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娃傳 第二章 齊雨濛

簡體

【狗娃傳】 第二章 齊雨濛 book18.org

這個觀景陽台足有十個平方,地上鋪著本色的原木地板,四周點綴著一些綠植,然後就是一張小圓桌兩張藤椅,簡單而雅致。太太在一張藤椅上坐了下來,陳桂芳趕緊給她的茶杯續上了熱水,然後就畢恭畢敬地站在了太太的身後。「坐!」太太邀請東青入座。苟東青立即搖頭拒絕,哪有母親站著,兒子坐著的道理。第一個要求就被眼前的男孩拒絕了,但太太並沒有生氣,反而笑著對桂芳說道:「倒是個懂規矩的。」「太太誇獎了。」桂芳低頭笑道。太太優雅地拿起茶杯茗了口紅茶,感興趣地看著高大健壯的少年,「長得不錯,眼睛和鼻子像你。」「嗯。」桂芳被這句話夸到了心裡,愛憐地看著兒子。東青遺傳到了她和前夫的優點,大眼睛、高鼻樑,四方臉、菱角嘴唇,笑起來嘴角有個小彎彎。陽光男孩,桂芳想起這麼一個單詞,對,他兒子就是一個陽光男孩。東青害羞地低下了頭,倒不是因為太太的誇獎,而是他從對方嫵媚的臉上認出,剛才的那副裸女圖卻正是太太的自畫像。 book18.org

東青害羞的表情使太太的眼睛亮了起來,熟女大都喜歡小奶狗似的年輕男孩。諸位不見,娛樂圈的那些小鮮肉們擁有如此之多的媽媽粉、姨媽粉,40幾歲的母親和女兒一起粉同一個偶像也是常見的現象。「是叫東青吧。別學你媽叫什麼太太,我叫齊雨濛,你可以叫我濛姨……東青啊,你的成績怎麼樣?」齊雨濛的聲音清冷而柔和,異常好聽。「濛姨,我初中畢業的成績全校第一。」苟東青驕傲地回答,兩隻烏黑的眼睛勇敢地看著太太嬌艷的面容,臉上的紅暈越發明顯。「不錯不錯。」太太不覺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一條腿架到了另一條腿上。注意到少年偷偷看了眼自己的絲襪美腿,又驚慌地移開,神情就像一頭受驚的小鹿。齊雨濛的心裡不覺暗自得意,對少年越發喜愛。「那會打架嗎?打架厲不厲害?」雨濛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她喜歡看少年手足無措的樣子。這怎麼回答?東青撓了撓頭,偷偷看向母親。桂芳向兒子點了點頭。「濛姨,你知道北方人脾氣比較直,幾乎每個北方人都會打架。」言下之意自己當然也會打架。「哦,厲害嗎?」太太嘴角翹起,讓東青頓感親切。他也沒徵求母親的意見,轉身一把撩起了自己寬大的汗衫,露出了一身結實的肌肉和淺紅色的刀疤,那些是他的勳章。「我打架沒輸過。」少年傲然道,又補充了一句,「不管是學習還是打架,我都是學校的老大。」雨濛咬著嘴唇站了起來,走到少年背後,伸出細長白皙的手指沿著他背部的傷疤慢慢摸了起來,眼神有點渙散。東青背部又有了觸電的感覺,酥麻不堪,雞皮疙瘩慢慢起來了,但他既不敢也不想把衣服放下,躲開濛姨冰涼的手指。還好,陳桂芳及時救了他,「咳咳。」她猛烈地咳了兩聲。 book18.org

雨濛立刻清醒了過來,不自然地放下了手,微紅著臉解釋道:「畢竟是經常運動的年輕人啊,身材真好,肌肉很清晰,是一個當模特的料。」 book18.org

陳桂芳看太太越扯越遠不得不提醒她,「太太,你看東青符合你的要求嗎?」齊雨濛坐回藤椅又喝了口茶,問陳桂芳,「陳嫂和東青提過這件事嗎?」「沒有,不知道太太對東青滿不滿意,所以我沒有對他說。」到底是什麼事?東青好奇起來,看著太太豐腴的身材開始想PEACH吃,莫非…… book18.org

「東青啊,阿姨有件事求你幫忙。你知道阿姨有個女兒,叫謝知非,比你小兩歲,今年也上高一。」因為酒鬼爺爺的疏忽,苟東青上學晚了兩年,所以和謝知非同級。「她可能進入了叛逆期,突然就開始不聽話了,阿姨很是頭疼……聽你媽媽說你也要到上海來上高一,我就有了個主意。」「你能不能裝作我的遠房外甥,以表哥的身份和我女兒相處,一起上學,一起出去玩,幫我看著她、保護她。」雨濛說完,兩隻好看的眼睛看著少年。「太太,這沒問題,但幹嘛要裝成小姐的表哥呢?」東青有點不理解。陳桂芳嘆了口氣,兒子還是天真了點,一個保姆的兒子又怎麼能和小姐成為朋友呢?但聰明的雨濛是這麼向東青解釋的,「我女兒一直想要個哥哥,裝作表哥可以讓你更好地接近她,融入她的朋友圈。」「那在家裡我就不能叫我媽為媽媽了嗎?」苟東青想到這點有點不樂意了。「東青,太太幫了我們這麼多,這件事情我們應該幫忙。」相對於無家可歸,少叫一聲媽又有什麼不可以,桂芳出面支持太太。其實私心裡,陳桂芳有點希望太太和兒子真得能結成乾親,這樣對兒子以後的學業、工作都會有很大幫助。 book18.org

「你們私下當然隨便怎麼稱呼,只要在我女兒面前注意點就行了。」齊雨濛解釋道,「為了感謝你們,東青的學費由我來支付,另外我每個月會給東青一萬元零用錢。」「太太,這不行,你讓他住在這,又幫他辦了轉學,為我們做的已經夠多了。」桂芳趕緊拒絕。「陳嫂別說了,你知道這點錢對我來說沒什麼。你老公沒工作,女兒也上高中了吧,還要寄錢給父母……我給東青零用錢也是為了他更好地和我女兒交往,兩人出去玩,總不能老是讓妹妹出錢吧。」齊雨濛捂著嘴笑了起來,眼睛彎下來像兩個月牙。「再說我相當於給知非請了一位24小時的貼身保鏢,一萬一個月還是我沾便宜了……我想東青會像保護親妹妹一樣保護知非的吧?」在這一刻,苟東青覺得太太是如此的美麗,就像個女神。他感動地說不出話,只會拚命點頭。 book18.org

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稍後雨濛突然覺得苟東青的髮型太土了,興致一來,就拉著他上街了,她決定包裝下自己這個剛出爐的外甥。坐在濛姨的白色卡宴里,東青有點不習慣,這是他第一次坐小車。看著濛姨一邊瀟灑地打著方向盤,一邊用藍牙和髮型師約時間,東青覺得會開車的女人真帥。「東青啊,現在理髮師那有點忙,我和他約了下午,現在也到飯點了,要不我們先去吃飯吧?」打完電話,雨濛向東青建議。「好的,濛姨。」兩隻烏黑的眼睛看著雨濛,靦腆地一笑。齊雨濛覺得苟東青的眼睛最有特色,眼珠烏黑髮亮,又大又圓,眼白乾凈沒有血絲。盯著人看得時候,就像一條可愛的狗崽在看著主人。「乖!」齊雨濛被東青這麼一看,又開始愛心泛濫。覺得自己如果真有這樣一位聽話、帥氣的兒子或外甥就好了,相比自己的女兒,她皺起了眉頭。「那東青,你想吃什麼菜?上海本幫菜、日料、韓國菜還是西餐?」東青認真想了想,「西餐吧。主要聽說西餐的用餐規矩和中餐不同,我想學一學,以後萬一和小姐,不,表妹去吃西餐,不至於出醜。」東青已經開始為即將到來的「工作」做準備了,他不想讓濛姨失望。他的這番話使齊雨濛對他的好感又加強了,有責任心。 book18.org

齊雨濛帶著苟東青來到了離家並不太遠的東鼎購物中心,進了一家西餐廳。一頓西餐下來,齊雨濛對苟東青更滿意了。小小年紀,又是小地方出來的,第一次吃西餐,卻並不膽怯,沒有一絲小家子氣,落落大方。而且人很聰明,一步一步模仿著齊雨濛的動作,手勢、流程全部到位,就像經常吃西餐似的。 book18.org

用完午餐,看時間還早,齊雨濛又幫東青買了幾身衣服,說是給他的見面禮。「濛姨,這手機太貴了,隨便買個國產的就行了。」蘋果手機東青還是聽說過的,有名的腎臟機。「這是『工作』需要,知非身邊的朋友用的都是蘋果,你總不能標新立異吧。」好吧,無可反駁的理由,東青只好接過了嶄新的蘋果手機。他的手激動地有點發抖,這在齊雨濛的眼裡又是率真的表現。好吧,當一個人喜歡另一個人時,他的身上是沒有缺點的。齊雨濛直接幫東青開通了微信,她也成為了他的第一個微信好友,順手還給他發了個一萬元的大紅包。賣手機的男店員看著齊雨濛的這些操作,又看了看東青的外表,暗自確定了他倆的關係。自認為也是個帥哥的他在邊上凹了半天的造型,齊雨濛卻全然沒有留意到,挽著東青直接走了。呸,老子就看不起這些吃軟飯的,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莫欺少年窮!男店員孤獨而倔強地站在那。 book18.org

當兩人手挽手走進理髮店的時候,已經很親密了,就像一對真正的姨甥。「Petter,這是我外甥。你幫他好好弄個髮型,你覺得怎麼好就怎麼弄。」齊雨濛對著一個三十幾歲非常英俊的髮型師說道。然後回頭給東青介紹,「Petter是我的私人髮型師,他的水平在整個上海也是排得上號的,你放心吧。」在Petter的剪刀下,苟東青的鄉村洗剪吹髮型很快變成了一頭時髦的韓式厚劉海,頓時顯得又奶又甜。齊雨濛忍不住在他的臉上親了幾下,因為他們對外宣稱是姨甥關係,店裡的人也沒多想。東青也很滿意自己的新髮型,但同時心裡有點不舒服,因為他覺得濛姨和Petter之間有點太親密了,一些小動作過於頻繁。他只能自我安慰,應該是自己少見多怪了,也許大都市的男女就是這麼相處的吧,就像老外還喜歡全裸著在海灘曬日光浴呢。 book18.org

當陳桂芳看到煥然一新的苟東青時,心裡是很驕傲的,自己兒子果然是最帥的。但隨後看到停好車的齊雨濛非常自然地挽住了兒子,兩人說笑著走過來時,心裡猛然酸了起來,酸的都要流眼淚了。「太太,老爺和小姐打電話回來了,今天都不回來吃晚飯。」桂芳勉強收拾好心情,笑著對齊雨濛說。「隨便他們,那晚飯你不用在廚房吃了,我們三個人一起吃。」齊雨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同時把東青摟得更緊了,「東青,我和你說,你媽的紅燒肉那是一絕,肥而不膩,你今天要好好嘗嘗。」進了屋內,齊雨濛才放開東青,「我上去洗個澡,晚飯見。」 book18.org

陳桂芳沉默著幫兒子把大包小包拎進房間收拾好,看著這些質感明顯比自己買的高了一個檔次的衣物,心裡酸味更濃。「媽,你看,這是濛姨給我買的手機,是蘋果呢!」東青拿出手機炫耀道。然後摟著陳桂芳拍了幾張合影,被齊雨濛薰陶了一下午,東青對異性的摟抱不是那麼敏感了。「挺好的。你休息下,媽先去做晚飯了。」桂芳勉強笑了笑去了廚房。 book18.org

苟東青興奮地躺在床上玩著手機,玩了玩上面的幾個小遊戲,沒意思退了出來,然後欣賞起裡面的照片,多是他和齊雨濛的合影,有一本正經的,也有搞怪的。翻到最後出現了他和陳桂芳的照片,東青比較了一下這兩個他最親密的女人,濛姨精緻一點,母親溫婉一點,都很漂亮。慢慢地東青的手指停了。母親20歲就生了自己,而濛姨最少要25才會生知非吧,以此推斷母親應該比濛姨小了至少5歲,東青暗自揣測。但對比照片,反而是母親顯得歲數更大,40不到眼角就有了魚尾紋,而且笑容總有幾分苦澀。笑容苦澀?東青從床上坐了起來,上午見面時還是笑得很燦爛的啊,母親這是有了心事?苟東青仔細回憶,他和那時最大的不同就是換了髮型、衣服。不喜歡我的新髮型?那也不用笑容苦澀啊,不會是髮型的原因。那就是衣服了,東青看了看身上的新衣服,有點明白了。 book18.org

陳桂芳板著臉在廚房裡做飯,東青開門走了進來。「媽,做什麼好吃的?我在外面就聞到香味了。」陳桂芳用力翻了幾下鍋子,淡淡地說道,「表少爺,你叫錯了,要叫我陳嫂。」真生氣了?東青走過來摟著她的腰,腦袋擱在母親的肩膀上,「媽,你是不是吃濛姨的醋了?你是我媽啊!誰能取代你在我心裡的地位呢?」桂芳停下了炒菜的動作,帶著鼻音說道,「我只是個保姆,乾的是粗活,隨時會沒有工作……你會嫌棄我嗎?」聲音越來越低。東青摟緊了母親消瘦的腰肢,「我從小就羨慕別人有母親,而我沒有。我好多次向長生天祈禱,期望他賜我一個母親,哪怕母親生病,不能行動,只要她能陪著我就行……現在你健健康康的,能跑能跳,還能給我做飯,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陳桂芳嗅了下鼻子,不好意思起來,對著兒子嬌嗔道:「知道了。你快鬆開我,熱死了。去玩你的,不要影響我做飯。」東青鬆開手臂,幫桂芳捶起了後背,「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在老家都是我做飯的,爺爺都說我做飯好吃呢。」 book18.org

在愉快而溫馨的氛圍中,晚飯很快做好擺上了桌,三個人四菜一湯,主菜是紅燒肉和清蒸魚。「太太,你和東青先吃,我先上去伺候太爺吃飯。」桂芳端著一個餐盤上了三樓。 book18.org

「太爺?我應該去打個招呼吧,否則太沒禮貌了。」東青向齊雨濛說道,就想起身。「不用。」雨濛阻止了東青,「太爺,也就是我公公,他有老年痴呆,基本不認識人了。你媽到我家也主要是為了照顧他。」齊雨濛吃得不多,中午吃了大餐,卡路里超標,所以晚飯只吃了幾口,葷菜更是碰也沒碰。她就微笑著看著少年狼吞虎咽,不停地給東青夾菜,享受投食的樂趣。 book18.org

過了好一會兒,兩人都吃完了,桂芳還沒下來。齊雨濛移步到沙發上打開了電視,「東青,你上去看下你媽,怎麼還不下來?」「好的,濛姨。」 book18.org

三樓因為有個大平台,所以房間不多。東青很快就找到了太爺的房間,因為就那個房間開著門、亮著燈。「媽?」東青叫了聲,沒人答應。看到母親的鞋子脫在門口,東青也脫了鞋走了進去。這個房間的風格很奇怪,家具都是紅木的,是老年人喜歡的;但地板上又鋪著五顏六色的爬行墊,床上、地板上散落著一些玩具;窗戶上還裝著不鏽鋼欄杆。苟東青忍不住憋住了呼吸,房間裡有一股屎尿味。別人可能就覺得有點異味,對東青來說卻像進了一個很髒的廁所。這也是鼻子太靈帶來的壞處。 book18.org

「囝囝乖,不要吊在姆媽的腰上,好好走。」陳桂芳說著一口上海話打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來,然後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兒子。母子倆都愣住了,一個臉色開始發白,一個則漲得通紅,這次不是害羞而是憤怒。就見陳桂芳上身的汗衫半濕半干,下身就穿這一條花內褲,光著兩條大腿,白皙的皮膚刺得東青眼睛疼。她的身上還掛著一個瘦小的老頭,頭髮花白,全身赤裸。這老頭纏著陳桂芳,頭埋在桂芳高聳的胸部里,醜陋的雞巴頂著她豐腴的大腿。並發出怪異的笑聲,「姆媽加油,把囝囝拎到床上去。」 book18.org

「東青,你怎麼上來了?」桂芳臉色發白地問道,一隻手扶著瘦老頭,一隻手拽著自己的內褲,防止被老頭扯下去,異常狼狽。「濛姨叫你下去吃飯。」東青只覺自己腦袋突突直跳,木然地回答。「哦,你先下去吧,我馬上就下來……太爺剛才拉了褲子,我幫他洗了個澡,怕褲子弄濕才脫了的。」眼睛不敢看兒子,勉力加快步伐,把老頭拖到了床上,飛快地給他穿了個成人尿不濕。「這是媽媽的工作。」陳桂芳不知怎麼對兒子解釋,最後只能默默地說了這麼一句。看著母親熟練地給老頭穿上紙尿褲,穿好睡衣,把他按在被子裡,開始哄他睡覺。東青沒那麼憤怒了。是啊,這是母親的工作,太爺只是個病人,母親的這份工作就像醫院的護工,很正常。東青拚命說服自己,心裡卻無比難受,勉強調轉身體向門外走去。 book18.org

這時,突聽陳桂芳驚叫了一聲,「別!」東青飛快轉身望去,就見本來躺著的太爺正埋在母親的懷中,撕扯著她的衣服,「姆媽,我要吃奶奶。」「你幹什麼?」東青怒吼一聲,沖了過去,一把把太爺從床上拖到了地上,揮拳向他打去。「不要!」陳桂芳驚恐地叫了一聲,撲了過來,就像母雞護崽一樣把苟東青猛然推開了。抱住哇哇大哭的太爺,熟練地捲起了汗衫和文胸,露出了兩隻怒漲的大奶,把一隻乳頭塞進了太爺的嘴裡。太爺就像一個委屈的孩子,躲在陳桂芳懷裡,一邊哽咽一邊大口吮吸著乳頭,那裡竟然真的有奶水在溢出。白汁四溢,從老頭的嘴角滑落,在陳桂芳的胸前掛出幾道長長的痕跡。那些乳汁自己都沒吃過啊!苟東青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碎了。 book18.org

被陳桂芳推倒在地的他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看著一個猥瑣的老頭當著自己的面一邊吮吸一邊把玩著母親豐乳。而母親還全力護著他,就像那老頭是她的兒子。「這也是你的工作?」呆呆的東青緩緩問了這麼一句。懷抱著太爺的桂芳低著頭,臉色煞白,一句話也說不出。「啊!」苟東青從地上爬起來,狂叫一聲沖了出去。book18.org

相關搜索

情深深雨濛濛狗娃傳北齊淫娃雨柔狗娃齊木齊人齊插淫齊狗娃最新章節齊格齊天第二魔主系統第二章蕭齊齊楓第二章母齊(第二章)心路難平第二章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