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傳 第十六章 香艷的晚餐

【狗娃傳】 第十六章 香艷的晚餐

把車在院子裡停下,看著知非摟著安琪用指紋開了門,東青忍不住問了句。「知非,你不回家啦?天天住在安琪家。」「要你管!」知非轉身比了個中指,就把臉色羞紅的安琪推了進去,啪地關上了門。「我操!」東青只能無能地罵了句。

怕車子的聲音吵醒桂芳,東青把奧迪停在了安琪家然後走回了謝家。輕手輕腳地從後門溜到了自己的房門口,一開門就發現裡面有人。床頭柜上的檯燈亮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捲縮在他的床上。由於房門打開,窗戶外面吹進來一陣初秋的涼風,穿著單薄睡衣的齊雨濛也許感到了寒意,身體捲縮得更厲害了,像個無助的小孩。

東青輕輕把門關上,又過去關上了窗戶。看著那熟悉的嬌媚面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軀、潔白小巧的赤足,東青已經放下的心情又繃緊了,壓抑得難受。鼻子發酸,視線有點模糊。呆呆地站了會兒,東青終於克制住了自己。當他轉身準備離開時,背後傳來了一聲驚呼,「不要走。」床發出一陣劇烈的抖動,溫柔而有彈性的軀體撲了上來,死死抱住了男孩。兩人僵持在床邊五六分鐘,東青終於木然地說道:「太太,時間不早了,早點回去睡吧……要不我走?」「不,東青你給我幾分鐘,聽我解釋。」東青沒有再開口,雨濛腦中一片混亂,她不知道說點什麼,她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把眼前的男孩留住。「我沒想傷害你,東青,和你在一起時我真得很快樂……但大人有大人的生活和無奈,有些事你現在的年紀理解不了,等你活到我這個歲數,你就會理解了,就不會計較了。」

東青很失望,他現在最想聽的是雨濛能說一句她錯了,以後再也不會找其他男人了。但雨濛就是不說,反而試圖說服少年能接受她的淫亂。東青憤怒了,他用力扯開雨濛,把她推倒在床上,「我理解不了,我就是一個鄉下人,我做不到像你一樣開放,可以接受和其他男人共享自己的女人。」雨濛也有點火了,「你不是也有其他女人?那個安琪,看你時候的那個騷樣,你敢說沒有和她上過床?我不限制你,你為什麼要限制我?我們在一起不爽嗎?為什麼只准你們男人花天酒地?女人有幾個情人就是道德敗壞、就是淫蕩?你連謝北方都不如。」「我和安琪是有感情基礎的,別把她和你那些野男人比……我就是這樣,你要麼按我的要求來,要麼就分手。」東青一副軟飯硬吃的模樣。「我和Peter也是有感情的,他幫了我不少!」說完雨濛就後悔了,她哀求著少年,「你能不能不要在意別人?我和你在一起時絕對是全心全意的。」東青臉色一陣蒼白,「對不起,我就是一個自私、保守、落後的鄉下人……我們不是一類人,不要勉強了……祝你和Peter幸福。」其實少年心裡還是有點自卑的,他覺得自己遠遠不如Peter。

東青走過去打算開房門,又停了下來,「我畢竟是一個外人,過段時間你就忘了。但你要想想知非,她是你唯一的女兒。你有沒有想過,我怎麼會找到畫廊去的?」「是知非?」雨濛早就懷疑了,但她沒有勇氣去確定。「對,她早就知道你的事了,知道那個Peter和其他的那些模特……她並不是進入了叛逆期,而是你和謝北方讓她太失望了……她到現在還潔身自好,沒有濫交,已經很不錯了。」相比混亂不堪的父母,知非只是成為了一個拉拉,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你好好想想,如果還想挽回知非的感情,不想她變得和你一樣,你是不是該做點什麼?」說完,東青轉身拿過自己的書包,腳步不停地走了出去。房間裡只留下了臉色慘白的齊雨濛。

在奧迪車上沒睡一會兒,東青就被張牙舞爪衝出來的知非和安琪驚醒了,上課要遲到了!臉都沒時間洗的東青拿出全部本領衝到佘山家園接上了幼楚,四個人兵荒馬亂地趕到學校,踏著上課的鈴聲坐了下來。還好,知非和安琪是熬夜熬慣的,東青又是個非人類,三人總算順利地熬過了一天。今天是周五,明天就可以休息了。

下午最後一節是自修課,東青被滿臉嚴肅的董春蘭叫了出去。過了十分鐘左右,各班班主任走進教室叫停了學生們,然後教室里的喇叭響了。……內容大概是高一10班苟東青同學因霸凌其他同學,嚴重違反了校紀校規,在社會上造成了不良影響……經校委會同意,做出如下決定:對苟東青同學作開除處理。其實只是取消借讀資格,但校長覺得說「開除」顯得更嚴厲、通俗一點,反正苟東青是在二中不能待了。

放學後,在學校對面小區的停車位上,東青正在安慰大哭的幼楚。「好了幼楚,別哭了,是我做得太囂張了一點,沒給別人留後路,和你沒關係。」東青說著。幼楚把頭埋在知非的懷裡,眼淚都把知非的衣服弄濕了,抽泣個不停。她覺得是自己連累了東青。知非也安慰她,「好了,東青就是這樣的人,在那個情況下,不管是你還是其他同學,他都會上去幫忙的。也正是他這樣的性格我們才會喜歡他,和他做朋友的啊。」東青想了想,扶著幼楚的肩膀讓她看著自己,「幼楚,我告訴你一件事吧……其實我是你的哥哥,是你媽和前夫生的那個兒子……我爺爺今年死了,媽媽就把我接到了上海……所以我揍他們是天經地義的。」「真,真的?」林幼楚停止了哭泣,瞪大了眼睛,她還是有點不相信,怎麼突然就成了自己的哥哥?雖然她有過這樣的幻想。「是真的,媽媽怕你接受不了,沒想好怎麼告訴你……這事知非和安琪都知道。」知非忙點頭作證。「哥!」幼楚尖叫一聲,一頭扎進了東青的懷裡,哭得更厲害了。

「這是怎麼了?」打完電話的安琪走了過來,有點摸不著頭腦,看著又哭又笑的兄妹倆。於是知非和她解釋了下,然後問道:「你媽怎麼說?有辦法沒?」聽到這個話,東青和幼楚也停了下來,緊張地看著安琪。「她說回二中可能有點困難,但給東青另找一家學校是沒問題的。」「耶!」其他三人都高興地叫了起來。東青抱著安琪親了下,知非不甘示弱地也親了安琪一口。旁觀的純潔少女林幼楚覺得有點怪怪的,閨蜜之間現在流行親嘴嗎?知非好像還把舌頭伸了進去。安琪不好意思地推開人來瘋的閨蜜,繼續對東青說道:「我媽讓我把你們帶到她家去,她今天請我們吃晚飯,商量一下你上哪個學校。」

安琪駕車,開了約半小時不到,來到了松江工業園區,直接進了一個高檔小區。「我媽回去後,前兩個月和我外婆那是好的嘞。後來外婆開始不斷給她介紹對象。我媽煩了,就搬了出來一個人住。」說著給了東青一個白眼,東青摸著腦袋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路路達就在這個園區里,這離我外婆家也不遠,都挺方便的。」安琪停下車,但沒熄火,「1903,上去吧。」「哦。」東青有點激動地下了車,手裡拿著一瓶順路買的紅酒。安琪一把拉住了也想下車的知非,然後鎖上了車門,搖下窗對東青喊道:「我和知非還有事就不上去了,我會給我媽打電話解釋的……我們明天來接你,放心玩,我會和陳姨說今天你住我家的。」東青時不時會在安琪家過夜,對桂芳說是一起打遊戲。桂芳也沒多想,反正知非也在那。另一方面,桂芳還巴不得兒子能和安琪發生點什麼呢,白撿個大小姐當媳婦,那是老苟家祖墳冒煙了。安琪這時也明白過來,也大叫道:「對,你放心玩,安琪就交給我了。」兩個瘋丫頭帶著一臉茫然的幼楚開車跑了。

東青來到1903門口,還沒按門鈴,門就開了,亞楠站在門口一邊微笑著看著他,一邊在打電話:「你怎麼不來了呢?我買了這麼多菜……唉,唉,別掛啊!」亞楠無奈地放下電話,「這死丫頭,說是和知非約了初中同學,來不了了……快進來。」東青第一次看到亞楠這身家庭主婦的打扮,一件碎花的連衣裙,外面還穿了件圍裙。半長不長的頭髮撒開著,焗了點油還燙了一下。臉上化了淡妝,完全是一個精緻的都市麗人了。只有裸露的淺咖啡色小腿,才能讓東青聯想起以前那個彪悍的「漂移女王」。

鎖好門,亞楠低下頭給東青找拖鞋。看著那碎花裙下圓滾滾的屁股,東青就壓抑不住地硬了起來,他貼了上去。「別。」亞楠轉身用手護著自己,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東青,「我好不容易做好的菜,要乘熱吃。」嘌的親了下小男人,飛了個媚眼,「安琪說,今晚沒時間來接你了,讓你在這住一晚……別急,我們時間多呢。」說完,幫東青換好鞋,牽著他的手,先把他帶到衛生間洗了手,然後才來到餐廳。「哇,這麼多菜!」不大的餐桌上足足有七八道菜,「都是姐做的嗎?」亞楠臉紅了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水平,大部分是公司食堂送過來的……這不是說你妹妹要來嘛,我就多點了幾個。」亞楠邊說著邊開了紅酒,給兩人滿上了,「你怎麼還有個妹妹?沒聽你說過啊。」於是東青對她說起了自己的家事,重點當然是陳桂芳坎坷的一生。

聽完,亞楠唏噓不已,「你媽真不容易,比我強多了,想想我這麼多年對安琪不聞不顧的,真是對不住她。」說著說著,亞楠一隻手擋著眼睛難過起來。東青趕緊安慰她,又遞紙巾又說好話。哭了會,亞楠用餐巾紙擦了擦眼,想起某件事,咬了咬牙,正色對東青說道:「東青,我要和你說件事……如果,如果安琪知道了我們的事,又反對的話,我會為了她和你分手的……希望你理解。」東青還真不擔心這個,他摟住了亞楠,「理解,我當然理解。只要你幸福,我就高興了。」東青輕飄飄的甜言蜜語把亞楠哄得又哭又笑,一方面不捨得自己的小情人,一方面又覺得自己找了女兒的同學對不住她。

兩個人膩味著,足足吃了一個多小時,到末尾才想起東青的正事。「小狗狗,你有沒有什麼職業規劃?就是理想之類的?有什麼特別想乾的。」亞楠似醉非醉地坐在東青腿上,裙子被剝到了腰上,文胸也不見了;嘴對嘴喂了他一口紅酒後問道。「特別想乾的?當然有。」「什麼?」「當然特別想干姐了。」東青壞笑著就去咬亞楠兩顆勃起的玫珠,底下的手也忙著,三下兩下就把對方溫暖潮濕的蕾絲內褲扒了下來,露出了黑乎乎的一大片。亞楠的毛髮是真得旺盛。亞楠看也吃得差不多了,就吃吃地對東青說道:「乖狗狗,抱姐姐去浴室,試試姐姐新買的按摩浴缸。」「得令。」東青一把抱起亞楠就沖向了衛生間。

霧氣瀰漫的浴室里,雖然排氣扇在努力工作著,但濃郁的石楠花味還是鬱結不去。地面上濕漉漉的形成了淺淺的水窪,視力敏銳的同志可以在水窪里發現幾根可疑的毛髮,彎彎曲曲、有粗有細。碎花裙被揉成了一團扔在了角落裡,邊上還伴著一隻沐浴露空瓶。抽水馬桶的蓋板收到了劇烈的衝擊,發生了明顯的偏移。整個衛生間呈現出一副大戰過後的慘烈模樣。

巨大的三角形浴缸里,渾濁的池水在持續翻滾,兩具精疲力竭、性感健美、一棕一白的肉體相擁著,重疊在一起。白的是東青,棕的是亞楠。「討厭,你怎麼這麼粗暴?直腸都給你肏出來了。」臉色泛紅、一臉滿足的熟女側躺在少年的身上,竟然也像個小女子一樣撒起嬌來。「好久沒肏了嘛,想死我了……我來給你揉揉。」東青伸到了亞楠的屁眼那,一摸果真凸起了一個肉疙瘩,當下小心地揉了起來。剛才他一發狂把亞楠的三個洞都肏了一遍。「別哄我,你不是有知非嘛,我不信你們沒上床。她是不是比我嫩?比我緊?」亞楠嫉妒地咬了一口東青的乳頭,撒起了嬌。「姐,說實話,她太嫩了,我都不敢用力,不盡興,還是姐最好,耐肏。」東青想起了安琪嬌弱求饒的樣子,人菜癮還大。亞楠笑著鬆開牙齒,打了他一下,「我就當你誇我了……我們還是說正事吧。」

「你老實說以後打算幹什麼,根據你的規劃我可以幫你選學校。」躺在東青厚實的懷裡,一邊用手指挑逗著東青,一邊問道。「不怕姐見笑,我還真沒什麼理想。以前在老家就知道打架,到了上海看到老媽後,就想著多掙錢,能讓她不用工作,好好享受,跳跳廣場舞,打打麻將……還有就是給媽媽和妹妹買個大房子吧。」說完,東青拍了拍亞楠的屁股,「姐你既然認為我有賽車天賦,要不我就當個賽車手?也算繼承姐的理想。賽車手應該掙得不少吧?」亞楠感動地看著東青獻上了一個熱吻,「知道嘛,這次回家我媽對我說了實話,我當年比賽時狀況橫出,並不是我運氣不好或者水平不行……而是我父親作的手腳,他表面上支持我,實際上是反對我賽車的,他買通了我的團隊,想方設法阻礙我獲勝。」「我媽說,我和虎哥私奔後,他很後悔,是在悔恨中過世的。」亞楠的聲音哽咽,東青抱緊了她。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兩人的心裡不約而同地浮現出了這句話。

「不說我了,都過去了,還是說你的事吧……實話實說,賽車運動在國內還是過於小眾。你看韓寒,在世人眼裡,他的身份更被人認同的還是作家,雖然他在賽車運動中取得的成績遠遠大於他的文學創作,可以說是國內賽車手第一人……」說到韓寒,東青有話說了,「我可做不到想他一樣可以棄學,也許他家境好,對學歷不屑一顧。我媽還等著我上個大學光宗耀祖呢,我不想讓她失望。」「嗯,國內的賽事也不多,除了訓練比賽,你完全可以另外從事個工作。」亞楠幫他的小情人規划著,「如果這樣,理科類的工作就不行了,太占用時間,需要經常加班。你最好選個文科類的工作……律師、金融或管理,怎麼樣?到時你可以到路路達來幫我。」亞楠說得興奮了,一下坐了起來,兩隻碩大的乳房在東青的眼前跳動著。東青覺得自己又想要了,他用手去捕捉那兩隻肥兔子,「聽姐的。」亞楠順勢把乳頭塞進他的嘴裡,「知道我為什麼要成立路路達車隊嗎?」「為什麼?」「我想幫你把戶口遷進上海,這樣你上學、買房子就會簡單很多。但現在上海的戶口很難進,我問了一些朋友,最好操作的方法,就是像楊超越一樣以『特殊人材』的資格進來?」「怎麼弄?」東青好奇起來。「賽車手就是標準的特殊人材啊,你只要獲得一個有分量的獎項,我就可以以路路達的名義去幫你申請,集團在松江區還是有幾分面子的……」「姐,你對我真好!」東青緊緊抱住了亞楠,兩人又一陣狂吻。吻著吻著,東青調整了一下兩人的體位,又想來一波。亞楠喘息著阻止了他,「小狗狗,我想試試其他的。」「不管什麼,我都滿足你。」東青信誓旦旦,充滿了信心。亞楠紅著臉湊到他耳邊開始低語,東青聽著聽著臉上的表情馬上垮了下來,一片驚愕。「我們試試,如果你覺得不適應,我們就放棄。」亞楠最後說到,看出小情人的表情有點為難。東青咬了咬牙,亞楠對他這麼好,他必須滿足她,「沒問題的,姐,我可以的。」「別說大話,來試試!」亞楠咯咯地像個女巫一樣笑著,一絲不掛地站了起來,把東青拉出了浴缸。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