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傳 第六章 小苟和老丁

【狗娃傳】 第六章 小苟和老丁

嘀嘀,知非按響門鈴。「來了,是知非吧,等等啊。」過了有一會兒,門才打開,安琪手扶著腰,站在門口。「怎麼了?」知非問道,一看安琪就是行動不便的樣子。「昨晚下樓梯時拐了一下。」安琪滿不在乎地解釋了下,臉色微紅,撇了眼知非身後的東青。「對了,我幫你倆錄個指紋,下次來,自己開門。」知非和安琪家的大門都是指紋門鎖。

進了門在沙發上坐下,安琪眼珠一轉對知非撒嬌道:「非非,我還沒吃早飯呢,幫我熱點牛奶烤幾塊麵包吧。」知非點點頭就去了廚房。安琪沖東青招了招手讓他坐到身邊,身體靠在東青身上,「狗哥,你是不是想找個兼職?」握著安琪柔軟的小手,東青點了點頭。「你看地下賽車怎麼樣?都是晚上比賽,不影響白天的事情,收入也很高。就是有點危險,你看呢?」東青想了想,「這也合理,事情都是公平的,收益越大危險就越高,比如搶銀行和販毒……我覺得賽車的風險還能把控。」他有危險預警天賦,不用來賽車可惜了。但東青也有自知之明,「真要比賽,我的技術還要練練,上次能贏全靠蘭博基尼的性能。你認不認識這方面的教練?」安琪心中一喜,她就是要引著東青去參加培訓,「嗯,我有個渠道,回頭介紹你去。」又著重強調道,「在外面別說我的事,我爸爸不喜歡我飆車。」「還有,你還有沒有其他車?蘭博基尼當訓練車太奢侈了,被蹭到刮到也不好,也不利於我練技術。」騷氣十足的螢光紫還真不是東青能駕馭的。「有,我還有一輛以前自己偷偷玩的改裝車。當時考慮無證駕駛被抓時要棄車跑路的,所以買了輛十幾萬的小鋼炮,正好給你練車。」安琪吐了吐舌頭,一副調皮的樣子。東青愛憐地摸了下她的腦袋,「先說好,這車算我借你的,等我有了錢,你必須賣給我。」安琪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她沒說改裝一個3.8升雙渦輪增壓V6發動機就花了10幾萬,還有碳纖維機蓋、輪轂、剎車系統、尾翼等等。狗哥,這三年你就乖乖地給老娘賣身抵債吧。

東青拿著車鑰匙去車庫看車了,知非從廚房探出頭問安琪,「他同意了?」安琪笑眯眯地比了個OK的手勢,這兩個小女生好像還有什麼事瞞著東青。

東青打開車庫門,在蘭博基尼的旁邊找到了那輛小鋼炮——大眾高爾夫GTI。他對車的性能了解不多,只能看外形。原來是全白的車身,現在前蓋和車頂改成了黑色,四個紅色的輪轂,放低的底盤,小巧的尾翼,再加上兩廂車原本就短小精悍的車身……一種平頭哥的衝勁就躍然眼前。「不服就干」,東青表示這種氣質和自己很配,他一下就喜歡上了這輛小鋼炮。旁邊螢光紫的蘭博基尼就像它的主人安琪,一個叛逆的大小姐;而這輛小鋼炮就像自己,一個愣頭愣腦的小流氓。只是前車門上,一左一右貼著兩個美少女戰士月野兔的黑色剪影,東青看著有點牙疼。

上海閔行中春路,翼虎汽修改裝,一家門面不大的汽車改裝店。東青開著小鋼炮抵達這裡時差不多是下午1點,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熄火停車走進店裡,靜悄悄的,好像沒人。「有人嗎?」東青開口叫道。「什麼事?」一個沙啞的聲音從腳下響起,嚇了東青一跳。然後一個人從旁邊的車子底下滑了出來,手裡拿著一些修車的工具,也不起來,就這樣躺在地上看著他。東青蹲了下來,對著這個女人說道,「師傅,我是朋友介紹過來學飆車技術的。」從胸部的規模上判斷眼前的人應該是個女人。「飆車的話買輛好車就行,我這隻教賽車技術。」女人冷冷地說道。「賽車,對不起,我是來學賽車技術的,主要就是彎道技術……」「一個小時500。」不等東青說完,女人不耐煩地報了個價,「不包教包會。」「可以。」女人手一撐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當著東青的面一把就拉開了工作服的拉鏈,三下兩下脫了下來。裡面是件灰色的運動背心,但已經被汗水染成了黑色。汗味、機油味還有一股淡淡的香蕉味,東青嗅了下鼻子。這女人的臉上有幾道黑色的機油,所以外貌如何看不太清,但兩隻眼睛烏黑有神,自有一股英氣。高聳的胸部下面竟然有六塊腹肌,被汗水浸染得油光鋥亮。東青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女人撇了眼東青的豬哥樣,沒有理他,自顧自向樓上走去,「我去洗個澡,完了就出發。」從後面看去這女人的身材極好,小蠻腰,屁股滾圓。東青想起賈平凹在《廢都》中的描述,從背後判斷一個女人是否漂亮時,只要看屁股就行,往往屁股越圓,臉就會越漂亮。想想自己接觸的幾個女人還真是這個道理,陳桂芳、齊雨濛、謝知非、安琪雖然屁股有大有小,但無一不是滾圓的。

沒讓東青多等,十分鐘後女人就從樓上下來了。洗乾淨的臉不是很白,沒有塗任何化妝品,眼角有淡淡的魚尾紋,估計30齣頭了。大眼睛、高鼻樑、沒有修的眉毛筆直如刀,臉有點方、嘴有點大,說她漂亮還不如說她英俊。上身換了一件白色的運動背心,下身是阿迪達斯的運動褲,匡威的板鞋。皮膚是咖啡色的,其中左小手臂最黑,顯然是因為經常開車被曬黑的。

丁亞楠把頭髮紮成一個馬尾,然後扣了頂棒球帽,本來就想這樣去教人開車了。但看到那個男孩盯著自己的眼神有點炙熱,皺了皺眉頭又回去找了件短袖襯衣披上。「走吧。」鎖好捲簾門,兩人來到小鋼炮面前。丁亞楠眼睛亮了起來,繞著小鋼炮轉了一圈,敲了敲前蓋,「這車改的不錯,在哪裡弄的?」東青撓了撓頭,不好意思說:「我朋友的車,轉給我的。」看了下美少女戰士的車貼,「女孩?」「嗯。」「還在玩嗎?」「好像放棄了,說開得太快會頭昏。」安琪把東青忽悠進賽車圈後,自己好像倒不玩了,沒了興趣的樣子。「也是,賽車對女人真得不友好,早點放棄也好!別像我……」丁亞楠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神暗淡下來。

「上車吧,你沿路向北,那有個商務區,人很少,適合練車。」兩人上車坐好,東青發動車子,小鋼炮發出哄的一聲,向北開去。

20幾分鐘後,小鋼炮穩穩地停在了莘莊商務區。東青像個小學生一樣乖乖坐著,等著師傅的點評。丁亞楠不急不慢地掏出一包中南海,自己點了根,沒給東青。「怎麼說呢,你天賦不錯,視野開闊、反應迅速、心態很穩,最難得的是空間感很準,知道什麼時候能超車,什麼時候不能超,很適合當個賽車手。」出乎預料,師傅先誇獎了一番東青。「但是,你賽車技術方面幾乎為零,標準的菜鳥,白瞎了這麼好的發動機。3.8升雙渦輪發動機,馬力可以達到600匹,是專業的賽車級別。」從聲音丁亞楠就聽出了發動機的級別。「這不,我不是來拜師了嘛,師傅。」東青腆著臉說道,他現在對丁亞楠的水平非常認可。「我們只是買賣關係,別叫我師傅,叫我老丁好了。」說完丁亞楠鬆開保險帶,「我們換個位置,我今天先教你發車技巧。」

丁亞楠的腳飛快地在離合器、剎車、油門之間切換著,邊做示範邊講解,「當紅燈變黃時,也就是預備狀態時,立即掛起檔位,鬆開離合器,找到半聯動狀態,感覺車身輕微搖晃,並繼續制動……綠燈亮起,立即放開腳剎,接著鬆開離合器,再輕點油門,車輛就會啟動得更快。」「這個過程至少比等待燈打開後操作快2-3秒,僅僅幾秒鐘,但這足以讓你在交通流中快人一步……你在聽嗎?你眼睛看哪裡?」丁亞楠講完整個流程,側頭看向東青,卻發現他的眼睛沒在看自己的腳,而是盯著自己的胸。「我在聽,都記下來了。」東青連忙回答,肚子裡卻在吐槽,還不是你的大胸把我的視線擋住了,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哦,記住了,那你來一遍。」丁亞楠真得生氣了,她不是生氣男孩偷看她的胸,而是生氣他的狂妄自大,她不相信只教了一遍,這男孩就能記住。

東青坐到駕駛位,在腦子裡過了下動作流程,然後就是一頓操作,雖然還不夠熟練,但整套流程的確掌握了。亞楠有點驚呆了,莫非自己真碰到了一個天才?但嘴上沒說。「太慢了,手腳要聯動起來,檔位的切換也太慢……再來一遍。」咔咔咔,一遍,咔咔咔,又一遍……過了10幾分鐘,亞楠已經挑不出刺了。這男孩在發車上已經完全像個老鳥了。不得不說,體育運動還是要看天賦的。普通人流再多的汗,花再多的時間訓練,成績也比不過那些天賦好的人。沉浸於賽車圈10幾年,看盡風浪的丁亞楠便是個天才論、精英論者,她對東青的態度立刻開始轉變了,在她看來天才是必須被人尊敬的。「小苟,老實說,你的確是個賽車天才。只要你好好練、認真練,不管以後是參加職業賽、業餘賽還是地下賽,都會出人頭地的。到時,金錢、小女生都會有的,何必盯著我這個老阿姨,說實話我的年紀都可以當你媽了。」心情大好的亞楠甚至開起了玩笑。「小女生有什麼好,我就是喜歡熟女。」東青不過腦子地回了句,然後車裡的氣氛就尷尬地安靜了。「小赤佬,毛長齊沒?還喜歡熟女……別廢話了,給我認真練。」丁亞楠呸了口,然後轉移話題又逼著東青開始練車。認真練車的東青沒有注意到,老丁的耳垂有點泛紅。

一個小時很快過去,小鋼炮把亞楠送回了翼虎改裝。東青去樓上的衛生間洗了把臉就想離開,下來卻發現老丁一個人在拆一個車前蓋,車前蓋很重,她很是吃力。「小心點,我來。」東青過去幫亞楠把車蓋卸下,放到一邊。「丁姐,店裡就你一個人?」東青還是換了個稱呼,沒叫老丁。「我老公出去見朋友了。」亞楠低下頭,臉色淡淡的。東青趕緊換了個話題,「丁姐,這好好的車前蓋為什麼要換?」說到這些亞楠就來勁了,當下拆開一個包裹,拿出一個新的黑色車蓋,這個車蓋竟然很輕,她一個人就搬到了車上。「這種叫碳纖維機蓋,是用碳纖維做成的,優點是輕、散熱性好,現在改裝車很流行裝這個;缺點是貴,變形後不可復原,相當於一次性材料,撞壞了就只能再買新的……你現在用的機蓋就是碳纖維的,你來摸一下,手感和鐵皮的完全不一樣,細看能看到一條條的條紋,很漂亮。」喜歡汽車、機甲是每個男人的天性,東北漢子苟東青在這個炎熱的下午就喜歡上了汽車改裝,主動地幫了丁亞楠一個下午。

看著滿頭大汗,一身油污的東青,亞楠歉意地說道:「你上去洗個澡再回去吧。」東青想想也是,就去了樓上,進了衛生間。亞楠在下面忙了會兒,突然想到小苟的T恤肯定不能穿了,就急忙上樓找了件老公的T恤,想給東青送去。這間店鋪是亞楠夫婦租的,衛生間的鎖有點毛病,需要用點巧勁才能鎖上。東青顯然不知道,隨便一帶就以為鎖上了,開始洗澡了。結果就是,當亞楠過去送衣服時,發現衛生間的門是半掩著的,裡面的男孩正在洗頭。年輕富有張力的身體,下身晃來晃去的大鳥,全部被亞楠看了個清清楚楚。這種青春四溢的男孩無疑是熟女們的最愛,就像油膩大叔們喜歡少女一樣。亞楠躲在牆角偷偷看著,心裡告訴自己要走開,腳步卻釘在了原地,反正小苟在洗頭就再偷看一會兒。

在洗頭的東青突然聞到了一股香蕉味,這不是丁姐的體味嗎?怎麼這麼濃?東青偷偷睜開一隻眼觀察四周,然後他發現了,衛生間的門竟然開著,而丁姐正站在不遠處偷看著他,視線的角度顯然是俯視的。小流氓苟東青立刻決定假裝繼續洗頭,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然後大鳥就完全展現在了丁姐的眼前。在熟女火熱的眼神中,大鳥漸漸甦醒、躍躍欲試,鳥首處甚至開始出現一些透明的粘液。就在東青決定睜開眼,打算和偷窺者來個眼對眼時,樓下突然傳來個聲音:「丁姐在嗎?我的車改好沒?」有客人上門了。丁亞楠立刻驚醒,慌張地退到房間裡,在裡面叫道:「小苟,這裡有件乾淨的T恤,你洗完後穿著回家好了。」「好的,謝謝丁姐。」東青裝著還在洗頭,頭髮都要被他捋禿了。

東青回到月湖山莊時已經快5點,直接去了安琪家停車。按下指紋打開門,安琪和知非正在等他。「怎麼樣?見到丁亞楠沒有?」安琪急急問道。「丁亞楠?你是說丁姐?很好啊,賽車水平很不錯,我學到很多東西。」「怎麼這麼晚回來?不是說每天學一個小時嗎?」知非問道。「學完後,給丁姐幫忙打下手來著,你看我原來的衣服都髒了,身上這件是丁姐老公的。」東青往沙發上一個葛優躺,累壞了,他現在知道丁姐的身材為什麼那麼健美了,每天都在做體力活啊。安琪和知非互相看了眼,安琪接著說道:「嗯,我看你學點修車技術也是很好的,能更好地了解車況啊。離開學還有大半個月,狗哥你看要不天天去吧,除了學賽車,修車也學一學。技多不壓身啊!知非,你說呢?」「是啊,等開了學,我估計就沒時間了。」兩個女孩拚命想把東青往丁亞楠身邊推。東青想了想同意了,他看著兩個女孩說道:「但我有個要求,我不在家,你們不能亂跑。」安琪是知道東青有照看知非的任務的,當下答應下來:「當然了,這麼熱的天,誰高興出去。空調不舒服嗎?遊戲沒意思嗎?雪糕不好吃嗎?」看知非也點頭了,東青才放下了心,說實話他還是挺喜歡和丁姐待在車鋪里的,既可以撩姐又可以學到知識,比陪兩個小丫頭玩遊戲有意思多了。

第二天早上,當東青把知非送到安琪家,安琪給了他一個餐盒。「我學著煮了點皮蛋瘦肉粥,你給丁姐帶點過去。記著,別提我。」「安琪,你還會煮皮蛋瘦肉粥啊?還有沒有?給我嘗嘗呢。」東青跟著知非擠進了廚房,順便偷偷地摸了把安琪翹翹的小屁股。安琪回了他一個媚眼。

頭髮蓬鬆的丁亞楠拉開捲簾門,就見一個人蹲在門口。「誰?」亞楠嚇了一跳。「丁姐,是我。」東青微笑著站起來。「是小苟啊,怎麼這麼早?」亞楠臉色微紅,把頭髮捋了捋。「放暑假,在家裡待在沒事,就到丁姐這混混。丁姐歡不歡迎?」「有個免費勞動力當然好……你早飯吃了沒?」「吃了,這是家裡做的皮蛋瘦肉粥,帶點過來給丁姐嘗嘗。」東青把粥放在一張小桌上。「皮蛋瘦肉粥?」亞楠呆呆地在桌邊坐了下來。「嗯,皮蛋丁姐不忌口吧?」東青打開餐盒,發現裡面安琪還貼心地放了把勺子。亞楠接過勺子,低下頭默默地吃起來。

東青又到車裡換了件舊T恤,這是他用來當工作服的。當他回到店裡時,發現亞楠竟然在邊吃邊哭。「丁姐,你這是?粥不好吃?」「不是。」亞楠擦了下眼淚,「我想起了以前我媽每天給我煮皮蛋瘦肉粥,就是因為我喜歡吃。」說完眼淚又流了下來,同時大口地往嘴裡吞咽著粥。丁姐的媽媽應該是過世了,否則她不會這麼傷心,東青猜想。他沒說話只是拍了拍丁姐的肩膀以作安慰。

丁姐的性格畢竟是堅毅的,等她吃完,洗好餐盒,已經恢復了正常,就是眼睛有點微腫。「丁姐,今天我們做點什麼?」「我們就從簡單的做起,先幫一輛車貼個拉花。」丁姐走到一輛白車旁,打開手機給東青看了張照片,「客戶要這個效果。」東青看了眼,「藤原豆腐店,啊,頭文字D。」「對,第一步當然是把相關的車身部位洗乾淨。」「這讓我來。」東青搶過水桶開始清洗,丁姐在一邊欣慰地看著,手抱在胸前,山峰顯得更加挺拔。「然後,如果是新手,心裡沒數,你可以用雙面膠在車身上打個輪廓。經驗足了,可以直接貼……先噴點水,這樣如果貼歪了,可以移動、微調……開始拉花,小的可以全拉開再貼,大的最好一點點撕開……貼好後,用刷板把氣泡、水分全部擠掉……等水分乾了,再撕掉底紙。」不一會兒,一個漂亮的拉花就出現在了車身上。「要不,另一邊的拉花你來貼?」丁姐微笑著鼓勵東青。「不不,還是你來。」「沒關係的,這拉花不值幾個錢。」東青想了想,「丁姐,說實話我那車上的美少女我不喜歡,要不我自己來更換下,就當練手……你這還有拉花嗎?」「有。」丁姐拉開個柜子,裡面有一疊拉花。然後東青在裡面找了找,很快挑出了兩個鬥牛犬狗頭的拉花。「你確定貼這個?」丁姐對這兩個拉花很有印象,是個男客人定製的,後來嫌太兇惡了女朋友不讓貼,當然工本費付了,「顏色倒不衝突,黑白兩色的,但不覺得太兇了嗎?」嘿嘿笑了笑,東青說道:「就是要凶一點,我們是賽車啊,就要這個氣質。」「倒也是。」「還有,朋友們都叫我狗哥,不是正好符合這拉花嗎?」東青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說。「狗哥,好霸氣啊!」不知想到了什麼,丁姐笑了起來。

在丁姐的幫助下,先用吹風機加熱撕掉了美少女拉花,然後再用除膠劑去除殘留的膠體。貼個拉花只要十幾分鐘,去除拉花卻花了一個多小時。好歹最後結果不錯,兩個黑白的兇惡狗頭完美地貼在了車門上,小鋼炮更顯霸氣。

關於費用兩個人爭執了起來,最後因為狗頭拉花是零工本費,東青就沒有堅持付錢。500元一小時的學費,東青一定要付,否則就不學了。丁姐拿他沒辦法,也妥協了。學改裝、修車技術的學費和幫工費互相抵消,東青裝了把大款說家裡有錢,就是來丁姐這消磨時間的。丁亞楠還能說什麼呢?她心裡陰暗地想到,這小子這麼殷勤,該不會真得對她有什麼想法吧?自己是個老女人了啊,這小子莫非戀母?他說過喜歡熟女,不會是真的吧?腦子裡一時亂成一團漿糊。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