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姬 【歷朝美女記】04《趙姬》 作者:黃泉

.

【歷朝美女記】

作者:黃泉本帖最後由小麥於 編輯

--------------------------------------------------------------

04《趙姬》

※註:趙姬有的稱夤姬,也有的稱夏姬、夏太后

「…啊!…啊!…啊!……」寒風颼颼中,划過一陣隱約的女子淫叫聲,迴蕩在冷清清的窄巷裡,令人聽得不禁忘了寒冷而火熱起來。

「哼!嗯!」男子火紅的臉龐,用力的呼喝聲,還有滿身的汗水,為斗室里增添了無限的暖暖春意。

床上仰躺的少女看來不會超過二十歲,卻有著一副妖艷勾人的臉龐、凹凸玲瓏的身材,以及柔嫩滑手的肌膚。她把一雙雪白無瑕的大腿叉開、高舉著盤纏在男人的腰上,隨著男人奮力的頂撞,她那豐腴的雙峰,便如波浪般前後地擺盪、跳動著。

男人赤裸的上身露出結實的胸肌,古銅的膚色讓汗水潤的晶光發亮,有如天兵神將一般。男人青筋暴露的手臂,緊箍著少女渾圓的臀部,配合著下身的挺進而勐然湊合,可想而之他倆接合之處,必然是緊密得水泄不通。

在一陣急遽的動作、盡情的吶喊、激烈的震顫、連續的抽搐……後,一切又歸於平靜。只是,「嗯!啊!」的嬌柔之聲,彷佛還在巷道中忽隱忽現地縈迴著……

※※※※※※※※※※※※※※※※※※※※※※※※※※※※※※※※※※※

戰國未期,在趙國首都─邯鄲的一條窄巷裡,不分晝夜都是人山人海,喧譁笑鬧聲不絕於耳,因為這裡是燈紅酒綠的歡樂場所。由於艷窟林立,美女如雲,因此引來各方三教九流之人物,聚集於此尋歡作樂。

眾妓中,有位艷冠群芳的美女,名叫夤姬,才十七、八歲。她不但年輕貌美,體態婀娜,就連歌舞也是整個邯鄲城中最優美動人的,因此大家都稱她為趙姬。不僅是邯鄲城所有男子;就連有耳聞艷名的人,都極想一睹她的丰采,甚至企盼能夠一親芳澤。

可是,趙姬卻有個怪毛病,不管是那位客人,即使付再大的代價,她也只陪他一夜,事後就不再加以理睬,毫無情面可講。趙姬就這樣夜夜洞房換新郎,這不僅讓她財源滾滾,也讓她在男人的心中,保有一種深不可測的神秘感及挑逗性,更滿足自己對性愛的新鮮感。

直到趙姬遇到一位魁梧英挺的男子之後,她竟一改往常的作風,不但不再接客,還只一心一意地守著他。這名扭轉乾坤的入幕之賓,年約三十,長得一表人才,身體壯碩不說,床上功夫更是堪稱一流,肉棒不但粗壯有勁,而且耐力十足。在一次的接觸之後,趙姬就得到了空前絕後的愉悅,如魚得水的再也離不開他了。他就是呂不韋。

呂不韋是秦國陽翟(河南省禹縣)的商人,因為善於買賤賣高,所以積財無數。當呂不韋販商經過趙國時,聞得趙姬艷名,便躍躍欲試,結果當然是賓主盡歡。此後,他們不分日夜,只要一見面就是乾柴烈火,不管何時何地就是一陣天昏地暗,彷佛深怕錯過了良辰美景似的。

最大膽、離譜,也是最刺激的,恐怕是這一次──呂不韋與趙姬共騎一馬,趙姬在前;呂不韋在後。呂不韋掏出挺舉的肉棒,趙姬背對著呂不韋,讓肉棒深插在蜜穴里,再放下長裙蓋住,然後策馬漫步邯鄲城,旁人不知只道是情侶共乘散心。隨著馬踏顛簸、震動,肉棒每每重抵花心,讓趙姬在短短的半個時辰中,就高潮連連,幾次還暈眩得幾乎落下馬來。

※※※※※※※※※※※※※※※※※※※※※※※※※※※※※※※※※※※

有一天,呂不韋碰巧遇見子楚,一問之下,才知道子楚是秦國送來趙國的人質,目前寄居於邯鄲。原來,子楚乃是秦國太子安國君的兒子。雖然子楚是堂堂秦國的王孫,但是卻不受疼愛,在邯鄲的這段日子裹,秦國不但不支助他的生計,甚至還不聞不問;更慘的是,因為秦國經常侵略趙國,而使得他也得不到趙國的諒解。在這種兩面不是人的生活里,自然他就顯得貧困而落魄不堪了。

呂不韋一知道子楚的困窘情況後,不僅沒有輕視他,反而立刻想到一個獲利千萬倍的生意──幫助子楚登基立位(※路人頓悟:原來商業界的政府獻金、抬轎,呂不韋是始作俑者)。結果,呂不韋把全部的財產都拿出來,一半交給子楚,讓他能夠廣為結交各國的貴族名士,使得他的聲名大為遠播。

另外,呂不韋用另一半的財產,去?購各種的奇珍異寶,帶到秦國去,經由華陽夫人的姐姐而晉見華陽夫人。華陽夫人是安國君的正夫人,因為她沒有子嗣,因此,呂不韋儘量在她的身上下工夫。呂不韋不斷以子楚的名義送禮,以利誘華陽夫人立子楚為嫡嗣。

經過一番努力,呂不韋終於如願以償。安國君的同意立子楚為嫡嗣,安國君和華陽夫人,不但厚愛子楚,還請呂不韋當他的老師。事成之後,呂不韋還特地替趙姬贖身,把趙姬帶在身邊以便於天天淫樂。

※※※※※※※※※※※※※※※※※※※※※※※※※※※※※※※※※※※

這日,呂宅設宴,款待諸國的貴賓和名士,為的是慶祝子楚被立為嫡嗣。酒宴會進中,呂不韋為了讓賓客能夠盡歡,特別請趙姬出來歌舞一曲。

當美妙的樂聲一響起,趙姬出現在舞池中。趙姬舞步輕盈、姿態優雅、眉目傳情,引得全場的賓客驚為天人、讚賞不已。

尤其是子楚,僵著脖子,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直全神貫往地凝視著趙姬。表演完畢,大夥兒都在私底下不斷地談論、稱讚趙姬的舞技時,子楚卻還痴痴地凝望著空無一人舞池,一副心蕩神馳的模樣。

呂不韋一看,連忙關心的問:「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要我扶您到房裡休息一下?」

子楚才頓然覺醒:「啊!對不起,我失態了!」子楚又喃喃自語:「不過,真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這樣美如天仙的女人……太美了、真是太美了!尤其是她那輕盈飄逸的舞姿,更是我所不曾看過的……她已經把我迷得六神無主了!」

呂不韋一聽,暗呼不妙,心知子楚必定是喜歡上趙姬了,只好不動聲色。

子楚又接著說:「唉!我真是羨慕你啊!呂兄!每天都有這位絕代佳人陪伴在你身邊侍候你,你真是有享不盡的艷福呢!如果我也有她跟在我身邊,那我寧可拋棄王位,和她一塊兒逍遙自在地遊山玩水……」

呂不韋心想,這下子真的糟了個糕!果然,子楚馬上要求呂不韋,請趙姬來陪他喝幾杯酒。呂不韋實在想不出拒絕的理由,再請趙姬出來。

隔不多久,趙姬換了衣服走出來,對著子楚說道:「趙姬向公子請安!」一邊說著,一邊施禮。

趙姬的穿著打扮、一舉一動,都是那麼地嫵媚動人,看得子楚目不轉睛,幾乎忘了呼吸。見過世面的趙姬,自然知道子楚的醉翁之意,更因為子楚是王孫,而且又是一表人才,因此趙姬也就很樂意地坐在子楚身旁侍候。還為了讓子楚對自己更加著迷,趙姬更是極盡狐媚地表現出最優美、迷人的一面。

過一會兒,趙姬向子楚告退。而子楚卻還是一副遨遊於幻海中的模樣,不僅絲毫不感受到別人的存在,更是已經渾然忘我,只一心一意地想著,不食人間煙火的美女──趙姬。

呂不韋在一旁叫了好幾聲,子楚才回過神來。子楚馬上一臉正色的對呂不韋說:「呂兄!我心裡明白你對我的恩情如同山高海深,甚至可以說是比我的父母親對我還要好。可是,我還是想向你提出一個不情之請,請你務必成全!」

呂不韋雖然心裡早已料到,子楚要說甚麼,但也只有儘量沉住氣,故做鎮定地說:「您有什麼心事,就請直說吧!」

子楚的聲調幾近哀求:「請你把趙姬讓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待她的,否則我真會瘋掉的。求求你,請你成全吧!」

呂不葦雖然已經知道,可是這會兒,臉上卻更顯露出驚訝的表情,他真的愣住了,半晌也答不出話來,並且不自覺地拉長了臉。呂不韋一臉凝重的神倩,有氣無力地說:「您真的對她那麼著迷?真的已經愛上她了?」

子楚不禁將上身往前移動,深怕呂不韋不相信似地勐點頭說:「只要能得到她,我甚至可以不要王子的地位!」

這時,呂不韋的心情無比沉重,想了想,只好無奈地說:「唉!為了您我的前途,我已經拿我自己所有的財產作為賭注,如今您卻又提出這樣的要求,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忍痛割愛了!」

子楚高興得臉上立刻露出笑容「你答應了!哈!哈!哈!……」

※※※※※※※※※※※※※※※※※※※※※※※※※※※※※※※※※※※

當天晚上,呂不韋和趙姬正在臥房中親熱,房裡昏黃的燭光顯得十分溫暖,但是呂不韋的心情卻是沉痛的,他對趙姬說:「唉!今天是我們的最後一夜了!」

精明的趙姬心裡己猜出是怎麼回事,卻還是故意裝煳塗地驚問道:「為什麼?難道你不要我了!」

「那兒的話,我怎麼捨得丟下?不管呢?只是今天子楚一看見?,就喜歡上?,還要求我把?讓給他,而我又怎麼能拒絕他呢!」呂不韋憂心忡忡地說。

趙姬內心雖然暗自歡喜,外表卻還是裝得一副捨不得的樣子:「既然事情已經成定局,為了你,我也甘願犧牲我自己。只盼望如果有一天子楚嫌棄我;不要我的時候,你能夠再把我帶回你身邊,照顧我。」

呂不韋「嗯!」了一聲。趙姬接著說:「這已經是我們的最後一夜了!還是趕緊把握這短暫的幾個時辰吧……」

話沒說完,呂不韋就馬上吻著趙姬的嘴,並且慢慢地解開她那半透明的衣裳,溫柔地撫摸著她玲瓏的胴體。

在燭光不是很明亮的房間中,呂不韋與趙姬如痴如醉的,在床上享受著男歡女愛的美妙滋味。呂不韋吻著趙姬,趙姬主動地將小舌送入呂不韋的口中,而呂不韋則不斷的吸吮著趙姬口中那醉人的津液。

雖然在熱吻中,但是彼此的雙手並未鬆懈,呂不韋首先將趙姬的衣裳給卸了下來,雙手在她的乳房上不斷的揉搓著。趙姬也解開呂不韋的腰帶,讓他的衣服寬鬆著,然後雙手也在他的肩背、胸膛……撫摸著。

呂不韋的嘴,離開趙姬的朱唇,襲向乳峰。或輕咬、或舌舔著趙姬那粉紅的乳尖;而手指則在陰戶上不斷撥弄著。這一連串的愛撫動作,使得趙姬開始呻吟起來,愛潮開始像洪流般的湧出。

呂不韋略為起身,把身上的衣服盡除,然後反方向的俯臥在趙姬身上,低頭就舔著眼前的陰戶;而那粗大的陰莖,就剛好在趙姬的眼前。趙姬毫不猶豫地張嘴含住,嘖嘖有聲地舔拭、輕啃,還用手玩弄那垂下的陰囊。

呂不韋雖然不是第一次被含著,但是每一次的感覺都是那麼的令人興奮,那一股?麻的感覺,永遠都是那麼的刻骨銘心。趙姬忘情的挺著下體,讓呂不韋的舌頭滑入體內,他的舌頭靈活的在陰道壁上旋轉、刷過,這種感受比肉棒磨擦時更細膩、更準確、更能搔到癢處。趙姬的嘴裡要不是塞著肉棒,這時候可能會大聲的嘶喊起來。

淫慾高張的趙姬,激烈的扭動身軀,嘴裡不停幾近哀求的呻吟著:「嗯!…

不要…不要再逗了…韋郎…快…快點插…入…嗯……」

呂不韋扶起趙姬,指示她趴俯著,高噘著臀,呂不韋要從後面做狗獸之交。

趙姬的這種姿勢,把整個陰部一覽無遺的呈現在呂不韋眼前。

趙姬的陰戶早已被唾津、淫汁濡染的一片濕潤。呂不韋連忙扶著翹得老高的肉棒,對準了趙姬的?洞,先頂觸著那顆紅潤的陰核,一番磨蹭的挑逗,然後便急挺腰臀,只聽得「滋!」一聲,肉棒便鑽進她的陰道里。

「啊!啊!」趙姬尖叫著,弓著背、反曲著雙手,用指頭把兩片陰唇拉開,不知是不滿意肉棒插不夠深;還是肉棒太粗不得不以手掰開洞口。

呂不韋在奮勇挺進時,看著肉棒進出的情況,有點訝異著趙姬神奇似的?穴。呂不韋覺得以手指探入時,覺得?穴緊箍著手指;現在以比手指幾倍粗的肉棒插入,?穴仍然也是緊箍依舊,女人?穴的伸縮彈性限度竟然是如此大(※他還沒想到,當年他也是從那裡躦出來的,嘻!)。

呂不韋使出「九淺一深」、「緩入疾出」、「先輕後重」……等方式,盡情的抽送著。趙姬一撞一出聲的呼叫著,隨著身體前沖後迎之勢,垂掛胸前的豐乳,也一前一後的擺盪。低一點時,乳尖會磨擦到床墊;弧度大時,會拍打著下頷,這都會讓趙姬感受到另一種淫蕩的快感。

呂不韋清楚的看到,肉棒在動口進出的情形;也看到趙姬陰戶外的陰唇在翻開、靠攏、內擠;還有趙姬隨著抽動而在蠕動的另一個小洞──肛門,一圈暗紅色的皺肉,呼吸般的開合著,彷佛在吸啜,又彷佛在嘮叨。呂不韋童心為泯,玩興大起,把大姆指潤潤唾沫,就往趙姬的後庭插入。

「啊!幹甚麼……嗯!」趙姬正陶醉在快感中,突然感到肛門一緊,彷有異物插入,連忙驚聲問道。但隨著呂不韋插入半截大姆指,即讓趙姬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舒暢,緊密的壓迫、充實感,讓全身一陣寒顫、痙攣、抽換。

趙姬僵硬著身子,在一陣「…不…不要…不要停…啊啊…」的呼喊聲中,陰道里便是陣陣暖流,把他的快感高潮推上雲霄幻境。

呂不韋覺得趙姬的陰道壁激烈的在收縮、蠕動,彷佛在咀嚼、緊捏著肉棒一般,又有一股股突如其來的熱潮,讓陰道里的肉棒簡直是爽得妙不可言,忍不住的精門一松,「嗤!嗤!嗤!」濃郁的熱精便一泄如注,噴灑在陰道四處。

呂不韋跟趙姬無力的交迭著,彷佛已接合成一體,愛撫著彼此的肌膚,慢慢等待高潮退盡,存蓄著下一回合的精力。

……呂不韋不禁疑惑,又有點嫉妒地看著自己的大姆指:想不到它竟然有如此神奇妙用……

※※※※※※※※※※※※※※※※※※※※※※※※※※※※※※※※※※※

隔天,趙姬果真被送到子楚的宅邸。

躍躍欲試的子楚,迫不及待的拉著趙姬往寢室跑。未等站定子楚就摟抱著趙姬直呼:「我愛?!我愛?!……」

趙姬掙開,頑皮地,輕輕拍打著子楚胯間那凸起的帳篷上,嬌媚的說:「你真的等不及了嗎?讓我看看…你有多愛我!…嗯!…」趙姬坐在床邊,臉上露出挑逗的微笑。

子楚聽了趙姬的話,立刻會意的脫掉身上的衣物,露出引以為傲的大肉棒,向前邁了一步,肉棒跟著跳動幾下。

趙姬真是見獵心喜,看那子楚的身材並不比呂不韋魁梧,但肉棒卻比呂不韋的大得多。看得趙姬直幻想著,這根肉棒要是插進淫穴里,可真是解氣極了。想著想著,趙姬的陰道竟然開始濕潤了!

趙姬用手心掂掂子楚的肉棒,媚笑著說:「它可真是想我,哦!」然後把嘴唇貼在龜頭上,用舌頭輕輕舔著龜頭上的細眼。

子楚站在床沿,近乎粗魯的從衣領處,拉開趙姬的衣襟,趙姬扭動上身讓衣裳滑落,露出有雪白香肩、酥胸及豐乳的上半身。動作中,子楚的肉棒仍然在趙姬的嘴裡。

肉棒的搔癢、酥酸感讓子楚好幾次,幾乎忍不住想後退,可是趙姬的嘴唇緊緊夾住龜頭根部,雙手又環扣著子楚的後臀,讓他不能,也捨不得動彈。子楚濃濁的喘著氣,雙手在趙姬的背嵴上摩擦。

趙姬抬頭看著漲著紅臉的子楚,說:「來,現在到床上,躺下來……」聲音雖然很清柔,子楚聽來卻有如嚴厲的軍令,乖乖的仰臥在床上。趙姬除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上床跨騎在子楚的頭上,用雙腿夾住他的臉,自己的紅唇正對著他的陽具,頭一低,又舔上了。

趙姬壓在子楚鼻子上的陰部,不停地滲出淫水。子楚看到一片凌亂的陰毛,甜美的芳香從鼻子裡直傳腦海。子楚張開嘴伸出舌頭舔著趙姬的陰戶,淫水順著他的舌頭流下。

趙姬淫蕩的磨動下身,吃吃地說:「你,喜歡我的陰戶嗎?」說完便把子楚的肉棒全根吞沒。

子楚嘴上壓著趙姬的淫穴,想說「是!」也無法出聲,只得:「……嗯……

嗯……」一陣亂哼。趙姬把喉嚨抵住子楚的龜頭轉磨著,一股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使子楚幾乎要達到高潮,全身直顫抖。

趙姬發覺這種情形立刻從嘴裡吐出肉棒,用手夾緊陰莖根部,說:「不!還不能射出來,我要慢慢的疼它,你不能猴急!」然後,好像要冷卻溫度似的,在龜頭那裡吹著氣,弄得子楚又癢又麻的。

趙姬又將陰戶,緊貼而用力的從子楚的嘴唇、喉嚨、胸膛一路唰下來,最後停在小腹上。兩人的陰毛交纏著,而子楚的身上也沾滿了趙姬的淫液,發出了濕潤的光澤。子楚腰勁一使力,坐了起來,從背後緊抓趙姬那對豐滿的雙乳揉捏著。

趙姬任由子楚撫摸著雙乳,然後慢慢地抬起屁股,把手裡的肉棒對著自己的陰戶,先在陰唇、陰蒂上亂磨一陣,讓龜頭沾滿淫液,再慢慢的放下自己的屁股。「啊!……喔…」當子楚的龜頭進入陰道口時,趙姬舒暢得把上身向後仰,頭向天呼喊著。

當龜頭剛滑入陰道時,子楚迫不及待的下身急挺,讓肉棒快速的全根沒入趙姬體內。火熱、緊束的陰戶,讓子楚不禁「唔!唔!」的吼叫著,握著豐乳的手不自主的又加點力道。

「嗯!…好…好大…喔…」趙姬覺得陰戶滿滿、脹脹的,而且肉棒還在裡面抽換、抖動著。趙姬以的肉棒做中心,把臀部向前後左右磨動著,肉棒不但刺激著陰道內壁,就連陰核、陰唇也讓肉棒的根部揉得美妙至極。

隨著趙姬磨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子楚只覺得自己的肉棒,彷佛將要被折彎、被拗斷。一種被虐待似的快感,流竄子楚全身。

趙姬全身開使冒汗了,她把磨動的臀部改變為上下起伏,急速又有勁的讓肉棒深入撞擊著子宮。粗長的肉棒,每每深抵膣內,讓趙姬時而以為肉棒穿腸而過,抵達喉嚨處。

「啊!啊!」子楚受不住這一輪勐攻,一陣亂顫噴出了精液。受到強烈精液的衝擊,趙姬甩動散發,嘴裡出尖叫聲,然後就倒在子楚的身上,身體有如中風般,不斷的抽搐、痙攣。

趙姬併攏著雙腿,把浸淫在蜜穴中的肉棒夾緊,享受著餘波蕩漾的滋味。散落在子楚臉上的長髮,散發出甜美的芳香,有效地緩和了急遽的呼吸。

精疲力盡,硬度漸失的陰莖,從趙姬的陰戶里,帶著汨流的穢物,滑落出來!

※※※※※※※※※※※※※※※※※※※※※※※※※※※※※※※※※※※

當趙姬被送到子楚的住宅時,她就已經知道自己懷了呂不韋的孩子,可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她卻從未會向任何人提起過。如有神助的,趙姬竟壞了十二個月的孕才生下了政。因此,子楚絲毫未曾懷疑過,以為政就是他自己的孩子,並且馬上立趙姬為正妃。政,也就是後來鼎鼎有名的秦始皇。

不久,秦兵進攻趙國,邯鄲的局勢也顯得特別緊張、危急。呂不韋擔心趙國會因此殺了子楚這個人質,致使自己的一切計畫成為泡影。於是,呂不韋在冷靜思考之後,就花了一大筆的錢,收買了所有監視子楚宅邸的將士,暗中保護子楚。

又為了安全起見,呂不韋還把子楚喬裝成馬車的傭夫,把趙姬和政藏匿在馬車的行李堆中,讓他們逃離趙國,並且平安的回到秦國。

這次子楚能安全歸國,安國君和華陽夫人不但欣喜不已,也更是敬重呂不韋的相助與機智。子楚回國後的第七年即王位,是為莊襄王,趙姬也自然成了王后,呂不韋則官拜宰相之位,並且封為文信侯。

趙姬在跟了子楚之後,就一直沒再跟呂不韋往來,以免引人注目,而壞了她的前途。更何況,子楚在房事方面的功夫比呂不韋更行。於是,當趙姬面對呂不韋時,總喜歡擺出一副高尚不可犯的莊嚴神態。尤其是當她當上太子妃之後,更是始終保持著太子妃應有的端莊舉止,對呂不韋更是一副不予正視的表情。這一點,是呂不韋萬萬沒想到的,只是越來越覺得趙姬已不再屬於他的了,似乎完全變成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由於趙姬在肉慾方面的要求越來越強烈,並且有增無減,幾乎天天都纏著莊襄王不放。當時,莊襄王為了使秦國的國勢能夠更強盛,每天都得治理萬機,一天下來就耗費了不少心力、精力。但是,一回到寢官,趙姬又開始施展她的媚功,不斷地引誘莊襄王。

直到莊襄王忍耐不住了,一個勐虎撲羊,把慾火高漲的趙姬攫住,惡狠狠地撕掉她那若隱若現的薄裳……然後,趙姬樂得不斷尖叫……

兩人就因為如此荒淫無度,使得莊襄王在位三年就一命嗚呼了。

莊襄王逝世的時候,政才十三歲就繼承王位,而趙姬就順理成章地當上太后。這時趙姬才三十二歲而已,也正是所謂不可一日無男人的狼虎之年。

※※※※※※※※※※※※※※※※※※※※※※※※※※※※※※※※※※※

莊襄王在世的時候,趙姬一直對呂不韋不理不睬。但是,當莊襄王一去世,趙姬又不甘寂寞的去引誘呂不韋。這時候的呂不韋為了顧全大局,深伯萬一東窗事發,被聰明絕頂的政知道了,那後果將真的不堪設想。

所以,呂不韋只好勸賓太后收斂些,希望趙姬有所警覺。

不料趙姬卻耍著少女脾氣,撒嬌的說:「我不管!當初你要把給子楚的時候,曾經親口答應我,只要他不再愛我、照顧我,你就會把我帶回你那兒,好好地疼愛我、照顧我。如今,他人都已經死了,你卻狠心不理我,你叫我怎麼活嘛?」趙姬紅著眼眶,大聲地喊著。

呂不韋深怕別人聽到,只好暫時答應了。雖然,因為政的年紀還很小,不懂事,使得趙姬一點也毫不忌憚,但她那種淫蕩又大膽的作風,直叫呂不韋招架不住,卻也一時無計可施。

當時,有一個叫做嫪毐的人(他本名叫嫪大,只因秦國人稱呼沒品德的人叫「毐」,所以都叫他「嫪毐」),因為陽具大而挺硬,鄰里附近的淫婦女們爭著與?大做愛。呂不韋聽得傳聞,便差人找嫪毐來,準備把他當擋箭牌介紹給趙姬。

當嫪毐來時,呂不韋不但很好奇,也十分有興趣,就要驗驗他的陽具到底如何。嫪毐朝著呂不韋四周的部下望望,再看看呂不韋。聰明的呂不韋馬上知道他的心意,就遣退他的部屬。

嫪毐察看四周確實沒有人之後,他才露出他的寶貝(生殖器)讓呂不韋瞧瞧。原來他的陽具能夠直挺挺地穿過桐木製成的車輪,把肉棒當車輪軸,騰空轉動車輪,還頂著行走,肉棒卻毫髮無傷。

呂不韋一看,覺得真是不可思議,心中更是暗暗稱奇叫好,心想:「這下子,趙姬不僅高興,而我也可以解脫了,真是天意啊!……就讓嫪毐應付趙太后吧!免得害我以後遭致禍端……」

呂不韋很快地,就把嫪毐擁有奇特妙絕寶貝的這件事告訴趙姬。趙姬光聽說而已,就聽得垂涎欲滴、淫液橫流,迫不及待的就叫呂不韋想辦法讓嫪毐進宮。

呂不韋就串通嫪毐,讓他假裝犯X淫之罪必須閹刑,遣入宮中為宦侍,再賄賂行刑者放水。如此一來,嫪毐就名正言順的是趙太后侍臣,暗地裡卻是趙太后寵愛的面首。

※※※※※※※※※※※※※※※※※※※※※※※※※※※※※※※※※※※

看著眼前那支大肉棒怒昂昂的,少說也有近一尺長、三寸粗,赤紅的龜頭好似小孩拳頭般大,趙姬目瞪口呆,像在安撫一頭正在騷動的野獸般,既愛且憐地輕輕撫摸著。趙姬真想含著它,卻不知從何下口。

其實,嫪毐也不是只憑著神奇寶貝而吃遍四方,對付女人他真的有一套。

嫪毐讓趙姬仰臥在床上,一雙手既像按摩,又像撫摸,在趙姬雪柔的肌膚上靈巧的動著。搔、抓、揉、壓、搓……讓趙姬全身的觸覺來不及分辨,究竟現在嫪毐的手正在做甚麼動作,只是一陣陣的舒暢。

嫪毐還把唇舌,貼著趙姬從頭到腳,細細的親舔一遍,最後停在她的陰部。

嫪毐撥開烏油油的陰毛,把嘴唇貼到陰唇上接吻著,還用舌頭撩撥凸出的陰核。

趙姬的手一直也沒放開過嫪毐的陽具。

當嫪毐俯在趙姬身上時,只見趙姬雙頰飛紅,媚眼如絲,欲情完全流露在她嬌艷美麗的臉上,心神卻早已飛上九霄雲外了。嫪毐流露出嘲虐的神色,腰臀一用力,大龜頭及肉棒就進去了三寸多,然後再慢慢地緩緩的「擠」入。

「啊!」趙姬緊跟著一陣慘叫,彷佛時光又流回她那處女的第一次,那種永難忘懷既甜蜜又哀傷;既期待又受傷的刺痛。不過,很快的趙姬的?穴慢慢在適應了,她也開始浪叫起來了。

抽送中的肉棒,彷佛更加的暴漲,但也因為豐富的淫液在作潤滑,使的抽動順暢無阻。嫪毐緊緊的壓在趙姬豐滿的肉體上,一手緊緊的扣住她的香肩,另一手勐抓她的乳房,手中喝喝有聲的呼著氣。嫪毐的肉棒在趙姬的淫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勐。

趙姬只是嬌喘如牛,媚眼微閉,全身不停地顫動,享受著陣陣快感勐上心頭,真是欲仙欲死,而蜜穴里的淫水也不斷的往外冒,陰唇更是一張一合的吸吮著。嫪毐憑經驗,知道趙姬快達到高潮了,遂把雙手緊緊摟住她肥嫩的臀肉,抬高抵向自己的下體,用足了力氣,拚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擊在的子宮上。

嫪毐使出最後絕招,抱住趙姬把身體挺直,肉棒就像串燒的竹籤一樣串插著趙姬的身體。趙姬此時舒服得魂飛魄散,雙手雙腳死緊緊的纏在嫪毐的身上,不住的抖動著,子宮一開一放,勐吸吮大龜頭,一股淫精噴泄而出!

嫪毐臉上出現了勝利的笑容,抖動下身,讓肉棒一陣衝刺,此時趙姬覺得全身魂魄已離身而去了。嫪毐作最後一頂,然後便靜止不動,許久……趙姬臉上慘白的,早已昏眩過去了。

※※※※※※※※※※※※※※※※※※※※※※※※※※※※※※※※※※※

趙太后對嫪毐的寶貝甚為滿意,而從此就日夜纏著嫪毐不放。當然,也因此讓呂不韋得以解脫。

隔不了多久,趙太后竟壞了嫪毐的孩子,但是她怕事情被張揚出去,就和呂不韋商議。呂不韋就想了一個辦法:「這樣子好了,我們先找一個卜卦算命的人來,買通他,讓他故意卜個假卦,說是太后您最近玉體欠安,一定得移居到雍城的離宮才能使玉體復原。這樣一來,嫪毐也可以跟著您去了。」

於是,嫪毐就跟著趙太后到行官去躲避一陣子,並替替嫪毐生下一個兒子。

不料,隔了一年,趙太后竟又替嫪毐生了第二個兒子,到這種境地,她竟一點也不知要節制。

當時,由於趙太后十分寵愛嫪毐,所以嫪毐就逐漸地掌握趙太后所擁有的政權,而成為一位相當重要的政壇人物,並且他也為了擴張自己的勢力,還養有食客千餘人,聲勢直逼呂不韋。也因為嫪毐權勢過大,又不知有所節制、收?,所以難免樹大招風,招致人怨。

當政逐漸長大之後,開始能夠統理政事時,有一個人,因為對膠毒恨之入骨,於是就向政告發趙太后和嫪毐之間的醜聞,以及嫪毐並不是真正的宦官。因為趙太后迷戀於他,於是就假藉身分瞞溷進宮來。還說他們正陰謀地計畫著,想要把皇上廢掉,立他們自己的兒子為天子口……

就這樣,政開始起了疑心,並且派人去調查這件事情、搜集證據。而嫪毐一得到這個消息,知道事情一定沒那麼容易解決,因此想先下手為強,就在行宮舉旗反叛。可是,嫪毐並沒得逞,還被處以五馬分屍之酷刑。而他們所生的那兩個兒子也因此被殺。

秦始皇念於趙太后是生母,不能降罪,就把她送到賁陽宮去。從此不但不再有入關心她,而且在賁陽宮還必須過著被軟禁的生活。

另外,秦始皇也查到呂不韋跟趙太后也有一手,於是免去他相國的職位,也為了顧及他是自己的親父,因此只要他隱居在僻壤的地方,終其一生不得再出來做官。這下子,呂不韋算是也栽了個筋斗,所以他看破了紅塵,服毒自殺了。

據說,當趙太后被移送到賁陽宮之後,一直到去世,這段漫長的十年歲月里,她竟然還是不改往昔的作風,經常引進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男子,整天沉溺於色慾,毫不覺得厭倦。

並且,這時候的她,又開始恢復她十七、八歲時,在邯鄲那條小巷的歡樂場所中所保持的怪脾氣,也就是:每次必定和不同的男子做愛,凡是她玩過的男子,以後絕不再加以理睬。

經過十年,趙太后逝世,享年五十。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