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韻母攻略 (4) 作者:流浪老師

. 【韻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師2021/5/6發表於:首發SexInSex

(4)

生理上的刺激,給蔣悅悅帶來了一小波高潮,緊攥著我的手和緊繃著的腳在高潮過後,終於放鬆了下來,而我在經歷了快感的滿足以後,也進入了賢者模式,趴在蔣悅悅的身上一動也不想動了。

少女的高潮很短暫,很快就恢復了平靜,臥室里除了沉重的呼吸聲,針落可聞。

突然,就聽到蔣悅悅在我的耳邊低聲道:

「小暖,我們以後別這樣了吧?好不好?」

聞言,我愣了一下,連忙從她的身上趴了起來,用手支撐在她的頭部兩側,一臉困惑的看向她:「怎麼了?」

茫然、不安、惶恐,蔣悅悅臉上充滿了複雜的表情,略有些失神的看著我,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的樣子,不免讓我急了,「到底怎麼了呀?!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對了?」

「 不是。」蔣悅悅緊跟著說道。

「那是怎麼了嘛?你倒是說啊。」

「我害怕。」蔣悅悅咬著下唇,眼眶中突然就布上了一層水霧,一臉委屈道:「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我就是心裡害怕,害怕我們這樣會犯錯。」

害怕?

我微怔了一下,立馬就明白了蔣悅悅所說的害怕,以及她臉上的茫然和不安。

那是對兩人發生關係以後的一種惶恐和對未知的擔憂,在不屬於這個年紀所該做的事情的一種罪惡感。

在我們兩個人都是學生沒有任何能力、在我們發生關係以後面臨未知恐懼的情況下,她心裡在害怕,害怕繼續這樣下去,會真的突破那道防線,發生了不該屬於這個年紀而發生的關係。

發生關係之後呢,兩人還會像現在這樣你依我濃嗎?我還會對她好嗎?

看著被我壓在身下楚楚可憐的女孩,我的心突然就像被針扎了一樣,下意識的俯下身用力抱緊她,將她抱進懷裡。

因為是真的喜歡,所以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因為心存將來,所以才會害怕吧。

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承諾和安慰,因為那樣都顯得太蒼白,只能用力的抱緊她,告訴她,有我在。

蔣悅悅雙臂緊緊的攬著我的腰,把頭抵在我耳朵旁,情緒也漸漸緩和了下來,嘴裡不斷低語呢喃。

「我們是真的喜歡吧。」

「是,必須是!誰敢說不是我滅了他!」此時我顯出平常少有的男子氣,語氣充滿了堅定。

「我們還要考同一座大學吧。」

「早就說好的!」

「然後一起畢業,工作,結婚。」

「對!」

「那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蔣悅悅頭抵在我的耳邊,用力的蹭了兩下,一副小女人的樣子,滿是依戀。

「會!肯定會的!就算下輩子也會一直在一起!」

「真好!」

「那你別害怕,相信我,好不好。」

「好!」

·····

和蔣悅悅在床上懶到上午十一點多,這才磨磨蹭蹭的準備下床。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賴在她的床上不走了,她的床上不管是枕頭,還是被子和床單,到處充溢著一股子香氣,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洗髮水沐浴露的味,而是一種更獨特的幽香。

好像,這個味在媽媽的床上也聞到過,只是比蔣悅悅床上的味道更濃,更好聞一些。

可是,為什麼我也經常用沐浴露洗澡,床上卻沒那個味呢?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你先出去。」

「幹嘛?我為什麼要出去?」

蔣悅悅拿被子蓋在自己身上,倦腿靠在牆角,一臉羞怒的瞪著我。

這會,她已然沒了剛才不安的情緒,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了,會害羞、會生氣、還會撒嬌。

「我要穿衣服了,你先出去。」說著,蔣悅悅從被子裡伸出腳還踢了我一下。

剛才精蟲上腦,怎麼就沒有發現她的腳也這麼可愛呢,一把抓住她那隻玲瓏小腳,另一隻手在腳背上摩挲了一番,又低下頭親吻了一口。

「哎呀,你變態啊。」看到我的這番舉動,蔣悅悅驚呼一聲,連忙把腳縮進了被子裡,一臉警惕的看著我。

「哪裡變態了,不就是親了一下腳嘛。」

「哪有親腳的,還說你不是變態,你不會有戀腳癖吧?」蔣悅悅眼睛睜的大大的,滿臉的不可置信,就好像是我真的有戀腳癖一樣。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發誓我沒有戀腳癖,我就是單純覺得你的腳長的好看,情不自禁的親了一下。」我噼里啪啦一頓胡鄒,連忙否認。

就算真有戀腳癖,那也不能承認。

「解釋就是掩飾····」蔣悅悅噘嘴說。

「掩飾就是事實對吧?這也不知道哪個王八蛋說的,沒一點道理。」

「你·····你討厭!」蔣悅悅張嘴半天,只冒出來一句討厭,氣急之下,再次伸出白嫩的腳,在我腿上狠狠的來了一腳,然後惱羞道:「你趕緊出去啊。」

「又不是沒見過···」我小聲的嘟囔。

「你再不出去我生氣了啊。」

在蔣悅悅的多次斥趕之下,我不滿的哼哼了兩聲,才磨磨蹭蹭的穿好衣服下了床。

走到臥室門口,又回過頭來看著蔣悅悅,笑著嚇唬道:「鎖好門哦,小心待會穿衣服的時候我跑進來。」

「你·····」蔣悅悅憤憤的瞪了我兩眼。

我嘿嘿一笑,把門關上退出了臥室,緊接著便聽到門被反鎖的聲音。

「吃干抹凈就不認人了。」我無奈發出了一聲嘆息。

蔣悅悅換衣服,我閒著也沒事,無聊在她家的客廳里轉悠了起來。

之前都是把蔣悅悅送到小區門口就回家了,一次也沒有上來過,再說也不方便,她父母都在家,也沒機會上來,若不是這次機緣巧合之下,她父母出差,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呢。

畢竟馬上高三,到時候學業更加繁重,哪有空閒的時間和機會。

她家的這套房子在16樓,面積大小和我家的也不差多少,就是不怎麼向陽,房間採光比較差,從客廳到陽台,再來到衛生間,在衛生間還看到了蔣悅悅的牙杯,上面是一個玩偶小熊的圖案,這與她的風格很一致,不管是學習用品,還是穿衣搭配,充滿了可愛的氣息。

轉悠了一圈,又回到客廳坐到了沙發上,等了幾分鐘,蔣悅悅終於從臥室出來了,換了身淺黃色的連衣裙,裙擺直到膝蓋處,露出了她那兩截如白蔥搬光嫩的小腿。

「換上鞋,我們走吧。」我起身說道。

「去哪啊?」蔣悅悅大眼睛滿是疑惑。

「出去吃飯啊,你爸媽出差,你一個人到家裡吃什麼?」

「哦哦,那你等我一下。」說罷,蔣悅悅就又跑回了臥室。

我鬱悶的嘆了口氣,又坐回了沙發上,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已經上午十一點半了,看來十二點之前回去,是不可能了。

不過,十二點之後回去,媽媽總不會揍我吧,之前幾次也就是批評了幾句,但這是好像不一樣誒·····

算了,不想了,想那麼多幹嘛,船到橋頭自然直。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

「我們去吃什麼啊?」

「那得看你想吃什麼,我吃什麼都行。」

「嗯···我想吃火鍋。」蔣悅悅歪著腦袋思考了片刻,才做出決定。

「這個天吃火鍋?你確定?」

「我確定!這個天吃火鍋才舒服,知道嗎?」

「我不知道。」

其實,我是不太能吃辣的,不過好不容易一起吃個飯,也不好掃了她的興,最後找了一家看起來比較乾淨的火鍋店,然後坐了下來。

「看看,你都想吃什麼?」蔣悅悅點了幾樣菜,接著選了超辣味的火鍋底料,然後把菜譜遞給了我。

雞翅、羊肉卷、牛肚·····

見蔣悅悅點的都是蔬菜,我又多點了幾樣肉的,兩人正是長身體發育的時候,我覺得應該多補充一些蛋白質。

「再來兩杯冰可樂,謝謝。」蔣悅悅又對服務員說道。

服務員應聲拿著菜單走遠,我和蔣悅悅也坐著閒聊了起來,她提及的更多是學習,什麼期末考試沒信心、英語成績差等等之類的,同時也警告我,要認真對待學習,不要想著腦瓜子聰明,就可以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我只好鄭重的答應她,好好學習,認真對待。

畢竟,說好了,要去同一所大學,而且兩人在身體上又發生了更近一步的關係,從心理上我就更願意順從她說的話,也算是一種心疼她的心理表現吧。

等了一會,菜端上來,然後把蘸料調好,火鍋正式開動。

·····

「呼呼···哈,辣。」我一邊用手往嘴裡扇風,一邊直呼太辣了。

蔣悅悅捂著小嘴笑了笑,問道:「你是不是吃不了辣?」

「吃得了吃得了,只是吃辣比較少。」我強撐著說。

沒辦法,吃辣味的東西比較少,突然來個超辣味的火鍋,還真有點遭不住。因為媽媽和爸爸也不怎麼愛吃辣,所以平常媽媽做飯,是不會放辣椒的,大多都是以清淡為主,就連五角錢一包的衛龍,媽媽都會以垃圾食品為由,禁止我吃辣條。

「吃不了辣也不說。」蔣悅悅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顯然不相信我說的,雖然嘴上依依不饒,但她還是抽出桌上的餐巾紙,給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給,先拿冰可樂壓一壓,」蔣悅悅把插好吸管的冰可樂遞給我,猶豫了一下說:「要不我們不吃了,出去換一家吧?」

「不用不用,我能吃得了,你吃你的,我沒事。」咕咚咕咚兩口冰可樂下肚,剛剛嘴裡火辣辣的感覺,還有胃裡灼燒的感覺,瞬間被壓下去了一大半。

「真沒事?你可別逞能啊。」蔣悅悅憂心忡忡的擔憂道。

「真沒事,我能吃得了,又不是過敏,就是吃辣比較少。」我咧嘴一笑,給了她一個放心的表情。

不得不說,夏天吃火鍋是真的爽,入喉那種火辣辣的感覺,胃裡像燃著一團火一樣,然後再咕咚咕咚喝兩大口冰可樂,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

我突然發現,我有點愛上這種重口味的辣味了,味蕾帶來的刺激,真是讓人慾罷不能。

·····

從火鍋店出來,被夏日的暖風吹過,後背一涼,我才後知後覺到,我身上穿著的那件T恤,已經被汗水淋了個透透的。

「要不我們再去吃點其它的吧?」蔣悅悅站在我一旁輕聲說道。

「你還能吃得下呀?」

「哎呀,我是說陪你去吃點其它的,你剛剛在裡邊不是沒怎麼吃嘛。」蔣悅悅跺了跺腳,撅著紅的發艷的嘴唇,小聲嘟囔了句:「笨蛋。」

飯飽思淫慾,這話一點不假,況且年輕氣旺,精力溢滿,看著蔣悅悅那紅潤的嘴唇,還有裙帶繫著的纖腰,我色眯眯的看著她,忍不住打趣道:「我現在不想吃其它的,想吃你。」

「臭流氓,不理你了。」蔣悅悅嬌哼了一聲,甩開小步子朝前走去。

流氓?要是當流氓就能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估計人人都爭著當了。

「等等我啊。」喊了一聲,連忙跟上去,伸手去拉她的小手。

「別躲啊,快拉著。」蔣悅悅調皮的躲閃著胳膊,我只好假裝板著個臉嚇唬她:「不然我就親你了啊。」

說著,我朝她撇過去腦袋,做出一副要親她的架勢。

「哎呀,你別,大街上呢。」急的蔣悅悅連忙把我推開,又扭頭看了看周圍,轉過頭了又氣呼呼的看著我,像極了一隻生氣的小母貓,可愛又沒有威懾力。

「喏。」我把手伸過去,笑嘻嘻的看著她。

蔣悅悅不滿的瞪了我一眼,這才伸手出被我握在手裡。

·····

和自己喜歡的男孩,手牽著手,肩並著肩,一起漫步在大街上,不禁讓蔣悅悅露出一臉甜甜的笑容。

我也一樣,能和自己喜歡的女孩,一起吃飯,一起散步,這就是最快樂的事情。

看她一臉甜甜的笑容,我的心就像裝滿的糖融化了一樣,又軟又甜。

·····

「你爸媽出差什麼時候回來呢?」

「我也不知道,他們說是明天。」

嗯?我疑惑的看著她,怎麼又是明天又是不知道的?

「什麼意思?那到底是不是明天回來?」

蔣悅悅嘆了口氣,才失落的說道:「他們每次都說是明天回來,但每次都是等個幾天才能回來。」

說著,蔣悅悅用力把腳下的小石子踢出去,像是發泄似的。

我點了點頭,也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了,伸出手捏了捏她秀巧的鼻子,笑道:「那叔叔和阿姨還不是為了給你賺錢啊。」

「我知道,我就是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每次都騙我。」

「可能叔叔和阿姨是真的臨時有事吧,也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無奈說道。

其實我也能理解她的心情,每次都含著期待等爸媽回來,卻不料每次帶來的都是失望,一次次的失望積攢下來,可能期待早已不復存在了吧。

想到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同情了。

若是讓蔣悅悅的爸媽知道,是在她缺乏關心和陪伴的情況下,被我給嚯嚯到手了,她爸會不會拿刀追著我砍啊,一想到那個畫面,我就渾身打激靈。

反過來說,要是沒有她爸媽的出差,可能我和她的進展也不會這麼迅速吧。

·····

「嘟嘟嘟···嘟嘟嘟···」

正和蔣悅悅坐在公園木椅上你依我濃的時候,我手機突然響起來了。

完蛋了,這是心裡的第一反應。

這個點,除了我媽,估計也沒人會給我打電話了,只顧著和蔣悅悅這小妮子纏綿,連時間都忘記看了。

「接電話啊?」察覺到我發愁的樣子,蔣悅悅不禁疑惑道:「是怎麼了嗎?」

「沒事,估計是我媽叫我回家呢。」我裝作沒事人笑著說道。

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此時此刻心裡的擔憂,因為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了,估計媽媽午睡都起來了,我還沒回去。

要知道,剛睡醒的人的脾氣是非常不好的,我要不要接這個電話呢。

猶豫了一番,我還是在電話掛斷之前,接了起來,主要是不想因為我不接電話,而讓媽媽擔心。

在蔣悅悅面前,我強裝鎮定,不想丟了面子,用很自然的語氣對著手機:「喂,媽。」

「幾點了,還不回來?」

沒有想像中的怒髮衝冠,只有平淡的語氣中透露著一股嚴肅,可能媽媽知道我和同學在一塊,所以才沒有在電話里對我發難吧。

媽媽這樣照顧我的面子,那我更是絲毫不敢怠慢,連忙應聲說道:「媽,我馬上就回去了。」

媽媽簡單的「嗯」了一聲,電話隨之掛斷。

收起手機之後,我這才鬆了口氣,拉著蔣悅悅從木椅上站起來,一臉歉意的說道:「對不起啊,今天下午不能陪你了,我媽喊我回去。」言語中充滿了無奈。

「沒事,我正好也回去複習功課。」蔣悅悅笑著說道,很是理解,有一個當老師的媽媽,應該是沒有星期天的吧?

「走,那我送你回去。」握著她的手揉捏了一下,起身朝公園外走去。

·····

把蔣悅悅送到小區門口,等她進去以後,我才轉身朝家的方向奔去。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