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传 第六章 小苟和老丁

【狗娃传】 第六章 小苟和老丁

嘀嘀,知非按响门铃。“来了,是知非吧,等等啊。”过了有一会儿,门才打开,安琪手扶著腰,站在门口。“怎么了?”知非问道,一看安琪就是行动不便的样子。“昨晚下楼梯时拐了一下。”安琪满不在乎地解释了下,脸色微红,撇了眼知非身后的东青。“对了,我帮你俩录个指纹,下次来,自己开门。”知非和安琪家的大门都是指纹门锁。

进了门在沙发上坐下,安琪眼珠一转对知非撒娇道:“非非,我还没吃早饭呢,帮我热点牛奶烤几块面包吧。”知非点点头就去了厨房。安琪冲东青招了招手让他坐到身边,身体靠在东青身上,“狗哥,你是不是想找个兼职?”握著安琪柔软的小手,东青点了点头。“你看地下赛车怎么样?都是晚上比赛,不影响白天的事情,收入也很高。就是有点危险,你看呢?”东青想了想,“这也合理,事情都是公平的,收益越大危险就越高,比如抢银行和贩毒……我觉得赛车的风险还能把控。”他有危险预警天赋,不用来赛车可惜了。但东青也有自知之明,“真要比赛,我的技术还要练练,上次能赢全靠兰博基尼的性能。你认不认识这方面的教练?”安琪心中一喜,她就是要引著东青去参加培训,“嗯,我有个渠道,回头介绍你去。”又着重强调道,“在外面别说我的事,我爸爸不喜欢我飙车。”“还有,你还有没有其他车?兰博基尼当训练车太奢侈了,被蹭到刮到也不好,也不利于我练技术。”骚气十足的萤光紫还真不是东青能驾驭的。“有,我还有一辆以前自己偷偷玩的改装车。当时考虑无证驾驶被抓时要弃车跑路的,所以买了辆十几万的小钢炮,正好给你练车。”安琪吐了吐舌头,一副调皮的样子。东青爱怜地摸了下她的脑袋,“先说好,这车算我借你的,等我有了钱,你必须卖给我。”安琪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她没说改装一个3.8升双涡轮增压V6发动机就花了10几万,还有碳纤维机盖、轮毂、刹车系统、尾翼等等。狗哥,这三年你就乖乖地给老娘卖身抵债吧。

东青拿着车钥匙去车库看车了,知非从厨房探出头问安琪,“他同意了?”安琪笑眯眯地比了个OK的手势,这两个小女生好像还有什么事瞒着东青。

东青打开车库门,在兰博基尼的旁边找到了那辆小钢炮——大众高尔夫GTI。他对车的性能了解不多,只能看外形。原来是全白的车身,现在前盖和车顶改成了黑色,四个红色的轮毂,放低的底盘,小巧的尾翼,再加上两厢车原本就短小精悍的车身……一种平头哥的冲劲就跃然眼前。“不服就干”,东青表示这种气质和自己很配,他一下就喜欢上了这辆小钢炮。旁边萤光紫的兰博基尼就像它的主人安琪,一个叛逆的大小姐;而这辆小钢炮就像自己,一个愣头愣脑的小流氓。只是前车门上,一左一右贴著两个美少女战士月野兔的黑色剪影,东青看着有点牙疼。

上海闵行中春路,翼虎汽修改装,一家门面不大的汽车改装店。东青开着小钢炮抵达这里时差不多是下午1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熄火停车走进店里,静悄悄的,好像没人。“有人吗?”东青开口叫道。“什么事?”一个沙哑的声音从脚下响起,吓了东青一跳。然后一个人从旁边的车子底下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些修车的工具,也不起来,就这样躺在地上看着他。东青蹲了下来,对着这个女人说道,“师傅,我是朋友介绍过来学飙车技术的。”从胸部的规模上判断眼前的人应该是个女人。“飙车的话买辆好车就行,我这只教赛车技术。”女人冷冷地说道。“赛车,对不起,我是来学赛车技术的,主要就是弯道技术……”“一个小时500。”不等东青说完,女人不耐烦地报了个价,“不包教包会。”“可以。”女人手一撑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当着东青的面一把就拉开了工作服的拉链,三下两下脱了下来。里面是件灰色的运动背心,但已经被汗水染成了黑色。汗味、机油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蕉味,东青嗅了下鼻子。这女人的脸上有几道黑色的机油,所以外貌如何看不太清,但两只眼睛乌黑有神,自有一股英气。高耸的胸部下面竟然有六块腹肌,被汗水浸染得油光锃亮。东青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女人撇了眼东青的猪哥样,没有理他,自顾自向楼上走去,“我去洗个澡,完了就出发。”从后面看去这女人的身材极好,小蛮腰,屁股滚圆。东青想起贾平凹在《废都》中的描述,从背后判断一个女人是否漂亮时,只要看屁股就行,往往屁股越圆,脸就会越漂亮。想想自己接触的几个女人还真是这个道理,陈桂芳、齐雨濛、谢知非、安琪虽然屁股有大有小,但无一不是滚圆的。

没让东青多等,十分钟后女人就从楼上下来了。洗干净的脸不是很白,没有涂任何化妆品,眼角有淡淡的鱼尾纹,估计30出头了。大眼睛、高鼻梁、没有修的眉毛笔直如刀,脸有点方、嘴有点大,说她漂亮还不如说她英俊。上身换了一件白色的运动背心,下身是阿迪达斯的运动裤,匡威的板鞋。皮肤是咖啡色的,其中左小手臂最黑,显然是因为经常开车被晒黑的。

丁亚楠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然后扣了顶棒球帽,本来就想这样去教人开车了。但看到那个男孩盯着自己的眼神有点炙热,皱了皱眉头又回去找了件短袖衬衣披上。“走吧。”锁好卷帘门,两人来到小钢炮面前。丁亚楠眼睛亮了起来,绕着小钢炮转了一圈,敲了敲前盖,“这车改的不错,在哪里弄的?”东青挠了挠头,不好意思说:“我朋友的车,转给我的。”看了下美少女战士的车贴,“女孩?”“嗯。”“还在玩吗?”“好像放弃了,说开得太快会头昏。”安琪把东青忽悠进赛车圈后,自己好像倒不玩了,没了兴趣的样子。“也是,赛车对女人真得不友好,早点放弃也好!别像我……”丁亚楠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暗淡下来。

“上车吧,你沿路向北,那有个商务区,人很少,适合练车。”两人上车坐好,东青发动车子,小钢炮发出哄的一声,向北开去。

20几分钟后,小钢炮稳稳地停在了莘庄商务区。东青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坐着,等著师傅的点评。丁亚楠不急不慢地掏出一包中南海,自己点了根,没给东青。“怎么说呢,你天赋不错,视野开阔、反应迅速、心态很稳,最难得的是空间感很准,知道什么时候能超车,什么时候不能超,很适合当个赛车手。”出乎预料,师傅先夸奖了一番东青。“但是,你赛车技术方面几乎为零,标准的菜鸟,白瞎了这么好的发动机。3.8升双涡轮发动机,马力可以达到600匹,是专业的赛车级别。”从声音丁亚楠就听出了发动机的级别。“这不,我不是来拜师了嘛,师傅。”东青腆著脸说道,他现在对丁亚楠的水平非常认可。“我们只是买卖关系,别叫我师傅,叫我老丁好了。”说完丁亚楠松开保险带,“我们换个位置,我今天先教你发车技巧。”

丁亚楠的脚飞快地在离合器、刹车、油门之间切换著,边做示范边讲解,“当红灯变黄时,也就是预备状态时,立即挂起档位,松开离合器,找到半联动状态,感觉车身轻微摇晃,并继续制动……绿灯亮起,立即放开脚刹,接着松开离合器,再轻点油门,车辆就会启动得更快。”“这个过程至少比等待灯打开后操作快2-3秒,仅仅几秒钟,但这足以让你在交通流中快人一步……你在听吗?你眼睛看哪里?”丁亚楠讲完整个流程,侧头看向东青,却发现他的眼睛没在看自己的脚,而是盯着自己的胸。“我在听,都记下来了。”东青连忙回答,肚子里却在吐槽,还不是你的大胸把我的视线挡住了,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哦,记住了,那你来一遍。”丁亚楠真得生气了,她不是生气男孩偷看她的胸,而是生气他的狂妄自大,她不相信只教了一遍,这男孩就能记住。

东青坐到驾驶位,在脑子里过了下动作流程,然后就是一顿操作,虽然还不够熟练,但整套流程的确掌握了。亚楠有点惊呆了,莫非自己真碰到了一个天才?但嘴上没说。“太慢了,手脚要联动起来,档位的切换也太慢……再来一遍。”咔咔咔,一遍,咔咔咔,又一遍……过了10几分钟,亚楠已经挑不出刺了。这男孩在发车上已经完全像个老鸟了。不得不说,体育运动还是要看天赋的。普通人流再多的汗,花再多的时间训练,成绩也比不过那些天赋好的人。沉浸于赛车圈10几年,看尽风浪的丁亚楠便是个天才论、精英论者,她对东青的态度立刻开始转变了,在她看来天才是必须被人尊敬的。“小苟,老实说,你的确是个赛车天才。只要你好好练、认真练,不管以后是参加职业赛、业余赛还是地下赛,都会出人头地的。到时,金钱、小女生都会有的,何必盯着我这个老阿姨,说实话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你妈了。”心情大好的亚楠甚至开起了玩笑。“小女生有什么好,我就是喜欢熟女。”东青不过脑子地回了句,然后车里的气氛就尴尬地安静了。“小赤佬,毛长齐没?还喜欢熟女……别废话了,给我认真练。”丁亚楠呸了口,然后转移话题又逼着东青开始练车。认真练车的东青没有注意到,老丁的耳垂有点泛红。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小钢炮把亚楠送回了翼虎改装。东青去楼上的卫生间洗了把脸就想离开,下来却发现老丁一个人在拆一个车前盖,车前盖很重,她很是吃力。“小心点,我来。”东青过去帮亚楠把车盖卸下,放到一边。“丁姐,店里就你一个人?”东青还是换了个称呼,没叫老丁。“我老公出去见朋友了。”亚楠低下头,脸色淡淡的。东青赶紧换了个话题,“丁姐,这好好的车前盖为什么要换?”说到这些亚楠就来劲了,当下拆开一个包裹,拿出一个新的黑色车盖,这个车盖竟然很轻,她一个人就搬到了车上。“这种叫碳纤维机盖,是用碳纤维做成的,优点是轻、散热性好,现在改装车很流行装这个;缺点是贵,变形后不可复原,相当于一次性材料,撞坏了就只能再买新的……你现在用的机盖就是碳纤维的,你来摸一下,手感和铁皮的完全不一样,细看能看到一条条的条纹,很漂亮。”喜欢汽车、机甲是每个男人的天性,东北汉子苟东青在这个炎热的下午就喜欢上了汽车改装,主动地帮了丁亚楠一个下午。

看着满头大汗,一身油污的东青,亚楠歉意地说道:“你上去洗个澡再回去吧。”东青想想也是,就去了楼上,进了卫生间。亚楠在下面忙了会儿,突然想到小苟的T恤肯定不能穿了,就急忙上楼找了件老公的T恤,想给东青送去。这间店铺是亚楠夫妇租的,卫生间的锁有点毛病,需要用点巧劲才能锁上。东青显然不知道,随便一带就以为锁上了,开始洗澡了。结果就是,当亚楠过去送衣服时,发现卫生间的门是半掩著的,里面的男孩正在洗头。年轻富有张力的身体,下身晃来晃去的大鸟,全部被亚楠看了个清清楚楚。这种青春四溢的男孩无疑是熟女们的最爱,就像油腻大叔们喜欢少女一样。亚楠躲在墙角偷偷看着,心里告诉自己要走开,脚步却钉在了原地,反正小苟在洗头就再偷看一会儿。

在洗头的东青突然闻到了一股香蕉味,这不是丁姐的体味吗?怎么这么浓?东青偷偷睁开一只眼观察四周,然后他发现了,卫生间的门竟然开着,而丁姐正站在不远处偷看着他,视线的角度显然是俯视的。小流氓苟东青立刻决定假装继续洗头,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大鸟就完全展现在了丁姐的眼前。在熟女火热的眼神中,大鸟渐渐苏醒、跃跃欲试,鸟首处甚至开始出现一些透明的粘液。就在东青决定睁开眼,打算和偷窥者来个眼对眼时,楼下突然传来个声音:“丁姐在吗?我的车改好没?”有客人上门了。丁亚楠立刻惊醒,慌张地退到房间里,在里面叫道:“小苟,这里有件干净的T恤,你洗完后穿着回家好了。”“好的,谢谢丁姐。”东青装着还在洗头,头发都要被他捋秃了。

东青回到月湖山庄时已经快5点,直接去了安琪家停车。按下指纹打开门,安琪和知非正在等他。“怎么样?见到丁亚楠没有?”安琪急急问道。“丁亚楠?你是说丁姐?很好啊,赛车水平很不错,我学到很多东西。”“怎么这么晚回来?不是说每天学一个小时吗?”知非问道。“学完后,给丁姐帮忙打下手来着,你看我原来的衣服都脏了,身上这件是丁姐老公的。”东青往沙发上一个葛优躺,累坏了,他现在知道丁姐的身材为什么那么健美了,每天都在做体力活啊。安琪和知非互相看了眼,安琪接着说道:“嗯,我看你学点修车技术也是很好的,能更好地了解车况啊。离开学还有大半个月,狗哥你看要不天天去吧,除了学赛车,修车也学一学。技多不压身啊!知非,你说呢?”“是啊,等开了学,我估计就没时间了。”两个女孩拚命想把东青往丁亚楠身边推。东青想了想同意了,他看着两个女孩说道:“但我有个要求,我不在家,你们不能乱跑。”安琪是知道东青有照看知非的任务的,当下答应下来:“当然了,这么热的天,谁高兴出去。空调不舒服吗?游戏没意思吗?雪糕不好吃吗?”看知非也点头了,东青才放下了心,说实话他还是挺喜欢和丁姐待在车铺里的,既可以撩姐又可以学到知识,比陪两个小丫头玩游戏有意思多了。

第二天早上,当东青把知非送到安琪家,安琪给了他一个餐盒。“我学着煮了点皮蛋瘦肉粥,你给丁姐带点过去。记着,别提我。”“安琪,你还会煮皮蛋瘦肉粥啊?还有没有?给我尝尝呢。”东青跟着知非挤进了厨房,顺便偷偷地摸了把安琪翘翘的小屁股。安琪回了他一个媚眼。

头发蓬松的丁亚楠拉开卷帘门,就见一个人蹲在门口。“谁?”亚楠吓了一跳。“丁姐,是我。”东青微笑着站起来。“是小苟啊,怎么这么早?”亚楠脸色微红,把头发捋了捋。“放暑假,在家里待在没事,就到丁姐这混混。丁姐欢不欢迎?”“有个免费劳动力当然好……你早饭吃了没?”“吃了,这是家里做的皮蛋瘦肉粥,带点过来给丁姐尝尝。”东青把粥放在一张小桌上。“皮蛋瘦肉粥?”亚楠呆呆地在桌边坐了下来。“嗯,皮蛋丁姐不忌口吧?”东青打开餐盒,发现里面安琪还贴心地放了把勺子。亚楠接过勺子,低下头默默地吃起来。

东青又到车里换了件旧T恤,这是他用来当工作服的。当他回到店里时,发现亚楠竟然在边吃边哭。“丁姐,你这是?粥不好吃?”“不是。”亚楠擦了下眼泪,“我想起了以前我妈每天给我煮皮蛋瘦肉粥,就是因为我喜欢吃。”说完眼泪又流了下来,同时大口地往嘴里吞咽著粥。丁姐的妈妈应该是过世了,否则她不会这么伤心,东青猜想。他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丁姐的肩膀以作安慰。

丁姐的性格毕竟是坚毅的,等她吃完,洗好餐盒,已经恢复了正常,就是眼睛有点微肿。“丁姐,今天我们做点什么?”“我们就从简单的做起,先帮一辆车贴个拉花。”丁姐走到一辆白车旁,打开手机给东青看了张照片,“客户要这个效果。”东青看了眼,“藤原豆腐店,啊,头文字D。”“对,第一步当然是把相关的车身部位洗干净。”“这让我来。”东青抢过水桶开始清洗,丁姐在一边欣慰地看着,手抱在胸前,山峰显得更加挺拔。“然后,如果是新手,心里没数,你可以用双面胶在车身上打个轮廓。经验足了,可以直接贴……先喷点水,这样如果贴歪了,可以移动、微调……开始拉花,小的可以全拉开再贴,大的最好一点点撕开……贴好后,用刷板把气泡、水分全部挤掉……等水分干了,再撕掉底纸。”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拉花就出现在了车身上。“要不,另一边的拉花你来贴?”丁姐微笑着鼓励东青。“不不,还是你来。”“没关系的,这拉花不值几个钱。”东青想了想,“丁姐,说实话我那车上的美少女我不喜欢,要不我自己来更换下,就当练手……你这还有拉花吗?”“有。”丁姐拉开个柜子,里面有一叠拉花。然后东青在里面找了找,很快挑出了两个斗牛犬狗头的拉花。“你确定贴这个?”丁姐对这两个拉花很有印象,是个男客人定制的,后来嫌太凶恶了女朋友不让贴,当然工本费付了,“颜色倒不冲突,黑白两色的,但不觉得太凶了吗?”嘿嘿笑了笑,东青说道:“就是要凶一点,我们是赛车啊,就要这个气质。”“倒也是。”“还有,朋友们都叫我狗哥,不是正好符合这拉花吗?”东青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狗哥,好霸气啊!”不知想到了什么,丁姐笑了起来。

在丁姐的帮助下,先用吹风机加热撕掉了美少女拉花,然后再用除胶剂去除残留的胶体。贴个拉花只要十几分钟,去除拉花却花了一个多小时。好歹最后结果不错,两个黑白的凶恶狗头完美地贴在了车门上,小钢炮更显霸气。

关于费用两个人争执了起来,最后因为狗头拉花是零工本费,东青就没有坚持付钱。500元一小时的学费,东青一定要付,否则就不学了。丁姐拿他没办法,也妥协了。学改装、修车技术的学费和帮工费互相抵消,东青装了把大款说家里有钱,就是来丁姐这消磨时间的。丁亚楠还能说什么呢?她心里阴暗地想到,这小子这么殷勤,该不会真得对她有什么想法吧?自己是个老女人了啊,这小子莫非恋母?他说过喜欢熟女,不会是真的吧?脑子里一时乱成一团浆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