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霸圖 (1) 作者:狸八百

.

【重生霸圖】

作者:狸八百2021/05/08發表於:SIS論壇

*********************************** 前言 本文與《殘酷的屈辱人生》不一樣,本文是以爽文為視角,描述重生者,如何一步步衝上世界之巔的故事。內容含有大量凌辱、強迫、羞辱、綠人妻女,操他媽媽的內容,算是救國救難的英雄,也是欺男霸女的壞人,不喜輕噴。

另外:求一個書名吧,實在不知道起什麼名字。

***********************************

海市,一座豪華的別墅之中。

「砰!」槍響,滑坡了寂靜的夜空。

「啊!!好痛,有本事你就殺我!」黎澤彬大聲的痛呼,卻沒有向著眼前的男子求饒。

用手捂著受傷的大腿,鮮血不斷地向外流淌,身邊有四位保鏢盯著他,連逃的機會都沒有,側躺在地上哀嚎,以最後的志氣迎接死亡,但也不過是喪家之犬而已。

這裡是徐家的大宅,眼前這持槍的男子,就是他的表哥徐陽。

但這並非什麼兄弟相殘的戲碼,黎澤彬不過是一個旁系而已,徐家甚至都不會正眼看他,和徐陽這位徐家嫡系接班人相比,如雲泥之別。

「不!!不要殺他,徐陽,求你放了澤彬吧,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一旁是自己的母親,為了他,此刻正跪在地上不斷地哀求。

爬到一位美婦人的腿邊,抱著對方的大腿哭訴道:「求你了表姐,我的兒子……」

「滾開!」呵斥聲打斷了祈求。

萬淑玉,徐陽的母親,面對下跪求饒的媽媽,根本沒有一絲的同情,直接一腳踹在了媽媽身上,把媽媽踢到在地。

名義上是遠房姐妹,可身份卻天差地別,萬淑玉氣質高貴、乃是名滿海市的貴婦人,孤傲的站在那,蔑視的看了他們一眼,如同在看一對垃圾,踩著高跟鞋,在僕人的簇擁下離開了。

沒有人能救他,那可憐的一點血脈關係,此刻等同於笑話,徐陽的眼神冰冷而充滿殺氣,黑色的槍口對著他,死亡即將降臨。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徐陽的手已經扣在了扳機上,隨時準備了解他的性命。

「遺言?呵呵!或許就是遺憾沒有操上你的女人吧。」

「砰!」

「啊!!唔唔……」黎澤彬最後的反抗,讓他另外的一條腿被打穿了。

「哼!就你也配配碰她?垃圾一個。」徐陽就像是處理垃圾一般,把槍對準了他的腦袋。

殺人,這對徐陽來說並不算什麼,沒人會為了他問罪徐家。

黎澤彬倒在了地上,雙腿的痛苦,讓他到達了昏迷的邊緣,無助的呻吟,意識正在漸漸的模糊。

要死了嗎?

真是不甘心,憑什麼自己一出生,就要被徐陽壓一頭。

就因為自己是個旁系嗎?

自己喜歡的幾個女人,都對徐陽投懷送抱,自己只配成為徐家的附庸,像是個奴隸一樣,受盡壓迫與羞辱。

「想你這種垃圾,就不配活著。」這是他最後聽到的一句話,緊接著,他的世界就暗了下來,漸漸的失去了意識。

……

第1章:重活一世

「不要!!」一聲大吼,黎澤彬從夢中被驚醒。

「呼~~呼~~我……我死了嗎?」摸了摸額頭的汗珠,喘著氣,環顧四周。

柔軟的床,豪華的家具,一股淡淡的清香環繞鼻尖,身體還有知覺,沒死,看來自己還沒死。

黎澤彬捂著臉,身體還有些顫抖,腦海中儘是徐陽那殺意的眼神,還有那對准自己的黑色槍管,冰冷的讓他害怕。

徐家太強了,強的他永無翻身之日。

在無法忍受那卑賤的地位之後,他喝了一些酒,選擇去強姦徐陽的女人,希望彌補心中的遺憾,算是最後的抗爭。

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活著,徐陽沒殺自己?可為什麼呢?

「嗯~~親愛的,你怎麼了?」一個慵懶的聲音在身邊響起,黎澤彬轉頭看去,當場愣住了。

白嫩的肌膚,柔滑的長髮,曼妙的身材,一個赤裸的女性嬌軀,正依偎在他身上。

胸前一對蘇乳,用力的擠壓他的手臂,絲滑的身體,慢慢纏繞了上來,媚眼如絲的扭動著,給黎澤彬帶來了柔滑細膩的享受。

「趙子欣?你怎麼在這!」

黎澤彬一臉的驚愕,也惹來了對方不依的撒嬌。

「討厭啦!你怎麼能這麼說人家,剛剛才把人家折騰的死去活來的,真討厭。」

趙子欣明顯才剛與他做愛過,身體都是赤裸的,黎澤彬這種事後不認帳的表情,自然讓她不滿。

只是,他此刻關注的,根本不是做愛的問題,而是兩人的關係,趙子欣他當然很熟悉,兩人也不知一次的做過愛,但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是別有用心的接近他,當目的達到之時,當場就和他決裂了,現在又怎麼可能爬上他的床?

黎澤彬拍了拍自己的臉,希望自己清醒一些。

看著遠處的桌子上,稀稀拉拉的散落著不少公司文件,那瓶被自己失手打碎的絕版紅酒,也完好的擺在酒柜上。

若是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實的,那就只有一個解釋,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了 10年之前。

連忙一個翻身,激動的抓起床頭的手機,依舊是當年那款老型號,點開網絡,在上面查詢了最準確的時間: 2445年3月28日,正是10年之前。

自己重生了!

也就意味著,他有了一次後悔的機會,曾經那些遙不可及的東西,現在都能奪過來。

趙子欣看著他呆呆的看著手機,一臉的呆滯,用手推了推:「你這是怎麼了?」

「我……沒事,剛剛坐了一個噩夢,沒事。」黎澤彬摸了一把臉,努力壓住心底的狂喜,摟過趙子欣光滑的蠻腰,臉上露出了寵溺的微笑。

可惜,換來的反應,是那一閃而過的厭惡。

「沒事就繼續睡吧。」趙子欣轉過身,想繼續睡覺,黎澤彬卻饞了上來,一手爪上那久違的乳房,享受的搓揉兩把。

「既然醒了,就幫我舔一舔吧。」黎澤彬也好不客氣,把趙子欣的腦袋往自己胯下壓,想讓這個謀害他的女人,給自己舔雞巴。

可惜,被趙子欣拒絕了,一臉嫌棄的說道:「好噁心,我才不會幫男人舔這東西。」

趙子欣有一些潔癖,做愛都放不開。

頓了頓,似乎是怕惹惱了他,又換做了溫柔的語氣說道:「大不了,我再和你做一次吧。」說著,又轉身去床頭拿起保險套。

看著趙子欣的背影,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上一世的自己太傻了,居然會相信這個女人,害的自己家破人亡。

重活一世,他可不會這麼窩囊了,不願給我舔雞巴?不願和我無套做愛?那就讓你以後跪著來求我。

黎澤彬根本懶得和這個女人廢話,直接下床,說道:「算了,做了一個噩夢,我現在也沒心情了,我去書房看一會書吧。」

「嗯,那你早點回來休息,明天還要去礦場考察的。」身後的女人,根本沒有留戀他,或許此刻已經露出了鄙視的眼神吧。

鄙視自己陽痿嗎?連做愛都沒性慾了?

還是鄙視自己太廢物,被一個噩夢嚇成這樣。

無所謂了,黎澤彬穿著一套睡衣,徑直離開了房間,去到那久違的書房裡,一個人坐在書桌前書,提起書寫起來。

他重生了,那曾經犯下了的錯,他都能彌補,他要趁著剛重生的時間裡,盡可能的寫下記憶中的事件,以作備忘。

重生10年,也就代表他可以未卜先知,只要掌握著先機,就可以掌握一切。

上輩子他太廢物了,身敗名裂、活成了一個廢物,最後被徐陽像條狗一樣打死。

這一世,他絕對不會再犯這種錯誤了。

當然,這不代表他會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相反的,他要用暴力,得到世間的一切。

曾經看不上自己的女人,曾經陷害過他的敵人,還有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徐家,他要把一切都踩在腳下。

……

第二日一早,黎澤彬就和往常一樣,起床洗漱,帶著趙子欣這位女友,下樓吃早飯。

「阿姨,早啊!」趙子欣甜甜的笑著打招呼,那模樣,就像是個乖巧的媳婦一般。

要不是他有了十年的記憶,恐怕現在還被這女人的表象所蒙蔽。

他媽媽羅偀,自然是十分心喜,若是自己兒子能娶到趙子欣,也算是門當戶對,連忙招呼二人來吃早飯。

三人坐在桌上,一副和諧溫馨的感覺,羅偀開口問道:「兒子,你等會有事嗎?沒事就跟我去一趟徐家。我向銀行申請的貸款,已經批准下來了,你小姨的公司最近在招商,若是能拿下一些訂單,也能讓公司緩過氣來。」

小姨萬淑玉,也就是徐家當代主母,徐陽的母親。

當然,因為是遠房,兩家的關係都不怎麼親,徐家甚至都沒把他們當親戚,他媽媽見了徐家人,都要點頭哈腰的一頓奉承,小姨這個稱呼,也只是再家裡喊喊而已。

他父母是開貿易公司的,幾年前父親因故去世,留下母親一個人支撐公司。

去年,他從海大順利畢業,加入了公司幫忙,只是這一年來,他除了吃喝玩樂,什麼也沒能幫上,公司業績也一日不如一日,

記得上一世,他被趙子欣騙了之後,又遭到白家的落井下石,債主上門、走投無論。

媽媽跑去徐家,跪在那萬淑玉的面前哀求,都得不到那女人的一點憐憫,還有自己死前,那賤女人還踹他媽媽一腳,黎澤彬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但這一世,他不需要再去求那些人了,相反,他要把徐家踩在腳下。

「媽,徐家暫時就不去了,我和子欣商量好了,等會去看一個礦場。若是沒問題,我也準備投資一些,一定能賺大錢。」黎澤彬摟了摟子欣的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趙子欣自然心喜,連忙膩聲說道:「是的阿姨,我家是發開礦場的,最近發現了一個好的礦源,已經和當地政府協商好了,若是能成,收益一定可觀。」

羅偀看著兒子能上進,自然很開心,叮囑了幾句,就暫時壓下了徐家之事,只讓他們路上小心些。

……

吃了早飯,兩人啟程出發。

先是乘坐飛機,又轉了一趟火車,最後才驅車趕到目的地,這裡已經算是靠近邊境地帶了,人煙比較稀少,他們的目的地,正是一塊還未開放的礦區。

「真是的,怎麼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了。」黎澤彬一臉的不耐。

「別急啊~已經到了,快看,我爸在前面。」趙子欣挽著黎澤彬的手臂,十分親昵的,把他帶到了一個中年男子面前。

「喲,澤彬來了啊!路上辛苦了。」趙勇,趙子欣的父親,穿著一身西裝,一看到他到來,就露出了親切的笑容,語氣頗為和藹。

當然,這些都是表象,經過上一世的背叛,他知道這對父女背後的奸詐。

也不說破,繼續裝作那二世祖的模樣,大氣的說道:「趙叔客氣了,有錢賺,我當然不會錯過。這裡就是你們說的礦場?都是些黃土地啊!礦在哪?」

黎澤彬左右掃了掃,這裡看起著比較空曠,一眼望去全是黃土,只有一堆技術員,在遠處擺弄著機械,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麼礦脈。

父女倆在心底齊齊鄙視了一番,但這種人傻錢多的公子哥,也正是他們需要的。

趙勇笑著回道:「呵呵~~澤彬你別急啊!現在還看不出來,但我們做了地質監測,下面可都是上好的煤礦,價值絕對不低的。來,看看,這是檢測報告。」

趙勇遞了一份厚厚的檢測報告過來,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對場地的地質采樣數據,還有一些例如政府的通文,保底的評估等等。

這對父女,現在就是諒他看不懂,一步一步的把他引入局裡。

誰知黎澤彬更乾脆,看都不看,甚至接都不接這文件,而是當著趙勇的面,一把攀上了趙子欣的屁股上,搓揉了幾下。

豪氣的說道:「不用看了,我還不相信趙叔嘛,哦,不對不對,是準備叫岳父了,對吧子欣?」

當著趙勇面,搓他女兒的屁股,黎澤彬的表現可謂是十分糟糕。

但這對父女,本來就是心中有鬼,趙勇也只能假裝尷尬的,微微側過頭去,大笑著掩蓋怒氣:「哈哈~你們年輕人的事,你們自己商量就好了,但這礦場啊!有我把關絕對沒問題的。」

趙子欣也在一旁不依的撒嬌道:「討厭,我爸還在這呢。你放心吧,這礦場一定能賺錢,我們一人投資一半,日後……就算我的嫁妝了。」

趙子欣臉色微紅,一副小女兒姿態,還不知心底又罵了黎澤彬多少次。

黎澤彬也懶得繼續陪他們演戲,這礦場是他上一世的噩夢開始,但又何嘗不是這一世的機緣?

「好,那就這麼定了,擬好了合同,就交給我媽,我讓她注資進來。」

幾句話談好一筆上億的生意,他的放縱,讓趙子欣大喜,『波』的一下,紅唇親了一下臉頰,胸前的一對酥乳,用力的擠壓著他的手臂。

「老公你真好,等做好了這個項目,我們就結婚度蜜月。」

「哈哈,澤彬果然有魄力,放心,這礦場我來負責,一定沒問題的。」

無恥的父女倆,一個喊起了老公,一個拍著胸部保證能賺錢,演的像真的一樣,黎澤彬心裡冷笑,根本懶得和他們廢話。

「那就這樣吧,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太熱了。」黎澤彬捏著衣領扇了扇,故作不耐煩的嘟囔了一句,還湊到趙子欣的耳邊,輕聲調戲道:「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今晚……」

「嗯~~你先回去嘛,我還要呆在這幫我爸爸呢!來日方長,等礦場步入正軌,咱們就能天天呆在家裡數錢了!」

趙子欣一副很懂事的模樣,硬是把黎澤彬推走了,而當他上車的那一刻,父女倆的臉色直接就變了天。

「哼!真是噁心!」趙子欣眼睛裡透露出深深的厭惡,拍了拍被黎澤彬摸過的翹臀,十分的嫌棄。

一旁的趙勇的臉上,也沒有了剛才的和藹,只留下奸詐與得意:「忍耐一些吧,等礦場步入正軌,你就一腳把他踢開!」

「礦場有這麼好賺,還輪的到他?讓他分攤一半,不過是買個保險而已。」黎澤彬不在場,父女倆直接討論起了計劃。

「爸,這礦場到底如何啊!可別讓你女兒的犧牲白費了。你是不知道,我今天一早,就聽到這混蛋打電話。說是讓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幫他安排一個女明星玩玩,真是噁心死我了。」

她根本不愛黎澤彬,不過是當一個搖錢樹而已。

趙勇從另一個柜子里,拿出了真實的地質報告,看著密密麻麻的數據,有些皺眉,遲疑的說道:

「這地方,的確有煤礦,但礦質並不純,也夾了其他的礦物,我現在就是賭一把。萬一要讀輸了,就用那蠢貨的錢來賠。」

「哼!沒錯,他就是個蠢貨,根本不懂礦業也敢來插一腳。就算是賺了,我們也可以告訴他是虧了,要坑他一個外行,那還不是手到擒來嘛!」

「哈哈~~我女兒真聰明,來!為那個蠢貨乾杯!」

「乾杯!」

……

「蠢貨?還不知道誰是蠢貨呢?」另一邊,黎澤彬已經坐著自己的轎車離開,心理默默的嘲諷著那對父女倆。

開車的司機是一位壯碩的中年,看起來孔武有力,透過後視鏡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一會,還是出聲道:「少爺,別怪我多嘴,這對父女,似乎並沒有這麼簡單。」

「不,他們很簡單。」黎澤彬臉上露出了冷笑:「他們就是徹頭徹尾的騙子,想把我當成肥羊來宰,兩個蠢貨。」

聽到黎澤彬的話,中年人閃過一絲詫異,按照他的認知,這位少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二世祖,剛剛的表現如此不堪,怎麼突然就……

「驚訝嗎?那說明你還沒了解我啊!南叔……」

一聲南叔,讓中年人握住方向盤的手,用力的緊了緊,這聲稱呼,是一種認可,也是一種尊敬,看來,他是真是小看這位少爺了。

前世的黎澤彬,的確是一個二世祖,但十年的痛苦歲月,他也成長了,此刻的他,不會再去犯當年的錯誤。

而這位南叔,也理應讓黎澤彬給予尊重。

南叔是三年前來到他們黎家的,據說以前是一位僱傭兵,混跡在邊境混亂地帶,後來不知怎麼遭到了追殺,帶著女兒輾轉到國內。

他的十五歲女兒不幸身染病重,需要錢醫治,走投無路之下,剛好被他母親看到,給了一筆錢,救回了南叔的女兒,這位也以報恩的形式,加入了黎家。

這一入,就是十三年。

沒錯,哪怕是前世黎家沒落的十年,這位也一直不曾離開,默默的守護他們母子。

可惜自己不爭氣,翻不了身,自暴自棄的想最後發泄一次,被徐家發現,這位是在掩護他離開時,不幸死在了他的面前,是一位絕對值得信任的下屬。

「放心吧,南叔,我自有主張。」黎澤彬沒有過多解釋,拿出了電話,打回了家裡。

「嘟嘟~~喂?兒子?你們如何了?一路上還安全吧。」自己的媽媽,果然是最關心他的,第一時間不是問生意,而是問他的安全。

黎澤彬臉上泛起一個笑容,前世他如此不爭氣,敗盡了家產,母親也依舊愛他入故,今生,絕對不能讓母親再受苦了。

「媽,你就放心吧,一切都順利。可能過一會,趙家父女就會把合同傳給你。但你千萬別急著簽約,找一些藉口多審核幾次,拖延時間,等我的安排。」

「拖延時間?怎麼了兒子,發生什麼事了?」 羅偀聽出了話中的問題,連忙追問。

「哼!問題不大,就是那對父女想把我當傻子耍。就是不知,誰才是真正的傻子。」 黎澤彬簡單的,和母親說起了趙家父女圖謀不軌之事。

羅偀也是混跡商場多年,自然見過不少爾虞我詐,聽到兒子的話,也是很欣慰,至少沒有被美色迷昏了眼。

「沒事兒子,這個媳婦不好,咱找別的,這單生意,我們也不做了。」

「不,一定要做,但可以先放一放,這個礦脈非常值錢,必須要做,只是不急於一時。」

羅偀已經有些迷糊了:「兒子,你剛剛不是說,他們合起來騙你嗎?」

「騙是騙了,但那是他們不識貨,放心,你兒子自有打算。」黎澤彬眼中精芒閃爍,給出了更加重磅的計劃。

「媽,若是咱們拼盡全力,能籌集多少的資金?」

「嗯,我算算。之前聽說徐家有筆大買賣要招標,所以我把公司抵押給銀行貸款,現在貸款剛下發,若是加上公司的資金,大概有……三個億。」

「好!都幫我準備好,不要去徐家投標了!我要用來短期投資。」

「什麼!!不行,這樣公司的資金鍊會斷的,後續資金跟不上,那時……」

「放心,沒事的。相信我。」

黎澤彬慢慢點起一根煙,嘴角勾起了一個微笑,十年的未卜先知,他要做到的不僅僅是搬到徐家,還要站上世界之巔。

「媽,你知道嗎?緬國馬上要開啟一場戰爭了。」

「戰爭?」羅偀有些發愣,不明白兒子所言何意。

「沒錯,一場戰爭,一場顛覆政權的戰爭,他們國家的原石,也將暫時被切斷。只要操作得當,原石的價格必然是水漲船高,我們現在買,就是一種投資。」

「可……三億資金全部投入,是不是太冒險了?」

羅偀依舊很遲疑,她經商多年,卻從沒經歷過如此豪賭,這是砸上身家的賭博,一旦輸了,公司將萬劫不復。

「放心,我的消息很準確,若是媽你不信,你就去調查手下的財務副總監。」

「調查笑萍?為什麼?」

「她是別公司派來的商業間諜。」

「什麼!!」羅偀被嚇到了,連前面開車的南叔,也忍不住回看了一眼,他每日跟著這位少爺,從沒看到有去調查過什麼人,這是從何處得到的消息?

那位財務副總監,可是在公司做了三年了,若是別公司的商業間諜,那他們公司,可就損失慘重了。

「媽,你放心,她應該沒有對公司造成多大的破壞,她上面還有位總監壓著呢。你先派人調查一下,三年前她的家境如何,如今她丈夫名下又有多少套房產。先搜集證據,不必打草驚蛇。」

「好,我馬上去調查。」

「嗯,這事等我回去之後,再進行處理。但若是這事屬實,那你兒子的能力,你也應該認可了。到時你再把錢準備好,我們黎家,是時候該崛起了。」

……

電話掛斷,羅偀的心情有些複雜。

她不知道兒子今日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就變的如此精明和自信,或許是亡夫的在天之靈吧。

羅偀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辦公桌上一家三口的照片,嘴裡呢喃道:「老公,你走了三年,我已經快要無法支撐這個公司了。還好,咱們的兒子也終於懂事了,希望你能保佑他一切順利……」

羅偀拿起了電話,開始了一些列安排,那位財務副總監,是該查一查了,若是這事屬實,那自己也是該相信兒子,讓他自己去闖一闖了。

……

另一邊,黎澤彬並沒有沒有回家,而是找到了他的好友風子昂。

一見面,風子昂就熱情的攀上了他的肩膀:「你小子,搞什麼呀!一會讓我幫你安排女明星,一會讓我幫你辦理簽證,怎麼?想去玩玩國外的妞?」

要說那趙子欣,也沒有錯怪黎澤彬,他確實一大早的,就讓瘋子幫忙安排女明星玩,性格相當惡劣,當然,一切還是正事要緊,女明星的事就放在回國之後了。

黎澤彬笑了笑,答道:「哪有,我這是正事,手下人不靠譜,關鍵時刻,還是要你瘋子出馬。」

風子昂,綽號瘋子,是黎澤彬的髮小好友,曾經得到過他父親的捐助,畢業後在父親的支持下開辦了一個公司,生意還算不錯。

黎澤彬前世落魄如狗,這位是他僅有的一位真心朋友。

「少來這套,神神秘秘的,拿著吧,我找關係幫你辦好了。」風子昂的年級比他大幾歲,做事也更老沉,在他的班底沒有建好前,還是需要這位幫忙跑跑腿。

結果證件看了看,完美無缺,開心的拍了拍這位的肩膀,心理有些感嘆,一切能重來,真好啊!

「行了,不和你多說了,等我回來後咱們再聚。」

「嗯,路上小心。」

拿到了簽證,黎澤彬的目標,自然就是緬國了,此刻戰爭還沒爆發,他必須提前完成的一個布局。

……

緬國,有著整個世界最大的原石出口貿易,哪怕是現在的2445年,翡翠玉石,也是十分暢銷的奢侈品。

黎澤彬來這,當然不是要談生意,現在那些好的原石老坑,基本都被各大商業巨頭霸占了,以他家的實力,要插足絕對是死無全屍。

當然,他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對未來的記憶,投資原石,這對他來說太小家子氣了,他要玩就玩大的,他要投資緬國下一屆政權。

他帶著南叔,來到了緬國境內的曼德市,看了眼手機里的訊息,一條來自母親的叮囑:『事情已經查清,你的消息沒錯, 3億資金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但一個月內,若是沒有一億資金回流,那麼公司將面臨崩潰。出門在外,多加小心。』

「一個月嗎?簡單。」黎澤彬非常自信,多活了十年,若是這點事都做不到,那乾脆再死一次得了。

曼德市每日都有大量的原石交易,但他來的地方,並非那些大型的交易市場,而是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小巷,找到了一家畫著奇怪鯊魚頭標誌的店鋪。

「少爺,小心些,這店鋪,不太對勁。」南叔以前當過僱傭兵,是一等一的好手,自然看出了這店鋪里的人,不太一般。

「放心,我知道的。」黎澤彬掃了一眼店鋪。

鼻子裡嗅到了濃重的香料味,很有可能是掩蓋血腥之用,店鋪雜亂不堪,店員們根本無心工作,有客人來也不招呼,一個個身材魁梧、殺氣十足,,明顯不是做生意的

「我要見你們的老闆。」黎澤彬說的還是華國語,但在這裡,應該有不少人能聽懂。

果然,一位精通語言的夥計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指著旁邊的店主說道:「這是我們的老闆,你想買些什麼?」

「我要見的是你們老闆,不是店主,我要見坤鯊。」 黎澤彬的話,讓夥計臉色一變,忙用緬語向一旁的店主說了幾句。

店主一揮手,就有兩位店員跑了出去,應該是要查看黎澤彬的來路,看看是否帶了其他人手來鬧事。

「放心,就我一個!」黎澤彬攤了攤手,表達善意:「我是來找坤鯊談一筆大生意的,你們不夠資格,帶我去見他。我有十個億的生意,要和他親自談。」

黎澤彬的自信,讓幾人都很遲疑。

店主跑回內屋打了個電話,黎澤彬和南叔,則是被一陣搜身,確保沒有武器後,才被送上了一輛車,帶到了一棟莊園內。

坤鯊是緬國一位十分成功的商人,富可敵國,不是上億的訂單,還真不一定能打動他。

來到莊園,這裡的裝修也是十分奢侈,大庭院、游泳池、保鏢數十名,身邊還摟著一位金髮碧眼的泳裝美女,雙手肆意的在肉體上撫摸。

而坤鯊本人的模樣,倒是十分平凡,看著倒像是個普通商人,唯有眼睛裡不時透露的凶光,才能看出不凡。

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是一位二十齣頭的少年,後面跟著一位保鏢,就像是家族子弟跑出來玩票一樣,心底也是有些輕視。

「就你要見我?」

莫名其妙的有十億訂單送上門來,坤鯊從一開始就不信,他只是奇怪,黎澤彬為什麼會去那間小鋪子找他,所以才同意見面。

奇異鯊魚頭,這是坤鯊獨有的標誌,那間小鋪子也根本不是原石商店,而是情報站,黎澤彬依靠著前世的經驗,找來的。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黎澤彬,是來幫你的。」黎澤彬也是處變不驚,徑直坐在了坤鯊的面前,面對這種軍閥,只有表現出自信,才能不被輕視,才能有合作的資格。

「呵~幫我?幫我什麼?」坤鯊不屑的冷冷一笑,只是眼裡閃過了一絲警惕,從談生意變成了幫忙,這事明顯不太對勁。

黎澤彬攤了攤手,回道:「我有很多地方能幫你,當然,前提是咱們坦誠來談。為了表達誠意,我先送你一條訊息。」

坤鯊沒有繼續追問,而是眯著眼睛看著他,等待下文。

「你懷裡的這個女人,你最好離她遠一點,他是黑手黨的間諜。」黎澤彬一指那性感美女,說出了石破天驚的消息。

坤鯊自然不會全信,但懷疑的目光,已經看了過去。

金髮美女也是定力十足,臉上滿是無辜的表情,似乎聽不懂黎澤彬的話,看到感覺到坤鯊的眼神,還用大奶子蹭了蹭坤鯊。

「我知道你能聽懂。」黎澤彬按照記憶,對照著前世的訊息,很肯定的說道:「紅瑪麗,黑手黨頂級殺手,精通 8國語言,曾經……」

「砰!」黎澤彬話還沒說完,紅瑪麗的臉色已經變得狠厲,身體一躍,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了水果刀,毫不猶豫刺向了坤鯊。

「可惡!!」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現場大亂。

「咚!!」坤鯊自然也不是普通商人,反應極快,向右側一個翻身,躲過了這致命的襲擊,水果刀只在那昂貴椅子上留下了一個大洞。

一旁的保鏢也是有了準備,第一時間衝過去,直接按住了紅瑪麗,一次精心策劃的襲擊,就在黎澤彬的提前預告下,毀於一旦。

「把她給我拖出去,言行拷問!」坤鯊怒火中燒,不單單是自己生命受到威脅,還因為自己這段時間的情報,有可能被這個女人竊聽泄露了出去。

喘著粗氣,走到一旁的酒台旁,拿起威士忌到了一杯壓壓驚,隨即才看向了他。

黎澤彬依舊坐在椅子上處變不驚,像是早已料到了這場混亂,坤鯊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位年輕人。

「多謝你的情報,看來,你也是知道我的事了?」

「知道,所以才來謀求合作的。」

坤鯊,一位成功的商人,但那只是明面上的身份。

背地裡,坤鯊其實培養了一大批的部隊,甚至在緬國軍方,都滲透了大量人手,若是黎澤彬不出現,那麼坤鯊將在 5個月之後,發動政變。

當然,政變之路是艱難的,不單單是國內的戰爭,還有外來實力的介入,一場大戰持續了 3年,才終於落下帷幕,坤鯊贏得了勝利。

只可惜,剛上台沒多久,坤鯊就死在了一個女人手裡,也就是剛剛那位紅瑪麗,緊接著,就有大量的通緝照片流出,黑手黨表示對此事負責。

而現在,政變還沒有開始,只是在謀劃階段,他來找坤鯊,就是為了雪中送炭,這種提前投資,自然比日後再來攀關係,要好的多。

「說出你的意圖。」坤鯊抿了一口酒,點起了一根雪茄。

「我是來交朋友的。」黎澤彬給出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而這個答案,明顯不能讓坤鯊滿意。

重新入座,坤鯊已經安排了手下去排查,比起那個女人,黎澤彬明顯更有價值,眯著眼、盯著他問道:「交朋友嗎?我覺得沒有這麼簡單吧,你是代表哪一方勢力,來找我?」

「就代表我自己。」黎澤彬自然是沒有政府背景的,他唯一的籌碼,就是和坤鯊的互利互惠。

「第一,我能給你提供情報,包括我打探到的消息,根據我的信息,你是准備在內比城起事,但很可惜,你想抓的人,並不在那。在那的只有一些傀儡。」

擒賊先擒王,坤鯊自然想從首都爆發政變,從而控制緬國的政權。

可惜,根據上一世的經驗,緬國的首腦們明顯提前知道了消息,明面上的只是一些替死鬼,那一次的襲擊失敗了。

「你知道他們在哪?」坤鯊也有自己的情報網,他也覺得緬國高層有些異動,可箭到弦上,不得不發,能得到確切的情報,對他來說絕對有利的。

「知道是知道,但這是後話,暫時不論。」

看到魚兒上鉤,黎澤彬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避重就輕的繼續拋出價碼。

「第二,我可以給你資金支持。我想,你大概正在聚攏現金,開始大肆採購武器吧。第一批三個億,後續還有更多的資金可以跟上,來源絕對正規,買下你等價的原石。」

坤鯊聽著有些意動,現在正在招兵買馬,的確很需要資金,特別是途徑正規的資金,這樣才能減少緬國高層的懷疑。

「第三,也就是最後的一點。不久之後,會有一種新能源出現,而我,可以為你提供這種新能源,我們可以長期合作。」

2445年,石油已經被大量的開採消耗、所剩無多,人類只能努力開發各類新能源,來維持生存與發展。

而一年後,一種曾經不受人待見的物質,將被科學家開發出用途,從而代替現有的數種資源,被譽為新世紀的石油,黎澤彬就是要以重生者的優勢,搶占先機。

情報、資金、能源,黎澤彬一口氣說出了三個關鍵點,容不得坤鯊不動心,這將給他的政變帶來好幾成的勝算。

當然,前提是需要付出多少代價。

「說了這麼多,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黎澤彬微微一笑:「我說過,想交個朋友。」

「只是交朋友?」坤鯊對這個回答並不滿意,他從不相信天上掉餡餅的事情。

但黎澤彬早有自己的一番說辭:「我就是想交個朋友,而且是長期的朋友。你要的是緬國的掌控權,而我,想在華國有一番作為。玉石、槍枝、毒品,這些都是我需要的。我想,咱麼可以成為朋友。」

這一次,坤鯊終於露出笑容了,從警惕,慢慢變成了大笑:「哈哈哈~~不錯不錯,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

主客盡歡,那麼兩人的合作,也就水到渠成了。

商量一些交接的細節之後,黎澤彬拿著坤鯊的加密電話,離開了別墅,去往原石場,挑選價值三億的原石。

兩位暴徒,第一次展開了合作。

出了別墅,一直旁觀的南叔,就悄悄的提醒道:「少爺,你這麼做,有些危險了,坤鯊不是善類,這無異於與虎謀皮。」

坤鯊剛剛的態度,確實還不錯,可誰說知道心裡怎麼想?一位即將發動政變的暴徒,真的會注重感情嗎?這所謂的交朋友,真的可信嗎?

黎澤彬微微搖了搖頭,似嘆息、似無奈:「我也不想走這一步,但我沒得選擇。其實三個條件里,最後的新能源才是大頭。」

「新能源?很厲害嗎?」

「當然,一旦新能源的事被曝光出來,就代表著整個世界的格局要被洗牌,我現在的確可以提前做出準備,但隨後要面臨的,是各方的發難,我們根基太淺,擋不住的。」

南叔一愣,這才反應過來:「你是想,借緬國軍閥的背景,迅速抬高自己的實力,從而擋住各方的壓力?」

「沒錯,坤鯊現在還沒爆發,我們提前投以恩情,那麼在他政變成功之後,同等的情況下,我們就能夠占得先機。」

黎澤彬也不想插足這混亂的緬國戰爭,但他們黎家的根基太淺了,不說別的,他的仇人徐家,背後都有多位中央高官的庇護,他要扳倒徐家,甚至是站在世界的巔峰,那就必須從商、政、軍三個方向同時發展。

想要成功,首先就是掌控新能源,而掌控新能源,就必須有龐大的背景,才能在洗牌之後,大口的啃下蛋糕,而緬國軍閥的背景,無疑是現階段最好的選擇。

他和坤鯊的利益不衝突,有大量合作的可能,那麼坤鯊也一定樂意交他這個朋友。

去到坤鯊的倉庫,粗略的選了一批原石,黎澤彬吩咐道:「南叔,我已經讓人過來接手原石的交易,但其中有兩塊巨型原石,需要你幫我馬上押運回國。」

「單獨那兩塊巨型的?」南叔想起了剛剛被標記的兩塊,體型巨大,價格也十分高昂。

「沒錯, 3億訂單的原石不少,全部運輸完太久了,我等不了。這兩塊你親自幫我安排,最快速度運回國,然後讓我媽安排人解石。」

南叔點點頭表示明白,他越來越看不懂黎澤彬了,但這是好事:「我馬上安排好石頭,再回來保護你。」

「不必,現在還沒人盯上我。上次我讓你召集一些可信的人手,你有眉目了嗎?」

黎澤彬要建立自己的班底,這位曾經的僱傭兵,就是最好的領隊人選。

僱傭兵是戰力十足的代表,雖然桀驁不馴,但若有南叔推薦,那必然也是忠信之人,至少比國內的保安公司,要靠譜的多。

南叔考慮了一會,說道:「三年前,我在華國邊境混跡,遭逢大難,我的一些同伴也隱姓埋名,現在不時有些聯繫,若是他們肯加入,是絕對可以信任的,我可以去問問。只是……我們需要做到這一步嗎?」

「需要,我需要一批私人武裝,你儘快安排,錢不是問題,有什麼要求也可以提。」

想了想,黎澤彬又一旁拿來一張紙,寫下幾個字,遞了過去:「另外,這個人, 4月4日的時候,幫我盯著他。」

南叔一臉的茫然,接過便條,上面只寫了一個名字。

「這是……」

「一個記者。」

「記者?」

「對,我接到消息,4月4日那不吉利的日子裡,他會去偷拍一些照片,你去幫我把照片搶過來。」

南叔不明白黎澤彬的想法,但想來,應該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南叔領命去了。

至於黎澤彬,則大大的伸了一個攔腰,臉上那種運籌帷幄的精明不見了,而是變成了一個淫笑。

「嘖嘖~~前期安排已經完成了,是時候放鬆放鬆了。要成為世界第一,當然要連最漂亮的女人也拿下了。上一世的四大美女,我要全部玩一遍。第一位,就從那『紅顏禍水』楊青青開始吧。」

黎澤彬臉上露出了得意的淫笑,拿起電話,聯繫上了瘋子……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