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姬 【歷朝美女記】 19《李香君》 作者:黃泉

.

【歷朝美女記】

作者:黃泉本帖最後由小麥於 編輯

--------------------------------------------------------------

19《李香君》

李香君是明未南京秦准河畔名妓李貞麗的養女。與秦淮南曲名妓─柳如是、顧橫波、馬湘蘭、陳圓圓、冠白門、卞玉京、董小宛,等八人,被當時人稱為「金陵八絕」。

李貞麗在秦准河畔的妓女群中,確實是一位出眾的知名人物,她不但長著一副比桃李更嬌艷;比出水芙蓉更嫵媚的美麗面孔,而且有一個天然的好嗓子,善於唱諸家傳奇,市井小調。尤其是更讓人欽佩的是她的為人,她使氣任俠,一擲千金,面不改色。除了許多達官貴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且更吸引了無數文人墨客,正直豪?的豪傑名士,例如;當時復社領袖陳貞慧和他來往過從甚密。

李香君雖說是李貞麗的養女,但李貞麗對她異常愛惜,視之如己出。李香君不但長的美艷,而且聰慧過人。也受到李貞麗的薰陶,不但是知書識禮,也精通棋琴書畫;尤其是擅於演唱湯顯祖的《牡丹亭》和高明的劇本《琵琶記》。

李香君色藝超群,個性愛憎分明,分辨是非,雖然年紀不大,但她結交的卻都是正直、品學兼優的名士文人。她和他母親李貞麗不同,她不輕易和人交往,必須和她在思想上興趣上有共鳴的才肯為知己,否則;寧可孤身獨處也不混跡於熱鬧場中。故此李香君平時除了母親李貞麗、教歌師父蘇崑生經常陪著她之外,來往的人大都是復社中的名士。

※※※※※※※※※※※※※※※※※※※※※※※※※※※※※※※※※※※※

崇禎十一年,河南商賈侯方域來南京洽商,經過楊龍友的介紹,和李香君相識。

由於侯方域是河南有名的官僚世家子弟,又和復社的文人來往甚密,例如當時復社的領袖陳珍慧、吳應箕都是他的知己好友。而且侯方域也文才出眾、名滿天下。

李香君初會侯方域時,就覺得他是可以託付終身的良人,而對他也非常傾心、愛慕。侯方域也覺得李香君不但容貌艷麗、才藝非凡,而且高潔的品德也早有耳聞,便欣然地接受了李香君。

當夜,李香君便在香閨里擺酒設宴,與侯方域舉杯對飲。兩人在席中或是吟詩作對、或是琴瑟合鳴、或是情話綿綿……直到夜深人靜,方寬衣解帶,摟擁而眠。

李香君因為赤裸而羞澀的把身軀捲縮,背對侯方域側臥著,微閉著媚眼不敢正視侯方域,卻也不拒絕侯方域的手掌在她的肌膚上遊走。侯方域的手從後面環抱著李香君,指尖手指正好輕觸在李香君的乳房之頂,有節奏地撥弄著那敏感的凸點。

李香君覺得自己的背後是冰涼的,而緊貼著的卻是侯方域溫暖的胸膛;侯方域的嘴靠在李香君的後頸呵著熱氣;侯方域熱燙的勃起物,也貼在李香君涼冷的股間磨擦著。極端的冷熱觸感,正在刺激著李香君內心的慾望。

侯方域的手似乎老馬識途的,圓滑地在李香君的小腹與大腿划著大圈圈,然後慢慢縮小圓圈的半莖,讓掌緣若有若無地觸著雜竄的絨毛。李香君寒顫著,享受著侯方域溫柔的手指攀越陰毛,接觸上濕潤的陰戶,所帶來被撫摸的快感。

侯方域撫著濕漉漉的方寸地,心知李香君的情慾逐漸在升高,遂輕輕扳正李香君的身體,讓她向天仰臥著,李香君半推半就的轉身。「吸!」侯方域不禁吸一口冷空氣,看著李香君怒聳無瑕的乳房,乳頭挺硬地矗立著。

侯方域的淫慾有如潰決的堤堰,一發不可收拾!霍然地低下頭,吸啜著李香君乳尖上的蓓蕾;手在乳峰的四周捏著,舌尖在乳蒂上轉著。李香君再也無法忍氣吞聲了,把嘴巴誇張的開得大大的喘息著,氣喘聲中夾雜著喉嚨、鼻腔的共鳴呻吟聲。

李香君緊緊地抱著侯方域的後腦,扭轉著胸部,讓他的嘴唇跟乳房貼得更緊密。侯方域趁著兩人身體亂扭之勢,慢慢地把李香君的大腿支撐開,試著讓翹得高入雲霄的肉棒,自行尋覓匿身之所。

由於沒有指引扶持,加上兩人忘情的扭擺著身體,以致於侯方域的肉棒只在李香君的下身、胯間亂磨亂蹭,甚至好幾次都過門而不入。李香君的被胯下盲撞的肉棒逗得既恨又愛,顧不得女性的矜持,連忙地抓扶著肉棒,往青草棲棲的芳澤洞口而去。

侯方域肉棒前端剛接觸到柔嫩的蜜穴口時,突然變得很敏感,很清楚的感覺到豐厚濕滑的陰唇,因為受到大龜頭的推擠而向兩邊分開,窄狹的洞口也似乎隨著李香君的呼吸而開開合合的。侯方域忍著急躁慢慢的挺進,他要藉著敏銳的觸感,細細的品味著李香君?穴里的每一個角落。

李香君雖然身處平康柳巷中,各種淫穢狎事也歷多見廣,但卻從未像今夜般如此淫蕩;也從未嘗過像今夜般的交歡美味。李香君在哼叫的呻吟中,夾喊著要侯方域用力、快點……的淫囈,但李香君也不知道自己在叫喊甚麼,因為她早已昏沈在連續高潮的快感中了!

當李香君慢慢回過神來,才發覺侯方域已癱軟地壓著自己。李香君甚至不知道侯方域在甚麼時候射精的,她只覺的?穴里的肉棒慢慢的在泄氣;?穴內的充脹也慢慢在消退,流出的熱液沿著後臀濡染床單……

遠處傳來司晨的雞鳴,李香君帶著性福的滿足感,閉上眼……

※※※※※※※※※※※※※※※※※※※※※※※※※※※※※※※※※※※※

阮大鋮!曾經在天啟年間依附過魏忠賢,甘願做魏忠賢乾兒子的無齒文人,戲曲作家阮大鋮,被崇禎皇帝貶官正避居在南京。

由於南京當時的政治氣候,復社文人的正義力量,在知識分子中占著主導的地位,因此作為魏閹的餘黨阮大緘,在公開場合及知識分子聚會中經常被批判、被打擊。阮大鋮在南京就彷佛是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處境十分的尷尬。

而阮大鋮又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他千方百計的想結交復社文人,以便在政治上得到一個出頭露面的機會。他聽說侯方域和復社領袖陳貞慧、吳應箕關係非常密切,他想通過他的朋友揚龍友結交侯方域,以便希望侯方域為他在陳、吳二人面前說情。

當阮大鋮知道侯方域要和李香君結婚的時候,他就拿出二百兩銀子,請楊龍友幫他替李香君買衣服、首飾、家具、、作為裝奩,送給侯方域。

李香君和侯方域定情之夕,由於侯方域客居南京,無物送給李香君作為定情禮物,因此他當著眾人面前在白絹團扇上題了一首詩:「夾道朱樓一經斜,王孫初御富平車。青溪儘是辛夷樹,不及東風桃李花。」送給李香君作為定情禮物。

在眾人歡樂聲中,李香君鄭重地接受了侯方域的絹扇,並且把它當成比生命還要珍貴的紀念品,保存起來。

第二天,剛起床,楊龍友即來慶賀侯方域李香君的新婚之禧。李香君發現楊龍友置辦的衣物、首飾,遂不解的問明原由。

揚龍友解釋的說:「我是阮大鋮之託,求侯方域在復社領袖陳貞慧、吳應箕面前說情緩頰。」

這時,侯方域也說道:「阮大鋮曾是有名學者趙南星的弟子,過去雖結交魏黨,但也掩護過東林諸君子。現在魏黨一倒,他卻成為東林、復社的敵人。近日復社之人對他大肆攻擊、毆辱是不有些過火了!?就算他是魏黨,要是能悔過來歸,也應原諒他的。」

李香君一聽,立即杏眼圓睜、雙眉倒豎,對著侯方域氣憤地說:「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阮大鋮過去趨權附勢,因為當了魏忠賢的乾兒子,所以無惡不做、廉恥喪盡。婦人女子、販夫走卒無不唾罵他,這些正直的復社諸生對他揭惡、攻擊、辱罵也是他罪有應得。現在你卻要同情他、援救他!你想想,你是天下有名的名士,你卻要用你的名聲,來協助小人脫險,你不是讓自己走上危險的絕路嗎?請你三思。」

李香君頓了一下,看了禮品一眼,繼續說:「若是因為我接受了他妝奩,所以你才不好拒絕他,那麼,我現在就脫下他送的衣服、首飾,並且退回他送來的全部裝奩。我寧可窮死,也不接受這個奴才小人的禮物。」說完李香君脫下新婚的衣服,摘下頭上的釵鍰和手鐲扔在地上。

侯方域一見李香君如此,忙對揚龍友說:「像李香君這樣剛烈正直女子我真少見。他不但是我的戀人;而且是我的良師益友。楊兄!請你不要怪我。我所以能見重於世人,在學界朋友中有點名氣,因為我平生講名節、別賢愚。如果我現在接受了阮圓老的禮品,我等於喪失名節,好壞人不分,連李香君這樣一個平康女子都不如,那以後能怎樣呢?假如因此而讓復社、東林諸君子唾棄時,我就變成孤家寡人了,我那還有什麼力量去幫助圓老呢?所以還是請龍友兄把這些東西,退還給圓老。」

揚龍友也別無辦法,只有按著侯、李二人意思,把東西錢物退還給阮大鋮。

崇禎十六年十月,李自成起義軍已兵臨北京城下,武漢左良玉的軍隊,由於缺糧,兵心不穩,故宮左良玉有揮兵南上,帶兵就食南京之意。當時,統帥熊明遇就召集南京兵部尚書史可法、鳳陽總督馬士英、閒員楊龍友、阮大等商議如何應付局勢。

由於侯方域拒退了阮大鋮送給他的禮物,致使阮大鋮耿耿於懷,所以在會議上誣蔑侯方域私通左良玉,想在南京為左良玉攻城作內應,唆使熊明遇能夠逮捕侯方域。

楊龍友到媚香摟給侯方域報信,叫他跟隨史可法離開南京,到揚州前線督兵以避危機。在臨行前李香君在竹葉渡為侯方域設酒餞行。在酒席宴上李香君為侯方域高唱一闕琵琶詞,唱完後對侯方域說:

「你的文章才華不低於蔡中郎,但蔡中郎的品行道德卻不如他那出眾的才華。不管怎樣,他曾依附過董卓,並為這個殘民以逞的屠夫賊子出謀劃策,這不能不說是他做人上的一個污點。希望你今後能夠自愛,在這亂世之中,分清是非,堅持名節,潔身自好,不要走上歧途。你的才華品行在當今社會確是屈指可數的名士,雖然現在失意,未來前途是不可估量的,望你前途珍重。」李香君叮囑再三,才和侯方域分別。

李香君從送侯方域回來,就深居在媚香樓上,再不下摟接待客人,李貞麗愛惜李香君,同情李香君與侯方域的情份,也不強迫李香君做她不願做的事情。

崇禎十七年,三月李自成打進北京,崇禎皇帝弔死煤山。

同年四月,南京王朝由馬士英、史可法迎立福王由崧建立弘光王朝。馬士英由於迎駕有功被任命為內閣大學士執掌朝政,史可法派往前線督軍備戰。侯方域一直在史可法軍中做幕後參謀軍事。

由於馬土英的提拔,揚龍友任禮部主事、阮大鋮復出為光祿卿,並任命他的親戚同鄉田仰為漕運督撫。

弘光即位以後除了選美聽歌以外,不理朝政,他的生活信條則是:『萬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幾見月當頭。』

南京小朝廷在昏君、權臣統治下,又陷入爭權奪利、樹黨營私、歌舞昇平、阿諛諂媚的腐朽氣氛之中。

漕督田仰是南京小朝廷中頭一個有經濟實權的人物。他能謀得這個職位全靠他的同鄉和親內閣大學士馬土英的提拔。因此將要上任之際,在家擺下酒席,酬謝馬士英,並請他的好友楊龍友和阮大鋮作陪。

在酒席宴上,田仰提出要用三百兩銀子,在秦淮河畔有名的妓女中娶一個才藝突出的妓女做小妾。他剛一露出這個意思,馬土英就表示支持,楊龍友和阮大鋮表示為他去完成這項任務。

阮大鋮為要向侯方域、李香君報退奩之仇,而向田仰推薦介紹說李香君是最為合適的人選。酒宴結束,揚龍友找到老樂帥丁繼之和卞玉京找李香君說媒。

丁繼之和卞玉京見到李香君之後,李香君向他們敘述自己獨守空樓,感到萬分寂寞。

丁、卞二人勸她:「何不找一個新婿?」

李香君答覆:「我已嫁給侯郎,豈能半途改志?」

丁、卞二人只得明確答覆:「有一位大官田仰,肯出三百兩銀子娶你做妾,不知你是否願意?讓我們來問一聲。」

李香君笑笑說:「當初我嫁給侯郎,你們也曾參加婚禮,當時他曾經在白絹扇上寫過定情詩做紀念,這扇恰如一根鮮艷的紅絲,把我和侯郎拴在一起永不分離,它如萬兩黃金難買,三百兩銀子怎能買動我這顆衷於侯郎之心呢?秦淮河畔妓女人家中,有許多美麗如畫的女子,可以去做官太太,我這沒福命薄之人享受不了這種福份,請你們二位到別人的家再找合適的人吧!」

丁繼之、卞玉京沒說動李香君,楊龍友又找妓女鄭妥娘、寇白門去說服李香君。他們見到李香君首先威脅說:「如果這次不嫁人,要被官家拿去學戲,一輩子在官戲班裡見不著男人,想嫁人也嫁不了,到那時不更痛苦嗎?」

李香君堅定地回答:「我願終身為侯郎守寡,也不願再嫁人。」

鄭、寇二人進一步恐嚇李香君說:「三百兩銀子買你不願去,明天禮部派官把你拿去用刑逼你嫁,看你嫁不嫁?」

李香君斬釘截鐵說:「我寧可死,也決不改嫁。」

楊龍友看一時說服不了李香君,也就把這事暫時略下了。田仰等不得這事辦成就去上任了。因此,李香君還暫時能過幾天安穩的日子。

一天,馬土英設席萬玉園中請客飲酒賞梅。酒足飯飽之後,想找歌姬唱曲。當大夥談到找哪個歌姬最好的時候,揚龍友又提到李香君。於是,馬土英立刻派人去請李香君前來獻唱。

此時,阮大鋮故意問著楊龍友:「李香君,她不就是前日田仰想用三百兩銀子買去做妾的那個人嗎?」

楊龍友答:「正是她。」

馬土英問:「為什麼沒娶去呢?」

楊龍亥答:「這個傻丫頭,要為侯方域守節,堅決不從,我曾派人去說兩次,她斷然不下樓,使我也沒辦法。」

馬土英聽了很生氣地說:「有這樣的大膽奴才,她還不知道相府衙役的威風。可笑這樣一個娼妓還如此自大高做,真是燈蛾撲火,自找滅亡。」

阮大鋮也添油加醋地說:「這都是侯方域那小子慣的,他以前對我也侮辱過。」

馬士英聽後更惱怒地說:「不得了,不得了,一個漕撫花三百兩銀子也買不來一個妓女,這不是笑話!」

阮大鋮說:「田漕台是相爺的鄉親,如此被他羞辱,應該想法治一治她。」

馬士英答應說:「好!等她來了再說。」這時去請李香君的人回來說:「李香君說有病,堅決不肯下樓!」

馬土英說:「即然這樣,也不用去找去請,直接去幾個人抬一頂小轎把她抬來,不管她同意不同意,直接送到田漕撫船上叫他們結婚,不就完了。」

回頭對楊龍友說:「老妹丈,你熟悉李家的人,硬娶李香君這件事就由你領著干吧!」

楊龍友領著相府管家、兵丁,抬著花轎拿著三百兩銀子又到李家娶李香君。他們敲著門,李貞麗出來開門,楊龍友進到屋中,和李貞麗說出馬士英要代替田仰強娶李香君的經過。

楊龍友對李香君說:「那馬士英知你拒嫁田仰,動了大怒,差一班惡僕登門強娶,我怕你吃虧,特地來保護你。依我看你嫁個漕撫,也不算委屈你,你想你有多大能耐,能抗住這豪臣的勢力。」

李貞麗也說:「揚老爺說的有理,看這局面,拗不過去了,你不如趁早收拾下樓去吧!」

李香君這時看著楊龍友和李貞麗說:「你們這說的是什麼話!當日楊老爺做媒,媽媽主婚,把我嫁給侯郎,滿堂賓客,誰沒看見。現在定情之物還在我這裡。」說著從桌上拿起白絹扇,並說:「這首定情詩,楊老爺是看過的,難道你們都忘了嗎?」

李貞麗說:「那侯郎避禍逃走,現在不知在哪?難道說他三年不回,你等他三年?」

李香君說:「別說三年,就是三十年、百年,我也要等他到底,決不改嫁。」

這時外面吵嚷:「夜已深了,快些上轎吧!還得抬到船上去呢!」

李貞麗非常著急地和楊龍友說:「事情到這地步也顧不得了,快幫她梳洗打扮吧!」

李香君拿著扇左擋右擋,不讓梳頭打扮。李貞麗、楊龍友強給梳洗打扮,草草打扮完了,二人就要抱著李香君下樓。這時李香君一邊哭一邊說:「我寧死不下此樓。」說完,李香君以頭撞柱,暈死倒地。

李貞麗和楊龍友卻也著實慌亂了,楊龍友指著掉在地上的扇子說:「你看,頭額都撞破了,連這詩扇都濺滿鮮血。」他拾起詩扇,和李貞麗把李香君扶到後房休息。

楊龍友對李貞麗說:「你看怎辦?」

李貞麗說:「求揚老爺救我,想個辦法吧!」

楊龍友說:「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你打扮打扮,替李香君嫁到田府。」

李貞麗說:「他們認出怎辦?」

楊龍友說:「只要我不說,他們誰能認出?」

李貞麗無可奈何地說:「也只好這麼辦了!」於是李貞麗打扮一番,替李香君嫁到田府去了。

雖說李貞麗年近四十,可是卻天生麗質,又保養得宜,所以代嫁也蒙得過去。不過,為了保險不露破綻,李貞麗盤算著要以拿手的床上功夫,把田仰的心先迷住了,讓他在床第間得到痛快,那即使露了餡,說不定田仰會因為迷戀自己的美穴而不加追究。

因此,洞房之夜,李貞麗可以說是使出混身解數,不惜代價的為田仰服務著。一上床,李貞麗就使出拿手絕活──吹、吸、含、舔、吞,逗弄得田仰舒爽的滿床翻滾,哭爹喊娘的。

跟據李貞麗自己的記憶,從她練就這項絕技後,就沒有男人能挨過四循環的吹、吸、含、舔、吞,十個當中有七個在第三循環中就洩甲棄兵了。像田仰這種有色無勁的角色,李貞麗一循半就將他解決掉了。

田仰的洞房花燭夜,爽個通宵達旦,總共洩了四次。很可憐的,其他的時間都浪費在哄「小弟弟」站起來;更很可憐的,田仰都是被李貞麗的嘴弄出來的,他的肉棒連她的陰道口都沒接觸過。

不過,田仰倒也不顧日漸消瘦,而樂在其中……

(尾聲)桃花扇

-個月以後,楊龍友和教戲先生蘇崑山都來看望李香君。正好李香君在屋裡睡覺,濺血的白絹詩扇擺在桌子上。

蘇崑山說:「李香君幾天來,因為想念侯方域,也惦記母親李貞麗,都愁出病來了,我們不要驚動她,讓她好好休息,我們先在這坐一會。」

楊龍友拿起詩扇說:「好一把詩扇,可惜讓鮮血給污了。蘇老!李香君這裡有顏料嗎?讓我幫它加一加工!」

楊龍友備妥筆墨,便用黑筆在扇子上血漬空隙中畫一枝梅花樹幹,又用綠色的顏料在血漬上添了幾片綠葉,於是,扇子上便呈現出一幅盛開的梅花圖。

這時李香君聽外屋有人說話,從夢中驚醒,對鏡化化妝,從裡屋走出來。看見楊龍友、蘇崑山便行了禮,坐在桌旁。

她忽看見桌上的詩扇已經變了樣,錯亂的血漬變成一樹鮮艷盛開的梅花,她很喜歡,謝了謝揚龍友對詩扇的藝術加工。

楊龍友很關心地問李香君:「你今後打算怎辦?如果侯方域一去會不回來怎辦?」楊龍友繼續說:「不如請托個人,到江北前線找一找他!」

蘇崑山在旁說:「幾天後我想回家看看!剛好我老家就在河南,沿途會經過江北前線,這個事就交給我辦吧!」

楊龍友說:「那麼李香君,你寫封信請你師父帶去吧!」

李香君想了想說:「我的心中有千言萬語,寫信是表達不出來的,不如蘇師父把這詩扇帶著吧!因為著扇子是侯郎給我的定情之物,這首定情詩表達了他對我的深厚感情;詩上的血漬又像征了我為他守節之心;楊老爺畫的梅花,又把我未來的志趣告訴他。所以這把扇子表明了我千般苦、萬般情,也表達了我對他深厚的思念、萬種情懷,更表達了我寧死不改的堅強意志。……這把扇子又是他熟悉的舊物,因此看到扇就等於看到了我。」

於是,蘇崑山就帶著詩扇;帶著李香君對侯方域的思念出發了!蘇崑山要在戰亂中,在長途跋涉中為李香君尋找侯方域……

(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