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母攻略 (5-6) 作者:流浪老师

【韵母攻略】

作者:流浪老师2021/5/1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5) 从电梯里出来,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两次,才拿钥匙插进了锁孔。

推开门一进去,就看见妈妈面无表情的靠在沙发上,眼皮一抬朝我这边看了过来,不怒自威。

我踌躇不定的站在原地,摸不准妈妈现在的脾气,也没敢言语。

半晌,我保持一个姿势快站不住脚的时候,刚想开口认错,跟妈妈解释一番时。

“吃饭了没?”还是那副平淡的语气,只是平淡的语气中,流露着一股浓浓的关心。

闻言,我下意识的就回道:“吃了···”可能是怕辜负了妈妈的关心,我心里一紧,后面又紧跟了句:“没吃。”

一听我这含糊不清的回答,妈妈立马翘起了眉头,一字一顿道:“到底吃了没?”

我低下头,耸拉着脑袋,小声说道:“吃了,但没吃饱。”听起来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就好像是我在外面被人欺负了,然后跑到妈妈的怀里哭诉。

妈妈手扶额头,一脸无奈道:“你啊你,在外面花了钱还吃不饱,饿死你算了。”

我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反驳,反正就是被骂两句而已,又不肉疼。要是妈妈过几句嘴瘾,心里的那股火气就能消下去,我巴不得妈妈多骂我一会呢。

不过,虽然妈妈嘴上放狠话,但还是起身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道:“赶紧去洗手。”

“得令。”我高兴的皮了一句,就跑进了卫生间,然后一边哼著小调,一边搓着手上的肥皂。

原以为今天免不了一顿训和揍,却没想到如此简单的就过关了,果然,妈妈还是爱我的。心里越想越高兴,就连洗手都比平常认真了很多。

等我从洗手间出来,妈妈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桌子上还摆着一小碗米饭和三个菜,土豆丝、番茄炒蛋和红烧肉,盘子里的菜,看起来基本都没怎么动,还有一多半,而且热气腾腾,一看就是在我回来之前,妈妈就提前准备好的。

虽然妈妈从表面上看起来很严厉,但是实际上对我这个儿子还是很关心的,不管是在学习方面,还是生活方面,都是面面俱到,就是脾气有点冷,不爱多说话,能用一句话讲清楚,绝对不会说第二句。

由于是长身体的原因吧,我今年的饭量还挺大的,中午在火锅店那顿确实没怎么吃饱,况且妈妈做的饭菜更合我的胃口,感觉再来一小碗米饭,我都能吃下去。

客厅里,除了我手中碗筷碰撞发出来的声响,像平常一样,一如既往的安静。

我浑身躁动的坐在凳子上,虽有心打破这份安静,想和妈妈聊会天,但是却找不到话题。

过了会,碗里的米饭也吃了一大半,我尽量做出很随意的样子,“妈,我爸呢,还没回来啊?”我边吃边问道。

妈妈慵懒的靠在沙发上,腿上放着一个抱枕,双手搭在抱枕上面拿着手机,头也不抬的说:“值班呢。”

“这都一天一夜了吧?我爸身体能扛住啊?医院也真是的,又不光我爸一个医生。”我扒拉着米饭,不满的嘟囔了几句。

闻言,妈妈抬起头狐疑的看着我,眼中有些质疑,迟疑了片刻:“你是我儿子吗?”

见妈妈罕见的跟我开起了玩笑,我胆子也大了起来,放下筷子傻笑了一声,然后便正色道:“不是。”

见我这么一本正经的开玩笑,妈妈严肃著的脸也没蹦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嘴里斥责道:“去去去,瞎扯。”

“谁让您怀疑自己的亲生儿子呢。”

妈妈瞪着我瞅了半天,才不紧不慢的嘀咕一句:“你都会关心人了,我可不得怀疑。”

“哎呦,我滴个亲妈啊,我关心我爸都关心出问题了,我可真冤枉。”我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很是悲伤。

妈妈没理会我装模作样的委屈劲儿,而是哼哧了两声,一脸没好气的说道:“那也没见你关心关心你妈我呢?中午给你做上饭也不回来吃。”

好不容易和妈妈能这样敞开心扉的聊天,我也没再畏畏缩缩,而是理直气壮道:“谁让您一天天冷著个脸,就像是谁欠您五百万似的,我敢关心您吗。”

“我敢吗···”说着,我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脑袋也低了下去,坐立不安的偷瞄妈妈的反应,心里也忽然没了底。谁让你管不住自己,一秃噜嘴全说出去了,这下可好了,本来挺好的一个母子气氛,就这么没了。

等了半天,我也没见妈妈大发雷霆,也没言语相斥,而是又坐回了沙发上,看起了手机。

“妈?”我抬起头低声叫道。

“嗯?”

“您怎么不骂我啊。”

“好好的骂你做什么?”妈妈瞥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接着看起了手机。

突然又摸不准妈妈的脉络了,我挠了挠头,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刚刚那样说您,您不生气啊?”

“你说的都对啊,我生什么气?”妈妈反问道,还疑惑的斜了我一眼。

啊?这这这?难道妈妈突然改脾气了?还是这就是教数学的人的一种严谨?对就是对的,错就是错的?我是真的搞不懂了。

但是,不让我弄清妈妈为什么一直都是板着脸的形象,我现在心里还真是有点不得劲了,好奇心的驱使,心里就像猫挠一样。

我鼓足了勇气,一脸忐忑,翼翼小心的问道:“妈,您···您为什么一直都是板著个脸啊?”迫于妈妈的威慑力,我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只见妈妈放下手机,把抱枕也放在腿的一侧,手里还抓着抱枕的一角,一脸平静的看着我。

瞅见妈妈抓着的抱枕,我身体一紧,妈妈不会拿抱枕砸过来吧?“妈,我吃饱了,我先回卧室改···改卷子了。”言语中充满了惊慌,起身就想逃回卧室。

“你坐下。”妈妈的声音犹豫山谷中的回响,在我耳边不断环绕。

“诶。”我磕磕绊绊的应声坐在了妈妈对面,根本不敢离妈妈太近。

难道还非得揍我一顿出出气才行吗?哎,又到了我以身献义的时候了。

不过,没等到那个抱枕落在我身上,倒是妈妈开口说话了。

“你说妈妈总是板著个脸,冷著个脸?”从妈妈的语气中,我听不出一点波动。

那到底我说没说啊,大概是没说吧?·····

见我没应声,妈妈也没在意,又自顾著说道:“妈妈是一名老师,又带着三个高中班,若是每天见谁都是笑呵呵的,那我还怎么教你们这群爱捣蛋的学生呢。”

说着,妈妈把目光转向我身上,眼睛直视着我,好似在问我,她说的对不对?我认为,大概是对的吧·····

不过,我灵光一现,突然就想到了反例,立马抬头反驳:“妈,那我们英语老师也带着三个高中班,不是也每天都笑呵呵的吗?”

“她下学期就不带你们了。”妈妈冷冷的说道。

“啊?”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妈妈,再次确认道:“那她为什么不带我们了啊?”

“你也不看看你们班的英语成绩,在全年级都排到哪去了,都快跌出平均分数线了,这是一个优班该有的成绩吗?”妈妈的话像是给我泼了一盆凉水,让我明白了过来,成绩才是评判一个好老师的标准。

想起那位年轻冒貌美的窈窕女教师,下学期不带我们班了,心中就充满了失落感。

她应该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师了吧,知性大方、巧笑倩兮、和蔼可亲,对学生充满了耐心,从来都不会像其它科的老师一样吼我们。而且,她也是我见过的老师中最漂亮的一个,当然,除了妈妈。

但是,上妈妈的课,我总是心惊胆战的,总害怕被妈妈叫起来上台回答问题,但英语老师的课,却是没有那种压力和烦恼,只有轻松和从容。

大概,所有的学生,都会和我一样,喜欢这样的英语女老师吧。

“行了,回卧室把卷子拿出来,改错题。”妈妈起身吩咐了一声,便收拾好桌上的碗筷,走了厨房。

“哎。”我叹了口气,也不去想英语老师的身影了,爱咋咋地吧,我又改变不了什么。去卧室把上周考的数学卷子拿出来,然后坐在客沙发上,趴在茶几上很是认真的改了起来。

不过一会,厨房哗哗哗的水声也安静了下来,妈妈从厨房出来,直接坐在了我旁边。

妈妈一坐到我旁边,我瞬间压力山大,就感觉我现在呆的地方不是家,而是教室,满满的紧张感,连手中握著的笔都出了汗。

“这道题你还能做错?我教你的都学哪去了!”

而妈妈,又变成了那个严厉的女教师,让我又怕又爱。

在学校的时候,妈妈一直都是穿着职业装,要么黑色,要么深灰色,一副精英女教师的打扮,而回到家里以后,妈妈就没有在学校时那么讲究了,完全是怎么舒适怎么穿。

妈妈坐在我旁边不足一掌之距的位置,若有若无的香气不断飘向我的鼻孔,让我根本没法静下心来学习,反倒是内心的小恶魔不断怂恿着我,眼神不由自主的偷偷瞄向妈妈。

一身宽松的酒红色真丝连衣裙,裙摆足足遮到了膝盖处,只露出一小截光滑细腻的小腿,腰间用一根收缩式的束带打了一个结,把瘦弱的纤腰给轻轻地束缚著,我甚至怀疑,只要抓着那根束带轻轻一拉,妈妈身上的连衣裙都会跟着脱落下来,上身挺翘饱满的双峰高高耸起,像鼓起的两座山包,就连宽松的连衣裙都不能掩盖,乌黑的长发被盘在脑后,两条纤细的美腿交叠侧向我的另一边,一条完美的身材曲线,在宽松的连衣裙下若隐若现,一身高贵清冷的气质,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位脱离凡尘的谪仙子。

“顾小暖?顾小暖!!”

“啊···怎么了?”我连忙回过神来,慌张应声道。

妈妈一脸严厉的瞪着我,用手指使劲戳了戳桌子上的卷子,指著一道错题,说道:“你来给我重新说一遍这道题的解题思路!”

“啊···”我迷迷瞪瞪的看向妈妈手指的那道题,不禁有些傻眼了。

注:已知双曲线的离心率为2,F1、F2是左右焦点,P为双曲线上一点,且∠F、PFx=60°,Sp5=12、5.求该双曲线的标准方程。

“啊什么啊!我刚刚给你讲了一遍,你是不是没认真听?!”妈妈揪着我的耳朵,厉声斥责道。

我连忙怂拉下脑袋,委屈巴巴道:“我听了,但您讲的那么快,我那能听懂。”

“呵,这还怪我了?”妈妈气极而笑,手上的力气也愈发的大了,狠狠的转了一圈,才缓缓松开。

我也没敢求饶,在妈妈带入到老师的角色以后,我根本没那胆,只能等妈妈主动松开,我才揉着我的耳朵,支支吾吾:“我那敢怪您啊。”

啪···

“还顶嘴!”妈妈在我后脑勺不轻不重的来了一下,气的酥胸直颤。

又挨了一下,我心里反而没那么害怕了,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挨那一两下的事,嘴里又小声嘀咕了句:“哪敢啊···”

听到我还敢顶嘴,妈妈气呼呼的盯着我,杏眼圆睁,紧紧的抿住嘴唇,白皙的俏脸气的有些泛红,再次举起来的手最终还是没落下来,一脸恼怒道:“真想一巴掌拍死你这个不听话的东西。”

“您要是舍得,怎么拍···”

“你给我闭嘴!”

见妈妈已经在暴走的边缘,我赶紧闭上了嘴巴,生怕妈妈真的一巴掌狠狠的拍下来。

沉默了半天,妈妈无奈的叹了口气,才重新指著刚刚的那道题,说道:“我再讲一遍,你要是还不认真听,我立马把你给拍死。”

我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看题。”妈妈习惯性的说了一句,又开始给我认真讲题,“现在已知双曲线的离心率为2,F1、F2是左右焦点,那么·····”

“听懂了吗?”妈妈讲完以后,又看着我问道。

“听懂了。”这次我不等妈妈问完,就连忙点头。

“那你重新给我说一遍。”

·····

“翻开另一面,看下一道错题。”妈妈揉了揉太阳穴,略有些疲倦之意。

我乖乖的把卷子翻到另一面,把错题摘抄在错题本上,等妈妈给我讲解。

“这道题也是重点,而且已经考过一次了你还做错,真不知道你上课干嘛了,你妈我还是教数学的,说出去丢不丢人?啊?”妈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训斥着我,却还是指著错题给我认真讲解了起来:“看题。”

说到底,我除了是妈妈的学生之外,还是她的宝贝儿子,不管怎么说,都不可能做到像对其他学生一样对我,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可能是为了自己,也有可能是为了自己的亲人。

·····

直到下午六点多,我才疲惫不堪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活动了活动腰骨,坐了这么长时间,脖子都有点酸了。

临近高三,妈妈给我开小灶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除了数学,其它理科科目,也能辅导一二,毕竟数理不分家嘛,作为名牌大学毕业的妈妈,知识储备还是很丰富的。

把桌子上的书本收拾了一下放回卧室,又拿出手机给蒋悦悦发了条消息,便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卫生间,学习了一下午,一次厕所都没去,尿意早就憋不住了。

只是碍于妈妈坐在旁边,还在认认真真的给我讲题,我也不敢往卫生间跑,现在妈妈出门买菜了,我才算是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站在马桶前面,快速解开裤腰带,露出我那根粗长的肉棒,对着马桶就开始嘘嘘。

“哈·····太爽了。”我微眯着眼抖了抖肩,一脸惬意,这尿憋久了突然释放出来,感觉是真滴爽,就是对膀胱不好。

终于尿完,我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自己那根粗长的肉棒,手扶著甩了甩,然后开始提裤子。

只是,我一抬头,眼睛忽然就瞟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刚刚进来的时候尿急,也没注意,现在放松下来,才发现洗衣机上面的洗衣盆里,竟然放着一条肤色的丝袜。

提起裤子,小心的往卫生间外面看了一眼,虽然知道妈妈已经出门了,但我心里还是有些慌。

轻手轻脚像做贼似的走到洗衣机旁边,一脸怀念的看着洗衣盆里的肤色丝袜,手颤颤巍巍的伸到了洗衣盆里面。

对于丝袜我并不陌生,但不是因为经常在学校和大街上看别人穿过,而是因为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的丝袜经常随意的放在卫生间,那会可能觉得我还小,也不怎么注意,而我也不觉得丝袜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就只是单纯觉得它就是一条裤子,一条摸起来比较舒服滑溜的裤子。后来上了高中以后,妈妈的一些私人衣物已经不怎么随意乱放了,可能是觉得我长大了,而我也很久很久没有再摸到过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的肉色丝袜会突然出现在卫生间,可能是换下来以后忘记洗了吧,让我幸运的再次摸到了丝袜。

只是,当现在再次摸到妈妈的贴身丝袜,我已经不再年小,不再单纯了,而是抱着一种肉欲和冲动在里面。

【未完待续】

(6)

肉色的丝袜摸起来滑溜溜的,还有一丝凉凉的感觉,让我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缓缓从盆里拿起那条肉色的丝袜,另一只手在丝袜上面轻轻滑过,就像是摸在妈妈的美腿上,光滑柔软而又细腻,这不禁让我想起早上在电梯里,妈妈穿着那条黑色的打底裤,同样的光滑柔软。如果早上妈妈穿着的是这条肉色丝袜,那摸起来的感觉会不会不一样呢?

一想起早上在电梯里摸妈妈大腿的场景,而我现在手里又拿着妈妈穿过的丝袜,我胯下的肉棒瞬间就硬了起来,看着手里的丝袜,我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在上面闻了闻。而这一闻,就像是打开了心里的黑暗枷锁,一发而不可收拾。

一只手握住胯下的肉棒,一下一下缓慢的撸动着,而另一只手拿着妈妈丝袜,紧紧的贴在脸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微酸的汗气味中夹杂着妈妈身上的芳香,瞬间溢满鼻腔。原来,妈妈的丝袜是这个味道,简直可以让人飘飘欲仙。

胯下的肉棒已经硬到了极点,恨不得马上就能发泄出来,我眼中闪过一抹犹豫,可内心还是禁不住妈妈丝袜的诱惑,手颤颤巍巍的把丝袜放到了肉棒上。

“嗬·····嘶。”凉凉的丝袜放在肉棒上,那种舒爽的快感,让我不由自主发出了颤抖的呻吟。

想像着丝袜穿在妈妈的腿上,而我的肉棒就紧紧的贴在妈妈穿着丝袜的腿上,那种禁忌的刺激快感,让我的牙齿都禁不住颤栗了起来。

握着肉棒的手就像不听使唤了一样,颤巍巍的拿着妈妈的肉色丝袜,套在了胯下的肉棒上,脑子里想像著妈妈穿着肉色的丝袜像蒋悦悦并拢双腿的姿势一样,我粗长的肉棒在妈妈的美腿缝中间缓缓抽动。

心理和肉体上带来的双重刺激,让我并没有持续多久,胯下的肉棒就有了射精的迹象,我一边幻想着,一边快速撸动着胯下的肉棒,脑海里,我抱着妈妈的双腿,肉棒挤在妈妈的美腿缝之间,下身狠狠的拍打在妈妈白皙的美腿上,肉棒也抽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肉棒硬到了极点,青筋明显的凸起,靠在卫生间的墙上,一只手揉搓著自己的蛋蛋,一只手快速的撸动着肉棒。

“嗬···”我喉咙中发出颤声,龟头一跳终于射了出来。

噗呲···噗呲···噗呲···

片刻后,大量白色的精液狠狠的喷射在了妈妈的肉色丝袜上,我颤抖著的上身,鸡巴一阵酥麻,感觉此时此刻的灵魂都在颤抖。

“呼·····”

冲动和高潮过后,我脑子也慢慢冷静了下来,这么多精液射在妈妈的丝袜上,如果不清理干净被妈妈发现,我估计得被妈妈扒皮抽筋,一想到这,我就打了个激灵。

可不能让妈妈给发现了!

看了看卫生间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妈妈买菜也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得赶紧把现场清理干净。

先用手擦了擦,发现擦不掉,反而越擦精液的范围越大了,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我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跺着脚步在卫生间里来回徘徊。

时间越来越紧,我也越来越着急了,急中生智,还真让我给想出了一个办法。

拿着那条被射过精的丝袜,先扔到水里洗了洗,捞出来拧干以后,又闻了闻,发现没那股怪味以后,我才原模原样的把丝袜放在了盆里原来的位置。

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裤子,站到淋浴花洒下面,开始给自己洗澡。卫生间的面积不是很大,所以洗衣机的位置距花洒的位置不是很远,只要把水龙头转到最大的喷水量,水绝对能喷到洗衣盆里。

嘿,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心里不由得夸了自己一番。

可是接下来,脑袋被凉水一冲,我就瞬间无比的清醒,一股浓浓的罪恶感涌上心头。

·····

“你下午洗澡了?”

“天太热了,我冲了个凉。”

饭桌上,妈妈抿了一小口汤后,对我进行盘问,这时我便把下午早就编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夏天太热了 ,而且还没开空调,冲个凉总不过分吧?我有理有据!

妈妈也没再继续问下去,确认是我洗澡了,那她的丝袜肯定也是被我洗澡的时候打湿了,只是我怎么感觉,妈妈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难道是我没洗干净?还是说妈妈闻到味给发现了?我抬头试探著问道:“妈,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我放了条裤子搁卫生间弄湿了,估计你也没注意。”妈妈皱了皱眉头,也没多说其它的。

我挠了挠头,装作一脸不知情的样子,刚想再解释几句,就见爸爸敲了下桌子:“让你妈再洗洗就成了,赶紧吃饭。”

“哦。”我应了一声,埋头继续干饭。

虽然表面上一脸平静,可我的心里却像放羊了似的一团糟,妈妈肯定是发现了点什么,不然不会一直紧皱着个眉头。

快速的扒拉了几口饭,跟爸妈说了一声我吃饱了,便心虚的回到了卧室。

躺在自己那张宽大柔软的床上,我心里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妈妈的丝袜我肯定是洗干净了,而且为了不让妈妈闻出来,我还特意用清水多次了几遍,是哪里不对吗?

·····

“哎呀!好烦!”

在床上翻了个滚,一脸郁闷的坐了起来,估计我脑细胞死完了,也想不出来是哪里出问题了,还不如专门去看看。

想到这,我那颗不安著的心,又重新躁动了起来,那欲死欲仙销魂的滋味,又重新浮现脑海,说不定,还能再享受一次妈妈的丝袜呢。

冲动的欲望驱使着我做出了行动,轻手轻脚的来到房门处,把耳朵紧紧的贴在门缝上,听到外面已经没动静了,我握著门把缓缓把门打开,侧着身子从卧室溜了出来 ,一脸贼眉鼠眼的观察了一番。

爸爸在医院值班忙了两天,累得疲惫不堪,现在已经回卧室躺着了,再听到厨房传来的水声,妈妈肯定在厨房洗碗,客厅、卫生间都没人,不禁给我增添了几分胆子。

脚上的拖鞋被我用力的绷紧,踩在地板上尽量不发出一丝丝声响,手扶著墙壁,一路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卫生间门口,站在卫生间门口,又往厨房那边瞄了两眼,听到厨房的水声还在哗啦啦的响着,我不禁松了口气。要是妈妈突然出来,看到我这鬼鬼祟祟的模样,那我也只有当场装晕了。

握著门把轻轻地推开门,心跳也不由自主的扑通扑通怦怦直跳,握著门把的手心都紧张的出了汗,但一想到妈妈的丝袜近在眼前,马上能再次包裹着我的鸡巴,享受那飘飘欲仙的快感,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甚至妈妈长久以来带给我的恐惧感,都被抛之脑后。

卫生间内,那条被我用过的肉色丝袜,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洗衣盆里,就像在等待着我的临幸,没有任何的犹豫,我走过去直接把丝袜拿在了手里,眼睛发狂似的紧盯着妈妈的丝袜,内心的欲望再次迸发。

我相信,在见过妈妈本人以后,没有任何人能够拒绝妈妈贴身穿过的丝袜,包括我,她的亲生儿子。那是一种极致的诱惑,一种欲望的勾引,它,是吸引我跌入不伦深渊的恶魔。

·····

薄薄的丝袜还有些湿湿的,摸起来也不是那么的舒服,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拿着它用来打飞机,深深地嗅了一口丝袜的气息,很淡,已经没有水洗之前的原滋原味了,但还是有一小股香气可以闻到的,这可能跟妈妈穿的时间长短有关系。

手中拿着丝袜裤腿的一端,把丝袜臀部的位置包裹在了鸡巴上,想像著鸡巴紧紧的按在妈妈的臀缝上,没有一点点的缝隙,我一下又一下的抽动着肉棒,妈妈嘴里直呼“不要”,我就觉得刺激的不行,鸡巴一跳一跳的,险些射出来。

带有水迹的丝袜,包裹在鸡巴上有点凉飕飕的,但这丝毫不影响我的持续输出,包裹着丝袜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抽动着,就感觉是抽插在妈妈的腿缝上,这感觉太爽了。

“呼·····”我嘴里喘著粗气,已经快到了射精的边缘。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吓我的一哆嗦,肉棒差点直接萎了。

“小暖,你在卫生间呢?”磁性的男声响起。

“呼····”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原来是爸爸,还以为是妈妈过来了。

也幸好不是妈妈,不然的话,妈妈很有可能进来,看看我到底是在干什么,晚上吃饭时看我的眼光就有些不对劲了。

“爸,我蹲大号,肚子有点不舒服。”我一边应声回着爸爸,手中的动作却不停,虽然心里紧张的要命,但在这个时候,我反而觉得更加的刺激了,就像是我和妈妈在卫生间,爸爸毫不知情的在门外。

“那你快点啊。”

一听到爸爸的声音,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犹如升天一般的刺激快感直冲脑后,腿脚一阵发软,粗长的鸡巴直接射了出来,噗呲噗呲一团一团的精液,再次狠狠的射在了妈妈的丝袜上,就像是射在了妈妈丰腴的屁股上,让我的鸡巴一阵发抖,迅速的软了下来。

爸爸的脚步声已经走远,应该是回卧室了,用自己的内裤胡乱的擦了几下肉棒,连忙穿起裤子,把妈妈的丝袜重新放到了洗衣盆了。

相比今天下午第一次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我今天晚上已经冷静了很多,先是打开换风机,把卫生间残留的精液味吸出去,不然爸爸妈妈肯定能闻出来的,剩下的就是再洗一遍妈妈的丝袜,而且我洗的很认真,把精液的那块地方着重清洗了几次。

“儿子,好了没?”

爸爸催促的声音再次在门外响起,我手忙脚乱的把洗衣盆放好,然后按下了马桶上的按钮,假装冲水,嘴里应声:“爸,马上就好了。”

爸爸这次没走,而是站在了卫生间门外边,直接等着我出去。

我看现场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便关掉换风机,打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你是不是乱吃东西吃坏肚子了?上这么久。”爸爸关心的问了我一句,不等我说话便走进了卫生间。

正准备回房间,就见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我连忙转身,朝卧室走去,生怕妈妈叫住我。

“小暖。”妈妈清脆的声音响起,犹如我耳边的鸣钟,把我吓得不轻,心虚的转过头来:“妈,怎么了?”

“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没,没有。”

“那你上个厕所这么长时间。”妈妈走近我身边,一脸疑神疑鬼的盯着我,看样子,就像是知道我在卫生间干了什么一样。

我心里一横,还不如坦白呢,不然妈妈发现丝袜是湿的,肯定会更加怀疑我了,但是说了,妈妈会不会更加确定我干坏事了呢,真是让人纠结。

我犹犹豫豫的样子,却不知全被妈妈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满脸寒霜之色也越来越浓,愈发的确定我在卫生间绝对干坏事了,妈妈也不说话,而是直接动手,揪起我的耳朵就往卧室走。

“砰!”

门被重重的关上,妈妈揪着我的耳朵,直接往前面一甩,就朝着我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脚,只不过妈妈没有穿尖头高跟鞋,而是棉拖鞋,所以根本就不疼,但我还是被妈妈这一顿乱揍给吓住了,连忙求饶喊道:“妈,妈,您打我干什么呢?”

“你说我打你干什么?!嗯?!”妈妈再次揪起我的耳朵,朝我的后脖子重重的来了一下,这次绝对是用力了的,我都能感觉到脖子火燎燎的疼。

“小小年纪不学好,就知道学坏!”说着,妈妈感觉还不解气,又是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了我后颈。妈妈这时候已经完全启动了暴走模式 ,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就又准备上手。

“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你,你就不知道姓什么了是不是!”怒弄满面的妈妈,嘴里甚至飙起了脏话。

我知道 ,如果再不解释一下,估计这事真的会被妈妈定性为偷丝袜干坏事,一旦被定性,那我接下来的日子,完全可以想像得到是怎么样的,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水深火热!

吓得我连忙抬起手来,挡着妈妈快落在我脖子上的巴掌,嘴里大声喊道:“妈,妈,您先别打啊,您先说清楚我怎么就学坏了?”这时候我也顾不上妈妈的愤怒了,后颈被妈妈打的生疼,再不反抗真的要被揍趴下了。

“你不知道?!那你说你在卫生间那么长时间干什么了?!”

“我干什么了啊我!我不就是给您洗了条裤子嘛!您至于嘛?”我一脸委屈,吼叫中带着哭腔,眼神中带着冤屈,略有些躲闪的眼神看着妈妈,仿佛受到了天底下最大的不公平。

而妈妈在听到我的话以后,抬起来的胳膊也停留在了半空中,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下意识的反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就是给您洗了条裤子吗?您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我愤愤不平的样子,再加上那逼真的委屈劲儿,看的妈妈也分不清,我到底在卫生间拿它的丝袜干什么了,半信半疑的看着我:“真的?”

“妈!”我委屈巴巴的大喊了一声,尾音挑起,如果不知情的,还以为我这么大的人了,还给妈妈撒娇呢,其实不是。

“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辛辛苦苦给您洗了条裤子,结果无缘无故又挨了顿揍,我上哪说理去啊。”一番话说的我眼眶中的泪珠,仿佛都要感动的快浸出来了。

经我这么一说,妈妈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只是那双美眸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还是有些不相信我说的话,张了张嘴,最后憋出来句:“那我刚刚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早说。”

“您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关上门就是一脚,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又是一巴掌,就感觉打的不是你儿子一样。”说完,我也没再去看妈妈的反应,而是一屁股坐在床边,赌气似的扭头看着墙角。

妈妈站在原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听见她小声的嘀咕了句:“还不知道你到底说的是真是假呢。”

“妈,您什么也别说了,好不好?您就当我拿您的裤子干坏事了,但您这打也打了,气也出了,您能不能出去?”我涨红著个脸,指著卧室门,一狠心说了通反话,反正我就是死不承认,打死也不能认。

话音一落,我心里顿时后悔了,以这样的语气跟妈妈说话,还是头一遭,也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再揍我一顿,余光瞟向妈妈一瞅,好像妈妈并没有生气,反而脸部微微发红,眼神有些不自在,估计妈妈心里也很惊讶,我敢这么跟她说话。若是放在之前,估计我这会已经被揍趴了。

经过刚刚这么一番折腾,估计爸爸也听到动静了,从卫生间出来以后,也径直走进了我的卧室,看了看坐在床边的我,又看了看站在原地的妈妈,一脸迷惑道:“你们俩在这吵什么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