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霸圖 (2) 作者:狸八百

.

【重生霸圖】

作者:狸八百2021/05/08發表於:SIS論壇

第2章:將計就計

回到國內,聽到瘋子幫他安排好了女明星,就迫不及待的趕去赴約了。

來到一個五星級酒店裡,訂了一間豪華套房,要了一瓶高檔紅酒,一邊想事情,一邊等待美女上門。

「叮咚~」沒過多久,門鈴就響了。

開門一看,一位絕色麗人出現在了面前。

一雙修長的黑絲玉腿,高挑而又纖細,紅色的連衣裙,將圓潤的大屁股勾勒的十分性感,盈盈一握的蠻腰,高聳翹立的酥乳,這火辣的身材,可謂是性感誘人。

而被他點名要玩的女人,臉蛋自然也不差。

白嫩的肌膚,透露出絲絲的紅潤,紅艷的嘴唇,勾引著男人的品嘗,烏黑的秀髮披掛在肩頭,身上散發一股誘人的玫瑰清香,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媚眼如絲的看著他。

「你好。」

「楊小姐,請進。」

兩人明明是在酒店房間裡約會,見面的卻顯得很陌生,畢竟他們彼此都不認識,只是通過『中間人』介紹的而已。

就像黎澤彬問候的那樣,這位就是個小姐,一位高級小姐,拿錢來這裡供黎澤彬發泄的妓女。

楊青青,此刻是一位十八線的藝人,雖然相貌絕色、身材火辣,卻沒有什麼背景,只能成為別人的背景板。

藝人要上位,資源很重要,這位的家庭就很普通,年僅26歲,剛剛從藝校畢業 3年,要慢慢熬出頭,沒個七八年是別想了,其中還要應對各方的刁難,找到貴人相助。

最快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潛規則,陪男人睡覺,為了錢,也為了出境的機會。

楊青青一進入房間,就十分警覺的上下掃視了一番屋裡的情況,她現在掛在一位皮條經紀人的名下,介紹給達官貴人認識,此舉是為了防止被人偷拍性愛視頻。

掃視了一會,看到房間內擺設很簡單,應該沒有什麼攝像頭之類的東西,唯有那價值上萬的紅酒,是最顯眼的,楊青青的臉上,連忙換上了一副媚笑。

柔軟的身體主動依了上來,胸前一對酥乳擠壓著黎澤彬的手臂,輕聲的說道:「老闆,我之前聽經紀人說起你,年少有為,還不知道,你竟然如此年輕帥氣。」

在黎澤彬前世的印象中,楊青青就是一個狐狸精的形象,此刻雖然才剛剛出道,還顯得很青澀,但嫵媚的氣息已經初顯,明顯是學習過如何伺候男人了。

酥胸貼著他手臂輕輕扭動,利用性感的身體來挑逗自己,一雙桃花眼柔情似水的看著他,稱讚的話里,帶有一絲嬌羞的意味,當場就勾引他胯下一立。

這還沒經歷過多少男人吧,就如此的誘人,難怪前世被人評價為『紅顏禍水』。

黎澤彬毫不客氣,反手摟在了她的蠻腰上,手掌輕輕的划過那圓潤的翹臀,用力一抓,隔著薄絲紗裙,都能感受到那份柔軟和彈嫩。

「啊!老闆你好討厭,咱們先聊聊天嘛。」楊青青欲拒還迎,嘴裡說著不要,屁股卻在他掌心裡扭動,嬌喘呻吟。

手掌還『不經意』的划過他的胯下,把黎澤彬刺激的熱血澎湃。

「聊天?我更喜歡操你這騷貨!把你的手機拿出來吧,我把錢打給你。」黎澤彬這話,明顯有些不尊重人,完全把楊青青當成洩慾的對象。

但楊青青本來就是出來賣的,客人有些羞辱性的話,她也必須忍著。

特別是黎澤彬的帥氣大方,若是能傍上這位,日後也比去伺候別的噁心老頭來的好。

楊青青從包里拿出了手機,等待黎澤彬轉款,這是交易的一部分,先挑逗客人,讓客人慾罷不能人,然後付了款,再行進後續的做愛。

一萬塊,這是和她做愛的價碼。

雖然楊青青現在沒什麼名氣,但長相靚麗,青春嫵媚,剛下海也才接過兩次客而已,肉體正直最巔峰的時刻,價格自然也不低。

黎澤彬根本不在乎這點錢,迅速的完成了轉帳,這也代表著,一場毫無感情的肉體交易正式開始。

楊青青眼中閃過一絲羞恥,但很快又隱沒。

黎澤彬也不客氣,錢一到帳,直接就攀上了楊青青的雙峰,從領口處的乳溝滑入,享受著白嫩乳肉傳來的絕妙觸感,大手舒爽的搓揉了一把。

豐滿彈嫩,至少也有C罩杯以上,如此天然的極品奶子,簡直讓他欲罷不能。

「啊!不要這麼粗暴嘛。」酥乳被大力搓揉,楊青青脹痛的呻吟起來。

身體一扭,從黎澤彬的懷中掙脫,連忙說道:「先別急啊!我們去洗個澡,今晚慢慢來。」

楊青青從經紀人那,看到過不少挑逗男性的教育片,欲拒還迎、掌握主動,這是應付男人通用的技巧。

黎澤彬的動作粗暴,把她弄疼了,她就主動去做另一件事,例如現在,當著黎澤彬的面,開始脫起了衣服。

身體性感的扭動起來,輕舔紅唇,臉上帶著魅惑的笑容,玉手從絲足嫩腿慢慢向上滑,撫過自己的翹臀,又滑過自己的蠻腰,最後輕輕捏了捏酥乳,落在了兩根細細的肩帶上。

玉指捏著肩帶向下一扯,裙子絲滑的落下,只留下最私密的內衣, S型的完美身材,楊青青有著絕對驕傲的資本。

酥胸高聳挺立,纖細的蠻腰上,不含一絲贅肉,雙手伸向背後,解開了自己的胸罩,那絲薄的內褲,也主動的脫了下來,凝脂如玉,性感的嬌軀一絲不掛,誘人馳騁。

為了錢,哪怕是面對一個陌生人,楊青青也要主動的寬衣解帶。

全身脫的精光,就這麼站在了陌生人面前,任憑對方觀賞她的落體,而等會,還將被對方壓在胯下玩弄。

楊青青強行擠出一絲微笑,走了過去:「來,我也幫你脫衣服。」

纖纖玉手開始幫他解扣子,他更是不客氣的一手抓在了酥乳之上,豐滿細膩、水嫩彈滑,手感真是美妙極了。

楊青青真的是一個人間尤物,難怪上一世陪那些導演睡覺,能一口氣坐上影後的寶座。

修長的玉腿高挑絲滑,大屁股翹立圓潤,胸前那一對酥乳,隨著動作上下彈動,乳頭更是粉嫩誘人。

他伸出雙指輕輕捏起,讓敏感的楊青青一陣顫抖,仿佛動情了一般,不安的扭動,氣吐如蘭,嘴裡發出一陣陣誘人的呻吟。

「嗯~~不要這麼玩嘛,痛~~」

「你真是一個狐狸精,這麼迷人。」

「討厭,那有這麼說人家的。」

楊青青撒嬌一般的回了一個媚眼,這姿態,簡直是在挑撥他犯罪。

幫助黎澤彬脫下褲子,那根早已熱血膨脹的肉棒,蹭的一下彈了出來,楊青青調皮的伸出纖纖玉指,輕輕點了點他的龜頭,像是在責備雞巴太過粗大,又像是饑渴的想要肉棒的插入。

「走吧,我們去洗個澡~」他都快忍不住直接開操了,楊青青又牽起了他的手,向著衛生間走去。

路過玄關時,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經紀人給她準備的清潔用品,保險套、牙膏、漱口水……這架勢,真像一個專業的賣淫妓女。

東西放在了衛生間的洗手台上,打開花灑,溫水輕輕的打濕兩人的身體,毫無感情的兩人,赤裸相對,黎澤彬的雙手,開始肆意的撫摸著絕世尤物的裸體。

從酥乳到大屁股,上一世高高在上的女影后,此刻不過是他花 1萬塊錢,就能隨便玩的妓女,手指漸漸的侵入那嬌嫩的下體之中。

「啊!先別這樣,先洗洗,別急嘛。」楊青青嬌呼一聲,連忙扭開黎澤彬侵犯的手指,從一旁擠出大量的沐浴露,塗抹在自己的身上,接著又把酥胸貼了上來。

「滋遛滋遛~~」肉體的摩擦聲響起。

楊青青輕咬嘴唇,抬起頭,媚眼如絲的看著他,雙腿微微彎曲,胸前的一對酥乳,塗抹了沐浴露,開始在他的胸前旋轉,用乳房代替毛巾,開始了一次舒爽的波推沐浴。

乳肉被壓扁,帶給黎澤彬柔滑細膩的舒爽感,嬌嫩的乳頭輕輕的摩挲,刺激著他的感官。

那雙纖纖玉手也沒有閒著,塗抹了沐浴露,一把握住了他的肉棒,從龜頭到陰莖,再到兩顆卵蛋,一點一點的仔細搓揉。

正面被酥胸塗滿了沐浴露,一對奶子又貼著他的身體,旋轉到他身後,繼續給他搓洗。

乳肉擠壓著後背後背,一雙玉手伸到面前,先是戀人一般摟著他的腰,然後一隻手握住他粗大的肉棒,一隻輕輕的觸摸他的龜頭馬眼,前前後後的開始套弄。

「嘶~~」這女人,單單是給別人打飛機,都能感覺到足夠的刺激。

楊青青紅唇微張,用皓齒輕輕咬了咬他的耳垂,微微吹了一口氣,用甜膩的聲音,輕聲呢喃:「舒服嗎?」

「很舒服,你果然是個妖精。」他自然不會吝嗇讚美。

自己也算體驗過不少帝王級的全套服務了,楊青青的動作明顯有些生疏,肯定是剛入門沒多久,可勝在這女人漂亮啊!

肉體稚嫩完美,那張臉蛋更是嫵媚天成,只要稍微的露出一絲誘惑,那一談一笑間,都是對男人極致的誘惑。

「那……想不想在這裡,和我做一次呢?」勾人的妖精,主動提出就在這浴室里干一炮,少了溫床的柔軟,卻多了另外一番刺激的體驗。

「好!來!我要操你這騷貨。」黎澤彬一巴掌排在彈嫩的翹臀上,他已經被這女人挑起了浴火,肉棒暴漲挺立,迫不及待要找個蜜穴發泄出來。

楊青青點點頭,反正今天是必定要和男人做愛的,盡力的挑逗對方,只是希望有個回頭客,睡一晚上,能有一萬塊,這對她的生活,也是一種改善。

做完這單,明天可以去買一些好看的裙子了,楊青青要把自己包裝起來,才能得到更多人的矚目,榜上更大的權貴。

可惜,她完全太低估了黎澤彬的殘忍。

經過上一世的沉淪,這一世重生,黎澤彬立誓要把一切踩在腳下,包括金錢、地位,以及女人。

看著這狐狸精用水沖洗了兩人的泡沫,又去到洗手台前準備保險套,那豐滿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簡直勾人浴火。

浴火達到頂點,哪還管你這麼多,一把摟住了那對豐滿的大屁股,火熱的肉棒頂在了私密的縫隙上。

「你……你幹什麼?等等!」楊青青一驚,有些慌亂起來,她已經感受到了有根巨物頂在了私處,可這還沒有帶套啊!

「等什麼?我現在就是要操你!」黎澤彬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暴虐。

「不行,還沒有帶套,你……啊!不!!」

「咕嚕~~」一聲擠壓聲響起,就在楊青青還沒反應過來之時,粗大的肉棒,已經就暴力的頂開了陰唇,直接朝著陰道深處插入。

「不要!不要!」楊青青驚恐的開始掙扎,帶套做愛,是她可以忍受的極限,此刻肉棒粗暴的灌入,兩人的生殖器無縫的貼合在里一起,嚇得她手腳並用的開始掙扎。

但黎澤彬的眼裡,凶光更深,插入陰道的快感,把理智全部壓下,根本就不管不顧,心裡只留下了暴虐。

左手向前一攬,壓住楊青青的手臂,用力的抱在懷中,右手也緊隨著用力勒住,手掌一把抓在那嬌嫩的酥乳上,大力的搓揉,下體發力的向前一頂。

「啪!」楊青青的大屁股,被他狠狠地撞擊了一下,豐滿的臀肉屈辱的一陣彈動,也代表著黎澤彬的肉棒,整根沒入了陰道之中。

「啊!!不要啊!不要!」

進來了,完完全全的進來了。

熾熱的龜頭擴張著緊緻的肉穴,剛剛刺激乳頭後流出的一絲絲淫液,潤滑了陰道,粗大的陰莖一路挺進,直接撞擊在了陰道的最深處。

酥麻,脹痛,屈辱……無數的感覺湧上心痛。

那深埋心底的羞恥,終於無法抑制,楊青青奮力的掙扎,卻無法掙脫懷抱,被按在了冰冷的洗手台上,被無套侵犯,崩潰的大哭。

「嗚嗚~~不要,放開我,我不接你的生意了,嗚嗚~~放開我啊!」

佳人落淚,哭的玉黛梨花、楚楚可憐,楊青青在此之前,也結果兩位客人,雖然感覺十分噁心,但至少是帶著保險套的做愛的。

在她心裡,帶套是最後的一絲的堅持,算作是心裡唯一的慰藉。

可現在,火熱的肉棒就這麼暴虐的進來了,她最後的防線,最私密的花芯處,被肉棒重重的侵犯了。

哭喊聲想起,黎澤彬根本不管,摟著楊青青,把她按在了洗手台上,一下一下,下體開始抽插起來。

「啪~啪~啪~啪~」

肉棒上是嬌嫩緊緻的包裹,溫暖舒適,讓陰莖極度愉悅。

外加楊青青的掙扎,下體更是在收縮扭動,陰肉層層疊疊的摩挲著,逃不開肉棒的侵占,反而像是在主動的吮吸,一下一下,摩挲著肉棒的每一寸,讓他欲罷不能。

而手掌之上,一對酥乳可以隨意他搓貶捏圓,嬌嫩的觸感,讓許久沒有接觸女人的他愛不釋手。

捏起兩顆乳頭,吻了吻那美麗芳香的玉頸,出聲道:「真爽啊!看來你經歷的男人還很少吧,夾的我雞巴真緊。」

「不!!你拔出來,我把錢退給你,我不要這麼做愛,嗚嗚~~」楊青青在很崩潰,淚水大顆大顆的落下。

但這種哀求根本無用,下體更加狂暴的抽插起來。

「啪~啪~啪~啪~」男女肉體交融,粗大的肉棒肆意的享受著嫩穴的美妙。

「這麼爽的穴,你讓我停?你就是個騷貨,你也很爽吧!我雞巴怎麼大,至少比你去伺候那些老頭子,要爽的多。」

黎澤彬的話十分狠毒,不但強姦了這個女人,還不斷的羞辱她,把那深埋在心底的屈辱,完全點燃了,楊青青放聲的大哭。

「不!!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為什麼不說,你個妓女,不就是生來給人操的嗎?乖乖給我享受吧。」

肉棒的每一次進入,都直接插到了最深處,龜頭的每一次開墾,都讓肉穴顫抖不已;而每一次拔出,也順帶著大量淫水外流,隨著生殖器的拍打撞擊,四濺飛射。

黎澤彬抓著那對豐滿的酥乳,大力的抽插挺動,享受著具肉體的美妙。

當然,這對他來說還是不夠的。

從重生的那一刻起,他就立誓要成為一個壞人,試問一個壞人,能這麼容易的,饒過胯下的玩物嗎?

黎澤彬露出一陣陰笑,一邊挺動肉棒,一邊把身體貼在了楊青青的裸背上,湊到耳邊,輕聲的說道:「來,抬頭看看,我要給你一個驚喜。」

還在哭泣的楊青青,聽到了這話,條件反射的抬起了頭。

她被按在洗手台上爆操,而她的面前,正是一面鏡子,鏡子裡,是她雨打梨花的蒼白俏臉。

與此同時,黎澤彬的臉也出現在了旁邊,雖然是面帶笑容,但這笑,卻如惡魔般讓她痛苦。

驚喜沒有等來,等來的是黎澤彬的加速。

「啪!啪!啪!啪!」肉棒開始大力衝撞,撞擊的脆響迴蕩整個房間,黎澤彬猖狂的大笑起來。

「哈哈~~我要送你一個兒子!怎麼樣!驚喜不驚喜?」

惡毒的話,讓楊青青悽苦的臉色,轉為了無盡的恐懼,送她一個兒子,不就代表著要內射她嗎?

「不!!不要,不要把精液射進來。救命啊!!救命啊!!」

楊青青瘋狂了,她不要被內射,那最後死守的一絲尊嚴,不要被別人玷污,嘴裡大喊著救命,四肢拚命的掙扎。

不管是誰都好,來救救她,她絕對不要被一個陌生人射精,進入自己的子宮里。

可惜,她只是一個為了錢出賣身體的妓女,從踏入這裡的第一步開始,她就錯了。

「你真的要喊人來救你嗎?」黎澤彬把她死死的按在洗手台上,威脅道:「一旦驚動了別人,我們的事就要被曝光了,你難道想身敗名裂嗎?」

惡魔般的低語,如同重拳捶打在楊青青的心裡。

她立誓要過上好生活,立誓要成為一個萬人仰望的女明星,但若是這事被曝光出去,那她的一切就全毀了。

她收了錢,是實打實的賣淫,黎澤彬不過是一位商人,嫖娼被抓也不過打點些關係就出來了。

而她呢?

男友會離開他,家人會抬不起頭,她的演藝生涯會就此中斷,為了上位而出賣肉體的犧牲,也全都白費了,甚至那妓女的標籤,將一輩子戴在她的頭上。

「嗚嗚~~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楊青青崩潰了。

黎澤彬這個魔鬼,就名言要無套內射她,她卻不敢大聲的求救,感受著陰道里那根粗大肉棒暴虐的抽插,只能無助低頭痛哭,反抗的力量也慢慢弱了下來。

「哈哈~這樣才對嘛。」看到這女人放棄了掙扎,黎澤彬更加猖狂。

雙手各自抓住一個手腕,用力一扯,楊青青的身子被強行抬了起來,逼著她,觀看眼前的鏡子,觀看自己下賤的模樣。

再漂亮的容顏,此刻也不過是一個披頭散髮、全身赤裸的妓女而已。

肉棒在衝刺著,大力的挺動,盡情的享受蜜穴,根本沒有一絲的憐惜,酥麻與酸脹不斷從陰道里傳來。

沒有帶保險套,她毫無疑問的被這個男人強姦著,但她卻沒辦法呼救,為了她那可笑的明星夢,她決不能把賣淫的事情傳出去。

一雙豐滿的酥乳,被操穴的力量撞的前後甩動,肉棒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到了最後,龜頭頂在了子宮口上,一股熱流,沖了進來。

「不!!不要,嗚嗚嗚~~不要進來,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嗚嗚~~」

「哦~~好爽!」

一個悲痛大哭,一個舒爽大笑,明明是做愛的一對,卻體會著人生的大喜和大悲。

黎澤彬一扯,將已經哭的無力反抗的楊青青,抱在了懷裡,雙手一邊一個,握著柔軟彈嫩的乳房,用力的搓揉,拉扯兩顆乳頭。

肉棒得到了妙穴的包裹,此刻舒爽的插在陰道中排泄,從陰道到子宮,每一寸都被他滾燙的精液洗禮,刺激著胯下的美人一陣顫抖。

而此刻的陰道,就像是一個吸盤,通過顫抖,一點一點的吮吸他的龜頭,爽的他一陣驚嘆,他當然也毫不示弱,不時的抖動一下身子,把肉棒里的每一滴的精液,全都射入楊青青的陰道之內。

「怎麼樣?我的肉棒,和你男友比,誰的更大?」操了穴,射了精,又開始了新一的次作踐羞辱。

楊青青沒有回答,而是再次提起力量,掙扎開來,這一次,黎澤彬沒有再阻攔。

站在黎澤彬面前,楊青青的淚眼中滿是憤恨,但這一切已經無法挽回,這個惡魔就站在她面前,甩著那根濕漉漉的肉棒,在溫水下清晰身體。

而她自己呢?最後只能帶著滿肚子的精液,懦弱的蜷縮在浴室角落裡,無助哭泣。

黎澤彬洗好了身子,就離開了房間,而楊青青也是一抹眼淚,不管如何,她都必須先離開這裡,絕對不能再受這個男人挾制。

掰開自己的陰道,用清水將那些骯髒的污物清洗出來,快速出了浴室,看到這個可惡的男人還在悠哉的喝著美酒,恨不得的拿起菸灰缸,砸死這個混蛋。

不敢再停留,楊青青拿著衣服快速穿戴,她必須儘快離開這可怕的地方,但也正是這時候,黎澤彬開口了,如同惡魔般的低語。

「你就這麼走了嗎?」黎澤彬品著一口紅酒,看著楊青青羞憤的模樣。

他從穿越那天開始,就發誓要征服一切,這不是簡單的擁有,而是征服,把一切全部踩在腳下。

楊青青是一個極為誘人的尤物,在前世被評為最嫵媚的女人,那他自然是不會放過,可他並非想簡單的擁有,而是要當做一個戰利品,徹底的征服。

「難道你不想成為萬人敬仰的大明星嗎?我可以幫你做到。」黎澤彬的這句話,終於讓楊青青減緩了穿衣的動作。

成為大明星,這是她的夢想,她希望成為全世界的目光焦點,希望成為別人仰望的人上人,為此,她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

黎澤彬的話,無疑是戳中了她的要害,她在心理告誡自己,這個男人強姦內射了她,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但身體,卻誠實的停了下來,憤恨之色沒有退去,卻又被另一股屈辱代替,楊青青還是忍不住問道:「你什麼意思?」

黎澤彬放下酒杯,臉上的笑容,讓楊青青有些害怕,明明知道接下來的談話,可能會讓她萬劫不復,但她還是忍不住,想知道自己未來的路在何處。

「你知道,想成為一個一線女星,甚至是國際巨星,需要得到多少的資源嗎?這世上,有背景的漂亮女人多的是,根本輪不到你。」

黎澤彬的話很現實,但楊青青也並不打算氣餒:「那有如何?我可以努力,我一定可以成功的。」

「哈哈~~對,我承認,你的身材和相貌,確實很誘人,也許會成功的。那時間呢?你需要多久才能成功?五年?還是十年?這期間,你又要和多少男人上床?」

黎澤彬的話十分狠毒,讓楊青青的眼眶再次紅了起來。

今日只是第三次的賣淫,為了包裝自己,為了找到更好的資源,這是她必須做出的犧牲。

她對自己的相貌和身材很有自信,但同樣的,這身皮囊,也必然會成為那些編劇、導演們的玩物,沒有靠山,她的前進之路如若泥潭。

黎澤彬張開手,說出了楊青青無法拒絕誘惑:「成我的性奴,我可以包裝你,讓最厲害的演員教導你,讓最強的導演找你當女一號。三年之內,我可以讓你成為世界級的巨星。」

楊青青的身體在顫抖,閉著眼睛,滿腦子都是剛剛被按在洗手台上,強姦內射的痛苦場景;

而睜開眼,眼前這個惡魔,卻是她一直苦苦尋覓的靠山。

上一秒在憎恨這個男人,下一秒卻在考慮是否繼續給這個男人玩弄,這種感覺,讓楊青青的道德底線都在崩塌。

可是,她似乎沒有別的選擇。

就像黎澤彬說的那樣,十年奮鬥到頂點,這期間又要接待多少個客人?十個?還是一百個?甚至一千個?

無數形形色色的男人,老弱病殘都可以把她壓在胯下侵犯,那種場景,楊青青不敢想,咬著牙,屈辱的反問了一句:「你想讓我當你的情婦?你真的有本事培養我嗎?」

黎澤彬的臉上,露出一絲獰笑,向著楊青青搖了搖手指,殘忍的解釋道:「你理解錯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要把你當情婦,而是要把你當做性奴,像條狗一樣肆意虐待的性奴。」

「什麼!!」楊青青暴怒的站起來,向著黎澤彬大罵:「你無恥!你個變態,你還有沒有人性,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性奴。」

楊青青爆發了,快速的穿好自己的衣服鞋子,拿上挎包,想要逃離這個地方。

這男人絕對是瘋了,居然要把女人當成性奴一樣侮辱,這種噁心的事情,她怎麼可能會答應!她是人,絕對不會成為別人的狗。

楊青青要離開,可身後,依舊傳來黎澤彬無情嘲諷:

「我花一萬塊就能玩你一晚上,那你一個月才能掙多少?等你被周圍人玩膩了,恐怕也就淪為一個三流的貨色。」

「而我,能把你包裝成一個國際巨星,受全世界崇拜,收入以千萬計,這就是差距。」

「我不需要你現在答應,我只是讓你好好考慮考慮。要麼成為人盡可夫的婊子;要麼成為我胯下的一條狗,當一位萬人敬仰的國際巨星。」

「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到時你再給我答案。」

……

楊青青走出了酒店,站在了街道上,周圍車水馬龍、燈紅酒綠,而她的心,此刻已經亂了。

她本來可以快速離開的,那樣就不會聽到黎澤彬後面的誘惑。

但她沒有,像是被惡魔迷了心智,直到聽完黎澤彬的全部條件,才離開了那扇房門。

她曾經是個很愛惜自己的女孩,在大學裡交了一個男朋友,把身子給了對方,兩人甚至約定了日後要長相廝守,以為世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可惜,現實的殘酷,超乎她的預料。

她進入了娛樂圈,見識到了娛樂圈的黑暗,想要上位,要麼有背景,要麼有錢,而她什麼都沒有。

為了過上好日子,為了成為萬眾矚目的女明星,她聽從了那位皮條經紀人的意見,瞞著自己的男友,成為了潛規則中的一員,沒想到,今日會遇上這種事情。

「叮鈴鈴~~」手機響了,看了眼號碼,正是自己男友打來的。

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在陰道里內射,她現在不知如何面對男友,輕輕的按下接聽鍵,耳邊傳來了關心的問候。

「喂?小青,睡了嗎?」

「還……還沒。」楊青青努力把語氣放平,不希望被男友聽出異樣。

「那就好,要不出來吃點宵夜吧,最近我常加班、表現的好,老闆要給我加工資了!」男友的語氣很開心,但在楊青青腦海中,卻有說不出的失落。

她的戀人很努力,也很愛她,可那一個月五、六千的工資,甚至還沒有自己一晚掙得多,她的夢,與男友的人生,完全是兩道軌跡。

「不了,我有點不舒服,我想休息。」

「這樣啊!那好吧,等周末了,咱麼再出來看場電影。」

「嗯,先這樣吧。」

敷衍般的掛了電話,楊青青感覺整個心都是空蕩蕩的,未來的人生,是該好好想一想了。

……

另一邊,還在房間裡的黎澤彬,也因為發泄過一次,浴火暫時平息了下來。

打開自己隨身的筆記本電腦,郵件里多了一份報告,是他媽媽傳來的,裡面的內容,就是那位財務副總監白笑萍的情況。

當然,這份報告的內容很少,因為黎澤彬提前說過,不要打草驚蛇,所以暫時也沒有深入調查。

點開報告,一位不到三十歲的女白領照片,出現在了面前。

白笑萍,模樣也算是成熟漂亮,四年前與丈夫結了婚,去年剛剛生下一個兒子,在他們公司呆了三年,看起來是兢兢業業、勤勤懇懇。

但一調查就能發現,三年前的白笑萍夫婦,窮的連租房錢都沒有,而如今,她丈夫名下有三套房產,哪怕白笑萍的工資不低,但海市的房價,也不是這種打工族能買的起的。

調查進行到這裡,已經基本確認這人有問題了,現在就等著他回去處理。

「商業間諜,是個好東西啊!我們黎家培養不出來,借別人的來用用,也是不錯的。」黎澤彬嘴角上揚,露出了一絲嘲諷的冷笑。

報告里沒有調查清楚背後的僱主,但有了前世記憶的他,卻很清楚的知道,這個女人,來自白家。

說起白家,也是一個實力強勁的商業家族,讓黎澤彬影響最深刻的,當然就是那位絕世美女白錦了。

說起來,白錦和他的年齡其實差不多,卻是整個白家最厲害的人物。

白錦有多強?

在黎澤彬心中,這女人就是前世的四大美人之一,但她的代稱,是絕代風華,以無雙的才華,掩蓋自己傾國傾城相貌的絕世奇女子。

這位商業間諜,就是白錦安排進來的,白家的一位遠房的親戚。

白笑萍其實能力很一般,按道理,是不可能被他母親重用的,但卻在白錦的操作下,屢立奇功,那些擋住她晉升的人,反而頻繁出現問題,被一個個踢走了。

當年,趙子欣坑了他們家一把,只能算是傷筋動骨,可白錦來了一記最狠的釜底抽薪,直接把他們家給整垮了,身負巨債,逼的她母親去徐家下跪,才求來那苟延殘喘的日子。

而在徐陽得勢後,打造出一個商業帝國時,很多富商都接連倒下,唯有白家依然還挺立,據說是那白錦主動獻身的,成為了徐陽的情婦之一,才分到了一塊蛋糕。

「叮咚~」

正思考著,又是一陣門鈴響起,黎澤彬開了房門,進來的自然不是楊青青了,而是被他安排去辦事的南叔。

一入門,南叔臉上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眼散亂的戰場,出聲問道:「少爺,你這麼晚讓我過來,不會打擾你嗎?」

「都結束了,打擾什麼。」黎澤彬更關心自己的事業,兩人坐在殺伐上,發了一支煙給南叔,問道:「我看你發來的訊息,說你的幾位戰友已經聯繫上了?」

「呼~是的,當年我們一起逃走,他們是值得信任的人。」南叔遞了一份資料給他,其中記錄的,也就只有五人而已,但資料卻是不少。

一位是負責情報的探子,兩位是主攻火力的槍手,一位是負責後勤的機械師,最後一位最厲害,是一位詐騙大師。

黎澤彬翻看著他們的資料,密密麻麻的都是在邊境地帶,曾經犯下的罪行,同時,也代表著這群人彪悍的戰績。

要不是南叔信任他,也不會給他看這些資料。

當然,南叔也是想著給自家兄弟們,某個出路的打算,黎澤彬在緬國玩的這一手,讓南叔看到了希望。

黎澤彬讚嘆道:「真是厲害,這些可都是精銳啊!我就不懂了,你們當年,是怎麼被追殺的。」

南叔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悲傷:「當年我們這隻僱傭軍,也是赫赫有名的。可惜惹上了大麻煩,17人的隊伍,就剩我們六個了。我們也是靠著騙子的瞞天過海,才逃過一劫的。」

南叔口中的騙子,就是他十分看好的那位詐騙大師,也算是整個隊伍的大腦,是他最緊缺的手下。

黎澤彬點點頭,追問道:「那這些人呢?都在國內嗎?」

「不,除了騙子,其他人都在邊境的三不管地帶,各自有些發展,尋找報仇的時機。當年要不是逃跑時,我女兒受了重傷,我也不想冒險進入國內的。」

南叔簡單的說了一下情況,三年前,他們因為一個任務,得罪了某些大人物,兄弟家人慘遭殺害,活著的六人,一心念叨著報仇。

而在黎澤彬接觸了緬國政權之後,也終於有了觸及這些事情資格,否則,應該就像上一世那般,致死都沒有機會知道南叔的過往。

「這些人我收了,你們有什麼要求,可以提。」掐滅了菸蒂,黎澤彬臉上的笑容也揮之不去,他迫切的需要這些強力的人才。

南叔略顯深沉的說道:「兄弟們唯一的想法,就是報仇,那些仇人,資料上也寫了,你可以看看。若是你想招攬他們,你就要見見騙子。」

「行,你來安排吧,你的敵人,也是我的敵人。」

……

班底開始構建,黎澤彬的帝國夢,也完成了第一階段的安排。

徐家這個龐然大物,現在還無法撼動,他準備先蠶食周圍的勢力,壯大自身,趙家和白家,就是他的首要目標。

回到了海市,黎澤彬直接去到了公司,打聽了一下,知道他媽媽正在倉庫那邊忙活,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也跟了過去。

家裡是做貿易的,倒賣的生意並不少,至於他媽媽守在倉庫的原因,恐怕是為了那兩塊巨型原石吧。

來到倉庫,入眼就是母親滿面的笑容:「兒子,你可回來了,這一趟真是辛苦你了。」

「媽,如何,這次沒有讓你失望吧。」

「你真是太有眼光了,哪怕後續那些原石開不出好成色,這一趟也是穩賺不賠。」

羅偀把兒子領到了原石庫房中,在這裡,正是那兩塊數噸重的原石,有幾位師傅在努力的解石,機械「嗡嗡~」作響,空氣中瀰漫著煙塵,伴隨著師傅們大驚小怪的呼喊。

「漲了!又漲了!價值連城、舉世無雙啊!」

「天哪,沒想到我這輩子,能看到如此厲害的石料。」

這兩顆巨型原石,在前世也是十分出名的,記得好像是坤鯊要籌集資金,所以大肆的拋售原石,最後在公盤上被白家拿下。

五千多萬買回來,其中開出的翡翠,價值直接翻到了 8億,在當年也是十分轟動的事件,他這次去坤鯊那,除了合作,自然也是要拿下這飛來橫財。

羅偀拉著他,來到辦公室里,開始了下一步的談話。

「兒子,你想如何處理這兩顆原石?我覺得,還是直接償還銀行的貸款吧,銀行的利息,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羅偀的想法,並不能說不對,但卻太過保守,在黎澤彬看來,要玩就玩大的。

「不,暫時不賣,直接找銀行抵押,再貸一筆款出來。」

「你還想拿來投資?」羅偀不知道兒子的想法,不過既然成功了這一次,那麼相信兒子的眼光,也不會太差。

黎澤彬點點頭道:「我說過的,緬國要發生政變,為了抵擋外國勢力介入,整個地區都會被封鎖,到時全球原石價會瘋長,那才是最好的販賣時間。」

羅偀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是因為日後能賺到更多的錢,而是看到兒子如此懂事,感到無比的自豪。

不過,黎澤彬的圖謀,比羅偀想像中的要大的多。

走到窗邊,看著遠處逐漸解開的石頭,一抹冷笑,也出現在了臉上。

「這些原石,是我們黎家崛起的關鍵,錢是小事,我有辦法賺到更多,重要的是,我要借這些原石,做空整個白家。」

「什麼!」羅偀被嚇了一跳,怎麼這問題突然就扯上白家了?轉念一想,她又明白了關鍵:「白笑萍?她是白家的人?」

白笑萍,也就是那位商業間諜,兒子一直讓她不動手,明顯是知道了幕後主使者,看來是要利用這個白笑萍,反戈一擊了。

「沒錯,她是白家的人。哎~~說起來,那白錦還真是看不起我啊!居然連姓氏都不改,直接打入我們公司。」

回想上一世,他也是心中唏噓不已,當年自己真是不爭氣,別人把自家掏空了,他都一點沒有發現,好在上天給了他一次重來的機會,那就不要浪費了。

「好!兒子你說吧,要媽媽怎麼做。」羅偀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兒子想干一番大事也,那就無條件支持。

「媽,你讓財務和銀行的人都一起過來,當著他們的面,評估這兩塊石頭,白家不是做玉石生意的嗎?趁這個機會,把他們勾出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