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少婦夏禾 (50) 作者:haozing

.

【少婦夏禾】

作者:haozing2021-3-2發表於S8

第五十章:引火燒身

夏禾在楚凡家裡一直呆到了晚上7點多才離開,晚餐由楚凡親自下廚,雖然只是四道家常菜,但很符合夏禾的口味,反正她本身也不挑食。

等夏禾離開半小時後,收拾好碗筷的楚凡,還是忍不住給自己的髮小去了個電話,將自己今天的艷遇說了一遍,結果他的髮小根本就不信,覺得也就是普通約炮,太過誇大其詞了。

掛斷電話後,楚凡嘆了一口氣,別說自己發小不信,其實就連他這個當事人都有些恍恍惚惚的,覺得下午發生的這一切猶如做夢一般。

是啊……他就一個普通白領,有什麼資格艷遇到一個真正的女神呢?

「就當這是一場美夢吧……」

楚凡心中很清楚,這個風華絕代的女人,或許真的是心血來潮才會來見他一面,這是一次偶然的相見,但也可能是最後一次的相見。

就在楚凡有些情緒低落時,微信上忽然出現了一條信息:[壞哥哥記得想我哦,我們下周見。]!

看著這條信息,楚凡的心情豁然開朗,楚凡回覆信息:[小騷貨,下次記得穿上絲襪。]!

夏禾:[我怕我穿上絲襪,哥哥會秒射哦!]!

楚凡:[路上注意安全,要是遇上色狼,就給我發個實時定位,我會在第一時間趕過去救你。]!

夏禾:[好的,壞哥哥。]!

夏禾坐在賓利的副駕駛位,回味著一下午的激情與瘋狂,覺得自己真是越來越淫蕩了,竟然開始背著老公見網友,也不知道這種事情要是被林辰知道了,會不會讓他徹底失望。

雖然兩人已經把一些事情說開了,但林辰知道的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夏禾也沒敢將自己所有的事情說出,畢竟沒有幾個男人真的希望自己老婆是一個蕩婦。

夏禾有的時候也很矛盾,她既希望自己能回到過去,做一個賢妻良母般的女人,可又根本放不下如今的美好生活,可她也是知道,兩者不可並存,而她現在也偏重於後者。

「妹妹,你說姐姐現在這樣瘋玩,是不是有些對不起凌天?」夏禾問道。

「少主好像並不在意這些事情。只要姐姐在大是大非上真心對待少主,這些生活細節對少主幾乎沒有什麼影響,姐姐不用憂慮。」黃泉就事論事地說道。

「我就是被凌天給寵壞了,他也不約束我,讓我太自由自在了。」夏禾嘆道。

這時,夏禾的手機忽然響了,是顏若柔的來電。

顏若柔:「親愛的,在哪呢?」

夏禾:「回家的路上。」

顏若柔:「你推薦的遊戲項目,趙總他們已經開會討論過了,是一個很有潛力的網際網路項目,預計有10倍到20倍的投資回報率,打算周一約見項目負責人楚凡進行洽談,你這邊有什麼指示?」

夏禾:「按正常流程走即可,你幫我全權處理後面的對接,今天我用了何雨潔這個化名,楚凡不知道是我。」

顏若柔:「好,那我就滿足你的惡趣味。對了,你直接來天匯一品吧,這邊已經可以入住了,我現在去接林辰過來,會幫你把衣物帶過來。」

夏禾:「這麼快?」

顏若柔:「我們又不需要搬家,天匯這邊換上一套生活用品就能入住了。」

夏禾:「好吧,那我直接過去。」

電話掛斷。

「有件事我要跟姐姐說。」黃泉開口道。

「嗯,是什麼事情?」夏禾好奇問道。

「姐姐與林辰現在的情況,已經被我和碧落彙報給了少主,並且得到了少主的指示。」黃泉說道。

「啊……那凌天的態度是?」夏禾有些緊張起來。

「少主授權,讓我幫林辰治癒現在的病情,但需要由姐姐決定什麼時候治癒。」

「如果有特效藥,那妹妹儘快幫林辰治癒吧,我欠他的已經很多了,不想再看到他受苦。」

「那我今晚會給他打一針,72小時內就能讓身體恢復。」

「好。」

聽到林辰的隱疾可以被治癒,而且還是凌天授權的,這讓夏禾心中很是感激。

林辰的無妄之災,完全是夏禾引起的,這讓夏禾心中很是愧疚,她已經在性生活上背叛了自己的老公,就不想在其它方面也對不起老公。

「妹妹,先去一趟公司,我去換一套衣服,然後我們一起回天匯一品。」

「好。」

交通高峰期,賓利在公路上行駛了1個多小時,在晚上8:20分左右,才抵達了公司樓下的停車場。

由於是周五,大部分公司的員工都早早下班,天元資本也同樣如此,員工在1小時前就已經全部下班了。

夏禾用密碼打開電子門,與黃泉一起走進了只亮著安全燈的公司。

「姐姐,你辦公室里有人,但不屬於危險目標。」黃泉的對危險的感知遠超夏禾,在第一時間發現辦公室里有異常。

「啊?」

夏禾已經走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門前,要不是黃泉警告,她完全想不到,有密碼鎖的總裁辦公室裡面竟然有闖入者。

「裡面是什麼人呀?」夏禾有些緊張地問道。

「應該是公司的男員工,他現在正念著姐姐的名字,聽聲音好像是在手淫。」黃泉很是平靜地分析道。

「這樣的話……那姐姐先一個人進去看看,妹妹你在暗中保護我一下。」夏禾忽然有了惡作劇的心思。

「嗯,姐姐不用擔心,他傷不到你。」黃泉自信道。

當夏禾靠近休息室時,她終於聽到了一個微弱的男子聲音。

「啊……夏總……我愛你……你是我的女神……啊……我知道……我曾傑夫這輩子……都不可能與你有肌膚之親……但我真的愛你……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嗯……哼……」

夏禾貼著休息室房門聽了一會兒,就知道裡面是公司的一個網絡技術方面的員工。

曾傑夫,今年30歲,是顏若柔招入公司的高級技術員,負責公司的網絡安全,技術能力很強,完全有能力成為技術總監,但他屬於不愛說話的類型,所以不適合做管理方面的工作。

夏禾輕輕推開房門,從門縫中偷窺起來。

此時,容貌氣質與林辰屬於一個類型的曾傑夫,正拿著夏禾的一雙肉色絲襪,放在自己的陰莖上快速套弄著,嘴裡還不斷說著對夏禾愛慕的情話。

就在曾傑夫快要射精時,夏禾嘴角忽然勾起一抹壞笑,而後就直接推門而入。

「啊,夏總!」

曾傑夫聽到開門聲,嚇得一哆嗦,在轉身看向夏禾的同時,精液也從馬眼處噴發而出,全部射在了夏禾的肉色絲襪上。

「你在幹什麼?」夏禾嚴厲喝問。

「我,我,我……」曾傑夫啞口無言。

「你在用我的絲襪打飛機?」夏禾走到曾傑夫身前,從他手上捏起沾滿了精液的肉色絲襪,「你這屬於入室盜竊,侵犯個人隱私,而且闖入的還是我的辦公室,涉嫌竊取商業機密,我要報警……」

「夏總……我……我只是一時糊塗,求你……別報警!你讓我做什麼都行……」曾傑夫猛然跪下,抱住了夏禾的小腿,懇求起來。

「不行,我要報警……」夏禾說著,就拿起手機,開始撥號。

「別……夏總……你別報警……我求你了……」

曾傑夫起身,與夏禾爭搶起手機。

在這個過程中,夏禾摔在了床上,而曾傑夫為了搶手機,也壓在了夏禾的身上。

「啊,你要對我做什麼!?」夏禾有些緊張地問道。

「夏總……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曾傑夫緊緊按著夏禾的雙臂,騎跨在夏禾的身上,他剛剛只是情急之下,才將夏禾推倒在睡床上,可看著露出嬌弱媚態的夏禾,他剛剛射過精的陰莖竟然又迅速勃起了。

原始本能猶如野火般,瞬間灼燒掉曾傑夫的理智,他的目光從惶恐不安變成了熾熱與狂暴,獸慾如火山般從內心深處噴發而出。

「不要……啊……唔……唔唔唔……」

夏禾其實只是想逗弄一下曾傑夫,可沒想到竟然真的把曾傑夫給點著了。

曾傑夫壓住夏禾,開始狂吻起來,猶如一頭覺醒的雄獅。

他平時是一個文質彬彬、十分低調的男人,可此時此刻,完全就像是換了一個人,變得狂野而霸道。

此刻,夏禾只要喊一句黃泉,就能立即讓這場侵犯停止下來,可不知為何……她竟然有些享受這種被下屬強姦的感覺。

曾傑夫用左手按住夏禾的兩隻手腕,右手則從小腹向上探入,很快就將衣服與胸罩掀開,一把握住了彈性十足的雪白乳房。

夏禾扭動著身體,可卻根本掙脫不了男人的控制。

而她越是做出反抗的動作,此刻發狂的曾傑夫就越是興奮。

曾傑夫壓著夏禾,一口含住了嬌滴滴的粉色乳頭,開始貪婪地舔弄吸吮起來。

「啊……哼……不要……快停下來……你這是強姦……」

「夏總…我真的喜歡你……就算強姦…坐牢……也值得了……」

曾傑夫狂性大發,開始脫夏禾身上的衣服,夏禾雖然掙扎反抗,可她的力道哪裡能比得了獸慾燃燒的男人,沒過多久身上的衣物全部被扒了下來。

「啊……住手……不要……啊……」

「總裁的身體……比我幻想的還美!」

曾傑夫用力分開夏禾的雙腿,一口吻了上去,隨即頭部左右搖動,幾乎是在瘋狂地舔弄,恨不得將夏禾的嫩穴全部吸道嘴裡。

「啊……哼啊……啊……不要這樣……求求你……啊……啊……」

夏禾帶著哭腔柔軟地哀求起來。

這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來自女性的自保本能,而越是如此無力,她的身體反而越是興奮。

曾傑夫充耳不聞,一直埋頭舔著夏禾的美穴,直到一股淫水泄出,他才心滿意足地跪起身來,然後就將勃起的雞巴對準了陰道口摩擦起來。

「啊……你不能這樣……我有老公……求求你…不要進來……我不報警了……快停下…只要你現在停下……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晚了……我現在就要操一次夏總……然後就去自首坐牢,你千萬不要大叫,不然我怕我失控了……會傷害你……」

「別…啊……」

夏禾還想勸說,可一個火熱的東西,已經猛然插入了她的陰道。

這樣的一刻,曾傑夫已經幻想過上百次,此時他終於實現了心愿,雖然代價可能是幾十年的牢獄之災,但既然已經到了這一步,後悔也是來不及了。

「嗯、嗯、嗯、哼……」

曾傑夫將夏禾的手腕按在身體兩側,陰莖在濕潤而緊密的陰道里進進出出,操幹著他心中夢寐以求的夏總裁。

「啊……啊……不要……啊……啊……」夏禾左右搖著頭。

「知道嗎……全公司的男人都尊敬你……但也同樣……愛慕你……都想這樣操你,這一次……就當是對我入獄前的獎勵吧……嗯、嗯、嗯……」

曾傑夫腰部前後挺動,將陰莖一次次深入夏禾的陰道深處,要不是他剛剛才射過一次,那麼陰莖在前所未有的肉壁包裹感下,絕對要精關失守。

「哦、啊……啊……啊……」

夏禾被操的呻吟起來,雖然曾傑夫談不上任何技巧可言,可在這種真正的強姦下,讓她體驗到了與過往截然不同的異樣快感,甚至還有些愛上了這種感覺。

隨著曾傑夫陰莖的進進出出,夏禾的反抗力度越來越低,十來分鐘後就徹底變成了流淚呻吟的誘人模樣。

曾傑夫放開了夏禾的雙手,開始揉捏起雪白圓潤的乳房,那如羊脂白玉般的光滑皮膚,簡直讓曾傑夫如痴如醉。

「啊……哼……啊、啊啊……啊……」

在曾傑夫的抽插下,夏禾的陰道壁忽然收緊,隨後就有大量的蜜汁泄出。

「嘶……」

被陰道里湧出來的淫水一燙,曾傑夫也是連連倒吸涼氣,才壓制住了射精的衝動。

他將夏禾翻了個身,讓夏禾保持一個趴姿,而後從後面騎著夏禾的大腿,將陰莖插進了陰道,接著就大力操幹起來。

「夏總……你真的好美……」

曾傑夫從後面按著夏禾的小臂,欣賞著夏禾如羊脂玉般的背脊,變得更硬的陰莖瘋狂地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夏禾的陰道壁被摩擦得越來越有快感,變得又酥又麻,快感在節節攀升。

「啊……要射了……」曾傑夫猛然按住了夏禾的屁股,陰莖急促地抽插起來。

「不要……射…在裡面……啊……」夏禾本能地喊了一聲,甚至都忘記了自己打過避孕針,生怕意外懷孕。

「呃……」

曾傑夫的龜頭頂到最深處,將滾燙的精液全部射了進去。

拔出濕漉漉的陰莖,曾傑夫將龜頭在夏禾的精美玉足上摩擦起來,將上面的精液和淫水全部弄到了夏禾的精緻腳丫上。

做完這些,曾傑夫就穿好衣服,沉默片刻後說道:「夏總,這件事我曾傑夫敢作敢當,你報警抓我吧。」

夏禾沉默了片刻,說了一句:「把紙巾拿過來。」

「啊?」

曾傑夫先是楞了一下,然後立即將抽拉紙巾遞給了夏禾。

夏禾清理了一番,這才問道:「你真的喜歡我嗎?」

「是。」曾傑夫慌忙地點頭道,「我知道,我沒資格追求您,所以…我才……」

「喜歡我就要強姦我是嗎?」夏禾冷聲問道。

「我實在忍不住……」曾傑夫低頭。

「真是的,還把精液射在了裡面,這要是被我老公發現了……我可怎麼辦?」夏禾埋怨道。

「對不起……」曾傑夫此時大氣都不敢出。

「我可以不報警,但你做了這樣的壞事,你說我該怎麼處理你?」夏禾問道。

「我願意接受罰款與開除,或是夏總提出的一切處罰條件。真的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了……」曾傑夫此刻也是無地自容。

「把你開除了,我豈不是被強姦了還要再損失一個優秀的技術人才?」夏禾問道,「我記得你不是結婚了嗎,怎麼還對我做這樣的事情?」

「我老婆跟我不務正業的弟弟好上了,已經有半年時間了,我跟老婆平時很少做愛,而我又暗戀您……所以……」

「哦,那你為什麼沒跟她離婚?」

「她說他還愛我,不想跟我離婚,而小我5歲的弟弟一直都很依賴我,除了這件事以外,我們兄弟的感情其實一直都挺好的,他也跟我承認錯誤了。不過我知道,只要我一不在家裡,我老婆就會跟弟弟在家裡做愛,等我想要的時候,她的興趣就不大了,這導致我的性生活很糟糕。」

「所以你就拿我當性幻想對象是吧?」

「夏總,我真的……喜歡您!自從見到您開始,我就一直都想著您的音容笑貌……」

這時,夏禾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林辰:「老婆,我們都在天匯一品了,你幾點回來啊?」

夏禾:「老公,我在公司處理一份文件,稍微晚一點。」

林辰:「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夏禾:「好的。」

電話掛斷。

夏禾看著曾傑夫,命令道:「幫我把房間整理好,然後趕緊回家,周一上班不許遲到,以後必須有更好的工作表現,別再讓我失望一次。」

聞言,曾傑夫都激動地哭了起來:「我曾傑夫發誓,從今往後,我當竭盡所能地為您做事,如果您有需要,我這條命都可以給您。」

夏禾點頭:「還有,這件事要保密,不能有第二個人知道。」

曾傑夫承諾道:「如果我曾傑夫說出去半個字,就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夏禾嘴角勾起,就這樣光著身體,去了浴室沖洗。

等夏禾返回休息室的時候,曾傑夫已經將休息室整理完畢,詢問夏禾沒有別的交代後,就先一步離開了公司。

「妹妹,你剛剛怎麼不制止他呀?」夏禾看向從陰影里現身的黃泉。

「姐姐沒有生命危險,而且姐姐也沒有向我求救。」黃泉說道。

「過來……抱抱……」夏禾將黃泉抱入懷中,感受著黃泉比一般人低很多的體溫。

「姐姐,你做愛的時候很迷人。」

「是嗎?」

從黃泉口中說出來的讚美,讓夏禾心中非常開心。

夏禾忽然吻住了黃泉的紅唇,黃泉先是一愣,然後就有些嬌羞地回應了起來。

幾分鐘後,夏禾換好了衣服,隨後就與黃泉一起離開了公司。

……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