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欲公與媳 (274-285)

【妻欲公與媳】(274-285)作者:無奈的天使

第274章 到278章

我無處安放的雙手,便放在了岳母光滑的絲襪大腿上,輕輕撫摸著。

突然,我舌尖一疼,岳母牙齒在我舌頭上輕咬了下,推開了我,氣惱的問了我,和徐姨問的相同的問題,問我外面還有沒有其他女人。

我當然趕緊坦白,說沒有了,還想發個誓的,卻被岳母給阻攔了。

其他的,我們就沒說了,一時半會也不知道說什麼吧。

這時,岳母打掉我放在她絲襪大腿上的賊手,就要把絲襪脫了。

我趕緊阻止道,「媽,就不要脫了吧。我喜歡看媽穿著絲襪的樣子。」

岳母害羞猶豫的說道,「小婕還在呢,這樣穿太羞了。」

最後在我的堅持下都沒有,岳母還是不願意繼續穿著,最後還開玩笑說,只要我讓徐姨穿了,那她也穿。

和岳母又在臥室單獨呆了會,聊了幾句。

不過我們都沒有去談及以後怎麼樣,以後三人之間怎麼相處,都避開了這話題。

岳母是打算順其自然,還是默認了我們現在的這種禁忌關係。

只是不知道,剛才岳母和徐姨兩人都說了什麼,我問了,但岳母不願意告訴我。

和岳母一起出了臥室,回到客廳,徐姨見我們出來,一臉意味深長的看著我們。

岳母當沒看到一樣,便在沙發上一屁股坐了下來。

我糾結了一下,要不要坐單人沙發上去,最後還是坐在了岳母一邊,徐姨在岳母另一邊,這時徐姨靠近岳母,抱住岳母的手臂,瞄了一樣我,不懷好意的說道,「小娟娟,你不是說自己不舒服嗎,和我一起逛街也不去,我還擔心你,特意來看看你呢,想不到你竟然和陳峰,你女婿……唔唔唔……」

徐姨開著玩笑,調節著尷尬奇怪的氣氛,還有把事情說開了,也就沒什麼了的意味在吧。

只是,徐姨話還沒說完,岳母伸手便捂住了徐姨嘴巴。

我想這時候,我們三人腦子裡,肯定都浮現出剛剛我和岳母激烈交合,岳母高潮,我射精的畫面了。

「徐婕你,你還說。」

岳母羞愧又嗔怒的阻止著。

「唔唔」徐姨掙脫開,裝著可憐又氣呼呼的樣子,繼續調戲著岳母,「真是重色輕友的傢伙。」

語氣還相當不滿。

「我說呢,怎麼感覺你最近,整個人都不一樣了,變年輕了一樣,皮膚都嫩嫩的了,原來是有男人滋潤啊。」徐婕還真是敢說。

這話羞的岳母,都不知道說什麼來反駁了。

我就更不知道說什麼了。

徐姨也是適可而止,其實我和岳母都知道,她是在開玩笑,調節氣氛的。

很多東西說開了,反而不怎麼了。

這時候,徐姨突然站起身,把身上披著的咖啡色輕薄風衣,給脫掉了,扔在了沙發上,露出了裡面貼上的白色短袖,和黑色的包臀裙。

頓時,徐姨高挑,曲線凹凸的身材,暴露無遺。

上面凸顯的高峰,凹陷的腰肢,包臀裙下渾圓的翹臀,下面一雙筆直雪白的美腿,我忍不住的目光就上下來回多看了幾眼。

這一切當然被徐姨盡收眼底,嘴角翹起,嬌媚的白了我一眼,「呵呵,色狼。」

岳母也看到了,我色眯眯看著徐姨的樣子,也白了我一眼,讓我有些莫名其妙啊。

「陳峰你說,我和小娟娟誰更漂亮?」

徐姨一邊問,還一邊往我這邊走來,直接坐在了我邊上,一雙美腿架著二郎腿的交疊著。

頓時,變成我坐在岳母和徐姨中間了,弄的我相當忐忑,心跳一下子都加快不少。

這送命題問的,真讓我緊張了,如實的回答道。

「你們都漂亮,一樣漂亮,都是大美女。」

「哼,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你說,我們誰身材更好。」

徐姨說著,交疊的美腿還互換了一下,赤裸裸的誘惑啊。

岳母看了一眼我「窘迫」緊張的樣子,也輕聲笑了笑,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霎時成熟美艷,風韻動人。

目光也有些期待的看著我。

「都好,你和媽的身材都特別好,徐姨,放過我吧。」

我趕緊求饒道,「哼,得了便宜還賣乖,以前我和娟在大學裡,可是公認的系花,多少人追都不知道呢,現在竟然都便宜你了。」

「徐婕你再亂說,我就把你趕出去信不信。」

岳母羞惱的回應著。

「不信,本來就是,我剛剛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呵呵。」

徐姨戲弄岳母還來勁了。

「徐婕你我還沒說你隨便進別人家呢。」

岳母羞的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那是你自己說過,來你家我可以自己開門的,不然我怎麼有密碼,怎麼進的來啊。」

徐姨這話說的,讓岳母啞口無言,乾脆就不理睬徐姨了,「認真」的看起電視來。

在徐姨的這一番玩鬧下,把事情說開一些,氣氛便不再那麼的尷尬難堪了,不過氣氛倒是一下子變的曖昧了好多。

又過了一會兒,坐在我右邊,挨著我很近的徐姨,一雙潔白藕臂還大膽的,摟抱住了我的手臂,胸前柔軟的山峰,還輕輕壓了上來。

同時還有一股清香的體香,撲面而來,甚是好聞。

嘴巴湊到我耳邊,勾引著我說道,聲音不大,但偏偏又能讓岳母聽到,「小峰,你剛剛好厲害,姨也想。」

徐姨說著,溫軟的身子也側靠在了我身上,我的手臂頓時便陷入到了一片柔軟當中,舒服的享受著陣陣的柔軟擠壓。

徐姨都這般大膽了,我一個大男人也不能慫啊。

其實我不是慫,或者害怕,而是我怕,要是我也和徐姨一樣開玩笑,擔心岳母會接受不了,以為我不尊重她。

不過,現在看徐姨這樣慢慢的說開,大家坦誠相見也沒什麼不好的,可能岳母心裡也是這麼希望的。

此刻,我主動大膽的伸出手,放在徐姨白嫩柔軟的大腿上,摸揉了幾下。

岳母不自覺的就側過臉,看了幾眼此刻我和徐姨親密的樣子,還看了看我摸在徐姨大腿上的大手。

神情有些異樣,岳母臉上泛起紅暈,好像還有些吃醋羨慕的樣子。

突然,我條件反射般的,伸出另一隻手,把岳母白嫩的小手給抓在了手裡,摸捏了幾下。

岳母小手稍微掙扎了幾下,便任由我抓著了。

徐姨明顯的也看到了,這次卻假裝沒看到一樣,後背靠上沙發靠背,頭枕著我肩膀,也「認真」看起了電視,兩隻柔軟的玉手,還摟著我手臂胳膊,在上面輕輕的撫摸著,摸的我手臂上痒痒的。

我拉著岳母的手,靠近著我。

岳母看了一眼靠在我肩頭看電視的徐姨,竟然主動學著徐姨的樣子,也抱著我手臂,腦袋枕在我肩頭看著電視。

看著岳母和徐姨一左一右的,摟抱著我的一隻手臂,我也太幸福了,太不敢相信了。

這讓我意識到,剛剛徐姨和岳母兩人在臥室里,呆了十多分鐘,肯定有打成了什麼統一的意見。

雖然我不知道,兩人到底說了什麼,但現在看來,對我都是好的,受益者是我那就夠了。

只要不是要和我,斷絕那種關係就好了。

既然已經是現在這樣了,那就順其自然吧,現在這樣就很好,徐姨和岳母兩人,沒有要和我斷絕這種男女的性愛關係,而是都默認了彼此的關係。

我感受著左右兩邊,噴香柔軟的美人身子,真的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同時和兩個大美人,這樣親密曖昧的相擁在一起,還這麼和諧。

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真的是只有在小說里才看到過的啊。

而此刻,我卻親身經歷著,說不定以後,甚至用不了多久,是不是大被同眠都……

我不再胡思亂想,還是享受眼前的艷福吧。

我雙手一同的,便攀到岳母和徐姨白嫩的大腿上了,在岳母併攏的大腿上,在徐姨架起的交疊大腿上,一同撫摸了起來。

徐姨和岳母都在各種的視線盲區里,被我揩著油。

雖然兩人此刻看不到對方的臉,但對方大腿上撫摸遊走的賊手,肯定是看的一清二楚,只是兩人都默許了我的舉動,沉浸在這曖昧刺激的撫摸中了。

許久過去,我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只是在兩人雪白的大腿上摸一會;再去拉拉兩人的嫩手,十指相扣一會,把玩撫摸一會。

讓我真的有種,達到了人生巔峰的感覺一樣,滿滿的成就滿足感,幸福感。

這時徐姨交疊架起的大腿,也放了下來,我的兩隻手享受的,在岳母和徐姨併攏的大腿內側,摸索著,還越來越往上摸去,兩人的裙擺也被我慢慢推弄了上去。

就在我的雙手,要探索到兩人大腿根,那神秘誘人的地方的時候,徐姨雪白的大腿還配合的打開了一些,讓我的手指,已經觸碰上了一片柔軟地帶。

岳母卻突然抓住了我的賊手,拿了出來。

溫軟的嬌軀也離開了我,站起身來,羞愧難耐的整了整自己有些褶皺的睡裙,嬌羞的說著,「時間不早了,我要燒中飯去了。」

岳母說著,看了看我依舊摩挲在徐姨,大腿根內側的賊手,又看著徐姨羞憤的說道,「你中飯是在這裡吃,還是要回去的。」

我趕緊停下手上對徐姨大腿根摸弄,手依舊停留在徐姨大腿根,一時感覺拿出來也不是,不拿出來也不是,有些窘迫。

這時候,徐姨也站了起來,也很是難為情的,整了整自己褶皺的包臀裙。不好意思的看著岳母說道,「我就在這裡吃吧,娟,我來幫你。」

說著,兩個美婦人,便直接忽視了我,向著廚房走去。

我從來也沒有什麼大男子主義,過了一會,便也進了廚房,想去給她們打打下手。

結果被岳母和徐姨聯手一起趕了出來,讓我去客廳等著吃飯就好。

此刻我坐在客廳里,照看著已經醒來的雪兒,看看電視,不時的看看在廚房裡,圍著圍裙在忙碌的兩人。

徐姨不像去幫忙的,象是去搗亂的,時不時的就在岳母身上碰一下,還會頭伸過去在岳母耳邊說幾句悄悄話,把岳母說的又羞又惱的。

兩人還會不時的轉過頭,透過玻璃的廚壁,看我幾眼,說說笑笑又羞又惱的。

一看就知道,徐姨是在和岳母說我,還是說一下少兒不宜的事情,不然岳母也不會羞惱了。

沒多久,兩個美婦人便做好飯了。

三人坐在餐桌上,還很有默契的,讓我坐在了中間,岳母和徐姨坐兩邊。

看著桌上三菜一湯,色香味俱全,光看看就讓人食慾大增。

早上和岳母性愛大戰了一場,體力還是消耗不少的,我現在還真的挺餓了,快速的先吃了一碗飯。

過了一會,岳母也吃了一碗了,又盛了半碗吃了起來。

「娟,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怎麼胃口這麼好。」

這時候,徐姨突然意味深長的看著我,話語驚人的說道,「陳峰,你還會治病呢,你看,給你丈母娘大人打了一針,病都好了。」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徐姨也太污了吧。這都說的出來。

「徐婕你你還說,飯都堵不上你嘴。」

岳母羞的臉蛋頓時紅了一片,玉頸上都布滿紅暈了。看了我一眼,愣在那裡端著碗,都不好意思吃飯了。

還真是啊,早上來看岳母的時候,岳母整個人看上去還有些憔悴,乏力的樣子的。

現在整個人都精神了好多,很輕鬆的樣子。

看樣子還真是因為,和我酣暢淋漓的性愛了一場,出了一身汗,小感冒小發燒都好了。

我給岳母碗里夾了點菜,「媽,你想吃就多吃點,徐婕開玩笑的。」

感覺我就是個和事老。

岳母輕「嗯。」

了聲,繼續吃著飯了。

徐姨這時候,碗湊了過來,說道,「小峰,姨也要你給我夾菜。」

還故意停頓了一下,讓別人想歪。

同時的,我腳背上,突然有一隻柔軟的腳丫,踩了上來,蹭弄著。

徐姨這麼勾引我,我也抬起腳,直接在徐姨白嫩光滑的小腿上,蹭弄起來。

時間飛快過去,一頓香艷的午飯就這樣結束了,我也趕緊把洗碗的活,給攬了下來。

洗洗弄弄好,我們又在客廳了聊著天,看看電視,逗逗雪兒,時不時的做些稍微親密的神情舉動,時間就十二點多了。

岳母一般都是有午睡的習慣的,這時候,便起身說要回臥室睡一會,剛要轉身,突然目光異樣的看著我和徐姨,說了一句讓我心跳加速的話,「你們要是要做的話,去那個房間。」

說著,看了看客房的方向,就拉著嬰兒床向臥室走去。

沒一會兒,看到岳母進了臥室,門也關上了,留下我和徐姨兩個人面面相覷。

我也沒什麼好害羞的,屁股挪到徐姨身邊,摟住了徐姨。

徐姨也不扭捏,香噴噴,柔軟的身子就靠進了我懷裡。

我一轉頭,對著徐姨性感的紅唇就親了上去,徐姨只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臥室的方向,看到門依舊關著,潔白藕臂就也摟住了我。

沒有什麼猶豫的,徐姨檀口張開,便和我接吻起來,唇齒交纏,熱烈又溫柔的親吻著。

雙手托在徐姨腋窩下,把徐姨托著舉起,示意徐姨坐我大腿上。

徐姨配合的就分開雪白修長的雙腿,面對面的坐上了我大腿。

我左手在徐姨大腿上翹臀上,撫摸揉捏著,右手在徐姨飽滿的乳房上,輕柔的揉弄著。

嘴裡吸吮著徐姨柔軟滑嫩的香舌,和徐姨纏綿悱惻的濕吻著。

發出著「咕滋咕滋滋滋」淫靡的親吻聲響。

其實我知道,徐姨現在,應該不會願意和我做愛的,徐姨雖然有時候表現的很大膽,很放的開,但也不會在岳母在隔壁的情況下,就和我做男女淫亂的事情的。

而且徐姨也就是在自己親近的人面前,像岳母,我現在也算吧,會比較大膽,放的開。

在外人面前,徐姨肯定還是很保守羞澀的,要不然楊叔多年的淫妻想法,也不會到現在才實現了。

沒一會兒過去,兩人唇舌分開,拉出一條晶瑩的絲線,連接著彼此的口舌。

徐姨低頭看了眼,看到我在她光滑大腿上,飽滿乳房上摸揉揩油的兩隻大手,只是嬌羞的白了我一下,就任由我施為了,看著我說道,「娟要是和別的男人一起,我還不怎麼奇怪,真是沒想到,她會和你,和你這個女婿做出這樣的事情。不過你們膽子也太大了,就不怕瑤瑤知道嗎?該不會是你用強的吧。」

徐姨這話轉的也太快了,驚嚇到我了,「怎麼可能。」我脫口而出道。

「開玩笑的,娟也說了,她是自願的,那你說說,你們怎麼好上的。」

徐姨還追問起來,女人果然都是八卦的,應該是在岳母那裡沒有得到答案,來問我了。

我想了想,回憶了一下,這段時間和岳母發生的種種,「我也不知道,自然而然的就這樣了吧。」我也確實不知道怎麼說。

「不說算了,不過我可警告你啊,不能像某個人一樣,拋棄娟,對不起娟,知道嗎?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徐姨突然又警告起來我,說的某個人,應該是那拋妻棄女的岳父吧。

我當然不可能拋棄岳母,也向徐姨保證了。

這時,坐在我大腿上的徐姨,扭動了幾下溫軟香噴噴的身子,掙脫開我的兩只大手,從我身上下來了。

「我也得去睡會,你自己在這看電視吧。」

說著,徐姨便向岳母房間走去,打開門進去了,門也給帶上了。

雖然不能和徐姨性愛大戰一場,很是失望,但剛剛能一親芳澤,也算是一點補償了。

我靠在沙發上,穿著長褲有點熱,換上了岳母剛剛拿給我的沙灘褲,還是新的,看樣子是特意給我準備的。

我玩了會手機,也有點想睡覺了,便躺在了沙發上,閉上眼睛也打算午睡一會。

不知不覺的,我便睡著了,過了許久,感覺到我眼睫毛痒痒的,我搓了搓眼睛,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到一張美艷風韻的俏臉,印入我眼帘。

是徐姨在逗弄著我眼睫毛,把我給癢醒了。

還聽到岳母的聲音傳來,「小婕你弄陳峰幹嘛,讓他多睡會啊。」

我看了手機,下午一點多了,便去洗了把冷水臉,重新回了客廳。

岳母剛剛也泡了奶粉,給小雪兒喂了,現在是安靜的在嬰兒床里睡著了,粉嘟嘟嘴角還掛著些晶亮的口水。

此時,徐姨和岳母聊著化妝品衣服之類的話題,看著電視,我偶爾的能插上一兩句話。

此刻我們三人,雖然都規規矩矩的,沒有做什麼親密的舉動,但氣氛感覺依舊很是曖昧不清。

到後來,都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了,氣氛便沉默了下來,變的更曖昧,還很是彆扭不自在的感受。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好像,還都很享受這種曖昧不清,沉默彆扭的氣氛的。

要不然的話,我們中也就有人會離開了。

這時候我想,要是有些其他什麼的節目,來打破這種沉默彆扭,就好了。

我突然想到,像昨天一樣玩打牌遊戲怎麼樣。

而且遊戲有懲罰的話,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占岳母,徐姨的便宜,揩油,吃她們豆腐了。

想到就做,現在是有點無聊了,我便和她們說了來打牌,規則也和昨天的一樣,同樣有懲罰的。

徐姨聽到要來打撲克,還有懲罰,一副很積極的樣子,覺得很有意思。

岳母倒是不太感興趣,不過我和徐姨都說要玩了,也就配合我們了,同意打牌了。

只是岳母和徐姨,基本上就不怎麼打牌,連鬥地主的規則都是一知半解的,只是大概的知道一些。

我說了半天,她們兩還是不怎麼清楚,就說直接打吧,打幾把就知道了。

然後我移了下單人沙發和茶几,徐姨也坐在另一個單人沙發上,岳母坐在中間的長沙發上,我們三個人圍著茶几便開始打牌了。

本來說好的先試打兩把,讓她們熟悉一下怎麼個打法,結果第一把,我就沒怎麼出牌,讓徐姨和岳母互相出著牌了。

所以第一把我輸了,徐姨第一個跑掉了。

「呵呵,陳峰你輸了,要接受懲罰,我想想懲罰你什麼好呢。」

徐姨嘴角翹起,看著我來了這麼一句。

「都說了前面兩把不算的?徐姨你這。」

我總得反抗一下吧。

「你一個大男人,也太小氣了,不就懲罰一下麼。」

徐姨都激將起我來了,我還能怎麼辦,只能說好了。

不過還好,徐姨還是美麗善良的,只是讓我做了五個伏地挺身。

岳母有些無奈的看著徐姨,沒說什麼,不好意思幫我說話吧,要不然徐姨,肯定又會笑話她重色輕友什麼的了。

懲罰的伏地挺身做好,接著繼續下一把了,雖然徐姨和岳母打的有點慢,不過差不多也會了。

這一把,我贏了,徐姨輸了,我倒是也想懲罰徐姨。

我剛看向徐姨,徐姨仿佛知道我要說什麼一樣,就先說道,「你自己說的,前面兩把不算的。哼。」

就把我的話給堵了回去。

「呵呵。」

這話逗的岳母都沒忍住,輕聲笑了笑。

我也裝著不甘的樣子,進行下一把遊戲了。

今天運氣確實差,我一連打了六把牌,就沒贏過,還輸了四次,其實也是我在讓著她們一點。

岳母運氣倒是很好,奈何懲罰我的時候,徐姨還在旁邊出謀劃策的,除了懲罰我做伏地挺身,後來還想出來喝水,讓我連喝了兩杯。

最後一次懲罰我,徐姨還輕車熟路的,去廚房拿了瓶紅酒出來。

這酒還是沒幾天前,徐姨來岳母家帶來的,兩人開了喝過一點了,裡面剩了大半瓶還多。

徐姨白凈的小手上還拿著三個玻璃杯,趕緊上前,接過杯子,生怕徐姨手上沒抓住杯子,給掉了。

徐姨把酒遞給我,讓我拔掉瓶塞後,倒了一小杯給我,杯子四五分之一的樣子,遞給我說道,「來,喝了。」

我也沒拒絕,便接過杯子一口喝了下去。

「大中午的,喝什麼酒啊?」

岳母這時候說話了,還瞪了徐姨一眼。

「沒事,我們就少喝點,不然老是懲罰做伏地挺身,也沒意思。」

徐姨說道,怎麼感覺徐姨倒是興致勃勃,特別有勁的樣子。

我輸了四把,剩下兩把徐姨和岳母各輸了一把,贏了一把,兩人就互相懲罰對方喝了一口紅酒。

雖然岳母說了大中午的不要紅酒,但我們本來就是玩玩,喝的也不多,岳母也就沒掃興,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後面開始,我也不時的放下水,每個人都有輸贏,都喝了好口紅酒了,岳母風韻猶存的臉蛋上,都泛起些紅暈了。

打牌打的還是很歡樂的,她們兩人也不怎麼會,有時候還搞笑的,問我要不要這樣出牌,那樣出牌。

手上有了炸彈會向我確認一下,四個是不是炸彈?小王加大王是不是炸彈?這不就是在告訴我你有炸彈嗎。

接著一把,我贏了,岳母輸了,看著岳母紅潤潤的俏臉,我知道她酒量不好,便沒在讓岳母喝酒,懲罰道,「媽你就做五個深蹲吧。」

聽到我的懲罰,岳母便起身走到旁邊,正對著我們開始做起了標準的深蹲動作。

一個二個可惜的是,岳母是正對著我的,要是背對我,那岳母蹲下的時候,豐滿翹臀就會對著我翹起來,肯定特別誘人性感。

三個四個不過岳母現在正對著我們,睡裙裙擺本來就不長,蹲下去的時候,裙擺縮起,吸引著我的目光,忍不住的便往岳母白花花的大腿間看去。

想著要是能看到幾眼,岳母裙下那讓人浮想聯翩的小內褲就好了。

奈何岳母一雙美腿並的攏攏的,窺探不到裙下誘人的春光,徐姨也發現了我的流氓目光,直接說破道,「再看口水都流出來了。大色狼。」

這一下,讓岳母也注意到了,我偷看著她裙下的目光。

做好第五個深蹲後,只是嬌羞的看了我一眼,泛著紅暈的臉蛋霎是美艷,臉上帶著些許欣喜的神情。

岳母還掩飾的往下拉了拉自己不長的裙擺,想要把她豐腴白嫩的大腿遮蓋起來,奈何裙擺已經是最低了,拉不下去了。

岳母坐下後,便又繼續打牌了,我又贏了,這次換徐姨輸了。

我就也懲罰了徐姨一次五個深蹲,讓我又大飽眼福了一次,徐姨白嫩性感的大腿。

接著一把,我還是贏的那一個,徐姨又是輸的。

徐姨見我又看著她,輸了牌不開心的說道,「還想看啊?」

這是在問我,是想看她做深蹲呢,還是想再看她白嫩大腿間的春光呢。

心想,我確實想看啊,但徐姨你也別說的這麼直白啊。

那我就不客氣了,不懷好意的懲罰道,「這次不深蹲,要做S蹲。三個就好了。」

「什麼蹲?」

徐姨還不知道什麼是S蹲呢。

岳母異樣的看了看我,神情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岳母學舞蹈的肯定知道的。

我拿出手機,百度了一下,找了個視頻讓徐姨看看。

徐姨看了視頻後,難為情的看著我,看到我不懷好意的眼神,瞪了我一眼,羞憤道,「蹲就蹲。」

說完,徐姨看到岳母嘴角翹起,在偷笑著,報復性的說著,「娟你笑好了,等下你輸了,我也讓你這麼蹲。」

「是小峰讓你蹲的,又不是我。」

岳母抗議著,還嗔怪的白了我一眼。

「我不管,誰讓你笑的。」

徐姨說完,便站起身,身體有些僵硬彆扭的蹲了三個S蹲。

雖然徐姨扭的不怎麼好看,但性感包臀裙下的美臀柳腰,左擺右扭的,還有白嫩修長的美腿,凸顯的乳峰,一上一下的蹲起著,看著還是相當誘人性感的。

徐姨蹲好,看到我和岳母嘴角憋著笑意,以為我們在笑話她僵硬不自然的S蹲,氣呼呼的看著我說道,「很難看是吧,那等下讓你丈母娘也蹲一下,肯定好看。」

怎麼聽徐姨說「丈母娘」三個字,就覺得怪怪的,好像就是在強調,我們是一對偷情的丈母娘和女婿一樣。

不過聽徐姨這麼叫,我又覺得很刺激很有興奮的感覺。

下一把,還真被徐姨說中了,岳母輸了,贏的還是我。

「媽,要不你也蹲一次,或者喝口酒也行。」

徐姨故意裝著吃味的聲音傳來,「和你丈母娘就這麼好啊,果然是一家人,還能二選一。」

語氣里滿是不平衡,「我蹲行了吧。」

岳母神情帶著對徐姨的無奈,又很是不好意思的樣子。

岳母站起身,走到一邊,雙腿微微分開,便看到岳母扭著柳腰,擺著圓臀的往下蹲去。

岳母不愧是舞蹈老師,不僅蹲的動作好看,還特別有韻律,再加上岳母前凸後翹豐腴的魔鬼身材,看的我都捨不得眨眼睛了。

腦子裡又想著,此刻做著誘人S蹲的,美麗成熟,身材完美的岳母大人,這性感惹火的身子卻是只屬於我的。

只要我想,就可以任意的擺弄,這女人性感豐滿的身子。可以任由我親吻,撫摸,揉捏,撞擊,直至肆意的發泄出來。

想著想著,不自覺的我還興奮起來了,便趕緊停止腦子裡的胡思亂想。

岳母又繼續著第二個S蹲,吸引著我的目光,一直在她白大腿,翹臀柳腰上,胸前飽滿上來回的掃視著。

岳母明顯感覺到了,我這明目張膽又充滿侵略的目光。

在我的侵略目光下,岳母雖然是滿臉難為情,但扭腰擺臀的幅度卻大了不少,為我展示著她婀娜多姿的誘人身姿。

看著岳母一連蹲了三個,看的我當真是意猶未盡,還想再多看幾次。

徐姨理好牌,往茶几上一拍,頓時發出「啪」的一聲,語氣氣呼呼的,「娟,你看某人眼睛都看直了。」

這話說的剛坐下的岳母,俏臉變的更加紅潤,抬起頭目光和我對視在一起,露出欣喜喜悅的表情,又趕緊和我目光錯開。滿臉的難為情。

「姨,你蹲的也好看,關鍵還是看人,像姨身材這麼好,還這麼漂亮,怎麼蹲都好看的。」

對於我的奉承,徐姨還是很受用的,沒說話,只是嘴角帶著笑意的瞪了我一下。

之後我們三人,便這樣說說笑笑,時不時的還和徐姨斗幾句嘴,一連打了四五把牌。

輸了的人就喝口紅酒,伏地挺身深蹲的懲罰一下,倒是岳母還給我們跳了一小段的舞,看的我又眼睛冒光。

腦子裡不自覺的就想著,要是什麼時候,岳母願意給我跳一段脫衣舞,那我就性福死了。

倒是後面連著三把,都是徐姨在輸,還一連喝了三口紅酒,快半杯了都。

接著下一把,又是徐姨輸,我贏了,說著懲罰徐姨再喝口紅酒。

看著臉蛋紅紅的徐姨,去拿杯子的手,都猶猶豫豫的,不怎麼想再喝的樣子。

這時候,便是我等待已久的一刻了,口花花的對徐姨說道,「徐姨,要不酒就不要喝了,懲罰你親我一下吧。」

可能也是喝了酒原因吧,酒壯慫人膽,我說這話的時候,也沒覺得多不不好意思。

我這話一出口,徐姨就是一愣,看了看我,又看看岳母,神情嬌羞了一下。

還真站起身,向我走來,臉蛋紅紅的站在我面前,嬌媚的看著我,「親就親。」

看樣子徐姨酒也喝多了,這麼放的開。

緊接著徐姨便彎下柳腰,美艷俏麗的緋紅臉蛋,向我湊了過來。

性感紅唇便在我右臉頰上,輕輕印了一下。然後快速轉身回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看著我害羞的說道,「便宜你了。」

還不忘把岳母也帶上,「等下讓你丈母娘也親你一下。」

氣氛突然的就安靜了下來,誰也沒說話,三人之間的氣氛,一下子就曖昧火熱了起來。

而且誰也沒提出不打牌了,好像我們都很期待再打下去,會發生些什麼一樣。便開始了下一把。

這一把,還真是岳母輸了,不過贏的不是我,徐姨下一句話,倒是讓我開心的不行,「小娟娟,我要懲罰你親一下陳峰。」

徐姨說完,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

岳母看了看我和徐姨,一臉猶豫嬌羞的神情,最後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紅酒,「還能這麼懲罰嗎,我不親,我喝酒好了。」

「娟你這是耍賴好嗎,要按我說的來,不過這次就算了,下次你自己喝了酒也不算,要重新懲罰的。」

徐姨還開始較真了。

岳母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又是一把結束,岳母贏了,徐姨輸了。便聽到岳母開始反擊徐姨了,「那個小婕,你去親一下小峰。」

我這也太幸福了吧,怎麼現在不管誰輸誰贏,占便宜的都是我,在獎勵我一樣。

可能岳母和徐姨都有些喝醉了吧,岳母懲罰一說出口,徐姨便起身有些難為情的走到了我身邊。彎下腰又在我臉色親了口,還發出一聲「吧唧」的輕微聲響。

說來也奇怪,我單獨和岳母或者徐姨一起的時候,親吻的次數都數不清了,還都是那種彼此熱烈的索吻,唇舌糾纏的舌吻。

而現在只不過是親一下臉,就緊張刺激的不行,也特別難為情,很難打破中間那層無限的隔閡。

看樣子兩個人和三個人的差別還是很大的,需要慢慢來。

好像我們現在,就是在慢慢的適應這種異樣的關係,在慢慢去打破那層隔閡。

我腦子裡一邊胡亂想著這些,一邊打牌還打贏了,徐姨倒是最後一個。

我看了幾眼徐姨的飽滿紅唇,徐姨就心領神會了,嬌羞的看著我,起身向我走來,又給了我一個香吻。

接下去的一把,我輸了,徐姨贏了。

「陳峰,懲罰你親小娟娟一下。」

這是懲罰嗎?這明明是獎勵好嗎?再說岳母這把又沒輸,也不一定會同意啊。

我沒想到的是,岳母竟然沒反對,只是嬌羞的看了我一眼,就默認的同意了,坐在那裡,等著我去親她了。

我有些小忐忑的起身,向著岳母走去,站在岳母邊上,低下身子腦袋便湊了過去,在岳母紅嫩嫩的臉頰上,親吻了一下。

「娟,你又沒輸,都可以拒絕的,你還讓陳峰占便宜。」

徐姨看著岳母,嬌笑著,「是不是就想著被親呢。呵呵。」

岳母聽到這些,就是一愣,才知道自己被下套了,但又不知道怎麼反駁徐姨,好像就是徐姨說的這麼回事,是岳母自己想被我親一樣。

窘迫的岳母只能去把撲克牌理好,催促我們進行下一把,來掩飾一下她的窘迫。

這次岳母輸了,徐姨又贏了,目光不懷好意的看了看岳母,又轉過臉看著我問道,「陳峰,想不想讓雪娟也親你一下?」

這還用問嗎?當然想要啊,不自覺就看向岳母,在那飽滿的紅唇上瞄了瞄。

徐姨看向岳母,說著,「娟,你看陳峰也想的,那就親一下好了。」

這次岳母沒有再拒絕懲罰,羞赧的看著徐姨,又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起身向我走來。

岳母剛走到我身前,要彎腰的時候,徐姨又調笑著加了別的要求,「要嘴對嘴的那種,還要親十秒鐘。」

岳母羞的只是說了個「你」字,就不知道說什麼了,只是羞憤的瞪了一眼徐姨,不想在徐姨面前示弱一樣,便看到岳母直接彎下腰,風韻成熟的臉龐向我靠近了過來,紅唇微微嘟起,衝著我嘴巴親了下來。

看著向我靠近而來的成熟美婦人,我身體不自覺的也往前湊去,便和岳母的飽滿紅唇觸碰在了一起。

徐姨還在一邊,看戲般的數起數來了,「一二三」數的還有點慢,我愣神了幾秒鐘,舌頭大膽的,本能的伸了過去,抵到了一排整齊的牙齒上。

只是岳母嘴巴緊緊的閉著,阻擋著我舌頭的闖入。

讓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舌頭偷偷在岳母柔軟紅唇上,舔觸了幾下。

徐姨數到七的時候,岳母便直起身子,香唇離開了我,讓我感到一陣的意猶未盡。

岳母回到私發上坐下,俏臉變的更加羞紅,看我還一臉享受意猶未盡的樣子,神情嬌羞嗔怪的白了我一眼。

「時間還沒到呢,才數到七。」

徐姨還較真起來,和岳母鬥著嘴。

岳母羞憤的瞪了一眼徐姨,反駁著長,「是你自己數的慢,別以為我不知道。看我贏了怎麼懲罰你,哼。」

然後我們開始了下一把,我沒想贏,也不想輸,我就幫著岳母,讓岳母先出完了牌,又鬥智斗勇的贏下了徐姨。

徐姨把手上的牌一扔,知道剛剛我有在幫著岳母,氣呼呼的看著我,「好啊,你們兩個打我一個,這是耍賴。」

這時候,岳母很是得意高興的說道,「你要耍賴是吧。」

見徐姨沒說話,岳母趕緊懲罰道,「懲罰你親親陳峰,要嘴對嘴的親要一分鍾。」

岳母說完,自己都嬌羞的不行。

「娟,你這也太狠了,我認錯還不行嗎。小娟娟換一個行嗎,不然我們這樣也太便宜這小子了。」

徐姨趕緊認錯道,紅紅的俏臉滿是不好意思的神情。

「不換,誰讓你先的。」

岳母說著,還拿出手機,認真的打開了計時器,準備計時了。

此刻的我是最幸福的,兩人風韻猶存的大美人,在內訌著,得益者卻是我。

徐姨看到我臉上,掩藏不住的色色的表情,羞澀的不敢看我。

又看到自己的好閨蜜,決不罷休的樣子。只能認命的接受這懲罰了。

徐姨起身,走到我面前,看著岳母提醒道,「就一分鐘啊,不准耍賴。」

說完徐姨彎腰,果斷的便向我送來了香吻,還害羞的閉著眼睛。

我當然也是毫不客氣的,翹起嘴巴便迎了上去,和徐姨柔軟紅唇緊貼上了。

如本能反應一般的,我舌頭伸了過去,只是徐姨牙齒也緊閉著,再一次的將我阻擋在外了,口鼻還在憋著氣。

第279章 到282章

徐姨起身,走到我面前,看著岳母提醒道,「就一分鐘啊,不准耍賴。」

說完徐姨彎腰,果斷的便向我送來了香吻,還害羞的閉著眼睛。

我當然也是毫不客氣的,翹起嘴巴便迎了上去,和徐姨柔軟紅唇緊貼上了。

如本能反應一般的,我舌頭伸了過去,只是徐姨牙齒也緊閉著,再一次的將我阻擋在外了,口鼻還在憋著氣。

想著一分鐘也不短了,我厚實的舌頭,開始在徐姨整潔的牙齒上,輕輕的舔弄著。

過了十多秒鐘,憋著氣的徐姨,憋不住了,瓊鼻檀口同時呼出一股香噴噴的熱氣。

我找準時機,舌頭一溜煙的就鑽進了徐姨香嘴裡。頓時便觸碰到了一條柔軟溫潤的小香舌。

徐姨睜開眼睛,神情異樣的看著我,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嗯唔」聲。

不過徐姨並沒有抗拒,我舌頭侵犯進了她嘴裡,默認的同意了。

我舌頭貼上徐姨香舌,挑逗舔弄了一會,弄的徐姨也有些情動起來,當著岳母面,香舌也伸了過了,方便我品嘗舔弄著。

又過了十幾秒鐘,我和徐姨好像都忘了,岳母還在邊上呢,竟然開始愛意綿綿的輕柔的濕吻了起來。

徐姨此刻彎著腰,我雙手不自覺的就摸了上去,一手隔著包臀裙在徐姨翹臀上輕輕摸著,一手在光滑的白大腿上撫摸了起來。

「一分鐘了。你們還還親不夠了是吧。」

岳母的聲音突然傳來,驚醒了沉浸在愛意濕吻中的我和徐姨。

徐姨聽到聲音,趕緊推開了我,兩人嘴唇上,還拉扯出一條晶瑩的口水絲線,顯得淫靡又曖昧。

沒想到剛剛推開我的徐姨,紅彤彤的俏臉,突然又湊了過來,「吧唧」一聲,在我嘴巴上又親了一口,看著岳母挑釁般的說道,「對,就是親不夠了。」

說完,徐姨又難為情的不行,打掉自己屁股上和大腿上的兩隻賊手,輕聲嘀咕了一句,「就知道吃豆腐。」

便轉身走回私發邊,坐了下來。

和徐姨這一下突然的親密接吻,讓氣氛變的曖昧了許多,三個人不自覺的就又拘謹起來,但是我們又好像在期待什麼,期待這曖昧親密能繼續下去。

接下去,我們又連續打了好幾副牌,各有輸贏,只是我們都沒有再說出和我親吻的懲罰來,讓我一陣失望。

懲罰不自覺的就變成喝酒了,看著兩個俏臉紅紅的美婦人,和我玩著這打牌遊戲,我卻不敢做點什麼,太慫了。

所以我輸了的幾次,喝酒都是喝一大口的,想著酒壯慫人膽。

我酒量也不怎麼好,加一起喝了兩杯不到,頭就有點昏昏的了。

此刻這把牌,我已經個出完了,看著岳母和徐姨兩人打著,最後徐姨輸了。

這時候,頭有些昏昏的我,壯著酒膽對輸了的徐姨懲罰道,「徐姨,這把我懲罰你,給我抱一下。」

我一邊說著,還一邊看著徐姨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徐姨沒說話,美艷紅潤的瓜子臉上,浮現出些許期待的神情,馬上又嬌羞的看了看我,又看著岳母。

微微猶豫了幾秒,徐姨便直接起身朝我這邊走了過來,警告的對我說著,「不准摸我,知道嗎?」

還沒等我說保證的話,徐姨側過身子,背對著岳母,就一屁股的側坐在我大腿上了。

嫩白的右手,也輕輕環住我脖子。

此刻我是酒壯慫人膽,而且我也沒說不摸啊。

美人在懷,溫軟散發著清香的身子,坐在我身上,我雙手不自覺的就摟了上去,左手摟住徐姨的細軟腰肢;右手摸上了她雪白豐腴的大腿,整個掌心貼在徐姨光滑緊緻的大腿上,輕輕的摩擦撫摸著。

「都說了不准摸我,你還摸。」

徐姨一邊嬌羞的輕聲說著,一邊伸出左手輕輕的按在了,我在她白嫩大腿上撫摸揩油的大手手背上。

也沒有按住我的手,讓我不要摸她大腿,反而一雙併攏著的,修長白嫩性感的美腿,稍微打開了一些,象是在誘惑我往裡面摸一樣。

我手上當然就毫不客氣的,順著徐姨光滑的大腿內側,往裡面摸了進去。

手上是一片片柔軟的觸感傳來,還溫溫熱熱的,好不享受。

我的手鑽在徐姨縮起的包臀裙下,在徐姨柔軟的大腿內側,越來越往裡的摸著。

手指頭剛剛觸碰到,徐姨大腿根中間那神秘溫熱的柔軟處,徐姨白嫩的大腿就緊緊的夾住了我當然手,羞臊著說道,「抱夠了沒啊你,壞死了。」

聽到徐姨的話,我環住她細腰的左手,用力的往我懷裡又摟了一下;摸在徐姨大腿裡面的右手,突然往前頂了一下,幾個手指頭頓時就陷入進一片柔軟當中。

惹得徐姨瓊鼻間,發出一聲忍耐的「嚶嗯」輕哼聲。

便扭了扭自己柔軟香噴噴的身子,從我大腿下來了,還嗔怪的在我手臂上輕輕掐了一下,才走回去坐了下來。

岳母此刻也是神情異樣的,看了看我和徐姨,岳母肯定有看到我把手伸進徐姨裙下,在徐姨雙腿間撫摸揩油的舉動了,不過岳母現在沒有說話,也是不好意思說什麼吧。

我們都沒有說話,沒有去說破這曖昧的遊戲,也沒有結束這遊戲,而是繼續的開始抓牌,進行著下一把。

好像現在我們三人,是很享受這曖昧親密的游遊戲的,都想要繼續玩下去。

我也是性福的不行,一邊打著牌,一邊還能欣賞著兩個,成熟美艷風韻動人的婦人。

不時的,就會偷看幾眼岳母和徐姨兩人,那光滑雪白的美腿,浮凸有致的誘人身子。

還有兩人時不時的會扭動下身體,交換一下交疊的雙腿,那裙下的誘人春光,我透過玻璃茶几一直在偷偷的看著。

岳母穿的應該是紫色的,徐姨是黑色的。

我抓好牌,看著手上兩個炸彈,還有大王,牌又順,就知道我贏定了。

我不光想贏,還想要這把讓岳母輸。

我一邊出牌,一邊壓著岳母,不然岳母出牌,還讓徐姨多走了幾手牌,我才把炸彈扔出去贏了。

然後徐姨手上也沒幾張牌了,出了幾下就出完了,贏了岳母。

這下我也不怎麼掩飾了,大膽的把手伸向岳母,要求的說道,「媽,你也要給我抱一下。」

岳母愣了幾秒,便抓住了我的手,看到我和徐姨都在看著她,趕緊躲閃著目光,不好意思和我和徐姨對視。

岳母拉著我的手,沒怎麼猶豫的便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也和徐姨一樣的側過身子,背對著徐姨,坐在了我大腿上。

頓時岳母香噴噴的身子,就坐進了我懷裡。

我右手環住岳母腰身,十指相扣著岳母右手。我左手裝著很隨意的,就搭放在了岳母白花花的大腿上,輕輕撫摸起來。

岳母就顯得很是窘迫慌亂了,嬌羞的低著頭,散發清香的身子崩的緊緊的,豐腴雪白的大腿同樣緊緊的併攏著。

我目光熱切的看著岳母躲閃的眼睛,說道。「還要讓我親一下才行。」

岳母側過頭,面對面的看著我,目光依舊躲閃,過了一會,才輕「嗯」了一聲。

還真同意了,那我就大著膽子,挺直後背,嘴巴主動對著岳母紅唇便親了過去,放在岳母大腿上的手,也加大範圍的,在兩條白嫩大腿上,大腿外側,來回的摸索了起來,還慢慢向岳母睡裙裙下探索了進去。

岳母看到我嘴巴湊了過來,神情很是緊張,因為徐姨在旁邊看著呢,不過又滿是期待的樣子,酡紅的俏臉也配合的迎了上來,和我嘴對嘴的便親上了。

我舌頭本能的,又伸了過去,想再試試看能不能伸進岳母蜜嘴裡去。

這次岳母倒是沒怎麼抵抗,緊閉的牙關被我來回舔了舔,就打開了,下一刻我就捕捉到了一條柔軟的香舌。

香舌還主動的伸了出來,方便我的輕柔舔弄。

怎麼感覺岳母是吃醋了呢,吃醋我剛剛和徐姨那麼親密,所以這次才沒有拒絕我的摟抱,我的舌吻,對我如此言聽計從的。

岳母坐在我大腿上,和我溫柔脈脈的親吻著,岳母緊繃的嬌軀也放鬆下來,軟靠在我身上。

過了差不多一兩分鐘,我手都慢慢的要摸到岳母翹臀大腿根上了,把一邊的徐姨都有點忽視掉了。

「還親你們,親不夠了是吧,還打不打牌了。」

就在這時,徐姨吃味不滿的聲音傳來,驚醒了此刻纏綿悱惻的母婿二人。

羞得岳母趕緊推開了我,從我大腿上起身下來了,還羞愧的拉了拉自己不平整的裙擺,才重新回到私發上坐了下來。

徐姨看了看嬌羞的坐在沙發上的岳母,又看著我,相當不滿氣憤的說道,「陳峰,我們兩個大美女,就這麼輪流被你欺負,也太便宜你了吧。」

聽了徐姨的話,我一時都不知道怎麼反駁了,現在我確實性福的不行,所以只能尷尬討好的笑了笑。

徐姨「哼,大色狼。」

的嬌嗔了一句,瞪了我一眼,便接著打起牌來。

這一把我也不好意思再贏了,而且牌也確實爛,所以最後我輸了,徐姨贏了。

便看到徐姨用手指了指我,調戲著岳母道,「小娟娟,要不要讓他再抱著你親一會,看你剛剛挺享受的啊。」

「才不要,要親你自己親。」

岳母此刻雖然難為情,但還是反駁了回去。

「是啊徐姨,要不就懲罰我抱你一下,或者親一下也行。」

我也不要臉的趕緊說道,「想的倒是挺美的,你這還是懲罰啊,都成獎勵了。」

徐姨立馬就羞憤的回了我。

當然最後我也沒能再一親芳澤,徐姨懲罰我喝了半杯紅酒,就一輪便過去了。

下一把我又輸了,岳母贏的。

便聽到岳母關心的聲音傳來,還是讓我喝酒,說道,「喝一口就好了,不用喝這麼多的。」

我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大口下去。

一時感覺這酒後勁還有點大的,而且我酒量也只能說一般般,腦袋就開始有些暈了,意識倒還是很清楚的。

接著的一把牌,我直接春天了岳母和徐姨,贏得了勝利。然後岳母又把徐姨留在了最後。

這時候,也有可能我酒喝的稍微多了點,還有現在曖昧火熱的氣氛,讓我有些飄飄然了,再說徐姨和岳母,也都是很配合很享受這親密的懲罰遊戲的。

這次我贏了,直接站起身,向徐姨走了過去,一屁股坐在了徐姨身邊,和徐姨一同擠坐在單人沙發上,兩人身體便緊緊貼在了一起。

同時我的右手已經摟上了徐姨柳腰。

徐姨發出嬌羞的聲音,羞嗔著,「幹嘛呢你,擠死了都。」

徐姨嘴上說著擠,自己卻也沒有起身,反而扭了扭自己柔軟的香噴噴的身子,倒是和我挨的更緊密了。

我先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旁邊的岳母,看到岳母神情異樣的,趕緊躲開和我直視的目光。

我又轉過頭,用熱切的目光看著徐姨,渴望的輕聲說道,「姨,再給我親一下,剛才沒親夠。」

說著,我左手也放在徐姨白花花的大腿上了,輕輕的撫摸著。

徐姨腦袋微微轉了下,也看向岳母,神情羞赧了一下,又轉回頭,面對面的直視著我,熱切又期待的目光。

只見徐姨故意的給我拋了個媚眼,嫩白的玉手在我手臂上摸了摸,撒嬌般的輕聲勾引著,「壞死了,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看到徐姨這欲拒還迎的嬌羞模樣,那裡還不知道徐姨也希望被我親的,我忍不住的,嘴巴便對著徐姨的性感紅唇,親了上去,還把徐姨壓在了沙發靠背上。

畢竟岳母還在旁邊看著,我和徐姨也不可能太放的開,親吻的也沒有多熱烈,只是兩人的舌頭,在彼此口腔中,輕柔的纏繞吮吻著。

還有我的左手,也大膽享受的在徐姨分開些許的大腿內側,大腿上來回的摸索撫摸。

哪怕我知道岳母此刻,肯定在我背後看著我和徐姨的親熱擁吻,我摸在徐姨大腿內側的左手,也越來越往裙下摸去,向著那神秘的桃源而去。

因為我知道,岳母和徐姨這兩人大美人,美婦人,我一個都不想失去。

然而今天我們卻突然的,就撞破了彼此的關係,肯定會有隔閡產生的。

雖然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確實很親近,但要是我今天不做出點什麼,那以後說不定我們的關係,就會慢慢變的疏遠了。

徐姨和岳母之前可能也會如此,見面肯定會尷尬會羞愧,時間長了可能就生疏了。

不過要是今天,我們就打破這種尷尬沉默的隔閡,那是不是以後,我們就不會怎麼在意彼此之間的親密關係了,慢慢的可能就適應習慣了這種關係。

雖然是三個人,但現在徐姨和岳母兩人,確實是沒有厭惡對方的意思,反而此刻好像都很享受,和我曖昧親密的摟抱親吻。

也不知道她們倆,中午午睡,單獨相處的時候,都說了什麼。

不過在我看來,兩人應該有達成了什麼共識,而且還應該是我最願意看到的共識,所以現在她們兩人,才會願意和我玩這個,禁忌親密的懲罰遊戲。

這些都在我腦子裡一閃而過,突然覺得想這些也沒用,反正現在徐姨和岳母這樣和諧,那我就最幸福了。

一兩分鐘過去,我和徐姨就這樣輕柔的濕吻了一兩分鐘,直到我在徐姨雙腿間的左手,手指抵到一片柔軟處。

徐姨才驚醒過來,雪白大腿緊緊併攏起來,夾住了我的左手。

雙手抵在我胸口,把我推了開去,結束了和我的親吻。

「快點起來,不給你親了,要親親你丈母娘去。」

徐姨話說完,氣氛更加曖昧燥熱起來,我們三人眼神躲閃著,互相看了看對方。

氣氛突然又沉默安靜下來,誰也沒說話,等我回沙發上,又繼續打牌了。

現在我運氣確實不錯,我也不讓著徐姨和岳母了,很快的就又贏了,看著徐姨和岳母單挑著。

徐姨又輸了,我沒說什麼,直接站起身,走到徐姨沙發邊。

這次,我都不去掩飾了,當著岳母的面,就撲向了徐姨,把徐姨給壓在沙發靠背上了。

徐姨都沒怎麼抗拒,就再次和我親吻在一起了,兩隻無處安放的手抵在我胸口,輕輕的推拒撫摸著。

我膝蓋跪在沙發邊,右手撐著沙發靠背,俯身在徐姨身上,貪戀的親吻著徐姨。左手也隔著包臀裙,在徐姨渾圓柔軟的翹臀上,細腰上揉摸著。

又是大半分鐘過去,徐姨把我推了開來,偏了一下腦袋,看向了我身的岳母,又看著我努了努嘴,嬌羞調笑著說道,「不要親了,你看你岳母大人都生氣吃醋了。」

我也轉過頭看向岳母,果然岳母臉上神情,有些吃味不高興的樣子。

岳母見我們都看向了她,趕緊躲開目光,裝著不在意的樣子說道,「誰吃醋了,你們愛親多久親多久,跟我沒關係。」

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太明目張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從徐姨沙發上起來,繼續著下一把牌。

此刻我內心是燥熱興奮的,現在岳母和徐姨倆,已經開始默認了這種,三人間的曖昧親密關係,讓我激動喜悅的不行。

甚至感覺再過一段時間,如果我想要和她們來個三人行,岳母和徐姨不知道會不會願意。

覺得按照現在這樣的發展,應該會的吧。

和岳母徐姨經過了幾次,這樣的摟抱親吻,我們之間突然就不怎麼尷尬了,慢慢的好像還適應了,喜歡上了這種親密的遊戲。

感覺我們都是很期待,將會懲罰什麼,感覺岳母和徐姨也在期待著,我會和她們發生些什麼曖昧舉動。

我一邊腦子裡這樣亂想著,一邊和她們打著牌,還又被我打贏了,輸的卻變成了岳母。

徐姨理著茶几上散亂的撲克牌,抬起頭看著岳母,嘴角翹起,臉上露出戲弄的神情,調笑起來了岳母,「小娟娟,你不會是故意輸掉的吧,這麼想著被陳峰親嗎?呵呵。」

岳母紅潤的俏臉上,露出那種,心思被戳穿後的窘迫,很是難為情的反駁著,「徐婕你你才想著被親呢?你再說,我就不來了。」

岳母一臉窘迫難為情的時候,我已經起身走到岳母身邊了,貼著岳母香噴噴的嬌軀,就坐了下來。

同時,左手很自然的就摟住了岳母。

岳母嬌羞難為情的聲音傳來,「幹嘛呢,讓開。」

說著,扭捏了幾下自己柔軟的身子,只是象徵性的在我臂彎里掙了掙,又輕輕推了推我,便任由我摟著她了。

岳母嘴上說著讓開,自己卻沒有挪動開身子,一副欲拒還迎的模樣,我就知道岳母的意思了。

這我哪裡還不懂,摟著岳母柳腰的左手,順勢把岳母柔軟的身子,往懷裡一帶一緊,嘴巴對著岳母紅唇便親了過去,右手習慣性的也摸上了岳母大腿,撫摸起來。

岳母對於親吻過來的我,稍微象徵性的躲閃了一下,便讓我捉住了她柔軟的雙唇,親吻了起來。

四唇相接,岳母也不再克制自己了,自己就微微張開了小嘴,讓我的舌頭直接就闖了進去,抵在了一條柔軟香舌上。

下一刻我後腰兩邊,就有柔軟的觸感傳來,岳母此刻也不矜持了,還主動摟抱住了我粗腰,抱著我和我溫柔的纏吻了起來。

我右手也沒有閒著,在岳母美腿上大腿上,愛不釋手的摸著,直到摸進岳母裙底,摸到了彈性十足的屁股上,還隔著絲滑的蕾絲內褲,在渾圓翹臀的屁股上,大腿外側揉捏了起來。

只是還沒摸揉幾下,就被岳母按住了,不讓我這樣摸她屁股了。

我和岳母又是一兩分鐘的索吻,唇舌才分開。

岳母瞄了一眼,在看著我和她親熱的徐姨,又把我推開了一點,還把我在她裙底的賊手,嬌羞難為情的給拉了出來。

「誰剛剛還說不要親呢,現在親這麼起勁了。」

徐婕這話一說出來,羞的岳母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當然,我們都知道,徐婕這樣說,是在調節調節氣氛,讓氣氛不要那麼沉默。

我戀戀不捨的,在岳母白嫩大腿,膝蓋,光滑小腿上又撫摸揩油了幾下,才回到自己沙發上坐了下來。

然後便繼續著,這曖昧不清的撲克遊戲。

雖然現在氣氛,是越來越火熱起來,但同樣的也很有樂趣。

只是接下來我贏的就很少了,已經變成是徐婕和岳母聯合起來,打我一個了。

這當然是徐姨提出來的,說是不能這麼便宜我,要一起對抗我這個大色狼,讓我一連輸了好幾次,喝了好幾口酒。

我也有贏,贏了就會走到她們身邊,抱著親親摸摸一會,那時相當的幸福享受。

這不,這一把我又贏了,岳母輸了。

我起身,貼著岳母身子坐了下來,伸手就摟住了岳母腰身。

岳母身子一被我碰到,還是會有些僵硬,依舊有些不習慣在徐婕面前和我摟摟抱抱的。

這次我沒有去親岳母,而是想著換個懲罰。

看著岳母一連害羞,又一副做好和我親吻的準備了。我要求著說道,「媽,坐我腿上,讓我抱一會。」

說著,都沒等岳母答應,我雙手便托在岳母腋下,把岳母身子託了起來,我再屁股一挪,讓岳母側坐在我大腿上了。

我又說了句,「媽,就讓我這樣抱著你打把牌。」

手也放在岳母白大腿上,輕柔的摩擦起來。

我現在都成腿控啊,真的是岳母和徐姨的美腿太誘人太性感了,是又直又長,還白白嫩嫩的,摸起來軟軟的,享受的不行,內心還有一種滿足得意感。

所以現在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去摸摸岳母,徐姨的美腿,享受舒服的吃吃她們美腿的豆腐。

岳母和徐姨也知道,我喜歡摸她們的腿,所以被我抱著的時候,只要我的手不要在她們裙下太肆無忌憚,她們也就都任由我摸了。

而且我也感覺的出來,其實她們也很喜歡被我摸的,也很享受的。

沒等岳母說話,看著岳母坐我大腿上太高了,我右手扶穩著岳母后背,自己大腿分了開來,讓岳母坐在了沙發上,我雙腿中間了。

左手撈起岳母一雙修長白嫩的美腿,架在我左大腿上。

岳母親吻掙扎了下,也說了這麼抱著,怎麼打牌啊,而且也太難為情了。

不過我就是不願意放開岳母,摟抱的緊緊的。

所以此時,岳母便強制性的被我摟抱在懷裡,坐在我雙腿間了,嬌軀也靠在了我身上。

這下徐姨倒是沒有調笑岳母,就神情異樣的,看著摟抱在一起抓牌的我和岳母。

抓好牌,看著我手上又是一副好牌,知道這把是想輸都難了。

我的牌岳母也都看到了,俏臉上就一副認輸的表情。

徐姨還讓岳母把我的牌都說了出來,兩個人又聯合起來斗我了,兩人是一邊打還一邊商量著應該出什麼。

我當然不介意,輸贏都無所謂,開心就好。

徐姨出了個三帶二,我壓了一手,便收攏起來牌,右手拿著,讓左手空閒下來,摸上了岳母豐腴性感的美腿,在柔嫩的小腿大腿肌膚上撫摸著。

徐姨此刻,看著我摸在岳母大腿內側的賊手,連打牌的時候都不老實,都還想著吃她們豆腐,羞惱的便瞪了我一眼,直接打了個炸炸彈下來。

而這時,我的左手正插入在岳母豐腴的大腿內側,被兩條白嫩的大腿夾住了,讓我不能更進一步的往裡摸進去了。

我左手被岳母白嫩大腿給夾住了,我也不捨得拿出來,便在她大腿裡面又磨蹭撫摸了起來。

把牌舉到岳母面前,說道,「我也炸,媽你幫我出一下。」

岳母嬌嗔的白了我一眼,有些氣惱吧,氣惱我不光要吃她豆腐揩她油,現在連出牌還要她來。

還是接過牌,打開,出了個炸彈出來,還不忘把我的牌,又報了一遍給徐姨聽。

左手又摸了一會岳母大腿內側,便拿了出來,忍不住的掌心貼在白嫩的大腿上,舒服享受的又摸了摸,才拿過牌自己打了。

看著坐在我懷裡,近在咫尺的岳母,那緋紅誘人的臉蛋,嘴巴就湊了過去,親在了岳母紅潤的臉上,親了好幾秒,長發出「吧唧」一聲分開了。

「小峰……你……壞死了……」

岳母嬌羞輕聲的說了一句,柔軟的身子還在我懷裡扭捏了幾下,無力的抗議著。

徐姨看著,在打情罵俏的我和岳母,我注意到徐姨神情變化了下,象是有些羨慕了的感覺。

就這樣,我抱著岳母,一邊打牌,一邊摸摸岳母的潔白美腿,快活的不要不要的。

可以說這把牌,我心思都在懷裡的美婦人身上,但奈何我牌好,還是贏了。

岳母因為被我騷擾的,又要給徐姨報我牌,都沒怎麼出過牌,所以岳母又輸了。

我二話不說,就摟過岳母嬌軀,嘴巴親了過去。

我贏了,岳母輸了,岳母又看到我此刻湊過來舉動,知道我這個壞女婿又來求吻了,微微扭捏害羞了一下,便側過臉,等待著被我親吻。

下一刻,我和岳母四唇又相接在一起,舌頭也互相輕柔的纏繞住了。

吻的有些投入了,岳母朝著我扭轉著身子,雙手也摟了上來,摟在了我後腰上,摟抱著我。

說實話,我都不想打牌了,真的好想現在把岳母Tuō_guāNG了,給就地正法了,好好的發泄操干一番。

而且此刻我褲襠里的肉棒,早已經勃起了,雖然還沒有徹底硬起來,但還是硬硬的頂在了岳母屁股上。

岳母肯定也感覺到我褲襠上的硬物,也知道那是什麼,也不會說破,只是默認的被我頂著。

當然這些我也只能想想而已,因為徐姨還在呢,我要是太過了,或者強硬的想幹嘛,那就是不尊重她們了。

和岳母這一番溫柔的纏吻結束後,我依舊這樣摟抱著岳母,享受著艷福,開始了下一把牌。

岳母自己也沒有想要下來,以為我還贏了,還要抱著她吧。

這時候,倒是徐姨看不下去了,有些不開心的說道,「陳峰你怎麼還抱著。」

「我贏了啊。」

我簡單的回答道,手還在岳母大腿上摸了摸。

「你贏了,我們就得被你又抱又親的,現在還一直抱著,我們也太吃虧了,太便宜你個大色狼了。」

徐姨語氣帶著吃味,突然的就說出了一句大膽的話,「說好的懲罰一次,不能你想幹嘛就幹嘛吧,難道你讓我們脫衣服,我們都脫啊。」

其實我還真有這想法的,只是一直不敢說啊,怕被岳母和徐姨打。

既然現在徐姨說出來了,我內心也開始蠢蠢欲動了,看著徐姨,順著徐姨的話說著,「徐姨,那那我要是真就讓你脫呢,你脫不脫啊。」

我一邊說著,一邊還色眯眯的看了看,徐姨胸前高聳的雙峰。

聽到我流氓的話語,徐姨矯哼了一聲,說道,「哼,大色狼你還真想呢,可惜你想得美。」

岳母坐在我懷裡,聽著我和徐姨越來越露骨的話,還有這樣坐我身上,確實很讓岳母難為情,便把白嫩大腿上我的賊手給拿開,柔軟嬌軀也從我懷裡掙脫了幾下,從我身上下來,離開了我的摟抱。

還推搡著我,把我趕回到自己的沙發上了。

客廳到陽台的門簾早已被拉了起來,屋裡暗淡的光線,倒是讓人心理上更大的放鬆了。

我坐回沙發上,進行著下一把牌,其實我想贏的,只是牌一般般,又是在岳母和徐姨的聯合下,打輸了。

徐姨一連懲罰了我好幾次,先是讓我原地轉十個圈,我照做了;又讓我再做十個伏地挺身,我也做了。

我剛做好十個伏地挺身,還沒站起來,徐姨的聲音又傳來了,「再來十個深蹲吧。」

我還沒說話,岳母倒是心疼我了,說道,「好了小婕,不要懲罰了,陳峰他累不累的啊。」

「娟,我們才是一夥的呀,你怎麼還胳膊肘往外拐。是不是心疼了。」

「才沒有,只是只是你懲罰太多了。」

岳母回答的都有些結巴了。

「還說沒有,看你心疼的樣子,要不娟你再去給他抱一會親一會,肯定就沒好了。」

徐姨調笑著岳母。

這下把岳母笑話的,岳母難為情的不知道說什麼。

只能看著我做了十個深蹲,被徐姨「欺負」了。

我剛回到沙發上坐下,徐姨又拿起我的杯子,裡面還有一小杯紅酒,「哼,還沒完呢,酒也得喝了。」

怎麼感覺徐姨也吃醋了,吃醋我剛剛抱著岳母打牌,又親又摸的。

這點懲罰對我來說,還是小意思的,我接過酒杯看著徐姨,恐嚇著說道,「徐姨,你懲罰我這麼多,太狠了吧。信不信下把我贏了,真要你把衣服脫了。」

說著,我就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還色眯眯的看著徐姨身上的包臀裙,貼身短袖。

聽了我的話,又看到我侵略般的眼神,徐姨神情慌張了下,卻還逞強道,瞪了我一眼,「哼,你敢,再說你還沒贏呢。」

「好的,徐姨,這可是你說的啊,等下你不要耍賴就好長。」

我繼續威脅著徐姨。

徐姨又是矯哼一聲,不願搭理我了。

又是連著打了好幾副牌,可惜我和徐姨都沒對上。

我和徐姨贏的時候,輸的都是岳母,沒能讓我和徐姨懲罰到對方。

然而下一把牌,我牌實在太爛了,我輸了,贏的人還是徐姨。

這時候,徐姨突然不懷好意的看著我,來了句大膽又意想不到的話,「陳峰,你不是說要我脫衣服嗎,現在我就讓你把衣服脫了。」

這徐姨也太大膽了,電影裡面,這種遊戲,不都應該是男的讓女的脫衣服嗎,怎麼現在還反過來了。

有人可能要說,在美女面前脫衣服,不應該是男的占便宜嗎。

但現在,可能是因為就我一個男的,面對岳母和徐姨兩個美女,真要我在她們面前脫衣服,頓時讓我覺得還是很難為情的。

可我一個男人,也不能認慫啊,不過我還是有些慫的問了徐姨一句,「徐姨,真讓我脫啊。」

岳母和徐姨,看到我此刻也露出了害羞吃癟的樣子,都嘴角翹起看著我笑了笑。

同樣的,兩人俏臉上其實也露出了難為情,嬌羞的表情。

第283章 到285章

可我一個男人,也不能認慫啊,不過我還是有些慫的問了徐姨一句,「徐姨,真讓我脫啊。」

岳母和徐姨,看到我此刻也露出了害羞吃癟的樣子,都嘴角翹起看著我笑了笑。

同樣的,兩人俏臉上其實也露出了難為情,嬌羞的表情。

徐姨更是笑話著我,羞嗔的說道,「呵呵,就是要你脫,誰讓你這麼壞,先打我主意的。」

「好,我脫,就脫一件。」

既然現在已經這麼曖昧關係了,那就讓這氣氛更加火熱異樣起來吧。

說著,我雙手抓住短袖領口,往上扯著,身上的短袖便從頭頂脫了下來,赤膊著我還算精壯的上半身,展現在了徐姨和岳母面前。

岳母看到我真把衣服脫了,赤個膊的坐在那裡,紅唇張了張想說什麼又沒說。目光看向我的時候,還很是難為情害羞的樣子。

這時候,我手上理著撲克牌,我開始向著岳母求助道,「媽,幫我吧,我也要讓徐姨把衣服脫了。」

「哼,你想得美,小娟娟可是我的。」徐姨趕緊插嘴道。

接下來的兩把牌我還真有點慌,還好我沒贏也沒輸,不然徐姨再讓我脫一件,我身上就只剩內褲了長。

雖然可能在兩個美婦人面前脫光,會很「性福」,但我也會覺得很難為情的。

這兩把牌,岳母和徐姨一輸一贏,都懲罰對方喝了口酒。

然而下一把,在我費盡心機下,終於先出完牌了。

剩下徐姨和岳母各自出著牌了。

因為知道我的懲罰,很有可能會是脫衣服這樣淫亂的事情,所以這次徐姨和岳母都不想輸,打的很認真。

不過徐姨的牌確實差,輸給了岳母。

我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輸了的徐姨,在徐姨性感誘人的身體上,來回的看了幾眼,「徐姨,這次該你脫了吧。」

「你……」徐姨臉上先是很慌張害羞的樣子,不過突然就狡猾的沖我笑了笑,起身拿起搭在沙發靠背上的,自己咖啡色的輕薄風衣,穿在了身上,又脫了下來。

笑著對我說道,「好了,我脫了。」

徐姨這是耍賴嗎,好像也不是,「好,就讓你耍賴一次,不過這樣只能一次,下次就得脫身上衣服了。」

「哪裡耍賴了,這本來就是我今天穿的衣服,怎麼不行了?哼。」

徐姨這話,讓我也反駁不了什麼。

接著的下把牌,我輸了,沒辦法牌不好,還要一個人斗兩個人。不輸都很難。

一打完牌,徐姨看著我穿著的沙灘褲,就迫不及待的嬌笑道,「呵呵,娟,叫陳峰把褲子也脫了,讓他就知道欺負我們。」

還有種在報仇的感覺。

幸好岳母心地善良,也是不好意思讓我脫褲子,我要褲子也脫了,那身上就剩一條內褲了。

不過,我內心好像還有點期待,把褲子也脫了的,想著要是就穿著條內褲,和岳母她們打著牌,而且現在我褲襠里,已經蠢蠢欲動的鼓起來了。

要是就剩一條內褲,那鼓起的大包肯定很明顯的,再被岳母她們看著,光想想,內心就小興奮小激動起來。

然而下一把,我還真的輸了,贏的還是徐姨贏。

徐姨看到最後我輸了,是一點不客氣,看著我穿著的沙灘褲,還有些興奮的樣子,直接大膽的說著,「脫了。」

當然語氣也很是羞臊。

「真要脫啊。」

男人同樣會不好意思的。

「脫。」

徐姨看我難為情的樣子,更想要看我把褲子脫了。

岳母此刻沒有說話,只是臉紅紅的看了看我們,神情帶著嬌羞,好像也很期待我把褲子脫了。

這時候我腦子裡靈光一轉,踢掉一隻拖鞋,耍賴的說道,「我脫鞋算吧,鞋也是我身上穿著的。」

徐姨想反對我的話,但覺得我說的也沒什麼問題吧,臉上很是不甘心的開口道,「你好的,可以。」

說完,便趕緊催促我繼續打牌。

又連著打了好幾局,我腳上已經沒有拖鞋了,徐姨也學我脫了一隻,連岳母都被殃及池魚的脫掉了一隻。

我不能再輸了,再輸就真的要脫褲子了。

讓我沒想到的是,接下來我連贏了兩局,這兩局竟然還都是徐姨輸的。

此時岳母腳上已經沒鞋可以脫了,現在只能脫身上的衣服了。

我色眯眯的看著徐姨,衝著徐姨壞壞的笑了笑。

「姨,嘻嘻。」

徐姨看到我壞壞的看著她,緋紅的俏臉變的更加紅潤了,嬌嗔的耍賴道,「哼,你想的美,我就不脫。」

「徐姨,你這是耍賴啊,我都脫了,你又不脫了。」

我只能無奈的說著。

「我裡面就……就是……怎麼脫啊……我就耍賴了……」

徐姨羞惱的嗔了我一句。

「不脫外面,脫裡面也行啊。」

沒想到,我只是隨口戲弄了徐姨的一句。

徐姨聽了,愣了幾秒鐘,抬起頭,目光躲閃著我,竟然嬌羞的開口道,「那你轉過去,也不准偷看,我說好了你再轉過來。」

聽了徐姨的話,我同樣愣神了幾秒。

在我愣神的時候,又傳來徐姨氣呼呼的聲音,「不轉過去是吧,那我不脫了。」

「轉,轉。馬上轉過去我。」

說著,我已經轉過了身,背對著徐姨了。

過了一會,身上傳來聲音,應該是徐姨起身站立著了。很快又傳來輕微的窸窸窣窣的聲音。

還聽到岳母小聲的說著,「還真脫啊。」

「誰讓這個大色狼,非要我脫……脫呢。」

徐姨羞答答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背後又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發出,然後便聽到了徐姨嬌羞的聲音,「好了,你可以轉過來了。」

我立馬就轉過身來,可惜已經看不到什麼了,只見徐姨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曲起著,兩隻漂亮白凈的腳丫掌心,貼著沙發靠背,美腿側著交疊在一起,整個人都坐在了私發上。

徐姨看到我轉過身來,嫩白的右手趕緊抬起,放在了自己白嫩的大腿縫間,遮擋著我看向她裙下的目光。

下意識的還抓住自己黑裙裙擺,拉了拉,難為情又不安的掩飾著什麼。

徐姨是真脫了,脫的應該還是內褲。

徐姨羞憤的瞪了我一眼,嬌羞的對我命令道,「眼睛轉過去,不准看。這局看我怎麼贏你。讓你褲子也脫了,哼。」

說著,徐姨把牌一切,先抓起了牌。

徐姨現在這麼曲腿側坐著的姿勢,特別費力,很快就吃不消了,快速的就把腿放了下來,右腿架在左腿上,交疊的坐在。

快的都沒能讓我一看徐姨裙下的春光,很想看看徐姨是不是真的把內褲脫了。

我一邊抓牌,一邊眼睛也忍不住的,便開始在徐姨一雙翹著二郎腿的美腿上,上下掃視了起來。

都恨不得直接鑽到徐姨裙下去,去一探究竟。

徐姨當然注意到了我偷看的目光,羞憤又嬌羞的瞪了我一眼,也就不理睬我了。

然而這一局牌,還真是我輸了,不過還好,贏的是岳母。

岳母還沒說話,徐姨就裝著可憐的開口了,「小娟娟,你要幫我,讓陳峰把褲子脫了。」

岳母難為情的看著我,又被徐姨慫恿了幾句,還真的幫著徐姨懲罰我脫衣服了。

我也同樣對岳母說著好話,但奈何徐姨楚楚可憐的樣子,岳母又不好意思幫著我,不然徐姨肯定會說她重色輕友了。

最後,我沒辦法了,只能脫褲子了,總不能我耍賴吧。

我坐在沙發上,雙手拉著褲腰,便往下脫了下來,和短袖一起搭在了沙發扶手上。

一時,徐姨和岳母看著,身上就一條灰色四角內褲的我,上面還鼓著個小凸包,兩人的神情明顯變的嬌羞異樣了。

我還注意到,臉蛋紅紅的兩個大美女,目光時不時的,會在我褲襠凸包上瞄上幾眼,想看又不敢看的樣子,我就這樣,幾乎光著身子的和她們又打起了牌。

這時候,這曖昧火熱的場景,我們都沉浸在了其中,沒人說要停止了。

這一把牌,我贏了,岳母輸了,看到岳母玉足上還有一隻拖鞋,我也就沒讓岳母脫衣服了,而是向著岳母伸出手,說道,「媽,過來讓我抱一下。」

其實很多東西,大家心裡已經心知肚明了,不需要點破,因為那樣反而不美了。

大家就這樣隔著一層遮羞布,做著曖昧親密的遊戲,只會覺得更加的情動,激情。

所以哪怕我現在幾乎赤裸著身子,求抱求吻的,岳母只是稍微猶豫害羞了幾秒鐘,站起身手也伸了過來,拉住我的手向我走來。

我手一拉,而已經知道我要做什麼的岳母,配合的便被我拉入了懷中,橫坐在了我大腿上。

岳母柔軟豐滿的屁股,正好壓在我褲襠凸包上,舒服刺激的凸包又變大了許多,惹得岳母在我懷裡就是一陣扭捏。

我一手摟住岳母腰身,一手便在岳母光滑白嫩的美腿上撫摸起來,嘴巴同時也湊向岳母紅紅的臉蛋,向岳母求吻而去。

岳母也是低下頭來,送上了自己的香吻。

和岳母輕柔纏吻著同時,頂在岳母柔軟臀肉里的下身,不自覺的就輕輕挺動起來,磨蹭摩擦著柔軟的軟肉。

慢慢的,我褲襠里的陽具,就越來越堅硬火熱起來,我稍微調整了一下身體,胯下的大包便隔著薄薄睡裙,在岳母柔軟的陰戶上蹭弄起來。

柔軟舒爽的摩擦感,讓我褲襠里的肉棒,越來越堅硬粗大起來,才一兩分鐘,就徹底勃起到大半了。

整個棒身便隔著兩層布料,抵在了岳母溫熱的陰戶上。

頓時,我和岳母旁若無人一般的,緊緊摟抱著彼此,身體互相輕輕扭動,彼此的性器官,更加徹底的頂弄摩擦在了一起。

情動起來的我們,岳母白嫩的小手,也開始在我赤裸的胸膛上,輕輕撫摸起來。

只是沒一會,岳母就清醒過來,旁邊還有徐姨在呢,掙脫開了我的摟抱,推開了我,從我身上下來結束了這段纏吻。

岳母一起身,頓時我褲襠上的大包一覽無餘了,岳母滿臉羞紅的瞄了兩眼,便感覺轉身回到了沙發上坐下。

此時,我就穿了條四角內褲,褲襠上面還頂著個大包,凸顯出一條粗長的棍狀之物。

看的徐姨和岳母兩人,更加面紅耳赤起來,比我還難為情,而且兩人眼神中,都還帶著些許掩藏不住的熱切。

徐姨和岳母兩人,同樣也是難為情的不敢去看對方,下意識看向對方的時候,目光還是閃躲害羞的。

我現在倒是不怎麼難為情了,也不遮擋,反而微微向上挺著胯部,大膽的向岳母和徐姨兩個美婦人,展示著從內褲里凸顯出來的我的大肉棒。

我還意淫起來,要是我的肉棒,完全茁壯堅硬起來,大肉棒掙脫開內褲的束縛,頂端頭部從上面突露出來,就可以讓這兩個美婦人好好欣賞一下了。

我內心甚至還有一股衝動,想著直接把內褲也脫掉算了,把被內褲包裹著的難受粗大的命根子,給釋放出來,讓徐姨和岳母一同看看我的粗大陽具。

這樣的場景,我光想想內心就火熱起來,小腹出傳來陣陣的燥熱感。

牌抓好,一手的好牌,很快我又贏了。

我都沒等徐姨和岳母打完牌,就伸手對徐姨說道,語氣中還帶著些許命令的口吻,「徐姨過來,我要親你。」

想著不能厚此薄彼啊,上一把和岳母親熱了,那這把就得輪到徐姨了。

徐姨害羞的看了一眼岳母,還真聽話的,把牌一扔,拉住我的手,起身站了起來,還不忘難為情的掩飾了一句,「嗯,不打了,牌好差,反正是輸的。」

說著,徐姨腳下邁動,便向我走來,貌似還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徐姨走到我身邊,剛想側身坐我大腿上,不過我先一步抓住了徐姨另一隻手,往我身上一帶,徐姨就面對面的向我倒來。

然後我仰起臉湊了上去,嘴巴精準的捉住徐姨紅唇小嘴,便吻了起來。

一手攬住徐姨細軟的腰肢,一手托著彈性十足的翹臀,讓徐姨趴在了我身上。

徐姨只是稍微害羞扭捏了一下,抗拒的扭動了幾下嬌軀,一雙雪白的美腿,便配合的分開在我身體兩邊,跨坐在了我大腿上,騎在了我身上。

嘴上和徐姨沉醉的接吻著,同時雙手便迫不及待的抱住徐姨兩瓣屁股,往我褲襠上一摟,頓時我胯下的大包,隔著內褲和裙子,直接就頂在徐姨雙腿間的柔軟處了。

我一邊吻著徐姨,一邊身體控制不住,輕微的前後挺動起來,褲襠頂在岳母雙腿間頂弄起來。

雙手更是大膽放肆的,揉捏了幾下徐姨翹臀,又摸到徐姨緊緻大腿上,掌心貼著大腿上光滑的肌膚,上去來回的遊走著。

又過了十幾二十秒,此刻我全身都燥熱了起來,前面和徐姨和岳母的種種親熱親吻,慾望積攢到現在,我已經忍耐不了了。

此刻我需要發泄,好想要和徐姨真刀真槍的來一場性愛大戰。

我當然知道,現在岳母就在一邊看著我們,但我雙手還是忍不住的,順著徐姨光滑緊緻的大腿,向上摸了進去,摸進了徐姨包臀裙裡面。

雙手一路暢通無阻,直接攀在了徐姨兩瓣挺翹的屁股蛋上,用力揉捏了一下。

這時候我才確認,徐姨竟然真的把內褲脫了,此刻裙下真的是真空的。

徐姨這時候也反應過來,空蕩蕩的裙下已經被我的雙手侵占了,立馬羞慌在我胸口上一推,分開和我的溫柔纏吻。

依舊騎坐在我大腿根上,一邊扭動著身子,想要掙脫開我的摟抱,一邊神情羞臊不堪的說道,「嗯嗯……唔……小峰……你放開我……嗯呼……不要摸……摸裡面……嗯呼……」

說著,徐姨下意識的還扭過身去,看了一眼身後的岳母,又馬上難為情的轉了回來,扭動著香噴噴又柔軟的身子,想要從我身上下來。

我沒有放開徐姨,手上又撫摸揉捏了幾下徐姨豐滿的美臀,才拿了出來,說道,「姨,再讓我抱一會。」

說著,我雙手摟抱徐姨的力道,又夾緊了幾分。

右手還摸到前面,把夾在我們身體間的裙擺,給拉了出來。

這樣我粗長的肉棒,現在就僅僅隔著一層內褲,頂壓在徐姨柔軟飽滿的陰唇上面了。

岳母見我這麼堅持,就沒再掙扎了,兩隻白嫩的玉手一左一右搭在我肩膀上,順從的依舊騎跨在我大腿上,和我蹭弄研磨著彼此的性器。

我忍不住的又開始輕輕挺動腰身,褲襠的大包,再次在徐姨飽滿柔軟的雙腿間,蹭弄頂動起來,快感一波接著一波的襲來。

瞬間就讓我下面的命根子,又粗長了一截,頓時我便感受到,肉棒頂端的小半個鬼頭,已經從內褲上面掙脫突露了出去,直接抵在一片濕熱柔軟處了。

不用想,就知道現在龜頭抵著的地方,就是徐姨飽滿的蜜穴上了。

徐姨同樣也感受到了,我那滾燙的龜頭已經肉貼肉的,和她已經濕濕的小穴摩擦在了一起,做著淫穢不堪的事情。

不過此刻,徐姨也沒有什麼反抗推拒了,反而雙手摟住摟緊了我脖子。

立時,徐姨整個發軟香噴噴的嬌軀,投入了我的懷抱,胸前飽滿柔軟的巨乳壓在了胸口,好不享受,感到舒服滿足的快感。

甚至徐姨把我也摟的緊緊的,嫩滑的俏臉享受的貼在我臉上蹭弄著。

柔軟的身子也輕輕的扭動起來,配合迎合著我下面的頂弄摩擦。

嘴裡還發出輕微的「嗯哼」喘息聲。

這時,我眼睛看向徐姨背後的岳母,岳母也正在看著這邊,看著正在耳鬢廝磨,親密摩擦的我和徐姨兩人。頓時便和我充滿火熱慾望的眼神對視在一起。

只見岳母面色潮紅,眉目間浮現春意,俏臉上春潮湧動,神情異樣糾結壓抑著什麼。

和岳母的目光,一對視在一起,我才意識到,此時我和徐姨親熱的也太過火了,竟然當著岳母的面,兩人生殖器都摩擦廝磨在了一起。

就在我想克制住自己的慾望,讓徐姨從我身上下來的時候。

岳母突然站了起來,看著緊緊摟抱在一起,身體廝磨蹭弄在一起的我和徐姨,神情有些不願,語氣還有些吃味的說著,「我……我去看看雪兒。」

岳母說完,也不等我和徐姨說話,便快步向臥室方向走去。

這難道是因為,岳母看到了我火熱慾望的目光,知道我想要幹什麼,就主動避開,在為我和徐姨創造可以更進一步的條件嗎?

是讓我不用顧忌她,可以和徐姨做愛嗎?

我想就是這樣的。

徐姨一聽到岳母的聲音,肯定也是意識到,自己實在是太淫蕩了,當著閨蜜,還是人家丈母娘的面,不光和人家女婿摟抱親吻,連男女性器都廝磨蹭弄在一起了。

徐姨羞愧的,趕緊雙手推了一下我胸口,想把我推開。

酡紅一片的臉上泛著春潮,眉目含春的看著我,羞惱道,「放開我……快放我下去……唔……嗯……唔……」

說著,柔軟清香的身子,還在玩懷裡扭動掙扎著。

我都沒等徐姨說完,就一口親了上去,舌頭更是迫不及待的,就鑽進了徐姨小嘴裡,攪弄吮吸起來。

發出「嘖嘖滋滋」的親吻聲。

現在岳母都主動給我創造了機會,這也是岳母默認同意了,我現在是可以和徐姨做愛的。

而且我現在慾火焚身的,哪裡會客氣,也控制不住自身的慾望了。

所以我依舊摟抱著徐姨,和徐姨親吻著,一手摟著徐姨細軟的腰肢;一手在徐姨裙下,抱著她那彈性十足的圓臀,揉摸著。

徐姨開始還稍微掙扎了下,嘴裡發出著「嗯嗯唔」的抗拒聲,嘴裡香舌也在我舌頭的追逐下,躲閃著。

不過很快,徐姨就欲拒還迎的摟住了我,白嫩的藕臂緊緊環住我脖子,彼此腦袋埋在一塊,舌頭互相纏繞起來,舌吻濕吻著。索取著彼此口中的口水津液。好不親密濃烈。

這時候,我雙手離開徐姨腰身翹臀,抓著我身上僅有的內褲的兩邊,直接就扒了下去不少。

頓時,我褲襠里威武的大肉棒,直接彈射了出來,敲擊一般的,直直的打在徐姨濕熱飽滿的肉穴上了。

「啊……小峰你……你……娟還在呢……嗯哼……」

徐姨直接慌張的驚呼著。

「呼……呼滋……沒事的徐姨,岳母她這是給我們創造機會呢,是默認同意了的。」

我誘導著徐姨,同時左手伸到胯下,扶著我粗大火熱的命根子,把龜頭抵在徐姨濕漉漉的肉穴口,一邊用龜頭在陰唇間廝磨著,一邊再次和徐姨說著,「給我吧,姨,我忍不了了。來徐姨,屁股抬起來。」

說著,我右手托住徐姨白嫩嫩的大屁股,一邊用力揉捏著,一邊往上抬著。

徐姨看到我熱切痴迷的目光,神情慌亂緊張的猶豫糾結了一會,上半身便配合著我,抬了起來。

我趕緊伸出手,先把內褲給拉了下去,拉到膝蓋下,掉在了腳上,雙腳踢了兩下,便把內褲脫了下來。

然後左手伸到胯下,扶立起來我的大肉棒,用滾燙的大龜頭,蹭弄著徐姨同樣在發燙髮熱的濕潤洞口。

同時右手放在徐姨大腿上,慢慢用力的往下按著,我的屁股和粗腰,也配合的往上頂去。

瞬間大半個龜頭,陷入進徐姨身體中了。

「嗯呃……慢點陳峰……嗯喔……真……真要在這裡做……做嗎……娟她還在的啊……喔嗯……慢點……太大了……」

徐姨身體也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我左手放開,不再扶著自己的命根子。我抬離沙發的屁股,也慢慢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然後雙手抱住徐姨雪白的大屁股,托著讓徐姨自己慢慢往下坐下來,慢慢適應一下。

徐姨慢慢往下坐著,慢慢的,我的大陽具,便被徐姨的溫軟肉穴,給一點點的套弄吞入了進去。

待到徐姨白嫩的大屁股,重新坐在了我胯襠上,我粗長的肉棒,便盡根沒入到徐姨濕熱緊窄的陰道中了。

我再次體驗到陰莖被徐姨的肉穴,緊緊包裹起來,被那一層層一圈圈的肉褶摩擦緊箍,爽的飛上天的快感頓時席捲我全身。

徐姨同樣舒爽滿足的不行,幾乎同時和我發出一聲「喔嗯」的舒爽呻吟聲。

此刻徐姨雙手撐著我雙肩,騎坐在我大肉棒上面,神情滿足又克制著,紅透了的俏臉上春潮湧動,媚眼含春迷醉的看著我。

又慌張的側過臉,看著臥室的方向,生怕岳母會從那邊突然的走出來,撞破此刻淫亂的我們兩人。

耐受的說著,「嗯呃……先不要動太大了……」

岳母說去看下孩子,都好幾分鐘過去了,還沒有出來。

也沒有聽到雪兒的哭鬧聲,這已經很明顯了,岳母就是故意離開的,是為了給我和徐姨創造機會。

不然岳母在場,我也不敢像現在這樣,把大肉棒插進徐姨身體里。還有徐姨也不會同意讓我插進去的吧。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