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 第82回 作者: hmhjhc

.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

作者: hmhjhc2021-5-5发表于SIS

第82回:张琳,新姐姐

-------------------------

泓祺区,泓祺艺术长廊。

檀香、素手、纤纤笔。

长案、白绢、层层染。

桌子上,带着芳香功能的一台小加湿器,轻轻的喷洒出薄薄的水雾;一盏折叠工作灯,将乳黄色的灯光透过水雾,洒在一个丰满窈窕的女孩的圆润的肩膀和纤细的吊带上。桌上,一张A4纸大小很特别的白纸被铺开;只要细看,就会发现这种纸张和一般的办公用纸不太一样,其实是分成几层,白纸下隐隐有一层墨色的油纸,下一层是透明的蜡纸。

这个趴在桌前的女孩看着也就十八、九岁,个子不高,但是体态丰满,穿着一条麻灰色的七分工装裤,一件灰色的吊带背心,不仅把肩膀袒露出来,连胸前的锁骨和有些黝黑的肌肤也都一览无遗,两座巍峨的有点不像亚洲人的饱满乳球,滚圆滚圆,包在背心下,形成一道迷人的风景,简直是被“搁”在画桌上。乍一看,有一种火辣辣的视觉冲击力。

而这,却丝毫也不会影响她小麦色的细润的胳膊,支在画桌上,像一尊仕女图;也丝毫不会影响她,一方骨骼玲珑的手掌、几根纤纤素指,握著一支模样很特别的油性笔在那里聚精会神的描笔勾勒。

这女孩运笔柔中有刚,每一根线条,出没在那层叠的白纸上,都仿佛是用刀在“刻”一般,划下了一条一条的痕迹。但是再细看过去,却发现那些线条只是浑然天成的有力度,而线条的表现,该温柔处的却依旧温柔。

因为一切都如同魔术一般,那纸张上,已经渐渐飘洒出一束墨色漆黑,却生动得仿佛要绽放一般的铃兰花。

……

张琳看得都要痴了。

……

最近,张琳又有了新的爱好,她又结识了这个新的“酷姐姐”。

她托著雪腮,用一副小迷妹似的痴痴表情,趴在桌子的另一端,崇拜的看着眼前在画纹身底稿的女生,似乎要把这个叫袁玥的大姐姐的手、笔、脸、脖子还有胸脯,都看到灵魂里去。

七姐?对于年轻的张琳来说,那些麻烦事,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张琳原本是跟着北洋路上的一个叫花七姐的“道上的姐姐”玩,其实她本人倒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就是跟着瞎跑跑假冒南妹长长见识。一来二去,自己还在那七姐这里借了一些钱。钱,当然是被她拿来胡乱挥霍了,其实也有给自己队里的“亲爱的”闺蜜欧露璐买生日礼物的钱。但是弄到最后,这利滚利的,自己都被迫脱衣服、拍裸照算是借条,被要挟著留底还钱了。她虽然小孩子心性那是过一天算一天,觉得啥都不在乎,但是那天的事,自己心里也害怕这是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她只是莽撞,并不是笨,她知道女孩子脱下文胸、脱下内裤……接下来更可能发生些什么。她毕竟是个冰清玉洁的小处女,闺房里的那些事,她只想和自己的“亲爱啊”璐璐在被窝里偷偷的做。无论如何,她都还不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说来也是巧,那天,在自己糊里糊涂被胁迫拍完了裸照出来,正好赶上环溪月湖马拉松。自己在马路上,一下撞上了自己做保安经理的二叔,一个叫大强的保安兄弟,似乎是在那里执勤维系秩序。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神差鬼使说了点什么,然后,那个黑铁塔似的大高个,好像有点听不懂自己说话似的,也不容自己分辩,拽著自己,就带自己去了自己的二叔——张琛那里。

自己的这个二叔张琛,说起来是自己的亲叔叔,但是自己爸爸张琰死的早,其实和这个叔叔也十几年没往来了;是这次,母亲于雪倩带着自己来河溪生活,托关系托到张琛这里,才又搭上线的。自己其实也不傻,一眼就看穿了这二叔和自己的寡母勾勾搭搭的,当然,这对她来说也算不了什么,自己的母亲以前在筑基是做什么的,她也知道个大概。她更在乎的,是自己这个平时笑眯眯的看着一副挺和气的样子的二叔,号称是做保安经理的,身后却跟着几个小弟,肩膀上却更是纹著一只火红的蝎子,高高的尾勾亮着细锐的毒针,简直就跟道上混的大哥似的那么帅气。老实说,就冲这纹身,她对二叔的印象就不错,至于二叔要和母亲睡觉……又管她什么事呢?

那天,自己一开始还想瞒着,但是张琛似乎一眼就看出自己不对劲,三言两语嘻嘻哈哈一套话,自己那点“麻烦事”就被二叔套了个明明白白。

本来,她是想撒个娇、打个滚,她甚至不介意故意搂着二叔的胳膊,用自己日渐丰满的小奶包故意蹭一下二叔的胳膊,让二叔意乱神迷一下,好乘机问二叔要点钱。老实说,她甚至都打起了主意,要拿妈妈和二叔的“事”,来暗示一下、提点一下二叔;按她的意思,自己这个侄女儿遇到了麻烦,老妈都陪你二叔睡觉了,自己都不介意拿小幼女的身体略微给二叔一点“甜头”了,问亲叔叔要个几百一千的,先填还一下七姐的债务,混一天算一天,也是应当的吧?

可让她有些失望的是,二叔摸清楚她那点麻烦事,并没有掏钱帮她的意思,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只是拍拍她脑袋,叫她别担心,说帮她搞定,只是以后可要好好读书,好好训练,不要和社会上那些人来往,要做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不要让妈妈担心……,巴拉巴拉的都是这些司空见惯的“大人们的废话”。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她浑浑噩噩、提心吊胆过了几天,七姐居然一直都没来找她,直到最后,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七姐口气表面上轻松,但是连张琳都听出了她的紧张、惶恐。七姐不仅说那笔钱“已经有人替妹妹你还了,没事了,那借条,姐姐寄还给你”,还一个劲的说“这事就到此为止,姐姐也有不对的地方,以后你好好念书,别来姐姐这里太多,耽误了你的功课不好”、“见面不方便,你家里人会担心的,就在电话里,远程给妹妹你算是斟茶赔礼道歉了,本来就是逗你玩的么”、“这事就点到为止啊”。

啥?那平时高高在上,吹起牛来简直是脚踢河北区、横扫北洋路的花七姐,就这么认怂了?而且七姐语气里的恐惧和谄媚,她听了个清楚明白,这让她简直懵圈了。

钱,就这么算还了?两清了?没事了?甚至连自己拍的那些照片和视频,七姐都给自己快递过来了?快递过来?反过来,七姐居然连见自己都不敢见?牙哥没出面?那传说中的北洋路三杰呢?铆钉哥?郎七哥?皮八哥?这些大哥们也没把自己怎么样?这事,就这样,连个余波都没了?

“我二叔真那么酷?我二叔该真不是什么道上的大哥吧?”

她简直是心花怒放喜不自禁,而且这事从头到尾,张琛也没和自己母亲提一个字,一切居然真的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个浑浑噩噩的现实世界,这座硕大无比的河溪城,再一次向这个十五岁的小女生证明:一切都没什么了不起了的。那些所谓的危险,那些所谓的堕落,那些所谓的毒害青少年的深渊,那些所谓的一失足成千古恨,都不过是大人们编造出来吓唬小孩的玩意……

没什么可担心的。尽情玩吧,尽情享受吧,尽情跳舞吧。

有我二叔在,没什么可担心的。尽情玩吧,尽情享受吧,尽情跳舞吧。

……

有了这份心情,她在队里训练,连一向都容易失误的后内外点冰一周半旋转跳,都成功了好几次,像一只无忧无虑,在冰上起舞的小鸽子。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她真的从那天开始,彻底断了和七姐的联络。不管七姐怎么算计她怎么搞她,对她来说,那个世界,那个北洋路上的世界,那个充满了欢乐和刺激的世界,才是她的乐土。而河溪冰雪运动中心?不是。

她知道,那座美轮美奂的建筑,那圣洁的冰面,那紧身的训练服,那美妙的音乐,那高高飘扬的国旗……不是属于自己的世界。自己还在攻关基本的后点冰一周半旋转呢,外点冰自己还熟练点,内点冰一周半跳老是要打滑,白指导常常嘲笑自己是个“黄油脚底板”,而比自己还小两岁的欧露璐呢,都已经在冲击世界级的阿克塞尔三周跳了。

阿克塞尔三周跳……?她有时候觉得,那都不是人类可以做出来的动作,她也知道那冰上健美少女的美丽和绚烂,胜过北洋路上的一切。但是她却做不到。

算了,不想这些了……,毕竟,那个能做出这种动作的,已经越来越被队里重视甚至捧为队花队宝的小璐璐,在被窝里,还和自己亲亲抱抱,摸摸小奶儿,揉揉小穴儿,互相叫“亲爱的”,然后品尝那种泄身的刺激快乐呢。

而且好在,能让她转移注意力的是,她又找到了新的,又结识了一个新的,比花七姐要酷得多的“酷姐姐”——袁玥,玥玥姐姐。

她是在泓祺艺术长廊,这家叫“Why Not ”的刺青工作室里,结识了这个袁玥的小店主。

原本,她是觉得自己二叔肩膀上那只蝎子纹身实在太酷,就想偷偷在自己的什么地方,也纹刻上一些什么,才去泓祺闲逛的。

她之所以选这家叫“Why Not ”的刺青工作室,是那天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火辣辣的姐姐。

这个叫袁玥的女孩,自己第一次遇见她,脑海里就跳出那个词来,怎么说来着,就是“火辣”。

是的,就是火辣。说漂亮女孩,她是见过的,甚至漂亮到不可思议的女孩,她也见过,就不说电视里卓依兰、许纱纱什么的了,就算是自己的那个“亲爱的”欧露璐,那份冰雕玉琢、明眸皓齿,都简直可以上得了时尚杂志。但是这个叫袁玥的姐姐身上,却有一种非常与众不同的,甚至可以说是亚洲女性不常有的,如同火焰一般热辣的感觉。

先说袁玥的身材,就很别致。她个子其实有点矮小,实际上也是另一种的发育不足,这十有八九是年幼时候的刻意训练的结果,这一点体操队、花滑队的运动员最有体验了。但是袁玥虽然矮小,身材肌肉感却特别匀称,皮肤有一种如同小麦一般的金黄色。最吸人眼球的,是她有着一对D 罩杯、却又很挺拔、简直有点欧美范的胸脯,她又常常喜欢穿一些牛仔热裤或者简单紧身的工装服,配上她热辣的肤色,那滚滚的乳球摇来晃去荡漾出迷人的波涛,就算是女孩都看得容易口干舌燥。

一个这样的女生,居然是一个刺青设计师,居然可以用常年别在裤袋里的墨笔和墨线刀,勾画出那些柔美线条来,那些骷髅、如意、玫瑰、火焰、十字、心脏、公羊、丘比特……

哇,还能再酷一点么??!!

能!!

这个袁玥姐姐的人设,本来就已经让张琳如痴如醉了,但是最让她震撼的是,她居然……居然还是个失语者。

袁玥不是个“聋哑人”,她是一个后天失语者,说白了,就是她能听见并听懂别人说话,但是她自己却不能正常发音,好像是因为后天的什么疾病或者伤害,她的声带是损伤的,只能发出干哑的“嗬嗬”的音响。她和别人交流,除了手语,就是用平板电脑上的一个发音软件。那个软件挺智能的,她写字飞快,而那个识别软件,会识别她的字迹,迅速补充上助词和停顿,用一种配置过的甜美女声,代她表达和发音,也比正常交流慢不了多少,虽然有点奇怪,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好吧,对张琳来说……这甚至是另一种火辣。美女,大胸,工装,艺术,纹身,加上一点儿残疾,在泓祺,用墨笔、钻头、刻刀,在人类白皙的肌肤上,雕刻出浸染鲜血的线条,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浓浓的朋克味吧。

她真的要迷死了。她甚至都有点花痴兮兮的幻想和玥玥姐姐做爱了。

最近一周,她是有事没事就往“Why Not ”跑,缠着袁玥给她纹身,一开始,她的主意,是想在自己的胳膊上纹一串字母“OLL ZL”;后来又觉得纹在胳膊上,实在太容易暴露,白指导看见了,一准要开除自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再性感一点,让袁玥在自己的腰线下臀沟上,纹一颗露珠?或者在自己的胸脯下肚脐上,纹一滴眼泪?

一想到,自己和璐璐亲热的时候,让欧露璐看到自己的私密部位的纹身,那个小丫头一定会目眩神迷吧?

但是,自己所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提议”,玥玥姐姐统统都拒绝了,用袁玥那个平板电脑里的女声的话来说“你是未成年人,一定要纹身,只能是你的监护人带着你来,签同意书。”

切……

她又嗤之以鼻了。省队里的规章制度写的很清楚,队员是不可以纹身的。当然她也不在乎这个,她已经想好了,纹身也要纹在私密处,她就不信,白指导还能脱掉自己的文胸或者内裤来检查?而且这年头成年队里纹身也不是罕见事,自己又不可能进国家队,难道还要在乎什么正能量社会示范效应?那是对许纱纱、言文韵那种国家队当红小花来说的,和自己没关系。但是不说这些,自己要纹身要想瞒过母亲就难了,虽然自己清楚,老妈于雪倩的身上就有两处纹身,但是,要自己的母亲同意给十五岁的自己纹身,她也知道是异想天开。

不过,她也看出来了,玥玥姐姐被自己纠缠的有点心动。所以,她是三天两头跑Why Not ,来做玥玥姐姐的工作。

“玥玥姐姐,你就给我纹一小块么,脚踝上,脚踝上行不行?我们学校肯定不会查的。”

“……”这火辣的姐姐已经被她缠了好几天,都已经气笑了,干脆也不看她,继续在书桌上刻画着那朵铃兰,胸前的一对巨乳依旧重重的压在书案上。

“就几刀,几刀先刻一个轮廓好不好?起个头也好啊。别人要问,我就说是伤疤,我们学校明天就组织去屏行春游了,我想给我同学看看么。”

“……”

“那实在不行,你要不教教我?你教会我了,我自己给自己纹?你这是画什么呢?”

袁玥似乎也被她逗笑了,拿她也没办法,从一旁拿起Ipad,轻轻的用手写笔划弄了几下,用平板上的扩音器,仿佛是另一种方式在和她聊天:

“学纹身也是一种学习,需要很多投入时间和精力。”

“那你这是画什么?”

“客人委托设计的图案,叫铃兰盛开,是一个俱乐部的标志”

“啊?我知道铃兰啊,那是个学生俱乐部啊,还来我们控江三中招生呢?原来是玥玥姐姐你在给他们设计标记啊。你不是说,未成年人不给纹身么。”

“可以用在临时纹身或者彩绘上的。”

“彩绘?啊?玥玥姐姐,我还以为你就只做纹身呢?”

“纹身,实际上是人体美术设计的一种;我还做彩绘、皮具设计。这样吧,我哪天给你做个皮雕的钱包吧。”

“好啊好啊,哇,太酷了,太酷了。玥玥姐姐,你教我好不好?你收我做学生好不好?你收学生多少钱么?就当我报名培训班么”

袁玥似乎被自己逗笑了,抿著嘴笑了好一会,才又“奋笔疾书”了几句

“你先别打扰我了,我这给人赶工呢。你明天要去屏行春游么,先去买吃的吧。”

张琳还要依依不舍的纠缠,Why Not 小店铺的门,却被“枝呀”推开了。

缓缓的,在午后的阳光的一团朦胧中,走进来一个人。

张琳瞄了一眼,皱了皱眉头,因为走进来的人,怎么看着也不像是纹身店的客人,甚至都不像是会来泓祺艺术长廊这种地方光顾的人。

因为进来的男人,是一个粗壮却矮小的农民工模样的中年人。他的脸上皱皱巴巴的,皮肤是一种泥土一般的蜡黄色,四五十岁的模样,个子很矮,应该只有一米六左右,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夹克衫;夹克衫下,依稀可以看到他壮硕的肌肉;最让人皱眉的是,他还带着一个很难看的破破烂烂的平顶鸭舌帽,用帽舌尽可能的遮挡着自己的脸庞,看这幅模样,像个是挑大活的农民工似的。

这农民工,似乎还冲袁玥笑了一下。

这种人,来泓祺艺术长廊干什么?来Why Not 干什么?

但是,看见那个中年男人,袁玥的脸色却似乎变了变,她依旧带着轻轻的微笑,却挺刻意的推了一把张琳,还在平板上写了几个字:

“我有亲戚来了,琳琳,你要不先去吧……”

然后,玥玥姐姐又冲那农民工点点头。

哦?原来这农民工是玥玥姐姐的亲戚啊,这就说得通了,大概是外地来河溪打工的吧?张琳再怎么无奈,也知道这种场合,自己这个小迷妹怎么都该告辞了。

她只好无奈的别别嘴“那我下周再来”,又冲袁玥挥挥手,才推门走了出去。也不知道为什么,走出门口,路过那个农民工的身旁,那个农民工似乎也怕打扰到她这个“顾客”,特地缩了缩身子,似乎还腼腆的笑了一笑,但是,她就是觉得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好在一走出门,初冬的暖阳洒在泓祺的街道上,格外酥殇……她也就忘怀了。

今天没有磨动,不过她也看出来了,玥玥姐姐也不是那么守规矩的人,下次再来磨,她有信心,终究可以让玥玥姐姐同意,在自己的身体上,刻下那带着墨水的针尖……

今天就算了,还是去买点零食吧,这点她倒没撒谎,明天,河西省冰雪运动中心的队员们,要去传说中的屏行奥林匹克中心春游了,这次是特地安排的,还要住两晚,第二天还要和来自非洲的运动员们一起交流。听说这批非洲运动员前两天在首都游览活动,今天才飞到河溪,也不知道黑人运动员是不是很吓人。

不过她也知道,"C非交流" 这种事,她这种小运动员不过就是合个影、握个手、吃个饭。真正在意的是,队里的哥哥姐姐们都在说,那个屏行奥林匹克中心,是个超五星级豪华的酒店。虽然是体育主题,但是据说奢靡浪漫、豪华典雅。

而她,肯定是会和欧露璐分一个房间的。

嘻嘻……又可以玩璐璐的身体咯。

还有哦……好像二叔也在那里工作。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