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妻殤(崩毀人生) (7) 作者:為生活寫黃

.

【妻殤(崩毀人生)】

作者:為生活寫黃2021/4/22發表於SIS101

第七章

妹妹看到我打開的截圖,面色一變,忽然趴在桌上放聲痛哭,這麼多年我還是第一次看她這麼傷心,不由得有些心疼,伸手撫住她的頭,輕聲安慰:「沒事的,妹妹,別哭了。」

妹妹抬起頭,一張精緻的俏臉掛滿淚痕,如梨花帶雨,惹人憐愛,她忽然開口問我:「哥哥,你會覺的我很下賤嗎?」

我本來今天來的目的便是好好教育一下她,讓她遠離人渣,重新做人,甚至於我還做好了,她若是不聽,我就罵醒她的打算,但是她此刻一哭,我卻瞬間沒了主意,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能先安慰她道:「不會的,這一切都是你公公那個人渣的錯,你也是受害者,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何要助紂為虐,幫助他陷害別的女人。」

「慕容清秋的事你也知道了?」

「嗯,他在帖子裡說,都是因為你的幫助,他才能得手。」

「確實,我從中幫了一些小忙,不過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她也並非是什麼好鳥。」

「什麼意思?」我有些疑惑道。

「你去年有沒有聽過一個傳聞——某電台知名女主持人,和領導玩的太過火,下體被塞入異物取不出來,半夜去醫院急救。」

「這和她有什麼關係?」

「這個傳聞一點也沒有錯,上面說的那個電台女主持人就是慕容清秋,那天晚上醫院裡正好是我值的班,我們醫院的護士把她從她們台長的別墅里抬出來的時候,她還在嗷嗷亂叫,下體不停的噴著騷水,她的那裡被塞了兩顆高頻跳蛋是我親眼所見,也是我親自幫她取出來的,可能她的觀眾做夢都想不到一個在鏡頭前溫文爾雅,處事落落大方的當家女主持人,在背後竟然會被人當做玩物,像狗一樣隨意糟蹋吧。」

「這……」我也是一時語塞,完全沒想到,慕容清秋還有過一段這麼不堪的過去。

「你以為只有這樣嗎?她幾年前嫁了一個富二代,現在有了一個孩子,叫做元寶,想必你也知道吧。」

「我聽說過。」

「但你知道她的兒子是a型血,而她的丈夫卻是b型血嗎?」

妹妹的這段話更是讓我驚訝,我自然知道她的話是什麼意思,b型血的男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有a型血的後代,很顯然她的兒子,並不是她丈夫的根苗。

妹妹接著說道:「她們單位體檢的時候,我曾經偷偷用她們台長的血液樣本和她兒子的血液樣本做過鑑定,得到的結論是——他們才是真正的親子關係,也就是說她婚後不忠,與她們單位的那位五十多歲的老台長通姦有染,並且為他生了孩子,給自己的老公帶了一個大大的綠帽。」

聽了妹妹的話,慕容清秋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間一落千丈,她曾是我的初戀,在我心目中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但是現在這些信息,讓我知道,她不僅作風不堪,並且不忠不貞,簡直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賤人,頓時也沒了想要幫助她的念頭。

我本來還納悶,吳德手中究竟是有什麼樣的把柄,能讓她乖乖就範,不敢反抗。現在聽了妹妹的話我才恍然大悟,有她的這些把柄握在手上,不管吳德再怎麼動她,即使像他說的,把她給玩殘了,她確實也不敢聲張,不然的話,不光她的家庭會走向毀滅,甚至於還會讓她自己身敗名裂,將自己的大好前程,錦繡未來統統葬送,到那時不只是她的老公不會放過她,就連她的領導也必不會饒她。

我正鬱鬱寡歡時,妹妹又接著說道:「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她,吳德說過,只要她肯心甘情願陪自己半個月,便會放過她。」

知道了這些,我本來就已經沒了想要幫助她的念頭,既然吳德肯給她機會,那便只能希望她自求多福了。

「那你呢?你什麼時候肯離開他,難道你也有什麼把柄落在他的手上?」我轉而去問妹妹。

妹妹擦了擦臉上情淚,緩緩說道:「沒有,我沒有什麼把柄在他手上,我也知道他不是東西,但是他就像毒藥一樣,讓我深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我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很不堪,但我就是離不開他……」

「他就真的這麼讓你著迷?讓你自甘墮落?」

「哥哥,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我也很感激你,但是他給我的感覺,真的無法替代,你知道嗎,和他在一起,我就感覺像是自己擁有了全世界,像是蝴蝶擁有了春天,魚兒擁有了海洋,和他相處的每一分鐘都是快樂的。」

「可是你已經有了家庭,有了老公,更何況他還是你的公公。」

「那也是沒有辦法,誰讓我遇到他,遇到的太晚,不然我這輩子一定非他不嫁。如果哥哥覺的我現在做的事情有悖道德,那我完全可以去和守成離婚,然後再嫁給他,和他去做合法夫妻。」聽到妹妹說出這樣的話,我十分震驚,對著她罵道:「瘋了,你一定是瘋了……你知不知道他也只是將你當做玩物,根本不值得你付出這樣的真心。」

「我知道這些,也知道自己錯了,但是我並不後悔,反正我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再怎麼也無法離開他,你要覺得我下賤,不堪,以後可以不再見我,但是我還是要給你一個忠告——你以後一定要多注意保護一下嫂子,上次我看到他看嫂子的眼神有些不一樣,我怕他把嫂子也當成自己的獵物,他的手段……」

聽到她說起愛妻,我更是生氣,怒道:「住口,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貪圖那床第之樂?小婧的為人我很了解,你公公那種人,她即使看上一眼也會噁心,更別提讓他接近自己,只有你這種蠢女人才會上他的當。」

「好吧,你好自為之。」妹妹嘆了口氣。

「這句話也同樣送給你。」

這一次的談話同樣是不歡而散,我雖然從妹妹口中知道了慕容清秋的把柄,但是能不能從吳德的魔爪中解脫,還是要完全要靠她自己的造化,我真的是愛莫能助。關於妹妹的事情,我也是沒有想到她的態度竟然這麼堅決,一開始我看她放聲痛哭的時候,還以為她已經認識到錯誤,會想改正,沒想到她卻是準備一錯再錯,根本沒有回頭的打算,想到這些我的心裡越來越亂。

本來談好上個項目,虹姐給我的假期是半個月,但是這才剛剛過去四天,她便給我打電話讓我趕緊回鹽海處理一些緊急事情,說是那邊一家在我們公司投保的倉庫忽然著火了,涉及的金額比較大,讓我處理一下保險理賠的事情。我沒敢耽誤,先放下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趕緊趕回鹽海。

在路上我忽然想起,這次我去鹽海,妻子也出差不在家,家裡便沒有人照料我和妻子養了好幾年,視若珍寶的那兩條金魚,以前我們兩個人都出差不在家的情況並不多,即使有那麼幾次我也都是拜託妹妹幫忙換一下水,可是這次我和妹妹鬧得有點僵,再拜託她我也有些不好開口,只能去麻煩岳母,一則岳母有我們家的鑰匙,二則岳母性格比較溫婉,十分好說話,雖然我之前沒能幫上她的忙,去照看岳父,但是我這個忙,岳母還是沒有任何推脫便應了下來。

安排好一切之後,我一路驅車直奔鹽海,雖然已經臨近年關,可是這一路上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年味,反而是惡劣的天氣讓我感到十分壓抑,天空積壓了數不清的暗雲,灰沉沉的仿佛要墜下來一般,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感覺像是在醞釀一場劇烈的躁亂,狂風在人耳邊起舞,如同是惡鬼的嘶嚎,夾雜著利刃般的雨點肆虐人間,「噼里啪啦」地拍在我的車窗上,就像是來自地獄的灰色曲調。

我回到鹽海見了虹姐,發現她的臉色十分不好看,通過交談,我才知道,原來是鹽海的一家服裝倉庫著了火,他們剛剛在我們公司投了保險,按照合同我們公司應該全額賠付他們的損失,但是在我們核查的時候卻發現他們的消防措施完全不過關,這次的火災他們自己要付很大的責任,所以在理賠上產生了諸多分歧。

我聽了虹姐的話,建議她直接上報鹽海市保險仲裁委員會,因為我們並不理虧,讓他們來介入會輕鬆的多,但是虹姐考慮到公司的聲譽,以及日後可能還會有所合作,讓我們還是先私下裡友好協商,最好能找到一個讓大家都比較滿意的方案,如果實在不行再走仲裁。

然而我和那邊的老闆接觸了一下,發現他實在是不講道理,在關於理賠這方面的協商上是寸土不讓,我也秉持著公司的原則,與他爭辯了許久,最後還是沒有得到讓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這一天忙前忙後,直到晚上九點我才有了喘息的時間,接近一天沒吃東西我的肚子都快餓扁了,趕緊去買了點夜宵來填飽肚子,隨後泡了個熱水澡放鬆一下,我躺在浴缸里,享受著熱水蒸騰帶來的片刻舒適,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想起公司里的煩心事,我的腦袋有些發脹,這些事情處理起來實在是有些麻煩,正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今天是老婆的生日,我卻還沒來得及給她說上一句生日快樂,趕緊取出電話給她打了過去。

「喂,老婆,生日快樂。」

「謝謝老公,你現在還在家呢嗎?」

「沒有,鹽海這邊出了點事,我的假期提前結束,先回公司這邊處理一些事情。」

「老公,辛苦你了。」

「我才要給你說上一句辛苦,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卻無法在你身邊陪你,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在外地過生日,我卻連當面給你說句生日快樂都做不到。」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不過你放心好了,我這邊同事都幫我張羅好了,你聽他們現在都在給我唱生日快樂歌呢。」

她那邊亂糟糟的,好像是在ktv里,不時傳來一些嘈雜的歌聲,還有一些勸酒的聲音,什麼「王哥,李姐,吳總……」的聽不清楚。不過我還是能很清楚的聽到她的很多同事都在一起合唱:「祝你生日快樂……」

我聽著有些感動,卻又有些無地自容,老婆跟了我這麼多年,我沒有給過她什麼幸福,甚至於連我們結婚的時候我都沒能像模像樣的帶她度個蜜月,她的生日也是經常因為工作耽擱,沒有時間陪她一起度過,我下定決心,等忙完這一陣一定要好好陪陪她。

我正想著,忽然老婆開口問道:

「對了老公,咱們兩個都不在家,小紅和小金怎麼辦啊。」

「沒事的,我已經拜託咱媽幫忙照顧了。」

「那就好,有媽媽照看,我就放心了。」

說起這兩條金魚,我卻是又想起了當初追求她的時光,這兩天金魚還是那個時候送給她的禮物,這一轉眼已經七八年了,我們的孩子都已經四歲了。

那個時候我無財無勢,和她眾多的追求者比起來就是一個垃圾,別人追她都是送的項鍊鑽戒,翡翠珠寶,而我只能挑一些比較便宜的鮮花寵物送給她。

沒想到她那段時間正好在讀一些比較感性的文章,諸如張愛玲,林徽因她們的作品,對那些珠寶首飾什麼的根本不屑一顧,反而是喜歡我的那句「化作魚兒,伴你心海,陪你到老」的空頭情話。我的這個禮物也因為這句情話有了特殊的含意,一直陪伴我們到了現在,後來妻子給我們的孩子取名余笙,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對了老婆,咱們倆忙完這一陣我帶你去海南玩幾天吧。」我忽然想起來之前聽人說過,海南三亞是最適合旅遊的地方,那裡能讓人忘掉一切煩惱,重拾新婚的甜蜜,我與她結婚這麼多年,是應該帶她去浪漫一下了。

「啊?怎麼忽然想起了要帶我去海南呀?」

「你跟了我這麼多年,我沒能帶給你什麼幸福,實在是苦了你了,我想帶你去一個最浪漫的地方度個假。」

「傻老公,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任何地方對我來說都是最浪漫的。」

「話是這樣說,但我還是想帶你去一個只有我們兩個人,沒有別人打擾,沒有任何煩惱的地方一起放鬆一下。」

「好啊,那就這樣說定了。」老婆也很高興。

「好,說定了。」

「對了老公我先掛了,這邊同事催我吹蠟燭呢。」

「好啊,再見老婆,祝你生日快樂。」

「再見,老公,愛你。」

掛了電話,帶著對老婆的思念,我很快便進入了夢鄉,夢中也全部被老婆占據,在夢裡我想起我們一起經歷過的種種風雨,以及一路攜手走來的甜蜜,樂的合不攏嘴。

第二天醒來後,卻又是一整天的忙碌,面對那個倉庫老闆的糾纏我是真的一個頭兩個大,完全沒有應對的辦法,我本來想親自去了解一下情況,但是現場的。

我奔波了一天,身心俱疲,晚上躺在床上,再次給老婆通了電話,只有這個時候,聽到老婆的聲音,我才感覺自己是最幸福的。

「喂,老公。」老婆的聲音也有些疲憊。

「老婆,你聲音聽起來好像很累啊」

「是啊,今天太忙了,快累死我了。」

「既然這樣,那好吧,明天我再給你打電話。」

「好的拜拜,老公,愛你。」

「拜拜,老婆,我也愛你。」

不想再打擾老婆,只和她匆匆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然而我此時卻有些睡不著了,瑣事纏身,心裡有些煩悶,我想要打開電視刷會熱劇或者新聞,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卻正好在一則新聞里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正是慕容清秋。

她身穿一件大紅色禮服出鏡,配上艷麗的紅唇高跟看起來更加美艷。一直以來她都表現的很沉穩,給人一種端莊大氣的感覺,標誌的瓜子臉再加上漂亮的五官,讓她看起來更加深邃,如今再配上精緻的妝容,簡直不輸一線女星。

她走起路來步伐輕盈,一如處子般穩健,只是不知道是因為高跟鞋的原因,還是台上有些不平,她竟然差點在台上跌了一個跟頭,羞的她粉面酡紅,但是她畢竟是專業的主持人,很快就站起身來恢復了自己的端莊。

她好像是受邀參加一個房地產項目的座談會,來這裡擔當主持人,此刻正握著一根話筒在採訪一位房產大亨,這個男人面貌兇狠,身材魁梧,坐在那裡就像是一頭黑熊,對於他我並不陌生,因為他不是別人正是吳德。當然慕容清秋對他也更不會陌生,這個男人前兩天剛剛和她有過肌膚之親。

我依稀記得那天在餐廳里,她初見吳德時的那種厭惡,話語中對他處處針對,後來卻是不小心被他下藥迷奸,並且被他手握把柄要挾,無法反抗。我本以為面對眼前這個男人她會充滿無限怒火,至少也會有些不悅,然而鏡頭前她此刻滿臉堆笑,完全看不出有一點事後的陰影,完美的體現了一位專業主持人的素養。

「請問吳董,有消息說您準備在這裡也開發一座遊樂城,並且投下了十幾個億,不知道是真是假?」

「慕容小姐說的不錯,吳某人剛剛談下來這個項目,準備將畫面里的小山村開發成本地最大的遊樂城……」

吳德滔滔不絕,說著一些天花亂墜的漂亮話,我聽著無趣,正想換個節目看看,這個時候鏡頭一轉,卻照向了嘉賓席,在席位的末尾處,坐著一位英姿颯爽的麗人,一頭幹練的精緻短髮,眉宇間英氣十足,穿著一件修身的黑色西裝,坐在人群里,如同鶴立雞群,正是我的妻子解婧,我心裡一怔,妻子出差,原來也是參加的這個會議,那她豈不是會和吳德有所接觸?想到吳德這個爛人靠近我的妻子,我的心裡簡直就像吃了屎一樣的難受。然而轉念一想,這畢竟是工作,與各種各樣的人接觸在所難免,妻子的性格我很清楚,莫說是吳德這樣的人渣想要接近她是難如登天,就是她以前的諸多追求者,不知道有多少是品貌兼優,家境卓越的天之驕子,比之這個土大款不知強了多少倍,還不是一樣統統被她拒之門外?所以對於老婆我還是有足夠的信心的。

我本想再看一會老婆的樣子以解相思之情,可是電視里很快就更換了下一個新聞,這個新聞與我也是息息相關,說的正好就是,在我們公司投保的那個服裝倉庫著火的事情,上面說保守估計損失財產約有五百餘萬,我知道這並不是誇大其詞,他們倉庫里保存的很多都是一些比較有名的品牌服裝,甚至於還有一些奢侈品的包包,也正因為涉及的金額太大,所以處理起來更加困難,他們不會讓步,我也更不會妥協,所以最後應該還是要走法律程序。

播完這個新聞,節目已接近尾聲,後面就是主持人提到的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說是最近氣溫驟降,感冒頻發,希望廣大群眾注意保暖,祝大家過一個幸福安康的冬季,開心健康的迎接新年。

我看完新聞,又換了幾個頻道都沒有找到有興趣的節目,便關了電視想打兩把遊戲就睡,這個時候微信里卻傳來了彪哥的消息:

「臭小子,無道大神又發新作品了,還是上次那個女主持人的,別說彪哥沒告訴你啊,趕緊去看吧,比上次的刺激多了,不說了老子先去擼了。」

我心裡一驚,吳德又上傳了他和慕容清秋之間的視頻?雖然從妹妹口中得知了她的諸多黑料之後,她在我的心中的份量早已沒有之前那麼重要,但是出於好奇,我還是很想知道他們之間的故事,想要看看彪哥口中的刺激事情究竟是什麼?

我熟悉的找到之前保存的論壇地址,登錄自己的帳號,找到那位無道大神新發布的帖子——目標,半個月之內把小主持人開發成極品母狗。

我看了下時間,這個帖子剛發布了不到半個小時,點擊量就已經過千,並且被版主加了精華置頂,這種熱度簡直是太恐怖了。也從側面證明了吳德在這個論壇的影響力,以及慕容清秋這位極品女主持人的魅力。

我迅速點了進去,不堪的文字歷歷在目:

上次的事情,她醒來之後發現被老子迷奸,哭著罵著說要報警,把老子給抓起來,讓老子坐一輩子的監獄,可是當老子把她的把柄說出來的時候,她卻一下子就蔫了,再不敢有絲毫反抗,嘿嘿,既然你害怕,那這個時候主動權就全在老子手上了,本來老子想利用這個把柄要挾她,讓她就此接受老子,做我的隨時炮友,但是她卻也有自己的底線,沒有辦法,我只能退步,和她約定只要她全心全意的讓老子操上半個月,之後我們兩個便是兩不相干,誰也不再打擾對方,她對我的這個提議也不敢有太多意見,只是稍微考慮了一下就同意了。

嘿嘿,看到她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我的心裡卻更是歡喜,這小婊子還不知道老子的厲害,半個月的時間,任我隨意玩弄,足夠讓老子把她的身體開發成一具敏感無比的肉慾奴隸,到那時候食髓知味,就是老子趕她離開,讓她滾蛋,她也絕對不會捨得同意,甚至於還會跪在地上,搖著那張雪白的大騷屁股歡迎老子。

這十五天的時間說短不短,但是說長卻也不長,我可是一點也不能浪費,只要是有時間我就要把雞巴泡在她的逼里。下面還有兩段視頻,全是這兩天裡在各種不同的地方操她的時候錄下來的,讓各位色友飽飽眼福。

兩段視頻都被他設置了隱藏功能,必須要回復留言才能看到,為了看到視頻,我也只能違背自己的意願隨便打了一句:「膜拜無道大神,感謝大神分享的優質視頻。 」回復完之後便解鎖了隱藏的視頻,我趕緊翻過去將它們一一下載下來。

第一段視頻里,他們兩人身處在一個封閉的小房間裡,空間不是很大,慕容清秋扶著角落裡的一隻馬桶,將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迎接來自吳德一波又一波強而有力的抽插,這個房間看上去應該是一間廁所,只是這樣的布置卻是不太多見,我看起來有些眼熟,卻始終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地方的廁所,我又稍微打量了一下,發現旁邊好像貼著一行小字——飛機上禁止吸菸。

什麼!他們這,竟然是在飛機上的廁所里做的這種事情?我一時有些驚愕,按照我的思維,實在是不敢想像。我以前陰差陽錯之下見過別人在汽車裡做愛,甚至於還聽說過有人在火車的廁所里偷情,我覺得那已經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而現在,視頻里他們所做的事情更是讓我大跌眼鏡,在幾千米的高空上,冒著被人發現的風險,躲在飛機的廁所里機震?

當初我與她熱戀時,情難自製,也曾在午夜中夢到過她的裸體,那時的我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明白的處男,對她的幻想也只能完全憑藉自己的想像,那時的她在我的夢中,就像是童話中的公主一樣,即使脫光了衣服,也籠罩著一層聖光,神聖不可侵犯。然而每次當我剛想和夢中的她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便會難守精關,褲襠里一塌糊塗。

我們當初的愛情純潔而短暫,我沒有機會親自脫光她的衣服,領略她的風情,但是此刻因為機緣巧合,我卻可以通過別人的鏡頭一睹她裸體後的風光,雖是不免有些心痛嫉妒,卻又覺的刺激無比,算是圓了我的一個夢想。

鏡頭裡她的胴體完美無瑕,和童話里的公主也是一般無二,聖潔的如同高貴的天鵝,而這隻天鵝此刻正被一隻醜陋的癩蛤蟆玩遍全身,將一根罪惡的肉棒插進她的體內來回抽送。她也順從的撅起一張雪白的豐臀,接受男人的衝撞……

這段視頻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對我的衝擊卻是很大,在飛機上做愛,這種玩法,是我以前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懷著好奇的心情又打開了第二段視頻,這段視頻也是在一間廁所里,不過和飛機上的廁所不同,這次是在廁所的一個隔間裡,看他們的穿著,好像就是方才我在新聞里,看到的他們的樣子,難道是他們開會的途中兩個人偷偷跑出來偷情?我有些吃驚,接著看後續的內容,慕容清秋半推半就,被他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扒了下來,柔弱的蹲坐在馬桶蓋上,吳德分開她的兩條絲襪美腿,將鏡頭對焦在她的私處。

她的私處亮晶晶的透著盈盈水光,兩片可愛別致的肉翼乖巧地貼在兩邊,周圍是一圈打理整齊的黝黑恥毛,中間露出一張粉紅色的小巧肉洞,那裡一翕一合如同呼吸般吐著透明的露珠。

就在這時,吳德嘿嘿一笑,從兜里取出一塊粉紅色的按鍵,看上去像是一個遙控器,上面分別刻著三個按鍵,吳德伸手按在其中一顆按鍵之上,很快,慕容清秋的整個身子好像不受控制般地抖動起來,同時伴隨著一陣用力壓抑下來的輕吟,兩條絲襪美腿也緊緊夾合在一起,上下來回磨蹭。我有些納悶她的舉動,不知道吳德究竟對她做了什麼手腳。

很快吳德就給出了答案,他再次將慕容清秋的美腿用力分開,使她的美穴充分的暴露在鏡頭前,隨後伸出手指探進了那張粉紅色的肉洞,在泥濘的粉穴裡面取出了一顆躁動著的跳蛋,足有桌球大小,它的每一下震動都使得慕容清秋的嬌軀興奮不已,隨著它的節奏不停亂顫。

不知道她的蜜穴里是不是一直就塞著這麼一顆跳蛋,我想起了剛才的新聞里,她在台上差點摔倒的樣子,莫不是吳德在暗地裡偷偷做了手腳?

吳德將它取出來放在自己面前嗅了嗅,笑道:「雖然有些騷味,卻也比他媽的任何香水都要好聞,來你也來嘗嘗自己的味道。」說完將那顆帶著慕容清秋體液的跳蛋送到她的口中,命令她含了進去,面對她過份的要求,慕容清秋並沒有過多拒絕,只是稍微矜持了一下,便含進了口中。

似乎是很滿意她的順從,吳德淫笑一聲,抓在她的胸前,鏡頭也隨著他的動作轉換,定格在她的酥胸上,她美麗的雙胸,堅挺飽滿如同是雪玉堆砌而成,此刻竟是留有許多抓痕,那些抓痕的大小與吳德的手指一般無二,很顯然就是他留下來的傑作,從這些乳峰上的抓痕,能很輕易的聯想到他之前把玩時的殘暴。

此刻也是一樣,他的黑手抓在這等美麗的雙峰之上,卻是沒有絲毫憐惜,就像是抓著一對氣球,想要將它們擠爆一般,他的動作越來越放肆,慕容清秋的兩顆乳球,在他手中變幻著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形狀,她乳峰上的小櫻桃也被他捉進手中左捏右掐,又捻又揪,完全當成了玩物。

慕容清秋的臉部雖然被打了碼,但還是能從她的動作中看出來十分痛苦,儘管她已經儘可能地在壓抑自己的聲音,可是來自敏感部位的痛楚令她難以自持,時不時地發出一些使人心痛的悽慘呻吟。

吳德在慕容清秋絕美的肉體上玩弄了很久,胯下早已是一柱擎天,然而這一次他並沒有著急進入她的蜜穴,而是將她的兩條絲襪美腿併攏在一起,組成一道更加誘人的修長肉縫,她的肉棒挺立著,擠進她的美腿玉縫,感受著來自絲襪與美肉組合在一起的絕妙觸感,開始慢慢聳動起來。

他的這根肉棒之上盤根錯節,纏繞著許許多多猙獰的青筋,如同暴動的惡龍,仿佛能將天也給捅個窟窿,此刻正在兩條玉腿擠成的肉縫之中進進出出。

醬紫色的龜頭在前面不停地穿梭,毛茸茸的兩顆卵蛋在後面快速地拍打,這樣一唱一和,如同是在奏樂,肉體碰撞的啪啪之聲不絕於耳。

他一開始先是從慕容清秋兩腿中間的膝蓋處前後抽插,後來一步步往下,竟是在她的蜜處與雙腿根部形成的三角地帶來回摩擦,雖然並未進入佳人的花穴妙地,但是這樣所帶來的刺激卻是一點也不比直接插入少。

他興奮地感受著難以言喻的快感刺激,忽然低吼一聲將慕容清秋的小腿絲襪撕裂開來,露出晶瑩剔透的一對玉足,送進自己的口中品嘗。

慕容清秋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會令很多男士都要仰望,可是她的白嫩玉足卻是生的十分嬌小,幾堪一握。

相傳西漢時期漢成帝的第二任皇后趙飛燕,體態輕盈,身輕如燕,足下更是生的一對三寸金蓮,能在人的掌中起舞。慕容清秋以前也學過幾年舞蹈,練就了一副好身材,雖然不能像趙飛燕一樣在別人掌中跳舞,但是她的這對白嫩玉足,卻未必會比趙飛燕的三寸金蓮差。

不知道有沒有特別保養過,她雖然經常穿的的是高跟鞋,但是腳上沒有一丁一點死皮角質,反而是白的耀眼,粉的通透,如同是一對無瑕的美玉。她的足弓曲線優美,腳踝圓潤光滑,最漂亮的卻還是十顆晶瑩剔透的小巧腳趾,美的就像是剝了皮的蓮子,讓人愛不釋手,由其她的指甲上面塗了一層淺淺的粉紅色趾油,看上去仿佛是盛開著的花瓣。

吳德將她的腳趾一顆顆含進口中品嘗,吸的是嘖嘖有聲,不知道這裡是不是慕容清秋的敏感點,被吳德挑逗之後,身體的反應卻是比方才還要劇烈,口中也開始「哼唧哼唧」地叫了起來。

吳德的肉棒也不再滿足於只侵犯慕容清秋兩條玉腿組成的肉縫,他將慕容清秋的美腿分開到一個極其誇張的地步,使她的蜜穴充分暴露出來,因為有舞蹈功底,這種姿勢對她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吳德挺著肉棒來到她的穴前,挑開她的肉翼正想破關而入,這個時候廁所外面忽然響起一陣響亮的高跟鞋踩地聲音,慢慢由遠而近,停到他們所在的隔間附近。聽到有外人接近,吳德暫時停止了叩關的動作,肉棒停在了蜜穴門口。

「您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隔間外面傳來一陣清脆的女子聲音,比黃鸝的叫聲還要好聽,我聽在耳中,忽然感到無比的熟悉,就好像是我老婆解婧的聲音。

聽到外面的聲音,吳德與慕容清秋都有些緊張,不知該如何回答。

「我聽著您的聲音,好像有些不舒服的樣子,是生病了嗎?」聽到無人應答,門外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我可以肯定,她就是我的老婆,想來應該是來這裡上廁所,正好聽到慕容清秋在裡面類似於痛苦的呻吟,以為裡面的人生病了不舒服,想要為她提供幫助。

「沒,沒事……謝謝你,我只是來了月事,有些痛經,需要休息一下。」不久之後傳來一陣慕容清秋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虛弱。

「那好,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那個,我的護墊用完了,你有沒有多餘的,可以借給我一片嗎?」

「沒問題,那我從下面遞給你吧。」

話音未落,老婆從外面敲了敲門,隨後從隔間的下面遞進去一張護墊,慕容清秋剛想伸手去接,卻被吳德搶先一步,他的那張大手不只抓住了護墊,更是故意抓在了老婆的玉手上面,老婆也沒有在意,發現有人接住了護墊便將手退了出去,很快門外響起一陣漸漸遠去的腳步聲。

老婆離開之後,吳德拿起那片薄薄的衛生巾,放到自己面前,用力地嗅了嗅,隨後得意一笑,把灼熱的肉棒插進了慕容清秋的體內,開始了活塞運動。

看到他的動作,我心裡一緊,感覺他好像也聽出來了門外的人是誰,他抓老婆的手,以及吸嗅衛生巾的這些行為,都給了我一個不好的警示,他就像妹妹說的,很可能已經將主意打到了老婆身上。俗話說得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我雖然對老婆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但是面對這樣一個惡人,我卻還是要多提醒她一下,讓她多加小心。

想到這裡我趕緊撥通了老婆的電話,想要給她一些暗示,讓她多加留意,免得著了壞人的道。但是由於時間太晚,老婆的電話卻是一直沒有打通,我也只能作罷。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