐哪里对不起你了……”

“哼,淫妇,还给我装糊涂是吧?”

办公室的门没关,里面的狗男女依然是激战如火,但男孩子似乎生气了,将美妇狠狠地摁在沙发上,大肉棒粗鲁的插进罗美凤的后庭,用力往里面怼:“淫妇,一直以来,我都是你的舞伴,为什么临时换舞伴了,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

“我的好弟弟,姐姐一直喜欢你呀,啊啊……”

“那为什么不给我做你的舞伴,为什么让那个什么都不会的傻子做你的舞伴……”

“姐姐,啊啊,姐姐是有别的原因,啊啊,好弟弟,鸡巴真大,快操我,快……”

啪啪啪!

“淫妇,操你屁眼更紧,啊啊,我要射了,啊啊啊啊。”

射精过后,男孩子意犹未尽的从罗美凤身上爬起来,点上一根烟抽起来:“你说啊,我哪点不比那个傻子强,他的鸡巴比我大吗,他能连续操你一个小时吗,舞蹈比我强吗?” 罗美凤翻过身来,眉目传情的看着男孩子,微笑道:“你什么都比他强,但这次晚会的舞伴我只能选择他……”

“你讨厌我了?”男孩子不耐烦打断道:“我很生气了。”

罗美凤撇嘴道:“好弟弟,别生气了,姐姐这几天会陪你一起玩,只要你喜欢,姐姐都给你。等晚会过了,你还是姐姐唯一的舞伴。”

“去,我不稀罕,我现在只想知道原因,你不说清楚,看我怎么收拾你!”

见他还是不依不饶的架势,罗美凤只好坦诚交代了。

“那个小家伙是姐姐一个老朋友的儿子,姐姐要玩死他,几天后的晚会……”罗美凤话音一沉,眼睛扫到门口,似乎看到我的身影了:“谁在外面?”

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孩子已经冲到门口,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哟,原来是你这个傻子啊,是不是想来操逼啊,那就进来一起操她啊,又不是第一次,躲在门口偷看什么意思?”

“我……”我一时手足无措。

罗美凤招呼道:“陈子颜,你进来!”

“哦……”在二人的注视下,我硬著头皮走进去。

那个男生斜眼笑道:“好姐姐,你看看这个家伙,畏畏缩缩的,一脸愁容,哪里像个男人的样子!”

罗美凤笑道:“他才16岁,还小呢,当然还不是男人了。”

那男孩子鄙视道:“切,别以为我不知道啊,这些天你一直跟他在一块,没少操逼吧。”

罗美凤摆摆手:“得了得了,谭兴明,你刚才也操过姐姐两次了,姐姐有事跟他谈一下……”

那男孩冷笑道:“有什么好谈,你还不是要给他操,多我一个一起操你不是更爽吗?”

“不是啦,我真的是要跟他练习跳舞,晚上忙活完了姐姐就去找你,任你处置哦……”罗美凤耐心苦劝一番,那个男孩子才依依不舍的穿上裤子走开了。

同时,罗美凤穿上一条红裙,回坐在沙发上,大眼睛盯着我看一会儿,突问道:“你刚才都看到了,听到了什么?”

我沉声回道:“他一直是你的舞伴,为什么不让他跟你去参加那个晚会?”

“因为我想带你去,算是给你妈一个回敬礼。”

“为什么?”

“为什么?”罗美凤优雅的翘起二郎腿,淡笑道:“我也不瞒你,你妈跟我是老相识了,她却死不要脸,玩弄我的儿子……”

我不满叫道:“你错了,是你儿子在玩弄我妈,是你儿子的错!”

“呵呵,看来你对自己的妈还不够了解,我儿子固然有错,但离不开你妈的配合勾引。”

我生气道:“我不管,她是我妈,反正我是不会帮你去报复她,你另请高明吧。”说完我转身就走,一刻不想留了。

“好弟弟,想知道你妈当年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吗?”

罗美凤淡定的躺在沙发上,却用这一句话留住了我即将走到门口的双腿。

罗美凤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冷笑道:“你妈就是个下贱淫荡的女人,当年到现在,一直都是……”

我十分不服气,回头怼道:“不,不是,你才是个下贱淫荡的女人,你才是下贱的女人!”

罗美凤冷笑:“你说的没错啊,我承认自己下贱淫荡,但都是你妈一手造成的,想知道你妈过去的事吗,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我……”我当然想知道,但又害怕听到她说出关于我妈过去让我无法接受的往事。

罗美凤看出来了,笑道:“别为难自己,你肯定想知道,我就随便讲几个事,好让你知道你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你……你说啊,不许说谎。”

“我没必要说谎,如果你不信,我手里还有一个的证据给你看。”

罗美凤示意我坐在她身边,娓娓说道:“随着年龄与见识的增长,人是会变的……”

“想当年,我跟你妈都是上海舞蹈学院绝色双娇,全校所有男生公认的校花,身边追求的男生不计其数,不过我跟你妈不一样,我当时在学校就想找个喜欢帅气的白马王子,心里很单纯。而你妈可不一样,她家里穷,对钱十分看重。”

“她知道自己的优势,知道自己长得漂亮,为了钱……”说到关键时刻,罗美凤刻意压低声音,凑到我耳边轻轻说道:“你想知道吗?”

“你说啊……”

“当时我也没想到啊,你妈看似清纯貌美,为了赚钱,居然暗中选择去一些娱乐场所当援交妹,好弟弟,你知道什么叫援交妹吗,男人给钱就能上那种女人,就比妓女高级一点点……”

听到这话,我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当然是无法接受:“不可能的,我妈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罗美凤嘲笑道:“当时我也不知道你妈偷偷去做援交妹,我也不敢相信她是这样的女人,后来还是她自己告诉我才知道的。”

“她选择偷偷去……为什么又告诉你?”

“不是跟你说了,我跟你妈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但她家里穷啊,突然有一天,她变得有钱了,吃的,用的,穿的十分阔绰,我当然好奇了,再三问了几次,她才告诉我,利用周末去夜店钓有钱的凯子……”

“不是,这都是你一派胡言,她不是这样的女人。”我绝望的大叫,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是事实。

“呵呵,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还有一个证据,证明你妈就是下贱淫荡,为了目的,甘愿当男人玩物,你想看吗?”

“什么证据?”我心惊胆颤的问,害怕她真的拿出关于我妈是淫荡妓女的证据。

罗美凤反问:“想知道你妈是凭什么拿到今年那次舞蹈大赛冠军吗?”

我坚定说道:“凭她自己的本事拿的,你不服气?”

“呵呵。”罗美凤神秘一笑,走到抽屉里找出一个读卡器,插进电脑里,然后冲我招手:“过来看看啊,看看你妈是凭什么拿到冠军。”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来到她的电脑前一看,脑子顿时嗡嗡的一阵恍惚,内心的狂躁症立即喷发出来。

“这是什么……”

. 第十八章

此时的电脑显示器中播放的是一段男女淫乱的视频,跟欧美那些夸张小视频一样,昏暗的包厢里面,十几个精壮年轻的男人围在两个女人旁边,一根又一根大鸡巴轮流操弄两个女人。

不同的是,视频里其中一个女主……好像是我妈!

罗美凤似乎猜到了我的内心疑惑,刻意把视频里面放大两倍,特别是疑似我妈躺在沙发的位置,一边嘲笑道:“好弟弟,看清楚了,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你妈,特别是她身上穿的那套裙子,听说是她特制的,确实是一套漂亮的裙子,是不是你妈那天晚上穿的舞蹈裙?”

这段视频是高清的,经过放大之后,我一眼就确认趴在沙发撅著屁股,一脸淫靡的逆来顺受,正被一个接一个男人爆操的美妇人,她就是我妈——王曼丽。

那天舞蹈大赛总决赛,她穿的裙子是独一无二的,此时闪闪发亮的穿在身上,只是被撩到腰间,修长的美腿,白花花的大屁股暴露在那十几个男人眼中。

她的两条丝袜美腿格外惹眼,十几个兴奋的男人围在她身边打转,挺著大肉棒,一个上完接一个对着我妈的屁股用力操。

其中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男人是我见过的——薛怀玉,舞蹈大赛的主办方,我已经不只一次见过他操我妈了。

还有一个矮小的男孩,好像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阴茎短小,轮到他心急火燎的爬上我妈美白肥臀后一阵急促捣弄,没几分钟就缴械下来,画面居然有些滑稽。

罗美凤再次把视频放大,特别是我妈与那些男人交合的位置,得意的笑道:“好弟弟,你看仔细一点,在这段视频之前,这十几个男人早在你妈身上各个部位轮流操了几遍,现在是轮流操你妈的屁眼,他们最喜欢了,看啊,他们一个比一个兴奋,十几个人足足在你妈的屁眼轮流操了三次……”

“不,不要……”

“对了,可能你还认为你妈是被迫的,可是你看看你妈的一脸满足表情,看看她的屁股,主动挺得多翘啊,作为一个淫荡的女人,我实话告诉你,屁股撅高一点,好给男人的鸡巴插得更深,更顺滑,更刺激……”

“不要……你……你怎么有这个视频……”

我绝望的大叫,视频只有几分钟,但对我的内心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创伤,我妈在我眼里的美好已经荡然无存。

原本我妈与吕辩偷情已经是我的隐忍极限了,那天看到她被薛怀玉和吕辩三p,我更是怒火攻心,当场冲过去敲他一个酒瓶子。 现在看到我妈被这么多男人操,她还是主动崛起自己的屁股,就为了一个舞蹈大赛的冠军?

“我为什么有这个视频?”

罗美凤会心一笑,说道:“因为那天晚上,我也在场啊,我也被他们轮流操一个遍,只不过我当时肚子不舒服上了个厕所,看到你妈这么强悍,被这么多男人操还这么享受,我就拿出手机偷偷拍了一段,哈哈,你小子才能大饱眼福,看到你妈留下这段精彩的视频。”

事实摆在那里,已经是无法改变我妈为了一个冠军,甘愿被一群男人轮奸的事实。

我心里一时五味杂陈,崩溃的大叫:“操,王曼丽,你真是个淫荡下贱的女人,下贱的女人……”

“好弟弟,咱俩在一起这么多天,你好像没玩过姐姐的屁眼吧,想不想尝试一下,操女人后庭花的感觉……”

“操!”没等她说完,我脑子里再次浮现我妈被那些男人轮流肛交的画面,那淫荡的令我很受伤,心里的狂躁勃然爆发。

我二话不说,粗暴推倒罗美凤,屁股摆好朝上对着自己,心急火燎脱下自己的裤子,用刚才那个男孩的姿势,双手狠狠地摁住她的后背,然后挺着肉棒对准罗美凤菊门插进去。

噗嗤!

此时罗美凤内裤还没有穿,肛门里面还残留着那个男孩的精液,使得我的鸡巴没有费什么阻力就可以插进去。

带着一股无名的怒火,加上罗美凤菊门里面紧迫感,我本能的抽动自己的肉棒,一次次捅进胯下美妇人的肛门。 啪啪啪……

还真别说,她的肛门特别紧凑,只是没有淫水的润滑,摩擦龟头力度更大,没操两分钟我就有射精的冲动。

罗美凤弓著腰挺起屁股,极力迎合着我笑道:“好弟弟,爽吗,你妈就是这样主动撅起她的屁股给那些男人操的,好弟弟,你感觉到了吗。”

“贱货,被人操屁眼都那么兴奋,你真是的贱货!”

我愤怒的大叫,胯下肉棒更加卖力地抽插,一次次没入美妇灿烂的菊花。

啪啪啪!

“呃呃呃,好弟弟,好弟弟,大鸡巴,操得姐姐要飞天了,啊啊啊啊……”

“贱货,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

噗嗤噗嗤噗嗤……

随着一阵急促的爆操,我下腹紧紧压在她屁股上面,精液不受控制的喷发,全部射进她的肛门里面。

听着她动听的呻呤声,我无力的趴在她洁白的后背上,软趴趴的肉棒也从那紧凑的肛门滑出来,带着一丝透明的液体。

“好弟弟,操得爽吗?”

“嗯……”

“呵呵,姐姐我更爽,更刺激!”

“被很多男人轮流操,是不是更爽?”

“当然,如果是个纯情的少女,一个男人就能让她欲仙欲死,一个不知廉耻的荡妇,已经没有那种顾虑,没有二三十男人是无法激起她骨子里的高潮,满足她的欲望。”

“骨子里的欲望?”

“那种欲仙欲死,那种源源不断,反反复复的高潮,就像你们男人反反复复射精的高潮,可惜,男人的高潮只要一次,一次只有那么几秒,你是体会不到了。”

听她一席话,我隐约的明白了。

我妈当年真是为了钱而选择去做援交妹的话,那她的的确确是个不知廉耻的荡妇。 怪不得她给男人的口交会那么娴熟,一次次深喉,被十几个男人反复轮奸还这么享受。

只是她还没有沦落到罗美凤这样随意烂交的程度。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知道我妈离那一步不远了,就差一个契机。

第二天早上,我又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学校。

坐在教室中,我手捧著课本,满脑子却是我妈被男人轮流肛交的淫荡画面,偶尔闪过我跟罗美凤做爱的画面,特别是紧凑她的后庭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师在课堂讲什么课程一字没听进去,更不想跟其他同学交流,又困又累,浑浑噩噩的混过一天。

直到有人拍打我的肩膀:“兄弟,你还个高中生,身体没发育全,要注意节制啊……”

我回过神来一看,见是吕辩,心里莫名的恼火:“别说我了,你自己不也是高中生,管好你自己去。”

吕辩摇头笑道:“兄弟,你我都是明白人,我跟你妈是正常的交往,正常的……额,反观你自己吧,只从跟我妈好上之后,你的脸色越来越差,成绩一落千丈……”

“那还不是因为你妈是个荡妇,每次都欲求不满,我实在是顶不住了。”

“兄弟,在教室里聊这个话题不太合适吧……”吕辩左右一瞧,发现有同学注意到了,特别是郝刚这个家伙,一双眼珠子在偷偷的盯着我。

见此,我和吕辩很是默契的离开教室,离开了校园。

没有其他同学老师在旁边,吕辩轻松多了,放开嗓子劝道:“兄弟,有句话叫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我们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特别是在做爱这方面,女人只要一躺就可以享受了,而我们男人还要累死累活的在上面拍拍,用力的拍,每次完事更是虚脱无力,非常的伤身体……”

我不耐烦道:“你闲累可以不干啊,说那么多废话干嘛?”

吕辩笑道:“男人嘛,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该拍的还是要拍的,特别是与自己喜欢的女人。” 我冷冷打断道:“我没兴趣听你大道理,没事的话我要回家。”

“等等!”吕辩跟上几步,继续说道:“你妈要我劝你几句,要注意身体啊。”

我愣道:“我妈……知道我跟你妈的事了……”

吕辩忙道:“没有啊,只是你学习成绩,你的身体还有精神气方面的确是越来越差了,她看在眼里,关心你,又不想当面跟你吵架,心里很难过啊。”

“哼,她现在眼里只有你一个,哪里还顾得上我?”我赌气道。

吕辩劝道:“不管怎样,她毕竟是你妈啊……”

我打断道:“关你什么事?” 吕辩愣道:“凭我跟你妈的关系,也算是你的爸爸……”

我怒道:“住口,你妈不也是被我操了,那我是不是也是你爸爸?”

吕辩摊手道:“可以啊,以后咱俩各叫各的,在你妈面前你叫我爸爸,在我妈面前我叫你爸爸,咱俩都不吃亏……”

“滚!”

“哟,好小子,怎么对你爸爸说话的!”

“臭儿子,你爸爸我要去操你妈的逼了,别挡道!”

“呵呵,你爸爸我正有此意,你妈现在估计洗白白在家里等我回去,要不是你妈关心你,我才懒得管你。”

“那你赶紧滚开!”

“操你妈逼的,我这就回去操你妈,先操她的嘴,再操她逼。”

“哼,这算什么,你妈的屁眼特别紧,我每天都可以操她的屁眼,她每天还主动把肛门洗干净了抹上润滑油撅起屁股等我回去操,哼哼……”

“我妈的肛门被你操了,这个荡妇真是下贱……你妈的肛门我还没操过呢,等下我也要操你妈的屁眼,操烂她的菊花……”

“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哈哈,你知道的我的肉棒有多大,插进去你妈的屁眼肯定开花……”

“操你妈的……”

争吵之间,我和吕辩怒火攻心,即将在路边动手扭打起来。

这时,一辆黑色的加长豪车突然停下来,车门打开,呼啦啦地冲出来四名彪形大汉。

没等我跟吕辩反应过来,就被他们四人一左一右夹持上了那辆豪车,车门关上,很快扬长而去。 “救命,救命啊……”

突然被人夹持在车上,我和吕辩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都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

“别叫,在叫割下你的舌头!”

旁边一人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吓得我跟吕辩不敢动弹了。

没过多久,这辆豪车缓缓停在一间酒店楼下。

刚才拿刀的男子沉声喝道:“都给我老实点,下车!”

“怎么办……”

下车后,我和吕辩打量一下面前的酒店,悄悄的问一句。

吕辩定了定心神:“别怕,这酒店是正规的五星级酒店,他们应该不敢乱来的。”

“你确认?”

“当然,爸爸向你保证!”

“你……”

“不许说话!”关键时刻,旁边那男子又冷冷的喝一句,吓得我不敢吱声了。

几分钟后,我和吕辩被他们请进酒店一套豪华的套房里面。

意外的是,套房里面走出来一个高瘦的年轻人,笑脸招呼道:“哟,两位兄弟来了,来来来,我已经为你们摆好酒席,就差你们两个人了。”

“薛怀玉……”

看到迎过来的这个人,我和吕辩都认出来了。

只是看到他头上还抱着白色的纱布绷带,我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脑袋上一定是被人狠狠敲了一记酒瓶子,而敲他脑袋的凶手——正是我本人。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看这个阵势,薛怀玉一定是找我报仇来了。

不过看到他一脸微笑的样子,我突然心虚了。

吕辩没有我这般顾虑,先开口道:“薛总,您要请我喝酒,一个电话就得了,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呢?”

薛怀玉别有用心地看了我一眼,淡笑道:“我怕你们不敢来,只好叫几个兄弟去请你们来了。” 吕辩推脱道:“薛总,您太客气了,不过今天不巧了,我还有事要办……”

“等等!”薛怀玉沉声打断道:“既然都来了,那就吃一顿饭在走,不许拒绝,不许找借口,否则……”

吕辩苦笑道:“薛总,您这口气就是要我们没得商量咯?”

薛怀玉道:“请吧!”

吕辩冲我眨一下眼:“兄弟,先别想那么多,既然薛总请客,那咱们吃饱饭再说。”

我自然不敢怎样,只好老老实实的坐上酒席。

于是,我们三个人尴尬不失礼貌的吃了几分钟。

薛怀玉接连喝下几口红酒,然后把目光对准我这边,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纱包,沉声说道:“小弟,那天晚上,你那一记酒瓶子够狠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躺在医院治理,浑身上下十分难受,想玩个女人都没有机会,别说是女人了,连一只母蟑螂都没有,知道我这一次出院第一件事是要做什么吗?”

“啊,不会吧。”吕辩一阵惊呼,转头问我:“真的是你干的,为什么啊?”

“哼……”提起那天晚上,我双拳不由得握紧,怒火涌上心头。

薛怀玉盯着我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一次出院,我最想找一个女人,狠狠的操她几炮,弥补我这些天来对她的相思之苦。”

吕辩笑着附和:“薛公子,凭您的身份,别说是一个女人了,就算是一百个女人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

薛怀玉沉声:“我只有一根吊,女人再多又有什么用,我现在想要一个女人,还得麻烦老弟你帮个忙。”

顺着他的意思,吕辩虚心一问:“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薛公子您如此……费心?”

薛怀玉道:“呵呵,这个女人叫王曼丽,操你妈逼的,听说她最近是跟你这小子天天粘在一起,你们两个平时没少操逼吧?”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