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殇(崩毁人生) (7) 作者:为生活写黄

.

【妻殇(崩毁人生)】

作者:为生活写黄2021/4/22发表于SIS101

第七章

妹妹看到我打开的截图,面色一变,忽然趴在桌上放声痛哭,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伤心,不由得有些心疼,伸手抚住她的头,轻声安慰:“没事的,妹妹,别哭了。”

妹妹抬起头,一张精致的俏脸挂满泪痕,如梨花带雨,惹人怜爱,她忽然开口问我:“哥哥,你会觉的我很下贱吗?”

我本来今天来的目的便是好好教育一下她,让她远离人渣,重新做人,甚至于我还做好了,她若是不听,我就骂醒她的打算,但是她此刻一哭,我却瞬间没了主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能先安慰她道:“不会的,这一切都是你公公那个人渣的错,你也是受害者,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助纣为虐,帮助他陷害别的女人。”

“慕容清秋的事你也知道了?”

“嗯,他在帖子里说,都是因为你的帮助,他才能得手。”

“确实,我从中帮了一些小忙,不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她也并非是什么好鸟。”

“什么意思?”我有些疑惑道。

“你去年有没有听过一个传闻——某电台知名女主持人,和领导玩的太过火,下体被塞入异物取不出来,半夜去医院急救。”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个传闻一点也没有错,上面说的那个电台女主持人就是慕容清秋,那天晚上医院里正好是我值的班,我们医院的护士把她从她们台长的别墅里抬出来的时候,她还在嗷嗷乱叫,下体不停的喷著骚水,她的那里被塞了两颗高频跳蛋是我亲眼所见,也是我亲自帮她取出来的,可能她的观众做梦都想不到一个在镜头前温文尔雅,处事落落大方的当家女主持人,在背后竟然会被人当做玩物,像狗一样随意糟蹋吧。”

“这……”我也是一时语塞,完全没想到,慕容清秋还有过一段这么不堪的过去。

“你以为只有这样吗?她几年前嫁了一个富二代,现在有了一个孩子,叫做元宝,想必你也知道吧。”

“我听说过。”

“但你知道她的儿子是a型血,而她的丈夫却是b型血吗?”

妹妹的这段话更是让我惊讶,我自然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b型血的男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有a型血的后代,很显然她的儿子,并不是她丈夫的根苗。

妹妹接着说道:“她们单位体检的时候,我曾经偷偷用她们台长的血液样本和她儿子的血液样本做过鉴定,得到的结论是——他们才是真正的亲子关系,也就是说她婚后不忠,与她们单位的那位五十多岁的老台长通奸有染,并且为他生了孩子,给自己的老公带了一个大大的绿帽。”

听了妹妹的话,慕容清秋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间一落千丈,她曾是我的初恋,在我心目中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但是现在这些信息,让我知道,她不仅作风不堪,并且不忠不贞,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贱人,顿时也没了想要帮助她的念头。

我本来还纳闷,吴德手中究竟是有什么样的把柄,能让她乖乖就范,不敢反抗。现在听了妹妹的话我才恍然大悟,有她的这些把柄握在手上,不管吴德再怎么动她,即使像他说的,把她给玩残了,她确实也不敢声张,不然的话,不光她的家庭会走向毁灭,甚至于还会让她自己身败名裂,将自己的大好前程,锦绣未来统统葬送,到那时不只是她的老公不会放过她,就连她的领导也必不会饶她。

我正郁郁寡欢时,妹妹又接着说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她,吴德说过,只要她肯心甘情愿陪自己半个月,便会放过她。”

知道了这些,我本来就已经没了想要帮助她的念头,既然吴德肯给她机会,那便只能希望她自求多福了。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肯离开他,难道你也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上?”我转而去问妹妹。

妹妹擦了擦脸上情泪,缓缓说道:“没有,我没有什么把柄在他手上,我也知道他不是东西,但是他就像毒药一样,让我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不堪,但我就是离不开他……”

“他就真的这么让你着迷?让你自甘堕落?”

“哥哥,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我也很感激你,但是他给我的感觉,真的无法替代,你知道吗,和他在一起,我就感觉像是自己拥有了全世界,像是蝴蝶拥有了春天,鱼儿拥有了海洋,和他相处的每一分钟都是快乐的。”

“可是你已经有了家庭,有了老公,更何况他还是你的公公。”

“那也是没有办法,谁让我遇到他,遇到的太晚,不然我这辈子一定非他不嫁。如果哥哥觉的我现在做的事情有悖道德,那我完全可以去和守成离婚,然后再嫁给他,和他去做合法夫妻。”听到妹妹说出这样的话,我十分震惊,对着她骂道:“疯了,你一定是疯了……你知不知道他也只是将你当做玩物,根本不值得你付出这样的真心。”

“我知道这些,也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我并不后悔,反正我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再怎么也无法离开他,你要觉得我下贱,不堪,以后可以不再见我,但是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忠告——你以后一定要多注意保护一下嫂子,上次我看到他看嫂子的眼神有些不一样,我怕他把嫂子也当成自己的猎物,他的手段……”

听到她说起爱妻,我更是生气,怒道:“住口,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贪图那床第之乐?小婧的为人我很了解,你公公那种人,她即使看上一眼也会恶心,更别提让他接近自己,只有你这种蠢女人才会上他的当。”

“好吧,你好自为之。”妹妹叹了口气。

“这句话也同样送给你。”

这一次的谈话同样是不欢而散,我虽然从妹妹口中知道了慕容清秋的把柄,但是能不能从吴德的魔爪中解脱,还是要完全要靠她自己的造化,我真的是爱莫能助。关于妹妹的事情,我也是没有想到她的态度竟然这么坚决,一开始我看她放声痛哭的时候,还以为她已经认识到错误,会想改正,没想到她却是准备一错再错,根本没有回头的打算,想到这些我的心里越来越乱。

本来谈好上个项目,虹姐给我的假期是半个月,但是这才刚刚过去四天,她便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回盐海处理一些紧急事情,说是那边一家在我们公司投保的仓库忽然着火了,涉及的金额比较大,让我处理一下保险理赔的事情。我没敢耽误,先放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赶紧赶回盐海。

在路上我忽然想起,这次我去盐海,妻子也出差不在家,家里便没有人照料我和妻子养了好几年,视若珍宝的那两条金鱼,以前我们两个人都出差不在家的情况并不多,即使有那么几次我也都是拜托妹妹帮忙换一下水,可是这次我和妹妹闹得有点僵,再拜托她我也有些不好开口,只能去麻烦岳母,一则岳母有我们家的钥匙,二则岳母性格比较温婉,十分好说话,虽然我之前没能帮上她的忙,去照看岳父,但是我这个忙,岳母还是没有任何推脱便应了下来。

安排好一切之后,我一路驱车直奔盐海,虽然已经临近年关,可是这一路上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年味,反而是恶劣的天气让我感到十分压抑,天空积压了数不清的暗云,灰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一般,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感觉像是在酝酿一场剧烈的躁乱,狂风在人耳边起舞,如同是恶鬼的嘶嚎,夹杂着利刃般的雨点肆虐人间,“噼里啪啦”地拍在我的车窗上,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灰色曲调。

我回到盐海见了虹姐,发现她的脸色十分不好看,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原来是盐海的一家服装仓库著了火,他们刚刚在我们公司投了保险,按照合同我们公司应该全额赔付他们的损失,但是在我们核查的时候却发现他们的消防措施完全不过关,这次的火灾他们自己要付很大的责任,所以在理赔上产生了诸多分歧。

我听了虹姐的话,建议她直接上报盐海市保险仲裁委员会,因为我们并不理亏,让他们来介入会轻松的多,但是虹姐考虑到公司的声誉,以及日后可能还会有所合作,让我们还是先私下里友好协商,最好能找到一个让大家都比较满意的方案,如果实在不行再走仲裁。

然而我和那边的老板接触了一下,发现他实在是不讲道理,在关于理赔这方面的协商上是寸土不让,我也秉持着公司的原则,与他争辩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得到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这一天忙前忙后,直到晚上九点我才有了喘息的时间,接近一天没吃东西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赶紧去买了点夜宵来填饱肚子,随后泡了个热水澡放松一下,我躺在浴缸里,享受着热水蒸腾带来的片刻舒适,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想起公司里的烦心事,我的脑袋有些发胀,这些事情处理起来实在是有些麻烦,正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今天是老婆的生日,我却还没来得及给她说上一句生日快乐,赶紧取出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喂,老婆,生日快乐。”

“谢谢老公,你现在还在家呢吗?”

“没有,盐海这边出了点事,我的假期提前结束,先回公司这边处理一些事情。”

“老公,辛苦你了。”

“我才要给你说上一句辛苦,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却无法在你身边陪你,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地过生日,我却连当面给你说句生日快乐都做不到。”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你放心好了,我这边同事都帮我张罗好了,你听他们现在都在给我唱生日快乐歌呢。”

她那边乱糟糟的,好像是在ktv里,不时传来一些嘈杂的歌声,还有一些劝酒的声音,什么“王哥,李姐,吴总……”的听不清楚。不过我还是能很清楚的听到她的很多同事都在一起合唱:“祝你生日快乐……”

我听着有些感动,却又有些无地自容,老婆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没有给过她什么幸福,甚至于连我们结婚的时候我都没能像模像样的带她度个蜜月,她的生日也是经常因为工作耽搁,没有时间陪她一起度过,我下定决心,等忙完这一阵一定要好好陪陪她。

我正想着,忽然老婆开口问道:

“对了老公,咱们两个都不在家,小红和小金怎么办啊。”

“没事的,我已经拜托咱妈帮忙照顾了。”

“那就好,有妈妈照看,我就放心了。”

说起这两条金鱼,我却是又想起了当初追求她的时光,这两天金鱼还是那个时候送给她的礼物,这一转眼已经七八年了,我们的孩子都已经四岁了。

那个时候我无财无势,和她众多的追求者比起来就是一个垃圾,别人追她都是送的项链钻戒,翡翠珠宝,而我只能挑一些比较便宜的鲜花宠物送给她。

没想到她那段时间正好在读一些比较感性的文章,诸如张爱玲,林徽因她们的作品,对那些珠宝首饰什么的根本不屑一顾,反而是喜欢我的那句“化作鱼儿,伴你心海,陪你到老”的空头情话。我的这个礼物也因为这句情话有了特殊的含意,一直陪伴我们到了现在,后来妻子给我们的孩子取名余笙,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对了老婆,咱们俩忙完这一阵我带你去海南玩几天吧。”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听人说过,海南三亚是最适合旅游的地方,那里能让人忘掉一切烦恼,重拾新婚的甜蜜,我与她结婚这么多年,是应该带她去浪漫一下了。

“啊?怎么忽然想起了要带我去海南呀?”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没能带给你什么幸福,实在是苦了你了,我想带你去一个最浪漫的地方度个假。”

“傻老公,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任何地方对我来说都是最浪漫的。”

“话是这样说,但我还是想带你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别人打扰,没有任何烦恼的地方一起放松一下。”

“好啊,那就这样说定了。”老婆也很高兴。

“好,说定了。”

“对了老公我先挂了,这边同事催我吹蜡烛呢。”

“好啊,再见老婆,祝你生日快乐。”

“再见,老公,爱你。”

挂了电话,带着对老婆的思念,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梦中也全部被老婆占据,在梦里我想起我们一起经历过的种种风雨,以及一路携手走来的甜蜜,乐的合不拢嘴。

第二天醒来后,却又是一整天的忙碌,面对那个仓库老板的纠缠我是真的一个头两个大,完全没有应对的办法,我本来想亲自去了解一下情况,但是现场的。

我奔波了一天,身心俱疲,晚上躺在床上,再次给老婆通了电话,只有这个时候,听到老婆的声音,我才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

“喂,老公。”老婆的声音也有些疲惫。

“老婆,你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累啊”

“是啊,今天太忙了,快累死我了。”

“既然这样,那好吧,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拜拜,老公,爱你。”

“拜拜,老婆,我也爱你。”

不想再打扰老婆,只和她匆匆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然而我此时却有些睡不着了,琐事缠身,心里有些烦闷,我想要打开电视刷会热剧或者新闻,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却正好在一则新闻里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慕容清秋。

她身穿一件大红色礼服出镜,配上艳丽的红唇高跟看起来更加美艳。一直以来她都表现的很沉稳,给人一种端庄大气的感觉,标志的瓜子脸再加上漂亮的五官,让她看起来更加深邃,如今再配上精致的妆容,简直不输一线女星。

她走起路来步伐轻盈,一如处子般稳健,只是不知道是因为高跟鞋的原因,还是台上有些不平,她竟然差点在台上跌了一个跟头,羞的她粉面酡红,但是她毕竟是专业的主持人,很快就站起身来恢复了自己的端庄。

她好像是受邀参加一个房地产项目的座谈会,来这里担当主持人,此刻正握著一根话筒在采访一位房产大亨,这个男人面貌凶狠,身材魁梧,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头黑熊,对于他我并不陌生,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吴德。当然慕容清秋对他也更不会陌生,这个男人前两天刚刚和她有过肌肤之亲。

我依稀记得那天在餐厅里,她初见吴德时的那种厌恶,话语中对他处处针对,后来却是不小心被他下药迷奸,并且被他手握把柄要挟,无法反抗。我本以为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她会充满无限怒火,至少也会有些不悦,然而镜头前她此刻满脸堆笑,完全看不出有一点事后的阴影,完美的体现了一位专业主持人的素养。

“请问吴董,有消息说您准备在这里也开发一座游乐城,并且投下了十几个亿,不知道是真是假?”

“慕容小姐说的不错,吴某人刚刚谈下来这个项目,准备将画面里的小山村开发成本地最大的游乐城……”

吴德滔滔不绝,说着一些天花乱坠的漂亮话,我听着无趣,正想换个节目看看,这个时候镜头一转,却照向了嘉宾席,在席位的末尾处,坐着一位英姿飒爽的丽人,一头干练的精致短发,眉宇间英气十足,穿着一件修身的黑色西装,坐在人群里,如同鹤立鸡群,正是我的妻子解婧,我心里一怔,妻子出差,原来也是参加的这个会议,那她岂不是会和吴德有所接触?想到吴德这个烂人靠近我的妻子,我的心里简直就像吃了屎一样的难受。然而转念一想,这毕竟是工作,与各种各样的人接触在所难免,妻子的性格我很清楚,莫说是吴德这样的人渣想要接近她是难如登天,就是她以前的诸多追求者,不知道有多少是品貌兼优,家境卓越的天之骄子,比之这个土大款不知强了多少倍,还不是一样统统被她拒之门外?所以对于老婆我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的。

我本想再看一会老婆的样子以解相思之情,可是电视里很快就更换了下一个新闻,这个新闻与我也是息息相关,说的正好就是,在我们公司投保的那个服装仓库着火的事情,上面说保守估计损失财产约有五百余万,我知道这并不是夸大其词,他们仓库里保存的很多都是一些比较有名的品牌服装,甚至于还有一些奢侈品的包包,也正因为涉及的金额太大,所以处理起来更加困难,他们不会让步,我也更不会妥协,所以最后应该还是要走法律程序。

播完这个新闻,节目已接近尾声,后面就是主持人提到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是最近气温骤降,感冒频发,希望广大群众注意保暖,祝大家过一个幸福安康的冬季,开心健康的迎接新年。

我看完新闻,又换了几个频道都没有找到有兴趣的节目,便关了电视想打两把游戏就睡,这个时候微信里却传来了彪哥的消息:

“臭小子,无道大神又发新作品了,还是上次那个女主持人的,别说彪哥没告诉你啊,赶紧去看吧,比上次的刺激多了,不说了老子先去撸了。”

我心里一惊,吴德又上传了他和慕容清秋之间的视频?虽然从妹妹口中得知了她的诸多黑料之后,她在我的心中的分量早已没有之前那么重要,但是出于好奇,我还是很想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想要看看彪哥口中的刺激事情究竟是什么?

我熟悉的找到之前保存的论坛地址,登录自己的账号,找到那位无道大神新发布的帖子——目标,半个月之内把小主持人开发成极品母狗。

我看了下时间,这个帖子刚发布了不到半个小时,点击量就已经过千,并且被版主加了精华置顶,这种热度简直是太恐怖了。也从侧面证明了吴德在这个论坛的影响力,以及慕容清秋这位极品女主持人的魅力。

我迅速点了进去,不堪的文字历历在目:

上次的事情,她醒来之后发现被老子迷奸,哭着骂着说要报警,把老子给抓起来,让老子坐一辈子的监狱,可是当老子把她的把柄说出来的时候,她却一下子就蔫了,再不敢有丝毫反抗,嘿嘿,既然你害怕,那这个时候主动权就全在老子手上了,本来老子想利用这个把柄要挟她,让她就此接受老子,做我的随时炮友,但是她却也有自己的底线,没有办法,我只能退步,和她约定只要她全心全意的让老子操上半个月,之后我们两个便是两不相干,谁也不再打扰对方,她对我的这个提议也不敢有太多意见,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

嘿嘿,看到她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我的心里却更是欢喜,这小婊子还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半个月的时间,任我随意玩弄,足够让老子把她的身体开发成一具敏感无比的肉欲奴隶,到那时候食髓知味,就是老子赶她离开,让她滚蛋,她也绝对不会舍得同意,甚至于还会跪在地上,摇著那张雪白的大骚屁股欢迎老子。

这十五天的时间说短不短,但是说长却也不长,我可是一点也不能浪费,只要是有时间我就要把鸡巴泡在她的逼里。下面还有两段视频,全是这两天里在各种不同的地方操她的时候录下来的,让各位色友饱饱眼福。

两段视频都被他设置了隐藏功能,必须要回复留言才能看到,为了看到视频,我也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随便打了一句:“膜拜无道大神,感谢大神分享的优质视频。 ”回复完之后便解锁了隐藏的视频,我赶紧翻过去将它们一一下载下来。

第一段视频里,他们两人身处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空间不是很大,慕容清秋扶著角落里的一只马桶,将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迎接来自吴德一波又一波强而有力的抽插,这个房间看上去应该是一间厕所,只是这样的布置却是不太多见,我看起来有些眼熟,却始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地方的厕所,我又稍微打量了一下,发现旁边好像贴著一行小字——飞机上禁止吸烟。

什么!他们这,竟然是在飞机上的厕所里做的这种事情?我一时有些惊愕,按照我的思维,实在是不敢想像。我以前阴差阳错之下见过别人在汽车里做爱,甚至于还听说过有人在火车的厕所里偷情,我觉得那已经是匪夷所思的事情,而现在,视频里他们所做的事情更是让我大跌眼镜,在几千米的高空上,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躲在飞机的厕所里机震?

当初我与她热恋时,情难自制,也曾在午夜中梦到过她的裸体,那时的我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处男,对她的幻想也只能完全凭借自己的想像,那时的她在我的梦中,就像是童话中的公主一样,即使脱光了衣服,也笼罩着一层圣光,神圣不可侵犯。然而每次当我刚想和梦中的她做一些羞羞的事情,便会难守精关,裤裆里一塌糊涂。

我们当初的爱情纯洁而短暂,我没有机会亲自脱光她的衣服,领略她的风情,但是此刻因为机缘巧合,我却可以通过别人的镜头一睹她裸体后的风光,虽是不免有些心痛嫉妒,却又觉的刺激无比,算是圆了我的一个梦想。

镜头里她的胴体完美无瑕,和童话里的公主也是一般无二,圣洁的如同高贵的天鹅,而这只天鹅此刻正被一只丑陋的癞蛤蟆玩遍全身,将一根罪恶的肉棒插进她的体内来回抽送。她也顺从的撅起一张雪白的丰臀,接受男人的冲撞……

这段视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对我的冲击却是很大,在飞机上做爱,这种玩法,是我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又打开了第二段视频,这段视频也是在一间厕所里,不过和飞机上的厕所不同,这次是在厕所的一个隔间里,看他们的穿着,好像就是方才我在新闻里,看到的他们的样子,难道是他们开会的途中两个人偷偷跑出来偷情?我有些吃惊,接着看后续的内容,慕容清秋半推半就,被他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扒了下来,柔弱的蹲坐在马桶盖上,吴德分开她的两条丝袜美腿,将镜头对焦在她的私处。

她的私处亮晶晶的透著盈盈水光,两片可爱别致的肉翼乖巧地贴在两边,周围是一圈打理整齐的黝黑耻毛,中间露出一张粉红色的小巧肉洞,那里一翕一合如同呼吸般吐著透明的露珠。

就在这时,吴德嘿嘿一笑,从兜里取出一块粉红色的按键,看上去像是一个遥控器,上面分别刻着三个按键,吴德伸手按在其中一颗按键之上,很快,慕容清秋的整个身子好像不受控制般地抖动起来,同时伴随着一阵用力压抑下来的轻吟,两条丝袜美腿也紧紧夹合在一起,上下来回磨蹭。我有些纳闷她的举动,不知道吴德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手脚。

很快吴德就给出了答案,他再次将慕容清秋的美腿用力分开,使她的美穴充分的暴露在镜头前,随后伸出手指探进了那张粉红色的肉洞,在泥泞的粉穴里面取出了一颗躁动着的跳蛋,足有桌球大小,它的每一下震动都使得慕容清秋的娇躯兴奋不已,随着它的节奏不停乱颤。

不知道她的蜜穴里是不是一直就塞著这么一颗跳蛋,我想起了刚才的新闻里,她在台上差点摔倒的样子,莫不是吴德在暗地里偷偷做了手脚?

吴德将它取出来放在自己面前嗅了嗅,笑道:“虽然有些骚味,却也比他妈的任何香水都要好闻,来你也来尝尝自己的味道。”说完将那颗带着慕容清秋体液的跳蛋送到她的口中,命令她含了进去,面对她过分的要求,慕容清秋并没有过多拒绝,只是稍微矜持了一下,便含进了口中。

似乎是很满意她的顺从,吴德淫笑一声,抓在她的胸前,镜头也随着他的动作转换,定格在她的酥胸上,她美丽的双胸,坚挺饱满如同是雪玉堆砌而成,此刻竟是留有许多抓痕,那些抓痕的大小与吴德的手指一般无二,很显然就是他留下来的杰作,从这些乳峰上的抓痕,能很轻易的联想到他之前把玩时的残暴。

此刻也是一样,他的黑手抓在这等美丽的双峰之上,却是没有丝毫怜惜,就像是抓着一对气球,想要将它们挤爆一般,他的动作越来越放肆,慕容清秋的两颗乳球,在他手中变幻著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形状,她乳峰上的小樱桃也被他捉进手中左捏右掐,又捻又揪,完全当成了玩物。

慕容清秋的脸部虽然被打了码,但还是能从她的动作中看出来十分痛苦,尽管她已经尽可能地在压抑自己的声音,可是来自敏感部位的痛楚令她难以自持,时不时地发出一些使人心痛的凄惨呻吟。

吴德在慕容清秋绝美的肉体上玩弄了很久,胯下早已是一柱擎天,然而这一次他并没有着急进入她的蜜穴,而是将她的两条丝袜美腿并拢在一起,组成一道更加诱人的修长肉缝,她的肉棒挺立著,挤进她的美腿玉缝,感受着来自丝袜与美肉组合在一起的绝妙触感,开始慢慢耸动起来。

他的这根肉棒之上盘根错节,缠绕着许许多多狰狞的青筋,如同暴动的恶龙,仿佛能将天也给捅个窟窿,此刻正在两条玉腿挤成的肉缝之中进进出出。

酱紫色的龟头在前面不停地穿梭,毛茸茸的两颗卵蛋在后面快速地拍打,这样一唱一和,如同是在奏乐,肉体碰撞的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他一开始先是从慕容清秋两腿中间的膝盖处前后抽插,后来一步步往下,竟是在她的蜜处与双腿根部形成的三角地带来回摩擦,虽然并未进入佳人的花穴妙地,但是这样所带来的刺激却是一点也不比直接插入少。

他兴奋地感受着难以言喻的快感刺激,忽然低吼一声将慕容清秋的小腿丝袜撕裂开来,露出晶莹剔透的一对玉足,送进自己的口中品尝。

慕容清秋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会令很多男士都要仰望,可是她的白嫩玉足却是生的十分娇小,几堪一握。

相传西汉时期汉成帝的第二任皇后赵飞燕,体态轻盈,身轻如燕,足下更是生的一对三寸金莲,能在人的掌中起舞。慕容清秋以前也学过几年舞蹈,练就了一副好身材,虽然不能像赵飞燕一样在别人掌中跳舞,但是她的这对白嫩玉足,却未必会比赵飞燕的三寸金莲差。

不知道有没有特别保养过,她虽然经常穿的的是高跟鞋,但是脚上没有一丁一点死皮角质,反而是白的耀眼,粉的通透,如同是一对无瑕的美玉。她的足弓曲线优美,脚踝圆润光滑,最漂亮的却还是十颗晶莹剔透的小巧脚趾,美的就像是剥了皮的莲子,让人爱不释手,由其她的指甲上面涂了一层浅浅的粉红色趾油,看上去仿佛是盛开着的花瓣。

吴德将她的脚趾一颗颗含进口中品尝,吸的是啧啧有声,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慕容清秋的敏感点,被吴德挑逗之后,身体的反应却是比方才还要剧烈,口中也开始“哼唧哼唧”地叫了起来。

吴德的肉棒也不再满足于只侵犯慕容清秋两条玉腿组成的肉缝,他将慕容清秋的美腿分开到一个极其夸张的地步,使她的蜜穴充分暴露出来,因为有舞蹈功底,这种姿势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吴德挺着肉棒来到她的穴前,挑开她的肉翼正想破关而入,这个时候厕所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响亮的高跟鞋踩地声音,慢慢由远而近,停到他们所在的隔间附近。听到有外人接近,吴德暂时停止了叩关的动作,肉棒停在了蜜穴门口。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隔间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子声音,比黄鹂的叫声还要好听,我听在耳中,忽然感到无比的熟悉,就好像是我老婆解婧的声音。

听到外面的声音,吴德与慕容清秋都有些紧张,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听着您的声音,好像有些不舒服的样子,是生病了吗?”听到无人应答,门外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我可以肯定,她就是我的老婆,想来应该是来这里上厕所,正好听到慕容清秋在里面类似于痛苦的呻吟,以为里面的人生病了不舒服,想要为她提供帮助。

“没,没事……谢谢你,我只是来了月事,有些痛经,需要休息一下。”不久之后传来一阵慕容清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那好,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那个,我的护垫用完了,你有没有多余的,可以借给我一片吗?”

“没问题,那我从下面递给你吧。”

话音未落,老婆从外面敲了敲门,随后从隔间的下面递进去一张护垫,慕容清秋刚想伸手去接,却被吴德抢先一步,他的那张大手不只抓住了护垫,更是故意抓在了老婆的玉手上面,老婆也没有在意,发现有人接住了护垫便将手退了出去,很快门外响起一阵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老婆离开之后,吴德拿起那片薄薄的卫生巾,放到自己面前,用力地嗅了嗅,随后得意一笑,把灼热的肉棒插进了慕容清秋的体内,开始了活塞运动。

看到他的动作,我心里一紧,感觉他好像也听出来了门外的人是谁,他抓老婆的手,以及吸嗅卫生巾的这些行为,都给了我一个不好的警示,他就像妹妹说的,很可能已经将主意打到了老婆身上。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虽然对老婆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但是面对这样一个恶人,我却还是要多提醒她一下,让她多加小心。

想到这里我赶紧拨通了老婆的电话,想要给她一些暗示,让她多加留意,免得着了坏人的道。但是由于时间太晚,老婆的电话却是一直没有打通,我也只能作罢。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