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權力的體香 第三部:屏行會所 第84回 作者: hmhjhc

.

【權力的體香 第三部:屏行會所】

作者: hmhjhc2021/05/15發表於:SIS

第84回:歐露璐,客房閨房

陽光,透過窗戶的第一層薄紗罩簾灑進來,在雪白而寬大的King Size 床面上,照耀到一幕人間唯美的絕色:一個只穿著粉藍色純棉內褲、十三歲女孩那渾圓、嬌嫩,如同雞蛋羹一般的臀瓣。那弧度如雲、那光澤如霧,還有兩條白生生的幼女的大腿,嬌俏的反轉抬起,在空氣里頑皮的踢動著。

「琳琳姐,咱們別去找你那個二叔了吧?我就想在這裡躺會兒……嗯。好不好麼……」

歐露璐已經把自己的衛衣和長褲脫了,只穿著一條貼身小內褲和運動T 恤衫,包著她鼓鼓彈彈、小巧可愛的雪股,光著兩白皙粉嫩,但是相對她嬌小的軀體卻足夠修長的大腿,像一隻還沒睡醒在撒嬌的貓咪似的,趴在對她來說,寬廣的如同海洋一般的酥軟潔白的大床上,懶洋洋的發出銷魂的呢喃。連少女香噴噴的口水,都忍不住滴落了一些,在那鵝毛白絨的枕頭上。

一股百合花一般香甜的滋味,瀰漫在房間裡。也不知道是因為房間那頭,浴室里的張琳,打開了什麼芬芳的沐浴香露,還是歐露璐天然的幼女胴體散發出來的氣息。

就在半小時前,河西省冰雪運動中心這次來參加C 非交流的小運動員們,被各自被分配到了屬於各自的在這屏行奧林匹克俱樂部,也被市面上俗稱為「屏行會所」的房間。

剛才帶路的那個鈴蘭志願者,叫作姚夢綺的大學生姐姐,是開著電瓶車,帶著這一隊運動員過來的。一路上,這位有點羞澀的大姐姐都介紹了,屏行會所的主要客住房,集中在兩棟距離挺遠的客房中心裡;一棟靠近中央大廳,叫做首都樓,另一棟靠近人工湖,就叫做羅馬樓。雖然都只是6 層建築(屏行景區不允許修建7 層樓以上的建築),但其實,每一層都有一個環狀的大走廊,大約都有40多個房間、套間、會議室、多功能廳。每一層都有8 座扶梯,12座箱型電梯散布,圍成一個延綿的閉環。而整棟建築中央,則圍繞出一片中央庭院景觀綠化,最高的綠植沖天而起,都可以到四樓的高度。羅馬樓的庭院裡,還妝點著各式運動雕塑和古羅馬風格的微型景觀,再配上罕見的綠植、假山、噴泉,還有樓道里瀰漫的百合花香、細微入魂的背景音樂,真是倚紅偎翠、風流浪漫,簡直如同一座洋溢著異國情調的公園一般。

這次分配下來的房間,有雙床標間、也有大床房。除了白指導、奚指導、還有極個別的,像冰壺隊的祝珺蕊師姐這類,各自有一間獨立房間之外,大部分運動員都是同性兩人分到一間房。這種事當然不用歐露璐操心,琳琳姐姐當然是活絡的又搶了和自己同住一間大床房,標號是在「羅馬樓」的302.按照隊里的安排,隊員們這會兒都是各自去房間安頓一下行李休息一下,就要一起去自助餐廳吃午飯,然後還要集合去參加下午的集體活動。

兩個小女生,來到這麼豪華的房間裡,那房間裡也不知道是不是開了暖氣,有一股暖暖的閨房香甜,兩個人都實在忍不住脫了長褲和大衣衫,鬆弛一下嬌媚幼嫩的身體。歐露璐半裸著,就在床上酥躺了一會兒,幾乎要進入夢鄉;張琳卻說還要洗澡,一邊還絮絮叨叨的說著,說她的二叔就在屏行會所里做保安部經理,要去找她的二叔要什麼VIP 卡,說是可以玩一些普通房卡進不去的項目。

歐露璐懶洋洋的在床上打滾,她真的不是很想去。一方面,琳琳姐姐最近老是很崇拜的說起她這個二叔,但是聽著琳琳姐姐的描述,歐露璐覺得她這個二叔,簡直更像個流氓頭子;另一方面,她多少有點邁不動腿,老實說,就這張大床,她都有點捨不得起來。她俯臥著,把四肢都埋到這種酥軟里,嗅著空氣里的暖暖的甜味,讓肌膚儘可能的親吻著床褥。

歐露璐知道,有些人,比如白荷指導,是見過世面、出過國境、至少肯定住過五星級酒店的,即使這樣,她也看的出來,白指導也被這個屏行奧林匹克中心度假俱樂部的點滴設計、精緻裝潢、用心工巧、豪華風流給震撼到了。

白指導這樣的人都被震撼了,至於歐露璐自己,她已經……完全看花了眼。

指掌摸不過來,手機拍不過來,眼睛看不過來,連腦子裡記憶眼前的畫面都凌亂起來。

她是北海省隆州市啟明縣的縣城出身的女孩,去年一家人才搬來河溪謀生。父親歐志業是一個聯防保安,母親黃桂芝在河溪老街出滷味攤檔,以這樣的家庭條件,她這輩子都沒住過什麼星級酒店。旅行最遙遠,她只去過河溪天文台;口味最刁鑽,她只和張琳一起偷吃過一次牛排;至於住所,直到現在,她都只有一間鴿子籠似的小房間,那房間裡只能勉強的塞進去她的小床和寫字桌。

而這次,跟著河西省隊一起來屏行參加C 非交流活動,可以在屏行會所住上三天兩夜……她覺得,就這個地方,就此時此刻,已經讓她完全著了迷。

這,就是所謂的現代都市上流社會的豪華生活麼?

屏行的那些特立獨行的「度假村式的體育場館」、處處充滿了時尚藝術魅力的雕塑和裝飾品,彬彬有禮的迎賓,高大威武的保安,鈴蘭志願者像一隻只白鴿一樣飛舞在廳堂,那些特地運來的參天大樹,綠油油的草坪,優雅精巧的電瓶接駁車,智能化的電子門禁和感應設備,一張銀色的房卡似乎可以刷開所有的設備……每一件,都是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當然了,最震撼的,還是中央大廳那環繞的「奧運金牌豐碑」。

「把我的名字,刻寫到屏行會所的大堂上!」

她雖然只是個未成年的小運動員,但是她已經開始慢慢意識到,自己的天賦和成績不一般,是可以去嘗試著挑戰更加巍峨的山峰的。而在這壯觀的屏行象徵性建築之下,她是生平第一次,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對未來的無限憧憬,和那種頂級運動員獨有的驕傲。

自己真的可以期待麼?真的可以期待,能夠在聖潔的冰面上,畫出更加唯美的弧度,挑起更加絢爛的姿態,取得更加突破的成績麼?如果有一天,當那一天到來的時間,當自己披荊斬棘,來到那世界最高的頂峰,當國歌嘹亮的響起,當五星紅旗冉冉的升起,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刻在屏行會所的大堂上?!

在屏行的大堂里,一邊拍照,一邊想起這些,歐露璐感覺到自己腔子裡的熱血,都要沸騰了。

當然,她畢竟年紀小,很快,她又被拉回了這個酥軟、香甜、奢華的世界。

拿完房卡,奚稼桑指導清點完人數,那個叫姚夢綺的志願者姐姐,帶著這一波同學們來到羅馬樓,自己和張琳被分配到「302 」的房間裡,隊友們呼呼喝喝的各自衝進自己的房間……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在這屏行會所里最普通的大床房裡面,她感覺……自己已經來到了所謂的另一個社會階層的世界。

房間裡的灰絨地毯,居然這麼厚,踩上去跟踩在雲朵上一樣綿軟;那張KingSize的大床,別說自己的小床了,感覺比爸媽睡的那張床都要寬整整一倍;而那雪白的床褥,酥軟又寬大的枕頭,皮革包裹的床背,甚至還有一條襯著綠色絨布的床凳,她都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寬大的貴妃椅,簡直都可以躺上去睡覺;古樸的純木轉角書桌,簡直比運動中心裡白指導的辦公桌都還要大,上面不僅有著皮革的文件夾、精緻的鋼筆、居然還有一盆迎賓的水果拼盆,一小盒巧克力;掛在正面的液晶電視機簡直可以說是碩大,電視機旁還有一個漂亮的落地裝飾櫃,裝飾櫃的上方有著咖啡壺、茶杯,裝飾櫃的下格還有一個小冰箱;衣帽間裡優雅的掛著雪白的浴袍;檯燈、射燈、閱讀燈、氛圍燈、頂燈、……光看著床頭的一排燈光控制按鈕,就夠她研究的了。

還是張琳見過一些世面,點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按鈕,一側的幕牆原來是電動的,嘩啦呼啦和緩的被「展開」,居然在臥室里隔開一塊玻璃,就可以看到浴室和浴缸。

她剛才看見還有點愣,居然傻呵呵的問張琳:這樣直接用玻璃區隔,有人在洗澡間裡洗澡,不就全給看見了麼。

結果張琳咯咯笑的打跌,擰了擰她的臉蛋:小傻瓜,這就叫情調,這樣的設計啊,就是一個洗澡,另一個要在臥室里觀賞的。

她真的是想好了一會兒,才想明白了,羞紅了她少女的兩頰,像一朵紅艷的桃花。

看那浴缸,白膩、柔和、寬大,感覺像自己這樣身材嬌小的小女孩,三個都可以塞進去泡澡了,這簡直是她這輩子見過的最漂亮的洗浴設備了。就這樣寬大的浴缸,著落在一方更加寬大的台座上,精緻豪華閃亮的籠頭,厚得和自己家裡的被子差不多的雪白浴巾,一堆瓶瓶罐罐……她簡直沒眼看了。

她以前也聽人說過,五星級酒店的豪華,一多半都在衛生間裡體現。直到這會兒自己親眼看見,才算稍微明白了這是個什麼意思。再聽張琳一解釋,更是生平第一次,仿佛品味到了「閨房浪漫」的意思。

好吧,張琳姐姐自打進了這房間,就呼啦呼啦在浴缸里放水,然後一下子脫得光溜溜的,鑽了進去……歐露璐就一個人,半裸著,趴在雪白的大床上休息。

房間裡,就是這麼暖,這麼香,這麼甜。

其實,她只要一轉頭,就可以看到玻璃那端,浴缸里被泡沫包圍的張琳了。但是她卻害羞了,她知道琳琳姐姐正赤裸著少女嬌嫩的身體,在泡澡,但是她卻不敢轉過頭去偷看,只是眯瞪著兩眼,光著兩條大長腿,翹著自己的小屁股,和琳琳姐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就是不肯起來。

……

好一會兒,稀里嘩啦的水聲才停。

「璐璐,你不去洗下麼?」琳琳姐姐似乎因為泡澡舒服了,而變得也懶洋洋的聲音,從浴室里傳了出來,還伴隨著淅瀝瀝的水滴聲。

「嗯,不想起來……」歐露璐迷迷糊糊的回應著,依舊不肯動,舒舒服服的在大床上仰面躺著,四肢張開,她嬌小的身體都不能霸占這大床的一半。身體下面軟綿綿的,仿佛在雲端小憩,這和自己的小床真的是不能比。

今天晚上,又要和琳琳姐姐睡一張床啦,而且,是睡在這麼大這麼軟這麼白的一張床上。

她覺得挺甜蜜的,又多少覺得有點羞恥,因為她幾乎已經可以肯定,琳琳姐姐,是肯定會逼著、纏著、繞著,要和自己做一些羞恥的事情的。

她當然無法拒絕張琳姐姐。

她和張琳的關係,已經遠遠超越了「親密姐妹」的範疇了。一開始,她是被張琳那來自都市女孩的氣質和對自己的親熱關懷所吸引,她以為琳琳姐姐如此疼愛自己,照顧自己,又懂得那麼多,看過見識過那麼多,一定可以帶自己來到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但是自從自己生日那晚,琳琳姐姐居然和自己那樣親熱,她畢竟不是生活在農村,也不是生活在信息閉塞的世界裡,她知道那些事,已經不是姐妹間的普通親熱了。她其實是錯愕或者說有點羞恥難堪的,但是她不敢拒絕,也羞於拒絕,她唯恐被琳琳姐姐說成「土」或者「膽小」,或者再說深一層,她唯恐失去她的琳琳姐姐。

也許這些事情,根本沒什麼了不起的?這些事情……包括那些害羞的事情,就是城裡女孩的生活常態?

是的,她也承認,通過那些和琳琳姐姐之間發生的羞羞事情,她是享受到了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快樂。琳琳姐姐親自己,把舌頭伸到自己的嘴巴里來,撫摸自己的小奶兒,甚至摳弄自己尿尿的地方,磨自己的小屁股……她是感受到了一種舒服又刺激、麻酥酥的感覺。但是其實她多少覺得有點怪怪的,有點不適應。尤其是到後來,琳琳姐甚至要要她的下面,來蹭磨自己的下面……她知道這些事情是羞恥的,是不應該發生的,讓爸爸媽媽、指導老師知道,自己是要抬不起頭來做人的。而且,女生和女生?真的可以親密到那種程度麼?這算什麼?閨蜜的遊戲?怎麼都感覺到有點莫名其妙。至少,她對琳琳姐姐的身體,並沒有那麼濃郁的興趣,甚至在琳琳姐玩的太投入的時候,她多少都會覺得有點噁心。

有時候,琳琳姐姐太毛手毛腳,或者對自己的身體做的太過分、太急切,她內心甚至會有點生氣,她真正想和琳琳姐姐之間發生的,是小姐妹永恆的親密無間的友誼,而有時候她又覺得,琳琳姐姐,怎麼說呢?就是太喜歡……玩自己的身體了。

是,她也不是傻姑娘,知道自己漂亮,自己的身體白嫩,容顏嬌好,她甚至多少都明白自己是個難得的美少女,一些男生,會對自己的小奶包、小屁股、小臉蛋,甚至下面那條小蜜縫,產生濃郁的興趣,甚至會為了得到她們而做出很多誇張的事情來。可是,那畢竟是男生的興趣啊,女生也會麼?琳琳姐姐會不會是喜歡自己的身體多一點呢?或者說……琳琳姐從一開始和自己那麼要好,就是為了怎麼說呢?那個詞叫「奸玩」自己?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她就有些沮喪和懊惱。

但是,無論如何,她都不能拒絕琳琳姐姐。甚至她有時候也會糊裡糊塗的想:都很琳琳姐姐做了那些事了,那應該是自己和琳琳姐姐之間永久的秘密吧,一旦說出去,自己只有跳樓一條路了吧。

還有就是,前一陣,隊里宣布,對琳琳姐姐進行停訓,她不知道原因,但是多少有點感覺,是不是和自己有關?她有點愧疚,卻又不願意去面對,去拆穿……在隊里時間漸漸久了,她已經漸漸明白,隊里對自己的器重,自己是隊里的「隊寶」,甚至有傳言,隊里是要推薦自己進國家隊的,她可不願意自己和張琳那點小秘密在這種時候,被任何人發現。

所以,漸漸地,只要和張琳在一起,有私密的機會,就要給琳琳姐姐親熱,親嘴,脫衣服,摸身體,揉奶兒,甚至摸下面,用手指輕輕的揉下面、塞進去一點……她真的已經習慣了。當然,真的只能塞進去一點點哦。

……

「璐璐……」張琳的聲音已經到了床前。

她睜開眯眯眼,看到的是……已經洗完了澡的張琳,頭髮都濕漉漉的,只用一條雪白的浴巾裹著身子,卡著少女鼓鼓的乳房,打個小結,勉強的遮擋著青春顏色,而肩膀上、手臂上、鼻尖上、臉龐上,還掛著沒有擦乾淨的水珠。那雪白的肩胛、臂膀、胸脯、脖子……琳琳姐也真是好美啊。

「別去找你的二叔了,我們就這麼躺會兒,再去集合吧……」她懶洋洋的嬌嗔著。

「那也行。其實我發消息問我二叔了,他還沒回,也不知道有空沒空呢……」張琳別了別嘴,坐到床沿上,絲毫不忌諱的將那條浴巾的搭扣一解……

「嘩啦」,仿佛一朵靚麗的花苞就這麼綻放了似的,歐露璐的眼前,冒出來一具赤裸的少女身軀。別說奶兒鼓鼓,乳頭粉膩,肋骨清秀,肚臍嬌媚,就連下體那一叢可愛的毛髮,都沒有掩飾……雖然有點兒隨意,但是怎麼看,也都如同一幅少女出浴的油畫。室外的辰光照在她的裸體上,在她的軀體周圍泛出一層光暈來。

歐露璐的臉蛋立刻紅了,她有點猜到,琳琳姐姐又要不規矩了,假裝不經意的轉過頭去。

張琳姐姐已經赤裸著,爬了上來。然後……

她感受到了,琳琳姐姐其實同樣光潔幼滑、玲瓏有致的胴體,已經貼上了自己的後背。

她能感受到琳琳姐姐的奶子,琳琳姐姐的肚皮,琳琳姐姐的大腿,甚至能感受到琳琳姐姐那下體的恥毛的奇特觸感……

然後就是,琳琳姐姐兩隻不安分的手掌,從自己的T 恤領口一點點插了進來。

她只輕輕的搖動了一下軀體,勉強算是掙扎過了。

當然掙扎不開。

「嗯……」她也只能閉眼享受。

她承認,琳琳姐姐真的很會「玩」自己。琳琳姐姐摸自己的小奶,真的比自己摸起來是要舒服多了。自己少女背心下的小奶包,開始感受到琳琳姐姐的撫摸、按壓、逗弄、侵犯……摩挲著自己的小奶頭,將自己奶包里那顆晶瑩的小硬塊擠來擠去,溫柔的描畫自己的乳暈,自己的胸脯就這麼感受著來自同性的侵襲,有一種麻酥酥的束縛,從自己的乳房裡,慢慢的通過神經,滲透到自己的全身。

「嗯嗯……」那種酥軟的愜意,那種瀰漫的羞澀,使得她的腿開始繃緊,腳趾開始用力的摳著床面,兩條大腿忍不住開始摩擦。

她不敢承認,羞於面對,但是每當此時,她有渴望更多的觸摸和淫弄。

而琳琳姐姐的另一隻手,似乎有靈魂感應似的,立刻順著自己的背景探索了下來。從自己的脊索處,一節一節的順延下來,到自己的臀瓣上,隔著綿軟的內褲,在自己的臀溝之類勾勒著,甚至是開始很用力的捏弄著自己的臀瓣。

「嗯……」雪臀畢竟多肉,感受到這更加用力的撫摸,產生著更多羞澀的愉悅,讓她迷醉了。眼角開始盈出一點點淚花,但是那是舒服、刺激和享受的感覺。

「嘖嘖……」琳琳姐姐似乎在開始親吻自己的脖子、從脖子上一路向上。

她知道,該是自己表現的時候了,她乖乖的轉過頭、轉過身體,面對著琳琳姐姐,用小嘴含羞著,回吻張琳。

四片軟軟的唇瓣,交織在一起,像是互相在嚼吃一顆棉花糖。是真的有濃濃的甜香。

「嗚嗚……」

兩個體態嬌小的少女,混亂的嗚咽著,唾液開始交換。

兩具剛剛開始發育的軀體,開始碰撞,柔軟的少女乳峰互相交疊擠壓著,四條雪腿分開、交叉,又纏繞在一起。

女孩子玩,當然不像男生那麼著急……她們享受著此刻的溫柔、甜蜜和暖意。

「璐璐……」

「琳琳姐姐……」

「你還記得……」

「?」

「你上次答應我的麼?」

「嗯」

「那你說呀……」

「嘻嘻,我不說。」

「說呀……」

「嘻嘻……別摳這裡,我說我說。」

「那你說……」

「璐璐……願意一輩子做琳琳姐姐的親愛的。」

「然後呢?」

「璐璐……願意,天天給琳琳姐姐玩身體,璐璐的身體,不給男人玩,只給琳琳姐姐玩。」

「真的麼?」

「真的,我保證……嗚嗚……我這不是,乖乖的,在給琳琳姐姐玩麼……嗚嗚。不給男人玩,只給我的琳琳姐姐玩。」

她說著羞恥的閨房密語,身體在不停的扭動,張琳的手指已經探索到她下體最需要撫慰的那兩片貝肉處,那顆小豆芽已經充滿了血,在膨脹,在綻放……

她是被張琳訓練得說這些害羞的話的,其實,她最近每次說的時候,越來越有些遲疑。老實說,這真的只不過是她討好琳琳姐姐的閨蜜話而已,她已經慢慢在長大,在懂事,她已經明白男女之別,她甚至已經夢到過,自己和一個男孩子……和那種更加虯涇、壯碩、精幹的軀體發生碰撞時的感覺。

夢境中男人,是江子晏那樣的帥哥?唉,可惜子晏哥哥好像出事了。或者元歐那樣的明星?或者是像隔壁冰球隊新來的那個高個子的小男生?都有……甚至在夢境中,她已經可以窺見屬於男生的有力的臂彎,還有充滿了陽剛魅力的肌肉、骨骼,甚至還有……那個傳說中的溫柔和羞恥並舉的那根肉棒。

她覺得羞恥極了,卻又忍不住去想……

但是這次,好像連張琳都感覺到了異樣,所有親熱的動作,都慢了半拍?甚至連正在淫弄她下體的張琳的手,都停滯了一下。

「嗯……」她微微睜開眼,有點疑惑的看著琳琳姐姐。

張琳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她,看了一會兒,似乎嘆了口氣,挺不甘心說:

「璐璐,你真是長得太漂亮了。」

「嗯……?」

「唉,璐璐,我知道,你其實……不是很喜歡和女生做吧?」

「不是……我……不是的」她有點怕張琳生氣,「不是」「不是」的,也不知道是在否定,還是雙重否定。

「沒關係。」張琳似乎嘆了口氣,又吻上了她的臉頰,手掌輕柔的攬著她的腰肢:「你就是將來真的遇到喜歡的男生,要和他做,姐姐也不怪你。」

「……」

「不過你要答應姐姐,如果真的有那天,你要叫姐姐我一起。」

「!?」歐露璐差點嚇著了,她知道自己這個琳琳姐姐是花樣百出,但是真沒想到,她連這種羞恥的話都說出來了。

「真的呀,如果我可愛的小璐璐,真的有一天,一定要被男人糟蹋,姐姐我就想,和你一起被糟蹋……嘻嘻,至少讓你會覺得愧疚,覺得一輩子對不起我……」

張琳又露出狡黠的笑容,說著荒唐而離經叛道的話。

她滔滔不絕的,似乎還要說點更加刺激的……身邊的手機卻嗡嗡的響了起來。

她拿起來看了一眼,嘟著嘴:

「想去我二叔這裡也去不成啦,我二叔說他有女朋友來……不方便。」

張琳哼哼了兩聲,皺著眉頭,似乎挺掃興的,也不知道是因為她二叔有客人拒絕了她的造訪,還是因為剛才那個話題。

歐露璐也只好無奈的笑笑,輕輕吻了琳琳姐姐的臉蛋一口,以示安慰。

張琳卻還在罵罵咧咧:

「女朋友?怎麼可能……誰那麼不開眼,還能和我那坐過牢的二叔在一起?哼,我才不信。是誰啊?」

(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