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夏禾 (42) 作者:haozing

.

【少妇夏禾】

作者:haozing2020-5-11发表于S8

第四十二章 至死不渝

一架由日本飞往东海市的波音737,在万米高空中平稳飞行,再过半个小时,这架飞机就能抵达东海国际机场。

机舱内,靠坐在座椅上的林辰,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而随着飞机高度的下降,他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紧张起来。

“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应该是精神压力过大,外加疲劳过度导致的,回家后休息几天就好了。”王璐小声地安慰。

“嗯。”

林辰情绪不高地点了点头。

就在一周前,林辰的身体忽然出现了阳痿早泄的情况,虽然还能勉强勃起,但勃起力度很差,就算插入王璐的阴道里,抽插个1、2分钟就会软下来,而且再想勃起也会非常困难。

王璐倒是没有因为这个嘲笑或嫌弃林辰,反而每晚都会好好安慰一番,并且用后庭刺激让林辰获得更爽的前列腺高潮,虽然阴茎勃起有问题,但依然可以体验到高潮的快感。

由于暂时丧失了男性的雄风,这让林辰倍感焦虑,也让他对自己这2个月与王璐之间的疯狂进行了反思。

他觉得自己的阳痿与过度的性刺激有关,而且在彻底冷静下来后,他也觉得自己在这2个月里有些迷失了自我,太过沉沦在性欲当中,丢失了原本的人格。

所以就在昨晚,他与王璐进行了一次长谈,内容是对自己的反省,也表达了想要与王璐断绝来往的想法。

不过在一番长谈之后,王璐给到凌辰的理解与关怀,还是让林辰难以下定一刀两断的决心。

林辰透过飞机窗口,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地面,心中也渐渐浮现出妻子夏禾的音容笑貌。

虽然夏禾出了轨,可林辰现在已经想通了,这件事并不能完全怪夏禾,如果他当时能制止电影院的侵犯者,或许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想来想去,林辰觉得错不在夏禾,而是在于他这个丈夫的无能。

唯一值得林辰庆幸的事情,就是剧本被剧组公司顺利验收,不仅给了承诺的稿费,而且还与他进行了后续签约,如此一来,林辰在事业上就更近了一步。

而林辰并不知道,除了他的剧本创作能力的确得到了剧组的肯定外,最重要的却是这家影视公司的大老板发了话,点名让林辰成为了签约编剧,负责为公司长期创作影视剧本。

当然,影视公司的大老板背后还有一个声音,而这个声音的源头就是凌天。

凌天虽然对林辰的表现比较失望,但也勉勉强强算是通过了考核,虽然2年阳痿算是惩罚,但签约编剧也算是奖励,而放长远来看,林辰的收益远远大于损失。

林辰已经给勒索者‘小野’进行了转账,对方还非常专业地给了一份承诺书,虽然上面的签名是网名,可至少给了明确的态度。

只是林辰并不知道,负责用‘小野’这个微信与他聊天的人,其实是韩笑笑,而从林辰手上勒索的这100万,已经被凌天当做奖金,承诺给了韩笑笑和邹思淼。

林辰损失的是100万以及夏禾的出轨,但得到的却是影视公司的长期合作,以及一个身价过亿、焕然一新的夏禾。

……

通往东海国际机场的公路上,一个阵容豪华的车队,正在向着机场方向稳速行驶。

3台奔驰S450开路,中间1台迈巴赫S680跟随,后面4台路虎揽胜押尾,更后方一些是法拉利812与宾利欧陆在跟随。

迈巴赫S680由秦轩驾驶,杜云笙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上,左右分别是颜若柔与夏禾。

此时,杜云笙仰著头,靠坐在真皮座椅上,虽然中间的位置是最不舒服的位置,可此时杜云笙却是舒服的快要飞升了。

颜若柔和夏禾一左一右,犹如两个调皮的小女孩,将小叔杜云笙的阴茎当做棒棒糖,不断用舌头和嘴巴舔吸,嘴里还会发出品尝美味的诱人口水声。

两个灵巧的舌头,在赤色大龟头上相互打转,时而从根部向上滑动,时而左右快速扫动,时而又会相互交织与纠缠,犹如两只活泼的鱼儿在戏水与玩闹。

“这辈子能有两个这么漂亮的侄女儿……可真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气啊!13年的铁房子还真没白住……”杜云笙抚摸著夏禾和颜若柔的秀发,人生混到这个地步,的确是死而无憾了。

“小叔你的表情好淫邪,是不是要爽上天了啊?”颜若柔一边舔著大阴茎,一边打趣问道。

“嗯……小叔正在飞升中……”杜云笙有些飘飘欲仙地说道。

“若柔,你轻点吸……小叔的精液……是要留给夏大美女怀孕用的,你可别给弄出来了……”

“没关系了……男人的精液是可再生资源……只要吃得好……睡得好……每天都能有几管的。小叔,你是想射我嘴里……还是想射我的逼里呀?”

“若柔……你真是骚死了……”

“那射嘴里吧,你今晚不是要来干妈家里住吗……晚上小叔再好好操你。”

“嗯……唔……嗯…哼……嗯……嗯……唔……”

在颜若柔的一阵猛烈吞吸下,杜云笙已经忍耐了一路的精液,猛然爆发而出,全部喷在了颜若柔的嘴巴里。

“咕咚~”

颜若柔将精液吞入腹内,随即就与夏禾亲吻起来,将剩余的精液进行传递。

“小叔多嘴问一句,我怎么觉得……你两……好像是恋人关系呢?”杜云笙有些狐疑地问道。

“对呀,我和夏禾已经确定关系了,目前正在谈恋爱,我是攻,夏禾是受,小叔要不要祝福我们几句?”颜若柔很是认真地说道。

“那小叔祝福你们……百合花开…青春永驻……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此生不离不弃……生死不分离!”

“小叔真好!亲一个……”颜若柔给了杜云笙一个香吻。

“小叔,你说我和若柔这样……能行吗?”夏禾有些担心地问道。

“只要你们家凌大少不反对,谁又敢说一句不行?”杜云笙霸气地说道,“如果是一般的小鱼小虾敢说三道四,你们就告诉小叔,我保证能让他们学会该如何说话。”

“这件事我们还没跟凌天他们说,也不知道他们同不同意……”夏禾看向颜若柔。

“你就放心好了,凌天大人巴不得我们相爱呢,他最喜欢与众不同的感觉,我以我的咪咪发誓,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成为被万人骑的肉便器。”

“我才不要你成为万人骑的肉便器,你只能是我的肉便器!”

两个绝色美女对视片刻,然后又热情地亲吻起来。

25分钟后。

与剧组团队分开的林辰,背着挎包,提车大号行李箱,从E2出口方向走出,来到机场乘坐点后就拨打了夏禾的手机。

林辰:“喂,老婆,我在E2出口这边的车站,你在哪了?”

夏禾:“老公,你就在那里等著,别乱走,我们马上就到了。”

林辰:“好,我就站在这里等。”

2分钟后。

一支豪华车队驶入停车区,引来了许多来往乘客与工作人员的关注。

迈巴赫S680正好停在了林辰的身边。

林辰见有一辆豪车在自己身边停下,立即让开了一个距离,这也算是一种礼貌,以免影响到别人上下车。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一条在肉色丝袜包裹下,笔直修长而圆润的美腿,踏着性感的白色高跟鞋落地,随后就是身穿精致裙装,容貌与身材无可挑剔的女神,从迈巴赫的后排走下车来。

这一幕,惊艳了整个停车区,许多年轻人还纷纷拿起了手机准备拍照,以为这是某个知名的女星。

夏禾在林辰几乎傻掉的表情下,送上一个令人大脑晕眩的拥吻。

如果前一秒林辰心中还有些怨气的话,那么这一秒,他心中只有莫大的骄傲与虚荣。

男人娶到一个女神老婆,最大的收益在哪里?

不是亲朋同事的羡慕与祝福,不是两两相望时的赏心悦目,不是卧室中的极乐欢爱……

而是……如眼前的这一刻,当所有人的目光,紧盯在女神身上时,当所有人对人群中的你视而不见时,女神却当众对你来了一个投怀送吻,然后喊上一声“老公”!

“老公!”

“老婆!”

这时,同样令人惊艳的颜若柔下车,对着秀恩爱的小两口喊了一声:“好了好了,你们赶紧上车吧,都快成动物园里的大熊猫了。”

秦轩下车,帮林辰把行礼放入后备箱,夏禾、颜若柔、林辰坐进后排后,秦轩就关好车门,驾车离开了停车区。

“刚刚那两个是女明星吗?”

“不知道,反正是真的漂亮!尤其是丝袜大长腿配高跟鞋……简直性感到爆裂!”

“那男的看着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啊,怎么就能娶到这么惊艳的女人!”

“有钱没钱又不会写在脸上,没看到那是一支豪华车队吗,除了奔驰、路虎、迈巴赫,后面还有法拉利和宾利,他要是没钱,能有这么大的阵容来接机?”

“那倒也是,有些大家族子弟也是其貌不扬,从外形上的确是看不出来什么。”

“行了,别羡慕了,这样的场面,都是别人的风景。我们就老老实实在这边出差办公,晚上再去酒吧约个姑娘,这人生也就算不错了,千万别去攀比,不然根本活不下去。”

“对对对,知足常乐。”

四个来东海市出差办事的白领,一边聊一边等车,心中很是羡慕刚刚那个相貌普通的男人,也在幻想自己能与对方调换个身份,享受享受女神投怀送抱的美妙感觉。

迈巴赫S680车内。

开车的是秦轩,副驾驶位是杜云笙,后排左边是颜若柔,右边是夏禾,中间是林辰。

说实话,林辰现在心中非常紧张,他对坐在副驾驶位的霸气男人,本能地就有些畏惧,虽然已经知道了这是夏禾的小叔,可他的身体还是保持着紧绷的状态,后背都不敢靠实在座椅上。

“林辰,知道小叔今天为什么要来接机吗?”杜云笙头也不回地问道。

“不…知道。”

林辰有些紧张地摇头。

结婚的时候,夏家一方来的男丁里面,并没有太过威严的人物,两家人在社会级别上相差不多,所以林辰从未真正感觉到来自夏家长辈的压迫感。

可是现在,林辰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长辈的威严。

“呵~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杜云笙忽然冷笑一声。

“小叔,你别这样……”

杜云笙打断道:“夏禾,这件事你先不用开口,让小叔给你做主。”

夏禾看了一眼额头见汗的林辰,然后又看了一眼颜若柔,随即就保持了沉默。

随着车厢内的短暂沉默,林辰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林辰,如果你是个男人,心里有事就直接说出来。小叔今天过来,不是为了刁难你,而是要帮你和夏禾解决问题。小叔不喜欢弯弯绕,你想好了再开口。不过我们只有1小时的路程,我希望到家之前,你们夫妻间所有的矛盾,都能在这个车厢里解决掉。”

杜云笙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摸出火机后犹豫了片刻,然后落下车窗,将香烟和火机甩手丢了出去。

那动作之潇洒,别说是女人看着着迷,就连男人也会有所触动。

夏雨馨有怀孕计划,杜云笙打算从这一刻起,把烟酒全部戒掉。

林辰沉默了好半天,然后一咬牙,说道:“我承认,我有过出轨的行为,而且在这2个月里,也一直和一个女人有亲密的行为……”

“啊!?”

颜若柔和夏禾同时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情况?

夏禾还没认罪呢,怎么林辰就先自首了?

杜云笙也是微微皱眉,他只是想炸一下林辰,看看这个家伙心理还有没有什么事情,结果还真被他给炸出来了。

“外面有女人了,关系到了哪一步?是两情相悦……还是包养?有没有考虑过离婚?”杜云笙不冷不热地问道。

“绝对没有考虑过离婚,就是偶然发生的事情,我当时没控制住,返程之前,我已经跟对方提出过断绝关系了。”

林辰立即解释起来。

他此刻不敢去看夏禾的眼睛,虽然夏禾也出轨了,可他还是很怕夏禾对自己失望与伤心。

“那你们两个现在扯平了,夏禾也出轨了。”杜云笙直接开诚布公地挑明道,“夏禾把事情始末大概和我说了一下。小叔今天过来,其实是打算让你和夏禾和平离婚的……”

“小叔,就算夏禾出轨,我也不会跟她离婚的。”林辰目光中全是焦躁之色。

“别怪小叔偏袒自己的家人,说几句不公平的话。说实话,我倒是希望你能主动提出离婚申请,然后我好让夏禾嫁给一位贵人,让夏禾去过豪门太太的生活。林辰,只要你今天和夏禾离婚,明天夏禾就能成为豪门太太,你信还是不信?”

“我信,我一点都不怀疑。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夏禾嫁给我,是委屈了自己,我在很多方面的确是……配不上夏禾……”

“嗯,你这话说得还有些自知之明。”

“小叔再说一句难听的话。夏禾出轨,有她自己的问题,但更大的原因,是在于你没有能力守住她。知道什么叫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

“我知道。其实……在2个月前,我就知道夏禾出事了,而且我有很大的责任,甚至主要就是我的责任,所以即便夏禾之后有出轨的行为,我也不怪夏禾,一点都不怪。”

“老公……呜呜呜……”

夏禾忽然哭了起来。

这不是女人伪装的眼泪,而是真情流露。

她知道,林辰这一刻说的都是真心话,也知道林辰到现在为止,依然是真心爱着自己的。

“老婆……你不要哭。我已经想过了,只要你不主动跟我离婚,就算你外面有了情人,我也能接受,只要你还爱着我,那我就会一直爱你,不离不弃。”林辰抱住了夏禾,眼中也落下泪来。

“亲爱的……你已经知道了,我和林辰发生过一次关系。我现在想说的是,林辰虽然出轨了,但他的确很在意你,并不是那种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的男人。男人嘛,无非就是生理上的好色而已,你看有小三的男人,只要老婆不跟他们闹,其实很少主动离婚的。”颜若柔说道。

“若柔,就算你之前不跟我坦白,我也知道你和林辰有事,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你有什么事也瞒不住我。”夏禾看向林辰,“老公,你当时为什么不向我坦白这件事?”

“我……我怕你生气。”林辰解释道,“我们才结婚不到半年,我哪里敢和你说这些事,而且我知道你当时情绪很不稳定,所以就更不敢说了。”

“老公,在这2个月里,在我们身上都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我,我这2个月的变化,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也觉得自己很过分,很对不起你。其实我很想你骂我一顿,打我几个巴掌,然后把离婚书丢在我的脸上……这样或许能让我觉得好受一些。”

“不,不……老婆……你千万别有负罪感!求你了……你不要这样想,如果你因为内疚而离开我,我觉得我会想不开自杀的!我求你了,别这样……求你了……”

林辰抱着夏禾,紧紧地抱着,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

夏禾也同样泪流满面,她没想过今天的谈话……会是这样的气氛,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一旁,颜若柔也跟着落泪了,虽然她看不起林辰,可林辰这样的表现,还是让身为女人的她有所触动。

等夏禾和林辰情绪稳定一些后,一直保持沉默的杜云笙才再次开口道:“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那么不如把矛盾点一次解决掉。”

“小叔,夏禾和林辰还有什么矛盾点呀?”颜若柔不解地问道。

“当然有。”杜云笙说道,“夏禾的情况我们大概都知道了,但是林辰其实还不清楚,所以还有很多潜在问题,如果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那么用不了太长时间,这段婚姻还是会出问题。”

“那小叔你说说还有什么问题。”颜若柔带着节奏。

“林辰,你知道夏禾现在身价多少吗?”杜云笙问道。

“身价?不知道?”林辰摇头。

“好,那我告诉你。夏禾现在的身价……至少20个亿以上,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只是……这怎么可能!!”林辰震惊无比、不可置信地看向夏禾,“这是……真的吗?”

“我现在持有一家投资公司34%的股份,公司有60亿的资产。”夏禾说道。

“天啊……老婆……你是怎么做到的?”林辰知道夏禾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因为这种事情很容易查清楚,而且夏禾不可能在这方面欺骗他。

“林辰,这是一位贵人送给夏禾的荣华富贵。我说句难听的,就算让你奋斗一辈子,你也未必能挣到1个亿,你平心而论,小叔是看不起你,还是在说一句实在话?”

“小叔说的是实在话,我林辰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知道,3千万我或许还能搏一搏,1个亿……我不敢奢望。”

“那你明白20个亿意味着什么吗?”

杜云笙自问自说:“意味着……足以买下一个女人的一生一世!你别跟我说……什么爱情是无价的,金钱在爱情的面前一文不值。如果你敢这样说,不用等车到家,我半路就把你给埋了。”

颜若柔这时插一句:“狗屁的爱情值钱,如果有哪个男人用20亿来砸我,他爱不爱我根本就无所谓,我可以立即嫁给他,然后心甘情愿地给他生一堆孩子。就算包养我…没名分……也没关系,孩子我给他生,给他养。”

林辰点头道:“嗯,我明白20亿的力量。不过我也相信,夏禾不会因为对方给了多少钱……就去改嫁给对方。”

颜若柔夸赞道:“这句话我爱听,我家夏禾……的确不是可以直接用钱买到的女人。”

杜云笙接着说道:“问题就在于,贵人并非想用钱买夏禾,而是因为喜欢夏禾才帮夏禾建立了公司,并且帮助夏禾成长,这不是送钱,而是让夏禾逆天改命,这是送了一场造化,影响的不是女人的一生,而是未来的三代人。林辰,你能做到让未来三代人大富大贵吗?”

“我……可以努力,让夏禾的生活越来越好,但我知道,我做不到逆天改命,大富大贵,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想过……”林辰低着头说道。

“林辰,小叔这么和你说吧。”杜云笙看着后视镜道,“要不是夏禾对你有情有义,你现在已经死了。”

“啊!?”林辰一惊。

“呵,小叔不是吓唬你,被我活埋在地下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所以你别觉得小叔危言耸听。”杜云笙平淡道,“你今天能活着回来,是因为夏禾在贵人那边表明了态度,一心要保你平安,不然你以为能拿出60亿给夏禾开公司的贵人,让你人间蒸发……是很难的事情吗?”

“林辰,小叔没有吓你,这件事我知道,虽然你是无妄之灾,可如果没有夏禾保你,你真的就回不来了。”颜若柔就事论事地说道。

“对不起……老公,是我连累你了。”夏禾眼中全是内疚之色。

“没有,这是我的问题。”林辰摇了摇头,自嘲一笑,“我这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得必有失,我侥幸娶了个女神老婆,可我又没有护住女神老婆的实力,这是我自己无能,怪不了谁。”

“看来你还是很清醒的。”杜云笙点头道,“贵人想娶夏禾,但夏禾说什么都不同意跟你小子离婚,这就是最大的矛盾点。夏禾对你有情有义,但贵人对你可没有好感,短时间内还好说,一旦时间长了,贵人失去了耐心,你觉得你会是什么下场?”

“我的确不是一个很有血腥的男人,甚至有些胆小怕事,但为了夏禾,我真的可以不怕死!”

林辰沉默片刻,继续说道:“我不怕你们觉得我恶心,我在这2个月里,给一个女人当了狗奴,连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了,甚至险些就彻底迷失了自我,险些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我最爱的女人是谁。但当我坐上飞机…开始向着家中返程,当我看到夏禾迎面而来,当我感受到夏禾的温柔与爱意时,我知道……我必须杀死……已经腐烂的自己,我必须重新活过来。”

杜云笙看着后视镜:“说下去。”

林辰继续说道:“我林辰活到今天,没做过什么有血腥的事情,但今天……我在这里对天发誓,我会为夏禾做一件有血腥的事情……”

杜云笙道:“说说看。”

“我要向那位贵人……宣战!!我能接受夏禾被他打动或被他照顾著,但我不能接受……在夏禾还爱着我的情况下,让我将夏禾拱手相让。我再说的赤裸一点,我能接受夏禾有一个真心对她好的情人,但我绝对不可能主动与夏禾离婚……将夏禾送给他。除非我死,否则没有商量的余地。”

林辰看向夏禾,继续道:“如果我死了,请在我的墓志铭上写一句话……为妻而终,无怨无悔!”

“老公……”夏禾猛地抱住了林辰,嚎啕大哭。

如果凌天能看到这一刻的林辰,他一定会勾起嘴角,然后会说上一句:“这样还算是个男人。”

当然,这一刻林辰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已经被车内的隐形摄像头录制了下来,而这段影像,也会被碧落、黄泉远程传给凌天。

这并非是凌天安排的任务,而是碧落和黄泉自作主张,觉得有必要将这件事情汇报给少主。

颜若柔看着目光无惧的林辰,觉得自己之前倒是有些低估了这个男人,虽然日后也未必能有什么大成就,可就对夏禾的执著而言,他的确算是合格的,只是这种执著是否能持久下去,就要由时间来证明了。

“既然你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小叔就没理由再帮着贵人打压你。”杜云笙正色道,“我只希望,你能牢牢记住今天说过的这些话。而如果你真的做到了,小叔答应你,假如你真的出事了,小叔会亲自在墓碑上为你刻下八个字……为妻而终,无怨无悔!并替你照顾好你的家人。”

“好,一言为定!”

林辰握紧了拳头。

男人这一辈子,可以老老实实,安分守己,低头让步。

但,男人当有逆鳞不可触,当敢一怒为红颜,否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能接受夏禾有其他的情人,因为他的确给不了夏禾富贵与荣华,甚至给不了夏禾真正的高潮,他希望夏禾能拥有更富贵与性福的生活,因为夏禾有这样的资本,也有这样的资格,理所应当有更灿烂与美好的人生,所以……他可以让一步!

但他不能接受自己拱手让妻,这是他此生最大的逆鳞所在,只要夏禾不主动离开自己,那么他就绝不让步,即便因此而死,他也会觉得死的痛快,至少他没有跪着生。

“老公,只要你还爱我,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夏禾眼睛都有些哭肿了。

“老婆,我这辈子或许真的没有什么大本事,但我发誓,快乐与幸福,可以在你的身上并存,而不用做出选择与取舍。”林辰用力抱紧夏禾,这是他此生的挚爱,他要让她成为这世界上最快乐与幸福的女人。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