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體香 第三部:屏行會所 第82回 作者: hmhjhc

簡體

. book18.org

【權力的體香 第三部:屏行會所】 book18.org

作者: hmhjhcbook18.org

2021-5-5發表於SIS book18.org

第82回:張琳,新姐姐 book18.org

------------------------- book18.org

泓祺區,泓祺藝術長廊。 book18.org

檀香、素手、纖纖筆。 book18.org

長案、白絹、層層染。 book18.org

桌子上,帶著芳香功能的一台小加濕器,輕輕的噴灑出薄薄的水霧;一盞折疊工作燈,將乳黃色的燈光透過水霧,灑在一個豐滿窈窕的女孩的圓潤的肩膀和纖細的弔帶上。桌上,一張A4紙大小很特別的白紙被鋪開;只要細看,就會發現這種紙張和一般的辦公用紙不太一樣,其實是分成幾層,白紙下隱隱有一層墨色的油紙,下一層是透明的蠟紙。 book18.org

這個趴在桌前的女孩看著也就十八、九歲,個子不高,但是體態豐滿,穿著一條麻灰色的七分工裝褲,一件灰色的弔帶背心,不僅把肩膀袒露出來,連胸前的鎖骨和有些黝黑的肌膚也都一覽無遺,兩座巍峨的有點不像亞洲人的飽滿乳球,滾圓滾圓,包在背心下,形成一道迷人的風景,簡直是被「擱」在畫桌上。乍一看,有一種火辣辣的視覺衝擊力。 book18.org

而這,卻絲毫也不會影響她小麥色的細潤的胳膊,支在畫桌上,像一尊仕女圖;也絲毫不會影響她,一方骨骼玲瓏的手掌、幾根纖纖素指,握著一支模樣很特別的油性筆在那裡聚精會神的描筆勾勒。 book18.org

這女孩運筆柔中有剛,每一根線條,出沒在那層疊的白紙上,都仿佛是用刀在「刻」一般,划下了一條一條的痕跡。但是再細看過去,卻發現那些線條只是渾然天成的有力度,而線條的表現,該溫柔處的卻依舊溫柔。 book18.org

因為一切都如同魔術一般,那紙張上,已經漸漸飄灑出一束墨色漆黑,卻生動得仿佛要綻放一般的鈴蘭花。 book18.org

…… book18.org

張琳看得都要痴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最近,張琳又有了新的愛好,她又結識了這個新的「酷姐姐」。 book18.org

她托著雪腮,用一副小迷妹似的痴痴表情,趴在桌子的另一端,崇拜的看著眼前在畫紋身底稿的女生,似乎要把這個叫袁玥的大姐姐的手、筆、臉、脖子還有胸脯,都看到靈魂里去。 book18.org

七姐?對於年輕的張琳來說,那些麻煩事,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book18.org

張琳原本是跟著北洋路上的一個叫花七姐的「道上的姐姐」玩,其實她本人倒也沒幹什麼出格的事,就是跟著瞎跑跑假冒南妹長長見識。一來二去,自己還在那七姐這裡借了一些錢。錢,當然是被她拿來胡亂揮霍了,其實也有給自己隊里的「親愛的」閨蜜歐露璐買生日禮物的錢。但是弄到最後,這利滾利的,自己都被迫脫衣服、拍裸照算是借條,被要挾著留底還錢了。她雖然小孩子心性那是過一天算一天,覺得啥都不在乎,但是那天的事,自己心裡也害怕這是深不見底的無底洞。她只是莽撞,並不是笨,她知道女孩子脫下文胸、脫下內褲……接下來更可能發生些什麼。她畢竟是個冰清玉潔的小處女,閨房裡的那些事,她只想和自己的「親愛啊」璐璐在被窩裡偷偷的做。無論如何,她都還不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book18.org

說來也是巧,那天,在自己糊裡糊塗被脅迫拍完了裸照出來,正好趕上環溪月湖馬拉松。自己在馬路上,一下撞上了自己做保安經理的二叔,一個叫大強的保安兄弟,似乎是在那裡執勤維繫秩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神差鬼使說了點什麼,然後,那個黑鐵塔似的大高個,好像有點聽不懂自己說話似的,也不容自己分辯,拽著自己,就帶自己去了自己的二叔——張琛那裡。 book18.org

自己的這個二叔張琛,說起來是自己的親叔叔,但是自己爸爸張琰死的早,其實和這個叔叔也十幾年沒往來了;是這次,母親於雪倩帶著自己來河溪生活,托關係托到張琛這裡,才又搭上線的。自己其實也不傻,一眼就看穿了這二叔和自己的寡母勾勾搭搭的,當然,這對她來說也算不了什麼,自己的母親以前在築基是做什麼的,她也知道個大概。她更在乎的,是自己這個平時笑眯眯的看著一副挺和氣的樣子的二叔,號稱是做保安經理的,身後卻跟著幾個小弟,肩膀上卻更是紋著一隻火紅的蠍子,高高的尾勾亮著細銳的毒針,簡直就跟道上混的大哥似的那麼帥氣。老實說,就沖這紋身,她對二叔的印象就不錯,至於二叔要和母親睡覺……又管她什麼事呢? book18.org

那天,自己一開始還想瞞著,但是張琛似乎一眼就看出自己不對勁,三言兩語嘻嘻哈哈一套話,自己那點「麻煩事」就被二叔套了個明明白白。 book18.org

本來,她是想撒個嬌、打個滾,她甚至不介意故意摟著二叔的胳膊,用自己日漸豐滿的小奶包故意蹭一下二叔的胳膊,讓二叔意亂神迷一下,好乘機問二叔要點錢。老實說,她甚至都打起了主意,要拿媽媽和二叔的「事」,來暗示一下、提點一下二叔;按她的意思,自己這個侄女兒遇到了麻煩,老媽都陪你二叔睡覺了,自己都不介意拿小幼女的身體略微給二叔一點「甜頭」了,問親叔叔要個幾百一千的,先填還一下七姐的債務,混一天算一天,也是應當的吧? book18.org

可讓她有些失望的是,二叔摸清楚她那點麻煩事,並沒有掏錢幫她的意思,若有所思了一會兒,只是拍拍她腦袋,叫她別擔心,說幫她搞定,只是以後可要好好讀書,好好訓練,不要和社會上那些人來往,要做個聽話懂事的孩子,不要讓媽媽擔心……,巴拉巴拉的都是這些司空見慣的「大人們的廢話」。 book18.org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她渾渾噩噩、提心弔膽過了幾天,七姐居然一直都沒來找她,直到最後,給她打了個電話。電話里,七姐口氣表面上輕鬆,但是連張琳都聽出了她的緊張、惶恐。七姐不僅說那筆錢「已經有人替妹妹你還了,沒事了,那借條,姐姐寄還給你」,還一個勁的說「這事就到此為止,姐姐也有不對的地方,以後你好好念書,別來姐姐這裡太多,耽誤了你的功課不好」、「見面不方便,你家裡人會擔心的,就在電話里,遠程給妹妹你算是斟茶賠禮道歉了,本來就是逗你玩的麼」、「這事就點到為止啊」。 book18.org

啥?那平時高高在上,吹起牛來簡直是腳踢河北區、橫掃北洋路的花七姐,就這麼認慫了?而且七姐語氣里的恐懼和諂媚,她聽了個清楚明白,這讓她簡直懵圈了。 book18.org

錢,就這麼算還了?兩清了?沒事了?甚至連自己拍的那些照片和視頻,七姐都給自己快遞過來了?快遞過來?反過來,七姐居然連見自己都不敢見?牙哥沒出面?那傳說中的北洋路三傑呢?鉚釘哥?郎七哥?皮八哥?這些大哥們也沒把自己怎麼樣?這事,就這樣,連個餘波都沒了? book18.org

「我二叔真那麼酷?我二叔該真不是什麼道上的大哥吧?」 book18.org

她簡直是心花怒放喜不自禁,而且這事從頭到尾,張琛也沒和自己母親提一個字,一切居然真的恢復了平靜,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book18.org

這個渾渾噩噩的現實世界,這座碩大無比的河溪城,再一次向這個十五歲的小女生證明:一切都沒什麼了不起了的。那些所謂的危險,那些所謂的墮落,那些所謂的毒害青少年的深淵,那些所謂的一失足成千古恨,都不過是大人們編造出來嚇唬小孩的玩意…… book18.org

沒什麼可擔心的。盡情玩吧,盡情享受吧,盡情跳舞吧。 book18.org

有我二叔在,沒什麼可擔心的。盡情玩吧,盡情享受吧,盡情跳舞吧。 …… book18.org

有了這份心情,她在隊里訓練,連一向都容易失誤的後內外點冰一周半旋轉跳,都成功了好幾次,像一隻無憂無慮,在冰上起舞的小鴿子。 book18.org

唯一有點可惜的是,她真的從那天開始,徹底斷了和七姐的聯絡。不管七姐怎麼算計她怎麼搞她,對她來說,那個世界,那個北洋路上的世界,那個充滿了歡樂和刺激的世界,才是她的樂土。而河溪冰雪運動中心?不是。 book18.org

她知道,那座美輪美奐的建築,那聖潔的冰面,那緊身的訓練服,那美妙的音樂,那高高飄揚的國旗……不是屬於自己的世界。自己還在攻關基本的後點冰一周半旋轉呢,外點冰自己還熟練點,內點冰一周半跳老是要打滑,白指導常常嘲笑自己是個「黃油腳底板」,而比自己還小兩歲的歐露璐呢,都已經在衝擊世界級的阿克塞爾三周跳了。 book18.org

阿克塞爾三周跳……?她有時候覺得,那都不是人類可以做出來的動作,她也知道那冰上健美少女的美麗和絢爛,勝過北洋路上的一切。但是她卻做不到。 算了,不想這些了……,畢竟,那個能做出這種動作的,已經越來越被隊里重視甚至捧為隊花隊寶的小璐璐,在被窩裡,還和自己親親抱抱,摸摸小奶兒,揉揉小穴兒,互相叫「親愛的」,然後品嘗那種泄身的刺激快樂呢。 book18.org

而且好在,能讓她轉移注意力的是,她又找到了新的,又結識了一個新的,比花七姐要酷得多的「酷姐姐」——袁玥,玥玥姐姐。 book18.org

她是在泓祺藝術長廊,這家叫「Why Not 」的刺青工作室里,結識了這個袁book18.org

玥的小店主。 book18.org

原本,她是覺得自己二叔肩膀上那隻蠍子紋身實在太酷,就想偷偷在自己的什麼地方,也紋刻上一些什麼,才去泓祺閒逛的。 book18.org

她之所以選這家叫「Why Not 」的刺青工作室,是那天一眼就看到了這個火book18.org

辣辣的姐姐。 book18.org

這個叫袁玥的女孩,自己第一次遇見她,腦海里就跳出那個詞來,怎麼說來著,就是「火辣」。 book18.org

是的,就是火辣。說漂亮女孩,她是見過的,甚至漂亮到不可思議的女孩,她也見過,就不說電視里卓依蘭、許紗紗什麼的了,就算是自己的那個「親愛的」歐露璐,那份冰雕玉琢、明眸皓齒,都簡直可以上得了時尚雜誌。但是這個叫袁玥的姐姐身上,卻有一種非常與眾不同的,甚至可以說是亞洲女性不常有的,如同火焰一般熱辣的感覺。 book18.org

先說袁玥的身材,就很別致。她個子其實有點矮小,實際上也是另一種的發育不足,這十有八九是年幼時候的刻意訓練的結果,這一點體操隊、花滑隊的運動員最有體驗了。但是袁玥雖然矮小,身材肌肉感卻特別勻稱,皮膚有一種如同小麥一般的金黃色。最吸人眼球的,是她有著一對D 罩杯、卻又很挺拔、簡直有點歐美范的胸脯,她又常常喜歡穿一些牛仔熱褲或者簡單緊身的工裝服,配上她熱辣的膚色,那滾滾的乳球搖來晃去蕩漾出迷人的波濤,就算是女孩都看得容易口乾舌燥。 book18.org

一個這樣的女生,居然是一個刺青設計師,居然可以用常年別在褲袋裡的墨筆和墨線刀,勾畫出那些柔美線條來,那些骷髏、如意、玫瑰、火焰、十字、心髒、公羊、丘比特…… book18.org

哇,還能再酷一點麼??!! book18.org

能!! book18.org

這個袁玥姐姐的人設,本來就已經讓張琳如痴如醉了,但是最讓她震撼的是,她居然……居然還是個失語者。 book18.org

袁玥不是個「聾啞人」,她是一個後天失語者,說白了,就是她能聽見並聽懂別人說話,但是她自己卻不能正常發音,好像是因為後天的什麼疾病或者傷害,她的聲帶是損傷的,只能發出干啞的「嗬嗬」的音響。她和別人交流,除了手語,就是用平板電腦上的一個發音軟體。那個軟體挺智能的,她寫字飛快,而那個識別軟體,會識別她的字跡,迅速補充上助詞和停頓,用一種配置過的甜美女聲,代她表達和發音,也比正常交流慢不了多少,雖然有點奇怪,也算是一種彌補吧。 好吧,對張琳來說……這甚至是另一種火辣。美女,大胸,工裝,藝術,紋身,加上一點兒殘疾,在泓祺,用墨筆、鑽頭、刻刀,在人類白皙的肌膚上,雕刻出浸染鮮血的線條,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濃濃的朋克味吧。 book18.org

她真的要迷死了。她甚至都有點花痴兮兮的幻想和玥玥姐姐做愛了。 book18.org

最近一周,她是有事沒事就往「Why Not 」跑,纏著袁玥給她紋身,一開始,book18.org

她的主意,是想在自己的胳膊上紋一串字母「OLL ZL」;後來又覺得紋在胳膊上,book18.org

實在太容易暴露,白指導看見了,一準要開除自己,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再性感一點,讓袁玥在自己的腰線下臀溝上,紋一顆露珠?或者在自己的胸脯下肚臍上,紋一滴眼淚? book18.org

一想到,自己和璐璐親熱的時候,讓歐露璐看到自己的私密部位的紋身,那個小丫頭一定會目眩神迷吧? book18.org

但是,自己所有這些亂七八糟的「提議」,玥玥姐姐統統都拒絕了,用袁玥那個平板電腦里的女聲的話來說「你是未成年人,一定要紋身,只能是你的監護人帶著你來,簽同意書。」 book18.org

切…… book18.org

她又嗤之以鼻了。省隊里的規章制度寫的很清楚,隊員是不可以紋身的。當然她也不在乎這個,她已經想好了,紋身也要紋在私密處,她就不信,白指導還能脫掉自己的文胸或者內褲來檢查?而且這年頭成年隊里紋身也不是罕見事,自己又不可能進國家隊,難道還要在乎什麼正能量社會示範效應?那是對許紗紗、言文韻那種國家隊當紅小花來說的,和自己沒關係。但是不說這些,自己要紋身要想瞞過母親就難了,雖然自己清楚,老媽於雪倩的身上就有兩處紋身,但是,要自己的母親同意給十五歲的自己紋身,她也知道是異想天開。 book18.org

不過,她也看出來了,玥玥姐姐被自己糾纏的有點心動。所以,她是三天兩頭跑Why Not ,來做玥玥姐姐的工作。 book18.org

「玥玥姐姐,你就給我紋一小塊麼,腳踝上,腳踝上行不行?我們學校肯定不會查的。」 book18.org

「……」這火辣的姐姐已經被她纏了好幾天,都已經氣笑了,乾脆也不看她,繼續在書桌上刻畫著那朵鈴蘭,胸前的一對巨乳依舊重重的壓在書案上。 「就幾刀,幾刀先刻一個輪廓好不好?起個頭也好啊。別人要問,我就說是傷疤,我們學校明天就組織去屏行春遊了,我想給我同學看看麼。」 book18.org

「……」 book18.org

「那實在不行,你要不教教我?你教會我了,我自己給自己紋?你這是畫什麼呢?」 book18.org

袁玥似乎也被她逗笑了,拿她也沒辦法,從一旁拿起Ipad,輕輕的用手寫筆劃弄了幾下,用平板上的擴音器,仿佛是另一種方式在和她聊天: book18.org

「學紋身也是一種學習,需要很多投入時間和精力。」 book18.org

「那你這是畫什麼?」 book18.org

「客人委託設計的圖案,叫鈴蘭盛開,是一個俱樂部的標誌」 book18.org

「啊?我知道鈴蘭啊,那是個學生俱樂部啊,還來我們控江三中招生呢?原來是玥玥姐姐你在給他們設計標記啊。你不是說,未成年人不給紋身麼。」 「可以用在臨時紋身或者彩繪上的。」 book18.org

「彩繪?啊?玥玥姐姐,我還以為你就只做紋身呢?」 book18.org

「紋身,實際上是人體美術設計的一種;我還做彩繪、皮具設計。這樣吧,我哪天給你做個皮雕的錢包吧。」 book18.org

「好啊好啊,哇,太酷了,太酷了。玥玥姐姐,你教我好不好?你收我做學生好不好?你收學生多少錢麼?就當我報名培訓班麼」 book18.org

袁玥似乎被自己逗笑了,抿著嘴笑了好一會,才又「奮筆疾書」了幾句 「你先別打擾我了,我這給人趕工呢。你明天要去屏行春遊麼,先去買吃的吧。」 book18.org

張琳還要依依不捨的糾纏,Why Not 小店鋪的門,卻被「枝呀」推開了。 book18.org

緩緩的,在午後的陽光的一團朦朧中,走進來一個人。 book18.org

張琳瞄了一眼,皺了皺眉頭,因為走進來的人,怎麼看著也不像是紋身店的客人,甚至都不像是會來泓祺藝術長廊這種地方光顧的人。 book18.org

因為進來的男人,是一個粗壯卻矮小的農民工模樣的中年人。他的臉上皺皺巴巴的,皮膚是一種泥土一般的蠟黃色,四五十歲的模樣,個子很矮,應該只有一米六左右,穿著一件髒兮兮的夾克衫;夾克衫下,依稀可以看到他壯碩的肌肉;最讓人皺眉的是,他還帶著一個很難看的破破爛爛的平頂鴨舌帽,用帽舌儘可能的遮擋著自己的臉龐,看這幅模樣,像個是挑大活的農民工似的。 book18.org

這農民工,似乎還衝袁玥笑了一下。 book18.org

這種人,來泓祺藝術長廊幹什麼?來Why Not 幹什麼? book18.org

但是,看見那個中年男人,袁玥的臉色卻似乎變了變,她依舊帶著輕輕的微笑,卻挺刻意的推了一把張琳,還在平板上寫了幾個字: book18.org

「我有親戚來了,琳琳,你要不先去吧……」 book18.org

然後,玥玥姐姐又沖那農民工點點頭。 book18.org

哦?原來這農民工是玥玥姐姐的親戚啊,這就說得通了,大概是外地來河溪打工的吧?張琳再怎麼無奈,也知道這種場合,自己這個小迷妹怎麼都該告辭了。 她只好無奈的別別嘴「那我下周再來」,又沖袁玥揮揮手,才推門走了出去。也不知道為什麼,走出門口,路過那個農民工的身旁,那個農民工似乎也怕打擾到她這個「顧客」,特地縮了縮身子,似乎還靦腆的笑了一笑,但是,她就是覺得有種不舒服的感覺。 book18.org

好在一走出門,初冬的暖陽灑在泓祺的街道上,格外酥殤……她也就忘懷了。 今天沒有磨動,不過她也看出來了,玥玥姐姐也不是那麼守規矩的人,下次再來磨,她有信心,終究可以讓玥玥姐姐同意,在自己的身體上,刻下那帶著墨水的針尖…… book18.org

今天就算了,還是去買點零食吧,這點她倒沒撒謊,明天,河西省冰雪運動中心的隊員們,要去傳說中的屏行奧林匹克中心春遊了,這次是特地安排的,還要住兩晚,第二天還要和來自非洲的運動員們一起交流。聽說這批非洲運動員前兩天在首都遊覽活動,今天才飛到河溪,也不知道黑人運動員是不是很嚇人。 不過她也知道,"C非交流" 這種事,她這種小運動員不過就是合個影、握個手、吃個飯。真正在意的是,隊里的哥哥姐姐們都在說,那個屏行奧林匹克中心,是個超五星級豪華的酒店。雖然是體育主題,但是據說奢靡浪漫、豪華典雅。 而她,肯定是會和歐露璐分一個房間的。 book18.org

嘻嘻……又可以玩璐璐的身體咯。 book18.org

還有哦……好像二叔也在那裡工作。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權力的體香劉艷 第三部第三部劉艷第三部妻孝第三部第四部癮欲 第三部妻孝(第三部)嫐第三部第三回三部曲第三部新婚 第三部妻針第三部第三第五部第六部第七部劉豔 第三部妻孝 第三部劉豔第三部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