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少婦夏禾 (31) 作者:haozing

.

【少婦夏禾】

作者:haozing2020-5-4發表於S8

第三十一章:雙性姐妹

當夏禾和顏若柔近距離看到了雙胞胎姐妹後,眼中頓時就泛起了驚艷之色!

這對雙胞胎姐妹極美,不僅容貌精緻,身材火辣,氣質更是妖艷中帶著靈動,別說是男人,就算是女人都很容易對她們一見鍾情。

「小姐!」

銀面人恭敬彎腰。

上官晴邪笑道:「看來她們已經快到極限了,那就開始新的表演吧……」

「遵命!」

隨著銀色面具人下令,八個身材健美的男寵立即分為2組,分別解開了夏禾和顏若柔身上的束縛,然後就將她們抱到了另一個區域的黑色軟墊上。

在黑色軟墊旁邊,有各式各樣的性玩具,另外還有兩個木桶,裡面全是食用級別的潤滑液。

八個男寵用手掌捧起濕粘的潤滑液,分別在夏禾和顏若柔的身體上塗抹起來。

夏禾和顏若柔經過電流脈衝的折磨後,身體早已經是癱軟無力,此刻除了大口喘氣與扭動身體外,只能任由這些肌肉男寵,用大手在她們的胴體上撫摸與揉按。

四個男寵圍跪在夏禾身邊,其中兩人用舌頭舔著她的耳朵,大手揉搓著她的一對豐乳和小腹,另外兩人則左右分開她的雙腿,一邊撫摸著修長性感的美腿,一邊舔著她的腳丫。

夏禾雖然心理上想要反抗,可在電擊刺擊後無比銘感的身體,卻是越來越燥熱難耐,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可不是經過專業特訓的女特工,哪裡能受得了這樣的愛撫與挑逗?

上官晴和上官靈坐在一張皮質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紅酒,欣賞著激情而變態的表演。

隨著八個男寵不斷的撫摸與愛撫,夏禾和顏若柔的意志力,也在一寸寸的崩潰。

兩個男寵含住了夏禾粉色的乳頭,時而用舌頭快速掃蕩,時而用舌頭按壓乳頭,時而用舌頭在乳頭上畫著各種圖案,同時配合著嘴唇的吮吸。

另外兩個男寵跪趴在夏禾雙腿內側,分別舔著夏禾的大腿根部,同時用大手搓揉著雙腿間的嫩穴。

「嗯……嗯……哼、啊……啊……啊……」

夏禾不受控制地呻吟著。

她心中雖然還有反抗的意志,可身體卻已經屈服了,即便現在被這群男寵輪奸,她也根本無力去抵抗。

旁邊的顏若柔也同樣如此,被四個男寵愛撫的嬌喘不斷,燥熱難耐的身體,不斷在皮質軟墊上扭動著。

兩個男寵將夏禾的屁股向上抬起,然後壓向她的頭部方向,呈現一個後滾翻的背部著地姿勢,而屁股卻懸在空中,無比的羞恥。

另一個男寵跪在她的身下,舌頭透過皮質面罩的孔洞伸出,雙手扶著她的大腿根部,然後就一口吻吸在了粉嫩的陰唇上。

「吸溜…吸溜…吸溜…吸溜……」

這個男寵猶如幾天沒有喝過水一般,對著夏禾的嫩穴無比貪婪地舔吸起來,頭部更是不斷左右扭動,恨不得將每一滴液體都吞入口中。

另外兩個男寵親吻著夏禾的大腿和屁股,最後一個男寵則是一邊撫摸乳房,一邊親吻著夏禾的脖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哼、啊……啊……哦……啊……」

在四個男寵的愛撫與挑逗下,夏禾已經徹底失控了,不斷大聲地呻吟著,恨不得讓這四個男寵趕緊操干自己。

旁邊的顏若柔也同樣如此,意志力已經徹底崩潰了,現在她只想被操死,反正她已經做好了被殺的心理準備,既然都是一死,還不如在高潮中爽死。

兩個女人,既不是女英雄,也不是貞潔烈女,她們只是普普通通的女人,哪怕心中有女人該有的矜持,可現在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夏禾和顏若柔的肛門也沒有被放過,很快就被插入了一根手指,被男寵一下下地摳弄起來。

當兩女肛門被調教盛開後,就被插入了一個肛塞。

幾分鐘後,夏禾被四個男寵拉起,保持著一個雙腿內扣的站姿,一個男寵來到她的身後,將黝黑的大雞巴對著她雙腿間的縫隙插入,並不是進入陰道,而是在三角區緊貼著陰唇進行快速摩擦。

另外三個男寵一手扶著夏禾,同時用另一隻手撫摸著她的身體。

「啊……啊……嗯……啊……啊……」雖然沒有被陰莖插入,可夏禾依然被摩擦的快感連連。

這四個男寵,輪番對夏禾進行摩擦刺激,卻沒有人將陰莖插入她的陰道,這讓夏禾暗暗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體內的慾火也變得更加旺盛了起來。

等她雙腿發軟站立不住時,她又被控制著跪坐在一個男寵的身上,被男寵扶著腰部前後搖動,讓她用粉嫩的下體反覆摩擦男寵的大陰莖。

粉色的陰唇,壓著粗大的陰莖,在潤滑液的輔助下,進行著前後的摩擦。

隨著屁股的前後搖擺,陰唇與陰蒂也在與陰莖進行著交鋒,而她的乳房與乳頭,始終都被照顧著,不斷被大手進行揉捏與撥弄。

說實話,夏禾此時已經慾火焚身,真的很想讓身下的大雞巴插入自己的蜜穴,可既然對方沒有強行進入,她也不會主動去將陰莖送入自己的身體。

顏若柔的情況也同樣如此,被另外四個男寵弄得慾火焚身,可卻沒有被插入,甚至都沒有強迫她去口交。

這些男寵當然很想操干這兩個極品女人,只不過他們還沒有得到命令,除非是不想活命了,否則絕對不敢越軌。

「來吧,讓我們試試她們的滋味……」

「姐姐你可要溫柔一點哦,可別把人給玩壞了呀……」

上官晴與上官靈起身,邪笑著走到了夏禾和顏若柔的身邊。

「難怪他能看中你,這身體還真是誘人呢……」

上官晴捏住了夏禾的一隻乳頭,用力地揉捏起來,讓夏禾又痛又癢。

夏禾一直在猜測這對雙胞胎姐妹的身份,此時她已經有了基本的判斷,她們應該是與凌天有著某種關係,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前女友,而她們的綁架行為,顯然就是出於報復的目的。

「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抓你們嗎?」上官靈笑問。

「我……不知道……」顏若柔有些迷迷糊糊地搖頭,同時還在下意識前後扭動著腰肢,用自己的下體去摩擦身下的大雞巴。

「因為凌天……是我們命中注定的男人,你們敢跟我們姐妹搶男人,那就要承受我們的怒火……」

上官靈說著,就將顏若柔推倒在軟墊上,然後就將一根手指,插入到顏若柔濕潤的陰道里。

「嗯啊……」

顏若柔此時的身體無比銘感,被上官靈用手指一插,快感頓時就飆升了起來。

「既然你們用身體勾引了我們的男人,那我們姐妹也要試試你們的身體,看看操起來是不是真的那麼舒服……」

說著,姐妹二人就開始脫身上的緊身皮衣。

夏禾和顏若柔相互對視,心中同時生出一個「問號」來,這對美麗至極的雙胞胎姐妹,到底要做什麼呢?

如果這是與凌天有仇的兩個男人,夏禾和顏若柔自然會非常緊張,可對方是兩個女人……就算用手指把她們指奸了,可在心裡負擔上也會非常小,畢竟同為女人,算不得什麼玷污。

然而,令夏禾和顏若柔震撼無比的一幕……很快就出現了!

雙胞胎姐妹將身上的衣物緩緩脫掉。

先是將木瓜形的誘人乳房展現而出,隨即她們就脫掉了蕾絲內褲,然後……露出了兩根已經勃起的……大陰莖!

雙性姐妹的膚色潔白而細膩,身材非常的火辣,女性優美的肌肉線條與馬甲線清晰可見,雙腿筆直圓潤且富有力感,如果拋開男性生殖器不談,這就是兩個芳齡二十的絕色美女。

夏禾和顏若柔可以看到,在雙胞胎「姐妹」的肚臍下方,並沒有陰毛,而是一個神秘的蝴蝶紋身。

再往下,是勃起後……龜頭結構好似蘑菇狀,尺寸絕對有18公分的大陰莖。

而在陰莖的下方,看不見男性的睪丸,有的只是與女性完全相同的陰部,唯一的區別在於……陰莖替代了原本的陰蒂,或者說,是陰蒂長成了陰莖的樣子。

「啊!」

「天呀……」

夏禾和顏若柔一聲驚呼。

在正常人的想像中,雙性人的下體,應該是很怪異的,甚至應該是醜陋的,比如陰莖短如肉球,陰部會非常畸形,可夏禾與顏若柔看到的……卻是截然相反的景象!

雙胞胎姐妹的陰莖線條分明,結構優美,視覺上很有力感,夏禾和顏若柔僅僅只是看了片刻,就有種想要去舔吸的衝動。

而在她們陰莖根部的正下方,直接連接著漂亮的粉色陰戶,甚至比起正常女性的陰戶,還多了幾分神秘之感,即便身為女人看著,也很想去探索深處的秘密。

很美!

真的很美!

這對雙胞胎姐妹,簡直就是完美的……雌雄同體!

夏禾和顏若柔,一開始的目光無比驚奇,但驚奇的目光,很快就變成了對美的欣賞,絲毫沒有厭惡或不適的情緒。

上官晴與上官靈更加意外,以前她們上過的女人,雖然不敢對她們表現出什麼不良的情緒,可姐妹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到厭惡與噁心。

可此刻,雙胞胎姐妹在夏禾和顏若柔眼中,看到的只是一開始的驚奇與現在的欣賞,甚至還在她們眼中看到了興奮與迷戀。

「哼!」

上官晴冷哼一聲,她跪在夏禾的屁股下方,接著就將赤紅色的大龜頭,頂在了夏禾粉嫩的陰道口上。

上官靈也同樣如此,用手握著大龜頭,在顏若柔的陰道口上摩擦著。

「你們是女人對嗎?」夏禾忽然這樣問了一句。

「你們沒有喉結,肯定是女人!」顏若柔補了一句。

見夏禾和顏若柔如此篤定的態度,上官晴和上官靈的心中,竟然生出了幾分感動與被人認可的情緒。

「哼!是女人又如何?我們照樣可以強姦你們……照樣可以給凌天帶綠帽子……」上官晴一邊說著,一邊將大陰莖緩緩向著夏禾的陰道里插入。

「姐姐說的沒錯,即便我們是女人……也可以強姦你們……」上官靈也是腰部用力,將陰莖向著顏若柔的體內插入。

夏禾和顏若柔都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女人強姦,而且是真正的強姦!

只不過,她們竟然沒有任何屈辱感,反而覺得很新奇。

被雙胞胎姐妹強姦,兩人都沒有什麼心理負擔,而且這對雙性姐妹很精緻、很漂亮,讓她們從心底里就很是喜歡,並沒有任何排斥的感覺。

其實,夏禾和顏若柔在泰國旅遊的時候接觸過人妖。

在去泰國之前,她們也會覺得人妖是很噁心的,可當真正到了泰國,了解到當地的文化、並與人妖近距離接觸後,她們發現人妖其實並不噁心,而是一群既可憐又特殊的群體。

人妖是將自己當做女人看待的,有些人妖甚至會去做變性手術,將自己從生理上徹底變成女人。

但夏禾和顏若柔並不了解,雙性人和人妖完全是不同的存在。

在生理學上,區分男女的關鍵在於染色體。

男性為XY,女性為XX,而雙性人是XXY,這其實是人類個體中最完美的染色體。

有人說……男人與女人,生來就是殘缺的,只有尋找到另一半,才能成為完整的人。

這句話並非玩笑,而是生物學上的總結。

正如男人也是有子宮器官的,只是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慢慢退化成了痕跡器官,從而失去了作用。因此,大部分人會下意識認為……男人是沒有子宮的。

其實只要研究一下人體生物學,就能知道,男人的子宮,就是前列腺下多出來的那個小包,這就是男性沒有發育起來的痕跡子宮器官。

同樣,男人還有兩個乳頭,根據達爾文理論,在進化的過程中,雄性擔任過哺乳工作,而且乳房同樣發達,之在進化的過程中,逐漸被雌性替代,這才導致雄性乳房的退化。

而女人也同樣有痕跡器官陰莖,這就是陰蒂,兩者間有許多共同之處。

從人體器官組織的來源來看,女性的陰蒂與男性的陰莖是完全同源的,兩者間均有頭部和體部,陰蒂同樣是海綿體,可以充血勃起,也和陰莖一樣有豐富的神經末梢。

並且女人也有痕跡前列腺,只是這些本就雌雄同體的器官,在進化中漸漸被分化了,將雌雄徹底分為了兩種生命個體,這對繁殖成功率大有好處,屬於自然界的進化衍變。

人類在進化過程中,被自然界區分成了雌雄,從生物學角度而言,其實是一種殘缺。

但上官晴和上官靈生來就是完整的,她們保留了完整的器官組織,只不過她們的染色體與常人不同,她們的精液不會令普通女人懷孕,也無法通過男人來受精懷孕,除非她們姐妹之間相互受精,才有很小的幾率另對方懷孕。

雙性姐妹是被上天眷顧的寵兒,只是無法被世俗接受與認可而已。

「啊……嗯……」

「哦……」

當上官晴和上官靈的陰莖整根插入後,夏禾和顏若柔同時舒服的一聲呻吟。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總之被這對雙性姐妹進入身體後,夏禾和顏若柔都感覺到了莫名的興奮,是與男人做愛時無法獲得的異樣興奮感。

「我們是凌天的女人……你們不可以這樣……啊……嗯……嗯……」顏若柔開始掙紮起來,只是在她愉悅的目光中,卻沒有什麼掙扎的意味。

「快停下……嗯、啊……啊、啊……不要……嗯……」夏禾心領神會,明白了顏若柔的意思,這對姐妹要的就是強姦,那麼她們就滿足姐妹的變態心思好了。

「哼,我們操的就是凌天的女人……」

「沒錯,我們要操死你們兩個小騷貨……」

上官晴和上官靈大力抽插起來,她們雖然從不認為自己是男性,但能操跟自己一樣漂亮的女人,在心理上也有很強烈的快感。

實際上,雙胞胎姐妹更喜歡被男人操,因為由女性器官產生的快感,遠遠不是男性器官可以相比的。

這與她們的雙性人體質無關,而是女性能在性愛中獲得的快感,本就比男性多得多。

女性的快感是上天給的一種恩賜,在給予了她們生育痛苦的同時,也給予了性高潮的多樣化與持續性。

當然,男性也能持續性高潮,而且同樣強烈無比,不過需要對前列腺刺激才能做到。

「敢跟我們搶男人……操死你……操死你個……小騷貨」上官晴每一下都很用力,將陰莖深深插入,用龜頭撞擊著夏禾的子宮口。

「不要……啊……啊……啊……呃、啊……」夏禾搖著頭,舒服的不斷呻吟。

「求求你們……不要再操了……啊……你們強姦了我們……凌天肯定會不高興的……啊……」顏若柔斷斷續續地說道。

「我和姐姐……就是要讓他……不高興……」上官靈也大力抽插起來,用龜頭撞擊著顏若柔的子宮口,讓她一陣陣的身體顫抖。

操凌天的女人,讓姐妹也很是享受,她們的陰莖雖然功能正常,但很多時候卻不如男性那麼堅挺,畢竟從心理層面上,姐妹是將自己當做女人看待的,所以陰莖的興奮度並不高。

可操夏禾和顏若柔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這兩個女人不僅非常漂亮,而且還能讓姐妹獲得心理上的滿足感,這讓陰莖變得極其有硬度,而且越操越有快感。

「少主,需要助興嗎?」銀色面具人問道。

「嗯,來吧……」上官晴嘴角勾起。

隨著銀色面具男子的下令,八個待命的男寵立即加入了遊戲。

這八個男寵,都是被調教好的性奴,對上官姐妹百順百依,他們並不是日本人,而是存正的華國人,而銀面人則是兩位大小姐的貼身死侍。

上官姐妹一直都很討厭日本人,雖然家族在日本有生意,也經常與日本人打交道,但她們絕對不會跟日本人做愛,也不會讓日本人來糟蹋夏禾和顏若柔。

情敵歸情敵,報復歸報復,但原則和底線還是要有的。

八個男寵得到命令後,就立即加入了遊戲,其中四個男寵開始服侍上官姐妹,另外四個男寵則繼續愛撫起夏禾和顏若柔。

一個男寵跪立在上官晴的身後,一邊用舌頭舔著她的耳垂,一邊用雙手抓著她的乳房揉捏著,同時用大雞巴頂在上官晴的屁股上,跟著她的節奏一起運動著。

另一個男寵站在上官晴側前方,將大雞巴遞在她的面前,被上官晴一邊用右手抓著套弄,一邊用嘴巴吸吮著。

另外兩個男寵趴在夏禾兩側,一邊用手撫摸著她的身體,一邊用舌頭和嘴巴舔弄著她的乳房。

被男人愛撫著,被女人抽插著,讓喪失了抗拒力的夏禾覺得無比刺激,蜜穴內在上官晴的抽插下,不斷向外濺著淫水。

「小騷逼……舒不舒服?」

上官晴雖然在問夏禾,可自己卻是舒服的身體直顫抖。

夏禾的陰道太緊密了,包裹感與吞吸感簡直可以用美妙來形容,要不是上官晴懂得呼吸法,能夠對身體進行入微的控制,那麼此刻早就精關大開射精了。

「啊……啊……舒服……好舒服……啊……」夏禾已經被弄得意亂情迷了。

「哪裡……舒服……啊?」

「嗯……嗯……啊……下面舒服……啊……」

「嗯……騷貨……說出來……下面是哪裡……」

「是……嗯、啊……是小穴……小穴舒服……」

「我看是……騷逼……不然怎麼能……勾引到凌天……你個小騷逼……我操死你……操死你……」

「啊、啊……啊啊啊……啊……嗯、哦……啊……」

「叫的真騷……十三……用你的大雞巴……把這小騷逼的嘴巴……給我堵上……」

「是,主人!」

代名十三的男寵,立即挪動身體,按著夏禾的頭,將粗大的雞巴塞進了她的嘴巴里。

已經徹底被慾火點燃的夏禾,幾乎是下意識地吞吐起來,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就算被男人強姦也無所謂了。

實際上她和顏若柔都不知道,之前銀面男給她們喝了一大杯的能量飲料,其中是加過催情藥劑的。

只不過,這種催情劑屬於溫和的慢性藥劑,並不能直接讓女人發情,但卻會在性刺激下,引發出更強烈的快感,進而起到令女人徹底迷失在肉慾中的作用。

上官晴加快了速度,連續大力抽插,用龜頭一次次撞擊著夏禾的子宮口,同時一名男寵也用手快速揉按夏禾的陰蒂,配合著主人的衝擊。

「啊……嗯、啊……啊啊啊……哦、啊……哼、哼……要來了……啊……來了……哦……啊、啊……啊啊啊……啊……」

夏禾吐出男寵的大雞巴,大聲地淫叫起來,隨即身體在一陣陣的顫抖中達到了高潮。

上官晴保持著插入的狀態,趴在了夏禾的身上,將自己的屁股向後翹起一個角度。

後面的男寵握著自己的大雞巴,用龜頭在上官晴濕潤的陰道口上摩擦了幾下,隨即就將雞巴緩緩插入。

「啊……」

上官晴舒爽的悶哼一聲。

代名十一的男寵,按著上官晴彈性十足的屁股,用大雞巴一下一下地抽插著她的蜜穴。

這八個男寵,早已經從心理上徹底被馴化,對上官姐妹無比遵從,不僅不會對雙性下體有所排斥,反而還會從內心深處崇拜主人的性器官。

在男寵十一的抽插下,上官晴一直插在夏禾體內的陰莖,也自然跟著進行小幅度運動。

「十一用力……快點……把精液射……進來……」

「是,主人!嗯、嗯、嗯、哼、嗯、嗯……」

男寵十一衝刺起來,連續抽插了三十幾下後,就將濃濃的精液射進了上官晴的陰道當中。

上官晴起身,反身蹲坐在了夏禾的臉上,將流淌出來的精液和淫水,全部弄到了夏禾的俏臉上,讓夏禾看起來淫亂不堪。

「十二,過來操她的逼。」

上官晴跪在夏禾的臉上,讓男寵十三和男寵十四搬著夏禾的雙腿,將蜜穴完全展開,男寵十二立即跪在夏禾身下,擼動了幾下大雞巴後,就直接對著陰道口插了進去。

「操她……給我用力操她……」上官晴伸出右手,在夏禾的陰蒂上揉動起來。

「哼、哼、嗯、哼、嗯……」男寵十二按著夏禾的胯部,用大雞巴狠狠操干起來。

「唔、唔唔……啊、啊啊啊……唔……嗯、啊……哦哦、啊……啊啊啊……唔……」

夏禾舒服的大聲淫叫。

她已經管不了誰在操自己了,她現在只希望大雞巴不要停,讓自己繼續舒服。

上官晴用左手捏住了夏禾的一個乳頭,用拇指和食指用力地擠壓揉搓,讓夏禾體驗到了一陣陣的刺痛感。

「騷逼,今天你會被十根大雞巴操,如果被凌天知道了,看他還要不要你……」

「啊……不要……哦……啊、啊……啊……」

「主人,十二要射了!」

「射吧,把精液全部射在她的騷逼裡面……」

「是,主人!」

男寵十二連續衝刺了十來下,然後就將龜頭插到最深處,對著子宮口狂猛射精。

「啊……」夏禾被燙的不斷顫抖。

「十三,你來繼續操……」上官晴再次下令。

「好的,主人!」

男寵十三立即接上,將大雞巴操進了夏禾的陰道,快速抽插起來。

上官晴看得刺激,於是就在旁邊擺出了一個跪趴姿勢,讓射精後的十一和十二給自己口交。

十一躺在下面,吞吐著上官晴的陰莖,十二跪在後面,舔吸著上官晴的蜜穴。

十三大力操幹著夏禾的陰道,十四則操起了夏禾的嘴巴。

另一邊,顏若柔同樣被玩的很慘。

此刻,顏若柔的嘴巴、陰道、屁眼,被三根大雞巴同時抽插著,就連雙手也握著兩根大雞巴。

反正已經被輪姦了,顏若柔倒也乾脆,各種配合上官靈和男寵們的操干,恨不得被大雞巴活活操死。

拋開感情不談,這種淫亂的群交,的確是非常的刺激,尤其是這八個男人顯然都是性奴,這讓身為女人的顏若柔很有心理上的優勢,並不覺得自己是被輪姦,而是在被這些性奴服侍。

相對於更為野性的上官晴,這邊的上官靈要溫和得多,她一開始還表現的有些冷酷,可等顏若柔主動抱住她,開始熱情地親吻起來後,竟然被反客為主了。

雖然此刻上官靈的陰莖插在顏若柔的陰道里,可實際上卻是顏若柔在主動騎她。

上官靈也很是無奈,她本就是女性心理,被顏若柔這樣一攻,頓時就原形畢露了。

看著自己妹妹被騎得浪叫不止,上官晴也是恨鐵不成鋼,她們今天可是來懲罰情敵的,怎麼能被情敵反騎呢?

「十三、十四,你們給我一起操她,把這騷貨給我操出尿來……」

在上官晴的命令下,男寵十三和男寵十四立即行動起來,讓夏禾以跪趴的姿勢,一個操起了陰道,一個操起了肛門。

「哦、嗯……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嗯……哦、哼……啊……啊……」

夏禾在兩根大雞巴的瘋狂操干下,很快就失禁了,尿液一股股地狂噴而出。

由於陰道里有大量的精液,在大雞巴的持續抽插下,夏禾的陰戶上全是白漿,簡直可以用一塌糊塗來形容。

男寵十三和男寵十四操了十來分鐘,就將滾燙的精液射在了夏禾的陰道當中。

上官晴讓男寵將夏禾擺成跪趴的姿勢,高高翹著性感的大屁股,讓精液一直停留在陰道當中。

夏禾無意識地咬著自己的手指,身體還在一抖一抖的,顯然高潮的餘韻還沒有過去。

上官晴蹲站在夏禾的後面,將大陰莖狠狠插入她的陰道,以最大的距離抽插起來,每一次進入,都會讓夏禾發出悅耳的呻吟聲。

上官晴的體力極好,一連操了上百下後,才咬著牙,將滾燙的精液噴在了夏禾的子宮口上。

「你們交換一下……」

「是,主人!」

在上官晴的命令下,兩組男寵交換了位置,操過顏若柔的四名男寵,開始輪流操干起夏禾來。

夏禾被操的上氣不接下氣,高潮一波接著一波,連她自己都不記得來了多少次高潮。

上官晴和上官靈,時而會輪流操干夏禾和顏若柔,時而會讓男寵操干自己,有時還會對夏禾和顏若柔來個雙管齊下。

直到夏禾和顏若柔因脫力而昏迷過去,這場瘋狂的群體盛宴才漸漸停歇了下來。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