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母攻略 (5-6) 作者:流浪老師

【韻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師2021/5/10發表於:首發SexInSex

(5) 從電梯里出來,站在門口深呼吸了兩次,才拿鑰匙插進了鎖孔。

推開門一進去,就看見媽媽面無表情的靠在沙發上,眼皮一抬朝我這邊看了過來,不怒自威。

我躊躇不定的站在原地,摸不准媽媽現在的脾氣,也沒敢言語。

半晌,我保持一個姿勢快站不住腳的時候,剛想開口認錯,跟媽媽解釋一番時。

「吃飯了沒?」還是那副平淡的語氣,只是平淡的語氣中,流露著一股濃濃的關心。

聞言,我下意識的就回道:「吃了···」可能是怕辜負了媽媽的關心,我心裡一緊,後面又緊跟了句:「沒吃。」

一聽我這含糊不清的回答,媽媽立馬翹起了眉頭,一字一頓道:「到底吃了沒?」

我低下頭,聳拉著腦袋,小聲說道:「吃了,但沒吃飽。」聽起來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就好像是我在外面被人欺負了,然後跑到媽媽的懷裡哭訴。

媽媽手扶額頭,一臉無奈道:「你啊你,在外面花了錢還吃不飽,餓死你算了。」

我站在一旁一句話也不反駁,反正就是被罵兩句而已,又不肉疼。要是媽媽過幾句嘴癮,心裡的那股火氣就能消下去,我巴不得媽媽多罵我一會呢。

不過,雖然媽媽嘴上放狠話,但還是起身朝廚房走去,邊走邊說道:「趕緊去洗手。」

「得令。」我高興的皮了一句,就跑進了衛生間,然後一邊哼著小調,一邊搓著手上的肥皂。

原以為今天免不了一頓訓和揍,卻沒想到如此簡單的就過關了,果然,媽媽還是愛我的。心裡越想越高興,就連洗手都比平常認真了很多。

等我從洗手間出來,媽媽已經坐在沙發上了,桌子上還擺著一小碗米飯和三個菜,土豆絲、番茄炒蛋和紅燒肉,盤子裡的菜,看起來基本都沒怎麼動,還有一多半,而且熱氣騰騰,一看就是在我回來之前,媽媽就提前準備好的。

雖然媽媽從表面上看起來很嚴厲,但是實際上對我這個兒子還是很關心的,不管是在學習方面,還是生活方面,都是面面俱到,就是脾氣有點冷,不愛多說話,能用一句話講清楚,絕對不會說第二句。

由於是長身體的原因吧,我今年的飯量還挺大的,中午在火鍋店那頓確實沒怎麼吃飽,況且媽媽做的飯菜更合我的胃口,感覺再來一小碗米飯,我都能吃下去。

客廳里,除了我手中碗筷碰撞發出來的聲響,像平常一樣,一如既往的安靜。

我渾身躁動的坐在凳子上,雖有心打破這份安靜,想和媽媽聊會天,但是卻找不到話題。

過了會,碗里的米飯也吃了一大半,我儘量做出很隨意的樣子,「媽,我爸呢,還沒回來啊?」我邊吃邊問道。

媽媽慵懶的靠在沙發上,腿上放著一個抱枕,雙手搭在抱枕上面拿著手機,頭也不抬的說:「值班呢。」

「這都一天一夜了吧?我爸身體能扛住啊?醫院也真是的,又不光我爸一個醫生。」我扒拉著米飯,不滿的嘟囔了幾句。

聞言,媽媽抬起頭狐疑的看著我,眼中有些質疑,遲疑了片刻:「你是我兒子嗎?」

見媽媽罕見的跟我開起了玩笑,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放下筷子傻笑了一聲,然後便正色道:「不是。」

見我這麼一本正經的開玩笑,媽媽嚴肅著的臉也沒蹦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嘴裡斥責道:「去去去,瞎扯。」

「誰讓您懷疑自己的親生兒子呢。」

媽媽瞪著我瞅了半天,才不緊不慢的嘀咕一句:「你都會關心人了,我可不得懷疑。」

「哎呦,我滴個親媽啊,我關心我爸都關心出問題了,我可真冤枉。」我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很是悲傷。

媽媽沒理會我裝模作樣的委屈勁兒,而是哼哧了兩聲,一臉沒好氣的說道:「那也沒見你關心關心你媽我呢?中午給你做上飯也不回來吃。」

好不容易和媽媽能這樣敞開心扉的聊天,我也沒再畏畏縮縮,而是理直氣壯道:「誰讓您一天天冷著個臉,就像是誰欠您五百萬似的,我敢關心您嗎。」

「我敢嗎···」說著,我的聲音逐漸小了下來,腦袋也低了下去,坐立不安的偷瞄媽媽的反應,心裡也忽然沒了底。誰讓你管不住自己,一禿嚕嘴全說出去了,這下可好了,本來挺好的一個母子氣氛,就這麼沒了。

等了半天,我也沒見媽媽大發雷霆,也沒言語相斥,而是又坐回了沙發上,看起了手機。

「媽?」我抬起頭低聲叫道。

「嗯?」

「您怎麼不罵我啊。」

「好好的罵你做什麼?」媽媽瞥了我一眼,又低下頭接著看起了手機。

突然又摸不准媽媽的脈絡了,我撓了撓頭,再次小心翼翼的問道:「我剛剛那樣說您,您不生氣啊?」

「你說的都對啊,我生什麼氣?」媽媽反問道,還疑惑的斜了我一眼。

啊?這這這?難道媽媽突然改脾氣了?還是這就是教數學的人的一種嚴謹?對就是對的,錯就是錯的?我是真的搞不懂了。

但是,不讓我弄清媽媽為什麼一直都是板著臉的形象,我現在心裡還真是有點不得勁了,好奇心的驅使,心裡就像貓撓一樣。

我鼓足了勇氣,一臉忐忑,翼翼小心的問道:「媽,您···您為什麼一直都是板著個臉啊?」迫於媽媽的威懾力,我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只見媽媽放下手機,把抱枕也放在腿的一側,手裡還抓著抱枕的一角,一臉平靜的看著我。

瞅見媽媽抓著的抱枕,我身體一緊,媽媽不會拿抱枕砸過來吧?「媽,我吃飽了,我先回臥室改···改卷子了。」言語中充滿了驚慌,起身就想逃回臥室。

「你坐下。」媽媽的聲音猶豫山谷中的迴響,在我耳邊不斷環繞。

「誒。」我磕磕絆絆的應聲坐在了媽媽對面,根本不敢離媽媽太近。

難道還非得揍我一頓出出氣才行嗎?哎,又到了我以身獻義的時候了。

不過,沒等到那個抱枕落在我身上,倒是媽媽開口說話了。

「你說媽媽總是板著個臉,冷著個臉?」從媽媽的語氣中,我聽不出一點波動。

那到底我說沒說啊,大概是沒說吧?·····

見我沒應聲,媽媽也沒在意,又自顧著說道:「媽媽是一名老師,又帶著三個高中班,若是每天見誰都是笑呵呵的,那我還怎麼教你們這群愛搗蛋的學生呢。」

說著,媽媽把目光轉向我身上,眼睛直視著我,好似在問我,她說的對不對?我認為,大概是對的吧·····

不過,我靈光一現,突然就想到了反例,立馬抬頭反駁:「媽,那我們英語老師也帶著三個高中班,不是也每天都笑呵呵的嗎?」

「她下學期就不帶你們了。」媽媽冷冷的說道。

「啊?」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媽媽,再次確認道:「那她為什麼不帶我們了啊?」

「你也不看看你們班的英語成績,在全年級都排到哪去了,都快跌出平均分數線了,這是一個優班該有的成績嗎?」媽媽的話像是給我潑了一盆涼水,讓我明白了過來,成績才是評判一個好老師的標準。

想起那位年輕冒貌美的窈窕女教師,下學期不帶我們班了,心中就充滿了失落感。

她應該是我見過最好的老師了吧,知性大方、巧笑倩兮、和藹可親,對學生充滿了耐心,從來都不會像其它科的老師一樣吼我們。而且,她也是我見過的老師中最漂亮的一個,當然,除了媽媽。

但是,上媽媽的課,我總是心驚膽戰的,總害怕被媽媽叫起來上台回答問題,但英語老師的課,卻是沒有那種壓力和煩惱,只有輕鬆和從容。

大概,所有的學生,都會和我一樣,喜歡這樣的英語女老師吧。

「行了,回臥室把卷子拿出來,改錯題。」媽媽起身吩咐了一聲,便收拾好桌上的碗筷,走了廚房。

「哎。」我嘆了口氣,也不去想英語老師的身影了,愛咋咋地吧,我又改變不了什麼。去臥室把上周考的數學卷子拿出來,然後坐在客沙發上,趴在茶几上很是認真的改了起來。

不過一會,廚房嘩嘩嘩的水聲也安靜了下來,媽媽從廚房出來,直接坐在了我旁邊。

媽媽一坐到我旁邊,我瞬間壓力山大,就感覺我現在呆的地方不是家,而是教室,滿滿的緊張感,連手中握著的筆都出了汗。

「這道題你還能做錯?我教你的都學哪去了!」

而媽媽,又變成了那個嚴厲的女教師,讓我又怕又愛。

在學校的時候,媽媽一直都是穿著職業裝,要麼黑色,要麼深灰色,一副精英女教師的打扮,而回到家裡以後,媽媽就沒有在學校時那麼講究了,完全是怎麼舒適怎麼穿。

媽媽坐在我旁邊不足一掌之距的位置,若有若無的香氣不斷飄向我的鼻孔,讓我根本沒法靜下心來學習,反倒是內心的小惡魔不斷慫恿著我,眼神不由自主的偷偷瞄向媽媽。

一身寬鬆的酒紅色真絲連衣裙,裙擺足足遮到了膝蓋處,只露出一小截光滑細膩的小腿,腰間用一根收縮式的束帶打了一個結,把瘦弱的纖腰給輕輕地束縛著,我甚至懷疑,只要抓著那根束帶輕輕一拉,媽媽身上的連衣裙都會跟著脫落下來,上身挺翹飽滿的雙峰高高聳起,像鼓起的兩座山包,就連寬鬆的連衣裙都不能掩蓋,烏黑的長髮被盤在腦後,兩條纖細的美腿交疊側向我的另一邊,一條完美的身材曲線,在寬鬆的連衣裙下若隱若現,一身高貴清冷的氣質,不管怎麼看都像是一位脫離凡塵的謫仙子。

「顧小暖?顧小暖!!」

「啊···怎麼了?」我連忙回過神來,慌張應聲道。

媽媽一臉嚴厲的瞪著我,用手指使勁戳了戳桌子上的卷子,指著一道錯題,說道:「你來給我重新說一遍這道題的解題思路!」

「啊···」我迷迷瞪瞪的看向媽媽手指的那道題,不禁有些傻眼了。

註:已知雙曲線的離心率為2,F1、F2是左右焦點,P為雙曲線上一點,且∠F、PFx=60°,Sp5=12、5.求該雙曲線的標準方程。

「啊什麼啊!我剛剛給你講了一遍,你是不是沒認真聽?!」媽媽揪著我的耳朵,厲聲斥責道。

我連忙慫拉下腦袋,委屈巴巴道:「我聽了,但您講的那麼快,我那能聽懂。」

「呵,這還怪我了?」媽媽氣極而笑,手上的力氣也愈發的大了,狠狠的轉了一圈,才緩緩鬆開。

我也沒敢求饒,在媽媽帶入到老師的角色以後,我根本沒那膽,只能等媽媽主動鬆開,我才揉著我的耳朵,支支吾吾:「我那敢怪您啊。」

啪···

「還頂嘴!」媽媽在我後腦勺不輕不重的來了一下,氣的酥胸直顫。

又挨了一下,我心裡反而沒那麼害怕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都是挨那一兩下的事,嘴裡又小聲嘀咕了句:「哪敢啊···」

聽到我還敢頂嘴,媽媽氣呼呼的盯著我,杏眼圓睜,緊緊的抿住嘴唇,白皙的俏臉氣的有些泛紅,再次舉起來的手最終還是沒落下來,一臉惱怒道:「真想一巴掌拍死你這個不聽話的東西。」

「您要是捨得,怎麼拍···」

「你給我閉嘴!」

見媽媽已經在暴走的邊緣,我趕緊閉上了嘴巴,生怕媽媽真的一巴掌狠狠的拍下來。

沉默了半天,媽媽無奈的嘆了口氣,才重新指著剛剛的那道題,說道:「我再講一遍,你要是還不認真聽,我立馬把你給拍死。」

我連忙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看題。」媽媽習慣性的說了一句,又開始給我認真講題,「現在已知雙曲線的離心率為2,F1、F2是左右焦點,那麼·····」

「聽懂了嗎?」媽媽講完以後,又看著我問道。

「聽懂了。」這次我不等媽媽問完,就連忙點頭。

「那你重新給我說一遍。」

·····

「翻開另一面,看下一道錯題。」媽媽揉了揉太陽穴,略有些疲倦之意。

我乖乖的把卷子翻到另一面,把錯題摘抄在錯題本上,等媽媽給我講解。

「這道題也是重點,而且已經考過一次了你還做錯,真不知道你上課幹嘛了,你媽我還是教數學的,說出去丟不丟人?啊?」媽媽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訓斥著我,卻還是指著錯題給我認真講解了起來:「看題。」

說到底,我除了是媽媽的學生之外,還是她的寶貝兒子,不管怎麼說,都不可能做到像對其他學生一樣對我,畢竟人都是有私心的,可能是為了自己,也有可能是為了自己的親人。

·····

直到下午六點多,我才疲憊不堪的從沙發上站起來,活動了活動腰骨,坐了這麼長時間,脖子都有點酸了。

臨近高三,媽媽給我開小灶的次數也是越來越多,除了數學,其它理科科目,也能輔導一二,畢竟數理不分家嘛,作為名牌大學畢業的媽媽,知識儲備還是很豐富的。

把桌子上的書本收拾了一下放回臥室,又拿出手機給蔣悅悅發了條消息,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衛生間,學習了一下午,一次廁所都沒去,尿意早就憋不住了。

只是礙於媽媽坐在旁邊,還在認認真真的給我講題,我也不敢往衛生間跑,現在媽媽出門買菜了,我才算是真正的放鬆了下來。

站在馬桶前面,快速解開褲腰帶,露出我那根粗長的肉棒,對著馬桶就開始噓噓。

「哈·····太爽了。」我微眯著眼抖了抖肩,一臉愜意,這尿憋久了突然釋放出來,感覺是真滴爽,就是對膀胱不好。

終於尿完,我睜開眼睛低頭看著自己那根粗長的肉棒,手扶著甩了甩,然後開始提褲子。

只是,我一抬頭,眼睛忽然就瞟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剛剛進來的時候尿急,也沒注意,現在放鬆下來,才發現洗衣機上面的洗衣盆里,竟然放著一條膚色的絲襪。

提起褲子,小心的往衛生間外面看了一眼,雖然知道媽媽已經出門了,但我心裡還是有些慌。

輕手輕腳像做賊似的走到洗衣機旁邊,一臉懷念的看著洗衣盆里的膚色絲襪,手顫顫巍巍的伸到了洗衣盆裡面。

對於絲襪我並不陌生,但不是因為經常在學校和大街上看別人穿過,而是因為我在上初中的時候,媽媽的絲襪經常隨意的放在衛生間,那會可能覺得我還小,也不怎麼注意,而我也不覺得絲襪有多麼大的吸引力,就只是單純覺得它就是一條褲子,一條摸起來比較舒服滑溜的褲子。後來上了高中以後,媽媽的一些私人衣物已經不怎麼隨意亂放了,可能是覺得我長大了,而我也很久很久沒有再摸到過了。

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媽媽的肉色絲襪會突然出現在衛生間,可能是換下來以後忘記洗了吧,讓我幸運的再次摸到了絲襪。

只是,當現在再次摸到媽媽的貼身絲襪,我已經不再年小,不再單純了,而是抱著一種肉慾和衝動在裡面。

【未完待續】

(6)

肉色的絲襪摸起來滑溜溜的,還有一絲涼涼的感覺,讓我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緩緩從盆里拿起那條肉色的絲襪,另一隻手在絲襪上面輕輕滑過,就像是摸在媽媽的美腿上,光滑柔軟而又細膩,這不禁讓我想起早上在電梯里,媽媽穿著那條黑色的打底褲,同樣的光滑柔軟。如果早上媽媽穿著的是這條肉色絲襪,那摸起來的感覺會不會不一樣呢?

一想起早上在電梯里摸媽媽大腿的場景,而我現在手裡又拿著媽媽穿過的絲襪,我胯下的肉棒瞬間就硬了起來,看著手裡的絲襪,我鬼使神差的低下頭在上面聞了聞。而這一聞,就像是打開了心裡的黑暗枷鎖,一發而不可收拾。

一隻手握住胯下的肉棒,一下一下緩慢的擼動著,而另一隻手拿著媽媽絲襪,緊緊的貼在臉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微酸的汗氣味中夾雜著媽媽身上的芳香,瞬間溢滿鼻腔。原來,媽媽的絲襪是這個味道,簡直可以讓人飄飄欲仙。

胯下的肉棒已經硬到了極點,恨不得馬上就能發泄出來,我眼中閃過一抹猶豫,可內心還是禁不住媽媽絲襪的誘惑,手顫顫巍巍的把絲襪放到了肉棒上。

「嗬·····嘶。」涼涼的絲襪放在肉棒上,那種舒爽的快感,讓我不由自主發出了顫抖的呻吟。

想像著絲襪穿在媽媽的腿上,而我的肉棒就緊緊的貼在媽媽穿著絲襪的腿上,那種禁忌的刺激快感,讓我的牙齒都禁不住顫慄了起來。

握著肉棒的手就像不聽使喚了一樣,顫巍巍的拿著媽媽的肉色絲襪,套在了胯下的肉棒上,腦子裡想像著媽媽穿著肉色的絲襪像蔣悅悅併攏雙腿的姿勢一樣,我粗長的肉棒在媽媽的美腿縫中間緩緩抽動。

心理和肉體上帶來的雙重刺激,讓我並沒有持續多久,胯下的肉棒就有了射精的跡象,我一邊幻想著,一邊快速擼動著胯下的肉棒,腦海里,我抱著媽媽的雙腿,肉棒擠在媽媽的美腿縫之間,下身狠狠的拍打在媽媽白皙的美腿上,肉棒也抽動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肉棒硬到了極點,青筋明顯的凸起,靠在衛生間的牆上,一隻手揉搓著自己的蛋蛋,一隻手快速的擼動著肉棒。

「嗬···」我喉嚨中發出顫聲,龜頭一跳終於射了出來。

噗呲···噗呲···噗呲···

片刻後,大量白色的精液狠狠的噴射在了媽媽的肉色絲襪上,我顫抖著的上身,雞巴一陣酥麻,感覺此時此刻的靈魂都在顫抖。

「呼·····」

衝動和高潮過後,我腦子也慢慢冷靜了下來,這麼多精液射在媽媽的絲襪上,如果不清理乾淨被媽媽發現,我估計得被媽媽扒皮抽筋,一想到這,我就打了個激靈。

可不能讓媽媽給發現了!

看了看衛生間外面,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媽媽買菜也應該馬上就回來了,得趕緊把現場清理乾淨。

先用手擦了擦,發現擦不掉,反而越擦精液的範圍越大了,怎麼辦呢怎麼辦呢?我就像一隻熱鍋上的螞蟻,跺著腳步在衛生間裡來回徘徊。

時間越來越緊,我也越來越著急了,急中生智,還真讓我給想出了一個辦法。

拿著那條被射過精的絲襪,先扔到水裡洗了洗,撈出來擰乾以後,又聞了聞,發現沒那股怪味以後,我才原模原樣的把絲襪放在了盆里原來的位置。

然後脫掉自己的衣服褲子,站到淋浴花灑下面,開始給自己洗澡。衛生間的面積不是很大,所以洗衣機的位置距花灑的位置不是很遠,只要把水龍頭轉到最大的噴水量,水絕對能噴到洗衣盆里。

嘿,我可真是個小機靈鬼,心裡不由得誇了自己一番。

可是接下來,腦袋被涼水一衝,我就瞬間無比的清醒,一股濃濃的罪惡感湧上心頭。

·····

「你下午洗澡了?」

「天太熱了,我沖了個涼。」

飯桌上,媽媽抿了一小口湯後,對我進行盤問,這時我便把下午早就編好的理由說了出來。

夏天太熱了 ,而且還沒開空調,沖個涼總不過分吧?我有理有據!

媽媽也沒再繼續問下去,確認是我洗澡了,那她的絲襪肯定也是被我洗澡的時候打濕了,只是我怎麼感覺,媽媽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難道是我沒洗乾淨?還是說媽媽聞到味給發現了?我抬頭試探著問道:「媽,有什麼問題嗎?」

「沒事,我放了條褲子擱衛生間弄濕了,估計你也沒注意。」媽媽皺了皺眉頭,也沒多說其它的。

我撓了撓頭,裝作一臉不知情的樣子,剛想再解釋幾句,就見爸爸敲了下桌子:「讓你媽再洗洗就成了,趕緊吃飯。」

「哦。」我應了一聲,埋頭繼續乾飯。

雖然表面上一臉平靜,可我的心裡卻像放羊了似的一團糟,媽媽肯定是發現了點什麼,不然不會一直緊皺著個眉頭。

快速的扒拉了幾口飯,跟爸媽說了一聲我吃飽了,便心虛的回到了臥室。

躺在自己那張寬大柔軟的床上,我心裡認真的思考了起來,媽媽的絲襪我肯定是洗乾淨了,而且為了不讓媽媽聞出來,我還特意用清水多次了幾遍,是哪裡不對嗎?

·····

「哎呀!好煩!」

在床上翻了個滾,一臉鬱悶的坐了起來,估計我腦細胞死完了,也想不出來是哪裡出問題了,還不如專門去看看。

想到這,我那顆不安著的心,又重新躁動了起來,那欲死欲仙銷魂的滋味,又重新浮現腦海,說不定,還能再享受一次媽媽的絲襪呢。

衝動的慾望驅使著我做出了行動,輕手輕腳的來到房門處,把耳朵緊緊的貼在門縫上,聽到外面已經沒動靜了,我握著門把緩緩把門打開,側著身子從臥室溜了出來 ,一臉賊眉鼠眼的觀察了一番。

爸爸在醫院值班忙了兩天,累得疲憊不堪,現在已經回臥室躺著了,再聽到廚房傳來的水聲,媽媽肯定在廚房洗碗,客廳、衛生間都沒人,不禁給我增添了幾分膽子。

腳上的拖鞋被我用力的繃緊,踩在地板上儘量不發出一絲絲聲響,手扶著牆壁,一路躡手躡腳的來到了衛生間門口,站在衛生間門口,又往廚房那邊瞄了兩眼,聽到廚房的水聲還在嘩啦啦的響著,我不禁鬆了口氣。要是媽媽突然出來,看到我這鬼鬼祟祟的模樣,那我也只有當場裝暈了。

握著門把輕輕地推開門,心跳也不由自主的撲通撲通怦怦直跳,握著門把的手心都緊張的出了汗,但一想到媽媽的絲襪近在眼前,馬上能再次包裹著我的雞巴,享受那飄飄欲仙的快感,我就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甚至媽媽長久以來帶給我的恐懼感,都被拋之腦後。

衛生間內,那條被我用過的肉色絲襪,正安安靜靜的躺在洗衣盆里,就像在等待著我的臨幸,沒有任何的猶豫,我走過去直接把絲襪拿在了手裡,眼睛發狂似的緊盯著媽媽的絲襪,內心的慾望再次迸發。

我相信,在見過媽媽本人以後,沒有任何人能夠拒絕媽媽貼身穿過的絲襪,包括我,她的親生兒子。那是一種極致的誘惑,一種慾望的勾引,它,是吸引我跌入不倫深淵的惡魔。

·····

薄薄的絲襪還有些濕濕的,摸起來也不是那麼的舒服,但是這並不妨礙我拿著它用來打飛機,深深地嗅了一口絲襪的氣息,很淡,已經沒有水洗之前的原滋原味了,但還是有一小股香氣可以聞到的,這可能跟媽媽穿的時間長短有關係。

手中拿著絲襪褲腿的一端,把絲襪臀部的位置包裹在了雞巴上,想像著雞巴緊緊的按在媽媽的臀縫上,沒有一點點的縫隙,我一下又一下的抽動著肉棒,媽媽嘴裡直呼「不要」,我就覺得刺激的不行,雞巴一跳一跳的,險些射出來。

帶有水跡的絲襪,包裹在雞巴上有點涼颼颼的,但這絲毫不影響我的持續輸出,包裹著絲襪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抽動著,就感覺是抽插在媽媽的腿縫上,這感覺太爽了。

「呼·····」我嘴裡喘著粗氣,已經快到了射精的邊緣。

就在這時,突然聽到門外有腳步聲傳來,嚇我的一哆嗦,肉棒差點直接萎了。

「小暖,你在衛生間呢?」磁性的男聲響起。

「呼····」我不由得鬆了口氣,原來是爸爸,還以為是媽媽過來了。

也幸好不是媽媽,不然的話,媽媽很有可能進來,看看我到底是在幹什麼,晚上吃飯時看我的眼光就有些不對勁了。

「爸,我蹲大號,肚子有點不舒服。」我一邊應聲回著爸爸,手中的動作卻不停,雖然心裡緊張的要命,但在這個時候,我反而覺得更加的刺激了,就像是我和媽媽在衛生間,爸爸毫不知情的在門外。

「那你快點啊。」

一聽到爸爸的聲音,我的心跳的更厲害了,猶如升天一般的刺激快感直衝腦後,腿腳一陣發軟,粗長的雞巴直接射了出來,噗呲噗呲一團一團的精液,再次狠狠的射在了媽媽的絲襪上,就像是射在了媽媽豐腴的屁股上,讓我的雞巴一陣發抖,迅速的軟了下來。

爸爸的腳步聲已經走遠,應該是回臥室了,用自己的內褲胡亂的擦了幾下肉棒,連忙穿起褲子,把媽媽的絲襪重新放到了洗衣盆了。

相比今天下午第一次用媽媽的絲襪打飛機,我今天晚上已經冷靜了很多,先是打開換風機,把衛生間殘留的精液味吸出去,不然爸爸媽媽肯定能聞出來的,剩下的就是再洗一遍媽媽的絲襪,而且我洗的很認真,把精液的那塊地方著重清洗了幾次。

「兒子,好了沒?」

爸爸催促的聲音再次在門外響起,我手忙腳亂的把洗衣盆放好,然後按下了馬桶上的按鈕,假裝沖水,嘴裡應聲:「爸,馬上就好了。」

爸爸這次沒走,而是站在了衛生間門外邊,直接等著我出去。

我看現場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應該沒什麼問題了,便關掉換風機,打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去。

「你是不是亂吃東西吃壞肚子了?上這麼久。」爸爸關心的問了我一句,不等我說話便走進了衛生間。

正準備回房間,就見媽媽從廚房走了出來,我連忙轉身,朝臥室走去,生怕媽媽叫住我。

「小暖。」媽媽清脆的聲音響起,猶如我耳邊的鳴鐘,把我嚇得不輕,心虛的轉過頭來:「媽,怎麼了?」

「是不是吃壞肚子了?」

「沒,沒有。」

「那你上個廁所這麼長時間。」媽媽走近我身邊,一臉疑神疑鬼的盯著我,看樣子,就像是知道我在衛生間乾了什麼一樣。

我心裡一橫,還不如坦白呢,不然媽媽發現絲襪是濕的,肯定會更加懷疑我了,但是說了,媽媽會不會更加確定我幹壞事了呢,真是讓人糾結。

我猶猶豫豫的樣子,卻不知全被媽媽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裡,滿臉寒霜之色也越來越濃,愈發的確定我在衛生間絕對幹壞事了,媽媽也不說話,而是直接動手,揪起我的耳朵就往臥室走。

「砰!」

門被重重的關上,媽媽揪著我的耳朵,直接往前面一甩,就朝著我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腳,只不過媽媽沒有穿尖頭高跟鞋,而是棉拖鞋,所以根本就不疼,但我還是被媽媽這一頓亂揍給嚇住了,連忙求饒喊道:「媽,媽,您打我幹什麼呢?」

「你說我打你幹什麼?!嗯?!」媽媽再次揪起我的耳朵,朝我的後脖子重重的來了一下,這次絕對是用力了的,我都能感覺到脖子火燎燎的疼。

「小小年紀不學好,就知道學壞!」說著,媽媽感覺還不解氣,又是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了我後頸。媽媽這時候已經完全啟動了暴走模式 ,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我,直接就又準備上手。

「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你,你就不知道姓什麼了是不是!」怒弄滿面的媽媽,嘴裡甚至飆起了髒話。

我知道 ,如果再不解釋一下,估計這事真的會被媽媽定性為偷絲襪幹壞事,一旦被定性,那我接下來的日子,完全可以想像得到是怎麼樣的,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水深火熱!

嚇得我連忙抬起手來,擋著媽媽快落在我脖子上的巴掌,嘴裡大聲喊道:「媽,媽,您先別打啊,您先說清楚我怎麼就學壞了?」這時候我也顧不上媽媽的憤怒了,後頸被媽媽打的生疼,再不反抗真的要被揍趴下了。

「你不知道?!那你說你在衛生間那麼長時間幹什麼了?!」

「我幹什麼了啊我!我不就是給您洗了條褲子嘛!您至於嘛?」我一臉委屈,吼叫中帶著哭腔,眼神中帶著冤屈,略有些躲閃的眼神看著媽媽,仿佛受到了天底下最大的不公平。

而媽媽在聽到我的話以後,抬起來的胳膊也停留在了半空中,一臉驚訝的看著我,下意識的反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就是給您洗了條褲子嗎?您至於發這麼大的火嗎?」我憤憤不平的樣子,再加上那逼真的委屈勁兒,看的媽媽也分不清,我到底在衛生間拿它的絲襪幹什麼了,半信半疑的看著我:「真的?」

「媽!」我委屈巴巴的大喊了一聲,尾音挑起,如果不知情的,還以為我這麼大的人了,還給媽媽撒嬌呢,其實不是。

「我真的是比竇娥還冤,辛辛苦苦給您洗了條褲子,結果無緣無故又挨了頓揍,我上哪說理去啊。」一番話說的我眼眶中的淚珠,仿佛都要感動的快浸出來了。

經我這麼一說,媽媽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那雙美眸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還是有些不相信我說的話,張了張嘴,最後憋出來句:「那我剛剛打你的時候,你怎麼不早說。」

「您給我說話的機會了嗎,關上門就是一腳,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又是一巴掌,就感覺打的不是你兒子一樣。」說完,我也沒再去看媽媽的反應,而是一屁股坐在床邊,賭氣似的扭頭看著牆角。

媽媽站在原地,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尷尬的都不知道說什麼了,只聽見她小聲的嘀咕了句:「還不知道你到底說的是真是假呢。」

「媽,您什麼也別說了,好不好?您就當我拿您的褲子幹壞事了,但您這打也打了,氣也出了,您能不能出去?」我漲紅著個臉,指著臥室門,一狠心說了通反話,反正我就是死不承認,打死也不能認。

話音一落,我心裡頓時後悔了,以這樣的語氣跟媽媽說話,還是頭一遭,也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再揍我一頓,餘光瞟向媽媽一瞅,好像媽媽並沒有生氣,反而臉部微微發紅,眼神有些不自在,估計媽媽心裡也很驚訝,我敢這麼跟她說話。若是放在之前,估計我這會已經被揍趴了。

經過剛剛這麼一番折騰,估計爸爸也聽到動靜了,從衛生間出來以後,也徑直走進了我的臥室,看了看坐在床邊的我,又看了看站在原地的媽媽,一臉迷惑道:「你們倆在這吵什麼呢?」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