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體香 第三部:屏行會所 第83回 作者: hmhjhc

【權力的體香 第三部:屏行會所】第83回

作者: hmhjhc2021-5-9發表於SIS

碧穹,白雲,鳥鳴,松柏香……

兩輛大巴車緩緩的停靠在溪山景區停車場專用的C-05、C-06車位上。

白荷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揉了揉眼睛,從前排座位上支起身體……就這麼一會兒功夫,滿滿登登的冰雪運動中心的隊員們,嘰嘰喳喳、嘻嘻哈哈、打打鬧鬧、蹦蹦跳跳,穿著統一的運動服,背著各色書包旅行包、舉著大大小小各色手機,呼啦呼啦,都跟像下餃子似的下了車。

白荷也只好無奈的笑笑,從行李架上搬下來自己的拉杆箱,調整了一下衣衫,和司機禮貌感謝了兩句,戴上墨鏡,最後一個下了大巴車。

迎面,一股股清涼的冬日溪山清風,攪和著漫山遍野的松柏香吹拂而來,白荷眯著眼睛,揚起脖子,挺起胸膛,貪婪的吸了一口溪山清醒的空氣,讓自己美艷的乳房鼓起一條更加飽滿跳躍的曲線,再緩緩的收回來……

有那麼一刻,她覺得自己像個出來郊遊的小女孩,儘可能的放鬆在這湖光山色之中。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是這次河西省冰雪運動中心社會活動的帶隊老師,有責任有義務維持秩序,帶好隊伍,至少,別讓這些小運動員們撒歡撒到影子都沒了。

但是另一方面,她已經斜眼看到另一輛跟車裡的帶隊老師,冰球隊的奚稼桑教練,已經開始呼呼喝喝的維持著隊員們的秩序。她如今是冰雪中心的項目紅人,手下的弟子已經有好幾個出跳的,奚稼桑不過是個教練,何況又是中年老男人,這次出行是明說的白荷是領隊,所以當然是奚稼桑乾苦活。她也就樂得有這麼一小段休閒功夫,放鬆一下自己,呼吸兩口新鮮空氣,別去過多的打擾小隊員們的片刻歡愉。

停車場裡,仿佛是一場小小的青春風光畫……

那邊,張琳摟著歐露璐,兩朵小荷花似的綻放著跳躍著。

那邊,那個一向很規矩的維族小男生已經在圍著場地跑圈。

那邊,兩三個速滑隊的隊員拿著手機「咔咔咔」的亂照。

那邊,花滑隊新來的兩三個小女生已經在以溪山景區的石碑為背景合影。

就連隊里最見過世面的,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氣質非常典雅的,已經是國家冰壺隊的美少女成員的祝珺蕊,也在難得的特立獨行在防護林邊漫步,抬頭仰面,搖動臂膀,仿佛是沉浸在溪山的蒼翠浪漫之中。

這也不能怪他們,河西冰雪運動中心是今年才成立的,大部分的隊員,都是各個外省市借調過來,而且年紀偏小,過去幾個月的集中訓練,這些孩子們都憋的夠嗆,別說來屏行來溪山了,甚至在市區玩玩的機會都不多。這次,借著「C非交流」的契機,國家體育總局安排河西冰雪運動中心的隊員們來「屏行奧林匹克中心度假俱樂部」滯留兩晚算是社會活動,明天要和來自非洲的運動員們一起遊覽溪山,後天,要和這次來訪的客人一起聯歡。所謂「C 非交流,冬夏聯袂」是宣傳部門為這次聯歡設計的主題。這裡,倒是充分體現了C 國的風格:但凡任何事,能有點象徵意義的,都要儘量靠一靠、湊一湊,一舉兩三得,合轍又押韻什麼的。首都後年就要承辦冬奧,這可以說是C 國最近幾年體壇的頭等大事,不過考慮到冬奧的關注度一向遠遠不如夏季奧運會,所以這次,借著機會體現一下「冬奧、夏奧同樣重視」的意義,讓這次「C 非交流」是可以順帶染上一層宣傳首都冬奧的意味,確實也是個妙想。

但這些,都是位於高位者,國家體育總局、奧委會和宣傳部門的思考,對於冰雪中心一眾少男少女來說,自己畢竟只是地方隊,還是新成立的地方隊,又不是國家隊,就是一個好不容易才有的冬日踏青的機會了。三天兩夜,又是游溪山,又是聯歡,又是踏青,個別見過世面的、心思活絡一點的,也對這次的目的地「屏行奧利匹克中心度假俱樂部」,俗稱「屏行會所」的這個以奧運為主題的豪華度假村,充滿了期待和好奇。

這麼一個休閒、放鬆的題目,還要管頭管腳的,連白荷都覺得不合適。

那邊,一個西服革履看著還挺幹練的年輕人,已經帶著兩三個工作人員面滿春風的接待了上來,很殷切的過來問候:

「您是……白荷白教練吧?」

「是是,您是?」

「您好您好,我是咱們屏奧接待部的總監,小姓吳,吳振帆,哈哈,您叫我小吳就好……我們周總,哦,還有我們石副處長,讓我來接待你們啊……請請請,要不咱們整整隊伍,這邊請……」

白荷和奚稼桑招呼了隊員們,馬馬虎虎的點了人數,跟著這個叫吳振帆的,步行起來。

吳振帆是很熱情的先後給白荷和奚稼桑都遞上了名片:

「哈哈,其實我也是剛調到這裡來,以前我是在後灣任職,哈哈,說起來都是體育系統的……很近很近,拐過那片綠化帶就是了。因為咱們會所的東邊門離溪山景區的售票處很近,所以我們暫時就借用了溪山停車場的一部分。要走兩步。別介意啊,別介意啊……,等我們內部停車場全部開通了就更方便了。哈哈……其實,裡面的停車場早就修建好了,但是我們周總很抓細節的,堅持要全場無感智能停車設備,所以還要調試一段時間才能好,委屈隊員們了。我們石副處長是反覆叮嚀過的,我們要做好接待工作啊。」

相比奚稼桑,白荷是見過世面的,而且聽這個吳振帆不僅很熱情很禮貌,而且話里話外一點「石副處長」,白荷就明白了至少也是半個「自己人」,她和這位石副處長怎麼說都是頗有淵源的,甚至可以說她能調來河西擔任這個職務都是石川躍的運作,也就連連禮貌的應和:

「沒事,瞧您說的,走兩步怎麼了。我們都還是運動員呢。」

「哈哈……很近很近,就這裡……主門是遠了,不過東邊門離景區很近。」

繞過停車場西側的防護林,穿過紅綠燈,果然也就到了屏行會所的東邊門,滿打滿算也不過是一百多米。

說是東邊門,其實也是一扇頗具規模的移動大門,大理石的門柱,一個四面玻璃結構的很時尚的門廳,整個移動大門至少可以並行進兩輛大巴,坐落在這條本來就很幽靜的馬路上,更顯得規模宏偉了。移門右側的大理石牆面上,空白著一大段,應該是準備鑄字但是還沒有擬定的,移門前的馬路旁,有一條寬達20多米的長條形的花台,裡面氣勢巍峨的矗立著一個倒有八、九米高的巨型不鏽鋼奧運五環標記的雕塑,已經有四個環染上了藍、黑、綠、紅色,兩個戴著安全帽的工人在將最後一個大環塗染成黃色。

門廳里,迎接出來的是五六個制服很整齊很精神的保安,看到吳振帆,個個都是笑臉相迎的,只有領頭的一個保安,個子實在太高,肩膀也寬,看著跟座黑鐵塔似的,面無表情,稍微有點嚇人。

吳振帆也不和保安說什麼,只是拿了個黑色的卡片一刷,白荷領頭,眾人陸續從人行閘機過了大門。正面方是一條方磚玉石的馬路,兩側鬱鬱蔥蔥都是景觀綠化,非常別致。小雕塑、小盆景,就連垃圾桶都是乾濕分離、鋥亮嶄新。道路北側有一大片草坪,草樣十分漂亮整齊,不過是冬日,多少帶了一些米黃色。草坪上,東一座、西一座全是用很時尚的亮面不鏽鋼做成的雕塑。細看,都是一個個人形抽象的運動項目雕塑,有籃球、足球、羽毛球、游泳、跳水、帆船、射擊之類的,草坪遠處還有幾棟建築掩映在樹林綠化之後。

這草坪別致大氣也就罷了,而道路南側的景象就更加醒目了。卻是用隔離網分開的十幾個從橫交錯、設備嶄新的籃球場、網球場、羽毛球場,還有一片更寬闊一些的,似乎是五人制足球或者曲棍球的場地……側眼望去,或是紅土塑膠地面,或是天然草皮,都用綠色新漆的隔離網一一間隔,簡直比河溪著名的萬年籃球公園規模還要大幾倍;每一個球場,都有一個五邊形的玻璃小門廳,防護網上都有電子記分牌……怎麼看著都是非常養眼別致,小隊員們已經忍不住開始拍照起來。

吳振帆連忙指了指南側更遠處的一片似乎更加別致的長條形場地:「這是咱們屏行會所里的室外訓練區。那邊還有更好的呢,各位同學們,你們可以看看那邊……」

白荷也抬起頭順著他的指尖望去。果然很奇特,遠處有一個小的類似高爾夫果嶺一樣的山坡弧度,山坡上有隔離網隔開一個幾乎有100 米的狹長場地,最不可思議的的,似乎在場地的一側,還有一棟造型非常特別的,也和場地親密貼合在一起的長條形的單棟建築。

領頭的吳振帆,已經似乎忍不住介紹兩句:

「那個啊,是我們的『赫爾辛基』別墅,其實還在裝修沒有最終開放,這種別墅,我們整個屏行有八棟……這,也是我們屏行會所的五大特色之一。」

「哦?」

「這八棟別墅,散布在咱們整個屏行俱樂部的各個角落裡,都是跟著地形設計的。可以說,是咱們屏行最奢華的設計了,我當時第一次看到也是瞠目結舌啊。」

「怎麼說呢?」

「這是那位叫韋澤的設計師的構想,叫『奧運別墅』。說是別墅,實際上,是8 棟『小型體育運動場地  別墅』的聯合體。每一棟別墅,都是和一片體育運動場地完全的『貼』成一體,你可以說,這個別墅其實是場地的一部分,也可以說,這個場地只是別墅的一個院子。」

「別墅的院子……?」

「哈哈,是啊,一共是八個場地,分別是羽毛球、網球,就是你到咱們屏行來訂的別墅,你的別墅會有一片,只屬於你的,標準的,羽毛球場地和網球場地。哈哈……當然了,這聽著,也不算什麼新鮮。但是後面幾個項目聽著就嚇人了。咱們這八棟別墅啊,分別還有,全場室外籃球、室外射擊靶場、射箭靶場、三米跳板游泳池、馬術訓練場、沙灘排球訓練場……」

「什麼?馬術訓練場?盛裝舞步?」白荷愣了:「這得多大占地啊?就給一棟別墅當院子?」

「對啊,當時我們就問,這一般來說,別墅不是配游泳池最常見麼。可是啊,韋澤先生就說,游泳池,那太俗氣了,全世界的別墅都配游泳池。而咱們要的,就是真正的奧運風。你在房間裡,看著家裡的美女在泳池裡嬉戲,那算什麼新鮮的。我們要做的,就是你在家裡的客廳里坐著,透過玻璃,可以看一場正規的,卻只屬於你家的……哈哈……網球賽、羽毛球賽、甚至全場籃球賽,甚至射箭賽、馬術盛裝舞步,一場真正的沙灘排球。哈哈,你可以揭開帷幕,讓這比賽讓整個度假村的人觀賞,你也可以罩上帷幕,讓這場比賽成為你的『私家賽事』,哈哈,這份帝王享受,哦,當然了,還有對體育的熱愛……我是想都不敢想啊。」

「……」白荷是被這份大手筆震撼到了,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愣了一會兒,才問:「那那棟別墅,就是配的弓箭靶場了?為什麼叫什麼『赫爾辛基』?」

「哦……」吳振帆又得意的笑著點頭解釋到:「是這樣的,這,就是咱們屏行五大特色的另一個規劃特色。歷史上呢,舉辦過夏季奧運的,一共有22座城市,當然有些舉辦過兩次甚至三次,但是無論如何,一共就是22個城市,點燃過奧運聖火。韋澤呢,就取這22個城市的名稱,來命名所有屏行會所內的建築或者區域……哈哈,我們內部員工培訓,第一課就是背22個名詞。哈哈……其實就是五個室內場館,四片室外運動區,三棟功能樓,兩棟客房樓,八棟獨立別墅,正好22個,其實是有點湊數的,有些麼,其實也是袖珍場地,比不了真正的運動場館。不過寓意很好麼。這『傳承奧運歷史名城』也是我們屏行五大特色之一。」

他說的興起,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會所園區地圖給白荷看。那翻開來五彩繽紛的圖紙上,果然是標註了各色場館、樓宇、區域的名稱,白荷展開來看,簡直是眼花繚亂,在一旁倒還有註解:

室內館1 :雅典館(接待中心,兼籃球、排球、手球館) 室內館2 :巴黎館(技擊中心,拳擊、柔道、摔跤、跆拳道、擊劍館) 室內館3 :首爾館(室內多功能中心,體操、羽毛球、桌球、舉重、健身館) 室內館4 :雪梨館(游泳中心,游泳、水球、跳水館)

室外區1 :慕尼黑區(網球、籃球、五人制足球) 室外區2 :墨爾本區(極限運動區,攀岩、滑板,兒童室外遊樂中心) 室外區3 :洛杉磯區(濱湖區,皮划艇、沙灘排球、帆船區)建設中 室外區4 :墨西哥區(高爾夫區)建設中

客房中心1 :首都樓 客房中心2 :羅馬樓

別墅1 :安特衛普(配羽毛球場) 別墅2 :聖路易斯(配網球場) 別墅3 :亞特蘭大(配室外籃球場) 別墅4 :巴塞隆納(配泳池、三米板) 別墅5 :蒙特婁(配射擊靶場)建設中 別墅6 :赫爾辛基(配射箭靶場)建設中 別墅7 :阿姆斯特丹(配馬術場)建設中 別墅8 :斯德哥爾摩(濱湖,配沙灘排球場)建設中

功能樓1 :倫敦樓(餐飲中心) 功能樓2 :柏林樓(購物中心) 功能樓3 :莫斯科樓(管理中心、職工宿舍)

白荷讚嘆著,剛想要恭維兩句。卻發現身後的隊員又在騷動,都在好奇的看著前方。

原來,前方有一輛形狀很特別的藍色小車,在漢白玉石的道路的一側,緊貼著草坪,以一種非常緩慢的速度慢慢行駛過來。而之所以說這個車奇怪,是因為這個車很小,更像那種清潔車,但是後輪非常碩大,後輪後還有一個管狀的噴塗口,車開過時,那個噴塗口就會把一種暗藍色的顏料噴塗在馬路上,形成一條暗藍色的跑道一樣的效果……

吳振帆嘻嘻一笑,解釋道:「見笑了,這是噴塗賽道車,我們從省局借來的,還在運作……是這樣的,咱們屏行還沒有專業的自行車賽道,所以要在整個屏行用這種方法規劃出一條自行車專用的車道來,算是休閒項目吧,會形成一個正好是6.25公里的閉環,圍繞整個屏行會所。將來還會在右側鋪設一條塑膠的慢跑道,三道合一,也可以通過休閒運動走遍咱們的屏行會所麼。」

白荷點點頭,吳振帆似乎意猶未盡,又指了指噴塗車身後,北面那片草坪的遠處。

「那裡啊,遠一點的地方,就是二號室內館巴黎館;還有就是首都樓、羅馬樓兩棟主客房樓了。因為咱們度假村占地面積比較大,往返來去都配有電瓶車接駁。按照最初的規劃,整個度假村內部,是沒有機動車道的,機動車全部從正門進後就直接進地下停車庫。所以啊,屏行裡面,只有人行道、自行車道和電瓶接駁車用的正路……要的就是休閒、環保、安全。不過現在還在試運營階段,東門這裡還沒有配好,好像周末就好了……等一下我們到大堂,咱們工作人員,就會開電瓶車,接送大家去兩個不同的客房區了。」

白荷也是忍不住問一句:「嗯?兩個客房區?」

「哦哦,對對,是這樣的。咱們這個度假村,實際上的客房,除了那八棟單棟別墅外,主要是兩棟樓,一棟叫首都樓,就在那裡……另一棟在咱們整個區域的西側,靠近人工湖那裡,叫羅馬樓,首都樓呢,房型都好一些,套房比較多、面積也比較大。羅馬樓呢,房間略小一些,大床房和標間為主,但是景觀好一些,推窗就可以看到溪山……不過羅馬樓里只有兩間行政套間。現在吧,咱們這裡屬於試運營,其實沒什麼客人。這次都是咱們『C 非交流』的客人來入住了。咱們周總的意思吧,同學們可以住首都樓,兩位老師更得安排好,在羅馬樓給你們各留了一間套間。」

白荷聽他要為自己和奚稼桑特殊安排,連忙遜謝:「不不不,這不合適,不用那麼客氣。再說我和奚指導也不適合離開同學們,咱們都住一起就好……」

吳振帆低頭想了想,似乎覺得白荷說的也有點道理,但是也沒回應是否,只是笑了笑:

「您看前面,這就是一號主館『雅典館』,也是我們的度假村接待大堂了。這也是我們整個屏行會所最大的建築。」

白荷抬眼看去,面前是一小片廣場,當中有一座置地式的音樂噴泉,正前方一片爬牆植物堆砌起來的「綠牆」,其實都是在點綴著眼前氣勢雄偉、結構時尚、形成一個巨大的五邊形的建築。

整個建築線條飄逸靈動、色澤流光溢彩就不說了,連構成整個建築的玻璃幕牆,都是非常巧妙的設計成五邊形,讓整個建築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幾何雕塑。而更巧妙的是,這些玻璃幕牆上在遠處才能剛看到,也不知道用了什麼光學遠離,居然好像形成一種連綿不斷的巍峨壯麗的雪頂山巒的圖片……

「這我也不懂……」吳振帆看所有的隊員都抬頭在驚呼著拍照,解釋了一兩句:「這是雅典館的幕牆,近看就是玻璃結構,遠看卻可以看到傳說中的奧林匹斯山峰。不過說實在的,我在遠處看了幾次,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哈哈。」

因為一行人是從東側門進來的,所以要轉而向南,才能繞到這棟巨大規模建築的正門,吳振帆帶著眾人一邊走,一邊介紹:

「這是一號主館雅典館,室內館,其實完全就是一個標準的室內賽事場館。同學們等一下都可以參觀一下。可拆卸式的場地設計……籃球、排球為主,其實多用,其實底下還有鋪冰層和排水層,是可以設置後變成冰上運動場地的,這個咱們的同學們可能更熟悉一些哈哈。不過說實在的,我也沒見過冰場的效果……座位不多,最多可以設置成3000個,一般都是2100個配置。不過咱們石副處長說了,畢竟還是度假村麼,舉辦實際比賽還是其次一些。舒適、私密為先,所以就沒有規劃那麼多的座位。可這麼一來,哈哈、反而更寬敞,氣勢也更加雄偉了,拿韋澤的話來說,每一個設備服務的平均人數下降,場地的品質就遠遠上去了。馬上,咱們的『溪江杯』市區單位籃球賽就要這裡舉辦了。」

一行人早就看呆了,圍著這巨大的雅典館的邊沿一路走一路東看西望;細心的白荷發現就點地面上都是小型的噴泉眼,估計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形成一個「噴泉包圍建築」的浪漫效果吧。

等繞到大門廳旁,門廳高聳,立柱巍峨,裝飾豪華就不說了,吸引人眼球的是,站在門口的,居然一水兒陽光矯健,八個一身運動裝,幾乎一樣身高的高大年輕人,在門口接待雁翅排開,但是看年紀都似乎還帶著學生味,怎麼都不太像接待門童。

吳振帆看出來白荷的疑惑,得意的解釋說:

「這些不是工作人員,是咱們省里的志願者,是那個叫……哦……鈴蘭志願者俱樂部的大學生們,為了體現奧運的特色,咱們和鈴蘭有協議,他們會定期的派志願者來咱們這裡從事各種接待工作,我們也算給他們大學生提供一個實習接觸社會的機會……很有特色哦。」

「您好,歡迎您來到屏行奧林匹克中心……」幾個大學生果然很明顯的受過專業的培訓,一齊聲的熱情招呼,都是統一的一米八的身高,二十歲的小伙子精神、氣質都如同烈日朝陽,白荷也就算了,隊里的一眾小女生都忍不住靦腆的低頭竊笑起來。

等眾人魚貫進了轉門,來到接待大廳,所有人的眼球又是一亮。

白荷也算是見過世面的,在首都在河溪甚至在一些其他地方,也住過豪華酒店;這裡整個接待大廳如同一座水晶宮一般,挑高至少二十五米,到處都在使用玻璃、水晶、大理石、地毯裝點,根本不輸給河溪洲際。正前方的接待中心倒也是其他酒店類似,大理石的接待台背後一色正裝幾個接待人員。不過一看就是試營業的那種狀態,並沒有幾個客人在大廳里。

但是任憑誰,第一次進這個大廳,也不會去看接待台的,因為……整個接待大廳的兩側牆面上,挑高几乎有二十米,氣勢軒昂如同豐碑一般,矗立著用不銹鋼雕塑而成的一張張豎立的「壁畫」,是在是吸人眼球,卻是一個個排列的整齊的文字標記。

嗯?文字標記?這怎麼稍微有點像把一部什麼文書豎立成巨大的立碑雕刻在牆面上啊?

白荷揉揉眼睛抬頭細看,這居然……居然……居然是一個個年份、人名、項目名構成的「C 國歷屆奧運金牌榜」!

白荷不知道是大腦的玩笑,還是自己的腳步都忍不住,就像那種旋轉攝影機一樣,不自覺的旋轉起來,有些淚目的觀看著這一座座「豐碑」。

1984年,射擊- 男子手槍慢射50米,某某某;舉重- 男子52公斤級,某某某…… 1988年,跳水- 女子10米跳台,某某某;體操- 男子競技體育跳馬,某某某…… 1992年,游泳- 女子100 米自由式,某某;體操- 男子自由體操,某某某…… 1996年,柔道- 女子72公斤以上級,某某某;田徑- 女子5000米中長跑,某某某…… 2000年,羽毛球- 混合雙打,某某,某某;桌球- 團體冠軍,C 國代表隊…… 2004年,網球,女子雙打,某某,某某某;田徑- 男子110 米欄,某某…… 2008年,跳水- 女子雙人10米跳台,某某某,某某某;排球- 女子排球,C國代表隊…… 2012年,游泳- 女子400 米個人混合泳,某某某,拳擊- 男子49KG級,某某某…… 2016年,自行車- 女子團體競速賽,C 國代表隊;桌球- 男子單打,某某…… ……

大廳里其實並沒有背景音樂,但是,就連一眾小隊員們都也安靜了下來,白荷更是仿佛聽到了無比雄壯的、交響樂一般的歌詠聲,在大廳里迴蕩。

這哪裡是接待大堂的景觀,簡直就是……一座C 國體育史的豐碑!

兩側的金牌榜如同七八棟小高樓一樣,包圍著整個大廳,簡直有一種「奧運博物館」一般的史詩壓迫感了,幾個小運動員都看得呆了,痴痴的仰望著這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仿佛建國七十多年來,滄桑起伏的C 國體壇名宿、民族英雄們都匯聚一堂,在俯視著這座水晶宮一般的現代的建築;仿佛建國七十多年來,體壇健兒們灑下的每一滴汗水,喊出的每一聲怒吼,經歷的每一段史詩一般的奪冠經歷,都在這屏行的一號大廳里迴蕩。那一瞬間,就連白荷都有點難以自持,呆呆的看著兩側的牆面。

吳振帆顯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來賓這樣的震撼了,當然更要得意洋洋:

「咱們屏行五大特色,只有這裡不是韋澤的創意,而是我們石副處長的意思。從建國以來,只要是在奧運上拿過金牌的運動員、每個項目,每個年份,哦,包括最後幾屆的冬奧,都在咱們這裡有一處雕刻,每一個字,可都是一米的直徑哦,算是一種歷史的紀念吧……從那邊旋梯上面看下來感覺更好,等一下,咱們可以去那裡拍照。」

「……」

「咱們工作人員都會忍不住在這裡拍很多照片的啦。這一條條,可都是共和國體育事業的歷史啊……哈哈。咱們的同學們,要是有一天,也能在這裡寫上自己的名字……哈哈,再來咱們這裡光顧,那才叫成就人生呢……」

「把我的名字,刻寫到屏行會所的大堂上……」

這種震撼人心的創意和揮灑,卻又隱含著將屏行會所的「等級」一下子提高到了天際的巧妙,幾乎讓白荷震撼的有點失神。

「把我的名字,刻寫到屏行會所的大堂上……」?

白荷甚至已經注意到,張琳這樣的邊緣小朋友也就算了,震撼他們的當然是這裡的豪華巍峨,但是像祝珺蕊、甚至歐露璐這樣的成績比較突出的小運動員,已經看得熱淚盈眶了。

是啊……也許,真的有一天,她們,也真的可以,把她們的名字刻在屏行。

一瞬間,白荷的心裡竟然一種莫名的嫉妒。然後她又立刻想到,如此大手筆的規劃,恐怕過不了多久,「把你的名字,刻在屏行」說不定都會成為整個C 國體壇的一種具有象徵意義的激勵語。

「把我的名字,刻寫到屏行會所的大堂上!」

好個石川躍,好個屏行會所,這氣勢也未免太恢弘了。

……

「白指導,我們周總來迎接您了……」

一直到她醒過神來,是迎面走來的兩個女性……招呼著過來。其中一個,她卻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翩翩玉人,搖搖佳麗,一身海藍色的西服,配著雪白的襯衫,三分知性,三分嫵媚,三分幹練;卻是如今在河溪城裡也小有名氣的,原西體集團的管理幹部之一,現任屏行奧林匹克中心執行長,在某個圈子裡也傳言是「石川躍的女人」——周衿女士。

「這位是白教練吧,這位是……奚教練吧。你們好你們好,歡迎歡迎。」

白荷當然不敢怠慢,連連握手致意:「周總啊,我們見過的……還麻煩您來接待,怎麼好意思呢。」

「哪裡哪裡,咱們這裡也是省局的領導下的項目。你們能來,才是我們的光榮呢,老實說,論起來咱們屏行會所第一批正兒八經的團客,就是這次C 非交流的朋友們了,除了咱們冰雪中心,還有非洲客人,還有一些首都各界的朋友,還有文藝界的,還有咱們河西水上中心的,小球中心的。小吳帶咱們白指導參觀過了麼?……沒事、沒事,您不用拿證件了……讓小吳幫你們開房卡就好,你們是特殊客人,不需要走一般的流程。哦,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競賽部的總監,莫彬彬。」

「您好您好……」

「咱們的非洲客人明天才會來入住,流程方面,省局和宣傳科已經和我們會所核對過了。等一下,我會讓人再送一份流程表,到您的房間,您這裡也可以再研究一下,同學們也可以準備一下……對了,有件事得和您這裡通融一下,因為這次咱們來的同學比較多,我們這裡客房是有限的,而且都是分樓制,所以可能沒辦法都安排在同一棟樓里。」

「您太客氣了,怎麼分配都好。」

「是的是的,整個會所里有很多場館和運動娛樂項目,同學們只管使用就好。我們這裡其實是會員制的,沒有內部的收費項目。所以同學們只管盡興玩就好。」

「感謝,感謝。」

「等一下午餐、晚餐,我們都有自助餐廳,我們這裡是三個自助餐廳自由選擇……倒是唯一的餐廳樓雖然修好了,但是還沒有啟用,同學們可以選擇在我們一號館,就是這裡的自助餐廳,在二樓,或者三號館首爾館的中餐廳,那裡偏中式一些,或者管理中心的食堂區用餐都可以的。」

「感謝感謝……」

「哦,對了,今天晚上,白教練有時間麼?一起用個晚餐?我們在3 號館的中餐廳,有個小型聚會,還希望您也能賞光……」

白荷有點一愣,出於禮貌,周衿約她這個領隊一起吃個飯也是題中之意,但是……周衿當著自己和奚稼桑的面,就只約自己一個,不約奚稼桑,不是有點奇怪麼?

「……」

「哦,別誤會,哈哈……是這樣的,咱們這次『C 非交流』的主角,言文韻女士,是今晚入住我們度假村,嗯,省體育局公關辦公室的小李同志,也會陪她的。還有來自北海的幾個運動員代表,也有女孩子,我本來想著吧,我應該盡點地主之誼麼,但是,也怕打擾到大家休息。後來,是咱們省局的一位女領導,哦,我說的是溪山景區的魏曉月魏局長,說,女孩子一起聚聚挺好,如果她有時間,也可以過來坐坐。所以呀,可以算是魏局長出面,代表咱們屏行,請這次來出席的女生,一起吃個便飯。就咱們幾個女生,小小聚一下,一個男生不請。哈哈……有魏局長主持大局,那我和彬彬就算是借花獻佛了,請咱們這些小姐妹們,一起吃個便飯。哈哈,奚教練,您可別介意啊。」

奚稼桑雖然不如白荷見多識廣,但是又不是傻瓜,連連遜謝幾句,乾脆退到遠處去,和吳振帆一起折騰開房卡的事了……

白荷已經聽明白了,這個叫周衿的新任的屏奧體育運動俱樂部的CEO ,確實情商挺高,主意也挺有情趣。她是借著這種比較有特色的「女生聚會」,在乘機搞一次小型的社交活動,又拉扯上了都可以算是省領導的溪山景區那位傳說中的魏曉月局長出面坐鎮。這種「女孩聚會」風格的活動,確實很容易拉近人和人的關係,一般人也都不好意思拒絕。

其實白荷知道,以魏曉月的身份,多半是被拉著虎皮做大旗掛了個名,十有八九是不會真的出席的,魏曉月已經算是省領導之一了,怎麼可能和幾個小女生又打又鬧的。但是有言文韻,有市局的李瞳,又請自己,北海的客人,應該指的是這次「C 非交流」北海方面派的那個小女生,叫什麼沈玫兒的。這個小女生才十七歲,練射箭的,剛剛入選國家青年隊,但是人長的水靈的跟一條小嫩蔥似的,一點都不輸給河西的許紗紗,自從許紗紗一戰成名後,似乎全國各省都學著河西的樣,在搞類似的青少年運動員包裝形象工程,這個沈玫兒,在北海被評選上了什麼「北海運動形象大使」,這次也跟著一起出席,算是北海方面蹭「C 非交流」熱度的代表。看來,這次來出席這次「C 非交流」今天又入住屏行的女孩子,周衿都會邀請一下,但是幾個女生乘機認識認識,擴展一下人脈,倒是真的挺有吸引力的。

以她的身份,當然也不可以推卻,她點點頭,做出很高興的樣子:「好呀,那就叨擾周總了……能見見言文韻,這種機會總不能錯過吧。哈哈……不過我先還是要安頓這些孩子們……」

當然,她其實也是見過世面的,不會把周衿的邀請當成純粹的玩樂,她的腦海里還是認真的過了一下「可能與會者」的名單、尺寸和邊界,既然周衿除了言文韻和自己,還邀請了北海的那個沈玫兒,那麼作為河西的代表,她也要注意思考一下出場名單,她認真想了想,就跟了一句:

「既然是女生聚會,咱們冰雪中心也有小運動員是國家隊的成員了,我能一起帶來蹭飯麼?哈哈,當然也是女生……」

「哈哈,瞧您說的,歡迎啊,我人事還不熟,是我大意了,當然歡迎了,應該的。您可千萬要擔待啊,您說的是哪幾位啊?」

「我們冰壺隊的隊長祝珺蕊,也是咱們國家冰壺隊的。」周衿向著學生堆揮了揮手:「小祝,小祝,你過來一下……」

她揮著手,腦子裡也閃了一下,是否要順口叫一聲歐露璐呢?雖然歐露璐年紀還小,但是這個小丫頭天賦實在太好,她已經預感到這小丫頭遲早會成為明日之星的,也遲早會給她這個教練帶來足夠的名氣和利益的。當然了,到時候自然會有國家隊來爭奪主要利益。但是早一點帶著歐露璐出席一些場合,可以儘可能的鎖定一下,自己和這朵冰雪小花的「絕對師徒」關係,也算是提攜這個小朋友了。

但是,她展眼望去,又看到她的這個冰雕玉琢的寶貝學生,和那個叫張琳的小南妹,親親熱熱的黏糊在一起,已經在角落用手機不知道在拍些什麼,兩個人貼在一起,都跟連體娃娃似的。

她皺了皺眉,決定還是算了。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