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 第83回 作者: hmhjhc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83回

作者: hmhjhc2021-5-9发表于SIS

碧穹,白云,鸟鸣,松柏香……

两辆大巴车缓缓的停靠在溪山景区停车场专用的C-05、C-06车位上。

白荷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从前排座位上支起身体……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满满登登的冰雪运动中心的队员们,叽叽喳喳、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蹦蹦跳跳,穿着统一的运动服,背着各色书包旅行包、举著大大小小各色手机,呼啦呼啦,都跟像下饺子似的下了车。

白荷也只好无奈的笑笑,从行李架上搬下来自己的拉杆箱,调整了一下衣衫,和司机礼貌感谢了两句,戴上墨镜,最后一个下了大巴车。

迎面,一股股清凉的冬日溪山清风,搅和著漫山遍野的松柏香吹拂而来,白荷眯着眼睛,扬起脖子,挺起胸膛,贪婪的吸了一口溪山清醒的空气,让自己美艳的乳房鼓起一条更加饱满跳跃的曲线,再缓缓的收回来……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像个出来郊游的小女孩,尽可能的放松在这湖光山色之中。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是这次河西省冰雪运动中心社会活动的带队老师,有责任有义务维持秩序,带好队伍,至少,别让这些小运动员们撒欢撒到影子都没了。

但是另一方面,她已经斜眼看到另一辆跟车里的带队老师,冰球队的奚稼桑教练,已经开始呼呼喝喝的维持着队员们的秩序。她如今是冰雪中心的项目红人,手下的弟子已经有好几个出跳的,奚稼桑不过是个教练,何况又是中年老男人,这次出行是明说的白荷是领队,所以当然是奚稼桑干苦活。她也就乐得有这么一小段休闲功夫,放松一下自己,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别去过多的打扰小队员们的片刻欢愉。

停车场里,仿佛是一场小小的青春风光画……

那边,张琳搂着欧露璐,两朵小荷花似的绽放着跳跃着。

那边,那个一向很规矩的维族小男生已经在围着场地跑圈。

那边,两三个速滑队的队员拿着手机“咔咔咔”的乱照。

那边,花滑队新来的两三个小女生已经在以溪山景区的石碑为背景合影。

就连队里最见过世面的,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气质非常典雅的,已经是国家冰壶队的美少女成员的祝珺蕊,也在难得的特立独行在防护林边漫步,抬头仰面,摇动臂膀,仿佛是沉浸在溪山的苍翠浪漫之中。

这也不能怪他们,河西冰雪运动中心是今年才成立的,大部分的队员,都是各个外省市借调过来,而且年纪偏小,过去几个月的集中训练,这些孩子们都憋的够呛,别说来屏行来溪山了,甚至在市区玩玩的机会都不多。这次,借着“C非交流”的契机,国家体育总局安排河西冰雪运动中心的队员们来“屏行奥林匹克中心度假俱乐部”滞留两晚算是社会活动,明天要和来自非洲的运动员们一起游览溪山,后天,要和这次来访的客人一起联欢。所谓“C 非交流,冬夏联袂”是宣传部门为这次联欢设计的主题。这里,倒是充分体现了C 国的风格:但凡任何事,能有点象征意义的,都要尽量靠一靠、凑一凑,一举两三得,合辙又押韵什么的。首都后年就要承办冬奥,这可以说是C 国最近几年体坛的头等大事,不过考虑到冬奥的关注度一向远远不如夏季奥运会,所以这次,借着机会体现一下“冬奥、夏奥同样重视”的意义,让这次“C 非交流”是可以顺带染上一层宣传首都冬奥的意味,确实也是个妙想。

但这些,都是位于高位者,国家体育总局、奥委会和宣传部门的思考,对于冰雪中心一众少男少女来说,自己毕竟只是地方队,还是新成立的地方队,又不是国家队,就是一个好不容易才有的冬日踏青的机会了。三天两夜,又是游溪山,又是联欢,又是踏青,个别见过世面的、心思活络一点的,也对这次的目的地“屏行奥利匹克中心度假俱乐部”,俗称“屏行会所”的这个以奥运为主题的豪华度假村,充满了期待和好奇。

这么一个休闲、放松的题目,还要管头管脚的,连白荷都觉得不合适。

那边,一个西服革履看着还挺干练的年轻人,已经带着两三个工作人员面满春风的接待了上来,很殷切的过来问候:

“您是……白荷白教练吧?”

“是是,您是?”

“您好您好,我是咱们屏奥接待部的总监,小姓吴,吴振帆,哈哈,您叫我小吴就好……我们周总,哦,还有我们石副处长,让我来接待你们啊……请请请,要不咱们整整队伍,这边请……”

白荷和奚稼桑招呼了队员们,马马虎虎的点了人数,跟着这个叫吴振帆的,步行起来。

吴振帆是很热情的先后给白荷和奚稼桑都递上了名片:

“哈哈,其实我也是刚调到这里来,以前我是在后湾任职,哈哈,说起来都是体育系统的……很近很近,拐过那片绿化带就是了。因为咱们会所的东边门离溪山景区的售票处很近,所以我们暂时就借用了溪山停车场的一部分。要走两步。别介意啊,别介意啊……,等我们内部停车场全部开通了就更方便了。哈哈……其实,里面的停车场早就修建好了,但是我们周总很抓细节的,坚持要全场无感智能停车设备,所以还要调试一段时间才能好,委屈队员们了。我们石副处长是反复叮咛过的,我们要做好接待工作啊。”

相比奚稼桑,白荷是见过世面的,而且听这个吴振帆不仅很热情很礼貌,而且话里话外一点“石副处长”,白荷就明白了至少也是半个“自己人”,她和这位石副处长怎么说都是颇有渊源的,甚至可以说她能调来河西担任这个职务都是石川跃的运作,也就连连礼貌的应和:

“没事,瞧您说的,走两步怎么了。我们都还是运动员呢。”

“哈哈……很近很近,就这里……主门是远了,不过东边门离景区很近。”

绕过停车场西侧的防护林,穿过红绿灯,果然也就到了屏行会所的东边门,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一百多米。

说是东边门,其实也是一扇颇具规模的移动大门,大理石的门柱,一个四面玻璃结构的很时尚的门厅,整个移动大门至少可以并行进两辆大巴,坐落在这条本来就很幽静的马路上,更显得规模宏伟了。移门右侧的大理石墙面上,空白著一大段,应该是准备铸字但是还没有拟定的,移门前的马路旁,有一条宽达20多米的长条形的花台,里面气势巍峨的矗立著一个倒有八、九米高的巨型不锈钢奥运五环标记的雕塑,已经有四个环染上了蓝、黑、绿、红色,两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在将最后一个大环涂染成黄色。

门厅里,迎接出来的是五六个制服很整齐很精神的保安,看到吴振帆,个个都是笑脸相迎的,只有领头的一个保安,个子实在太高,肩膀也宽,看着跟座黑铁塔似的,面无表情,稍微有点吓人。

吴振帆也不和保安说什么,只是拿了个黑色的卡片一刷,白荷领头,众人陆续从人行闸机过了大门。正面方是一条方砖玉石的马路,两侧郁郁葱葱都是景观绿化,非常别致。小雕塑、小盆景,就连垃圾桶都是干湿分离、锃亮崭新。道路北侧有一大片草坪,草样十分漂亮整齐,不过是冬日,多少带了一些米黄色。草坪上,东一座、西一座全是用很时尚的亮面不锈钢做成的雕塑。细看,都是一个个人形抽象的运动项目雕塑,有篮球、足球、羽毛球、游泳、跳水、帆船、射击之类的,草坪远处还有几栋建筑掩映在树林绿化之后。

这草坪别致大气也就罢了,而道路南侧的景象就更加醒目了。却是用隔离网分开的十几个从横交错、设备崭新的篮球场、网球场、羽毛球场,还有一片更宽阔一些的,似乎是五人制足球或者曲棍球的场地……侧眼望去,或是红土塑胶地面,或是天然草皮,都用绿色新漆的隔离网一一间隔,简直比河溪著名的万年篮球公园规模还要大几倍;每一个球场,都有一个五边形的玻璃小门厅,防护网上都有电子记分牌……怎么看着都是非常养眼别致,小队员们已经忍不住开始拍照起来。

吴振帆连忙指了指南侧更远处的一片似乎更加别致的长条形场地:“这是咱们屏行会所里的室外训练区。那边还有更好的呢,各位同学们,你们可以看看那边……”

白荷也抬起头顺着他的指尖望去。果然很奇特,远处有一个小的类似高尔夫果岭一样的山坡弧度,山坡上有隔离网隔开一个几乎有100 米的狭长场地,最不可思议的的,似乎在场地的一侧,还有一栋造型非常特别的,也和场地亲密贴合在一起的长条形的单栋建筑。

领头的吴振帆,已经似乎忍不住介绍两句:

“那个啊,是我们的‘赫尔辛基’别墅,其实还在装修没有最终开放,这种别墅,我们整个屏行有八栋……这,也是我们屏行会所的五大特色之一。”

“哦?”

“这八栋别墅,散布在咱们整个屏行俱乐部的各个角落里,都是跟着地形设计的。可以说,是咱们屏行最奢华的设计了,我当时第一次看到也是瞠目结舌啊。”

“怎么说呢?”

“这是那位叫韦泽的设计师的构想,叫‘奥运别墅’。说是别墅,实际上,是8 栋‘小型体育运动场地  别墅’的联合体。每一栋别墅,都是和一片体育运动场地完全的‘贴’成一体,你可以说,这个别墅其实是场地的一部分,也可以说,这个场地只是别墅的一个院子。”

“别墅的院子……?”

“哈哈,是啊,一共是八个场地,分别是羽毛球、网球,就是你到咱们屏行来订的别墅,你的别墅会有一片,只属于你的,标准的,羽毛球场地和网球场地。哈哈……当然了,这听着,也不算什么新鲜。但是后面几个项目听着就吓人了。咱们这八栋别墅啊,分别还有,全场室外篮球、室外射击靶场、射箭靶场、三米跳板游泳池、马术训练场、沙滩排球训练场……”

“什么?马术训练场?盛装舞步?”白荷愣了:“这得多大占地啊?就给一栋别墅当院子?”

“对啊,当时我们就问,这一般来说,别墅不是配游泳池最常见么。可是啊,韦泽先生就说,游泳池,那太俗气了,全世界的别墅都配游泳池。而咱们要的,就是真正的奥运风。你在房间里,看着家里的美女在泳池里嬉戏,那算什么新鲜的。我们要做的,就是你在家里的客厅里坐着,透过玻璃,可以看一场正规的,却只属于你家的……哈哈……网球赛、羽毛球赛、甚至全场篮球赛,甚至射箭赛、马术盛装舞步,一场真正的沙滩排球。哈哈,你可以揭开帷幕,让这比赛让整个度假村的人观赏,你也可以罩上帷幕,让这场比赛成为你的‘私家赛事’,哈哈,这份帝王享受,哦,当然了,还有对体育的热爱……我是想都不敢想啊。”

“……”白荷是被这份大手笔震撼到了,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愣了一会儿,才问:“那那栋别墅,就是配的弓箭靶场了?为什么叫什么‘赫尔辛基’?”

“哦……”吴振帆又得意的笑着点头解释到:“是这样的,这,就是咱们屏行五大特色的另一个规划特色。历史上呢,举办过夏季奥运的,一共有22座城市,当然有些举办过两次甚至三次,但是无论如何,一共就是22个城市,点燃过奥运圣火。韦泽呢,就取这22个城市的名称,来命名所有屏行会所内的建筑或者区域……哈哈,我们内部员工培训,第一课就是背22个名词。哈哈……其实就是五个室内场馆,四片室外运动区,三栋功能楼,两栋客房楼,八栋独立别墅,正好22个,其实是有点凑数的,有些么,其实也是袖珍场地,比不了真正的运动场馆。不过寓意很好么。这‘传承奥运历史名城’也是我们屏行五大特色之一。”

他说的兴起,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会所园区地图给白荷看。那翻开来五彩缤纷的图纸上,果然是标注了各色场馆、楼宇、区域的名称,白荷展开来看,简直是眼花缭乱,在一旁倒还有注解:

室内馆1 :雅典馆(接待中心,兼篮球、排球、手球馆) 室内馆2 :巴黎馆(技击中心,拳击、柔道、摔跤、跆拳道、击剑馆) 室内馆3 :首尔馆(室内多功能中心,体操、羽毛球、桌球、举重、健身馆) 室内馆4 :雪梨馆(游泳中心,游泳、水球、跳水馆)

室外区1 :慕尼黑区(网球、篮球、五人制足球) 室外区2 :墨尔本区(极限运动区,攀岩、滑板,儿童室外游乐中心) 室外区3 :洛杉矶区(滨湖区,皮划艇、沙滩排球、帆船区)建设中 室外区4 :墨西哥区(高尔夫区)建设中

客房中心1 :首都楼 客房中心2 :罗马楼

别墅1 :安特卫普(配羽毛球场) 别墅2 :圣路易斯(配网球场) 别墅3 :亚特兰大(配室外篮球场) 别墅4 :巴塞罗那(配泳池、三米板) 别墅5 :蒙特利尔(配射击靶场)建设中 别墅6 :赫尔辛基(配射箭靶场)建设中 别墅7 :阿姆斯特丹(配马术场)建设中 别墅8 :斯德哥尔摩(滨湖,配沙滩排球场)建设中

功能楼1 :伦敦楼(餐饮中心) 功能楼2 :柏林楼(购物中心) 功能楼3 :莫斯科楼(管理中心、职工宿舍)

白荷赞叹著,刚想要恭维两句。却发现身后的队员又在骚动,都在好奇的看着前方。

原来,前方有一辆形状很特别的蓝色小车,在汉白玉石的道路的一侧,紧贴著草坪,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慢慢行驶过来。而之所以说这个车奇怪,是因为这个车很小,更像那种清洁车,但是后轮非常硕大,后轮后还有一个管状的喷涂口,车开过时,那个喷涂口就会把一种暗蓝色的颜料喷涂在马路上,形成一条暗蓝色的跑道一样的效果……

吴振帆嘻嘻一笑,解释道:“见笑了,这是喷涂赛道车,我们从省局借来的,还在运作……是这样的,咱们屏行还没有专业的自行车赛道,所以要在整个屏行用这种方法规划出一条自行车专用的车道来,算是休闲项目吧,会形成一个正好是6.25公里的闭环,围绕整个屏行会所。将来还会在右侧铺设一条塑胶的慢跑道,三道合一,也可以通过休闲运动走遍咱们的屏行会所么。”

白荷点点头,吴振帆似乎意犹未尽,又指了指喷涂车身后,北面那片草坪的远处。

“那里啊,远一点的地方,就是二号室内馆巴黎馆;还有就是首都楼、罗马楼两栋主客房楼了。因为咱们度假村占地面积比较大,往返来去都配有电瓶车接驳。按照最初的规划,整个度假村内部,是没有机动车道的,机动车全部从正门进后就直接进地下停车库。所以啊,屏行里面,只有人行道、自行车道和电瓶接驳车用的正路……要的就是休闲、环保、安全。不过现在还在试运营阶段,东门这里还没有配好,好像周末就好了……等一下我们到大堂,咱们工作人员,就会开电瓶车,接送大家去两个不同的客房区了。”

白荷也是忍不住问一句:“嗯?两个客房区?”

“哦哦,对对,是这样的。咱们这个度假村,实际上的客房,除了那八栋单栋别墅外,主要是两栋楼,一栋叫首都楼,就在那里……另一栋在咱们整个区域的西侧,靠近人工湖那里,叫罗马楼,首都楼呢,房型都好一些,套房比较多、面积也比较大。罗马楼呢,房间略小一些,大床房和标间为主,但是景观好一些,推窗就可以看到溪山……不过罗马楼里只有两间行政套间。现在吧,咱们这里属于试运营,其实没什么客人。这次都是咱们‘C 非交流’的客人来入住了。咱们周总的意思吧,同学们可以住首都楼,两位老师更得安排好,在罗马楼给你们各留了一间套间。”

白荷听他要为自己和奚稼桑特殊安排,连忙逊谢:“不不不,这不合适,不用那么客气。再说我和奚指导也不适合离开同学们,咱们都住一起就好……”

吴振帆低头想了想,似乎觉得白荷说的也有点道理,但是也没回应是否,只是笑了笑:

“您看前面,这就是一号主馆‘雅典馆’,也是我们的度假村接待大堂了。这也是我们整个屏行会所最大的建筑。”

白荷抬眼看去,面前是一小片广场,当中有一座置地式的音乐喷泉,正前方一片爬墙植物堆砌起来的“绿墙”,其实都是在点缀着眼前气势雄伟、结构时尚、形成一个巨大的五边形的建筑。

整个建筑线条飘逸灵动、色泽流光溢彩就不说了,连构成整个建筑的玻璃幕墙,都是非常巧妙的设计成五边形,让整个建筑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几何雕塑。而更巧妙的是,这些玻璃幕墙上在远处才能刚看到,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光学远离,居然好像形成一种连绵不断的巍峨壮丽的雪顶山峦的图片……

“这我也不懂……”吴振帆看所有的队员都抬头在惊呼著拍照,解释了一两句:“这是雅典馆的幕墙,近看就是玻璃结构,远看却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奥林匹斯山峰。不过说实在的,我在远处看了几次,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哈哈。”

因为一行人是从东侧门进来的,所以要转而向南,才能绕到这栋巨大规模建筑的正门,吴振帆带着众人一边走,一边介绍:

“这是一号主馆雅典馆,室内馆,其实完全就是一个标准的室内赛事场馆。同学们等一下都可以参观一下。可拆卸式的场地设计……篮球、排球为主,其实多用,其实底下还有铺冰层和排水层,是可以设置后变成冰上运动场地的,这个咱们的同学们可能更熟悉一些哈哈。不过说实在的,我也没见过冰场的效果……座位不多,最多可以设置成3000个,一般都是2100个配置。不过咱们石副处长说了,毕竟还是度假村么,举办实际比赛还是其次一些。舒适、私密为先,所以就没有规划那么多的座位。可这么一来,哈哈、反而更宽敞,气势也更加雄伟了,拿韦泽的话来说,每一个设备服务的平均人数下降,场地的品质就远远上去了。马上,咱们的‘溪江杯’市区单位篮球赛就要这里举办了。”

一行人早就看呆了,围着这巨大的雅典馆的边沿一路走一路东看西望;细心的白荷发现就点地面上都是小型的喷泉眼,估计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形成一个“喷泉包围建筑”的浪漫效果吧。

等绕到大门厅旁,门厅高耸,立柱巍峨,装饰豪华就不说了,吸引人眼球的是,站在门口的,居然一水儿阳光矫健,八个一身运动装,几乎一样身高的高大年轻人,在门口接待雁翅排开,但是看年纪都似乎还带着学生味,怎么都不太像接待门童。

吴振帆看出来白荷的疑惑,得意的解释说:

“这些不是工作人员,是咱们省里的志愿者,是那个叫……哦……铃兰志愿者俱乐部的大学生们,为了体现奥运的特色,咱们和铃兰有协议,他们会定期的派志愿者来咱们这里从事各种接待工作,我们也算给他们大学生提供一个实习接触社会的机会……很有特色哦。”

“您好,欢迎您来到屏行奥林匹克中心……”几个大学生果然很明显的受过专业的培训,一齐声的热情招呼,都是统一的一米八的身高,二十岁的小伙子精神、气质都如同烈日朝阳,白荷也就算了,队里的一众小女生都忍不住腼腆的低头窃笑起来。

等众人鱼贯进了转门,来到接待大厅,所有人的眼球又是一亮。

白荷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在首都在河溪甚至在一些其他地方,也住过豪华酒店;这里整个接待大厅如同一座水晶宫一般,挑高至少二十五米,到处都在使用玻璃、水晶、大理石、地毯装点,根本不输给河溪洲际。正前方的接待中心倒也是其他酒店类似,大理石的接待台背后一色正装几个接待人员。不过一看就是试营业的那种状态,并没有几个客人在大厅里。

但是任凭谁,第一次进这个大厅,也不会去看接待台的,因为……整个接待大厅的两侧墙面上,挑高几乎有二十米,气势轩昂如同丰碑一般,矗立著用不銹钢雕塑而成的一张张竖立的“壁画”,是在是吸人眼球,却是一个个排列的整齐的文字标记。

嗯?文字标记?这怎么稍微有点像把一部什么文书竖立成巨大的立碑雕刻在墙面上啊?

白荷揉揉眼睛抬头细看,这居然……居然……居然是一个个年份、人名、项目名构成的“C 国历届奥运金牌榜”!

白荷不知道是大脑的玩笑,还是自己的脚步都忍不住,就像那种旋转摄影机一样,不自觉的旋转起来,有些泪目的观看着这一座座“丰碑”。

1984年,射击- 男子手枪慢射50米,某某某;举重- 男子52公斤级,某某某…… 1988年,跳水- 女子10米跳台,某某某;体操- 男子竞技体育跳马,某某某…… 1992年,游泳- 女子100 米自由式,某某;体操- 男子自由体操,某某某…… 1996年,柔道- 女子72公斤以上级,某某某;田径- 女子5000米中长跑,某某某…… 2000年,羽毛球- 混合双打,某某,某某;桌球- 团体冠军,C 国代表队…… 2004年,网球,女子双打,某某,某某某;田径- 男子110 米栏,某某…… 2008年,跳水- 女子双人10米跳台,某某某,某某某;排球- 女子排球,C国代表队…… 2012年,游泳- 女子400 米个人混合泳,某某某,拳击- 男子49KG级,某某某…… 2016年,自行车- 女子团体竞速赛,C 国代表队;桌球- 男子单打,某某…… ……

大厅里其实并没有背景音乐,但是,就连一众小队员们都也安静了下来,白荷更是仿佛听到了无比雄壮的、交响乐一般的歌咏声,在大厅里回荡。

这哪里是接待大堂的景观,简直就是……一座C 国体育史的丰碑!

两侧的金牌榜如同七八栋小高楼一样,包围着整个大厅,简直有一种“奥运博物馆”一般的史诗压迫感了,几个小运动员都看得呆了,痴痴的仰望着这些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仿佛建国七十多年来,沧桑起伏的C 国体坛名宿、民族英雄们都汇聚一堂,在俯视著这座水晶宫一般的现代的建筑;仿佛建国七十多年来,体坛健儿们洒下的每一滴汗水,喊出的每一声怒吼,经历的每一段史诗一般的夺冠经历,都在这屏行的一号大厅里回荡。那一瞬间,就连白荷都有点难以自持,呆呆的看着两侧的墙面。

吴振帆显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来宾这样的震撼了,当然更要得意洋洋:

“咱们屏行五大特色,只有这里不是韦泽的创意,而是我们石副处长的意思。从建国以来,只要是在奥运上拿过金牌的运动员、每个项目,每个年份,哦,包括最后几届的冬奥,都在咱们这里有一处雕刻,每一个字,可都是一米的直径哦,算是一种历史的纪念吧……从那边旋梯上面看下来感觉更好,等一下,咱们可以去那里拍照。”

“……”

“咱们工作人员都会忍不住在这里拍很多照片的啦。这一条条,可都是共和国体育事业的历史啊……哈哈。咱们的同学们,要是有一天,也能在这里写上自己的名字……哈哈,再来咱们这里光顾,那才叫成就人生呢……”

“把我的名字,刻写到屏行会所的大堂上……”

这种震撼人心的创意和挥洒,却又隐含着将屏行会所的“等级”一下子提高到了天际的巧妙,几乎让白荷震撼的有点失神。

“把我的名字,刻写到屏行会所的大堂上……”?

白荷甚至已经注意到,张琳这样的边缘小朋友也就算了,震撼他们的当然是这里的豪华巍峨,但是像祝珺蕊、甚至欧露璐这样的成绩比较突出的小运动员,已经看得热泪盈眶了。

是啊……也许,真的有一天,她们,也真的可以,把她们的名字刻在屏行。

一瞬间,白荷的心里竟然一种莫名的嫉妒。然后她又立刻想到,如此大手笔的规划,恐怕过不了多久,“把你的名字,刻在屏行”说不定都会成为整个C 国体坛的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激励语。

“把我的名字,刻写到屏行会所的大堂上!”

好个石川跃,好个屏行会所,这气势也未免太恢弘了。

……

“白指导,我们周总来迎接您了……”

一直到她醒过神来,是迎面走来的两个女性……招呼著过来。其中一个,她却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翩翩玉人,摇摇佳丽,一身海蓝色的西服,配着雪白的衬衫,三分知性,三分妩媚,三分干练;却是如今在河溪城里也小有名气的,原西体集团的管理干部之一,现任屏行奥林匹克中心首席执行官,在某个圈子里也传言是“石川跃的女人”——周衿女士。

“这位是白教练吧,这位是……奚教练吧。你们好你们好,欢迎欢迎。”

白荷当然不敢怠慢,连连握手致意:“周总啊,我们见过的……还麻烦您来接待,怎么好意思呢。”

“哪里哪里,咱们这里也是省局的领导下的项目。你们能来,才是我们的光荣呢,老实说,论起来咱们屏行会所第一批正儿八经的团客,就是这次C 非交流的朋友们了,除了咱们冰雪中心,还有非洲客人,还有一些首都各界的朋友,还有文艺界的,还有咱们河西水上中心的,小球中心的。小吴带咱们白指导参观过了么?……没事、没事,您不用拿证件了……让小吴帮你们开房卡就好,你们是特殊客人,不需要走一般的流程。哦,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竞赛部的总监,莫彬彬。”

“您好您好……”

“咱们的非洲客人明天才会来入住,流程方面,省局和宣传科已经和我们会所核对过了。等一下,我会让人再送一份流程表,到您的房间,您这里也可以再研究一下,同学们也可以准备一下……对了,有件事得和您这里通融一下,因为这次咱们来的同学比较多,我们这里客房是有限的,而且都是分楼制,所以可能没办法都安排在同一栋楼里。”

“您太客气了,怎么分配都好。”

“是的是的,整个会所里有很多场馆和运动娱乐项目,同学们只管使用就好。我们这里其实是会员制的,没有内部的收费项目。所以同学们只管尽兴玩就好。”

“感谢,感谢。”

“等一下午餐、晚餐,我们都有自助餐厅,我们这里是三个自助餐厅自由选择……倒是唯一的餐厅楼虽然修好了,但是还没有启用,同学们可以选择在我们一号馆,就是这里的自助餐厅,在二楼,或者三号馆首尔馆的中餐厅,那里偏中式一些,或者管理中心的食堂区用餐都可以的。”

“感谢感谢……”

“哦,对了,今天晚上,白教练有时间么?一起用个晚餐?我们在3 号馆的中餐厅,有个小型聚会,还希望您也能赏光……”

白荷有点一愣,出于礼貌,周衿约她这个领队一起吃个饭也是题中之意,但是……周衿当着自己和奚稼桑的面,就只约自己一个,不约奚稼桑,不是有点奇怪么?

“……”

“哦,别误会,哈哈……是这样的,咱们这次‘C 非交流’的主角,言文韵女士,是今晚入住我们度假村,嗯,省体育局公关办公室的小李同志,也会陪她的。还有来自北海的几个运动员代表,也有女孩子,我本来想着吧,我应该尽点地主之谊么,但是,也怕打扰到大家休息。后来,是咱们省局的一位女领导,哦,我说的是溪山景区的魏晓月魏局长,说,女孩子一起聚聚挺好,如果她有时间,也可以过来坐坐。所以呀,可以算是魏局长出面,代表咱们屏行,请这次来出席的女生,一起吃个便饭。就咱们几个女生,小小聚一下,一个男生不请。哈哈……有魏局长主持大局,那我和彬彬就算是借花献佛了,请咱们这些小姐妹们,一起吃个便饭。哈哈,奚教练,您可别介意啊。”

奚稼桑虽然不如白荷见多识广,但是又不是傻瓜,连连逊谢几句,干脆退到远处去,和吴振帆一起折腾开房卡的事了……

白荷已经听明白了,这个叫周衿的新任的屏奥体育运动俱乐部的CEO ,确实情商挺高,主意也挺有情趣。她是借着这种比较有特色的“女生聚会”,在乘机搞一次小型的社交活动,又拉扯上了都可以算是省领导的溪山景区那位传说中的魏晓月局长出面坐镇。这种“女孩聚会”风格的活动,确实很容易拉近人和人的关系,一般人也都不好意思拒绝。

其实白荷知道,以魏晓月的身份,多半是被拉着虎皮做大旗挂了个名,十有八九是不会真的出席的,魏晓月已经算是省领导之一了,怎么可能和几个小女生又打又闹的。但是有言文韵,有市局的李瞳,又请自己,北海的客人,应该指的是这次“C 非交流”北海方面派的那个小女生,叫什么沈玫儿的。这个小女生才十七岁,练射箭的,刚刚入选国家青年队,但是人长的水灵的跟一条小嫩葱似的,一点都不输给河西的许纱纱,自从许纱纱一战成名后,似乎全国各省都学着河西的样,在搞类似的青少年运动员包装形象工程,这个沈玫儿,在北海被评选上了什么“北海运动形象大使”,这次也跟着一起出席,算是北海方面蹭“C 非交流”热度的代表。看来,这次来出席这次“C 非交流”今天又入住屏行的女孩子,周衿都会邀请一下,但是几个女生乘机认识认识,扩展一下人脉,倒是真的挺有吸引力的。

以她的身份,当然也不可以推却,她点点头,做出很高兴的样子:“好呀,那就叨扰周总了……能见见言文韵,这种机会总不能错过吧。哈哈……不过我先还是要安顿这些孩子们……”

当然,她其实也是见过世面的,不会把周衿的邀请当成纯粹的玩乐,她的脑海里还是认真的过了一下“可能与会者”的名单、尺寸和边界,既然周衿除了言文韵和自己,还邀请了北海的那个沈玫儿,那么作为河西的代表,她也要注意思考一下出场名单,她认真想了想,就跟了一句:

“既然是女生聚会,咱们冰雪中心也有小运动员是国家队的成员了,我能一起带来蹭饭么?哈哈,当然也是女生……”

“哈哈,瞧您说的,欢迎啊,我人事还不熟,是我大意了,当然欢迎了,应该的。您可千万要担待啊,您说的是哪几位啊?”

“我们冰壶队的队长祝珺蕊,也是咱们国家冰壶队的。”周衿向着学生堆挥了挥手:“小祝,小祝,你过来一下……”

她挥着手,脑子里也闪了一下,是否要顺口叫一声欧露璐呢?虽然欧露璐年纪还小,但是这个小丫头天赋实在太好,她已经预感到这小丫头迟早会成为明日之星的,也迟早会给她这个教练带来足够的名气和利益的。当然了,到时候自然会有国家队来争夺主要利益。但是早一点带着欧露璐出席一些场合,可以尽可能的锁定一下,自己和这朵冰雪小花的“绝对师徒”关系,也算是提携这个小朋友了。

但是,她展眼望去,又看到她的这个冰雕玉琢的宝贝学生,和那个叫张琳的小南妹,亲亲热热的黏糊在一起,已经在角落用手机不知道在拍些什么,两个人贴在一起,都跟连体娃娃似的。

她皱了皱眉,决定还是算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