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传 第九章 天马山之战

【狗娃传】 第九章 天马山之战

接下来一周,东青的活动规律是这样的,上午在天马山练车,中午回去吃午饭,然后去安琪家拿点冰镇绿豆汤、哈根达斯或大西瓜之类的给亚楠带去。亚楠很感动,撒著娇埋怨东青都把她养胖了。这种借花献佛倒让东青有了点小内疚。晚饭的话,如果虎哥回车铺就回月湖山庄吃;如果虎哥不在就和亚楠一起吃。颇有西门大官人约金莲的既视感。晚上则跟着亚楠四处赛车,东青开车,亚楠坐副驾驶指点,如何超车、如何卡位、如何应付各种突发情况……狗头车的身影在赛车群的分享视频中越来越多见。由于东青非常喜欢漂移,很快赢得了一帮迷弟迷妹,他们给他取了个绰号“漂移狗王”。

而亚楠和他之间也越来越暧昧,每次赛车时看见熟人,亚楠介绍东青时,不再说某某是她的徒弟,而只是含糊地说是她的一个小朋友。聪明人都觉得这个“小朋友”别有含义,于是在赛车圈一个流言出现了,虎哥被他的徒弟绿了。于是,东青莫名其妙地就多了顶“勾引师娘”的帽子,同情虎哥的人不耻地称呼东青为“骚狗”。真是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直到后来,亚楠和东青重逢后,亚楠才告诉东青,其实她在这个时候已经决定要离开虎哥了,所以才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在这个时候,亚楠已经开始把东青当作自己的小情人对待了,虽然两人还没有上床。另外说一句,对于东青的早出晚归,雨濛和桂芳都没说啥,前者是以为东青在帮她看护女儿,后者是希望东青能在外面找到真正的同龄女朋友,从而摆脱某个老女人的纠缠。如果知道儿子在外面是陪另一个老女人,不知道桂芳会不会气到爆炸。

一周后,东青来到修车铺,发现门上贴了个告示,“因店主要准备月底的俱乐部联赛,所以暂不接受新业务。”“姐,这是什么?”“正要和你说这事呢。”亚楠抱着一个大盒子,笑着对东青说,“你现在漂移、公路赛练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去正规赛场跑了。哝,这是刚到的头盔和防火服。”亚楠打开盒子,取出两个头盔和两件漂亮的防火服,“这件大的是你的,快试试。”东青兴奋地套上防火服,戴好头盔,“姐,怎么样?”“你活动下,看看大小。”蹲了几蹲,又伸了伸胳膊,“正好。”亚楠看着帅气的东青两眼发光,由于没有镜子,只能拍了几张照给东青看。防火服和头盔的主色调是白色,镶嵌著一些黑色的几何图形,简洁大方。亚楠也抖开了自己的衣服,“我们的赛车服可是情侣装,你看出来没?”东青观察了一下,两件衣服唯一的区别,东青左胸口的数字是“1”,而亚楠的是“0”。“姐,你好色啊!”聪明的东青马上猜出了里面的含义,结果被恼羞成怒的亚楠狠狠踢了下屁股。

“月底天马山赛场有场业余的俱乐部联赛,我想把它当作告别赛。”“姐,你的意思是……”东青脸上露出了一个期待已久的笑容。“是的,比完这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玩赛车了,准备回家了……下个月是我妈的生日。”亚楠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浑身轻松起来。“每个俱乐部要出三辆车,除了虎哥和我,我正式邀请你参加。”“我行吗?”东青有点心虚,从来没有开过赛场啊。亚楠飞了他一眼,嗔怪道:“男人怎么能说不行?离开赛还有两周,我相信这点时间对你来说足够了。”“明天开始你不用来车铺了。”亚楠指了指空荡荡的店铺,“我不接新活了,店里就一点点事情了……我们明天上午9点在天马山赛车场碰头。”又递给了东青一叠资料,“这是我总结的天马山赛场每个弯道的详细情况,你今天先回去记熟。”东青接过这叠A4纸,最上面是一张赛场的平面图,然后后面是一张张文图并茂的手写资料。丁姐的字体大气有力,和她的人一样。看得出丁姐为了东青能尽快熟悉天马山赛场颇费了一番心血。“姐,话不多说了,我会给你一个冠军的。”“那你要好好努力了,上海赛车玩的好的人可不少。”亚楠揉了下东青的脑袋。

“我们最后再来给你的高尔夫做个保养,我记得你的轮胎要换了。”两个小时后,小钢炮里里外外焕然一新。“把后备箱打开,你多拿几个轮胎,跑赛场废轮胎。”后备箱加后座,亚楠硬是塞进去了四只新轮胎。东青要付钱,他这个礼拜和丁姐搭档赛车,赢了好几场,钱包微鼓。亚楠拒绝了,直爽地和东青说,“不瞒你,我和虎哥并没有打结婚证……我会把车铺和积蓄都留给他,拿他几个轮胎又怎么了?”“那我更要付了,我可不想占他的便宜。”东北人的愣劲上来了。亚楠的眉毛扬了起来,生气了,“你是不是介意我和虎哥的事?如果介意就给我钱好了,但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了。”东青只得讪讪地收起手机,但也实成地说道:“大老爷们,说不介意是假的,介意肯定会介意。”亚楠脸色微微发白。东青大著胆子把她有点僵硬的身子搂了过来,“但谁叫我晚生了几年呢?如果我和虎哥当年同时遇见你,我相信你一定会选择我的。”亚楠眼色迷离,双手上扬搂住了东青的脖子,两人的嘴合成了一个吕字。十几分钟后,双手开始不老实的东青被脸色泛红的亚楠赶出了车铺。

晚上虎哥意外地回了车铺,亚楠正在打扫。“吃过了?”“嗯,在外面吃了。”沉默了一会儿,虎哥开口问道:“听他们说,你在外面找了个小情人?”亚楠停下手里的活,眼睛毫不迟疑地盯着虎哥,“你认为呢?”虎哥讪讪一笑,走过去想抱亚楠,“我当然是相信你的,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亚楠低下头继续扫地,自然地避开了虎哥的拥抱,“我找小苟是为了月底的俱乐部赛,你没忘了吧?”虎哥才想起来答应过亚楠要参赛的,“当然记得,不就一个小比赛嘛,我随便开开。”“你还是做下恢复性训练吧!”亚楠忍不住劝道,看着虎哥那个大肚腩。“当然,当然。”虎哥突然发现,撅著屁股扫地的亚楠还是那么性感,“亚楠,晚上要不我们快乐一下?”“真不巧,我今天大姨妈来了……等比赛完了吧,比赛完了拿了奖金,我们去开个总统套间,好好快乐一下。”亚楠给了虎哥一个媚眼。“好好,那说定了。”虎哥决定这几天不出去鬼混了,储蓄点体力,亚楠的胃口可不是容易满足的。稍后,又开始后悔,自己没事干嘛去撩拨这只母老虎。

从天马山公园再向西三公里就是天马山赛车场,也是俱乐部联赛的举办地点。说来也巧,月湖山庄、辰山植物园、天马山公园、天马山赛车场,自东向西一字排开都在沈砖公路沿线,赛车场和月湖山庄也就相距10公里左右。给东青的感觉,自己就像在玩游戏,月湖山庄是出生地,植物园旁的辰塔路是新手村,最终要在赛车场挑战BOSS。

天马山赛车场正式名称是“上海天马赛车场”。单圈:2.063公里,弯角:14个,直线段宽:12米,行驶方向:逆时针,车子上场费用:500元每节(25分钟)。我们对比下上海的另一个赛车场,上海国际赛车场。单圈:5.451公里,弯角:16个,直线段宽:13-15米,行驶方向:顺时针,车子上场费用:初级2000元/小时、中高级4000元/小时,押金统一是20000元/人。一般超跑喜欢跑国际赛车场,因为直线赛道比较长,能够把速度拉到极致。而改装车主们喜欢天马赛场,价廉物美,能体现技术。反正,开超跑的和开改装车的也分了两派,互相看不起。开超跑的富二代们认为开改装车的都是穷屌丝,反过来改装车玩家则认为超跑富二代们都是技术小白,菜得一逼。

东青和亚楠在天马赛场停车场碰了头,先上了看台。停车场和看台是免费的。“起始点大直道尾端是一个回头弯,就是1号弯。1号弯需要踩刹车降到很低的速度才能舒坦地进弯,并且不能太早进弯,方向盘要保持正中,找准正确的进弯位置才能获得更快的出弯速度。1号弯也一直是比赛中的兵家必争之地。1号弯出弯后就是略带一点弯曲直线的2号弯……”亚楠就著现场和图纸又把天马十四弯一一给东青详细说了一遍。尤其几个高难度弯的要点更是让东青复述了一遍,比赛亚楠一贯是严肃的。“最后,你要注意,业余赛和专业赛的区别。业余赛没有抢修点,不能更换轮胎,一旦没控制好,轮胎报废,就只能弃赛出局……我在天马赛场的经验是,连着快跑两圈,就必须慢跑一圈……”接下来两周,亚楠如何在赛场上调教东青我们就不多说了。

时间直接跳到8月25日,天马山赛场,上海赛车俱乐部业余联赛正式开跑。一共8支车队参赛,两两对决,初赛、复赛和决赛。今天赛场上人山人海,看台上几间VIP包厢也被包了出去。其中一间的里面是两个年纪不大的少女,正一人一只望远镜在赛场上找寻着目标。

翼虎赛车俱乐部的三辆车缓缓开进了赛场。当头的是一辆红色的丰田86,属于平民级的跑车,后置驱动。肥头大耳,穿着一身红色防火服的虎哥坐在车里,正开着车窗不断向人打着招呼,一副大佬的模样。亚楠和东青各自开着思域和高尔夫跟在后面,按亚楠的要求没有开窗,尽快让身心进入比赛状态,不受外界干扰。

初赛很快打响,虎哥凭借扎实的技术和跑车后驱的优势,一上来就抢占了第一位,全程领跑,轻轻松松拿下了初赛。第二、第三由亚楠和东青取得。东青全程紧跟丁姐,他这次的目标就是保护亚楠。在赛车比赛中,规则是有利于前车的,前车可以名正言顺地占道卡位,后车撞击前车则属于违规,会受到加时处罚。但也难免有人故意撞击前车,使前车毁坏出局,以帮助队友赢得比赛,这也算是一种田忌赛马。东青跟在亚楠后面就是防止这种战术撞车的出现,当然业余比赛中更多的是由于水平不够而造成的无意撞车。思域和高尔夫就像一对连体婴儿,整个赛程,高尔夫的前脸几乎就贴著思域的屁股在跑。观赛者们都觉得这两个车手十分默契、水平很高,只有一个坐在包厢内的双马尾少女不知想到了什么污污的场面,脸色莫名的红起来。

复赛的对手水平明显高了很多,虎哥在起跑时竟然没有抢到第一位。虎哥觉得失了脸面,开始拚命加速。亚楠在耳麦里提醒了虎哥多次,让他注意轮胎,不要过热。但他根本不听,反而摘掉了耳麦。结果就是,当丰田86超过对手不久,轮胎就着火了,虎哥出局。还好,虎哥的对手也不得不慢了下来,亚楠抓住机会,在1号弯道一个漂移成功超车,然后在东青的掩护下领跑全场,取得了第一,拿下了复赛。前文说过,赛场中漂移时,轮胎的滑动会受到场地严重限制,所以车手一般不会在赛场中使用漂移,但亚楠这次充满想像力的漂移给大家开了眼界。1号弯是个回头弯,也叫发卡弯,车手必须把速度放得很慢才能安全过弯。而亚楠利用漂移的惯性,几乎没有反打方向盘,思域直接来了个近180度的掉头,抢在前车前面过了弯。人们还在惊叹亚楠的技术和大胆,后面的高尔夫也是一个漂亮的漂移,擦著对手也冲了过去。全场轰动了,看台上人们都站了起来鼓掌致敬。现场主持也开始凑趣地介绍亚楠和东青。“翼虎俱乐部的2号车手丁亚楠,圈内的老人应该对她不陌生。亚楠姐是本次比赛唯一的女车手,人称‘漂移女王’……而3号那辆狗头车的车手苟东青,最近也是名声在外,很多年轻人喜欢叫他‘漂移狗王’。”“我怎么听说他的绰号是‘骚狗’?”特约嘉宾是虎哥的老朋友,一点也没给东青面子。场上了解情况的人都嘿嘿嘿地窃笑起来,同时对不了解情况的新人开始热情讲解。好吧,苟东青也算正式扬名赛车圈了。

复赛过后,有段比较长的休息时间,让车手检修车子、接受采访。虎哥作为翼虎俱乐部车队的队长当然去接受了采访,亚楠和东青则负责检修车辆。弄完车辆,东青发现亚楠正在看现场采访的直播,电视里面虎哥好像和一个年轻人发生了争执,亚楠神色严峻。“姐,怎么了?”亚楠指了指那个嚣张的年轻人,“这人怎么到天马来了,还杀进了决赛。”“他谁啊?”“他叫黄毅清,某个富二代,前几年回国后弄了个SSCC上海超跑俱乐部。他们那个圈一般在国际赛场玩,今天怎么来这了?”看了下电视直播内容,大概是黄毅清目空一切,说了类似“在座各位都是垃圾”的话语,惹怒了爱面子的虎哥。“不是说天马赛场不利于超跑吗?姐,你怕他?”“只是听说这个人比赛有点脏。”亚楠皱起了眉头,隐隐有点不安。

时间来到下午2:00,决赛即将开始,但赛场上的气氛异常沉闷。观众们都明白了SSCC就是来天马踩改装车车手们的脸面的。赛道上翼虎车队的旁边,是SSCC的三辆超级跑车,第一辆兰博基尼Aentador LP700-4,第二辆法拉利599GTO,第三辆雷克萨斯RCF,最便宜的也要一百万朝上。看到虎哥一改四处招摇的模样,早早躲进了丰田86,关上了车窗。亚楠皱了皱眉头,拉过东青耳语,“虎哥心态不稳了,可能会发挥失常。如果发生意外,你不要慌张,紧跟我,我们和SSCC慢慢磕。决赛要跑50圈呢,别急。”东青看了眼躲在车内的虎哥和谈笑风生的三位SSCC车手,点了点头,“怂什么,就是干,怕个毛啊。”他平头哥的憨憨模样使亚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踮起脚揉了下东青的头发,笑得很甜。亚楠的动作和笑容被包间里时刻关注她的安琪看了个清清楚楚,小姑娘兴奋地握紧了拳头。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她的妈妈就快要回家了。

比赛开始,和初赛相反,SSCC三辆超跑很快领先了,特别是直线长道上,把翼虎车队拉开了两个身位。亚楠和东青放松心态,死死咬住他们。性能最好的丰田86出人意料地落到了最后。三圈过后,86突然离开赛道,停在了沙地上,魁梧的虎哥低着头弯著腰地走了出来,离开了赛场。他竟然弃赛了,场上嘘声一片!

亚楠和东青在下一圈看到了被丢弃在那的,孤零零的86,知道虎哥出局了。“姐,你看中的男人有点逊啊!”东青和亚楠在耳麦里聊了起来。“所以我抛弃了他,选了你嘛……如果我们能战胜SSCC,晚上……姐随便你弄,你明白?我的小狗狗。”亚楠沙哑而性感的声音在耳麦里响起。东青咽了口口水,“姐,你喜欢什么体位……”这对狗男女一边聊著骚一边追着SSCC,状态竟然不错,两辆改装车紧跟着三辆超跑,丝毫没有掉队……一圈又一圈,慢慢地压力开始转移到了黄毅清三人的身上。

SSCC的初赛和复赛都是靠超跑的霸气,给对手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从而丧失了士气,导致发挥失常……SSCC赢得相当轻松。但没想到思域和高尔夫两破车的车主好像全然没受到影响,韧性十足,越战越猛。赛程过半,两队的距离还是没有拉开。亚楠是因为她也是出生豪门,家里比黄毅清家还有钱,虽然现在开着辆破思域,但以前什么超跑没玩过,对SSCC自然不虚。东青则初生牛犊不怕虎,身心全在亚楠身上,一门心思地和她在耳麦中聊骚,根本不在意对手开得是什么车。老子好歹也是开过大牛的人。

SSCC超跑的威慑力没了,三个车手对天马赛道不熟,超跑的优势发挥不出,渐渐地压力就起来了。SSCC这次来天马是想通过踩改装车来扬名的,如果输了,对SSCC的负面影响还是很大的。富二代就是讲个脸面,上海超跑俱乐部又不止你SSCC一家,如果在天马输了,肯定会造成会员流失。

超跑车手们越开越急,在26圈时终于出了问题。雷克萨斯RCF在过弯时,刹车发软,没刹住,一头撞上了护栏,车头破碎。也不知这昂贵的修车费用由谁来出。这下,2对2了,两队陷入了缠斗。利用娴熟的弯道技术,思域渐渐追了上去。

“不行,再这样下去会输的。钉子,执行B计划,你领跑,我来掩护。”黄毅清通过耳麦向队友说道。“好。”钉子加大油门,兰博基尼全力发动。黄毅清则放慢法拉利599GTO开始游蛇战术,阻挡思域和高尔夫。这就属于恶意阻挡了,看台上响起一片嘘声。

就这样开了一圈后,后面三辆车纠缠在一起,而兰博基尼越来越远。大小姐亚楠发怒了,她叫道:“小苟,你一个人能战胜兰博基尼吧?我去把那辆恶心的法拉利撞开。”东青却很冷静,“丁姐前面就是1号弯了,我们换个位置,我有信心超过法拉利。”“好。”亚楠同意了,东青出色的空间感,使他比亚楠更善长超车。其实东青哪有什么空间感,全靠危险预警,感觉能超就超,感觉要撞车就不超。

亚楠微带刹车,迅速和东青换了个位置,前面1号弯就到了。牛逼哄哄的SSCC车队根本没有关心过其他车队的情况,根本没看到翼虎车队上场是如何过1号弯的。场上的观众们看到思域和高尔夫变化队形,意识到精彩的场面即将上演,都屏住呼吸站了起来,连两个主持人都停了讲话,喇叭里能听到他俩急促的呼吸声。黄毅清开始刹车降档准备进弯,就见旁边突然冒出一个狰狞的狗头……狗头根本没有减速,超过法拉利到了弯口,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然后就见狗头车像是在原地跳了下,车头车尾迅速掉了个方向。狗头车先法拉利一步进了弯,并率先完成了出弯,但东青并没有加大油门。出弯后,狗头车牢牢占据了中线。黄毅清习惯性地抢进了里道。“姐,就是现在。”东青话音刚落,思域就轰的一下从外道飙了过去,直追兰博基尼。黄毅清被东青卡住反而落在了最后。

接下来就简单了,在观众们的加油声中,思域利用一个比较复杂的连续弯道,以细腻的技术硬是抢过了兰博基尼第一个冲过了终点。而在300米后的赛道上,高尔夫还是牢牢地把法拉利挡在身后,东青活生生把黄毅清压了十几圈,让他完全没了脾气。这真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