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霸圖 (3) 作者:狸八百

簡體

. book18.org

【重生霸圖】 book18.org

作者:狸八百book18.org

2021/05/08發表於:SIS論壇 book18.org

第3章:建立班底 book18.org

黎澤彬的計劃開始實行,沒過多久,銀行和財務的人都來了,那位白笑萍,自然也在其中。 book18.org

「噠噠噠~」腳下踩著一雙高跟鞋,一雙黑絲美腿看起來十分性感,身上是一套白領工作服,精緻的面容,帶著一副金絲眼鏡,嘴唇上是艷麗的口紅,不到三十歲的年紀,真是風采正盛之時,白領的制服,讓她看起來成熟誘人。 白笑萍跟隨著銀行人員而來,看到了這兩塊巨大的原石,也是十分震驚,想必回去之後,會第一時間通知白家吧。 book18.org

銀行行長看到這兩塊石料,笑容明顯多了起來。 book18.org

他們銀行放貸給黎家,是要去接徐家生意的,沒想到都被黎澤彬挪用了,還沒來得及追究責任,現在看到這兩塊翡翠巨石,那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不就是改了投資項目嘛,能賺錢,他們都樂得看到。 book18.org

「哈哈~~羅老闆真是厲害,我雖然不太懂玉石,但這兩塊一定價值連城,不知羅老闆請我們來,是想……」 book18.org

「我想以這兩塊玉石為擔保,再向你們銀行貸款一筆錢。」羅偀得到兒子的囑託,看到白笑萍也沒有露出異樣,直接談起了貸款。 book18.org

「好,那先讓我的人來評估一下吧。」 book18.org

銀行行長沒有多問,他是樂見其成,抵押公司、抵押玉石,這些都是良性的資產,不管黎家有什麼打算,反正他的業績又能翻上一番了。 book18.org

當然,其他人還是擔心的,例如跟在黎澤彬身邊的親信南叔,看著遠處銀行的人,已經開始評估原石的價值,忍不住出言勸說道:「少爺,我聽人說,最近的玉石價格挺不錯的,為什麼不直接賣掉呢?」 book18.org

「切,你個開車的司機,懂什麼?我經一朋友介紹,拿到了一大批的便宜貨源,我要多酬些錢,再去多進幾批。」 book18.org

說完,又想起了周圍還有人,叮囑了一句:「剛剛的話,你們誰都不要傳出去啊!壞了我的好事,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book18.org

周圍都是公司的職員,自然連聲應是,至於那位白笑萍目光閃爍,會不會幫他保守秘密,那可就不一定了。 book18.org

和南叔眼神交回了一下,一切盡在不言中,魚餌已經下出去了,就看大魚能不能上鉤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當晚,白家的書房裡,黎澤彬的局,毫無疑問的開始生效了。 book18.org

「剛剛得到消息,黎家得到了一大批的原石,解封了兩塊,水種非常好,價值連城,已經決定抵押給銀行,準備繼續進貨。而且為了更快的拿到貸款,黎家在利息上做出了讓步。」 book18.org

白錦看著白笑萍傳來的情報,皺著眉頭思索著。 book18.org

她的父親也是嘆了口氣:「你說黎澤彬這廢物,怎麼就這麼命好呢?居然拿到了如此好的貨源,你說這貨是從哪裡來的?」 book18.org

「還不清楚,我讓緬國的供貨商查了,似乎是一些商人正在清倉,具體原因未知。」 book18.org

白父優柔寡斷,還是要靠自己的女兒:「那你說,要如何處理?」 book18.org

白錦略微思索,分析道:「大批量低價出貨的原因,無外乎是需要大量資金,又或是找到了新的優質礦坑。」 book18.org

「前者的可能性很低,畢竟幾個月後就是緬國的原石公盤,到時出貨才是最優選擇,沒必要為了聚攏資金,現在就拋售這麼多原石。所以,我更傾向是找到了新坑,而且質量上乘,黎澤彬準備大批量買回來售賣。」 book18.org

「當然,還有最後一種可能,黎澤彬在布局。可看他以往的表現,應該沒有如此能力才是。那些出貨的商人也很奇怪,我懷疑是幕後有人在操作。」 「先觀望一陣吧,若是出貨量真的很大,我們也可以向供應商壓價,這對我們有利。要是能找到黎家的供應商,那就更好了。」 book18.org

白錦的能力很強,黎澤彬要透露情報,也不能太過明顯,只能給一些訊息,讓她自己猜,好在這些採購,都是走正規渠道的,除了先行的兩塊巨型原石,還有大批的原石在路上。 book18.org

而坤鯊那邊,為了隱藏自己,也是利用各種空殼渠道出貨,白家要查也很難。 等這批貸款辦下來,後續的還有大量資金湧入,大批採購必然還會上演,只要白錦得不到政變一事的情報,那她就絕對猜不到黎澤彬的想法。 book18.org

…… book18.org

回到這邊,黎澤彬此刻,正在會議室里,接見了一位騙子,而這位騙子,就是他最看重的人才了。 book18.org

「我和南哥一樣,叫你黎少爺吧,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步凡。」說話者,是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當然,這是喬裝之後的。 book18.org

進入會議室,步凡就脫下裝扮,也就四十歲左右,就像他的職業一樣,他是個騙子,精通各種學科,擅長耍一些陰謀詭計,偽裝能力一流。 book18.org

恰好,這就是黎澤彬最需要的人才。 book18.org

南叔雖然很忠心,但更偏向特工保鏢,讓他一個打十個沒問題,辦事上卻並不怎麼出眾,能得到步凡的投靠,那必然是如虎添翼。 book18.org

不過,前提是能收服此人。 book18.org

「多的話我也不說了,我從發出招攬到現在,已經過了十多天,想必你已經了解過我了吧,說說看,你願不願意加入。」 book18.org

黎澤彬單刀直入,眼前這位是聰明人,什麼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都沒用,更多的是要看對方自己的想法。 book18.org

步凡點點頭,也是開門見山:「總的來說,決策了得、野心不小,只是能力有限。剛剛你和南叔在原石前的對話,是在演戲對吧,故意向外散播情報。想法不錯,就是設計上比較撿漏,如果是我,我會在公司決策上凸顯目的,然後無意識的把這些決策泄露出去。」 book18.org

步凡的話,讓他心中一驚,能知曉他們的談話,這人當時必然已經潛入了進來,就在一旁看著,而且一眼就看破了他的計劃,真是厲害。 book18.org

南叔有些頭疼,在一旁打圓場:「騙子,都是自己人,沒必要玩這麼狠,這里的都是些普通安保人員,經不起你折騰。」 book18.org

南叔很了解步凡的能力,除非是頂尖安保公司,否則根本無法擋住步凡的滲透。 book18.org

黎澤彬也沒生氣,反而是更加熱切的想得到步凡。 book18.org

直接提出了招攬:「我很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我聽南叔說過,當年你們遭難,惹上了一些大人物。等我羽翼豐滿,我可以給你們報仇。你若是還有什麼條件,可以提,我……」 book18.org

「沒有了,我加入。合作愉快,黎少爺。」步凡微微一笑,直接站起來伸出手,這果斷的架勢,讓黎澤彬都沒有反應過來。 book18.org

「你同意了?」他很意外,像是步凡這種能人,應該十分自傲才對,怎麼兩句話就同意了? book18.org

步凡聳了聳肩,解釋道:「說實話,以我的能力,並不缺錢。當年我們遭難,我好不容易掩護南哥和他女兒來這,卻發現資金被凍結和監控。事態緊急,否則也不會有你母親幫忙這事了。」 book18.org

「我們僅剩的六人,在哪裡都能活的逍遙自在,但我們身上背負的血仇,不能不報。我曾經看不上你,但我聽南哥說,你改變了很多,甚至聯繫上了緬國的政變軍閥,這就是我們需要的力量。我只想報仇,不需要其他的條件。」 自信而又血性,步凡他們一直在尋找機會,而黎澤彬的崛起,就是他們尋覓的機會,一股強力的武裝力量,只要將黎家推向世界的巔峰,他們就有足夠的力量報仇。 book18.org

加上有南叔在中間牽橋搭線,步凡他們同意加入,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合作愉快!」 book18.org

黎澤彬與步凡的手,握在了一起,這平靜的世界,也要因他們二人的練手,而翻天覆地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4月4號,一個十分不吉利的日子,發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book18.org

一個狗仔隊,翻入了一處住戶的家裡,拍攝了幾張娛樂圈的八卦緋聞,看似十分的普通,但這幾張照片,卻是黎澤彬整個計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少爺,拿到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南叔親自出手,就在那人翻牆出來之後,乾淨利落的衝上去打了一頓,然後搶走對方的隨身物品,交給了早已等候的黎澤彬。 book18.org

連忙南叔遞來的相機,翻看其中的照片,嘴角露出了笑容。 book18.org

照片里,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男性,與另一位女性的親密照,這是一次很單純的幽會,只是這個男性的身份並不簡單,是未來著名導演周勝,而他的兒子周寧,則更不簡單了,是黎澤彬崛起最關鍵的人物。 book18.org

這組照片,是在三年後才曝光的,期間,這位狗仔隊用照片勒索了大量錢財,直到周勝無法負擔,才被曝光出來。 book18.org

這些照片為何如此厲害?是因為照片里的女性,是別人的老婆,周勝也因此惹怒了一位大人物,最後身敗名裂。 book18.org

他現在還沒建立起自己的班底,要去偷拍也沒有專業人士,但他記得這組照片,是在4月4日這個不吉利的日期拍的,索性就讓南叔去跟蹤那位狗仔隊,直接搶奪成果好了。 book18.org

「乾得漂亮!明天,我們一起去拜訪這位周導。」 book18.org

…… book18.org

第二日,艷陽高照,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空氣,他帶著南叔,來到了橫鎮的拍攝地,經人介紹,找上了這位周導。 book18.org

此刻的周勝,只能算是小有名聲,黎澤彬身為富家公子,利用贊助的名義,很容易就見到了他。 book18.org

周勝笑呵呵的接待了黎澤彬,迫不及待的,談起了自己的電影:「你好你好!聽說你想投資我的電影?歡迎歡迎,我給你介紹一下,我這部《女帝》,講述的是一位……」 book18.org

「等等,周導,我這次來,不單單是要談贊助的。」黎澤彬打斷了他的話,揮了揮手,讓南叔在房間了掃了一圈監控設備。 book18.org

放在以前,他對這種竊聽方面的威脅,還沒有這麼重視,但現在,他開始漸漸起勢,往後的一切都需要小心謹慎才行。 book18.org

周勝看到這架勢,心理有些躊躇,難道是碰上黑社會了?他不想惹事,可麻煩事似乎找上門了。 book18.org

「周導,請看看這幾張照片吧。」黎澤彬從懷中拿出了早已曬好的照片,遞到了周勝的面前,周勝當場臉色大變。 book18.org

「你……你跟蹤我?」周勝知道這事的嚴重性,激動的站了起來,說話也有些顫抖。 book18.org

「不是我跟蹤你,而是別的狗仔隊跟蹤你,而我幫你把這些照片截了下來,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昨天這棟別墅外,有一位狗仔隊被打殘了。」 book18.org

黎澤彬風輕雲淡的說著,讓周勝心中翻江倒海。 book18.org

打傷狗仔隊這事,很容易查到,對方沒必要撒謊,周勝也不會去質疑,但對方這有備而來的架勢,一見面就拿出照片,明顯是另有所圖。 book18.org

「你想怎麼樣?要錢嗎?」周勝只是個名不經傳的小導演,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價值,能讓對方看上。 book18.org

但黎澤彬卻知道,這位未來是世界級的大導演,他這是在投資未來,自然不可能是要錢的,微微一笑,答道:「我想和周導交個朋友。」 book18.org

「交朋友?」同樣的回答,當日的坤鯊不信,這位更不信,你這明擺著是在威脅人,哪有強行交朋友的。 book18.org

「當然是交朋友,我最喜歡交朋友了。我幫你把這事壓下來,並且出資給你拍戲,像是這部女帝,我可以出資兩個億,完全由你掌控,你想怎麼拍,就怎麼排。」 book18.org

黎澤彬的條件,好到令人髮指,周勝根本不信,拿著照片,靜靜的等待黎澤彬的下文。 book18.org

可黎澤彬的下文,依舊是重磅好處:「我甚至可以幫你搬到這位大人物,讓你的愛人得到解放,日後和你一家團聚。」 book18.org

黎澤彬的未卜先知,讓他掌握了太多的情報,這條件,已經讓周勝激動的握緊了拳頭。 book18.org

周勝年輕時,與一位女子好上了,卻遭到女子家人的反對,因為他父母雙亡、無權無勢,連自己都需要救濟金來維持生活,兩人的愛情,也無疾而終。 後來,戀人迫於家裡的壓力,嫁給了一個不愛的人,他則是遠走他鄉,收養了一位義子,決定終生不娶,沉浸在了電影事業之中。 book18.org

這次,是周勝無意中再次見到曾經的初戀,才知道那位有錢有勢的大人物,在外面保養了不少情婦,娶她回來只是當個花瓶,根本沒有一絲的愛意。 就這樣,兩人舊情復燃,才有了這次的事件。 book18.org

內容很狗血,但也是實打實的弱點,周勝現在就是個小人物,根本無望奪回愛人,黎澤彬給的價碼,太過吸引人了。 book18.org

「你想要什麼?」周勝忍不住了,現在不單單是被脅迫,也讓他得到了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哪怕是與惡魔做交易,他也願意。 book18.org

黎澤彬看到對方上鉤,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首先,我提供錢讓你拍電影,你可以盡情發揮,不需要有所顧忌,你只需要安排我指定的一些演員即可。放心,我指定的演員,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book18.org

投資方要玩女明星,這種潛規則這在業內不是什麼稀罕事,周勝也不稀奇,靜靜的等待接下來的條件。 book18.org

「其次,我要你的兒子。」 book18.org

「我兒子?」周勝愣住了,縱使他想過千萬種可能,也沒想過黎澤彬的目標,會是他的兒子。 book18.org

他名下就一位收養的義子周寧,可周寧現在在讀書啊!要他兒子幹嘛? 黎澤彬無法解釋未來的事情,只能模稜兩可的回道:「我很欣賞你兒子的才華,我想投資他的項目。這點,你可以和你兒子談談。」 book18.org

周勝靜靜的思考了一會,他實在猜不透黎澤彬的想法。 book18.org

投資兩個億拍電影,要睡一兩個女明星是很正常的,這點他可以理解,而投資他兒子的研究項目,這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吧,和他兒子的導師說一聲就行了。 book18.org

反而是黎澤彬這一上來就是用照片威脅,還要幫助他的愛人擺脫控制,最後就提這兩個莫名其妙的條件,這事真這麼簡單嗎? book18.org

周勝想不通,但也沒必要繼續想,對方又是給錢,又是幫忙的,答應下來,不是什麼壞事。 book18.org

兩人簡單的溝通了一下,基本上不存在太多問題,無非就是黎澤彬分批把錢匯入,周勝把那些要求嚴苛的各路投資方,全都剔除,專心的拍攝出一部好片子。 book18.org

《女帝》,是周勝第一步大火的片子,唯一可惜的是商業要素過度。 黎澤彬的資金投入,必然能讓這部電影達到巔峰。 book18.org

…… book18.org

周勝得到兩個億注資,重新開始選角的消息傳開,各路演員都聞風而至,甚至不乏一些一線大明星想加入。 book18.org

可最後,這個女一號的角色,卻落在了一個新入行沒多久的,十八線的女藝人手中。 book18.org

視鏡室里,周勝和黎澤彬並排而坐,看著眼前這位相貌絕色的女演員。 「這就是你說的楊青青?還算不錯,她之前來面試過,我影響挺深的。長相挺適合,就是演技略顯生疏。」 book18.org

「這都不是問題,你多費點心,我再出個百來萬,請一些老前輩私下授課教她,等你開拍的時候,應該能跟上。」 book18.org

方案不錯,周勝也聳了聳肩,同意下來。 book18.org

他之前預定的女主角,也是那些投資方欽點進來的,單論外貌資本,還不如這一位,能換楊青青上,算是不錯了。 book18.org

當然,最終的決定權,不在他倆,而是楊青青自己。 book18.org

楊青青昨日得到複試的通知,激動的一夜沒睡,對著鏡子磨練自己的演技,可惜,現實太過殘酷,她這種沒名氣的群演,很難有出頭機會。 book18.org

所謂的複試,不過是黎澤彬的脅迫而已。 book18.org

「我們很快會見面的。」這句話她現在都還記得,看到這個惡魔再次出現,楊青青害怕的有些顫抖,看來這位,的確有左右娛樂圈的能力。 book18.org

斥資兩個億,捧她成為女主角,再花費百萬給她安排演技培訓,這是每位剛入行的藝人,做夢都想擁有的資源。 book18.org

只是這份資源背後的代價,讓她有些難以承受。 book18.org

…… book18.org

入夜,華燈初上,楊青青站在一座酒店面前,手裡拿著《女帝》的劇本,劇本很薄,只有兩頁紙,而她整個人的精神,也在恍惚之中。 book18.org

一步天堂、一步地獄,楊青青拿著電話,把最後的決定權,教給了自己的男友。 book18.org

「喂?小冰嗎?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位男性的聲音。 book18.org

「我……今天去面試了,可角色拿不下,心情有些不好。」楊青青的語氣有些異樣,似害怕的顫抖,又似祈禱一縷救贖的出現。 book18.org

只可惜,男友正在忙著工作,周圍太吵了,聽不清女友語氣中的複雜思緒。 「哦,沒事,下次繼續努力。嗯,東西放這吧,等會要用。」 book18.org

電話那頭,斷斷續續傳來聲音,可惜大多都是在安排工作,對她的心思,一點不能體會。 book18.org

「我心情不太好,你能陪陪我嗎?」 book18.org

站在酒店前,一陣冷風吹來,楊青青縮了縮身子,她很希望在這個時候,能得到戀人的擁抱,她無法做出選擇,只能把問題,交給了男友。 book18.org

若是男友來了,她會告訴自己的戀人,她被導演要求潛規則,要成為別人的性奴隸,日後要活在悲慘的魔爪之下,成為別人肆意玩弄的母狗。 book18.org

那麼結果,一定是男友鼓勵她、呵護她,讓她放棄這可怕的夢想,兩人手牽手,一起努力,擁有更坦蕩的明天 book18.org

可惜,她的男友,還是沒能明白,沒有在她需要的時候出現。 book18.org

「對不起小冰,今天公司有些忙,要不等我晚上下班,我再陪陪你吧。哎哎!那邊停一下,那東西不對……」 book18.org

事業比愛情更重要嗎? book18.org

楊青青苦澀的閉上了眼睛,男友做出了選擇,那麼自己,也該有自己的選擇了。 book18.org

…… book18.org

酒店五樓,豪華套房之內,楊青青拍開了門,入眼的,就是黎澤彬魔鬼一般的笑容。 book18.org

黎澤彬沒有理會她,自顧自的又回到沙發上,端著一杯紅酒問了問,在嘴邊輕抿一口,眼睛上下掃視著佳人的肉體,就看著這位紅顏禍水,在原地掙扎不已。 book18.org

「我們……不能成為一對戀人嗎?情婦也可以,我可以離開我的男友,日後專心成為你的女人。」楊青青還在做著最後的掙扎。 book18.org

可惜,得到的依舊那個殘忍的答覆。 book18.org

「情婦?天下間漂亮的女人不少,我要是開口,多的是人給我當情婦。你覺得那兩個億,能讓多少女人陪我上床?」黎澤彬的話,如同重錘一般,狠狠的砸碎楊青青的尊嚴。 book18.org

「我獨資拍電影,成敗我一個人扛,我要捧紅誰不行,若是你不想接,那就把那劇本留下,然後轉身出去。有的是人願意給我當狗。」 book18.org

黎澤彬的話十分殘忍,不但要楊青青出賣肉體,還要像一條狗一樣被性虐侮辱,在人前,她能做世界上最耀眼的巨星,而在私底下,她只是個沒有尊嚴的畜生。 book18.org

「我……我做。」 book18.org

楊青青用力的捏緊手中的劇本,或者說,這根本不是劇本,而是一份契約。 《女帝》這張封面之後,寫明了她日後所要面對的性奴生活,就像是在告訴她,想要也演好女帝,首先要演好一個性奴的角色。 book18.org

楊青青不能放棄這次的機會,或許她會成為最卑賤的女人,但同樣也能成為女帝一般,高高在上的巨星,她必須抓住這次機會。 book18.org

「砰!」一聲輕響,高挑的玉腿彎下,膝蓋和手掌撐在地面上,她給黎澤彬下跪了,自暴自棄的閉上眼睛,額頭慢慢的向下,磕在了地面之上,向黎澤彬行了一個磕頭大禮。 book18.org

「母……母狗楊青青,見過主人。」 book18.org

屈辱,極度的屈辱。 book18.org

她是一個人,是學校里受到無數人追捧的校花,曾經高高在上,被男友視為珍寶。 book18.org

而現在,她被現實擊敗了。 book18.org

為了成名,給一個才見過兩面的男人磕頭,他痛恨黎澤彬,因為這個男人曾經強姦過她,還把精液射入了她的體內。 book18.org

但現在,她必須繼續給這個男人姦污,甚至要給對方磕頭,求著去做對方的一條狗。 book18.org

「哈哈~~你這條母狗!果然是下賤,國際天后?不過是一個婊子而已。」黎澤彬暴虐的直接抬起一條腿,重重的踩在了楊青青腦袋上。 book18.org

這就是認主的儀式,腳掌在這楊青青的後腦上,不斷的踩踏碾壓,一次次的辱罵她是一條母狗,楊青青只能屈辱的忍受,從此成為黎澤彬胯下的性奴隸。 黎澤彬一大口喝完了手中的美酒,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女帝》劇本,翻開那僅有的一頁,看著一行行字,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book18.org

「來!把你背熟的劇本,給我展示一下,合格了,明天你就入組,直接演女一號。」黎澤彬抬起腳,鬆開了楊青青屈辱的磕頭大禮,但這並不代表她得到解放了。 book18.org

那所謂的劇本,才是真正的噩夢。 book18.org

今天白天,她拿到了《女帝》的劇本,但卻只有一頁,當她激動的翻開之時,看到的字句,讓她如遭雷擊。 book18.org

這哪裡是劇本,這是一張噁心變態的《性奴條約》。 book18.org

女帝要如何演,根本無所謂,只要她成為黎澤彬的專屬性奴隸,那麼日後就什麼問題都沒有。 book18.org

也正是如此,楊青青才會如此糾結,她想做一個人,哪怕曾經出賣過三次肉體,至少她還有自己的堅持。 book18.org

可現在,她連靈魂,都要被出賣給魔鬼了。 book18.org

微微抬起頭,楊青青紅著眼,跪在地上仰視這個男人,她心裡很清楚,要爬上高位,就必須犧牲。 book18.org

或許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她日後不會成為人盡可夫的婊子吧,只需要去伺候黎澤彬一人即可。 book18.org

當然,這種伺候,是毫無人權的。 book18.org

「性奴條約第一條:母狗楊青青日後的身體,將由主人黎澤彬一人掌控,隨時隨地……都可以肆意的玩弄。」 book18.org

依舊跪在地上,背誦著「劇本」里的台詞,她必須演好一條狗,才能通過這次的面試。 book18.org

黎澤彬翹著二郎腿,看著眼前誘人至極的楊青青。 book18.org

這個女人,有著絕對魅惑的容顏和身材,唯一缺少的就是背景,日後成為全球巨星,也是靠著陪睡一步步爬上去的。 book18.org

黎澤彬的出現,把這個過程縮短了,他要擁有一隻最聽話的母狗。 book18.org

「性奴條約第二條:母狗楊青青必須努力的伺候主人,任何要求都不能拒絕,否則,主人會將一起資源收回。」 book18.org

這種噁心扭曲的條款,根本沒有任何的法律效力,但其實也不需要。 楊青青為了演藝事業,不惜作踐自己,自然更在乎自己的名聲,一旁那一直開啟的攝像機,就是黎澤彬的籌碼。 book18.org

黎澤彬是個商人,這種名聲對他來說可有可無,但楊青青不行,今日的性奴宣言,被錄了下來,爬得越高,她就會摔得越狠,她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性奴條約第三條:只要主人需要,母狗會以任何的姿勢與狀態,與主人做愛,主人的精液……日後將全部排泄在母狗體內。」 book18.org

一滴淚水從眼角滑落,換來的是黎澤彬的大笑。 book18.org

「啪啪啪!」黎澤彬抬起手,拍了拍楊青青嬌嫩的臉蛋,逼問道:「你們這些女人,真是夠賤的,之前我內射你,你不是哭的死去活來的嗎?現在同意了?」 book18.org

楊青青紅著雙眼,有些自暴自棄的說道:「是的,之前是我的錯,對不起,請你以後……都射到我的體內來。」 book18.org

成為別人胯下的玩物,不管何時何地,黎澤彬只要一句話,她都要脫光衣服,擺出最下賤的姿態,供對方姦淫。 book18.org

還要無條件的,成為黎澤彬的精液便器,女性最聖神的子宮,日後只能成為黎澤彬隨意排泄的地方。 book18.org

「性奴條約第四條:接受中度性虐和侮辱,只要不造成長期的身體傷害,母狗不得拒絕。」 book18.org

鞭打、耳光、踩踏,捆綁、性玩具……這些都屬於中度性虐範圍,只要這些傷勢不被人看出來,那麼楊青青就要無條件接受。 book18.org

黎澤彬十分滿意,合上了這份變態的條約,說道:「還不錯,一字不差,台詞功力不差,那麼現在,就是看看你的演技了。」 book18.org

演技嗎?那接下來,就是要表演一條母狗性奴了。 book18.org

楊青青深吸一口氣,今日已經無法挽回了,羞辱也好,折磨也罷,她必須走下去。 book18.org

從一旁的挎包里,拿出了一個項圈,這是黎澤彬讓他買來的,佩戴者自然是她自己。 book18.org

「請主人,給我佩戴項圈吧。」親手買來一個寵物項圈,親手遞給黎澤彬,接著又在黎澤彬蔑視的目光中,被戴在了脖子上。 book18.org

「咔嚓!」項圈鎖緊的那一刻,她也仿佛被套上了枷鎖。 book18.org

「叮鈴鈴~~」黎澤彬抖了抖項圈上牽引的鎖鏈,楊青青感到了脖子上的拉力,被迫向前爬了一步。 book18.org

黎澤彬站了起來,扯著鏈條,開始在房間裡漫步。 book18.org

遛狗,遛一條美女狗,誰能想到,前世風靡世界,被評為最性感誘惑的女性楊青青,會成為別人胯下的一條狗呢。 book18.org

四肢著地,被人用鏈條牽著,在這房間裡私處爬行。 book18.org

楊青青感覺自己好屈辱,她真的成為一條狗了,在這個男人面前,她連走路的資格都沒有。 book18.org

「啪!」突然起來的一聲輕響,楊青青瞬間感覺屁股上被打了一下,火辣辣的疼痛,讓她驚呼出聲,身體側倒,抬眼望去,才發現黎澤彬的手上,已經多了一條鞭子。 book18.org

她被人鞭打了,被人抽著鞭子教她如何當狗,疼痛和屈辱,使她紅了眼,楚楚可憐的模樣,怕是別的男人看到,都會心生憐憫吧。 book18.org

可惜,黎澤彬不是那種軟弱的男人,他對這種性虐的遊戲,樂此不疲。 「不聽話的母狗,就要挨鞭子。」說著,黎澤彬再次抬起手,鞭子有一次重重的揮了下去。 book18.org

「啪!」這一次,擊中了修長的玉腿,黑絲襪上被直接撕扯出幾道劃痕,嬌嫩的肌膚瞬間泛紅。 book18.org

「啊!!不要打我,我……我聽話,我是你聽話的母狗!」毫無尊嚴的回答,楊青青再次跪好了身體,就臣服在對方腳邊,像極了聽話的性奴。 book18.org

她沒得選擇,已經做到這一步,唯一的想法就是讓黎澤彬滿意,她不知道哪裡錯了,只能無助的跪在黎澤彬的腳邊,可憐的求饒。 book18.org

「知道自己是母狗,難道你見過母狗穿衣服嗎?」黎澤彬繼續羞辱著楊青青,抬起鞭子似乎隨時要落下。 book18.org

「不要,不要打我,我馬上脫。」楊青青開始脫衣服了,完全拋棄了羞恥,從胸罩到絲襪,每一寸都脫得光溜溜的。 book18.org

女性的羞恥被拋之腦後,最私密的部位,完全暴露在了對方眼前,嬌嫩的裸體趴在地上,甩動的奶子,豐滿的大屁股,隨時等待主人的玩弄。 book18.org

可惜,這種赤裸誘惑的姿態,依舊還是迎來了鞭子。 book18.org

「啪!」鞭子抽在了翹臀之上。 book18.org

這次沒有裙子的遮擋,豐滿的臀肉被抽的上下彈動,看起來更加的誘惑性感,幾道鞭痕出現在屁股上,給人一種施暴的快感。 book18.org

「啊!不要打我,求你了!我會聽話的。」楊青青在求饒,想要躲開那可怕的鞭子。 book18.org

但脖子被上了項圈,給黎澤彬牽在手上,她不過是條狗,沒有人權,任憑黎澤彬的鞭打羞辱,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 book18.org

「我說了,不聽話的狗,就該打。」 book18.org

「可是我聽話了,我……我來之前就洗乾淨了身體,你可以隨時占有我。」 「啪!」又是一鞭子! book18.org

「你聽過母狗說人話嗎?」毫無人性的鞭打和責罵,楊青青眼眶一紅,眼淚差點流下來。 book18.org

她錯了嗎? book18.org

並沒有錯,一個正常人,憑什麼要給人當狗. book18.org

但她錯就錯在,明明出生普通,心中卻有著一個明星夢,想著走捷徑得到萬人敬仰的地位。 book18.org

想要成為那樣的人,就必須先學會做狗。 book18.org

而現在,黎澤彬就是在教育她,狗是不能說人話的…… book18.org

「汪……汪汪!」楊青青叫了,發出了一條狗的叫聲,赤裸的身體沒有吸引這個惡魔,她被迫成為了一條母狗。 book18.org

「哈哈哈~~真是賤啊!」黎澤彬開心的大笑著。 book18.org

能重活一世真好,曾經無數人心中的女神,此刻只配赤裸著身體,趴在他腳下學狗叫。 book18.org

坐在床邊,黎澤彬一扯鎖鏈,楊青青被強行拽了起來,就真像一個畜生,主人牽著往哪,都必須聽從。 book18.org

「給我舔雞巴。」這是命令,而並非請求。 book18.org

楊青青不敢拒絕,乖乖的跪在地上,幫黎澤彬解開褲腰帶,掏出了已經激動充血的肉棒,一瞬間,噁心的酸臭味在鼻尖蔓延。 book18.org

做愛之前沒有洗澡,黎澤彬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她用嘴巴來洗乾淨。 沒得選擇,楊青青不得不張開紅唇,慢慢把肉棒含入了嘴裡。 book18.org

「嘖嘖~~」楊青青很努力的在吞吐。 book18.org

她以前也戴套給男人口交過,但這次,她毫無選擇的直接用紅唇香舌與雞巴接觸,這也是她最認真的一次,她必須讓這個男人滿意,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被拍下那種視頻,女主角的人選也是可以隨時更換,她唯一的保證,就是用自己的美妙吸引對方,好好伺候這根肉棒。 book18.org

「嘶~~不錯不錯!你果然是天生舔雞巴的料。」黎澤彬給了一句惡毒的讚揚。 book18.org

天生給男人舔雞巴,這是要多下賤的女人,才會有如此評價,楊青青不敢反駁,只能乖乖的繼續吞吐。 book18.org

肉棒被紅唇包裹進口腔里,溫暖濕潤的感覺非常舒服,一根柔軟的香舌,正在陰莖上來回掃弄,刺激、挑逗。 book18.org

香津濕潤了肉棒,紅唇慢慢摩挲,吮吸聲不斷的響起,嘴巴里傳來的吸力,讓黎澤彬非常享受。 book18.org

抬起鞭子,輕輕抽了抽豐滿的大屁股,雖然不疼,也讓楊青青一陣顫抖,更加盡力的吮吸,甚至生澀的嘗試了兩次深喉,讓黎澤彬非常舒服。 book18.org

感覺自己的肉棒膨脹的厲害,黎澤彬又再次下達了命令。 book18.org

「去!爬到床上,把屁股給我翹起來,我要狠狠操你這母狗!」 book18.org

「嘖~」慢慢把肉棒從嘴裡吐出,最後還用力吮吸了一口,楊青青知道這一頓操是躲不過的,乖乖的爬上了床,按照黎澤彬的要求,擺好了母狗求操的姿勢。 book18.org

雙膝跪在床上,小臂緊貼床單,這姿態,會形成前低後高的模樣。 book18.org

蠻腰微微彎曲,酥胸被壓扁在床上,一對豐滿的大屁股,故意向後高高的崛起,圓潤且豐滿,白膩的臀肉摸上去,觸感簡直完美。 book18.org

當然,黎澤彬是不會簡簡單單撫摸的,雙手高高的抬起,「啪!」的一聲,兩隻手掌同時抽在了大屁股上。 book18.org

「啊!!」楊青青忍不住痛呼一聲。 book18.org

這可是抽打,而不是普通的情趣輕拍,火辣辣的疼痛感、下賤的羞辱感,讓楊青青又是一陣痛苦的顫抖,把腦袋埋入枕頭裡,自暴自棄的放任自己的下體給人玩弄。 book18.org

兩個掌印迅速出現在了屁股上,給這次的性愛平添了幾分暴虐。 book18.org

黎澤彬撫摸在自己的掌印傑作上,手指漸漸的下滑,慢慢的插進了楊青青的陰道里,嫩滑的觸感從手指上傳來,他能明顯感覺到,楊青青此刻羞恥的有些顫抖。 book18.org

「哼!就是一條母狗而已,上次玩你,你還死活不讓我玩,現在我的手指就扣你的穴,你感反抗嗎?」 book18.org

黎澤彬羞辱的話,讓楊青青很難受,但她能怎麼回答? book18.org

她之前不想被這麼羞辱,所以才拒絕的;現在也同樣也不想啊! book18.org

女性最私密的部位,給被人隨意的摳挖,陰唇被掰開,像是個玩具一樣把手指深處其中玩弄,這種感覺太噁心了。 book18.org

楊青青不知道如何回答,也無法回答,她被當成了母狗一樣玩,哪怕是說話,都不能吐露人語,難道要她繼續學狗叫嗎? book18.org

唯一的辦法,只能是繼續翹著屁股,雙腿微微張開,給人隨意的玩,把臉埋入枕頭裡,逃避這可怕的現實。 book18.org

但黎澤彬能讓她這麼逃避? book18.org

他特意弄出一份《母狗條約》,又是項圈又是鞭子的,嘴裡還不斷的羞辱,目的就是要把楊青青的尊嚴擊碎,把她調教成一個聽話的性奴隸。 book18.org

調教,是一個過程,一個十分快樂,而且很有成就感的過程,黎澤彬要盡情的羞辱這個女人,雙手放開了大屁股,又是一扯鏈條,把楊青青的腦袋硬生生的拉起來。 book18.org

「啊!」楊青青痛呼一聲,捂著自己的脖子,感覺有些窒息,可隨即,這份拉扯的力道也減弱了,黎澤彬不是要勒死她,而是要讓她抬頭。 book18.org

「這面鏡子如何?我特意找的情趣酒店,可以讓你好好欣賞你那下賤的模樣。」黎澤彬握住自己的肉棒,對準了嬌嫩的陰唇口,上下的摸索。 book18.org

眼睛通紅、披頭散髮、身體赤裸,像一條母狗一般趴在床上,楊青青看著床頭鏡子裡反射的自己,心如刀絞般痛苦,她終究活成了一個妓女。 book18.org

而她身後的黎澤彬,則是爽的不行。 book18.org

扯著鎖鏈,像是在駕馭一匹性感的野馬,一臉得意的說道:「我馬上要無套操你了,你同不同意?」 book18.org

龜頭已經頂在陰唇口了,居然還問別人同不同意,楊青青心裡羞憤不已,好一會才憋出一個字來:「汪~~」 book18.org

沒錯,還是狗叫,為了不挨鞭子,她只能用狗叫來回應這個問題。 book18.org

「哈哈~~真是賤狗!」黎澤彬毫不猶豫的又朝著大屁股『啪啪啪!』抽了三下,這個回答已經很明顯了,屁股依舊撅著,還認命的當一條狗,那不是讓他直接無套插入了嘛。 book18.org

把翹臀抽起一陣陣波瀾,腰身用力一頂,肉棒沖開那狹窄的蜜穴,朝著最深處挺進。 book18.org

「嗯!!」楊青青感覺陰道里一陣脹痛,肉棒很粗,一鼓作氣的直接插入其中,讓她也十分難受。 book18.org

可黎澤彬很爽啊!嬌嫩的陰肉十分緊緻,粗大的龜頭挺進,順著淫水潤滑而下,一路被層層疊疊的嫩肉包裹,每一寸都享受到了極致的愛撫和擠壓。 毫不猶豫的大力猛操,龜頭一路過關斬將,直接殺到了最深處,重重的撞擊在花芯上。 book18.org

「啪~啪~啪~啪~」 book18.org

「叫,給我學狗叫,我操你一下,你就給我叫一下。」黎澤彬殘忍的下達了命令,肉棒微微拔出,再次用力的往前一頂。 book18.org

「啊!汪~~」子宮口被龜頭碰撞,把楊青青刺激的一陣呻吟顫抖,忍不住仰起頭呻吟。 book18.org

鏡子裡,也反射著淫穢的場景。 book18.org

黎澤彬的左手玩著翹臀,毫不憐惜的大力抓取,已經讓手指完全陷入了豐滿的臀肉之中,右手牽著繩子,把楊青青固定在面前,下體開始用力的抽插撞擊。 每一次的進入,都是連根的沒入,肉棒在蜜穴中盡情的馳騁,享受著肉棒上傳來的極致快感,征服著世界最性感嫵媚的肉體。 book18.org

明明是男女之間的性交,黎澤彬卻只需要顧忌自己快樂便可。 book18.org

得意的時候扯一扯鎖鏈,讓楊青青感到一陣窒息,提醒這個漂亮女人,母狗的卑賤身份。 book18.org

開心的時候,抬起手就給那豐滿的翹臀兩巴掌。 book18.org

若是操爽了,乾脆扔掉鎖鏈,整個身體壓在這具美妙的裸體之上,讓楊青青承受他的體重,自己則雙手繞過身前,大力的搓揉一對奶子,下體快速的撞擊,體會著肉體每一寸的美妙。 book18.org

而楊青青呢?她所要遭受的只有痛苦,根本感覺不到快樂。 book18.org

黎澤彬的肉棒很大,插入陰道之中,脹痛酥麻的感覺襲上心頭。 book18.org

可伴隨而來的,還有那脖子上的窒息感,以及屁股上火辣辣的抽打感。 哪怕扔掉了鎖鏈,她也要承受黎澤彬身體的重壓,胸前敏感的酥乳,被暴虐的搓揉拉扯,疼痛感完全淹沒了快感。 book18.org

更令她心碎的,還是她此刻卑賤的地位。 book18.org

「啪~啪~啪~啪~」肉棒在盡情的抽插。 book18.org

「汪~汪~汪~汪~」這是楊青青在學狗叫。 book18.org

肉棒每操她一次,她就要學一聲狗叫,迎合著對方的頻率,以這種畜生的姿態,給黎澤彬的施暴助興。 book18.org

「爽不爽?你個母狗!」黎澤彬捏起那漂亮的臉蛋,一邊挺動肉棒,一邊逼著她看向鏡子中的模樣,逼問一些羞辱性的問題。 book18.org

「汪~~汪~~」不能說話,楊青青只能悽苦的學著狗叫,承受對方的姦污。 「賤貨,上次問你那個問題,你還沒回答我。現在給我回答,我和你的男友比,誰的雞巴更粗大?我批准你說人話的權利。」 book18.org

極其羞辱的問題,楊青青自暴自棄的,把自己送給黎澤彬玩弄,對方卻硬要讓她想起男友來。 book18.org

楊青青獲得了說話的權利,擺脫了只能學狗叫的屈辱,卻令她更加羞恥了。 閉上眼是男友溫暖的愛撫,張開眼是黎澤彬殘忍的施暴,甚至還被逼著,用陰道去體會被操的感覺,以此來對比兩跟雞巴的大小,簡直是惡毒至極。 「你的最大!你比我男友的肉棒大。啊~~」 book18.org

「哈哈~真是賤貨,你男友這麼愛你,卻要給我操,真是不要臉。」 楊青青的話雖然是事實,但親口說出來,還是讓她羞恥的淚水直流,她本來就對不起自己的戀人了,還要和黎澤彬一起,去鄙視男友的雞巴小,這讓她痛不欲生。 book18.org

楊青青只能一邊承受衝擊,一邊無用的在心裡,默默向男友道歉。 book18.org

反觀黎澤彬,就感覺太爽了,不需要顧慮女性的想法,不管他提出哪些羞辱性的要求,楊青青都要做到,隨之而來的是美妙肉體的一陣顫抖,連帶著肉棒也被夾的更爽。 book18.org

嬌嫩的肉穴操起來非常舒服,乳房也是隨心所欲的捏扁捏圓,不管他怎麼玩,楊青青都只能默默忍受。 book18.org

身體壓在楊青青的背上,讓楊青青自己來承受他的重量,他只需要盡情挺動下半身,發起最後的衝刺,大力的抽插蜜穴。 book18.org

肉棒激動的再次膨脹兩分,加速在嫩穴里摩擦,嘴裡也開始最後的無情發問:「上次內射你,你還要死要活的。我現在又準備射精了,告訴我精液該射在哪裡?」 book18.org

這個問題,黎澤彬其實根本不需要問她的。 book18.org

楊青青的整個身體,都已經賣給了對方,想怎麼玩,都任憑黎澤彬開心就好,可這個惡魔,就是要讓她親口來承認。 book18.org

無法決絕,楊青青只能垂淚低語:「射在……我的體內吧。」 book18.org

第一次見面,這個男人無套強姦了她,射在了她的陰道里,她的心裡充滿了怨恨。 book18.org

而這一次見面,她心理怨恨不減,卻要主動的求著對方內射陰道,這種強烈的反差,讓楊青青心酸不已。 book18.org

只是,楊青青此刻的心酸,並不能讓黎澤彬滿意,冷冷一笑,伸出右手抓揉兩下酥乳,拇指和食指捏住乳頭,用力一擰。 book18.org

「啊!!不要,好痛!!」敏感的乳頭被大力的擰動,痛的楊青青大聲尖叫求饒。 book18.org

「聽不到,給我大聲一點!」 book18.org

「啊!是,你可以射在我體內,射在我的陰道里!」楊青青管不了這麼多了,乳頭好痛,只能仰著頭大聲的回答。 book18.org

但黎澤彬還是不滿意,或者說,他已經滿意了,可他現在是要調教這個女人,隨便找個理由就好,他要繼續折磨楊青青。 book18.org

左手同樣伸出手指,捏住另一邊的乳頭,像是對稱一般,左右同時發力,當場把兩個乳房,同時擰成了麻花狀。 book18.org

「啊!!不要,好痛啊!!我求你了,我給你當母狗,汪汪汪!!」楊青青要瘋了。 book18.org

最敏感的兩顆乳頭同時被虐,鑽心的痛苦,是她尖叫不已,她不知道自己是哪裡錯了,只能不斷的求饒,甚至是去學狗叫。 book18.org

「你這個母狗,不知道和主人說話要用敬語嗎?重新說。」這就是折磨乳頭的藉口。 book18.org

楊青青明明已經羞恥的,同意對方內射在陰道里,卻因為沒有用敬語去請求內射,而直接被性虐了。 book18.org

楊青青不敢遲疑,連忙大聲喊起來:「對不起,是母狗的錯,求求主人射精在母狗體內,母狗想要主人的精液,啊!!好痛啊~~」 book18.org

明明痛的全身顫抖,玉手抬起了幾次,想要推開身後的男人,但伸到一半,又都放棄了。 book18.org

不能反抗,她一邊給人虐著乳房,一邊給人操著穴,身體的每一寸,都是對方施暴的玩具,唯一的解決辦法,也只能是貶低自己,求著黎澤彬饒恕她。 狠狠的作踐了楊青青一番,那緊嫩的肉穴,也讓黎澤彬達到了極限。 肉棒用力的捅到深處,把龜頭頂在了花芯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肆意的排泄在陰道內,慢慢的流入子宮之內。 book18.org

「啊!!進來了,好多,謝謝主人的精液,啊~~」被折磨怕了,這份內射的屈辱,對楊青青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book18.org

虐乳的雙手鬆開,黎澤彬一臉的舒爽的顫抖身體,在陰道里盡情的射精,這真是一場美妙的性愛啊! book18.org

性愛嗎? book18.org

楊青青並不這麼覺得,這是只是黎澤彬單方面的洩慾而已,對她而言,這是一次沒有快感的性虐。 book18.org

虛弱的倒現在了床上,淚水一行行的留下。 book18.org

人生的路有很多,她選擇了走捷徑,那就必然要付出代價。 book18.org

自己的男友很疼愛她,不管是撫摸還是做愛,都很溫柔,甚至周圍那些追求者,都把她捧在了手心裡當個寶貝。 book18.org

可現在,她成了別人胯下的母狗,一個排泄的玩具。 book18.org

黎澤彬的肉棒很粗大,在陰道里抽插,能帶給女性的快感,也是倍增的,只是這種快感,對比起性虐的痛苦,卻是微不足道的。 book18.org

被抽紅的屁股火辣辣的、酥乳之上布滿指痕、乳頭更是疼到發腫,她像條狗一樣被帶上項圈牽著做愛,得到的,只有那一肚子屈辱的精液。 book18.org

她感到自己全身都好痛,她想休息,想回到男友的懷抱,想要…… book18.org

「啪!」 book18.org

「啊!!」 book18.org

又是一聲響亮的鞭響,豐滿的大屁股上,出現了火紅的鞭印,楊青青慘叫一聲,驚恐的看著那位鞭打自己的魔鬼。 book18.org

「怎麼?給了你精液,不知道感恩的嗎?給我舔乾淨。」黎澤彬根本沒有想過停止,雖然肉棒射精了,可那些殘留的液體不是還在上面嗎?那當然需要一隻甜美的舌頭,給細細的舔乾淨了。 book18.org

「我……謝謝主人給我精液。」楊青青強忍著委屈的淚水,拖著疼痛的身體爬了起來,她已經無路可退了,黎澤彬說什麼,她就只能認命的去做。 黎澤彬一手叉著腰,一手甩著鞭子,站在床上,如同一個得勝的將軍一般,看著楊青青雙眼無神的,給他下跪舔肉棒。 book18.org

看的出來,楊青青十分厭惡精液的味道,此刻雖然在舔舐,卻並不怎麼認真,有些犯嘔的顫抖。 book18.org

『看來調教還不夠啊!要讓這個女人適應吞精的感覺才行。』黎澤彬心理想著,嘴角抽起了一個冷笑。 book18.org

拍了拍楊青青的腦袋,把肉棒拔了出來,慢慢走到書桌旁邊,打開一個抽起,從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資料。 book18.org

封面上,大大的寫著《女帝》二字。 book18.org

這本,才是真正《女帝》的劇本,也是楊青青迫切想要拿到的東西,原本被折磨到死灰的眼神,在看到劇本之後,泛起了期盼的亮光。 book18.org

黎澤彬坐在椅子上,得意的抖了抖劇本:「這就是劇本,想要嗎?」 「想,我想要!」楊青青顧不上身體的疼痛,連滾帶爬的沖了過去。 可剛到面前,劇本就『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準確的說,是被黎澤彬扔在了地上,一直臭腳,踩在了劇本之上。 book18.org

「不要!不要這樣,會壞的。」楊青青畢業之後,在演藝圈混了三年,努力的展現自己,也不過是混到一個丫鬟的角色。 book18.org

他迫切的想要得到一個女主角,特別是這種大製作電影的女主角,這劇本對她來說,格外的珍貴。 book18.org

但黎澤彬無所謂,也不說話,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book18.org

「我……我幫你舔肉棒,我一定把你伺候的很舒服。」楊青青瞬間反應過來,一定是剛剛自己吮吸的時候不用心,黎澤彬生氣了,二話不說,把美麗的臉蛋湊到了那骯髒的胯下。 book18.org

楊青青的確很排斥給人舔雞巴,她男友甚至從沒享受過,哪怕是在賣淫的兩次里,也是沐浴露、牙膏的齊上陣,洗的乾乾淨淨,才敷衍的砰了兩下,頂多帶著套吹。 book18.org

而現在,她要舔剛剛射精的雞巴。 book18.org

肉棒上滿是腥臭的精液,還混合著她自己的淫液,十分的噁心,含入嘴裡令她犯嘔。 book18.org

但她已經不顧上了,看到了夢寐以求的劇本,二話不說整根吐入嘴裡,紅唇摩擦著陰莖,舌頭在努力的攪拌。 book18.org

嘴巴一吸,所有的污物都被吸入嘴裡,強忍著噁心咽下,用自己的口水,一遍遍的擦拭肉棒,把這根折磨她半死的噁心肉棒,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抬頭看了黎澤彬一眼,發現還是沒有回應,心下一狠,又把肉棒吐了出來,張開紅唇去含住那兩顆肉蛋。 book18.org

曾經無數人追捧的妖艷臉蛋,此刻只配給黎澤彬抬雞巴,腦袋埋入那噁心的胯下,一遍一遍的吮吸肉袋,哪怕是狹小縫隙里的泥垢,也全部含入嘴裡咽下。 「抬起頭來!」黎澤彬發話了,楊青青連忙抬起頭,像一條母狗一般,討好似的看著主人。 book18.org

紅唇依舊沒有離開龜頭,這種感覺,好比一位熱戀的女生,在和一根雞巴接吻,一刻都不想分開。 book18.org

「我的雞巴好吃嗎?」黎澤彬問出了一個殘忍的問題,也是個毫無意義的問題。 book18.org

一根剛剛射精,還散發著腥臭氣味的肉棒,會有人覺得好吃嗎? book18.org

「好吃,很好吃,我很喜歡吃主人的雞巴,謝謝主人賞賜。」這就是楊青青的答案。 book18.org

說完,又繼續張開嘴,一遍一遍的吮吸,把一切的污物都舔入了肚子裡,她已經有些魔障了,為了這個角色,她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和肉體,眼看著劇本就在眼前,她任何事情都願意做。 book18.org

調教成功了,黎澤彬滿意的點點頭,慢慢抬起自己的腳。 book18.org

楊青青迫不及待的,撿起了地上的劇本,翻開了第一頁。 book18.org

不再是那變態的《母狗條約》,而是真正的劇本,斥資上億元的電影女主角,楊青青看著劇本里的一行行字,眼淚都快留下來了。 book18.org

沒資歷沒背景,楊青青被碰壁太多次,也被太多人要求她潛規則,現在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她總算朝著夢想,踏出了第一步。 book18.org

與此同時,耳邊也傳來了黎澤彬的聲音:「電影的前期準備差不多了,你必須抓緊時間磨合角色。我已經高薪聘請了幾位前輩,來培訓你的演技,若是你今晚就能熟悉劇情,明天就能讓他們給你指導。」 book18.org

「真的嗎?謝謝,謝謝主人,我今晚一定把第一幕背熟。」楊青青滿臉的激動,跪在地上連聲感謝。 book18.org

感謝? book18.org

這女人,恐怕是忘記誰把她虐的這麼慘了吧,黎澤彬臉上的笑意,從沒停過。 先是誘惑,然後是折磨,接著送上一個甜棗,這女人直接就感恩戴德了,這就是人性。 book18.org

等這種屈辱的感覺慢慢適應了,楊青青就會完全融入這種母狗的狀態,任憑他作賤。 book18.org

黎澤彬讓這位開心了一會,繼續道:「你今晚想要看劇本,怕是沒這麼容易。」 book18.org

楊青青抬頭看著他,手中緊握著劇本,眼睛裡滿是哀求,生怕黎澤彬又把劇本拿回去。 book18.org

「我需要工作,而你,必須繼續給我舔雞巴,你確定有機會看劇本嗎?」 「我……我可以。」楊青青的眼神很堅定,哪怕再艱難,她也必須努力,這是她第一次主演,必須做到盡善盡美,她要抓緊所有的時間,學習!努力! 楊青青拿著劇本,慢慢的爬入了狹窄的辦公桌內,黎澤彬移了移椅子,把下體湊到了楊青青面前,楊青青像是已經習慣了一般,把紅唇直接湊了上去。 桌子裡的空間很狹窄,楊青青卻十分的努力。 book18.org

赤裸的身體蜷縮著,嘴巴和臉蛋,慢慢的蹭著黎澤彬的下體,像是一隻依戀主人的母狗,在想著主人雞巴撒嬌。 book18.org

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排斥和悽苦,一切的侍奉都如此的自然。 book18.org

當然,這要歸功於劇本的功勞。 book18.org

就在這狹小的空間裡,楊青青側著臉,一邊含著雞巴,一邊拿著劇本,哪怕赤裸的身體,被當成了一張踏腳的凳子,也無所謂。 book18.org

通過那縫隙間落下的燈光,研讀自己的劇本。 book18.org

「嘖嘖~真是努力啊!」黎澤彬蔑視的看了一眼胯下的母狗,之後又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 book18.org

「我也必須努力了,不單單是要對付徐家,還為了抵擋五年後的那些敵人。前世徐陽鬥不過那些敵人,只能擺出低人一等的姿態,害的華國都受人鉗制,遭到全世界的嘲諷。那這一世,華國就由我來拯救。」 book18.org

只見螢幕之上,斷斷續續的記錄了幾個關鍵詞: book18.org

父親之死、三年前的變故、白錦的目的、四大美人、新能源、貿易戰、六眼聯盟…… book18.org

【未完待續】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重生重生重生霸圖重生霸圖7重生霸圖 7重生霸途重生霸圖1一7重生霸重生霸國八重重生霸圖第8章重生霸圖8重生霸圖第九章重生天龍八部狸八百重生八十年代霸圖百合3p重生五八幸福錄作者霸天貍八百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