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夏禾 (50) 作者:haozing

.

【少妇夏禾】

作者:haozing2021-3-2发表于S8

第五十章:引火烧身

夏禾在楚凡家里一直呆到了晚上7点多才离开,晚餐由楚凡亲自下厨,虽然只是四道家常菜,但很符合夏禾的口味,反正她本身也不挑食。

等夏禾离开半小时后,收拾好碗筷的楚凡,还是忍不住给自己的发小去了个电话,将自己今天的艳遇说了一遍,结果他的发小根本就不信,觉得也就是普通约炮,太过夸大其词了。

挂断电话后,楚凡叹了一口气,别说自己发小不信,其实就连他这个当事人都有些恍恍惚惚的,觉得下午发生的这一切犹如做梦一般。

是啊……他就一个普通白领,有什么资格艳遇到一个真正的女神呢?

“就当这是一场美梦吧……”

楚凡心中很清楚,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或许真的是心血来潮才会来见他一面,这是一次偶然的相见,但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相见。

就在楚凡有些情绪低落时,微信上忽然出现了一条信息:[坏哥哥记得想我哦,我们下周见。]!

看着这条信息,楚凡的心情豁然开朗,楚凡回复信息:[小骚货,下次记得穿上丝袜。]!

夏禾:[我怕我穿上丝袜,哥哥会秒射哦!]!

楚凡:[路上注意安全,要是遇上色狼,就给我发个实时定位,我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救你。]!

夏禾:[好的,坏哥哥。]!

夏禾坐在宾利的副驾驶位,回味着一下午的激情与疯狂,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淫荡了,竟然开始背着老公见网友,也不知道这种事情要是被林辰知道了,会不会让他彻底失望。

虽然两人已经把一些事情说开了,但林辰知道的其实只是冰山一角,夏禾也没敢将自己所有的事情说出,毕竟没有几个男人真的希望自己老婆是一个荡妇。

夏禾有的时候也很矛盾,她既希望自己能回到过去,做一个贤妻良母般的女人,可又根本放不下如今的美好生活,可她也是知道,两者不可并存,而她现在也偏重于后者。

“妹妹,你说姐姐现在这样疯玩,是不是有些对不起凌天?”夏禾问道。

“少主好像并不在意这些事情。只要姐姐在大是大非上真心对待少主,这些生活细节对少主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姐姐不用忧虑。”黄泉就事论事地说道。

“我就是被凌天给宠坏了,他也不约束我,让我太自由自在了。”夏禾叹道。

这时,夏禾的手机忽然响了,是颜若柔的来电。

颜若柔:“亲爱的,在哪呢?”

夏禾:“回家的路上。”

颜若柔:“你推荐的游戏项目,赵总他们已经开会讨论过了,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互联网项目,预计有10倍到20倍的投资回报率,打算周一约见项目负责人楚凡进行洽谈,你这边有什么指示?”

夏禾:“按正常流程走即可,你帮我全权处理后面的对接,今天我用了何雨洁这个化名,楚凡不知道是我。”

颜若柔:“好,那我就满足你的恶趣味。对了,你直接来天汇一品吧,这边已经可以入住了,我现在去接林辰过来,会帮你把衣物带过来。”

夏禾:“这么快?”

颜若柔:“我们又不需要搬家,天汇这边换上一套生活用品就能入住了。”

夏禾:“好吧,那我直接过去。”

电话挂断。

“有件事我要跟姐姐说。”黄泉开口道。

“嗯,是什么事情?”夏禾好奇问道。

“姐姐与林辰现在的情况,已经被我和碧落汇报给了少主,并且得到了少主的指示。”黄泉说道。

“啊……那凌天的态度是?”夏禾有些紧张起来。

“少主授权,让我帮林辰治愈现在的病情,但需要由姐姐决定什么时候治愈。”

“如果有特效药,那妹妹尽快帮林辰治愈吧,我欠他的已经很多了,不想再看到他受苦。”

“那我今晚会给他打一针,72小时内就能让身体恢复。”

“好。”

听到林辰的隐疾可以被治愈,而且还是凌天授权的,这让夏禾心中很是感激。

林辰的无妄之灾,完全是夏禾引起的,这让夏禾心中很是愧疚,她已经在性生活上背叛了自己的老公,就不想在其它方面也对不起老公。

“妹妹,先去一趟公司,我去换一套衣服,然后我们一起回天汇一品。”

“好。”

交通高峰期,宾利在公路上行驶了1个多小时,在晚上8:20分左右,才抵达了公司楼下的停车场。

由于是周五,大部分公司的员工都早早下班,天元资本也同样如此,员工在1小时前就已经全部下班了。

夏禾用密码打开电子门,与黄泉一起走进了只亮着安全灯的公司。

“姐姐,你办公室里有人,但不属于危险目标。”黄泉的对危险的感知远超夏禾,在第一时间发现办公室里有异常。

“啊?”

夏禾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要不是黄泉警告,她完全想不到,有密码锁的总裁办公室里面竟然有闯入者。

“里面是什么人呀?”夏禾有些紧张地问道。

“应该是公司的男员工,他现在正念著姐姐的名字,听声音好像是在手淫。”黄泉很是平静地分析道。

“这样的话……那姐姐先一个人进去看看,妹妹你在暗中保护我一下。”夏禾忽然有了恶作剧的心思。

“嗯,姐姐不用担心,他伤不到你。”黄泉自信道。

当夏禾靠近休息室时,她终于听到了一个微弱的男子声音。

“啊……夏总……我爱你……你是我的女神……啊……我知道……我曾杰夫这辈子……都不可能与你有肌肤之亲……但我真的爱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嗯……哼……”

夏禾贴著休息室房门听了一会儿,就知道里面是公司的一个网络技术方面的员工。

曾杰夫,今年30岁,是颜若柔招入公司的高级技术员,负责公司的网络安全,技术能力很强,完全有能力成为技术总监,但他属于不爱说话的类型,所以不适合做管理方面的工作。

夏禾轻轻推开房门,从门缝中偷窥起来。

此时,容貌气质与林辰属于一个类型的曾杰夫,正拿着夏禾的一双肉色丝袜,放在自己的阴茎上快速套弄著,嘴里还不断说着对夏禾爱慕的情话。

就在曾杰夫快要射精时,夏禾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坏笑,而后就直接推门而入。

“啊,夏总!”

曾杰夫听到开门声,吓得一哆嗦,在转身看向夏禾的同时,精液也从马眼处喷发而出,全部射在了夏禾的肉色丝袜上。

“你在干什么?”夏禾严厉喝问。

“我,我,我……”曾杰夫哑口无言。

“你在用我的丝袜打飞机?”夏禾走到曾杰夫身前,从他手上捏起沾满了精液的肉色丝袜,“你这属于入室盗窃,侵犯个人隐私,而且闯入的还是我的办公室,涉嫌窃取商业机密,我要报警……”

“夏总……我……我只是一时糊涂,求你……别报警!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曾杰夫猛然跪下,抱住了夏禾的小腿,恳求起来。

“不行,我要报警……”夏禾说着,就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别……夏总……你别报警……我求你了……”

曾杰夫起身,与夏禾争抢起手机。

在这个过程中,夏禾摔在了床上,而曾杰夫为了抢手机,也压在了夏禾的身上。

“啊,你要对我做什么!?”夏禾有些紧张地问道。

“夏总……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曾杰夫紧紧按著夏禾的双臂,骑跨在夏禾的身上,他刚刚只是情急之下,才将夏禾推倒在睡床上,可看着露出娇弱媚态的夏禾,他刚刚射过精的阴茎竟然又迅速勃起了。

原始本能犹如野火般,瞬间灼烧掉曾杰夫的理智,他的目光从惶恐不安变成了炽热与狂暴,兽欲如火山般从内心深处喷发而出。

“不要……啊……唔……唔唔唔……”

夏禾其实只是想逗弄一下曾杰夫,可没想到竟然真的把曾杰夫给点着了。

曾杰夫压住夏禾,开始狂吻起来,犹如一头觉醒的雄狮。

他平时是一个文质彬彬、十分低调的男人,可此时此刻,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变得狂野而霸道。

此刻,夏禾只要喊一句黄泉,就能立即让这场侵犯停止下来,可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享受这种被下属强奸的感觉。

曾杰夫用左手按住夏禾的两只手腕,右手则从小腹向上探入,很快就将衣服与胸罩掀开,一把握住了弹性十足的雪白乳房。

夏禾扭动着身体,可却根本挣脱不了男人的控制。

而她越是做出反抗的动作,此刻发狂的曾杰夫就越是兴奋。

曾杰夫压着夏禾,一口含住了娇滴滴的粉色乳头,开始贪婪地舔弄吸吮起来。

“啊……哼……不要……快停下来……你这是强奸……”

“夏总…我真的喜欢你……就算强奸…坐牢……也值得了……”

曾杰夫狂性大发,开始脱夏禾身上的衣服,夏禾虽然挣扎反抗,可她的力道哪里能比得了兽欲燃烧的男人,没过多久身上的衣物全部被扒了下来。

“啊……住手……不要……啊……”

“总裁的身体……比我幻想的还美!”

曾杰夫用力分开夏禾的双腿,一口吻了上去,随即头部左右摇动,几乎是在疯狂地舔弄,恨不得将夏禾的嫩穴全部吸道嘴里。

“啊……哼啊……啊……不要这样……求求你……啊……啊……”

夏禾带着哭腔柔软地哀求起来。

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来自女性的自保本能,而越是如此无力,她的身体反而越是兴奋。

曾杰夫充耳不闻,一直埋头舔著夏禾的美穴,直到一股淫水泄出,他才心满意足地跪起身来,然后就将勃起的鸡巴对准了阴道口摩擦起来。

“啊……你不能这样……我有老公……求求你…不要进来……我不报警了……快停下…只要你现在停下……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晚了……我现在就要操一次夏总……然后就去自首坐牢,你千万不要大叫,不然我怕我失控了……会伤害你……”

“别…啊……”

夏禾还想劝说,可一个火热的东西,已经猛然插入了她的阴道。

这样的一刻,曾杰夫已经幻想过上百次,此时他终于实现了心愿,虽然代价可能是几十年的牢狱之灾,但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是来不及了。

“嗯、嗯、嗯、哼……”

曾杰夫将夏禾的手腕按在身体两侧,阴茎在湿润而紧密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操干着他心中梦寐以求的夏总裁。

“啊……啊……不要……啊……啊……”夏禾左右摇著头。

“知道吗……全公司的男人都尊敬你……但也同样……爱慕你……都想这样操你,这一次……就当是对我入狱前的奖励吧……嗯、嗯、嗯……”

曾杰夫腰部前后挺动,将阴茎一次次深入夏禾的阴道深处,要不是他刚刚才射过一次,那么阴茎在前所未有的肉壁包裹感下,绝对要精关失守。

“哦、啊……啊……啊……”

夏禾被操的呻吟起来,虽然曾杰夫谈不上任何技巧可言,可在这种真正的强奸下,让她体验到了与过往截然不同的异样快感,甚至还有些爱上了这种感觉。

随着曾杰夫阴茎的进进出出,夏禾的反抗力度越来越低,十来分钟后就彻底变成了流泪呻吟的诱人模样。

曾杰夫放开了夏禾的双手,开始揉捏起雪白圆润的乳房,那如羊脂白玉般的光滑皮肤,简直让曾杰夫如痴如醉。

“啊……哼……啊、啊啊……啊……”

在曾杰夫的抽插下,夏禾的阴道壁忽然收紧,随后就有大量的蜜汁泄出。

“嘶……”

被阴道里涌出来的淫水一烫,曾杰夫也是连连倒吸凉气,才压制住了射精的冲动。

他将夏禾翻了个身,让夏禾保持一个趴姿,而后从后面骑着夏禾的大腿,将阴茎插进了阴道,接着就大力操干起来。

“夏总……你真的好美……”

曾杰夫从后面按著夏禾的小臂,欣赏著夏禾如羊脂玉般的背脊,变得更硬的阴茎疯狂地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夏禾的阴道壁被摩擦得越来越有快感,变得又酥又麻,快感在节节攀升。

“啊……要射了……”曾杰夫猛然按住了夏禾的屁股,阴茎急促地抽插起来。

“不要……射…在里面……啊……”夏禾本能地喊了一声,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打过避孕针,生怕意外怀孕。

“呃……”

曾杰夫的龟头顶到最深处,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拔出湿漉漉的阴茎,曾杰夫将龟头在夏禾的精美玉足上摩擦起来,将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全部弄到了夏禾的精致脚丫上。

做完这些,曾杰夫就穿好衣服,沉默片刻后说道:“夏总,这件事我曾杰夫敢作敢当,你报警抓我吧。”

夏禾沉默了片刻,说了一句:“把纸巾拿过来。”

“啊?”

曾杰夫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立即将抽拉纸巾递给了夏禾。

夏禾清理了一番,这才问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是。”曾杰夫慌忙地点头道,“我知道,我没资格追求您,所以…我才……”

“喜欢我就要强奸我是吗?”夏禾冷声问道。

“我实在忍不住……”曾杰夫低头。

“真是的,还把精液射在了里面,这要是被我老公发现了……我可怎么办?”夏禾埋怨道。

“对不起……”曾杰夫此时大气都不敢出。

“我可以不报警,但你做了这样的坏事,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夏禾问道。

“我愿意接受罚款与开除,或是夏总提出的一切处罚条件。真的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曾杰夫此刻也是无地自容。

“把你开除了,我岂不是被强奸了还要再损失一个优秀的技术人才?”夏禾问道,“我记得你不是结婚了吗,怎么还对我做这样的事情?”

“我老婆跟我不务正业的弟弟好上了,已经有半年时间了,我跟老婆平时很少做爱,而我又暗恋您……所以……”

“哦,那你为什么没跟她离婚?”

“她说他还爱我,不想跟我离婚,而小我5岁的弟弟一直都很依赖我,除了这件事以外,我们兄弟的感情其实一直都挺好的,他也跟我承认错误了。不过我知道,只要我一不在家里,我老婆就会跟弟弟在家里做爱,等我想要的时候,她的兴趣就不大了,这导致我的性生活很糟糕。”

“所以你就拿我当性幻想对象是吧?”

“夏总,我真的……喜欢您!自从见到您开始,我就一直都想着您的音容笑貌……”

这时,夏禾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林辰:“老婆,我们都在天汇一品了,你几点回来啊?”

夏禾:“老公,我在公司处理一份文件,稍微晚一点。”

林辰:“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夏禾:“好的。”

电话挂断。

夏禾看着曾杰夫,命令道:“帮我把房间整理好,然后赶紧回家,周一上班不许迟到,以后必须有更好的工作表现,别再让我失望一次。”

闻言,曾杰夫都激动地哭了起来:“我曾杰夫发誓,从今往后,我当竭尽所能地为您做事,如果您有需要,我这条命都可以给您。”

夏禾点头:“还有,这件事要保密,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

曾杰夫承诺道:“如果我曾杰夫说出去半个字,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夏禾嘴角勾起,就这样光着身体,去了浴室冲洗。

等夏禾返回休息室的时候,曾杰夫已经将休息室整理完毕,询问夏禾没有别的交代后,就先一步离开了公司。

“妹妹,你刚刚怎么不制止他呀?”夏禾看向从阴影里现身的黄泉。

“姐姐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姐姐也没有向我求救。”黄泉说道。

“过来……抱抱……”夏禾将黄泉抱入怀中,感受着黄泉比一般人低很多的体温。

“姐姐,你做爱的时候很迷人。”

“是吗?”

从黄泉口中说出来的赞美,让夏禾心中非常开心。

夏禾忽然吻住了黄泉的红唇,黄泉先是一愣,然后就有些娇羞地回应了起来。

几分钟后,夏禾换好了衣服,随后就与黄泉一起离开了公司。

……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