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母攻略 (2) 作者:流浪老師

.

【韻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師2021/5/2發表於:首發SIS論壇

---------------------

(2)

「你沒回來我敢睡嗎?你看看現在幾點了?!」媽媽指了指牆上掛著的鐘表,板著個臉的說道。

我身體筆直的站在原地,雙手放在身後,微微低著個頭,也沒敢言語,像一個犯了錯的學生等著挨批。

不對,其實就是一個犯了錯的學生,只是對面的這個老師是我敬愛的母親大人。

「跑校生九點就下自習了,你幹什麼去了這麼晚才回來?!」

面對媽媽的質問,我思索片刻,就把回來路上想好的措辭說了出來:「嗯···在學校多自習了一會,就回來的晚了。」

可能是第一次對媽媽撒謊吧,說完以後我還有些心虛,躊躇的站在客廳。

聞言,媽媽還以為是白天對我的談話起到了效果,滿是嚴肅的容顏也逐漸緩和了下來,略微欣慰的說道:「知道學習是好事,不過也要注意時間,下次別回來這麼晚。」

「我知道了,媽。」我連忙應聲。

「行了,趕緊去睡覺吧。」言罷,媽媽就轉身回臥室了。

等門關上以後,我才重重的緩了口氣,把書包掛好,又換上拖鞋。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臥室不算小也不算太大,大概16平米左右,裝飾也比較簡單,一張床,一台電腦,還有一個1.8*2m的書架。

電腦還是去年過生日的時候,爸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一台酷睿i5的聯想台式電腦,還有一套電腦座椅,算下來得6000多,大概是我這個房間中最值錢的東西了。

當初央求爸爸給我買這台電腦時,可是花費了我不少功夫的,畢竟一個高中生買一台電腦能幹嘛用?還不是打遊戲?

最後實在是耐不住我的央求,再加上媽媽也同意了,爸爸才以生日禮物的方式給我買了下來。

然後,裝好電腦的第一件事就是下載LOL,中午回家吃飯,晚上放學,有時間都會玩上幾把。

導致學習成績猛跌,以至於媽媽把網線都給我拔了,無線網也給拉黑了,電腦徹底沒了網,成了一個擺設。

不管是什麼東西、什麼事情,一旦影響到我的學習時,那就沒得商量了,必須杜絕。

用媽媽的話來說,就是「這些東西你以後再玩也來得及,但是學習這件事,現在不努力,以後卻再也來不及了。」

·····

躺在床上也沒什麼事情可做,和蔣悅悅在手機上聊了會天,約定好明天見面,便準備睡了。

閉上眼之後,卻發現怎麼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蔣悅悅在我跨前蹲著,仰面看著我,小手擼動肉棒的模樣。

就這樣想著想著,不知道熬到了幾點,才漸漸有了睡意,迷迷糊糊的,恍惚間,胯下擼動肉棒的人好像換了個人。

·····

「起來吃飯了。」

清晨,睡得正香,媽媽就把我從床上給提溜了起來。

早飯,是我在家裡必須吃的一頓餐,無論寒暑假、無論周六日,無一例外。

簡單洗漱一番,從衛生間出來,又到廚房門口瞅了兩眼。

廚房裡,媽媽穿著一套很簡便的居家服,上身一件白色寬大的長袖圓領T恤,下身一件寬鬆的白色褲子,看起來還是一整套的,把原本誘人的身材都給遮掩了起來。

儘管如此,但媽媽身材的S形曲線還是可以略窺一斑,胸前雙峰高高聳立,挺翹的臀部肥碩渾圓,把衣服都給撐了起來。

腰間還繫著一條淡黃色的圍裙,細長的圍繩把婀娜的柳腰也給勾勒了出來。

察覺到廚房門口有人,媽媽朝門口瞟了眼,看到我目光凝滯的模樣,沒好氣的說道:

"我身上有花啊?進來把粥端出去。"

「哦哦。」目光躲閃不及,我下意識的就把目光轉向了灶台上的白粥。

走進廚房,小心翼翼的接過媽媽手裡的白粥,端著往外走去。

「小心燙手。」身後傳來媽媽關心的聲音。

聞言,我傻傻的笑了笑。

平常,雖然媽媽和爸爸對我的要求比較嚴格,但是關心卻不少分毫。

·····

餐桌上,媽媽坐在我正對面,手裡剝著一個煮雞蛋。

我端著一碗白粥,正小口小口的喝著,兩人誰也沒有說話。

「食不言,寢不語」,這也是爸爸和媽媽從小就教我的,這一習慣從小到大,可以說已經印到了我的骨子裡。

不管是在家裡吃飯,還是在外面吃飯,我都保持著這個良好的習慣。

片刻後,媽媽把剝完殼的煮雞蛋朝我遞了過來,我伸手接過,並說了句「謝謝媽。」

「食不言,寢不語」,並不是說吃飯就不能說話,而是嘴裡嚼著東西的時候就不要說廢話,到了該睡覺的時候就安靜睡覺,不要吵到別人,這才是它真正的含義。

兩三口把雞蛋吞下,又喝了口粥,才隨口道:

「媽,我爸呢?昨晚又加班嗎?」

媽媽放下手中的碗,看了我一眼,才悠悠說道:

「是值班,不是加班。」

「那不一樣嗎。」我小聲嘟囔了一句。

「加班沒工資,值班有工資。」媽媽白了我一眼,又沒好氣的反問道:「你見過誰加班加一整晚的?」

聞言,我撇了撇嘴,用媽媽同樣的語氣說:「見過,我爸就是。」

「你爸那是值班。」

「那不跟加班一樣嘛。」

「值班!!」

「·····」

我沒敢再反駁了。

一個理性的女人已經夠可怕的了;更加可怕的是,她還是個老師;更要命的,她還是教數學的!

惹不起,惹不起。

······

吃過飯以後,我換了一身衣服褲子,給蔣悅悅發了條信息,便匆匆忙忙的準備出門了。

只要一想到能和她單獨待在一塊,我就興奮的不得了。

從第一次和她牽手,到兩個人緊密相抱,到後來的接吻,再到前幾天開始的打飛機,我頭一次發現。

原來,男人還可以這麼快樂!

那感覺,比做神仙還爽,怪不得世人都講:只羨鴛鴦不羨仙,原來是有道理的。

換上自己沒穿過幾次的新運動鞋,剛準備推開門出去,身後就傳來了媽媽的聲音。

「中午記得回來吃飯,下午到家裡改卷子。」

聞言,我剛剛還激動著的心,瞬間就涼了下來。

得,白白計劃一通。

本來我是計劃著,上午和蔣悅悅去公園,中午一起到外面吃個飯,然後下午看個電影,促進一下感情的。

這下全泡湯了,一半的活動都沒了。

「媽,今天是周末·····我晚上再改好嗎?」我言語陳懇,我還想再爭取一下。

「上午是你自由活動的時間,下午是你改卷子學習的時間。」對我剛剛講的話,媽媽置若罔聞,就跟沒聽到似的,接著自言自語道:

「現在是上午九點零二分,你還有兩個小時零五十八分鐘的時間,中午十二點記得回來吃飯。」

「媽···」

我剛想說些什麼再挽救一下,看看還有沒有機會,誰知媽媽都不給我說話的機會,直接朝臥室走去。

「砰。」

門被媽媽從裡面給關上了。

我·····

這也太不講理了吧!

不行,今天我還非得在外面玩一天再回來!有什麼大不了的!

轉身走到門口的時候,我認真想了想後果,還是轉身回來了。

「媽。」

「媽!我中午不回來了啊?」

「媽!您說句話啊。」

我在門外面接連喊了幾聲,媽媽都沒有回應,剛準備推開門進去,媽媽就從臥室出來了,一臉嫌棄的說道:「喊什麼喊什麼呢?我沒聾。」

「媽,那我中午不回來了啊?行嗎?」我試探著問道。

「不行!」

媽媽果斷的拒絕了,語氣不容有疑。

見此,我本想放棄了,可是一想到和蔣悅悅在一塊的快樂·····

我感覺我還是得再爭取一下!

那就破罐子破摔,我豁出去了。

「沒得商量?」我語氣生硬的說道。

聞言,媽媽用異樣的眼光看了看我,似乎是沒想到我能以這樣的語氣說出話來。

儘管這樣,但我還是沒能給媽媽帶來絲毫的威懾力,媽媽搖了搖頭,便自顧著朝門口走去。

我站在原地,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心裡氣憤極了。

心一橫。

「媽,那我中午不回來!」

說罷,我便緊緊的閉上了嘴巴,略有些不安的站直了身子。

我甚至還在想,我是不是有點衝動了?

沒辦法,媽媽從小給我的印象就是比較嚴肅、冷板的,在她面前,我感覺我是真的神氣不起來。

偶爾撒個嬌、開個玩笑還沒什麼。

但是,當一旦媽媽決定了某些事,我若還想著去挑戰她的權威,那媽媽一定會讓我知道,「菊花」是為什麼那樣紅!

果然。

媽媽轉過身來以後,便直勾勾的盯著我,一字一頓道:「你 、 試 、試!」

一瞬間,我就感覺到了殺氣,仿佛空氣都凝固了,心怦怦直跳。

站在原地,我大氣不敢喘一下,唯有鼓足勇氣,倔強的盯著媽媽的眼睛,迎向她那直勾勾的眼神,以此來表明我的決心。

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幾秒鐘,又好像是幾分鐘?

媽媽好像認慫了?

她竟然主動把眼神飄向別處,然後轉身出門了。

我愣了片刻,連忙跟了上去。

電梯里,只有我和媽媽兩個人。

媽媽很有范的站在靠前的位置,我站在媽媽身後靠著牆壁。

兩人誰也沒有說話,我是不敢說,而媽媽是懶得提。

因為她知道,沒有她的允許,我是不敢不回來的。

從小到大,我都是個乖寶寶,特別聽話,做什麼事情都不會違背媽媽的意願。

這也使得媽媽在家裡說一不二,就連爸爸也跪伏在她的淫威之下。

只不過,我最近的種種表現,都已經說明我處在了青春期,對女人和性充滿了好奇。

只是媽媽並沒有去發現而已。

電梯里很安靜,我一臉鬱悶的靠著牆壁,空洞的眼神飄來飄去。

直到·····媽媽的那身衣服,把我的目光所深深吸引。

或許是因為每天都和媽媽生活在一起,她早上出門換了身衣服,我都沒怎麼注意。

現在再看,簡直就是為媽媽量身定做的。

上身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運動T恤,下身是一件黑色的緊身七分褲,腳上是一件白色的專業運動鞋,把她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來。

由於上衣特別的緊,後背的兩條胸帶被勾勒的異常明顯,翹起的臀部與美人溝的結合讓整個背部呈現出S曲線。裸露在外的一小截美腿,白皙如玉,適當的肉感,恰到好處。

一頭烏黑的秀髮高高盤起,露出一截修長潔白似天鵝的脖頸,脖頸上還帶著一條銀項鍊,顯得儀容大方。

第一次發現,媽媽的身材原來是這樣的完美,高雅的氣質,放在人群中,絕對是鶴立雞群的存在。

看著那雙美腿,還有挺翹的臀部,我情不自禁的幻想,若是從後面抱住媽媽,把肉棒蹭在媽媽的雙腿之間,又或者是臀溝之間,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就這樣想著想著,我胯下的肉棒慢慢變得硬了起來,寬鬆的運動褲也撐起了一個包。

我很想把手伸過去,在上面狠狠地蹂躪一把,但是打死我我都沒這個膽子。

媽媽在我眼裡,可以說是高貴不可侵犯的存在。

聖潔而又威嚴。

就像現在這樣,視覺上的褻瀆,我感覺都是一種罪惡。

可是,我還是不爭氣的把目光滯向了媽媽的腿上。

勻稱、修長、、、

「顧小暖!」

「顧小暖!!」

糟糕,被發現了!

心底一涼,怦怦直跳。

「哎呦,媽···媽,疼。」

媽媽二話沒說,走過來直接揪住了我的耳朵,厲聲道:

「你剛剛在盯看什麼呢?嗯?!」

「沒看什麼啊。」我連忙做出可憐的模樣,委屈巴巴道:

「我就是看見你腿上有髒東西,剛想提醒您一下,您就·····」

「就怎麼啊?啊!怎麼不說了?知不知道盯著別人看是很不禮貌的!我有沒有教過你?」

「是您的腿上有髒東西,我又不是故意盯著您看的。」我撇過頭小聲的反駁了一句,接著口是心非的嘀咕道 :「一個腿有什麼好看的···」

聞言,媽媽手上的力變大,把我的耳朵轉了半圈,氣呼呼的問道:

「我腿上有髒東西?哪呢?」

「您先把我耳朵鬆開好不好?」我順勢把手伸到耳朵上,和媽媽的玉手觸碰在了一起。

雖然雙手肌膚緊緊地挨著,但媽媽並沒有多大的反應,畢竟我們是母子關係,我還是個剛滿十七歲的孩子而已。

媽媽氣惱的揪著我的耳朵轉了一圈,哼了一聲,這才把手鬆開。

我用手捂著耳朵,裝作很疼的樣子,揉了幾下,眼珠子轉了轉。

靈機一動,撐死膽大的,餓死····

然後,在媽媽沒什麼防備的情況下,我伸出手在媽媽臀後下方的大腿上,裝模作樣的輕拍了起來,嘴裡念念有詞道:「您肯定沒把褲子洗乾淨·····」

光滑,這是我觸碰到媽媽大腿的第一感覺,緊接著就是極致彈性的肉感,心中一盪,我又忍不住輕輕的揉捏了兩下。

在媽媽眼裡,我給她拍,或許真的是有髒東西或者灰塵;但是捏,就有點不對勁了。

媽媽有些驚愕的看著我手上的動作,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等反應過來以後,媽媽臉上的表情也逐漸由驚 變成了 怒。

我戀戀不捨的把手伸回來,偷偷瞄了媽媽一眼,差點被嚇得坐在地上。

那恨不得把我給生剝了的眼神,我還是第一次見。

腦子裡正一團糟的時候,電梯到一樓了。

趁媽媽還沒有發火之前,我連滾帶爬的閃出了電梯。

「顧小暖!!!」

身後傳來媽媽咆哮如雷的喊聲,嚇我的直接腳底抹油跑向小區門口,連回頭的勇氣都沒有。

·····

從小區跑出來,我才心有餘悸的朝身後看了看。

一想到剛剛自己乾的事,就一陣後悔,估計中午回去,媽媽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抬起那隻犯賤的手,真想一刀給剁下來,怎麼它就管不住自己呢?

不過看著自己的手,再想起剛剛在電梯里所發生的,我心裡又是一片蕩漾。

若是能把手伸進去·····

呸呸呸,胡思亂想什麼呢,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那可是自己的媽媽!

可是越這樣想,心裡對媽媽的邪念就越強,也不知道我這是怎麼了。

嘆了口氣,乾脆不去想了,越想腦子裡越亂。

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已經是上午九點半了,想起和蔣悅悅的約會,還是先給她打個電話吧。

「嘟嘟嘟··」

等了有半分鐘,電話才被接起來。

「喂···」

電話那頭,蔣悅悅好像還在睡覺,說話吐字不清,問到她是不是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她才半夢半醒的說她爸媽臨時出差了。

知道了她是一個人在家,我心裡不由得興奮來了起來。

直接掛斷電話,朝蔣悅悅家的方向跑去。

·····

十多分鐘以後,我氣喘吁吁的站在她家門口,按響了門鈴。

可能是剛才掛斷電話以後她又睡過去了,等了一分鐘都沒有過來開門,無奈拿出手機又給她撥了個電話過去。

「開下門。」

「······」

可能她還沒從睡夢中清醒過來,電話里安靜了片刻,才聽到蔣悅悅在電話里驚呼道:「你來我家了?!」

「就在門口呢。」

我話音剛落,電話就被她給掛斷了。

在門外等了有七八分鐘左右,終於聽到門裡邊有腳步聲傳來。

門從裡面打開,蔣悅悅穿著一件帶有卡通人物的白色T恤,和一件緊身的牛仔褲,俏生生的站在門口。

中長度的秀髮被她用皮筋挽成了馬尾,額頭前的劉海還有些凌亂,一看就是剛起床,簡單收拾了一番,白皙的臉蛋上掛著淡淡的紅暈,

見此模樣,剛才在電梯里壓下去的慾望,再次噴發,急不可耐的將她抱進懷裡,嘴唇湊在她的脖頸之間,胡亂的親吻著,雙手不安分的朝胸脯摸去。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