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霸图 (1) 作者:狸八百

.

【重生霸图】

作者:狸八百2021/05/08发表于:SIS论坛

*********************************** 前言 本文与《残酷的屈辱人生》不一样,本文是以爽文为视角,描述重生者,如何一步步冲上世界之巅的故事。内容含有大量凌辱、强迫、羞辱、绿人妻女,操他妈妈的内容,算是救国救难的英雄,也是欺男霸女的坏人,不喜轻喷。

另外:求一个书名吧,实在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

海市,一座豪华的别墅之中。

“砰!”枪响,滑坡了寂静的夜空。

“啊!!好痛,有本事你就杀我!”黎泽彬大声的痛呼,却没有向着眼前的男子求饶。

用手捂著受伤的大腿,鲜血不断地向外流淌,身边有四位保镖盯着他,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侧躺在地上哀嚎,以最后的志气迎接死亡,但也不过是丧家之犬而已。

这里是徐家的大宅,眼前这持枪的男子,就是他的表哥徐阳。

但这并非什么兄弟相残的戏码,黎泽彬不过是一个旁系而已,徐家甚至都不会正眼看他,和徐阳这位徐家嫡系接班人相比,如云泥之别。

“不!!不要杀他,徐阳,求你放了泽彬吧,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一旁是自己的母亲,为了他,此刻正跪在地上不断地哀求。

爬到一位美妇人的腿边,抱着对方的大腿哭诉道:“求你了表姐,我的儿子……”

“滚开!”呵斥声打断了祈求。

万淑玉,徐阳的母亲,面对下跪求饶的妈妈,根本没有一丝的同情,直接一脚踹在了妈妈身上,把妈妈踢到在地。

名义上是远房姐妹,可身份却天差地别,万淑玉气质高贵、乃是名满海市的贵妇人,孤傲的站在那,蔑视的看了他们一眼,如同在看一对垃圾,踩着高跟鞋,在仆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没有人能救他,那可怜的一点血脉关系,此刻等同于笑话,徐阳的眼神冰冷而充满杀气,黑色的枪口对着他,死亡即将降临。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徐阳的手已经扣在了扳机上,随时准备了解他的性命。

“遗言?呵呵!或许就是遗憾没有操上你的女人吧。”

“砰!”

“啊!!唔唔……”黎泽彬最后的反抗,让他另外的一条腿被打穿了。

“哼!就你也配配碰她?垃圾一个。”徐阳就像是处理垃圾一般,把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杀人,这对徐阳来说并不算什么,没人会为了他问罪徐家。

黎泽彬倒在了地上,双腿的痛苦,让他到达了昏迷的边缘,无助的呻吟,意识正在渐渐的模糊。

要死了吗?

真是不甘心,凭什么自己一出生,就要被徐阳压一头。

就因为自己是个旁系吗?

自己喜欢的几个女人,都对徐阳投怀送抱,自己只配成为徐家的附庸,像是个奴隶一样,受尽压迫与羞辱。

“想你这种垃圾,就不配活着。”这是他最后听到的一句话,紧接着,他的世界就暗了下来,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

第1章:重活一世

“不要!!”一声大吼,黎泽彬从梦中被惊醒。

“呼~~呼~~我……我死了吗?”摸了摸额头的汗珠,喘着气,环顾四周。

柔软的床,豪华的家具,一股淡淡的清香环绕鼻尖,身体还有知觉,没死,看来自己还没死。

黎泽彬捂著脸,身体还有些颤抖,脑海中尽是徐阳那杀意的眼神,还有那对准自己的黑色枪管,冰冷的让他害怕。

徐家太强了,强的他永无翻身之日。

在无法忍受那卑贱的地位之后,他喝了一些酒,选择去强奸徐阳的女人,希望弥补心中的遗憾,算是最后的抗争。

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活着,徐阳没杀自己?可为什么呢?

“嗯~~亲爱的,你怎么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在身边响起,黎泽彬转头看去,当场愣住了。

白嫩的肌肤,柔滑的长发,曼妙的身材,一个赤裸的女性娇躯,正依偎在他身上。

胸前一对苏乳,用力的挤压他的手臂,丝滑的身体,慢慢缠绕了上来,媚眼如丝的扭动着,给黎泽彬带来了柔滑细腻的享受。

“赵子欣?你怎么在这!”

黎泽彬一脸的惊愕,也惹来了对方不依的撒娇。

“讨厌啦!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刚刚才把人家折腾的死去活来的,真讨厌。”

赵子欣明显才刚与他做爱过,身体都是赤裸的,黎泽彬这种事后不认账的表情,自然让她不满。

只是,他此刻关注的,根本不是做爱的问题,而是两人的关系,赵子欣他当然很熟悉,两人也不知一次的做过爱,但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是别有用心的接近他,当目的达到之时,当场就和他决裂了,现在又怎么可能爬上他的床?

黎泽彬拍了拍自己的脸,希望自己清醒一些。

看着远处的桌子上,稀稀拉拉的散落着不少公司文件,那瓶被自己失手打碎的绝版红酒,也完好的摆在酒柜上。

若是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自己重生了,重生在了 10年之前。

连忙一个翻身,激动的抓起床头的手机,依旧是当年那款老型号,点开网络,在上面查询了最准确的时间: 2445年3月28日,正是10年之前。

自己重生了!

也就意味着,他有了一次后悔的机会,曾经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现在都能夺过来。

赵子欣看着他呆呆的看着手机,一脸的呆滞,用手推了推:“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刚刚坐了一个噩梦,没事。”黎泽彬摸了一把脸,努力压住心底的狂喜,搂过赵子欣光滑的蛮腰,脸上露出了宠溺的微笑。

可惜,换来的反应,是那一闪而过的厌恶。

“没事就继续睡吧。”赵子欣转过身,想继续睡觉,黎泽彬却馋了上来,一手爪上那久违的乳房,享受的搓揉两把。

“既然醒了,就帮我舔一舔吧。”黎泽彬也好不客气,把赵子欣的脑袋往自己胯下压,想让这个谋害他的女人,给自己舔鸡巴。

可惜,被赵子欣拒绝了,一脸嫌弃的说道:“好恶心,我才不会帮男人舔这东西。”

赵子欣有一些洁癖,做爱都放不开。

顿了顿,似乎是怕惹恼了他,又换做了温柔的语气说道:“大不了,我再和你做一次吧。”说着,又转身去床头拿起保险套。

看着赵子欣的背影,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上一世的自己太傻了,居然会相信这个女人,害的自己家破人亡。

重活一世,他可不会这么窝囊了,不愿给我舔鸡巴?不愿和我无套做爱?那就让你以后跪着来求我。

黎泽彬根本懒得和这个女人废话,直接下床,说道:“算了,做了一个噩梦,我现在也没心情了,我去书房看一会书吧。”

“嗯,那你早点回来休息,明天还要去矿场考察的。”身后的女人,根本没有留恋他,或许此刻已经露出了鄙视的眼神吧。

鄙视自己阳痿吗?连做爱都没性欲了?

还是鄙视自己太废物,被一个噩梦吓成这样。

无所谓了,黎泽彬穿着一套睡衣,径直离开了房间,去到那久违的书房里,一个人坐在书桌前书,提起书写起来。

他重生了,那曾经犯下了的错,他都能弥补,他要趁著刚重生的时间里,尽可能的写下记忆中的事件,以作备忘。

重生10年,也就代表他可以未卜先知,只要掌握著先机,就可以掌握一切。

上辈子他太废物了,身败名裂、活成了一个废物,最后被徐阳像条狗一样打死。

这一世,他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

当然,这不代表他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相反的,他要用暴力,得到世间的一切。

曾经看不上自己的女人,曾经陷害过他的敌人,还有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徐家,他要把一切都踩在脚下。

……

第二日一早,黎泽彬就和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带着赵子欣这位女友,下楼吃早饭。

“阿姨,早啊!”赵子欣甜甜的笑着打招呼,那模样,就像是个乖巧的媳妇一般。

要不是他有了十年的记忆,恐怕现在还被这女人的表象所蒙蔽。

他妈妈罗偀,自然是十分心喜,若是自己儿子能娶到赵子欣,也算是门当户对,连忙招呼二人来吃早饭。

三人坐在桌上,一副和谐温馨的感觉,罗偀开口问道:“儿子,你等会有事吗?没事就跟我去一趟徐家。我向银行申请的贷款,已经批准下来了,你小姨的公司最近在招商,若是能拿下一些订单,也能让公司缓过气来。”

小姨万淑玉,也就是徐家当代主母,徐阳的母亲。

当然,因为是远房,两家的关系都不怎么亲,徐家甚至都没把他们当亲戚,他妈妈见了徐家人,都要点头哈腰的一顿奉承,小姨这个称呼,也只是再家里喊喊而已。

他父母是开贸易公司的,几年前父亲因故去世,留下母亲一个人支撑公司。

去年,他从海大顺利毕业,加入了公司帮忙,只是这一年来,他除了吃喝玩乐,什么也没能帮上,公司业绩也一日不如一日,

记得上一世,他被赵子欣骗了之后,又遭到白家的落井下石,债主上门、走投无论。

妈妈跑去徐家,跪在那万淑玉的面前哀求,都得不到那女人的一点怜悯,还有自己死前,那贱女人还踹他妈妈一脚,黎泽彬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但这一世,他不需要再去求那些人了,相反,他要把徐家踩在脚下。

“妈,徐家暂时就不去了,我和子欣商量好了,等会去看一个矿场。若是没问题,我也准备投资一些,一定能赚大钱。”黎泽彬搂了搂子欣的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赵子欣自然心喜,连忙腻声说道:“是的阿姨,我家是发开矿场的,最近发现了一个好的矿源,已经和当地政府协商好了,若是能成,收益一定可观。”

罗偀看着儿子能上进,自然很开心,叮嘱了几句,就暂时压下了徐家之事,只让他们路上小心些。

……

吃了早饭,两人启程出发。

先是乘坐飞机,又转了一趟火车,最后才驱车赶到目的地,这里已经算是靠近边境地带了,人烟比较稀少,他们的目的地,正是一块还未开放的矿区。

“真是的,怎么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了。”黎泽彬一脸的不耐。

“别急啊~已经到了,快看,我爸在前面。”赵子欣挽著黎泽彬的手臂,十分亲昵的,把他带到了一个中年男子面前。

“哟,泽彬来了啊!路上辛苦了。”赵勇,赵子欣的父亲,穿着一身西装,一看到他到来,就露出了亲切的笑容,语气颇为和蔼。

当然,这些都是表象,经过上一世的背叛,他知道这对父女背后的奸诈。

也不说破,继续装作那二世祖的模样,大气的说道:“赵叔客气了,有钱赚,我当然不会错过。这里就是你们说的矿场?都是些黄土地啊!矿在哪?”

黎泽彬左右扫了扫,这里看起著比较空旷,一眼望去全是黄土,只有一堆技术员,在远处摆弄著机械,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矿脉。

父女俩在心底齐齐鄙视了一番,但这种人傻钱多的公子哥,也正是他们需要的。

赵勇笑着回道:“呵呵~~泽彬你别急啊!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我们做了地质监测,下面可都是上好的煤矿,价值绝对不低的。来,看看,这是检测报告。”

赵勇递了一份厚厚的检测报告过来,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对场地的地质采样数据,还有一些例如政府的通文,保底的评估等等。

这对父女,现在就是谅他看不懂,一步一步的把他引入局里。

谁知黎泽彬更干脆,看都不看,甚至接都不接这文件,而是当着赵勇的面,一把攀上了赵子欣的屁股上,搓揉了几下。

豪气的说道:“不用看了,我还不相信赵叔嘛,哦,不对不对,是准备叫岳父了,对吧子欣?”

当着赵勇面,搓他女儿的屁股,黎泽彬的表现可谓是十分糟糕。

但这对父女,本来就是心中有鬼,赵勇也只能假装尴尬的,微微侧过头去,大笑着掩盖怒气:“哈哈~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自己商量就好了,但这矿场啊!有我把关绝对没问题的。”

赵子欣也在一旁不依的撒娇道:“讨厌,我爸还在这呢。你放心吧,这矿场一定能赚钱,我们一人投资一半,日后……就算我的嫁妆了。”

赵子欣脸色微红,一副小女儿姿态,还不知心底又骂了黎泽彬多少次。

黎泽彬也懒得继续陪他们演戏,这矿场是他上一世的噩梦开始,但又何尝不是这一世的机缘?

“好,那就这么定了,拟好了合同,就交给我妈,我让她注资进来。”

几句话谈好一笔上亿的生意,他的放纵,让赵子欣大喜,‘波’的一下,红唇亲了一下脸颊,胸前的一对酥乳,用力的挤压着他的手臂。

“老公你真好,等做好了这个项目,我们就结婚度蜜月。”

“哈哈,泽彬果然有魄力,放心,这矿场我来负责,一定没问题的。”

无耻的父女俩,一个喊起了老公,一个拍著胸部保证能赚钱,演的像真的一样,黎泽彬心里冷笑,根本懒得和他们废话。

“那就这样吧,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太热了。”黎泽彬捏着衣领扇了扇,故作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还凑到赵子欣的耳边,轻声调戏道:“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吧,今晚……”

“嗯~~你先回去嘛,我还要呆在这帮我爸爸呢!来日方长,等矿场步入正轨,咱们就能天天呆在家里数钱了!”

赵子欣一副很懂事的模样,硬是把黎泽彬推走了,而当他上车的那一刻,父女俩的脸色直接就变了天。

“哼!真是恶心!”赵子欣眼睛里透露出深深的厌恶,拍了拍被黎泽彬摸过的翘臀,十分的嫌弃。

一旁的赵勇的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和蔼,只留下奸诈与得意:“忍耐一些吧,等矿场步入正轨,你就一脚把他踢开!”

“矿场有这么好赚,还轮的到他?让他分摊一半,不过是买个保险而已。”黎泽彬不在场,父女俩直接讨论起了计划。

“爸,这矿场到底如何啊!可别让你女儿的牺牲白费了。你是不知道,我今天一早,就听到这混蛋打电话。说是让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帮他安排一个女明星玩玩,真是恶心死我了。”

她根本不爱黎泽彬,不过是当一个摇钱树而已。

赵勇从另一个柜子里,拿出了真实的地质报告,看着密密麻麻的数据,有些皱眉,迟疑的说道:

“这地方,的确有煤矿,但矿质并不纯,也夹了其他的矿物,我现在就是赌一把。万一要读输了,就用那蠢货的钱来赔。”

“哼!没错,他就是个蠢货,根本不懂矿业也敢来插一脚。就算是赚了,我们也可以告诉他是亏了,要坑他一个外行,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嘛!”

“哈哈~~我女儿真聪明,来!为那个蠢货干杯!”

“干杯!”

……

“蠢货?还不知道谁是蠢货呢?”另一边,黎泽彬已经坐着自己的轿车离开,心理默默的嘲讽著那对父女俩。

开车的司机是一位壮硕的中年,看起来孔武有力,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还是出声道:“少爷,别怪我多嘴,这对父女,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不,他们很简单。”黎泽彬脸上露出了冷笑:“他们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子,想把我当成肥羊来宰,两个蠢货。”

听到黎泽彬的话,中年人闪过一丝诧异,按照他的认知,这位少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二世祖,刚刚的表现如此不堪,怎么突然就……

“惊讶吗?那说明你还没了解我啊!南叔……”

一声南叔,让中年人握住方向盘的手,用力的紧了紧,这声称呼,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尊敬,看来,他是真是小看这位少爷了。

前世的黎泽彬,的确是一个二世祖,但十年的痛苦岁月,他也成长了,此刻的他,不会再去犯当年的错误。

而这位南叔,也理应让黎泽彬给予尊重。

南叔是三年前来到他们黎家的,据说以前是一位雇佣兵,混迹在边境混乱地带,后来不知怎么遭到了追杀,带着女儿辗转到国内。

他的十五岁女儿不幸身染病重,需要钱医治,走投无路之下,刚好被他母亲看到,给了一笔钱,救回了南叔的女儿,这位也以报恩的形式,加入了黎家。

这一入,就是十三年。

没错,哪怕是前世黎家没落的十年,这位也一直不曾离开,默默的守护他们母子。

可惜自己不争气,翻不了身,自暴自弃的想最后发泄一次,被徐家发现,这位是在掩护他离开时,不幸死在了他的面前,是一位绝对值得信任的下属。

“放心吧,南叔,我自有主张。”黎泽彬没有过多解释,拿出了电话,打回了家里。

“嘟嘟~~喂?儿子?你们如何了?一路上还安全吧。”自己的妈妈,果然是最关心他的,第一时间不是问生意,而是问他的安全。

黎泽彬脸上泛起一个笑容,前世他如此不争气,败尽了家产,母亲也依旧爱他入故,今生,绝对不能让母亲再受苦了。

“妈,你就放心吧,一切都顺利。可能过一会,赵家父女就会把合同传给你。但你千万别急着签约,找一些借口多审核几次,拖延时间,等我的安排。”

“拖延时间?怎么了儿子,发生什么事了?” 罗偀听出了话中的问题,连忙追问。

“哼!问题不大,就是那对父女想把我当傻子耍。就是不知,谁才是真正的傻子。” 黎泽彬简单的,和母亲说起了赵家父女图谋不轨之事。

罗偀也是混迹商场多年,自然见过不少尔虞我诈,听到儿子的话,也是很欣慰,至少没有被美色迷昏了眼。

“没事儿子,这个媳妇不好,咱找别的,这单生意,我们也不做了。”

“不,一定要做,但可以先放一放,这个矿脉非常值钱,必须要做,只是不急于一时。”

罗偀已经有些迷糊了:“儿子,你刚刚不是说,他们合起来骗你吗?”

“骗是骗了,但那是他们不识货,放心,你儿子自有打算。”黎泽彬眼中精芒闪烁,给出了更加重磅的计划。

“妈,若是咱们拼尽全力,能筹集多少的资金?”

“嗯,我算算。之前听说徐家有笔大买卖要招标,所以我把公司抵押给银行贷款,现在贷款刚下发,若是加上公司的资金,大概有……三个亿。”

“好!都帮我准备好,不要去徐家投标了!我要用来短期投资。”

“什么!!不行,这样公司的资金链会断的,后续资金跟不上,那时……”

“放心,没事的。相信我。”

黎泽彬慢慢点起一根烟,嘴角勾起了一个微笑,十年的未卜先知,他要做到的不仅仅是搬到徐家,还要站上世界之巅。

“妈,你知道吗?缅国马上要开启一场战争了。”

“战争?”罗偀有些发愣,不明白儿子所言何意。

“没错,一场战争,一场颠覆政权的战争,他们国家的原石,也将暂时被切断。只要操作得当,原石的价格必然是水涨船高,我们现在买,就是一种投资。”

“可……三亿资金全部投入,是不是太冒险了?”

罗偀依旧很迟疑,她经商多年,却从没经历过如此豪赌,这是砸上身家的赌博,一旦输了,公司将万劫不复。

“放心,我的消息很准确,若是妈你不信,你就去调查手下的财务副总监。”

“调查笑萍?为什么?”

“她是别公司派来的商业间谍。”

“什么!!”罗偀被吓到了,连前面开车的南叔,也忍不住回看了一眼,他每日跟着这位少爷,从没看到有去调查过什么人,这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

那位财务副总监,可是在公司做了三年了,若是别公司的商业间谍,那他们公司,可就损失惨重了。

“妈,你放心,她应该没有对公司造成多大的破坏,她上面还有位总监压着呢。你先派人调查一下,三年前她的家境如何,如今她丈夫名下又有多少套房产。先搜集证据,不必打草惊蛇。”

“好,我马上去调查。”

“嗯,这事等我回去之后,再进行处理。但若是这事属实,那你儿子的能力,你也应该认可了。到时你再把钱准备好,我们黎家,是时候该崛起了。”

……

电话挂断,罗偀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不知道儿子今日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变的如此精明和自信,或许是亡夫的在天之灵吧。

罗偀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办公桌上一家三口的照片,嘴里呢喃道:“老公,你走了三年,我已经快要无法支撑这个公司了。还好,咱们的儿子也终于懂事了,希望你能保佑他一切顺利……”

罗偀拿起了电话,开始了一些列安排,那位财务副总监,是该查一查了,若是这事属实,那自己也是该相信儿子,让他自己去闯一闯了。

……

另一边,黎泽彬并没有没有回家,而是找到了他的好友风子昂。

一见面,风子昂就热情的攀上了他的肩膀:“你小子,搞什么呀!一会让我帮你安排女明星,一会让我帮你办理签证,怎么?想去玩玩国外的妞?”

要说那赵子欣,也没有错怪黎泽彬,他确实一大早的,就让疯子帮忙安排女明星玩,性格相当恶劣,当然,一切还是正事要紧,女明星的事就放在回国之后了。

黎泽彬笑了笑,答道:“哪有,我这是正事,手下人不靠谱,关键时刻,还是要你疯子出马。”

风子昂,绰号疯子,是黎泽彬的发小好友,曾经得到过他父亲的捐助,毕业后在父亲的支持下开办了一个公司,生意还算不错。

黎泽彬前世落魄如狗,这位是他仅有的一位真心朋友。

“少来这套,神神秘秘的,拿着吧,我找关系帮你办好了。”风子昂的年级比他大几岁,做事也更老沉,在他的班底没有建好前,还是需要这位帮忙跑跑腿。

结果证件看了看,完美无缺,开心的拍了拍这位的肩膀,心理有些感叹,一切能重来,真好啊!

“行了,不和你多说了,等我回来后咱们再聚。”

“嗯,路上小心。”

拿到了签证,黎泽彬的目标,自然就是缅国了,此刻战争还没爆发,他必须提前完成的一个布局。

……

缅国,有着整个世界最大的原石出口贸易,哪怕是现在的2445年,翡翠玉石,也是十分畅销的奢侈品。

黎泽彬来这,当然不是要谈生意,现在那些好的原石老坑,基本都被各大商业巨头霸占了,以他家的实力,要插足绝对是死无全尸。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对未来的记忆,投资原石,这对他来说太小家子气了,他要玩就玩大的,他要投资缅国下一届政权。

他带着南叔,来到了缅国境内的曼德市,看了眼手机里的讯息,一条来自母亲的叮嘱:‘事情已经查清,你的消息没错, 3亿资金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但一个月内,若是没有一亿资金回流,那么公司将面临崩溃。出门在外,多加小心。’

“一个月吗?简单。”黎泽彬非常自信,多活了十年,若是这点事都做不到,那干脆再死一次得了。

曼德市每日都有大量的原石交易,但他来的地方,并非那些大型的交易市场,而是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找到了一家画着奇怪鲨鱼头标志的店铺。

“少爷,小心些,这店铺,不太对劲。”南叔以前当过雇佣兵,是一等一的好手,自然看出了这店铺里的人,不太一般。

“放心,我知道的。”黎泽彬扫了一眼店铺。

鼻子里嗅到了浓重的香料味,很有可能是掩盖血腥之用,店铺杂乱不堪,店员们根本无心工作,有客人来也不招呼,一个个身材魁梧、杀气十足,,明显不是做生意的

“我要见你们的老板。”黎泽彬说的还是华国语,但在这里,应该有不少人能听懂。

果然,一位精通语言的伙计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指著旁边的店主说道:“这是我们的老板,你想买些什么?”

“我要见的是你们老板,不是店主,我要见坤鲨。” 黎泽彬的话,让伙计脸色一变,忙用缅语向一旁的店主说了几句。

店主一挥手,就有两位店员跑了出去,应该是要查看黎泽彬的来路,看看是否带了其他人手来闹事。

“放心,就我一个!”黎泽彬摊了摊手,表达善意:“我是来找坤鲨谈一笔大生意的,你们不够资格,带我去见他。我有十个亿的生意,要和他亲自谈。”

黎泽彬的自信,让几人都很迟疑。

店主跑回内屋打了个电话,黎泽彬和南叔,则是被一阵搜身,确保没有武器后,才被送上了一辆车,带到了一栋庄园内。

坤鲨是缅国一位十分成功的商人,富可敌国,不是上亿的订单,还真不一定能打动他。

来到庄园,这里的装修也是十分奢侈,大庭院、游泳池、保镖数十名,身边还搂着一位金发碧眼的泳装美女,双手肆意的在肉体上抚摸。

而坤鲨本人的模样,倒是十分平凡,看着倒像是个普通商人,唯有眼睛里不时透露的凶光,才能看出不凡。

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年,后面跟着一位保镖,就像是家族子弟跑出来玩票一样,心底也是有些轻视。

“就你要见我?”

莫名其妙的有十亿订单送上门来,坤鲨从一开始就不信,他只是奇怪,黎泽彬为什么会去那间小铺子找他,所以才同意见面。

奇异鲨鱼头,这是坤鲨独有的标志,那间小铺子也根本不是原石商店,而是情报站,黎泽彬依靠着前世的经验,找来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黎泽彬,是来帮你的。”黎泽彬也是处变不惊,径直坐在了坤鲨的面前,面对这种军阀,只有表现出自信,才能不被轻视,才能有合作的资格。

“呵~帮我?帮我什么?”坤鲨不屑的冷冷一笑,只是眼里闪过了一丝警惕,从谈生意变成了帮忙,这事明显不太对劲。

黎泽彬摊了摊手,回道:“我有很多地方能帮你,当然,前提是咱们坦诚来谈。为了表达诚意,我先送你一条讯息。”

坤鲨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眯着眼睛看着他,等待下文。

“你怀里的这个女人,你最好离她远一点,他是黑手党的间谍。”黎泽彬一指那性感美女,说出了石破天惊的消息。

坤鲨自然不会全信,但怀疑的目光,已经看了过去。

金发美女也是定力十足,脸上满是无辜的表情,似乎听不懂黎泽彬的话,看到感觉到坤鲨的眼神,还用大奶子蹭了蹭坤鲨。

“我知道你能听懂。”黎泽彬按照记忆,对照着前世的讯息,很肯定的说道:“红玛丽,黑手党顶级杀手,精通 8国语言,曾经……”

“砰!”黎泽彬话还没说完,红玛丽的脸色已经变得狠厉,身体一跃,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水果刀,毫不犹豫刺向了坤鲨。

“可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现场大乱。

“咚!!”坤鲨自然也不是普通商人,反应极快,向右侧一个翻身,躲过了这致命的袭击,水果刀只在那昂贵椅子上留下了一个大洞。

一旁的保镖也是有了准备,第一时间冲过去,直接按住了红玛丽,一次精心策划的袭击,就在黎泽彬的提前预告下,毁于一旦。

“把她给我拖出去,言行拷问!”坤鲨怒火中烧,不单单是自己生命受到威胁,还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的情报,有可能被这个女人窃听泄露了出去。

喘著粗气,走到一旁的酒台旁,拿起威士忌到了一杯压压惊,随即才看向了他。

黎泽彬依旧坐在椅子上处变不惊,像是早已料到了这场混乱,坤鲨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年轻人。

“多谢你的情报,看来,你也是知道我的事了?”

“知道,所以才来谋求合作的。”

坤鲨,一位成功的商人,但那只是明面上的身份。

背地里,坤鲨其实培养了一大批的部队,甚至在缅国军方,都渗透了大量人手,若是黎泽彬不出现,那么坤鲨将在 5个月之后,发动政变。

当然,政变之路是艰难的,不单单是国内的战争,还有外来实力的介入,一场大战持续了 3年,才终于落下帷幕,坤鲨赢得了胜利。

只可惜,刚上台没多久,坤鲨就死在了一个女人手里,也就是刚刚那位红玛丽,紧接着,就有大量的通缉照片流出,黑手党表示对此事负责。

而现在,政变还没有开始,只是在谋划阶段,他来找坤鲨,就是为了雪中送炭,这种提前投资,自然比日后再来攀关系,要好的多。

“说出你的意图。”坤鲨抿了一口酒,点起了一根雪茄。

“我是来交朋友的。”黎泽彬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而这个答案,明显不能让坤鲨满意。

重新入座,坤鲨已经安排了手下去排查,比起那个女人,黎泽彬明显更有价值,眯着眼、盯着他问道:“交朋友吗?我觉得没有这么简单吧,你是代表哪一方势力,来找我?”

“就代表我自己。”黎泽彬自然是没有政府背景的,他唯一的筹码,就是和坤鲨的互利互惠。

“第一,我能给你提供情报,包括我打探到的消息,根据我的信息,你是准备在内比城起事,但很可惜,你想抓的人,并不在那。在那的只有一些傀儡。”

擒贼先擒王,坤鲨自然想从首都爆发政变,从而控制缅国的政权。

可惜,根据上一世的经验,缅国的首脑们明显提前知道了消息,明面上的只是一些替死鬼,那一次的袭击失败了。

“你知道他们在哪?”坤鲨也有自己的情报网,他也觉得缅国高层有些异动,可箭到弦上,不得不发,能得到确切的情报,对他来说绝对有利的。

“知道是知道,但这是后话,暂时不论。”

看到鱼儿上钩,黎泽彬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避重就轻的继续抛出价码。

“第二,我可以给你资金支持。我想,你大概正在聚拢现金,开始大肆采购武器吧。第一批三个亿,后续还有更多的资金可以跟上,来源绝对正规,买下你等价的原石。”

坤鲨听着有些意动,现在正在招兵买马,的确很需要资金,特别是途径正规的资金,这样才能减少缅国高层的怀疑。

“第三,也就是最后的一点。不久之后,会有一种新能源出现,而我,可以为你提供这种新能源,我们可以长期合作。”

2445年,石油已经被大量的开采消耗、所剩无多,人类只能努力开发各类新能源,来维持生存与发展。

而一年后,一种曾经不受人待见的物质,将被科学家开发出用途,从而代替现有的数种资源,被誉为新世纪的石油,黎泽彬就是要以重生者的优势,抢占先机。

情报、资金、能源,黎泽彬一口气说出了三个关键点,容不得坤鲨不动心,这将给他的政变带来好几成的胜算。

当然,前提是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说了这么多,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黎泽彬微微一笑:“我说过,想交个朋友。”

“只是交朋友?”坤鲨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他从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但黎泽彬早有自己的一番说辞:“我就是想交个朋友,而且是长期的朋友。你要的是缅国的掌控权,而我,想在华国有一番作为。玉石、枪支、毒品,这些都是我需要的。我想,咱么可以成为朋友。”

这一次,坤鲨终于露出笑容了,从警惕,慢慢变成了大笑:“哈哈哈~~不错不错,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

主客尽欢,那么两人的合作,也就水到渠成了。

商量一些交接的细节之后,黎泽彬拿着坤鲨的加密电话,离开了别墅,去往原石场,挑选价值三亿的原石。

两位暴徒,第一次展开了合作。

出了别墅,一直旁观的南叔,就悄悄的提醒道:“少爷,你这么做,有些危险了,坤鲨不是善类,这无异于与虎谋皮。”

坤鲨刚刚的态度,确实还不错,可谁说知道心里怎么想?一位即将发动政变的暴徒,真的会注重感情吗?这所谓的交朋友,真的可信吗?

黎泽彬微微摇了摇头,似叹息、似无奈:“我也不想走这一步,但我没得选择。其实三个条件里,最后的新能源才是大头。”

“新能源?很厉害吗?”

“当然,一旦新能源的事被曝光出来,就代表着整个世界的格局要被洗牌,我现在的确可以提前做出准备,但随后要面临的,是各方的发难,我们根基太浅,挡不住的。”

南叔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你是想,借缅国军阀的背景,迅速抬高自己的实力,从而挡住各方的压力?”

“没错,坤鲨现在还没爆发,我们提前投以恩情,那么在他政变成功之后,同等的情况下,我们就能够占得先机。”

黎泽彬也不想插足这混乱的缅国战争,但他们黎家的根基太浅了,不说别的,他的仇人徐家,背后都有多位中央高官的庇护,他要扳倒徐家,甚至是站在世界的巅峰,那就必须从商、政、军三个方向同时发展。

想要成功,首先就是掌控新能源,而掌控新能源,就必须有庞大的背景,才能在洗牌之后,大口的啃下蛋糕,而缅国军阀的背景,无疑是现阶段最好的选择。

他和坤鲨的利益不冲突,有大量合作的可能,那么坤鲨也一定乐意交他这个朋友。

去到坤鲨的仓库,粗略的选了一批原石,黎泽彬吩咐道:“南叔,我已经让人过来接手原石的交易,但其中有两块巨型原石,需要你帮我马上押运回国。”

“单独那两块巨型的?”南叔想起了刚刚被标记的两块,体型巨大,价格也十分高昂。

“没错, 3亿订单的原石不少,全部运输完太久了,我等不了。这两块你亲自帮我安排,最快速度运回国,然后让我妈安排人解石。”

南叔点点头表示明白,他越来越看不懂黎泽彬了,但这是好事:“我马上安排好石头,再回来保护你。”

“不必,现在还没人盯上我。上次我让你召集一些可信的人手,你有眉目了吗?”

黎泽彬要建立自己的班底,这位曾经的雇佣兵,就是最好的领队人选。

雇佣兵是战力十足的代表,虽然桀骜不驯,但若有南叔推荐,那必然也是忠信之人,至少比国内的保安公司,要靠谱的多。

南叔考虑了一会,说道:“三年前,我在华国边境混迹,遭逢大难,我的一些同伴也隐姓埋名,现在不时有些联系,若是他们肯加入,是绝对可以信任的,我可以去问问。只是……我们需要做到这一步吗?”

“需要,我需要一批私人武装,你尽快安排,钱不是问题,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

想了想,黎泽彬又一旁拿来一张纸,写下几个字,递了过去:“另外,这个人, 4月4日的时候,帮我盯着他。”

南叔一脸的茫然,接过便条,上面只写了一个名字。

“这是……”

“一个记者。”

“记者?”

“对,我接到消息,4月4日那不吉利的日子里,他会去偷拍一些照片,你去帮我把照片抢过来。”

南叔不明白黎泽彬的想法,但想来,应该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南叔领命去了。

至于黎泽彬,则大大的伸了一个拦腰,脸上那种运筹帷幄的精明不见了,而是变成了一个淫笑。

“啧啧~~前期安排已经完成了,是时候放松放松了。要成为世界第一,当然要连最漂亮的女人也拿下了。上一世的四大美女,我要全部玩一遍。第一位,就从那‘红颜祸水’杨青青开始吧。”

黎泽彬脸上露出了得意的淫笑,拿起电话,联系上了疯子……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