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欲公與媳 (482-497)

【妻欲公與媳】(482-497)作者:無奈的天使

第482章 到第489章

2020年6月6日

也不是我膽子小,而是我顧忌岳母,不願意強迫岳母怎麼樣。

想通這點,我膽子就回來了,快步向岳母走去。

「啊呀~小峰你……不要過來,去……去找你徐姨去……呀~啊……」岳母見我又撲向她,慌亂的趕緊後退。

結果岳母太慌張了,又穿著一雙黑色性感細跟高跟鞋的緣故,雙腳互絆了一下,向後倒去。

這可把我嚇了一跳,不過還好,我看到岳母身後是一張特別大的柔軟大床。

然後只見岳母,後背朝下,整個身子就倒進柔軟的大床里。

岳母「主動」的躺倒上了床,這簡直就是一個好機會啊。

直接一個虎撲,就對著岳母的豐腴嬌軀豐滿身子,壓了上去。

我此時也不管岳母是不是願意了,身體壓在岳母身上以後,嘴巴對著岳「」母的紅唇小嘴,就霸道的吻了上去。

「嗯唔~嗯……唔唔~小峰不要……你快……快下去……」岳母真是嘴上說著拒絕,身體卻完全就是欲拒還迎的。

也不見岳母用雙手推我,只是在扭動著,被我壓在身下的豐滿嬌軀,而且雙手還不自覺的,慢慢摟住了我的粗腰,完全就是一副任君採擷,嬌柔熱透了的模樣。

「嘻嘻~真是我的悶騷好岳母。」

我內心得意的淫笑了幾聲。

確實,我的岳母是屬於悶騷型的。

很容易害羞害臊。

又是十幾秒過去,我的舌頭終於闖入進了岳母嘴裡,和岳母的舌頭攪和到了一起。

岳母的性感嬌軀,也不再扭動抗拒,而是順從任由我壓著,雙手也摟住了我的粗腰,緊緊的摟抱著。

岳母倒是也沒介意我嘴裡有徐姨的口水,應該是徐姨嘴裡確實也是香噴噴的,而且岳母和徐姨本來就是極好的閨蜜關係,也就不介意了。

甚至岳母香噴噴柔軟的香舌,也主動和我糾纏在了起來,彼此互相吮吻著舌吻著。

過了一兩分鐘,我和岳母兩人,旁若無人似的,吻的越來越投入,越來越柔順絲滑。

「呵呵……剛剛還不要不要的,之前也還不願意來呢,怎麼現在這麼快,就抱自己女婿滾到床上去了呢。

咯咯……」然後突然的,床邊傳來了徐姨有些酸熘熘的聲音,明顯是在故意笑話調戲岳母。

果然,岳母一聽到徐姨的笑話,立馬就推開了我的腦袋,嘴角好流出不少晶瑩口水,岳母也沒在意,羞憤的看向徐姨,「徐婕,你……你再說……這些,我……我就回去了。

小峰,你快起來,讓我起來。」說著岳母曲線玲瓏的身體,還扭動起來,抗拒著,想要身上起來,同時雙手也在用力推拒在我的胸膛。

只是奈何我壓的死死的,不想讓岳母從我身下起來。

「咯咯~好好小娟娟,我不說了,不就開開玩笑嘛。」徐姨趕緊嬌笑的認錯道,也是害怕真的會惹得,臉皮特別薄的岳母生氣。

「哼~」岳母傲嬌的哼了一聲,被我壓在床上,又象徵性的抗拒了幾下,臉蛋側向另一邊,也不理睬徐姨,就任由我這麼壓著了。

岳母應該是想要嚴肅點的,只不過嚴肅沒有,倒是可愛極了。

「咯咯~」徐姨看的又嬌笑幾聲,走到床邊靠近我坐下,很大膽拉起我的右手,放在她光滑紫絲大腿上,還摩挲了幾下。

熱美風韻猶存的臉龐湊到我面前,紅唇微微嘟起,撒嬌似的勾引著我,「陳峰,吻我,我還要。」說著,徐姨就異常主動大膽的,把紅唇印在了嘴上。

女人都主動求吻了,我當然不能拒絕,也不能示弱,要不然還是男人啊。

我臉往前一湊,頓時再次和漂亮成熱的徐姨親吻起來,徐姨也是一樣,也一點不介意我嘴裡還有岳母的不少口水。

而且一開始就是和我一陣激烈的熱吻,舌頭纏繞在一起,口腔里津水互換,濃厚的舌吻濕吻著。

我的右手,在徐姨光滑性感絲襪大腿上的,也忍不住的舒服的上下來回撫摸著,甚至還大膽偷摸進徐姨包臀裙裙下,揉摸揉捏了許多下,那彈性十足的絲襪翹臀,那結實挺翹的觸感,摸起來當真是大大的享受,讓人愛不釋手流連忘返。

好奇的是,揉摸徐姨屁股的時候,雖然沒有摸到最上面,但翹臀側邊可被我摸遍了,卻沒摸到內褲的痕跡。

難道是徐姨沒穿內褲,還是內褲布料比較少,像一些小丁字褲,我還沒摸到。

我隨意的想了想,倒也沒多想,因為只要等下把徐姨脫光了,不就知道了嗎?過了兩三分鐘,正當我異常享受,完全沉浸在徐姨溫柔鄉中的時候,「嘶~」

我腰間軟肉上突然傳來一陣疼痛,這突然的疼痛,讓我結束了和徐姨的熱吻濕吻。

我和徐姨同時看向我身下的岳母,只見我的粗腰上,岳母的玉手正抓在上面,還手裡還扭了一塊軟肉。

「咯咯~」徐姨看到這一幕,咯咯嬌笑了幾聲,倒也沒再說些調戲笑話岳母的話來。

我能感受到岳母,是因為被我冷落了,有些生氣吃醋了,感覺到岳母現在這麼在意我的樣子,頓時我心裡異樣的溫暖了一下。

其實因為在我和岳母發生關係後,我就發現自己對岳母生出許多的愛意,不是那種女婿對丈母娘的親情愛意,而是男女的情感。

這也很正常,因為岳母不管怎麼看,可都是一個成熱性感的大美女,熱透了的大美女,又因「」為和她有了肌膚之親,產生些愛慕也是很正常的。

現在岳母這麼在意我的樣子,還生氣吃醋了,看樣子岳母也對我很有好感,喜歡上我了呢,有了一些男女情感了。

雖然不是很確定,但還有些小得意,小自豪的。

畢竟是被岳母這個美麗性感的熱女喜歡,確實很讓人喜悅。

這些念頭一閃而過,看著岳母撇過臉去,紅紅的臉龐上,帶著幽怨,我趕緊低下頭,討好的承認錯誤,「媽,我錯了。」承認錯誤以為,再接著用行動賠罪,我也側過頭,嘴巴往下一湊,便捉住了岳母的嬌艷小嘴,親吻了起來。

岳母開始還是有些抗拒,不管在我的霸道索吻下,岳母的抵抗也很快松垮掉了,任由我對她的小嘴紅唇,還有香舌,發起勐烈又熱情的纏綿。

慢慢的,岳母的雙手也圈摟住了我脖子,和我熱情的親熱纏綿著。

和岳母熱吻著的時候,我能感覺到旁邊,又有一道幽怨的目光襲來,那是徐姨的目光。

讓我也意識到,看樣子這段日子以來,連徐姨對我也好感劇增。

當然我對徐姨也是很垂涎的。

男人嘛,對漂亮性感的女人,而且還是願意和你上床的漂亮熱美女人,那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抵抗力的。

難道是我最近桃花運泛濫嗎?,沒想到岳母和徐姨這樣的成熱大美女,竟然一個接一個和我上了床,成為了我的「女人」。

雖然這些讓我感受到了很大的性愛壓力,但更多的還是幸福與性福。

所以和岳母激情熱吻的時候,我也沒有太過於冷落徐姨,右手一直在徐姨光滑絲襪上,裙下翹臀上,貪戀貪婪的揉捏撫摸著。

這一次,我直把岳母吻的天昏地暗,呼吸都呼吸不過來,都不順暢了,兩人的唇舌口齒才分開。

我抬起頭來,直到這時候,才有機會好好的欣賞一下美麗的岳母。

岳母今天一身穿著,也是相當的性感漂亮,上身是一件單薄的有些透明的貼身白色襯衣,胸前高高的鼓起兩個飽滿的山峰,而且很清楚的就能看到,岳母裡面的胸罩顏色,是黑色蕾絲的。

腰身收縮,畫出誘人的凹凸曲線。

下身則是一條,同樣堪堪包裹住肥碩翹臀的黑色包臀裙,黑白搭配更顯岳母美麗熱女的惹火韻味,誘人風韻。

一雙修長渾圓的美腿,包裹在一雙光滑性感又透明的黑絲襪下。

黑色透明絲襪,總是給女人帶來更加濃郁的性感與魅惑,在岳母身上,這點就更甚了。

光滑的黑絲大腿,圓滾滾的,更添幾分緊彈性感,真是太誘人犯罪了。

再往下,兩截黑絲包裹修長小腿,兩隻漂亮性感的黑絲美足,踩著一雙純黑色的細高跟涼鞋。

看著身下性感惹火的美艷熱婦,那凹凸玲瓏的魔鬼身材,誘人犯罪,引人無限遐想意淫的完美S型曲線。

又看向岳母那熱美的漂亮臉蛋,酒紅色的微卷秀髮披散著,散發著熱女特有的熱婦風情。

此時我看著隨便的兩個性感熱女,臉上不自覺的就露出了得意興奮的笑容。

看上去還很是有些賤賤的。

「是不是被兩個大美女搶著親來親去,很得意啊。

是不是都看不起我們了。」徐姨看出了我的得意,兇巴巴的警告起來。

不過徐姨嘴上故作兇巴巴的,但神情也是很羞恥,真的擔心我會把她們往壞處想一樣。

「怎麼可能,能得到徐姨還有岳母的喜歡,我只有高興,絕對沒有那種亂七八糟的壞想法。」見岳母和徐姨還是不怎麼相信的樣子,伸出三根手指,做發誓狀,「我要是有哪些想法,我就不得……唔……嗯唔……」結果我發誓還沒發完,岳母和徐姨就一同各自伸出一隻玉手,捂住了我的嘴巴,不讓我把誓言繼續說出來。

「幹嘛呀,姨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發什麼誓啊。

真是,這種話也能亂說啊。」徐姨嗔罵了我幾句。

隨後我便從岳母身上起來了,在這VIP房間裡,大致的掃視了一圈。

有個衣架上面,掛著兩件長款薄薄風衣,應該是徐姨和岳母穿的。

因為岳母和徐姨兩人身上現在的穿著,確實很性感暴露了,要是這樣子穿出去,那就是淫蕩了。

其他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唯一特別的就是就是床真的好大,特別大。

床還是正正方方的,目測長寬差不多有二米五吧。

看著這特別的大床,又看向在床上坐起的岳母,和坐在床邊的徐姨。

這方形大床,三四個人是隨隨便便就能躺下,甚至覺得,這大床是不是專門為那些淫亂的雙飛,3P,甚至三飛,4P而定做的。

也就是為今天,為我雙飛岳母,徐姨而量身定做的。

「媽,你今天也好漂亮,好性感啊。」我由衷的又讚美了岳母一句。

岳母倒是害羞的,夾了夾一雙黑絲長腿,併攏著。

發現裙底有些露光了,又拉了拉短短的裙擺,想要把她肥美的大屁股,多遮蓋一些,防止裙底露光。

「那我和你岳母誰更好看啊。」徐姨突然來了個奪命選擇題。

「都好看,媽和徐姨都是萬里挑一的大美女。」我毫不猶豫的說道。

也不是我立場不堅定,主要是岳母和徐姨雖然性格上差別很大,但相貌身材上,兩人卻都是那麼的完美,確實差不多。

「好吧,算你過關。」徐姨說著,站起身,「我先去洗澡,你們要是忍不住了,也可以先開始的。」有時候徐姨真的沒個正經,怎麼也45歲了,還跟個小姑娘似的,喜歡開玩笑,而且是下流露骨的玩笑。

「徐婕你……」岳母羞憤的都不知道怎麼說徐姨了「姨,洗完澡,把絲襪和高跟鞋再穿起來。」我命令了徐姨一聲。

「哼~下流胚。」瑤瑤哼罵了我一聲,也沒回答我,便向衛生間走去,打開磨砂玻璃門,走了進去。

徐姨一進入衛生間,我也走向了岳母,在床邊蹲下來,上半身趴在床上,雙手放在岳母黑絲美腿上,在小腿上,輕輕的摩挲撫摸了幾下。

「媽,想我了沒。」我也不知道說點啥,那就說點情話。

我還想說句,「沒想到媽你今天也回來。」

不過想想還是沒說,覺得現在說這個不好。

「有什麼好想的,昨天不是才見過。」岳母有些冷澹的回了句,我知道岳母是害羞,有些話不好意思說。

我也不氣餒,雙手順在岳母透明的黑絲美腿,往上摸去,摸到黑絲渾圓大腿上。

雪白的大腿被透明黑色絲襪包裹著,摸上去滑滑的,肉感十足,有一種結實的緊彈感。

「唉~原來媽你不想我啊,我可是想死你了。

呵呵~」我先很是失望,又賤賤的說著情話。

「不要臉。」岳母羞嗔一聲,伸手打了一下黑絲大腿上的賊手。

岳母坐在床上,雙腿併攏的玉腿伸直,平放在床上,兩隻穿著高跟鞋的黑絲玉足,擱在床外。

我的目光不自覺的,便順著併攏的黑絲「」大腿內側,往裙底看去,黑漆漆的一片。

不過我還是依稀看到了岳母的內褲顏色,好像也是黑色的,而且那襠部的遮羞布好像也就小小窄窄的一片,難道是丁字褲。

腦海里又浮現出今天徐姨的穿著,和岳母比較了一下,都是同樣的性感與誘人。

還有岳母除了上身的單薄襯衣是白色的,其他包臀裙,絲襪,高跟鞋,甚至胸罩,內褲都是黑色的,看樣子岳母今天的主題是黑色誘惑啊而徐姨,更是從頭到尾,都是性感的紫色,想來連內褲,胸罩肯定也是紫色的,活脫脫就是紫色妖姬啊。

從岳母和徐姨還特意,給我準備了紫色與黑色的雙重誘惑,說明岳母今天不是被徐姨哄騙來的,而是岳母清楚的知道,今天可能會發生些什麼。

是不是也說明,我今天很大程度上,真的有可能雙飛岳母和徐姨,在一張床上輪流的操干她們,和她們做愛。

想著這些,我身心的慾望更是旺盛火熱起來。

當然能不能真的雙飛她們,還等靠我自己啊。

不過至少現在,她們人已經主動送上門來了,最困難的已經解決了,難度也就下降到最低了。

接下來只需要我再接再厲。

大手在岳母黑絲大腿上摸了摸,捏了捏,我的雙腳各自往皮鞋鞋跟上一踩,直接脫了鞋,就爬上床前,雙腿分開,輕輕的跪坐在了岳母黑絲亮白大腿上。

「媽,我說真的,真的想死你了。

一直都想去找你,就是沒什麼機會。

真沒想到今天……」我湊近到岳母面前,訴說著我的想念。

「還說……什麼想不想的,你也不害臊。」瑤瑤羞臊的打斷了我的話,不過聽著我的想念,對她痴迷,岳母還是俏臉都更加紅透了,又羞又喜的模樣。

「這怎麼就害臊了?媽你這麼漂亮性感,我想我的大美女不是很正常啊。

嘻嘻。」我嬉笑的繼續和岳母調情著。

一邊說著,一邊雙手從岳母大腿上拿開,捉住了岳母的兩隻玉手,五指張開往岳母手指縫鑽去。

岳母雙手也絲滑不抗拒,配合的張開纖柔五指,和我十指相扣了起來。

「誰……誰是你的啊,臭流氓。」岳母羞白了我一眼,嗔罵了我一句,這羞澀的模樣,根本不像是一個熱透了的性感熱婦,反而像一個嬌滴滴的害羞小姑娘。

「媽,想我沒,我要聽真話。」這次我有些嚴肅的問道,眼睛直直看著岳母。

同時抬起和岳母十指相扣的雙手,身體下壓,慢慢把岳母往床上壓去。

岳母被我看的目光躲閃,神情羞臊不已。

最後被我壓在床上,避不開我火熱的目光了,岳母才看著我輕輕「嗯。」了一聲,算是回答了我的「逼問」。

此時我整個身體,跪趴在岳母身上,雙腿分開在岳母大腿兩側,屁股枕著岳母彈性十足的大腿,臉湊到岳母面前,「吧唧。」

一下,在岳母紅唇上印了一口,「要說想我了。」目光直直的,和岳母近在遲尺的溫情對視著,「命令」道。

岳母被我看到都怕怕的了,「嗯,想……想你了。」異常難為情的承認道。

「呵呵~這還差不多。」我身心愉悅,很開心的笑了笑,還有些賤賤有些不要臉的應了一聲,然後又是「吧唧~」

一下,親吻了一下岳母的漂亮小嘴。

而岳母則是回以一個羞惱的嗔怪模樣。

「還沒說清楚,要說想誰了,說我名字。

。」看著熱美岳母的可愛模樣,忍不住就行多調戲調戲她。

岳母氣惱的才說了個「你~」字。

小嘴又被我「吧唧~」

一口,偷襲了一下。

親了一下還沒完,又是「吧唧……吧唧……吧唧……」一連親了好幾下,然後用含情脈脈,灼灼的目光看著岳母。

岳母這次也不躲閃我的火熱目光了,神情複雜的和我對視著,更多的還是愛意情慾,「嗯~媽也想你,也想小峰,很想很想。」出乎我意料的是,本也就是想和岳母調調情,讓氣氛火熱起來,結果岳母這突然就放開了許多,沒那麼矜持了。

還沒完,岳母說完「很想很想」,整個人好像都放開來了,變的大膽,沒那麼顧忌了。

臉蛋直接主動的抬起,嬌艷紅唇一口吻住了我嘴巴,一條香舌又快速的鑽進了我嘴裡,主動的纏繞在了我舌頭上。

岳母這是主動求吻啊,讓我愣了一下,搞得我都有點沒反應過來。

微微愣神後,就主動發起了進攻,迎合著嘴裡柔軟濕滑的香舌,和岳母激情纏綿的擁吻索吻起來。

又是五六分鐘過去,一個又綿長又深情又溫柔的熱吻才結束,彼此的舌頭分開,四唇分開,彼此的嘴角都掛著不少晶瑩的口水。

我居高臨下的,看著迷人成熱的岳母,脫口而出叫了一聲,「老婆。」岳母愣了一下,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岳母羞惱矜持難為情,而是情意綿綿的看著我,大膽騷媚的應了聲,「嗯~老,老公。」岳母這突然回叫的一聲老公,而且聲音糯糯的,還帶著騷媚,叫的我都「」是一愣,又奇怪又發愣的看著岳母。

「小峰你不喜歡嗎?」岳母有些忐忑的問了一句。

「沒有沒有,我喜歡還來不及呢。」我趕緊說我喜歡,又建議道,「媽,我喜歡你放開來時候的騷媚樣子。

所以就我們的時候,不要顧忌什麼。」「嗯。」岳母點點頭應道,都沒在意我說她「騷」。

「老婆~」我又下流的叫了岳母一聲。

岳母微微羞臊了一下,抬起臉,小嘴湊到我耳邊,用異常酥麻的軟軟聲音,輕聲叫道,「老公~」這就給了我巨大的刺激了,身體興奮火熱的不行,一低頭,腦袋直接埋進岳母飽滿柔軟的胸部里。

襯衣前的幾個紐扣,已經趁著剛剛和岳母熱吻的時候,被我解開了好幾個了。

裡面性感的黑色蕾絲胸罩,也是暴露出來,誘人惹眼。

我也不管岳母的微微抗拒,臉就埋在岳母兩個36D的巨乳中間,腦袋在白嫩深邃的乳溝里,飽滿渾圓的乳球上拱動著,嘴巴肆意享受貪婪的親吻舔舐著。

連一個胸罩都被我的臉,拱到下來去了,一個圓挺飽滿的乳球,大半都露在外面了,連嬌嫩的乳頭乳暈都露出來了。

我抬起頭,「媽,再叫幾聲,老公我還要聽。」說完,又低下頭埋進岳母胸前柔軟里,拱到摩擦了一會,然後張開嘴含住那顆露出來的嬌嫩乳頭,吮吸舔舐起來。

「嗯呃……嗯嗯~老公……老公~……嗯唔~別咬啊……輕點……」岳母又騷媚的叫了我幾聲老公,而且都忘了克制聲音了。

結果正好,被剛洗完澡的徐姨,聽到了,然後又是幾聲嬌笑的調戲,「咯咯~小娟娟,原來你怎麼騷啊,竟然叫自己女婿老公,還叫的這麼親熱。」徐姨突然的話語聲,弄的我和岳母都是一愣,我倒沒什麼,岳母反應就大了。

岳母一把抱住我的頭,從她胸前柔軟里抬起。

又有些用力的把我從她身上推開,慌亂的坐起身,趕緊拉好襯衣裡面歪斜的黑色胸罩,重新遮擋保護住那兩個誘人巨乳。

又趕緊把襯衣紐扣都系好,再拉了拉收縮起來的包臀裙,遮蓋住露光的裙底。

羞惱的瞪了一眼徐姨,「徐婕你……再這樣,我就真走了。」岳母的臉皮薄,現在是羞臊的不行。

「好好,我錯了,不說了,我就是想讓你放開點嘛,你要不喜歡,我不說還不行嘛。」徐姨也是趕緊承認錯誤,糾正錯誤,不過等下徐姨還會不會說些羞岳母的話,就不知道了。

「我,我也去洗個澡。」岳母羞恥的有些待不下去了,說了一句,就下了床,扭腰擺臀的向衛生間快步走去。

從背後看去,衣服緊緊包裹著嬌軀,勾勒出凹凸玲瓏的完美曲線,顯露出動人誘惑的身材,引人無限遐想。

「媽,洗完澡,絲襪和高跟鞋別忘了。」我在後面囑咐請求了岳母一句。

不過岳母頭都沒回,也沒搭理我,就進了衛生間,關上了門。

「咯咯~大色狼,我一個人穿還不夠啊。」徐姨見我被岳母冷落,也是覺得很有意思,取笑的從我笑了笑,又說了句誘惑勾引的話。

說完,身子還充滿無限風情的轉了個圈,向我展示著她熱透了的高挑惹火身材。

「怎麼樣,好看吧?性感吧?」此時我已經看清楚,徐姨的一身穿著打扮了,很簡單。

紫色的高跟涼鞋依舊踩在腳下。

往上看去,入眼是一片白里透紫光滑肌膚,那是一雙紫色絲襪包裹的誘人美腿,美腿修長,渾圓。

徐姨身上的紫色緊身包臀裙不見了,換成一件紫色的女式絲質性感修身睡袍。

紫色睡袍很是單薄柔軟,貼著徐姨身上,徐姨玲瓏凹凸,曲線完美的火辣身材,頓時一覽無餘。

絲質睡袍兩邊,沒有拉鏈也沒有紐扣,只有腰身上一根紫色腰帶,此時被徐姨系了個漂亮的蝴蝶結,掛在腰間。

所以徐上半身,開了個深深的V型領口,領口很低,幾乎開到小腹上。

裡面的紫色蕾絲胸罩,也是看到很清楚,保護著兩個渾圓飽滿的挺拔酥胸,蕾絲文胸布料不多,也就堪堪包裹住兩個豪乳的一半,和岳母身上戴的應該是同一個款式,就是顏色不一樣。

雙峰中間擠出一道白嫩的深深乳溝,甚是性感惹火。

睡袍不長,下擺堪堪遮到徐姨紫白大腿中間,所以一雙紫絲美腿,依舊一覽無餘。

絲滑的睡袍下面是開叉的,美腿邁步間,大腿內側,大腿根的紫色蕾絲內褲也都依稀可見,誘人惹火的展現在我的眼中。

秀髮披散在肩頭,一邊攏在耳後,露出雪白修長的玉頸。

頭髮還是乾的,也就發尾有些濕濕的,熱美的臉蛋上紅透透,掛著點點水珠,活脫脫一個浴後美人。

一時竟把我看的有些呆了,愣了幾秒鐘,才口花花的用調戲回應,「要是裡面不戴胸罩,就更好看更性感了。」「咯咯~想看啊?想看你自己來脫啊。」徐姨是真的大膽,放的開,也不怎麼害羞,反而還反擊起來。

我下床,上前一步就把徐姨緊緊摟抱進「」了懷裡,然後轉身一起倒在了床上。

然後兩人便是一通又綿長,又溫柔,又激情的熱吻纏吻。

我在徐姨身上胡亂摸揉的賊手,也開始一隻向徐姨胸前睡袍里摸去;一隻向徐姨雙腿間摸去。

然而,雙手才剛剛摸進去一點,就被徐姨的兩隻手按住了,氣喘吁吁著,「先不要,等你洗了澡,我們再……我再給你。」「好吧。」我悻悻的收回手,有些失望。

當然這點小要求,我還是會尊重徐姨的。

又不是今天不給我,只是等一會。

這一耽擱,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快速才徐姨身上起來,下床快步走到房間門口,撿起我的包。

走回床邊,對徐姨也沒隱瞞,不然我也沒法用Dv相機錄像。

而且和徐姨說一下,也是尊重她,畢竟是個人的隱私。

我拿出Dv相機,看了看衛生間方向,有些做賊般的,對徐姨說了,我想把今天我們在酒店房間的這段時間,都錄下來。

說我想做個紀念。

徐姨聽了,驚訝了一下。

神情很是異樣怪異,好像是有些猜到了這是瑤瑤讓拍錄像的。

徐姨沒直接反對,而是問道,「你這要是錄下來,萬一被瑤瑤看到怎麼辦。

我和你的事,瑤瑤是知道了,應該不要緊的。

但娟呢,她可是你岳母,瑤瑤的媽哎。

這要是被瑤瑤發現,那這……」徐姨後面的話沒說下去,我想了想,下了個決定,坦白道。

「姨,其實我和我岳母的事,瑤瑤是知道的,而且還可以說,是瑤瑤鼓動我和岳母她發……發生關係的。

只是我岳母她,還不知道這些。」又有些心虛的看了看衛生間方向徐姨聽了我的話,竟然只是稍微驚訝了下,說道,「原來瑤瑤她真的知道啊。

怪不得呢。

還有今天這錄視頻,不會也是瑤瑤要求的吧?」這下輪到我驚訝了,「徐姨,你怎麼知道的?」確實,這錄視頻,還真是瑤瑤要求,沒想到被徐姨猜到了。

「我怎麼會知道,當然是猜的唄,對你我還是挺了解的,膽子這麼小,哪裡敢在外面在女人啊。

而且還是上你丈母娘的床,要是沒瑤瑤她同意,你就更不敢了。」徐姨說出了她的猜想。

徐姨應該是聯想到了她自己,因為我和徐姨發生方向,可以說也是瑤瑤先點頭,才有後續的,所以徐姨應該透過這個原因,而猜想到了岳母和我,也是瑤瑤同意的。

「姨,我這不是膽小好嗎?我是因為尊重瑤瑤,尊重女人。

男人不能接受女人出軌,同樣女人也不會接受男人在外面亂搞。

這都是一樣。」我不服氣的解釋了一句。

「呵呵~好,徐姨誤會你行了吧,我們陳峰是好男人行了吧。」徐姨因為誤解我,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道,只是馬上又反轉的哼哼道,「那你怎麼還和我,還和你丈母娘亂搞啊,哼~」我頓時一窘,「我,我這不是瑤瑤是知道的,也同意的嘛。

不一樣的吧。」「哼~果然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徐姨又哼聲的罵了句天下男人。

對於這個說法我也不辯解,因為天底下確實沒有一個男人不好色的。

「那徐姨,這Dv相機?」又回到這個話題上,晃了晃了手裡的Dv相機。

「那你找個位置放著吧,不過我可警告你啊,錄是讓你錄了,不過只能你和瑤瑤看,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看到,不然~哼哼~」徐姨「兇狠」

的瞪我一眼,揮了揮她白嫩漂亮的粉拳,恐嚇道,「你就死定了。」「我怎麼可能會讓別人看到,等下我可是要把徐姨你脫光光的,要是被別人看了去,我不就吃大虧了啊。」我保證道,然後又調戲了一下徐姨。

「哼~我被別人看去,你吃什麼虧啊,我又不是你什麼人。」徐姨沒好氣的懟了我一句,不過我說的這些在意她的話,讓徐姨還是有些欣喜得意的。

「你是我老婆,我當然要吃虧了。」我口裡雖花花,卻說的很認真。

「呸~誰是你老婆啊,不要臉。」徐姨瞪著我說道,裝著氣呼呼的樣子,不過我知道,徐姨一點沒生氣,反而很喜歡聽我說這些話。

「當然是徐姨你啊,沒聽說過一日夫妻百日恩嗎?我們可已經有好幾」日「

了呢。」我下流露骨的說道,特別是後一個「日」

字,咬的還特別重,有另外一層意思。

徐姨開始還沒聽明白,過了幾秒才反應我話里另外的意思。

「惱怒」

的瞪著我,「陳峰你~好啊,以前還真沒發現,原來你也這麼流氓下流啊。

哼~我算是看錯人了。」徐姨說著,從床上坐起來,又靠坐在了床頭,不搭理我了。

只是徐姨腳上還穿著高跟涼鞋,坐著有點不舒服的樣子。

我打開Dv相機,在房間裡掃視了一圈,最後落在一個放東「」西的架子上,看著高度挺合適的,便走過去,把Dv相機放在上面,又調試了一下角度,讓Dv相機可以把整張大床,及旁邊一些地方,都拍進去,又找了點其他小東西,遮掩一下。

讓岳母不那麼容易發現。

不過要是等下真被岳母發現,那也沒什麼大不了,要是岳母不讓錄,那就不錄好了。

想來岳母也不會太生氣的……讓岳母不那麼容易發現。

不過要是等下真被岳母發現,那也沒什麼大不了,要是岳母不讓錄,那就不錄好了。

想來岳母也不會太生氣的。

還又注意了一下Dv相機的電量,是滿的,昨天晚上瑤瑤特意充滿的,工作個七八個小時絕對不成問題。

我隱藏好Dv相機,就又爬上了床,靠坐在「」徐姨身邊,伸出一隻手,把徐姨摟抱在了懷裡。

徐姨也就象徵性的抗拒了一下,便任由我抱著她了。

「姨,這Dv相機就先別告訴我岳母了,她會不好意思的。」我建議道。

徐姨「哦。」了一聲,算是同意了。

「姨,你不會真生氣了吧,我剛剛就是亂說的,要惹你生氣了,我給你道歉。」我歉意的說道,生怕真惹徐姨不高興了。

徐姨突然「呵呵~」嬌笑幾聲,又沒好氣的哼聲道開,「哼~知道怕了吧,我有那麼容易就生氣嗎?就是故意嚇嚇你的,」說完,徐姨畫風又是一轉,紅紅的俏臉神情也是一變,還是變的騷媚柔情了,性感小嘴湊到我耳邊,用極其淫蕩露骨的話語,勾引誘惑著我,「老公~今天姨就是你老婆,就是來給你日……日的,老公你想對我做什麼,想讓姨做什麼,姨都聽你的,隨你怎麼樣弄~我。」這淫蕩下流露骨的話語,從徐姨口中說出,我聽的下面頓時就腫大起來,下面都頂痛了,身體里更是一大片火熱襲來。

「姨你好騷,好淫蕩啊。」脫口而出一句下流話。

徐姨雖然也很羞臊,但還是不示弱的懟道。

「那也是就對你騷,對你淫蕩。」「那我等下要你,當著我岳母的面,給我口交,舔我的大肉棒。」我一邊淫蕩的說著,一邊眼神示意了衛生間裡的岳母,同時伸手抓住徐姨的小手,放在褲襠上已經頂起的大包上,按壓了幾下。

徐姨聽到我下流淫蕩的要求,沒有回答,而是也淫蕩騷媚的,問了我一個露骨下流的問題,「老公,你是不是還想我和你岳母,一起吃你的這個壞東西啊。」說著,手上還用力的,在我褲襠凸包上按壓了幾下。

「我倒是想,不過我岳母她,肯定不願意的吧。」我有些失望的開口。

「這可不一定哦。」徐姨似賣關子的說了一句,又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用怪異的目光看著我,「母女花哎~陳峰你現在是不是特別性~福,竟然和一對母女都發生了關係,而且還是瑤瑤和娟這樣的大美女,這樣漂亮的美女花。

而且連我也……真是不知道說什麼了……」我也沒什麼好否認的,直接承認道,「是啊,這段時間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很性福。

所以,為了不辜負你和岳母的期望,我一定會任勞任怨,哪怕累死,也要好好的滿足你們。」說著說著,話里就犯賤了,聽著還挺大義凜然的。

「說的好像還是我們占便宜了一樣,不要臉。」徐姨羞惱的說著,還在我腰間軟肉上用力掐了一下。

「嘶~」疼的我倒吸一口涼氣也正是這時候,衛生間的門打開了,岳母從衛生間裡走了出來。

有些羞臊難為情,不好意思。

岳母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很聽話的把高跟涼鞋,透明黑絲襪都穿上了。

可以說,岳母和徐姨此時身上穿的,我一眼能夠看到的,除了顏色不一樣外,一個是黑色誘惑,一個是紫色妖姬。

睡袍,絲襪,胸罩,高跟涼鞋的款式都是一樣的。

是的,岳母現在穿的就是一身黑色誘惑,睡袍領口低低的看著,露出裡面兩個高聳挺拔的乳球,中間擠出一天誘人的白嫩乳溝。

一雙透明黑絲中透著白的修長渾圓美腿,絲滑的睡袍下面,中間是開叉的,美腿邁步間,大腿內側,大腿根的黑色蕾絲內褲也都依稀可見,好像還真是充滿情趣的丁字褲,誘人惹火的展現在我的眼中。

恨不得趕緊抱著懷裡,撫摸遊走,親吻舔弄一番。

「好了,別看了,再看口水都流出來了,快去洗澡,等下有你看的。」徐姨沒好氣的打斷了我的視奸「哦~好,好的,馬上去。」我趕緊應道,又立馬下床,又貪婪迷戀的,在徐姨岳母性感惹火的身子上,來回看了好幾眼,才向衛生間走去。

剛到衛生間門口,又聽到後面徐姨的警告聲傳來,「洗乾淨點,不然別想上我們的床。」「你還說。」然後是岳母羞惱的聲音。

我也不去理會,因為我現在只想快點,去把自己洗乾淨,然後爬上岳母和徐姨的大床,把她們壓在身下,輪流的操干她們,讓她們在我身下婉轉承歡,欲拒還迎,欲罷不能。

進了衛生間,我第一時間就把自己脫了個精光,快速的洗起澡來。

我也沒太色急,認真的洗了七八分鐘,把身下儘量多洗干「」凈一些,免得等下徐姨嫌棄我怎麼的。

還順便洗了個頭,刷了個牙。

接著我快速把身上擦乾,擦乾頭髮,又拿起內褲想穿上,不會猶豫了一下,直接就把內褲扔了,不穿了,反正等下還要脫的。

就從旁邊拿起,應該是徐姨和岳母給我準備好的深灰色絲質男式浴袍,穿在了身上,系好腰帶。

這絲質浴袍一看就不錯,穿在身上也很舒服合身。

睡袍還挺長,下面都蓋住膝蓋了,左右兩邊還有兩個口袋,雙手插進去試了試,還挺深的。

然後我便就這樣,打開了衛生間的門,走了出去。

目光直接看向那張特大號的柔軟大床,徐姨和岳母此時都在床上,兩位穿著性感惹火的美麗熱婦靠坐在床頭,展現著她們的玲瓏身姿,魔鬼身材。

兩人神情異樣的,在聊著什麼,見我出來,兩人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目光齊齊看向我。

這時候,我發現本來臉上已經不怎麼紅的岳母和徐姨,看到我洗完澡出來,熱美的臉蛋上,頓時同時慢慢浮現出一抹紅暈,一臉羞臊的樣子。

應該是她們兩意識到,接下來今天的正戲,正餐就要開始了。

兩人的中間還空出一個位置,顯然這位置是留給我的。

我也不猶豫,有些急色的就爬上了床,四肢快速的爬行,爬到徐姨和岳母中間靠坐在了床頭。

然後張開雙手,從兩位熱婦的背後後腰上穿過,兩隻雙臂一手一個的,就攬住徐姨和岳母的柳腰,齊齊摟抱住了她倆。

右手摟抱著岳母,左手摟抱著徐姨,真的有種當了皇帝的感覺,享受著齊人之福。

雙手雙臂又摟了摟,把徐姨和岳母摟緊到我身邊,讓她們靠緊在我身體兩側。

「呀~幹嘛呢,快點放開。」兩位成熱大美女,也是齊齊嬌嗔一聲,溫軟豐腴的嬌軀輕輕扭了扭,難為情的稍微抗拒了一下,便任由我抱著了。

我知道這時候,就要我主動了,要我來主導這一龍二鳳的淫戲了。

右手一摟岳母,腦袋一低,再往右邊一歪,對著岳母就吻了下去。

我也不能太著急,總得先需要來點前戲,調調情熱熱身,之後才能開始正戲。

突然的襲吻,讓岳母有些猝不及防,雙手下意識的就抵在我胸口,推拒著。

奈何我右手手臂緊緊的將她摟抱著,根本掙脫不開。

反而慢慢的不再抗拒,和我親吻了起來。

和岳母吻了一會,也沒有太激烈了,只是淺淺的吻了大半分鐘,因為我感覺都到岳母還很是放不開,牙關都不願意鬆開,也就不想太強迫她,反正今天時間多的是,慢慢來就好。

我抬起頭,看了眼岳母的左手藕臂,隔擠在我兩身體中間,手臂會不舒服,「媽,你把左手放我後面去,抱著我腰,這樣能舒服點。」岳母嬌羞的猶豫了一兩秒,輕聲「哦。」了聲,身子便順從的往下躺了點,腦袋側臉枕著我肩頭,香噴噴的豐腴身子動了動,左手便伸到了我背後,摟抱住了我的粗腰。

整個人也是側著身子,側壓在我身上。

嗯,對岳母這小鳥依人的順從模樣,我還是很滿意的。

又轉頭看向徐姨,看了看她被壓著的右手手臂,說道。

「姨,你也這樣抱著我。」「哼~便宜你了,大色狼。」徐姨哼罵了我一聲,不過倒是比岳母主動多了,學著岳母剛剛的樣子,向我側過身子,右手伸到我背後,同樣摟抱緊了我的粗腰。

我便感覺到,我的背後粗腰上,有兩隻涼冰冰的藕臂,一同圈摟在了我的腰上。

這享受的感覺,真的讓人很有成就感,很得意,很爽。

而此時,岳母和徐姨這樣半側著身子,側壓在我身體兩側,她們兩人就變成面對面互相看著對方了。

兩人也都因為很難為情,很不好意思,所以害臊的都目光躲閃著,不敢去看對方眼睛。

不過還是徐姨臉皮厚許多,性感的紫色絲襪左腿,勾引誘惑般的,就抬了起來,壓在我一條健壯大腿上,還輕輕摩挲著,勾引誘惑著我。

岳母也立馬看到了我大腿上的,徐姨的誘人美腿,眼裡好像有些羨慕。

然後沒想到的是,岳母腴美的臉龐上,只是稍微猶豫糾結了一下,竟然不甘示弱的,抬起了她的黑色絲襪右腿,就架在了我另一條腿上。

倒是沒有摩挲。

而且我雙腿上,空間不大,她們倆這一人架上來一條美腿,就顯的很擁擠了。

兩條各有春秋的誘人美腿,也就碰觸到了一起,這視覺衝擊力,看的我眼都紅了。

要不是我雙手,此時正摟抱著岳母和徐姨,肯定是要一手一個,摸上她們的絲襪大腿,撫摸揉摸一番。

「陳峰,和娟親完了,是不是該我了,我也要。」接著還沒完,左邊懷裡的徐姨,似挑釁般的,看了一眼我另一邊的好閨蜜,主動求吻道。

說完還仰起精緻的熱美臉蛋,嘟起紅唇,一副任人採擷的誘惑模樣。

我知道,徐姨雖然在和性愛親熱的時候,表現的很騷浪,很大膽,也放的開。

好像性經驗很豐富的樣子。

但我知道,這其實只是和徐姨的性格有關,徐姨性格就是大大咧咧,很外向,很主動的那種。

但骨子裡,徐姨和岳母還是一樣,都是相當的保守。

因為我從和徐姨這段時間的親熱相處下,我自己就感「」受到了,徐姨的性經驗應該是很少的,經歷過的男人很少,絕對不是對我表現出來的這種,好像是性經驗很豐富,經歷過很多男人的那種。

而且我猜的也沒有錯,因為楊叔就告訴我了,說他是徐姨的第一個男人,也是目前除了我,唯一的一個。

不過當然了,雖然徐姨性經驗不多,但這段時間我同樣感受到了,徐姨是一個對性愛很有渴望的女人,只要我努力開發徐姨,絕對能讓徐姨變成一個真正的騷貨,成為男人都夢想的那種,床上蕩婦,床下貴婦的類型。

當然,是只對我騷的貴婦。

這些在我腦海里一閃而過,對於美女求吻,我怎麼可能拒絕,瞄了眼臉上紅紅的岳母,便轉頭低頭吻住了徐姨嘟起的兩瓣紅唇。

我同樣也知道,現在徐姨表現的比岳母大膽,放的開,性格方面是一個原因,但更多的,應該還是徐姨在用這種有些「騷媚淫蕩」的方式,在配合著我,調節著這有些緊張尷尬的氣氛,讓氣氛火熱曖昧起來特別是要讓岳母趕緊放開身心來,用大膽露骨的騷媚舉動,告訴岳母不需要那麼拘束。

和徐姨一親吻到一起,我就點燃了全身的熊熊慾火,舌頭往徐姨嘴裡鑽去,徐姨也沒有岳母那麼矜持,立馬香舌纏繞上了我的舌頭。

隨後兩人嘴裡發出「吸熘吸熘~嘖嘖嘖……」

濕吻聲響。

我摟抱著徐姨的左手,也在徐姨軟腰上,和翹屁屁上,細細摩挲揉摸起來。

還有此時我的下體,我的命根子也腫脹勃起了大半,更是渴望徐姨或者岳母能給我摸摸,安撫一下我的命根子,男性器官。

隨後,我左手捉住徐姨左手手腕,帶著她的左手,就伸進了我睡袍左邊的口袋裡,隔著一層口袋碰觸到了我硬起來的陰莖。

徐姨左手頓時害怕的一縮,抬起頭,羞臊的白了我一眼,「啊呀~你,內褲都不穿,噁心死了。」嗔罵嫌棄了我一句。

「呵呵~反正等下都要脫的。

姨,快給我摸摸。」我賤賤的下流的笑了笑,又「低聲下氣」

的懇求道。

「死流氓~」徐姨又羞罵了我一句,在我口袋裡的左手,倒是聽話的,往我下體上探去,碰到了我的硬硬的熱熱的命根子。

這下徐姨就不害怕了,她又不是沒摸過我的肉棒,剛剛只是讓徐姨有點突然。

然後下一秒,我勃起的陰莖,就被一隻柔軟玉手,隔著一層布料握住了,先是溫柔的摩挲撫摸了幾下,就直接握住,擼弄著拔擼著。

只是幾秒的時間,就讓我的大雞雞,快速的又勃起堅硬了一大截,變的更加的火燙與粗大。

「嗯~又不大了。」惹的徐姨都情不自禁的輕呼一聲,看了看我褲襠下體上,都把睡袍頂起了一個小山包的下流模樣。

岳母此時也是注意到了,我下面睡袍上內的大包,而且這大包還一上一下起起伏伏的,明眼人一看都知道這是發生什麼了,所以岳母也是清楚的知道。

岳母羞赧的瞪了我一眼,眼裡有醋意,有些生氣的模樣,但更多的好像還是羨慕,好像是生氣羨慕我為什麼不讓她摸。

頓時我又轉向吻住了岳母。

唉~這左右逢源真是有點辛苦啊,但我喜歡,感覺好性福。

我內心大喊,就讓這辛苦來的更勐烈一些吧。

這次,岳母也不嬌喘了,牙關鬆開,任由我的舌頭,往她嘴裡一個勁的鑽,吮吸她柔軟濕滑的小舌。

我一邊和岳母熱吻濕吻著,撫摸著她軟腰的右手,也再次不老實起來,捉住岳母右手手腕,伸了我睡袍的右邊口袋。

岳母立馬就知道我要幹嘛了,卻絲毫沒有要抗拒我的意思。

玉手在我口袋越伸越深,然後就碰到了我的大雞雞,同時也碰到了大肉棒上的另一隻小手。

兩隻玉手同意一僵,趕緊分開,還很默契的一個往上,一個往下。

徐姨的玉手,是放開了我的整根火熱大肉棒,移到了上面,握住了肉棒的上半截;而岳母的玉手,則是往下摸去,握住了堅挺大肉棒的下半截。

然後彷佛時間靜止了一兩秒,我肉棒上的兩隻柔嫩小手,才各自握緊屬於自己的半截肉棒棒身,擼動撫摸了起來。

「哦~太舒服了。」這真的太刺激,太興奮,太激動,太爽了,忍不住就爽的低吼了一聲。

這能不爽,不激動嗎?,這可是我第一次,命根子被兩個女人同時摸著套弄著,雖然現在還隔著一層布料。

而且這兩個還是性感誘人的大美女,還是一對熱婦閨蜜花,姐妹花。

「閉嘴,不准說話。」只不過回應我的,是岳母和徐姨異口同聲的一句嬌聲警告。

然後我頓時萎了下來,裝作一副很委屈的可憐模樣。

「咯咯~」「咯咯……」倒是惹得兩個大美女輕聲嬌笑起來,兩人也下意識的看向對方,目光對視在一起,又趕緊慌張羞臊的錯開。

「媽,下面也給我摸摸。」我接著還大膽的提著要求。

岳母白了我一眼,沒搭理我,不過手上卻是聽話的,往下摸去,摸到了下面兩個鼓鼓卵蛋上,揉摸搓揉了起來。

「嗯~嗯呼……」爽的我呼吸都粗重了幾分。

又看向徐姨,不要臉的繼續提要求道,「姨,給我上面頭上也摸摸。」「哼,便宜死你了。」徐姨羞哼了一聲,當然手上還是順從的,往上摸去,抓住了那個硬硬的燙燙的龜頭,搓揉套弄起來。

然後兩位熱婦大美人,就各司其職的,一上一下的伺候著我的大肉棒。

套弄擼弄盤玩著「哦嗯~唔……唔呼……」我的喘息也是越來越粗重起來。

不過馬上,這也不能滿足我了。

這次,我打算先從岳母這裡下手,先把左手從徐姨身後拿出,再把岳母整個抱住,和岳母熱吻起來。

吻著吻著,左手摸到岳母胸口,快速的從黑色睡袍領口,鑽探了進去,隔著胸罩就握住了一個飽滿挺拔的酥胸,用力的揉摸揉捏著。

「嗯呃……嗯嗯……哼唔……」惹的岳母頓時就矯哼幾聲,身體扭捏著,下意識的在抗拒著男人的侵犯。

不過身子被我緊緊的摟抱著壓著,象徵性的抗拒無果後,便只能任由我對她的一對飽滿豪乳施為揉摸了。

很快,這樣隔著胸罩揉摸,我又不滿足了,左手大膽的慢慢的,往岳母后背上摸去,摸到了胸罩後面的排扣上,然後不停蹲的,趁岳母還沒有反應過來,雙手一配合,抓住胸罩帶上的排扣,然後只聽到,一聲輕輕的「咔嗒。」

聲,岳母高聳雙峰上,戴著的黑色蕾絲性感胸罩,就松垮掉了。

這還沒完,我又收回手,抓住蕾絲胸罩前面的一個罩杯,直接就是往外一扯。

岳母的性感胸罩,就被我從她睡袍里,扯了出來,脫了下來。

被我隨手扔在了大床上。

頓時岳母老公渾圓飽滿的白嫩乳房,堅挺著就彈跳了出來。

兩個已經挺立起來的紅嫩奶頭,紫紅的「」乳暈,都被我和徐姨看了個光。

「呀~陳峰你……」這時候,岳母才驚呼出聲,才發生胸罩被我脫了,不過已經於事無補了,因為她的胸罩正在旁邊靜靜的躺著呢。

我也不等岳母說話,就正常撲了上去,熱情的索吻著。

然後岳母只能放棄抵抗,和我繼續熱吻著。

我的左手也再次摸進了岳母睡袍里,再次握住了一個渾圓的大奶奶,只不過跟剛才不同的是。

這次是毫無阻隔的揉摸,那彈性十足又柔軟無比的觸感,摸起來簡直太享受,太舒服,太愜意,太爽了。

一時和岳母親熱的都忘我了,手上也在岳母兩個巨乳上,輪流的揉摸來搓揉去,好不快活。

足足過去了好一會兒,正和岳母彼此熱吻親熱的投入,纏綿悱惻。

突然龜頭上傳來一下疼痛,「嘶~」

疼得我倒吸一口涼氣。

結束和岳母激情的熱吻與親熱。

「怎麼了?是不是媽咬到你了。」岳母也疑惑的吻了句,還以為是她咬到我舌頭了,一臉關心的看著我。

「不是。」我應了一聲,立馬轉過頭,看向徐姨。

「哼~姦夫淫婦。」一臉幽怨的看著我,沒好氣的罵了我和岳母一句,俏臉上是半真半假的生氣吃醋模樣。

還看了看岳母敞開著的睡袍,裡面裸露出來的兩個大奶奶岳母羞臊異常的趕緊扯了敞開睡袍,遮蓋住裡面的兩團美肉。

又輕輕的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向徐姨。

我也不矯情,順勢就向著徐姨撲了過去,摟抱住了徐姨。

「別碰我,要找找你的丈母娘去……我嗯……嗯唔~……放嗯……放開我嗯……嗯唔~……」徐姨傲嬌的懟著玩,不過還沒說完,嘴巴就被我封住了,說不出話來了,只能嗯嗯,唔唔的矯呼著。

身子也在輕微的扭動著,抗拒著我。

不過沒一會,徐姨就在我火熱的狼吻下,欲拒還迎了起來,右手也緊緊的摟抱著我的後背,左手則依舊在我大雞雞上面,條件反射般的上上下下的擼動套弄著。

右手摸到徐姨胸前,從領口鑽進了睡袍里,隔著胸罩揉捏了幾下兩個乳球,就向徐姨後背摸去。

徐姨雖然馬上就意識到了,我是要脫她現在,但是徐姨卻沒有抗拒,反而抬起玉背,讓我的右手更方便的,摸到了她後背上的胸罩帶子。

然後我兩隻手配合,只聽又是「咔嗒。」

一聲,就輕鬆的也解開了徐姨身上的胸罩。

右手收回,抓住一個罩杯,直接從睡袍里扯了出來,脫了下來,扔在了徐姨身邊床上。

便肉貼肉,手上毫無阻隔的,覆蓋住一個巨乳的大半,揉摸揉捏起來,手指捏住那顆嬌嫩乳頭,捏弄著。

徐姨被我吻的都有些意亂情迷了,握著玩大肉棒的小手,也握的緊緊的,在快速的用力上下擼動套弄著。

和徐激情的熱吻親熱著,我的右手又捉住徐姨在我睡袍口袋裡的小手,一起拿了出來,然後抓著徐姨的小手,就往我睡袍下擺中間的分叉處,伸了進去。

再然後,徐姨的柔軟小手,就直接肉貼肉的,碰觸到了我火熱硬邦邦的下體。

還碰到了岳母的手,弄的岳母擼弄我下體的玉手,都僵硬住了。

顯然岳母也發現徐姨的手,伸到我睡袍下面去了。

徐姨此時正被我吻的意亂情迷中,小手也沒怎麼猶豫,便下意識的條件反射般,主動握上了我的這根大肉棒,擼動起來,給我打起了手統來。

我還不著痕跡的,解開了我的睡袍腰帶。

接著又和徐姨互相吮吻了好幾分鐘,兩個渾圓挺拔的豪乳,也被我來回的揉摸了個遍。

吻的徐姨實在是要窒息了,一把推開了我,「嗯呼……呼呼……」嘴邊掛著不少晶瑩的混合口水,急喘的呼吸著。

徐姨低頭看向我雙腿間,感受到自己的手,正在我睡袍下,握著一根巨燙的粗長堅硬肉棒,熱美的臉龐又是緋紅幾分,羞瞪了我一眼,「大壞蛋。」嗔罵一聲,不過身上的擼動,卻一直沒有停,一直在持續努力的給我打著手沖,好像是想要讓我的大肉棒,變的更加的粗長,更加的火熱堅硬。

我吻的同樣也上氣不接下氣,直接一趟,平躺在了大床上,喘著粗氣。

看了眼岳母,看到岳母的目光,在我的睡袍雙腿間偷瞄著,被我抓了個正著,趕緊羞臊的移開目光,躲閃著我的目光,不敢看我,很是嬌羞害臊的模樣,就像是做錯了事情,怕被批評一樣。

我也不戳穿岳母,而是伸出右手,把岳母的右手,也從我睡袍口袋裡拉了出來。

然後抓著岳母的玉手,伸進了我睡袍下面的開叉處,直接碰到了我的火熱命根子。

岳母頓時手一縮,想要抽回,羞臊的不敢這樣直接摸我的大肉棒。

因為此時徐姨的手,也在上面摸著套弄著,一起直接肉貼肉的摸我的生殖器,那也太難為情。

「媽,就給我摸一下,求你了。」我討好的懇求道。

眼裡滿是渴望與期待。

岳母和我對視了幾秒鐘,見我這麼渴望期待,不忍讓我失望吧,嘴上倒是沒說話,不過手上確實主動的往下一探,摸上了我的大肉棒。

徐姨和岳母的手也碰到了一起,只是馬上就分開,然後就和剛才一樣,兩隻手很默契的一觸即分,便一個在肉棒上半截,一個在肉棒下半截,各司其職的擼摸套弄搓揉了起來。

不過不同的是,剛剛兩人是隔著睡袍摸我的大肉棒的,而現在卻是毫無阻隔,肉貼肉的在我下面撫摸套弄著。

這舒爽,刺激的感覺,爽的我簡直就快要原地爆炸了。

渾身躁動不已。

我愜意享受舒爽的伸出雙手,伸進岳母和徐姨的睡袍里,一手一個握住她們的一個大白饅頭,抓在手裡,抓揉著揉摸著,被我揉摸成各自形狀。

我還故意的扭動著身體,扭動著屁股,想要讓睡袍快點敞開來,直接露出我健壯的身體,露出我的大陽具來,可以好好的給岳母和徐姨兩個大美女欣賞欣賞。

只見下一秒,我的睡袍就從兩邊脫落了下來,露出了我精壯的胸膛,還有下體也是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我的粗黑大肉棒,頓時就從睡袍里彈跳而出,上面還有兩隻白嫩小手,在撫摸擼弄著。

「呀~露出來了,噁心死了。」同時,岳母和徐姨也就看到了我的大肉棒,頓時讓兩個大美女驚訝了一聲,還幾乎異口同聲的嗔罵我道。

兩隻手也停止給我擼肉棒了。

然而兩人嘴上說著噁心,眼睛卻是愣神的盯著我的肉棒,看了好幾秒,才羞臊的移開目光。

卻是忍不住斜著眼睛,再去偷看幾眼。

兩人神情異樣,老婆緋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聳了聳粗腰,堅挺火熱的肉棒才她們手裡抽插了幾下,示意兩人手上別停,繼續給我手交。

兩人羞惱的看了看我,又下意識的互相對視了一眼,立馬又錯開目光,手上便一起重新動了起來,伺候起來我的命根子。

又是幾分鐘過去,我臉湊向徐姨,也沒特意去避著岳母,直接大膽下流的要求道,「姨,我想你的小嘴了,給我口一下。」我一邊猥瑣的說著;一邊目光在徐姨嘴上,和我的肉棒上來回的瞄了瞄。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徐姨聽了我這淫亂不堪的要求,沒有搭理我,而是先看了看岳母。

我想,即使是岳母這麼大膽放的開的性格,要她當著她好閨蜜的面,給我口交,徐姨肯定也是會感到異常羞恥的。

岳母見到徐姨看向她,而且我剛剛對徐姨的要求,已經說的很明白了,肯定聽懂我是什麼意思了。

只是岳母目光閃躲開,想是沒聽到我對徐姨的下流請求一樣。

徐姨收回目光,俏臉上滿是不堪的嬌羞羞臊模樣,紅唇張了張,有些不情願,想拒絕,不過看我那麼期待渴望的樣子,還是輕聲答應了,「嗯。

就,就一下。」應完,徐姨就挪動著身子,往我身下挪去,斜著身子就趴在了我下身上,腦袋慢慢俯下,紅唇離我的紫紅龜頭越來越近。

岳母看到徐姨這舉動,意識到了她的好閨蜜接下來要幹嘛了,嚇的羞慌著就放開了還擼弄著大肉棒的小手,拿了回去。

「你……你們……真是……」岳母話還沒說出來,我和岳母就看到,徐姨在害臊的猶豫了一秒後,紅唇就印在了龜頭上。

此時徐姨風韻猶存熱美的臉蛋,頓時紅的要滴出水來了,也不好意思抬頭看我們,只是一味的低著頭,在我龜頭上親了親。

然後在我和岳母異樣的目光中,含住了那個雞蛋大小的紫紅龜頭。

岳母看的,好像比徐姨還要難為情,也是滿臉通紅,就像現在含住我命根子的是她一樣,趕緊移開,不敢多看。

我也沒去多看徐姨,不想她被我看的太過於難為情。

雙手也都解放了,摟抱住岳母,緊緊摟抱在懷裡,又下流淫蕩的對岳母調戲道,「媽,要不你姨一起給我……」「我才不要。」我話還沒說完,岳母就直接拒絕了。

「好啊,不肯是吧,那看老公我怎麼懲罰你。」我內心火熱,「恐嚇」了岳母一句,扭過上半身就把岳母壓在柔軟大床上,讓她橫躺在了床上。

左手伸到岳母細腰間,趁她不備,快速的解開了睡袍腰帶所系的蝴蝶結。

又向著上面的波濤洶湧處而出,覆蓋住一「」個雪白大波,揉摸玩弄起來。

嘴巴也同時俯下,捉住岳母兩瓣紅唇,索吻而去。

岳母只是象徵性的扭動身體,抗拒了一會,便再次和我熱吻濕吻在了起來。

「吸熘吸熘……嗯呃……唔唔~……」發出著淫靡的親吻聲響。

這個時候,徐姨,我,岳母都越來越放的開,也越來越沒有顧忌了。

畢竟不管男女,這種淫亂的場景與氣氛下,只會讓我們都越來越興奮激動起來,也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更是會去期待,所以再去矜持難為情,已經沒有什麼必要了。

頓時,我感覺到我下面,含住我龜頭的濕潤口腔,也動了起來,還有一條柔軟濕滑的小舌,在我龜頭上遊動著,濕濕熱熱的觸感襲來,瞬間讓我的身體都顫抖哆嗦了一下。

然後緊接著,我的命根子,下面的大龜頭,及龜頭下半截棒身,都被柔軟濕熱的腔道包裹擠壓著。

深喉嗎?「哦~真他媽的太爽了。」

我內心狂吼著。

再然後,還有兩隻冰涼涼的柔軟小手,摸上了我的陰莖,一隻緊緊握在下半截粗壯的棒身上,快速的上下擼弄套弄著;一隻在下面兩個卵蛋上,撫摸搓揉著。

這時候,我已經感受到,徐姨真的是越來越放的開了。

這不,此時已經在,開始賣力的吃著我的大肉棒了,品嘗著我這個男人雄壯的男性象徵,賣力口手並用的,伺候著我火熱堅挺的大肉棒。

那淫亂淫靡的口交舔弄的不堪聲音,也在房間裡不斷的響起。

「嘖嘖……吸熘吸熘……咕滋咕滋……」的響著……我的粗腰胯部還小幅度,快速的聳動了起來,大肉棒在徐姨嘴裡抽插了十幾下,才停下。

徐姨也絲毫不抗拒,小嘴還緊緊的啜緊我的大肉棒,嘴裡發出著「嗯嗯嗯~……」的難受喘息聲,讓我操乾了她的小嘴十幾下。

第490章 到第497章

2020年6月7日

我的粗腰胯部還小幅度,快速的聳動了起來,大肉棒在徐姨嘴裡抽插了十幾下,才停下。

徐姨也絲毫不抗拒,小嘴還緊緊的啜緊我的大肉棒,嘴裡發出著「嗯嗯嗯~……」的難受喘息聲,讓我操乾了她的小嘴十幾下。

當然還有岳母,我也不會放過,嘴巴沿著岳母緊緻的下巴,修長的玉頸,一路吻下,留下一連串口水濕痕。

伸手挑開岳母兩邊絲質睡袍,在岳母精緻細嫩的誘人香肩上,鎖骨處舔舐著。

睡袍被掀開,岳母也沒有太抗拒,任由那兩個飽滿的大白饅頭,徹底的暴露在空氣中。

而且岳母的睡袍兩邊,已經完全敞開了,露出了睡袍裡面誘人惹火的魔鬼身段。

兩條黑絲美腿看的我鼻頭一熱,似鼻血都要流出來了。

還有更露骨情趣的是,黑絲包裹的翹臀上褲襠間,穿著一條異常窄小性感的黑色情趣丁字內褲。

說實話,這內褲,穿不穿根本沒太大當然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岳母穿著這丁字褲,性感惹火太多了。

特別是丁字褲褲襠的窄小布料,完全就是嵌在兩瓣翹臀里,嵌在小穴陰唇里的。

看到第一眼的感受就是,這女人淫蕩了,好騷啊,竟然穿這種淫蕩的內褲。

一時就把我看愣住了,都不捨得挪開目光了。

而岳母也感受到了,我正在用異常火熱下流的目光,盯著她的下面看個不停,羞臊的立馬緊緊併攏美腿,不再讓我多看一眼。

沒辦法,我只能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嘴巴慢慢親上了一個挺拔大波,在飽滿柔軟的乳肉上面,啃吻著吮吸著。

含住紅嫩的乳頭,舌頭在乳頭上打著轉,舔舐著緋紅的乳暈,一手握住另一個大波,抓捏揉弄著。

當真是好不快活享受。

而且下面還有一個美艷的熱女,頷首在快速的上下起伏,賣力的吃在我的大肉棒。

「嗯嗯~……哼嗯~……」爽的我也是不住的,粗重的喘著氣。

七八分鐘過去,我雖然沒有去看徐姨給我口交,沒有去看她怎麼吃我的大肉棒的。

但肉棒上的絕對享受,讓我感受到,徐姨已經把我的肉棒舔了個遍了,此時小嘴正在舔弄我的兩個卵蛋,來回輪流的啜吮著它們。

兩隻玉手,更是一手握住粗壯的棒身,一手捂住碩大的龜頭,套弄擼動著,搓弄捏揉著。

爽的我簡直都要上天了。

「不行了,不行了,要是再讓徐姨口交下去,手上在弄下去,我就要被徐姨給擼射了。」

我內心克制的想著。

這可不行啊,我都還沒幹到徐姨和岳母的小穴,怎麼可以就先射了呢。

想到這個,我屁股往旁邊一挪,掙脫了一「」下徐姨口手並用的激烈口活。

而徐姨卻下意識,小嘴和雙手還追了上去,不捨得放開我的大肉棒,想要繼續給我口交。

我趕緊開口阻止道,「姨,不要弄了,再弄我要忍不住了。」聽了我的話,一直俯在我胯下,埋頭苦幹的,異常羞臊不好意思抬起頭的徐姨,才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向我,不解的看了我幾眼。

然後才鬆開手中的大肉棒。

「姨,過來,躺這裡來。」我又「命令」了徐姨一聲。

「嗯。」徐姨應了聲,很是乖巧順從的起身,爬到了我身邊,平躺了下來。

岳母的目光,落在我下體上,落在那已經被她的好閨蜜,口手並用,吞吐擼動的異常油光發亮,濕漉漉的大肉棒上。

大肉棒看起來,比之剛才,更加的粗壯粗長了,也更加的火熱堅挺猙獰了,上面布滿著充血的血管,青筋暴起,硬邦邦的挺立在那裡。

上面還布滿了女人晶瑩的口水,濕漉漉的,反射著亮光,淫穢至極。

岳母有些失神的看了幾秒我的猙獰大肉棒,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糾結模樣,又看向此時已經躺回我身邊徐姨,羞罵了好閨蜜一句,也是有些在開玩笑,調戲一下徐姨,來反擊剛剛徐姨對她的嘲笑。

「不要臉。」徐姨一聽,也是羞臊起來,不過很快就反擊了,在岳母衣不蔽體,玉體橫陳的淫蕩誘人身子上,掃視了幾眼。

又目光下流的,在岳母波濤洶湧的胸前,那兩個徹底裸露出來,又大又挺的大咪咪上,盯著看了好幾秒,又看了看我,反擊的調笑岳母起來,「咯咯~小娟娟,你這個丈母娘,都快被你自己女婿脫光了,還說我。」「徐婕你……說了不准……說這個了,你還說。

再說我……真走了。」岳母沒想到,想「羞辱」

一下閨蜜,結果卻又被反「羞辱」,只能羞臊的撒嬌威脅道,又是用這要走的話,來威脅她的好閨蜜。

只是這次,徐姨沒有吃岳母這套威脅,反而又看了看我,順著岳母的話,嬌笑著就接了下去,「咯咯~好啊,我現在還巴不得你走呢。」說著,目光又看了看我胯下硬邦邦的翹立大肉棒,接著淫笑的挑釁著岳母,「你要是走了,你女婿的這大棒棒,可就都是我一個人的了,咯咯~」我能感受到,徐姨是真的放開來了,因為現在的徐姨,也太淫蕩騷浪了。

不過我喜歡。

「哼~我才……才不稀罕呢……都給你好了……」岳母傲嬌的哼聲道。

「是你說的啊,等下可別跟我搶,咯咯~~」徐姨一直嬌笑著,逗弄調戲著岳母,示威的又在我胯下陽物上瞄了瞄。

這下,岳母沒有再回徐姨的話,她羞臊難為情的,實在不好意思繼續開口說下去了。

而我,當然知道岳母和徐姨不是真的在吵架,她們而是在互相調節著,這越來越淫亂不堪的緊張氣氛。

因為今天這一龍雙鳳,一男兩女雙飛的淫戲,不管對於誰,其實都是會感到很慌亂,尷尬,不好意思,難為情的。

我也就不在一邊干看著她們倆鬥嘴了,右手一伸,伸到徐姨蜂腰間,把徐姨腰間的睡袍帶子給解了開來。

「流氓。」徐姨也沒有阻攔我的意思,只是羞罵了我一聲。

接著把徐姨的紫色睡袍,往兩邊掀開,頓時徐姨那,絲毫不輸岳母凹凸玲瓏的雪白赤裸肉體,和胸前頂著的那兩個洶湧波濤的大奶奶,整個的都暴露在了空氣中,被我和岳母一覽無餘。

岳母和徐姨兩人,四個又大又白,又堅挺的大奶奶,就一同任由我欣賞視奸了。

而且徐姨穿著的內褲,同樣是和岳母同一款式的情趣丁字小內褲,只有顏色不一樣,岳母是黑色的,徐姨是紫色的。

看的我小腹處,又是一陣陣的灼熱襲來。

愣神的看了一會徐姨的紫色情趣丁字褲,又伸出又手揉摸了好幾把肥美的翹臀,再向上抓去,抓住徐姨一個大咪咪,揉摸揉捏了一會,又去玩弄另一個。

而我的頭,也一直埋在岳母胸前的洶湧波濤里,親吻舔弄著岳母的豪乳。

只不過這時候,光光這樣玩弄她們倆的乳房,已經滿足不了我了。

因為我現在渴望的,想要的是她們的身體,她們的小穴。

想要把我腫脹勃起堅硬到極點的大肉棒,輪流的插入進她們體內,插入進小穴陰道裡面去,然後賣力的抽插小穴,摩擦陰道,狠狠的操干她們一通。

我的臉,又慢慢往岳母身下吻去,順著岳母平坦的小腹,一路舔舐而下,留下口水的濕痕印記。

再隔著黑絲襪,繼續向下吮吻而去,雙唇停留在岳母陰阜上,隔著光滑黑絲襪,在岳母蜜穴旁,那濃密的黑森林上,深情又下流的親吻了幾口。

同時我的雙手,分別抬起岳母兩條黑絲美腿,往兩邊分開,成一個大大的M狀。

淫蕩性感的還有岳母兩隻黑絲玉足上,到現在還依舊穿著黑色高跟涼鞋,更舔情趣與激情。

此時我的面前,一股澹澹的騷味,和濕潤感襲來,不過我絲毫不反感,也不介意,反而讓我更加的興奮亢奮了。

我還清楚的看到岳母襠部,那丁字褲窄小的遮羞布,已經濕了一大片了,愛液還滲透出來,染濕了黑絲襪的襠部,一大片也都是濕濕的濕痕。

抬起頭淫蕩的取笑調戲了岳母一聲,「媽,你都濕了。」「嗯呼~不准說……」岳母立馬出聲「警告」。

我也沒繼續調戲岳母,只見我腦袋又一低,非常饑渴渴望的,半張開著的嘴,對著岳母的小穴陰戶就吻了下去。

「嗯唔~呀~小峰你……髒,髒的……」岳母小穴被我這突然的襲擊,嬌軀都一個顫抖,下身也條件反射般的抬起,屁股離開了床面。

又看了眼邊上的好閨蜜,滿臉羞臊。

「媽你可一點都不髒,還是香的呢。」我淫蕩下流的讚美了岳母一句。

「噁心。」岳母沒說話,徐姨倒是羞罵了我一句,語氣里還帶著醋意,吃味。

「呵呵~」我只能尷尬的笑笑,不做回答,同時舌頭伸出,隔著絲襪與窄小遮羞布,在岳母小穴上舔弄吮吻了起來。

「嗯嗯……哦~唔呃……不要小峰……不要這樣……」岳母頓時被我舔的,嬌軀控制不住的就要哆嗦一兩下,細腰翹臀一下一下的抬起又落下,似在顫抖一般。

我微微抬起頭,看到岳母一隻手捂著自己小嘴,嘴裡發出著壓抑克制的低沉呻吟聲。

又看向徐姨,和徐姨幽怨的眼神碰觸了一下,便看到徐姨往岳母身邊靠去,和岳母並排著挨的近近的,紅唇湊到岳母耳邊,「娟,陳峰那個真的好大好粗的,比他楊叔的可大多了嗯,還那麼硬,那麼燙人。

嗯呼~……娟,我想要了……」感覺徐姨是在和岳母說悄悄話,只是這聲音也不輕,連我也聽到了,目光瞄向徐姨「嗯呃~……跟我說幹嘛……嗯呼……想要……你找他去啊……」岳母嬌喘著,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又說了徐姨一句。

我沒搭話,而是依舊認真的,把腦袋埋在岳母豐腴雙腿間,品嘗舔弄著她的濕濕蜜寫。

當然聽到徐姨的求愛信號,我也不能沒有一點表示,右手摸向了徐姨雙腿間大腿根里,兩三根手指隔著丁字褲及紫色絲襪,就在徐姨同樣濕濕的下體上,撫摸扣弄了起來。

「嗯嗯……嗯唔~呃嗯……」頓時兩個豐腴性感的熱美夫人,分別在我口舌下,手指頭下,壓抑克制的輕聲嬌喘呻吟起來。

聲音酥軟,聽得我心馳蕩漾,慾火情慾不斷地從內心深處噴薄而出,將我徹底的淹沒。

這樣只過了大半分鐘,我就不行了,我忍不住了,也不想再忍了。

雙手收回,直接扒拉到岳母黑絲翹臀上,扒拉住後腰上黑絲襪,往下一扒,直接連著黑色情趣丁字褲,和黑絲襪,一同脫了下去。

頓時岳母大半個雪白圓翹的大屁股,就露了出來。

還不等岳母反應,我雙手又往下用力一脫,岳母屁股上繃著的絲襪和丁字褲,就被我直接扯到了她雪白大腿上。

岳母整個下體,整個豐腴肥美的大屁股,也就被我脫的精光了。

特別是岳母下面,那濕漉漉的小穴,兩瓣肥沃的大陰唇,絕對是肥沃的良田。

看的我直流口水,陰莖一陣跳動。

「呀~小峰你……你幹嘛……不要嗯……」岳母當然一眼就看出我想幹嘛了,只是出於女人的本能反應,肯定是要矜持拒絕一下的。

其實我現在,是很想扛起岳母的黑絲美腿,讓岳母就就這樣穿著黑絲襪,被我操乾的。

但這樣子的岳母,確實太淫蕩了,岳母肯定還接受不了。

我便又快速的捉住岳母一隻玉足,把一隻高「」跟涼鞋給脫下,又脫掉這條美腿上的內褲及絲襪。

而岳母另一條美腿上的絲襪和內褲,我就不再去管了,任由它們還穿著岳母這條美腿上,因為這樣更添情趣與誘惑。

下一秒,我也不猶豫,直接把岳母雙腿抬起,然後分開。

我再身體往去挪動,跪坐進岳母胯間,讓岳母向兩邊大開的兩條長腿,一左一右的分開在我身體兩邊,擱架在我大腿上。

再然後我,扶著我早已硬的不要不要的大肉棒,對著岳母股間頂了上去。

我還故意猥瑣下流的,又碩大濕濕的龜頭,在岳母紅嫩濕濕的菊蕾上,頂了幾下,還滑黏黏,很是舒服。

「嗯啊~小峰不要……放開我……」嚇得岳母嬌喘著輕呼起來,身子也在扭動抗拒著我,只是這些抗拒都顯得那麼的無力,似是在欲拒還迎。

我當然不可能去侵犯岳母的菊蕾,當然我也不敢,也沒有肛交的經驗,要是強行施為只會傷害到岳母。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沒有岳母的同意,要是不顧岳母的同意與否,就去插菊花什麼的,那就是不尊重岳母,甚至是侮辱岳母了。

所以龜頭在菊蕾上蹭了蹭,就往上一翹一滑,向著岳母濕淋淋的小穴襲去。

我粗長濕滑的棒身,也緊緊貼上了岳母陰戶,就上下聳動起來。

在岳母兩瓣黏滑大陰唇里,陰阜上,雙腿間,嫩穴外面摩擦蹭弄起來。

蹭弄的茂盛的黑森林裡,都沾上了不少我們的淫液愛液。

我和岳母濕黏黏的下體性器官,如此下流淫亂親密的蹭弄了一會,直把我們兩人刺激的喘息不已,慾望洶湧而出。

下一刻,我扶穩肉棒,龜頭頂在了岳母濕滑蜜穴口,突然想到了什麼。

看著身下有些欲亂情迷,好似很想我快點插入的岳母,內心猶豫糾結了一秒,還是為了岳母考慮,問了一句,「媽,我要不要戴套啊。」顯然現在情慾泛濫的岳母,都忘了提醒我戴保險套,但我還是要為岳母著想,不能只為了一時肉慾,而就不顧及岳母。

我這突然一問,把岳母都問的一愣,順著我的目光看向床頭櫃,看到幾隻保險套,又轉回頭看著我,點點頭,似有些不情願的回答道,「嗯~那戴……戴上吧。」唉~我內心失望一嘆,要是能不帶套就好了。

當然為了岳母考慮,我還是不能亂來的,畢竟岳母沒有和徐姨一樣上避孕環。

我剛想開口讓岳母吧保險套拿過來,話還沒出口,旁邊徐姨輕笑的聲音傳來,「呵呵~笨蛋,這沒看出來啊,你丈母娘其實不想你戴著那東西呢。」說著,徐姨也往保險套那瞄了一眼,還不待岳母「生氣」罵她,徐姨又趕緊對我說道,「放心好了,今天你丈母娘還是安全期,射進去都沒可以哦。」最後還淫蕩下流的調戲了岳母一句。

「徐婕你……」岳母此時是真的,被好閨蜜羞的不行了。

想說什麼來反擊,又羞臊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媽,那我不戴套了。」我打斷了岳母和徐姨「相愛相殺」,直接說道。

岳母此時也沒臉去搭理徐姨了,聽到我問她,應道,「嗯~隨……隨你……嗯呃~喔唔……慢,慢點點小峰……呼……嗯呼……」岳母在嗯聲同意的時候,我抵在岳母蜜穴口的龜頭,就插入進了岳母濕滑泥濘的陰道。

這一幕也驚訝到了,旁邊同意慾火焚身的徐姨,捂嘴有些不敢相信的輕聲驚呼,「唔~真進去了,女婿真的進到丈母娘裡面去了。」徐姨說這些的時候,我的大肉棒也在慢慢的,往岳母肉穴深處插入進去。

惹得岳母難受的嚶嚀出聲,又聽到好閨蜜又在調戲她,水潤的大眼睛瞪向閨蜜,「嚶嗯~我真的要生氣了。」「好好,我不說了。」徐姨立馬也慫了,陪笑著,示意了一眼我和岳母相連著的下面,俏臉又湊到岳母耳邊,淫亂下流的輕聲問道,「大不大?,舒不舒服?」徐姨也沒刻意避著玩,聲音雖然輕,但我還是聽的很清楚。

岳母羞白了徐姨一眼,又害羞的看了看我,又向我們相連的下體處,羞恥不堪的瞄了一眼,紅唇湊到耳邊,承認的點點頭,嘴巴又動了動,悄悄的徐姨說了什麼。

這下岳母和徐姨的悄悄話,我是真沒聽到,不過岳母的嘴型倒是看的很清楚,是很簡單的幾個字,「嗯,很大,很舒服。」「娟,那你快點,我也想要了。」徐姨倒是真的越來越放開了,話語也很大膽直接了,輕聲的對岳母要求道。

而且一邊說著渴求被操乾的淫話,還一邊伸手到自己雙腿間,輕輕摩挲扣弄了幾下,像是在自慰一樣「不要臉。」岳母羞罵閨蜜一聲。

「哼~你才不要臉呢,都說好了我先的,你還插隊,你更不要臉。」徐姨裝著氣惱的可愛模樣,埋怨著岳母的插隊行徑。

果然岳母聽了以後,不好意思起來,「嗯唔……呃喔……又不是我……我要的,是小峰他……」岳母下面還在被我慢慢進入著,嘴上又要和徐姨解釋,感受到異常羞恥的她,說話都結結巴巴了。

而此時我,也就是這時候,已經把我的整根大肉棒,全部的插入進岳母體內了。

我沒有馬上就開始操干岳母,而是就這樣讓我的大肉棒,被岳母緊窄濕滑的陰道緊緊包裹住。

一來,是想先好好的感受一下,我許久未操了的岳母的緊窄蜜穴,重溫一下被岳母那泥濘小穴包裹住的溫暖享受與愜意。

二來,是想要讓岳母,也好好感受一下,重溫一下我的粗大以及堅挺,還有滾燙的灼熱溫度。

也是讓岳母先適應一下,不然一時可能會有些受不了。

雙手也在岳母豐滿的白屁股上,雪白大腿上撫摸揉捏著,感受著細膩緊彈的肌膚,所帶來的美妙享受。

就在這時間裡,我看著徐姨,右手便伸到徐姨雙腿間,在徐姨同樣早已泥濘不堪,濕噠噠的蜜穴陰唇上扣弄了幾下,不要臉的下流道,「姨,你別急,等下我就來伺候你。」徐姨俏臉嬌艷欲滴的,就是一個大大的衛生眼,「哼~我才不稀罕呢,伺候好你丈母娘吧。」又神情異樣的看了看我和岳母的下體連接處,眼神帶著掩藏不住的羨慕與饑渴。

然後岳母和徐姨,又交頭接耳的,在低聲說著什麼,我是聽不清楚了,只能聽到「小峰他」幾個不清楚的字眼,顯然她們是在說我。

看著徐姨和岳母這樣子交頭接耳,說著悄悄話的親密樣子。

腦海里突然有了個大膽淫亂的念頭,浮現出一個她們親熱的畫面。

想看看岳母和徐姨搞蕾絲,會不會很刺激,現實中的蕾絲,我還沒看到過呢。

要是躺著我身下的兩個熱美女人,在我操干岳母的時候,她們倆也在親熱親吻,互相撫摸慰藉彼此,那這畫面,想想就讓人受不了啊。

不過這我也就只敢想想,不敢提這蕾絲的要求,因為說了我可能會被她們打,會很悽慘。

要不還是等晚點再試著說說看吧,反正今天我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調教」她們,眼下還是要先讓她們都爽一次,才能在未來提更加過分的要求。

想到這裡我也不再多想,健壯的粗腰胯部開始慢慢聳動挺動起來。

而且速度很快就越來越快起來,大肉棒上和岳母濕滑緊窄的淫穴摩擦蹭弄著,也開始發出著「咕嘰咕嘰……噗滋……噗滋……」

的淫靡摩擦聲,操弄聲。

同時還是男人與女人,越來越急促粗重的呻吟喘「」息聲,混合在一起,越來越響亮起來。

「哦~女婿真的在干丈母娘哎~,娟你好淫蕩啊,竟然和自己女婿上床,被女婿的大棒棒干。」而徐姨在旁邊也不消停,一直在說著淫蕩下流的話,刺激著我們。

「嗯喔~啊呃……小婕你,你不要再說了,我真要被你羞死了……嗯嗯……嗯哪……」岳母嬌喘呻吟著,幾乎赤裸的身體,也被我抽插的前後搖擺著,異常的羞恥不堪,阻止著好閨蜜用淫話羞她,不過俏臉上,卻好像也沒太多的反感與生氣,好像聽著閨蜜的淫話,同樣會讓她更加興奮,刺激。

「咯咯~」徐姨淫笑幾聲,「那你告訴我,陳峰下面那個大不大,乾的你舒服舒服。」岳母羞恥的看我一眼,要瞥了一眼她正被摩擦抽插的下體,克制的嬌喘呻吟著,「嗯~嗯……大……呃~嗯……舒,舒服……呼……嗯呼……」又看向我,求饒道,「小峰,先,先慢點,你的太大了。」聽著徐姨,岳母都是叫我陳峰,小峰的,現在聽起來怎麼就那麼得勁呢。

所以我突然對她們命令的要求道,「媽,還有姨你,今天在這裡,我就是你們老公,你們都是我老婆,媽你是大老婆,姨你是小老婆。

從現在開始,你們都得叫我老公。」我說著,見岳母和徐姨只是目光異樣的看著我,都沒應我的話,又故作兇狠的樣子,補了一句,「聽到沒,不然看我怎麼懲罰你們。」說著,我快速的聳動了幾下粗腰,胯部用力的撞擊在岳母大腿翹臀上,發出了幾聲下流的「啪啪啪……」

撞擊聲。

「哦~嗯啊……知道了,媽知道了……」岳母被我的大肉棒狠狠一干,和被我霸道的男人樣子一震懾,也就臣服在我的胯下了。

然後和我霸道的眼神對視著,羞臊的輕輕叫了我一聲,「老……老公。」「哎~」我滿意的應道,「陳峰,你真是壞死了。」徐姨突然插嘴羞罵了我一聲。

「小老婆,你也得叫我老公。」我不要臉的回了徐姨一句。

「呸~誰是你的小老婆。」徐姨呸了我一聲,然後目光看向,我在她閨蜜下體里,進進出出抽插操弄著的粗長大肉棒,勾引誘惑的挑釁道,「想要人家給你當小老婆,也得把人家弄舒服了再說。」這話就真的刺激到我了,也不再吊兒郎當了,雙手抱著岳母的細腰及大屁股,抬起一些,粗腰就開始用力的聳動挺動起來,速度倒也不快,大肉棒一下一下的在岳母體內進進出出著,抽插操弄起來岳母的泥濘蜜穴。

「咕嘰咕嘰……噗呲……噗呲……」的淫水摩擦聲黏連聲,也不到傳來,中間還時不時的夾雜著幾聲「啪啪……」的肉體撞擊聲。

還有岳母越來越急促顫抖的呻吟叫床聲,越來越克制不住,「嗯啊……嗯呃……」的開始大聲嬌喘起來。

嬌軀上額頭上,更是慢慢的滲透出不少香汗,點綴在腰間,小腹上,胯部香肩上,藕臂上,還有額頭處,臉頰上,更添無限的誘惑。

「嗯呼……呼呼……」我的呼吸聲,也在慢慢的粗重起來。

我的大肉棒,保持這樣的力度,速度,幅度,抽插了岳母三四分鐘,也適應了岳母小穴的緊窄與滑膩。

雙手放開岳母的大白屁股,往上摸去。

黑色睡袍一直都敞開著,兩個白花花的大咪咪,也一直在等我去蹂躪。

雙手便齊齊蹂躪了上去,抓住兩個渾圓堅挺的大奶子,貪婪享受的揉摸起來。

同時雙手也是輪換的,在岳母平坦小腹上,軟腰間,藕臂,腋下,玉肩上摸索遊走著,刺激著岳母的敏感肉體。

又看向旁邊一臉欲求不滿的徐姨,那睡袍同樣大大的敞開著,露出著裡面大片誘人雪白,及洶湧的波濤。

分出右手,便摸向了徐姨飽滿的胸部,揉摸抓捏著。

岳母見我一邊撞擊在我操幹著她下面,一邊玩弄著她的兩個巨乳還不夠,還要去蹂躪好閨蜜的一對豪乳。

羞臊羞恥不看的看了看我,又看向徐姨,又正好和閨蜜目光對視在一起,兩人羞的連目光交流都不好意思了,目光一觸即分。

我持續的操幹著岳母,目光落在岳母另一個被我冷落了的雪白饅頭。

突然,我的右手,放開了徐姨的飽滿大咪咪,條件反射般的牽起了徐姨的右手,直接就放到了岳母那個被冷落的巨乳上面,按了下去。

我這一突然的舉動,讓的岳母和徐姨就是一愣。

不過誰也沒阻止我。

岳母也只是看了眼胸口上徐姨的小手,羞臊了一下,便任由徐姨的手壓在她乳房上了。

兩人神情又變化了下,好像是意識到了我猥瑣淫亂的想法了。

而徐姨更是用異樣的目光,直直的看著我。

只是還不等我反應,徐姨竟然就主動的擅作主張,向岳母身子那邊,翻了個身,又換了左手,五指張開一把就覆蓋在了岳母那個巨乳上。

只是徐姨的白凈小手,太小巧了,只能堪堪覆蓋住岳母巨乳胸部的一半,還有一半的乳肉都裸露在外面。

徐姨也不給岳母抗拒阻撓的機會,玉手就動了起來,用力的揉捏了幾下岳母奶子,還捏了捏那紅嫩奶頭,很是開心的嬌笑著,「咯咯……真大真軟。

娟,這樣子摸你的大奶奶還是第一次呢,想要讓你給我摸一下,都不肯,真是小氣。」又看向岳母另一個大奶子上面,我在揉摸著的大手,又看了看我,哼聲氣憤道,「哼~現在還不是都便宜這個臭男人了。」岳母有些無語的白了徐姨一眼,瞄了眼徐姨同樣挺圓的乳房,羞嗔道,「嗯呢……你還說這個,你自己沒有啊,幹嘛老是喜歡摸我的……呼嗯……呃啊……」說著,馬上就按住了閨蜜揉摸作怪的玉手,打了一下,想把手打掉,只是徐姨抓捏的牢牢的,沒打掉。

「他是男的,做這個……男人不都喜歡摸……要摸女人胸的嗯……嗯呃……」又嬌喘的解釋了一句,應該是在說,做愛的時候,女人被男人摸胸是很正常。

要是被女人摸就不正常了吧。

「陳峰能摸,我也要摸。」徐姨卻不理會岳母的話,直接傲嬌的要求的。

看著徐姨又和岳母鬥起嘴來了,我內心很幸福的笑了笑,還想著,以前的徐姨,或者應該是年輕時候的徐姨和岳母,兩人就是同居合租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徐姨是不是就經常「騷擾」岳母,偷襲岳母的胸部,想要試試手感。

現在一些關係要好的閨蜜之間,打鬧的時候,不就喜歡偷摸偷捏幾下對方的胸部嗎!不說別的人,就說我的小妹琦琦,她在和她嫂子打鬧的時候,就也很喜歡偷襲瑤瑤胸部,和瑤瑤開玩笑。

想來,年輕時候的徐姨,也是經常這麼「欺負」岳母的,或許現在的徐姨,對岳母都還有這樣的下流舉動,所以現在岳母很是有些氣惱。

這個時候,我也配合著徐姨,開始更加賣力的操幹起來岳母,讓岳母不能分心去阻攔徐姨揉摸她的乳房。

「啪啪啪……咕嘰咕嘰……噗呲……啪啪……噗呲……」下體的撞擊抽插聲,也是更加的響亮起來,迴蕩在大大的酒店房間中。

沒了岳母的阻攔,而徐姨對岳母就更大膽流氓了,一手揉捏著岳母的堅挺乳房,俏臉還直接湊到岳母側臉旁,然後紅唇在岳母緋紅的臉頰上,直接輕輕淺淺的親吻了起來。

親了幾下,臉蛋又埋進了岳母玉頸里,在掛著滴滴汗水的香頸,輕輕的吻著。

而岳母此時完全沉浸在我的賣力操干下,都沒有去在意徐姨的親密舉動,反而下意識的扭動著玉頸,去蹭弄著徐姨的親吻。

我看著這一幕,小腹處的火熱愈加旺盛,下體直接快速的抽送起來,又是賣力的抽插了岳母好幾分鐘。

「啊啊~嗯啊……小峰,慢點……我不行了……呃嗯……」岳母的呻吟叫床嬌喘聲,突然高亢了許多。

我一愣,岳母這麼快就要被我干高潮了?也沒多想,更沒慢下大肉棒抽插速度,而是想「」著,既然岳母快要高潮了,那就先送岳母一個高潮吧。

「媽,你叫我什麼?要叫老公。」我裝作不知道的樣子,繼續快速用力的操幹著岳母,甚至還又勇勐了幾分。

「嗯啊……啊呃~老公,老公,媽不行了,好難受呃……不要了老公……唔呃~慢點小峰……我受不了了……先放開我嗯讓我……」岳母嬌喘連連的求饒道。

可是我卻不想就這麼放過岳母,粗腰一直在大力快速持續的撞擊著岳母的大腿及翹臀。

「啪啪……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咕嘰咕嘰……噗呲噗呲……」的性器摩擦聲,淫水黏連聲,更是不絕於耳……可是我卻不想就這麼放過岳母,粗腰一直在大力快速持續的撞擊著岳母的大腿及翹臀。

「啪啪……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咕嘰咕嘰……噗呲噗呲……」的性器摩擦聲,淫水黏連聲,更是不絕於耳。

而岳母的陰道蜜穴,隨著我的激烈抽插,都有白色的泡沫摩擦了出來,覆蓋在我們性器摩擦相連的地方,岳母的蜜穴口。

「啪啪……啪啪啪……」「噗呲噗呲……咕嘰咕滋……」「啊啊……嗯啊……」肉體的的撞擊聲,下體的摩擦聲,還有女人克制不住的,聽似在拒絕的響亮叫床聲,此起彼伏著,在房間裡不斷地迴蕩著。

倒不是我真的不心疼在乎岳母了,而是我感受到了岳母此時是不想我停下來的。

雖然岳母此時嘴裡呻吟著不要,讓我慢點,但我的肉棒上卻感受的很清楚,感受到岳母下體正在用勁的收縮緊繃著,緊窄的小穴緊緊的,把我的大肉棒咬合住。

而且肉穴裡面甬道壁,還蠕動般的擠壓著大肉棒,緊緊包裹著,以此得到更大的摩擦操弄的快感。

而且岳母的兩條修長美腿,此時也已經緊緊的盤著我腰上,把我緊緊的圈住,不願停下或者離開。

「啪啪啪……啪啪啪……」所以我的粗腰不曾有慢下來,反而加快了幾分,賣力的抽插操幹著岳母的緊窄蜜穴,收縮陰道。

而旁邊的徐姨也是滿臉心疼,俏臉上真的有些生氣了,害怕我真的要把她的好閨蜜給操壞了,急的氣憤的瞪著我,「陳峰你急什麼啊,還不慢點呀。」可是見我還在大力激烈的操幹著岳母,突然又兇悍的威脅起來,「你再不停下來,我真要生氣了,還有你今天也別想碰我了。」說完,看我還是一意孤行的,起身雙手向我伸過來,打算要把我推開了都。

不過徐姨還沒碰到我,岳母叫床呻吟聲頓時停止,變成了難受又舒爽的泄身呻吟聲,「啊啊~去了……我不行了……到了呃……嗯呃……嗯啊~」岳母的翹臀柳腰一下一下的往上顫抖著,哆嗦起來,是岳母高潮了。

徐姨也看到了,想推我我的雙手也立馬僵硬在那裡,神情有些怪怪的看了看我和岳母。

這時,徐姨也注意到了岳母的一雙美腿,也是正緊緊的盤圈在我粗腰上,不捨得鬆開。

讓徐姨俏臉上的神情更是異樣了。

而我感受的就更直接了,被岳母緊窄陰道包裹的大陽具,頓時有不少溫熱的愛液,一小股一小股的,噴灑在其上。

刺激的我也是心中一盪,差點精光失守。

不過還好我有所準備,知道岳母快要高潮,快噴水了,一直有在克制與忍耐。

岳母的高潮去的很快,就是個小高潮。

畢竟我還沒幹岳母多次時間呢,插進去到現在都還沒十分鐘。

至於為什麼岳母這麼快來了個小高潮,想來是今天的三人行,一龍雙鳳,還有前面的調情與前戲,確實太刺激了,才弄的岳母這麼快就高潮了一次。

這時候徐姨也反應過來,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岳母,重新躺下來,「你想要就要,幹嘛還不要不要的叫,還受不了了,害我都擔心的不行。」又看了看岳母緊緊盤住我腰的雙腿,氣惱的白了閨蜜一眼,嘲笑道,「結果是你自己爽的不行了。」「我,我這不是難為情嘛。」岳母像是個知道錯了的小姑娘一樣,很是可愛,羞臊。

又輕輕呼吸了幾口空氣,潮紅一片的熱美臉蛋面對著我,開口道,「嗯呼……那個小……那個老公,我好了,你快去和小婕那個……去陪她吧。」徐姨聽了岳母的話,先是一愣,然後羞臊的看了我一眼,又移開目光,小嘴湊到岳母耳邊,輕輕的氣惱聲音傳來,「哼~算你還有點良心。」然後話風一轉,「咯咯~不過小娟娟你,這老公老公喊的,真是越來越順口了啊。」「讓你再說。」岳母頓時俏臉一羞,掐了一下徐姨腰間嫩肉。

隨後這兩個大美女,就這樣當著我的面,小聲的輕輕打鬧了起來,直接無視我了。

我看了看徐姨,雖然現在很是不捨得把大肉棒從岳母體內拔出來,還想再感受感受嫩穴里的溫暖與緊窄,更想再激烈的抽插操干岳母一番。

但也不能厚此薄彼,不能只光顧著讓岳母滿足,而忘記了徐姨,那徐姨可就要傷心。

然後,我扶著大肉棍,跪立在的身體往後退去,噘起屁股。

沾滿岳母淫水的大肉棒,便從岳母淫穴里,慢慢的抽了出來。

最後大龜頭從岳母蜜穴口發出「啵」的一聲,滑出來的時候,惹的岳母身子又是不住的顫抖了幾下。

我拔出肉棒後,沒有急著馬上去和徐姨歡愛,而是雙腿分開的,跪立在了岳母腰身兩側。

然後我直接下流又淫蕩的,挺著我胯下這根粗黑粗長,愈加堅挺雄偉的濕濕大肉棒,送到岳母面前,露骨的說道,「媽,幫我再摸摸,好像有點軟下來了。

。」這話惹的岳母和徐姨齊齊嗔白了我一眼,眼裡像是在說,「這看上去哪裡有一點軟下去的樣子啊。」「呵呵~」她們的這眼神,弄的我也尷尬的笑笑,怪不好意思的。

岳母微微猶豫了一下,又難為情的看了看面前的濕熱大陽具,和徐姨。

還是聽話的伸出手,握了上去,輕輕的擼動套弄著。

「媽,還要親一下。」我還不滿足,又挺著濕濕大陽具,往岳母「」臉上湊近一些,碩大的紫紅龜頭,都要碰到岳母的小嘴紅唇了。

岳母羞臊的看著我,見我這麼渴望期待,羞的閉上眼睛不敢看我,然後快速的抬了下頭,在我龜頭上「嘬」了一下。

我也不勉強岳母,便起身,又跨坐在徐姨身上,挺立著粗重粗黑的大肉棒,送到徐姨面前,「徐姨來,你也得親一下。」「流氓。」徐羞罵一聲,倒比岳母大方多了,伸出左手,扶住大肉棒,紅唇靠近也在紫紅龜頭上「嘬」了一下。

我也忍不住了,想要操徐姨了。

身體往徐姨下身挪去,分開雙腿,騎馬般,輕輕的跨坐在了徐姨修長的紫色絲襪美腿中間。

然後摟抱住徐姨柳腰,一邊把徐姨的身子抬起,一邊要求道,「翻個身子姨,我要從後面來。」直接說了粗俗的話。

「你……我不要……」徐姨羞恥的拒絕道,當然只是嘴上說著不願意,身體卻是不怎麼反抗,任由我抱起她,還配合我手上的動作,翻過了身子。

然後,徐姨就被我調整好姿勢,跪爬在了大床上。

徐姨膝蓋跪倒,雙手撐在床上,紫色睡袍被我撩起,堆積在細腰上,頓時絲襪包裹著的豐滿挺翹的大屁股,完全的暴露在了空氣中,高高向後噘起,一副已經做好被男人後入的準備了。

而且這時候,我想任何一個男人,看了熱女徐姨這誘人的後入姿勢,都會想立馬扒了徐姨的絲襪及內褲,然後直接挺槍而入吧。

當然我也是恨不得這樣的。

然而我也不用太急色,因為今天我有一天的時間,可以好好的玩弄徐姨的身體,可以盡情的用各種姿勢操她干她,包括後入。

所以也不急於一時。

所以只見我,跪立在徐姨誘人的絲襪大屁股後面,讓徐姨併攏紫絲大腿,便扶著我堅挺火熱的大肉棒,抵著徐姨兩條併攏的絲襪緊彈大腿,從大腿內側插了進去。

沒錯,我打算先和徐姨來個腿交,先操弄一下徐姨渾圓的絲襪大腿。

直接就是一插到底,前段大半個大龜頭,也洞穿而出,從徐姨前面大腿根頂了出去。

再屁股前後聳動起來,屁股儘量往上抬,讓我的粗長肉棒可以緊緊的,貼擠在徐姨濕熱陰戶上,然後再慢慢開始抽送肉棒,讓棒身隔著一層薄薄的絲襪,和一層窄小的丁字褲,在徐姨的陰戶上,大陰唇間,蜜穴口摩擦蹭弄了起來。

我轉頭看了眼岳母,發現岳母正滿臉羞臊的,看著我對她好閨蜜的下流舉動。

見我目光看來,就立馬移開目光,不好意思再多看。

只敢偷偷的看幾眼,看向徐姨前面雙腿間。

岳母還是躺著的,這角度應該都能看到,我的肉棒龜頭從徐姨大腿根間,捅出去的下流不堪的模樣了。

看著我的大肉棒,在她閨蜜雙腿間,進進出出著。

粗腰一邊聳動著,雙手也不閒著,抓著徐姨翹臀揉捏了幾把,俯下身,想去玩弄一下徐姨的兩個大奶子。

徐姨身上睡袍向下敞開,遮擋著我的賊手,很是有些礙事。

我伸出雙手,伸到徐姨雙肩上,一左一右抓住睡袍領口,直接就往下一脫,脫到了徐姨玉背中間,露出雪白細膩的雙肩藕臂,還有小片光滑白嫩的玉背。

「姨,手抬一下。」我命令般的說道。

徐姨這時候當然知道,我是在脫她衣服了。

稍微猶豫了幾秒,先是右手手掌抬起離開床面,藕臂從睡袍長袖裡抽出,再左手也從睡袍里抽出。

然後我雙手抓住徐姨睡袍,往外一拉,直接就脫掉了徐姨身上的絲滑睡袍。

隨手扔在了一邊。

頓時徐姨的整個雪白豐腴的上半身,就徹底的裸露了出來,我直接俯身而下,胸膛貼上徐姨的光滑玉背,一手支撐在床面,一手繞到徐姨胸前,握住了一個吊錘而下的飽滿巨乳,揉捏起來。

嘴巴落在徐姨後頸處,親吻舔吻著,又吻到徐姨耳後,含住精緻的耳廓耳垂,吮吻舔舐了一番。

臉頰緊貼著徐姨光滑臉蛋,磨蹭著,耳鬢廝磨著。

「啪啪……啪啪啪……」同時粗腰胯部聳動個不停,下體不斷地撞擊著徐姨的緊彈翹臀及絲襪大腿。

濕漉漉的大肉棒,也在徐姨光滑的絲襪大腿內側,快速的摩擦蹭弄著。

沒過一會,徐姨先受不了了,轉過臉來,小嘴湊到我耳邊,輕聲喘息道,「嗯呼……小峰,不要這樣了,姨想要了。

。」「想要什麼?」我裝作不知道,賤賤的問道。

「想要大棒棒了。」徐姨也不反感,反而很喜歡和我如此調情。

淫蕩的回應著,配合著我。

「誰的大棒棒?」我又下流的繼續問道,和徐姨調著情。

「你的,陳峰的大棒棒。」徐姨又淫蕩的回答著。

「誰的?」我又賤賤的繼續問道。

「你的,陳峰……」徐姨愣了一下,反應過來玩想「」聽什麼了,突然改口,淫蕩的開口,「老公~我要老公的大棒棒。」「我的小老婆,要老公的大棒棒幹嘛?連起來說,說清楚點。」我過分的繼續要求道。

「你~」徐姨羞惱的都忍不住要罵我了,不過為了性福和情趣,「我要老公的大棒棒插進來,還要老公狠狠……狠狠的干,幹人家。」徐姨心一橫,說出了如此想讓人犯罪的淫蕩話語。

聲音雖然不大,但我是聽到清清楚楚的。

連岳母她都是聽得見的,聽著閨蜜說出這些不要臉的話,也被臊的不要不要的。

立時,我立馬跪起身,直立起身子,把陽具從徐姨雙腿間快速拔出。

雙手扒拉住紫色絲襪和情趣丁字褲的褲頭,直接連著一起扒了下去。

把內褲及絲襪,直接就脫到了徐姨大腿根的位置,再往下一扒拉,脫到了徐姨大腿中間,露出了兩瓣雪白渾圓的屁股蛋,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熱透了的大蜜桃。

誘人惹火至極。

一條深深的雪白屁股溝,擠壓在那裡,往下看去,一朵嬌艷誘人的菊花,印入眼帘,其上還有些濕濕的水漬,嬌嫩又害羞。

再往下,就是徐姨那最為誘人的嬌嫩蜜穴了,此時蜜穴口,兩瓣大陰唇上早已是濕漉漉的了,甚至還有不少晶瑩的愛液,從蜜穴深處流淌出來,滴落而下,黏連出一條細細的晶瑩絲線,與大腿上的絲襪及丁字褲黏連在一起,甚是淫靡與誘惑。

「好騷啊,水都流成這樣了。」

我剛想對徐姨說出這些話,徐姨就轉過頭瞪了我一眼,把我想說的話憋了回去。

還好沒說,不然徐姨可能真會生氣的。

雖然徐姨表現的很大膽,但骨子裡還是相當保守的。

開玩笑或者偷情也要有個度,不然就真會傷到徐姨的自尊心的。

我內心很是有些歉意,為了彌補我的歉意,那就拿出我的大肉棒,好好的滿足滿足徐姨吧。

我沒有把徐姨的內褲和絲襪脫掉,就這樣讓它們依舊穿在大腿上,看上去更加的淫亂,性感。

把扶著紫紅碩大的龜頭,抵在徐姨不斷在流出淫水的小穴口,然後絲毫沒有猶豫和停頓,就直接插入了進去。

「嗯~啊……陳峰你輕點……太的了,受不了的呃……呃嗯……」徐姨矯呼一聲。

「叫老公。」我不滿的命令了一聲。

「嗯~老公……老公你輕點……」徐姨立馬就遵從了我。

我也不再折騰徐姨,放緩插入肉棒的力度,開始不快不慢,不輕不重弔帶往徐姨小穴深處插去,沒一會,就插進去了一大半。

「老婆,大不大,舒不舒服。」我又下流不要臉的問著。

「嗯噢~大,好大……很舒服……」徐姨配合著我,騷媚又羞臊的說著淫蕩的話,配合討好著我。

「那是我的大,還是楊叔的大。

我弄的姨舒服,還是楊叔弄的舒服。」又是一個讓人感到羞恥的問題。

問著的時候,我的大肉棒也在一直往徐姨體內插去。

「小峰,你不准說,說這些。」徐姨還沒回答,岳母倒是先不讓我問這種問題了,覺得我說這種話,是在侮辱楊叔。

「嗯唔~娟,沒事的,老楊他本來就不怎麼能滿足我……嗯呃……陳~……老公弄的我舒服,那個壞東西也大多了……哦~老公輕點……太大了,好難受嗯……呼唔~」徐姨看著岳母,淫蕩的說著,同時也回答了我的問題。

耳朵里聽著徐姨的輕呼與淫話,大陽根已經整根全部,都插入進徐姨下體裡面去了。

稍稍讓徐姨適應了一下我的粗大,我的大陽具就忍不住的動了起來。

雙手抱住徐姨雪白挺翹的大屁股,肆意撫摸揉捏了幾把,還輕輕的拍打了兩下翹臀。

粗腰胯部便開始慢慢的前後聳動起來。

「咕滋咕嘰……噗滋噗滋……」的淫靡摩擦也慢慢響了起來。

「嗯呼~姨,可以了嗎?老公我要開始干你了……」我繼續說著下流的話。

「嗯~可以了老公……嗯呃……干,干我老公……我想要了……」徐姨也是大膽淫蕩的配合著我,還難為情的看了看旁邊羞臊害臊的不行的岳母。

「呼嗯……那個老公,現在不准叫我姨……都把我叫老了……唔嗯……叫老婆,現在我也是你老婆……你的小老婆……嗯呼,你想對人家做什麼都可以……」「姨啊,不對……得叫老婆。

老婆,光光現在是我老婆還不行,以後也是,一直做我小老婆才行。

楊叔他是你大老公,我就做你小老公好了……呼嗯……」我一邊興奮亢奮的說著,一邊胯下的挺動抽插也漸漸地快了起來。

「嗯~嗯嗯……以後姨就做你的小老婆,你就是人家的小老公……給你欺負,想怎麼欺負都行……」徐姨的淫話也越來越大膽,肆無忌憚了。

「你,你們真是太不要臉……這種話都說得出來。」岳母在旁邊都聽不下去了,羞罵了我和徐姨一聲。

說著,岳母還起身,把還掛在她右腿上,捲縮在一起的黑絲襪和丁字褲,往下脫去。

因為這樣子,有些淫蕩,只見岳母先脫掉了細高跟涼鞋。

「咯咯~怎麼了小娟娟,……呼呃……你這個大老婆這麼快就吃醋生氣了?……嗯唔……這麼快就開始不待見我這個小老婆了……咯咯……」沒想到,徐姨突然又嬌笑著,來了句淫蕩的玩笑話。

岳母聽了,潮紅的熱美臉蛋上,頓時一窘,嗔惱的白了我一眼,沒好氣的對我嗔罵道,「你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土財主了啊,還大老婆,小老婆,不要臉。」一邊嗔罵著我,一邊把腿上的絲襪和情趣丁字褲,都脫了下來,放在了床頭。

再把睡袍整好,遮蓋住誘人下體及雪白性感的大腿。

胸前也整了整,遮蓋住誘人的飽滿乳球。

看著岳母兩條絲襪都脫了的雪白光滑美腿,光熘熘白生生的展現在我面前,忍不住左手伸了過去,摸了上去。

在岳母修長小腿上,白嫩的大腿上摸上起來。

岳母也絲滑不抗拒我的揩油,還把美腿伸過來一些,方便我撫摸她的美腿。

「媽~我沒別的意思,就是給我們多點情趣,覺得挺刺激的。」我怕岳母真以為我有侮辱她們的意思,趕緊解釋了一句。

「哼~」岳母回應我的,是一聲矯哼。

「嗯呃……好了娟,你別嚇陳,別嚇我們老公了……嗯呼……要是真嚇陽痿了,今天誰來滿足我們啊……呼唔~」徐姨說話真的是更加大膽淫亂了,「我們老公」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不要臉。」岳母聽了,頓時俏臉又紅了幾分,嗔瞪了徐姨一眼,目光又看向我剛剛從徐姨嫩穴中,抽出來大半的粗黑大肉棒。

「嘲諷」

般的對徐姨說道,「都硬成這樣子了,還陽,陽痿呢,哪裡有一點小……下去啊,我看他舒服還來不及呢,哪裡會有什麼不行啊。」「嗯噢~是好硬……還好大……好燙……嗯唔~」徐姨還淫蕩的順著岳母的話,接了下去。

我此時也不再忍耐了,感受到徐姨也已經能「」夠適應我的粗大了。

雙手重新抱住徐姨的大屁股,下身的聳動與抽插也加快了起來。

「咕滋咕滋……咕嘰咕嘰……噗呲……」先是性器官淫靡的摩擦蹭弄聲,依舊不斷地發出著。

再然後,「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也開始夾雜在,這些淫水摩擦蹭弄出來的淫靡聲音中了。

同時在房間裡迴響迴蕩著的,還有男女的嬌喘呻吟聲與粗重呼吸聲。

「啪啪……啪啪啪……」「啊啊~……噢嗯……唔呃……老公慢點,老婆受不了……太大了啊~……啊嗯……」漸漸的,房間裡的各種淫靡聲音,開始被「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女人高亢舒爽的叫床聲,給覆蓋了下去,成為了房間裡淫亂淫靡聲音的主旋律。

我不時俯下身體,撫摸徐姨的光滑玉背;在她精緻玉頸上,玉肩上,藕臂上,熱美臉蛋上,耳後耳垂上胡亂的摸索親吻著;雙手不時的也摸上徐姨胸部,揉摸著兩個因自然引力而吊錘著的大奶子。

撫摸著岳母的細軟蜂腰,平坦小腹。

還有圓潤緊彈翹臀,渾圓大腿,都是來來回回的被我摸了好幾遍,怎麼摸怎麼親都覺得不夠。

不過唯一不變的,是我胯下的大肉棒,一直不停的在徐姨炙熱緊夾的蜜穴里,陰道里賣力奮力的進進出出著,抽插著,摩擦蹭弄肉穴裡面的泥濘肉壁。

足足奮力操乾了徐姨七八分鐘,感受到徐姨也好像快高潮了。

而徐姨也沒有忍耐克制,而是叫床的聲音更大了幾分,「啊啊~老公,我不行了……嗯呃~要到了……再用力,再快點陳峰……」頓時,我粗腰的聳動,大肉棒的操干力度,又加大加快了好幾分。

「啊啊……不行了老公……我不行了……到,到了……嗯啊……呃喔……」徐姨急促的亢奮嬌喘起來,是達到高潮了。

我抽插在徐姨蜜穴里的大肉棒,也是被一股股的滾燙淫液澆灌著,爽到了極點,差點就讓我精光失守,宣洩了出來。

還好我有所準備,及時忍耐下了射精的慾望,又接著「啪啪……啪啪啪……」大力的操干撞擊了徐姨十幾二十下,胯部才慢慢停止大力撞擊,徐姨的豐滿翹臀及圓潤大腿。

只是在輕輕慢慢的抽插著。

「嗯呼……呼呼……」此時徐姨上半身已經軟趴在大床上了,翹臀卻還依舊高高噘起著,嬌喘呼吸著。

因為徐姨知道我還沒有射精,現在還在輕輕慢慢的抽插她,知道我肯定還不想停下來,但她又剛剛高潮了,身子現在都軟趴趴的了。

然後只見徐姨身子撐起來一點,扭過潮紅一片的臉蛋,看了看岳母,又看著我說道,「嗯唔~唔呼……老公,我不行了,你去弄,弄你大老婆吧,讓我休息一下……嗯呼……」「我,我也不要了。」岳母立馬就拒絕道,雖然拒絕的很是乾脆,可是臉上表情怎麼就像是欲拒還迎呢。

我也不多想,直接用實際行動來回答岳母,「媽哦~不對。

大老婆,你也把身子翻過來,這樣趴著。」我一邊對岳母命令道,一邊慢慢把濕漉漉的大肉棒,從徐姨小穴里拔出。

沒有了我肉棒的堵塞,頓時徐姨蜜穴口,就流出了不少晶瑩的愛液,牽扯出一條晶瑩的絲線,滴落而下,最終滴落到絲襪和內褲上,染濕了大片褲襠。

我摟抱著徐姨,有些費力的幫她翻了個身,讓她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還把她大腿上的絲襪和內褲,拉上去稍微穿好一點。

又拿過紫色睡袍,蓋在徐姨身上,便轉身看向岳母了。

見岳母沒有聽從我的命令,我挺著濕漉漉的粗黑大肉棒,就挪到了岳母身下跪立著,再次分開岳母兩條光潔白嫩的大長腿,抬起一條美腿,就扛在了我肩膀上。

然後扶著我的大肉棍,也不顧岳母欲拒還迎的推拒,對著岳母胯間那依舊濕漉漉的小穴,插了進去,直接一插到底。

同時,又把岳母睡袍重新掀開,握住一個大白饅頭,享受的揉摸著。

「喔~嗯啊……小峰你……你慢點……」岳母頓時壓抑又難受的發出一聲矯呼聲。

身體扭動著,欲拒還迎的抗拒著我。

我也不顧岳母的抗拒,一手揉摸著岳母的堅挺乳房;一手扛著岳母的美腿,揉摸著白嫩大腿;下身便聳動操幹起來,抽插著岳母依舊濕潤泥濘不堪的淫穴。

剛操完徐姨,接著就操岳母,而且中間幾乎還沒有停頓與間隔,直接就雙飛了這對熱女閨蜜花。

這實在太爽了,太刺激了,沒什麼停歇的,就繼續開始大力操干岳母起來。

「噗呲噗呲……咕嘰咕嘰……」的性器摩擦蹭弄聲,「啪啪……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啊啊……嗯呃……呃啊~~呼嗯……呼呼……」還有男女的喘息聲呻吟聲,也幾乎沒有什麼停頓的,重新連綿不斷的響亮起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胯部粗腰屁股快速的聳動著,奮力的在岳母的圓潤肥臀上,結實大腿上撞擊著,發出著響亮的淫亂的肉體撞擊聲。

雙手也在岳母的身上,飽滿乳房上,平坦小腹上,柳腰間,大腿上,屁股上胡亂的摸索揉摸著。

因為旁邊的徐姨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們倆用這種姿勢激烈的性交著,交媾著。

所以岳母還嬌喘著,讓我把她的腿給放下來,說這樣太害臊太羞人了。

但我卻沒有理會岳母,就這樣奮力的,肩上扛著岳母的一條性感美腿,面對面的又操乾了岳母好幾分鐘。

我抓住岳母一隻睡袍袖口,抖了抖袖口,命令的口吻說道,「來~媽,把衣服也脫了吧。」岳母羞恥羞臊的,有些不肯把手從睡袍袖管里抽出了,微微抗拒著我。

畢竟現在,岳母身上除了這件黑絲睡袍,已經沒有其他任何的衣物了,要是連睡袍也脫了,那就真是一絲不掛,赤身裸體了。

「啪啪……啪啪啪……」見岳母這麼不聽話,我粗腰突然加速加力,大肉棒狠狠的撞擊抽插了七八下她的小穴。

「啊啊……啊啊啊……小峰嗯~老公你輕點,你的太大了……呃啊……媽會受不了的……」這更用力的七八下抽插操干下來,岳母頓時求饒不已。

又見到我,依舊想要脫掉她的睡袍,想要把她脫光。

岳母羞恥的猶豫了幾秒,最後玉手藕臂還是慢慢抬起一些,從睡袍袖管里抽了出來。

我又去抓住岳母另一隻睡袍袖口,這下岳母沒多大抗拒,另一隻玉手也抬起,也慢慢從睡袍袖管里抽了出來。

頓時,黑絲睡袍就順著岳母光滑白嫩的肌膚,滑落而下,散落在了大床上。

「嗯哼~嗯呼……媽~你真的太美了……呼呼……」看著岳母被我徹底脫光了的身子,一絲不掛的赤裸酮體,我粗重急促的喘息了幾口氣,由衷的讚美了一句。

「啊啊……不要看小峰……嗯唔~老公慢點……要受不了……」瑤瑤下意識的抬起藕臂,交叉的擋著胸前,不讓我繼續視奸她的美好肉體。

看到岳母都脫光了,才發現我自己身上還有睡袍披著,直接脫了,扔在了一邊。

然後放下岳母還被我扛著的美腿,便直接欺身壓了下去。

「媽,以後你就是我的岳母老婆,嗯唔~來讓我好好親親……」我說完,對著岳母當然嬌艷紅唇,就霸道的吻了下去。

同時雙手在岳母大腿圓臀上,胸前波濤上揉摸著。

我的快速挺動撞擊的粗腰,這時候也慢慢放緩了下來。

因為我感受到一些射精的衝動慾望了,但我現在還不想射精,想多享受享受岳母和徐姨美好的肉體,緊夾的嫩穴。

想要多操干操干她們。

「嗯呼……什麼岳母老婆,難聽死了……」岳母羞嗔一聲,見我吻住了她,也絲毫沒有抗拒的和我激吻了起來,雙手雙臂直接緊緊的圈摟住我脖子,牙關打開,香舌送上,就和我纏綿悱惻的熱吻濕吻了起來。

此時我的粗腰也慢慢緩慢下來,然後停止了聳動,停止去抽插操干岳母了。

和岳母熱情如火的熱吻了兩三分鐘,我的射精慾望也克制住了,要是就又開始慢慢動了起來,而且越來越快,「咕嘰啪啪……噗呲啪啪……啪啪啪……」的操穴聲,響亮的肉體撞擊聲,又開始在房間裡迴蕩起來。

我趴在岳母身上,一邊和岳母激情熱吻著;一邊雙手在岳母雙手胡亂的摸著;一邊屁股快速的抬起又落下,大肉棒奮力的操幹著岳母的小穴,在岳母陰道里進進出出著,摩擦操弄著,好不快活享受。

我看了一眼旁邊的徐姨,見徐姨已經從剛剛的小高潮中,回過神來了,發軟的身子也恢復了。

此時眼中,正依舊滿是情慾慾望的,看著我和岳母的激情大戰,抵死纏綿。

感覺到這時候,徐姨有些被我冷落了,我上半身就離開了岳母,撲向了右邊的徐姨。

不過我的大肉棒依舊和岳母的小穴,緊密的連接在一起,粗腰一直持續的挺動聳動著,時刻都在操幹著岳母,沒有絲毫想要停下來的想法。

我一掀徐姨身上的睡袍,右手便摸上了徐姨胸前那洶湧的波濤。

嘴巴也吻住了徐姨的性感小嘴。

徐姨只是看了看旁邊被我依舊幹著的閨蜜,羞臊了一下,便和親吻了起來。

不過這樣趴在岳母身上,撲過去和徐姨親吻,一邊奮力的操干岳母,一邊又和徐姨親吻,真的很彆扭,主要是下面不怎麼使得上勁。

「姨,起來。」我對徐姨命令道,一把摟抱住徐姨柳腰,把徐姨抱了起來,讓徐姨跪立在了我身旁。

我也同時跪起身,依舊跪立在岳母分的開開的雙腿間。

然後我就一手抱著岳母的大屁「」股,大肉棒奮力的操幹著岳母的濕緊小穴;一手緊緊摟抱住徐姨的柔軟腰肢,和徐姨熱情如火的激吻著。

此時徐姨上半身完全赤裸,兩個大大的堅挺乳房,掛在胸前,誘人火辣至極。

開始,岳母和徐姨這樣同時和我親熱纏綿,還很是抗拒,很是難為情。

而且徐姨的反抗還要更強烈一些,應該是岳母是躺著床上的,只能忍受著享受著我的操干。

但徐姨卻是跪立在我身邊,而她的身邊,我的胯下還有著她的好閨蜜正被我奮力的幹著,確實讓徐姨感到很是羞臊與羞恥,所以很是有些在欲拒還迎的抗拒我。

要不是我緊緊摟抱著徐姨腰身,徐姨肯定是不願意我這樣一邊和她閨蜜做愛,一邊和她親熱的。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