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少婦夏禾 (42) 作者:haozing

.

【少婦夏禾】

作者:haozing2020-5-11發表於S8

第四十二章 至死不渝

一架由日本飛往東海市的波音737,在萬米高空中平穩飛行,再過半個小時,這架飛機就能抵達東海國際機場。

機艙內,靠坐在座椅上的林辰,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而隨著飛機高度的下降,他的情緒也變得越來越緊張起來。

「沒事的,會好起來的,應該是精神壓力過大,外加疲勞過度導致的,回家後休息幾天就好了。」王璐小聲地安慰。

「嗯。」

林辰情緒不高地點了點頭。

就在一周前,林辰的身體忽然出現了陽痿早泄的情況,雖然還能勉強勃起,但勃起力度很差,就算插入王璐的陰道里,抽插個1、2分鐘就會軟下來,而且再想勃起也會非常困難。

王璐倒是沒有因為這個嘲笑或嫌棄林辰,反而每晚都會好好安慰一番,並且用後庭刺激讓林辰獲得更爽的前列腺高潮,雖然陰莖勃起有問題,但依然可以體驗到高潮的快感。

由於暫時喪失了男性的雄風,這讓林辰倍感焦慮,也讓他對自己這2個月與王璐之間的瘋狂進行了反思。

他覺得自己的陽痿與過度的性刺激有關,而且在徹底冷靜下來後,他也覺得自己在這2個月里有些迷失了自我,太過沉淪在性慾當中,丟失了原本的人格。

所以就在昨晚,他與王璐進行了一次長談,內容是對自己的反省,也表達了想要與王璐斷絕來往的想法。

不過在一番長談之後,王璐給到凌辰的理解與關懷,還是讓林辰難以下定一刀兩斷的決心。

林辰透過飛機窗口,看著越來越清晰的地面,心中也漸漸浮現出妻子夏禾的音容笑貌。

雖然夏禾出了軌,可林辰現在已經想通了,這件事並不能完全怪夏禾,如果他當時能制止電影院的侵犯者,或許後面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所以想來想去,林辰覺得錯不在夏禾,而是在於他這個丈夫的無能。

唯一值得林辰慶幸的事情,就是劇本被劇組公司順利驗收,不僅給了承諾的稿費,而且還與他進行了後續簽約,如此一來,林辰在事業上就更近了一步。

而林辰並不知道,除了他的劇本創作能力的確得到了劇組的肯定外,最重要的卻是這家影視公司的大老闆發了話,點名讓林辰成為了簽約編劇,負責為公司長期創作影視劇本。

當然,影視公司的大老闆背後還有一個聲音,而這個聲音的源頭就是凌天。

凌天雖然對林辰的表現比較失望,但也勉勉強強算是通過了考核,雖然2年陽痿算是懲罰,但簽約編劇也算是獎勵,而放長遠來看,林辰的收益遠遠大於損失。

林辰已經給勒索者『小野』進行了轉帳,對方還非常專業地給了一份承諾書,雖然上面的簽名是網名,可至少給了明確的態度。

只是林辰並不知道,負責用『小野』這個微信與他聊天的人,其實是韓笑笑,而從林辰手上勒索的這100萬,已經被凌天當做獎金,承諾給了韓笑笑和鄒思淼。

林辰損失的是100萬以及夏禾的出軌,但得到的卻是影視公司的長期合作,以及一個身價過億、煥然一新的夏禾。

……

通往東海國際機場的公路上,一個陣容豪華的車隊,正在向著機場方向穩速行駛。

3台奔馳S450開路,中間1台邁巴赫S680跟隨,後面4台路虎攬勝押尾,更後方一些是法拉利812與賓利歐陸在跟隨。

邁巴赫S680由秦軒駕駛,杜雲笙坐在後排中間的位置上,左右分別是顏若柔與夏禾。

此時,杜雲笙仰著頭,靠坐在真皮座椅上,雖然中間的位置是最不舒服的位置,可此時杜雲笙卻是舒服的快要飛升了。

顏若柔和夏禾一左一右,猶如兩個調皮的小女孩,將小叔杜雲笙的陰莖當做棒棒糖,不斷用舌頭和嘴巴舔吸,嘴裡還會發出品嘗美味的誘人口水聲。

兩個靈巧的舌頭,在赤色大龜頭上相互打轉,時而從根部向上滑動,時而左右快速掃動,時而又會相互交織與糾纏,猶如兩隻活潑的魚兒在戲水與玩鬧。

「這輩子能有兩個這麼漂亮的侄女兒……可真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氣啊!13年的鐵房子還真沒白住……」杜雲笙撫摸著夏禾和顏若柔的秀髮,人生混到這個地步,的確是死而無憾了。

「小叔你的表情好淫邪,是不是要爽上天了啊?」顏若柔一邊舔著大陰莖,一邊打趣問道。

「嗯……小叔正在飛升中……」杜雲笙有些飄飄欲仙地說道。

「若柔,你輕點吸……小叔的精液……是要留給夏大美女懷孕用的,你可別給弄出來了……」

「沒關係了……男人的精液是可再生資源……只要吃得好……睡得好……每天都能有幾管的。小叔,你是想射我嘴裡……還是想射我的逼里呀?」

「若柔……你真是騷死了……」

「那射嘴裡吧,你今晚不是要來乾媽家裡住嗎……晚上小叔再好好操你。」

「嗯……唔……嗯…哼……嗯……嗯……唔……」

在顏若柔的一陣猛烈吞吸下,杜雲笙已經忍耐了一路的精液,猛然爆發而出,全部噴在了顏若柔的嘴巴里。

「咕咚~」

顏若柔將精液吞入腹內,隨即就與夏禾親吻起來,將剩餘的精液進行傳遞。

「小叔多嘴問一句,我怎麼覺得……你兩……好像是戀人關係呢?」杜雲笙有些狐疑地問道。

「對呀,我和夏禾已經確定關係了,目前正在談戀愛,我是攻,夏禾是受,小叔要不要祝福我們幾句?」顏若柔很是認真地說道。

「那小叔祝福你們……百合花開…青春永駐……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做連理枝……此生不離不棄……生死不分離!」

「小叔真好!親一個……」顏若柔給了杜雲笙一個香吻。

「小叔,你說我和若柔這樣……能行嗎?」夏禾有些擔心地問道。

「只要你們家凌大少不反對,誰又敢說一句不行?」杜雲笙霸氣地說道,「如果是一般的小魚小蝦敢說三道四,你們就告訴小叔,我保證能讓他們學會該如何說話。」

「這件事我們還沒跟凌天他們說,也不知道他們同不同意……」夏禾看向顏若柔。

「你就放心好了,凌天大人巴不得我們相愛呢,他最喜歡與眾不同的感覺,我以我的咪咪發誓,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成為被萬人騎的肉便器。」

「我才不要你成為萬人騎的肉便器,你只能是我的肉便器!」

兩個絕色美女對視片刻,然後又熱情地親吻起來。

25分鐘後。

與劇組團隊分開的林辰,背著挎包,提車大號行李箱,從E2出口方向走出,來到機場乘坐點後就撥打了夏禾的手機。

林辰:「喂,老婆,我在E2出口這邊的車站,你在哪了?」

夏禾:「老公,你就在那裡等著,別亂走,我們馬上就到了。」

林辰:「好,我就站在這裡等。」

2分鐘後。

一支豪華車隊駛入停車區,引來了許多來往乘客與工作人員的關注。

邁巴赫S680正好停在了林辰的身邊。

林辰見有一輛豪車在自己身邊停下,立即讓開了一個距離,這也算是一種禮貌,以免影響到別人上下車。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視下,一條在肉色絲襪包裹下,筆直修長而圓潤的美腿,踏著性感的白色高跟鞋落地,隨後就是身穿精緻裙裝,容貌與身材無可挑剔的女神,從邁巴赫的後排走下車來。

這一幕,驚艷了整個停車區,許多年輕人還紛紛拿起了手機準備拍照,以為這是某個知名的女星。

夏禾在林辰幾乎傻掉的表情下,送上一個令人大腦暈眩的擁吻。

如果前一秒林辰心中還有些怨氣的話,那麼這一秒,他心中只有莫大的驕傲與虛榮。

男人娶到一個女神老婆,最大的收益在哪裡?

不是親朋同事的羨慕與祝福,不是兩兩相望時的賞心悅目,不是臥室中的極樂歡愛……

而是……如眼前的這一刻,當所有人的目光,緊盯在女神身上時,當所有人對人群中的你視而不見時,女神卻當眾對你來了一個投懷送吻,然後喊上一聲「老公」!

「老公!」

「老婆!」

這時,同樣令人驚艷的顏若柔下車,對著秀恩愛的小兩口喊了一聲:「好了好了,你們趕緊上車吧,都快成動物園裡的大熊貓了。」

秦軒下車,幫林辰把行禮放入後備箱,夏禾、顏若柔、林辰坐進後排後,秦軒就關好車門,駕車離開了停車區。

「剛剛那兩個是女明星嗎?」

「不知道,反正是真的漂亮!尤其是絲襪大長腿配高跟鞋……簡直性感到爆裂!」

「那男的看著也不像是個有錢人啊,怎麼就能娶到這麼驚艷的女人!」

「有錢沒錢又不會寫在臉上,沒看到那是一支豪華車隊嗎,除了奔馳、路虎、邁巴赫,後面還有法拉利和賓利,他要是沒錢,能有這麼大的陣容來接機?」

「那倒也是,有些大家族子弟也是其貌不揚,從外形上的確是看不出來什麼。」

「行了,別羨慕了,這樣的場面,都是別人的風景。我們就老老實實在這邊出差辦公,晚上再去酒吧約個姑娘,這人生也就算不錯了,千萬別去攀比,不然根本活不下去。」

「對對對,知足常樂。」

四個來東海市出差辦事的白領,一邊聊一邊等車,心中很是羨慕剛剛那個相貌普通的男人,也在幻想自己能與對方調換個身份,享受享受女神投懷送抱的美妙感覺。

邁巴赫S680車內。

開車的是秦軒,副駕駛位是杜雲笙,後排左邊是顏若柔,右邊是夏禾,中間是林辰。

說實話,林辰現在心中非常緊張,他對坐在副駕駛位的霸氣男人,本能地就有些畏懼,雖然已經知道了這是夏禾的小叔,可他的身體還是保持著緊繃的狀態,後背都不敢靠實在座椅上。

「林辰,知道小叔今天為什麼要來接機嗎?」杜雲笙頭也不回地問道。

「不…知道。」

林辰有些緊張地搖頭。

結婚的時候,夏家一方來的男丁裡面,並沒有太過威嚴的人物,兩家人在社會級別上相差不多,所以林辰從未真正感覺到來自夏家長輩的壓迫感。

可是現在,林辰終於體會到了什麼是長輩的威嚴。

「呵~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杜雲笙忽然冷笑一聲。

「小叔,你別這樣……」

杜雲笙打斷道:「夏禾,這件事你先不用開口,讓小叔給你做主。」

夏禾看了一眼額頭見汗的林辰,然後又看了一眼顏若柔,隨即就保持了沉默。

隨著車廂內的短暫沉默,林辰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林辰,如果你是個男人,心裡有事就直接說出來。小叔今天過來,不是為了刁難你,而是要幫你和夏禾解決問題。小叔不喜歡彎彎繞,你想好了再開口。不過我們只有1小時的路程,我希望到家之前,你們夫妻間所有的矛盾,都能在這個車廂里解決掉。」

杜雲笙掏出一根煙,叼在嘴裡,摸出火機後猶豫了片刻,然後落下車窗,將香菸和火機甩手丟了出去。

那動作之瀟灑,別說是女人看著著迷,就連男人也會有所觸動。

夏雨馨有懷孕計劃,杜雲笙打算從這一刻起,把菸酒全部戒掉。

林辰沉默了好半天,然後一咬牙,說道:「我承認,我有過出軌的行為,而且在這2個月里,也一直和一個女人有親密的行為……」

「啊!?」

顏若柔和夏禾同時瞪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情況?

夏禾還沒認罪呢,怎麼林辰就先自首了?

杜雲笙也是微微皺眉,他只是想炸一下林辰,看看這個傢伙心理還有沒有什麼事情,結果還真被他給炸出來了。

「外面有女人了,關係到了哪一步?是兩情相悅……還是包養?有沒有考慮過離婚?」杜雲笙不冷不熱地問道。

「絕對沒有考慮過離婚,就是偶然發生的事情,我當時沒控制住,返程之前,我已經跟對方提出過斷絕關係了。」

林辰立即解釋起來。

他此刻不敢去看夏禾的眼睛,雖然夏禾也出軌了,可他還是很怕夏禾對自己失望與傷心。

「那你們兩個現在扯平了,夏禾也出軌了。」杜雲笙直接開誠布公地挑明道,「夏禾把事情始末大概和我說了一下。小叔今天過來,其實是打算讓你和夏禾和平離婚的……」

「小叔,就算夏禾出軌,我也不會跟她離婚的。」林辰目光中全是焦躁之色。

「別怪小叔偏袒自己的家人,說幾句不公平的話。說實話,我倒是希望你能主動提出離婚申請,然後我好讓夏禾嫁給一位貴人,讓夏禾去過豪門太太的生活。林辰,只要你今天和夏禾離婚,明天夏禾就能成為豪門太太,你信還是不信?」

「我信,我一點都不懷疑。其實我一直都知道,夏禾嫁給我,是委屈了自己,我在很多方面的確是……配不上夏禾……」

「嗯,你這話說得還有些自知之明。」

「小叔再說一句難聽的話。夏禾出軌,有她自己的問題,但更大的原因,是在於你沒有能力守住她。知道什麼叫做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嗎?」

「我知道。其實……在2個月前,我就知道夏禾出事了,而且我有很大的責任,甚至主要就是我的責任,所以即便夏禾之後有出軌的行為,我也不怪夏禾,一點都不怪。」

「老公……嗚嗚嗚……」

夏禾忽然哭了起來。

這不是女人偽裝的眼淚,而是真情流露。

她知道,林辰這一刻說的都是真心話,也知道林辰到現在為止,依然是真心愛著自己的。

「老婆……你不要哭。我已經想過了,只要你不主動跟我離婚,就算你外面有了情人,我也能接受,只要你還愛著我,那我就會一直愛你,不離不棄。」林辰抱住了夏禾,眼中也落下淚來。

「親愛的……你已經知道了,我和林辰發生過一次關係。我現在想說的是,林辰雖然出軌了,但他的確很在意你,並不是那種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的男人。男人嘛,無非就是生理上的好色而已,你看有小三的男人,只要老婆不跟他們鬧,其實很少主動離婚的。」顏若柔說道。

「若柔,就算你之前不跟我坦白,我也知道你和林辰有事,我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你有什麼事也瞞不住我。」夏禾看向林辰,「老公,你當時為什麼不向我坦白這件事?」

「我……我怕你生氣。」林辰解釋道,「我們才結婚不到半年,我哪裡敢和你說這些事,而且我知道你當時情緒很不穩定,所以就更不敢說了。」

「老公,在這2個月里,在我們身上都發生了很多事。尤其是我,我這2個月的變化,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也覺得自己很過分,很對不起你。其實我很想你罵我一頓,打我幾個巴掌,然後把離婚書丟在我的臉上……這樣或許能讓我覺得好受一些。」

「不,不……老婆……你千萬別有負罪感!求你了……你不要這樣想,如果你因為內疚而離開我,我覺得我會想不開自殺的!我求你了,別這樣……求你了……」

林辰抱著夏禾,緊緊地抱著,撕心裂肺地痛哭起來。

夏禾也同樣淚流滿面,她沒想過今天的談話……會是這樣的氣氛,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一旁,顏若柔也跟著落淚了,雖然她看不起林辰,可林辰這樣的表現,還是讓身為女人的她有所觸動。

等夏禾和林辰情緒穩定一些後,一直保持沉默的杜雲笙才再次開口道:「既然話已經說開了,那麼不如把矛盾點一次解決掉。」

「小叔,夏禾和林辰還有什麼矛盾點呀?」顏若柔不解地問道。

「當然有。」杜雲笙說道,「夏禾的情況我們大概都知道了,但是林辰其實還不清楚,所以還有很多潛在問題,如果談話到這裡就結束了,那麼用不了太長時間,這段婚姻還是會出問題。」

「那小叔你說說還有什麼問題。」顏若柔帶著節奏。

「林辰,你知道夏禾現在身價多少嗎?」杜雲笙問道。

「身價?不知道?」林辰搖頭。

「好,那我告訴你。夏禾現在的身價……至少20個億以上,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只是……這怎麼可能!!」林辰震驚無比、不可置信地看向夏禾,「這是……真的嗎?」

「我現在持有一家投資公司34%的股份,公司有60億的資產。」夏禾說道。

「天啊……老婆……你是怎麼做到的?」林辰知道夏禾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撒謊,因為這種事情很容易查清楚,而且夏禾不可能在這方面欺騙他。

「林辰,這是一位貴人送給夏禾的榮華富貴。我說句難聽的,就算讓你奮鬥一輩子,你也未必能掙到1個億,你平心而論,小叔是看不起你,還是在說一句實在話?」

「小叔說的是實在話,我林辰自己有幾斤幾兩我自己知道,3千萬我或許還能搏一搏,1個億……我不敢奢望。」

「那你明白20個億意味著什麼嗎?」

杜雲笙自問自說:「意味著……足以買下一個女人的一生一世!你別跟我說……什麼愛情是無價的,金錢在愛情的面前一文不值。如果你敢這樣說,不用等車到家,我半路就把你給埋了。」

顏若柔這時插一句:「狗屁的愛情值錢,如果有哪個男人用20億來砸我,他愛不愛我根本就無所謂,我可以立即嫁給他,然後心甘情願地給他生一堆孩子。就算包養我…沒名分……也沒關係,孩子我給他生,給他養。」

林辰點頭道:「嗯,我明白20億的力量。不過我也相信,夏禾不會因為對方給了多少錢……就去改嫁給對方。」

顏若柔誇讚道:「這句話我愛聽,我家夏禾……的確不是可以直接用錢買到的女人。」

杜雲笙接著說道:「問題就在於,貴人並非想用錢買夏禾,而是因為喜歡夏禾才幫夏禾建立了公司,並且幫助夏禾成長,這不是送錢,而是讓夏禾逆天改命,這是送了一場造化,影響的不是女人的一生,而是未來的三代人。林辰,你能做到讓未來三代人大富大貴嗎?」

「我……可以努力,讓夏禾的生活越來越好,但我知道,我做不到逆天改命,大富大貴,其實連我自己都沒想過……」林辰低著頭說道。

「林辰,小叔這麼和你說吧。」杜雲笙看著後視鏡道,「要不是夏禾對你有情有義,你現在已經死了。」

「啊!?」林辰一驚。

「呵,小叔不是嚇唬你,被我活埋在地下的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了,所以你別覺得小叔危言聳聽。」杜雲笙平淡道,「你今天能活著回來,是因為夏禾在貴人那邊表明了態度,一心要保你平安,不然你以為能拿出60億給夏禾開公司的貴人,讓你人間蒸發……是很難的事情嗎?」

「林辰,小叔沒有嚇你,這件事我知道,雖然你是無妄之災,可如果沒有夏禾保你,你真的就回不來了。」顏若柔就事論事地說道。

「對不起……老公,是我連累你了。」夏禾眼中全是內疚之色。

「沒有,這是我的問題。」林辰搖了搖頭,自嘲一笑,「我這就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有得必有失,我僥倖娶了個女神老婆,可我又沒有護住女神老婆的實力,這是我自己無能,怪不了誰。」

「看來你還是很清醒的。」杜雲笙點頭道,「貴人想娶夏禾,但夏禾說什麼都不同意跟你小子離婚,這就是最大的矛盾點。夏禾對你有情有義,但貴人對你可沒有好感,短時間內還好說,一旦時間長了,貴人失去了耐心,你覺得你會是什麼下場?」

「我的確不是一個很有血腥的男人,甚至有些膽小怕事,但為了夏禾,我真的可以不怕死!」

林辰沉默片刻,繼續說道:「我不怕你們覺得我噁心,我在這2個月里,給一個女人當了狗奴,連男人的尊嚴都不要了,甚至險些就徹底迷失了自我,險些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了我最愛的女人是誰。但當我坐上飛機…開始向著家中返程,當我看到夏禾迎面而來,當我感受到夏禾的溫柔與愛意時,我知道……我必須殺死……已經腐爛的自己,我必須重新活過來。」

杜雲笙看著後視鏡:「說下去。」

林辰繼續說道:「我林辰活到今天,沒做過什麼有血腥的事情,但今天……我在這裡對天發誓,我會為夏禾做一件有血腥的事情……」

杜雲笙道:「說說看。」

「我要向那位貴人……宣戰!!我能接受夏禾被他打動或被他照顧著,但我不能接受……在夏禾還愛著我的情況下,讓我將夏禾拱手相讓。我再說的赤裸一點,我能接受夏禾有一個真心對她好的情人,但我絕對不可能主動與夏禾離婚……將夏禾送給他。除非我死,否則沒有商量的餘地。」

林辰看向夏禾,繼續道:「如果我死了,請在我的墓誌銘上寫一句話……為妻而終,無怨無悔!」

「老公……」夏禾猛地抱住了林辰,嚎啕大哭。

如果凌天能看到這一刻的林辰,他一定會勾起嘴角,然後會說上一句:「這樣還算是個男人。」

當然,這一刻林辰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也已經被車內的隱形攝像頭錄製了下來,而這段影像,也會被碧落、黃泉遠程傳給凌天。

這並非是凌天安排的任務,而是碧落和黃泉自作主張,覺得有必要將這件事情彙報給少主。

顏若柔看著目光無懼的林辰,覺得自己之前倒是有些低估了這個男人,雖然日後也未必能有什麼大成就,可就對夏禾的執著而言,他的確算是合格的,只是這種執著是否能持久下去,就要由時間來證明了。

「既然你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小叔就沒理由再幫著貴人打壓你。」杜雲笙正色道,「我只希望,你能牢牢記住今天說過的這些話。而如果你真的做到了,小叔答應你,假如你真的出事了,小叔會親自在墓碑上為你刻下八個字……為妻而終,無怨無悔!並替你照顧好你的家人。」

「好,一言為定!」

林辰握緊了拳頭。

男人這一輩子,可以老老實實,安分守己,低頭讓步。

但,男人當有逆鱗不可觸,當敢一怒為紅顏,否則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他能接受夏禾有其他的情人,因為他的確給不了夏禾富貴與榮華,甚至給不了夏禾真正的高潮,他希望夏禾能擁有更富貴與性福的生活,因為夏禾有這樣的資本,也有這樣的資格,理所應當有更燦爛與美好的人生,所以……他可以讓一步!

但他不能接受自己拱手讓妻,這是他此生最大的逆鱗所在,只要夏禾不主動離開自己,那麼他就絕不讓步,即便因此而死,他也會覺得死的痛快,至少他沒有跪著生。

「老公,只要你還愛我,我是不會跟你離婚的。」夏禾眼睛都有些哭腫了。

「老婆,我這輩子或許真的沒有什麼大本事,但我發誓,快樂與幸福,可以在你的身上並存,而不用做出選擇與取捨。」林辰用力抱緊夏禾,這是他此生的摯愛,他要讓她成為這世界上最快樂與幸福的女人。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