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妻欲公與媳 (286-300)

【妻欲公與媳】(286-300)作者:無奈的天使

第286章 到288章

岳母說去看下孩子,都好幾分鐘過去了,還沒有出來。

也沒有聽到雪兒的哭鬧聲,這已經很明顯了,岳母就是故意離開的,是為了給我和徐姨創造機會。

不然岳母在場,我也不敢像現在這樣,把大肉棒插進徐姨身體里。還有徐姨也不會同意讓我插進去的吧。

我仰起頭,嘴巴湊了過去,貪婪的重重的在徐姨嬌艷飽滿的紅唇上,「吧唧」親吻了一口,享受的說著,「徐姨,我真的想死你了,你想我了沒?」

一邊說著,一邊我的雙手鑽到徐姨包臀裙下,愛不釋手的,開始在徐姨彈性十足渾圓的翹臀上,光滑大腿上愛撫揉捏起來。

讓徐姨可以快點適應我的大肉棒。

「嗯呼……屁……還想我……想我你怎麼不來找我……哼……這些話留著騙……騙那些小女生還差不多……呼呼……」

徐姨聲音帶著吃味,還一邊輕聲喘息著。

「這不是你不讓我去找你嗎?」

我反駁道,這半個多月來,基本上每隔幾天,我都會發信息給徐姨,說想她了,要去找她。

但每次徐姨都是拒絕的我,不是說沒空,就是讓我不要去找她。

徐姨嗔怪的瞪了我一眼,說了一句,「哼嗯……我不讓……你就不來找啊……哼嗯……唔……」

徐姨說完,也覺得自己蠻不講理的,俏臉上神情嬌羞了起來。

好吧,徐姨這話讓我無言以對,果然,女人都是不講道理的。

不過我嘴上說不過徐姨,身體上倒是可以懲罰徐姨了。

我雙手攬住徐姨細腰,粗腰便開始向上慢慢挺動起來,帶動著在徐姨蜜穴里的粗長肉棒,慢慢抽插起來。

手也鑽進徐姨短袖內,在徐姨細嫩的柳腰間,小腹上愛不釋手的撫摸著。

「嗯呼……徐姨……我真的天天都想你的……嗯哼……你夾得好緊……嗯呃……呼呼……太舒服了……我忍不住了……呼呼……姨你也動一動……」

徐姨嬌聲喘息著,聽到我說天天想她,俏臉上不自覺的便露出喜悅欣喜的表情,不過很快就故意用很是吃味的語氣說著,「嗯呃……嗯哼……我才不信……我看你……嗯……有了你丈母娘……早把我給忘了……」

徐姨嬌羞的說完,又看了一眼臥室的方向,長稍微猶豫了幾秒,雙手便撐著我雙肩,身體迎合著我慢慢上下聳動了起來,套弄著自己肉穴里的大肉棒。

我一邊向上聳動著身體,嘴巴也再次親吻向徐姨,在徐姨雪白玉頸上熱烈的吮吻起來,徐姨也仰著玉頸,迎合配合著我的索吻。

我厚實的嘴唇,順著徐姨光滑玉頸,一路向上吻去,嘴巴張開舌頭伸出,直接就含住了徐姨嫩白的下巴,含弄舔弄著。

又吻上徐姨紅唇,模糊不清的說著,「呼呼……你們……我都想的……快說……想我了沒……」

「嗯……嗯唔……沒想……你個大壞蛋……大色狼……嗯呼……要想……想你丈母娘……去」徐姨依舊抵抗著,說著還撒嬌羞憤的在我胸口拍了好幾下,宣洩著心底的一絲不滿。

我按住徐姨腰身,胯部突然往上用力挺送了兩下,帶著威脅的語氣再次問道,「想沒想我?」

「嗯哼……就是不想你……誰讓你都不去找我的……嗯啊……小峰……你輕點……嗯呃……娟……還在裡面呢……」

徐姨壓抑的呻吟起來,身子更是輕輕顫抖著。

我知道此刻徐姨已經適應了我的大肉棒,也是在渴望期待著我更加劇烈的抽插的。

我聳動著粗腰,速度開始慢慢的加快著,抽插的力度也加大了起來,不一會便發出了「咕滋咕滋」的淫水交融聲,性器交合抽插的摩擦聲。

「嗯呼……我知道了……徐姨……以後我想你了……就去找你……去干你……」

說著,我聳動著粗腰,越來越賣力起來。

「啊嗯……嗯呃……你……你想得美……找我……我也不給你……不跟你做……做嗯……啊……輕點……啊……你……」

徐姨依舊壓抑克制著嬌喘著,聲音聽上去滿足又難受。

我也看了一眼臥室的方向,知道岳母是真的不會出來打擾我們了,我身體挺動就越來越不顧忌了。

猥瑣下流的問道,「不給我什麼……嗯呼……不跟我做什麼……」

徐姨滿臉羞臊,只是羞愣了一下,潮紅一片的俏臉卻湊了過來,小嘴貼近我耳邊,「嗯嗯……不給你干……也不跟你做愛……」

聲音中那勾引誘惑的淫蕩騷浪,聽的我小腹下就是一片火熱傳來,內心裡更是一陣興奮激動。

「嗯哼……姨……你好騷啊……」

我也大膽的和徐姨說著淫話,刺激著彼此,同時腰身上下挺動,撞擊在徐姨豐滿挺翹的大屁股上,我兩隻手也一刻不停的,在徐姨雪白大腿,光滑美腿上愛撫揉摸著。

「咕滋咕滋噗嗤」的抽插摩擦聲,越來越響亮的從我們交合在一起的下體間,傳了出來,在我們耳邊迴蕩著。

不時的,更是會傳來幾聲「啪啪」的肉體撞擊聲,迴蕩在客廳里,讓火熱親密的氣氛更加淫靡起來。

徐姨的潔白額頭上,此時已經滿是細密的汗珠了,一臉情動的看著我,聲音嬌媚,喘息的說著,「你才騷呢……啊啊……還不是你這麼長時間都不來找我……我……我才……嗯嗯……嗯啊……」

身子更是隨著我胯下之物的抽插撞擊,配合迎合的上下起伏著,主動的用自己下身,套弄吞吐著自己身體里的大肉棒。

面對徐姨這赤裸裸的勾人話語,我突然就加大了力氣,更加賣力的挺動起來粗腰,奮力的抽插操幹著徐姨緊窄濕熱的肉穴。

「啪啪啪啪啪」的撞擊聲,一下子就連綿不絕的響亮了起來。

徐姨被我這突然猛烈的操弄,香噴噴的嬌軀一下子就撲進我懷裡,白嫩藕臂把我脖子抱的緊緊的,「啊啊啊……小峰……你輕點……嗯嗯……喔……啊啊……」

徐姨誘人的嬌軀,緊緊壓在我身上,一邊壓抑克制的嬌喘著,一邊豐滿柔軟的身體,更是在我懷裡,在我身上,難受的扭動起伏著,和我身體緊緊蹭弄在一起。

特別是徐姨胸前那一對飽滿挺拔的巨乳,緊緊壓我胸膛,在擠壓摩擦著玩胸口。

仿佛恨不得把自己的身體,都揉進我身體里,和我水乳交融起來,討好迎合著我。

我胯部向上,大肉棒重重的衝撞頂撞著,徐姨濕淋淋的小穴,不斷發出響亮的「啪啪啪」撞擊聲。

眼神熱切痴迷的看著徐姨,嘴上依舊在說著淫亂下流的情話,刺激著彼此,「嗯呼……呼呼……那要不要我以後……嗯呼……以後天天去找你……滿足你……干你好嗎……嗯喔……徐姨……要不要……」

雙手也從來沒離開過徐姨的豐腴身子,在徐姨柔軟蜂腰間,裙下圓臀大腿上,貪戀的來回摸索揉捏著。

「啊……啊……嗯呃……我才不要……要找……找你丈母娘去……嗯啊……」

徐姨不光身體配合迎合著我的抽插操弄,嘴上也回應著我,和我曖昧火熱的調著情。

我當然知道徐姨這些話是反話,故意這麼說的,我也裝著傷心的樣子,語氣同樣傷心的喘息著說道:「好吧……嗯呼……徐姨不願意就算了……那我以後都去找我岳母了……」

「你敢!」徐姨聲音氣憤,同時睜著兩隻黑亮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瞪著我。恐嚇著我一般,一副我要是敢這樣的話,我就死定了的模樣。

只是徐姨很快就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完全就是,一副醋罐子打翻了的吃醋模樣,頓時羞憤的徐姨滿臉窘迫了。重重的就在我後腰軟肉上掐了一下。

「啊嘶……痛……痛」……我趕緊裝著很痛的樣子,求饒道。

「嗯……呼哼……活該……讓你欺負我……」

徐姨不好意思的羞嗔著。

我也不再和徐姨調情了,摟抱著徐姨豐滿的身子,聳動著粗腰,開始認真賣力的操乾了起來。

我目光熱切迷醉的,看著同樣在我身上起伏聳動的徐姨,情動的說著。

「嗯呼……嗯……哼姨……我說真的……我真的天天都有想你……很想你……」

徐嬌軀在我胯上起伏不定著,瓊鼻間發出急促克制的呻吟聲。

又聽到我的痴迷情話,徐姨眉目含情的和我對視著,飽滿紅唇便主動湊了過來,觸碰在我嘴唇上,一邊低聲嬌喘呻吟著,一邊也含情脈脈的看著我說道,「呃啊……嗯呃……嗯……嗯嗯……我知道的……徐姨也想你的……呃嗯……每天都想……嗯呼……」

徐姨紅唇觸碰在我嘴邊,神情微微猶豫害羞了一下,突然撒嬌般,嫵媚的勾引著我開口道,「老……老公……吻我……操操我……狠狠的操我……嗯……唔唔唔……」

徐姨說著,一條柔軟的丁香小舌,便鑽進了我嘴裡,纏繞上我厚實的舌頭,唇舌糾結,熱烈的濕吻舌吻著。

身上的美婦人都主動求操了,我哪裡還會有所保留,抱著徐姨柔軟的大屁股,就挺送著大肉棒,在徐姨淫水淋漓的肉穴中,更加奮力劇烈的操干抽插了起來。

「啪啪咕滋咕滋」發出著淫穢的肉體撞擊聲。

徐姨和我緊緊摟抱著對方,忘情投入的交合歡愛著,口舌互相纏吻在一起,傳來徐姨模糊不清的呻吟,「嗯……唔唔唔唔……啊……呃……啊……啊……」

此時我雙手,一同鑽進了徐姨短袖內,在徐姨光滑柔軟的身子上,胡亂的摸索著。

同時還慢慢撩起著徐姨身上的短袖,不一會兒,短袖便被我撩起,堆積在了徐姨腋下。

這時,我雙手上抓著徐姨堆積在腋下的短袖,又抓住徐姨兩條胳膊,向上推去,示意著徐姨把手舉起來。

徐姨感受到我的舉動,知道我是想要脫她衣服,輕輕推開我,身子在我胯上起伏聳動著,神情羞澀的看著我,又看了看臥室的方向,不過只是短暫的猶豫,徐姨便配合著我,雙手慢慢向上舉了起來。

我雙手趕緊撐開短袖的圓領領口,順著徐姨潔白無瑕的玉頸,嬌美的俏臉,直接便把短袖從徐姨頭頂脫了下來,還故意的隨手我地上一扔。

頓時徐姨身上大片誘人的雪白,就都裸露了出來,惹人犯罪著,誘惑的我雙手就摸了上去,在徐姨肚子上,小腹上,細腰間,玉背上貪婪的撫摸了一陣。

徐姨在我身上不停地聳動身體,身體被我侵犯的摸著,還不住的扭動起來,看到我隨手扔掉她的短袖,羞臊不滿的開口,「嗯嗯……呃……幹嘛扔地上啊……」

我沒有理睬徐姨,依舊聳動著肉棒,在徐姨蜜穴里奮力舒爽的操弄著,陣陣的身體快感一刻不停向我襲來。

「啪啪啪啪啪噗嗤咕滋」的聲音交合聲,不斷傳來。

手上也一刻不停的,又伸到徐姨背後,徐姨剛反應過來我想幹嘛,後背胸罩的排勾已經被我快速的解開了。

頓時徐姨身上戴著的胸罩,就鬆開了下來。

徐姨慌張嬌羞的,一雙藕臂下意識的就摟抱在胸前,擋住了自己胸前已經裸露出來大半的兩個巨乳,阻攔著我脫去她的胸罩。求饒般對我請求道,「嗯呼……小峰……不要脫了……好嗎?嗯呃……再脫就沒有了……」

說著,又看了看臥室方向,滿臉嬌羞的模樣。

我知道徐姨其實只是矜持難為情一下,所以手上依舊不停的,先是把徐姨雙肩上的胸罩肩帶給拉了下來,掛在了徐姨藕臂上。

緊接著,雙手又摸到了徐姨阻攔在巨乳前的藕臂下面,還鑽進了兩瓣奶罩裡面,五指張開就直接覆蓋了上去,握住了兩個飽滿挺拔,依舊彈性十足的奶球巨乳上。

忍不住的就是一番揉捏玩弄,掌心還蹭弄在中間挺立著的奶頭上,摩擦著。

我雙手,一邊揉弄手中的兩個巨乳,一邊往上拱著,慢慢想要脫去徐姨身上唯一的遮羞物。徐姨感受著我手上的動作,知道我不把她脫光了,是不會罷休的,便嬌羞著慢慢的,鬆開了遮擋摟抱自己巨乳上的潔白藕臂。

徐姨一鬆開藕臂,我就抓著胸罩中間,一把扯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看著地上被我隨意扔掉的,徐姨的短袖和胸罩,視覺看上去更加的淫亂了。

羞的徐姨羞嗔的給了我一個媚眼,嬌媚道,「壞死了……嗯呼……」

我貪婪的看著徐姨兩個圓鼓鼓白花花的,挺拔的巨乳,由衷的讚美了一句,「哼嗯……姨……你奶子真大……還這麼漂亮……」

然後迫不及待的,整個臉埋了進去,口舌貪婪的就開始在白嫩乳房上,誘人深邃的乳溝里,來回舔弄吮吻了起來。

那兩顆誘人櫻紅的蓓蕾,我當然也不會放過,不時的就會含進嘴裡,吮吸舔弄一番。

惹得刺激的徐姨,瓊鼻檀口間,不住的發出「嗯嗯嗯呃」的嬌喘呻吟聲。

直把徐姨胸前的兩個大奶子,吃的上面滿是口水,亮汪汪的一片了。

我才重新抱緊此刻一絲不掛的徐姨,口舌埋在徐姨玉頸里,乳溝里舔弄著,粗腰重新一上一下的聳動頂撞起來,在徐姨緊窄濕潤的蜜穴里,進進出出的抽插著。

「噗嗤噗嗤啪啪啪啪」的交媾聲,在客廳里迴蕩著。

雙手也在徐姨玉背柳腰上,豐滿大屁股上,白嫩大腿美腿上胡亂的撫摸揉捏著,好不快活。

沒一會,在我身上起伏不定的徐姨,藕臂環著我脖子,低下頭,紅暈密布的俏臉面對著我,眼神迷離滿足的看著我,說著,「啊……啊呃……嗯啊……小峰……你說……」

我抬起頭,口鼻喘著粗氣,沒等徐姨說完,就裝著不滿,不樂意的樣子,對著徐姨出聲道,「叫我什麼?嗯……哼嗯……」

「陳峰……嗯呃……」

徐姨知道,我想聽她叫我什麼的,可是卻偏偏不叫。

讓我很不滿意,抱著徐姨就更加用力的聳撞了起來,讓我的大肉棒也重重的深深的,在徐姨陰道深處摩擦抽插著。

「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一下子就響亮了好多,我都懷疑,在臥室里的岳母是不是都聽到了。

「啊……啊呃……老……老公行了吧……老公你輕點啊……太深了……姨會受不了的……」

徐姨被我這用力操弄的,急忙認輸了。

聽到徐姨讓我滿意的稱呼,我才放緩下來了對她的操干,在徐姨兩個豐滿的奶子上,揉了揉,假裝著兇巴巴的樣子要求著徐姨,「嗯呼……徐姨以後我們做的時候……呼呼……都要這麼叫我,知道嗎?」

我這兇巴巴的樣子,沒嚇到徐姨,反而把她逗笑了,「嗯啊……呃嗯……呵呵……知道了……大壞蛋壞……壞老公嗯……呼……」

「嗯呃……來徐姨……多叫幾聲給老公聽聽……」

我猥瑣下流的繼續要求著。

徐姨眼神情動的看著我,微微羞愧了幾秒,便含情脈脈喊著,「老公……呃……唔……輕點老公……插太深了……呃啊……」

「叫的騷一點……呼呼……」

我得寸進尺著,不過這下,徐姨都沒怎麼猶豫的,便騷浪的叫了出來,「老……老公……老公……你的太大了……慢點啊……」

的喊了兩聲。

「公」字還故意拖長了尾音,如在撒嬌一般,加上騷浪好聽的聲音,勾的我內心更加瘙癢難耐,慾火更加旺盛,仿佛撒了一層火油一般。頓時客廳里男人舒爽的粗喘聲,女人滿足的呻吟聲,混合著「啪啪噗嗤噗嗤咕滋」的肉體撞擊聲,更加響亮了幾分,在客廳迴蕩起來。

正當我賣力的操幹著徐姨,舒爽的快感一陣陣襲來的時候。

徐姨嬌媚的聲音再次傳來,「啊……啊……嗯呃……老公……你說……你說我和娟……嗯哪……你更喜歡和誰做……喔呃……」

又是這種送命題,「我都喜歡你和她,我都要……嗯呼……」

和徐姨這樣摟抱著坐著,女上男下的姿勢,知道徐姨有些吃不消,正好我趕緊轉移話題的說道,「起來……徐姨我們換一下吧……嗯……呼呼呼……」

徐姨坐著我身上,身體起伏聳動都快十分鐘了,確實吃不消了。

「嗯~」的答應了聲,徐姨便雙手撐著沙發扶手,把身體里的大肉棒給褪了出來,起身下了沙發。

我也起身,站在地上,一手扶著濕漉漉油光發亮的大肉棒,擼了幾下;一手放在徐姨挺翹的屁股上,摸了摸,對著徐姨要求著道,「呼呼……姨……把手扶在沙發上……嗯呼……讓我從後面干你……」

徐姨痴迷的目光,不自覺的就往我胯下的大肉棒瞄去,一副渴望又害怕的樣子,聽到我的話,神情嬌羞的「嗯~」了聲,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轉過身去,彎下腰,雙手撐在了沙發兩邊的扶手上。

一雙修長渾圓的美腿,與肩同寬的分開著,雪白挺翹的大屁股,高高翹起,做好了一副等待被我後入的性愛姿勢。

看著是徐姨如此的性感惹火,沉腰提臀的後入姿勢,我也立馬,迫不及待的走到徐姨身後,擼了擼自己堅硬火熱,濕漉漉的大肉棒,紫黑的龜頭,抵在徐姨淫水泛濫的肉穴上陰唇間,摩擦了一會,便直接提槍上馬,猛的一下子盡根插入了徐姨下體中。

然後絲毫不停的,就粗腰大腿撞擊在徐姨翹臀上,「啪啪啪啪啪」的挺送抽插了起來,帶動著大肉棒快速的,在徐姨的緊窄小穴內進進出出著。

「啊……啊啊……老公……輕點啊……慢點……」

徐姨嬌喘著,聲音越來越不那麼克制了,付費遺忘了她的好閨蜜,還在隔壁臥室呢。

只見徐姨一邊被我操幹著,一邊還轉過頭,不死心的問著剛剛的問題,「老公……呃啊……你還沒說你更喜歡和誰做……做呢……啊……啊……嗯哪……只能說一個……」

「嗯呼……我說真的……姨……你們兩個我都一樣喜歡……一樣喜歡和你們做的……」

我這是真話,沒有任何敷衍,我現在清晰的意識到,我早已經被岳母和徐姨這兩個美婦人,迷的神魂顛倒了,腦子裡總是會想起她們。

「啪啪啪啪啪」

「哼呃……不說算了……那我和娟……嗯呃……你和我們做的時候……那個進來的時候……啊啊……我們倆下……下面誰讓你更舒服……」

徐姨這不會是在試探我吧,老是問這種問題。

不過我腦子還真的,認真的比較了一下,被性交的快感淹沒的我,腦子裡一邊比較,還下意識的回答了徐姨,「岳母她好像更緊一點……」

也是故意想看看徐姨吃醋的樣子。

我才說了一句話,就有些後悔了,我還沒來得及認錯補救,徐姨就先「發飆」了,目光兇巴巴的瞪著我,氣呼呼的說著,我都有點分不清是不是裝的了。

「嗯呃……呃呃……好啊……陳峰……嫌棄我是吧……嗯啊……你放開我……我不要了……你丈母娘緊……找你丈母娘去……」

徐姨不滿的說著,還扭動著屁股,象徵性的在推拒著我肉棒的抽插。

不過徐姨也就這樣說說,身體依舊彎腰趴站著,甚至蜂臀還開始主動向後頂撞過來,撞擊在我胯部大腿上,迎合著我大肉棒的摩擦操弄。這時我彎下腰,雙手環到徐姨胸前,五指張開托住兩個吊垂下的挺拔巨乳,握在手心揉捏玩弄著。

屁股依舊重重撞擊在徐姨渾圓翹臀上,發出著更加淫靡響亮的「啪啪咕滋咕滋」的肉體撞擊聲,性器摩擦聲。

同時,嘴巴舔弄親吻著徐姨的漂亮耳朵,趕緊討好起來,「嗯哼……姨裡面也好緊……夾的我好緊……嗯呼……好舒服……好爽……」

當然說的都是真話。

「哼哼……嗯……我夾……夾死你個壞東西……嗯嗯嗯……」

徐姨嬌喘呻吟著,頓時徐姨翹臀繃緊起來,蜜穴肉壁上,傳來一陣陣的收縮擠壓,更加緊密的,包裹擠壓著自己下體中,抽插不斷的大肉棒。

「嗯哼……呼呼……姨……你的小穴比岳母她深……做起來更舒服……想怎麼干就怎麼干……嗯……嗯呃……」

我一邊說著,一邊次次盡根的抽插著,徐姨用力收縮的濕潤肉穴,每次肉棒盡根插入到底,我還要往裡再捅一下,用碩大的龜頭,再去攪弄頂弄一番徐姨蜜穴深處。

這絕頂的性愛交媾,抽插頂弄的徐姨叫床做愛聲,都不再克制了,「啊……啊……喔嗯……嗯呃……」

的大聲嬌喘呻吟了起來,雪白赤裸的身子也在輕輕的顫抖著。

這後入抽插性愛的姿勢,我和徐姨足足保持交媾了十來分鐘。

「啪啪啪啪啪咕滋咕滋」的性愛交合聲,還有男女的低喘嬌喘聲,此起彼伏著。

我的雙手,更是在徐姨赤裸光滑的身子上,在徐姨柳腰上,屁股上,大腿上,胡亂的摸揉著。

不時的就繞到徐姨胸前,玩弄揉捏一番徐姨那兩個大奶子。

舒爽的快感,真的是一波接一波的向我襲來,無比性福著。

第289章 到291章

我的雙手,更是在徐姨赤裸光滑的身子上,在徐姨柳腰上,屁股上,大腿上,胡亂的摸揉著。

不時的就繞到徐姨胸前,玩弄揉捏一番徐姨那兩個大奶子。

舒爽的快感,真的是一波接一波的向我襲來,無比性福著。

此刻,我和徐姨已經是,完全沉浸在這絕頂的性愛中了,慾火焚身的我們,都不再克制自己了,已經不怎麼在意會被岳母聽到,甚至看到了。

突然的,徐姨滿足舒爽,又難受的聲音傳來,「啊啊……小峰……我不行了……要到了……呃喔……嗯啊……」

頓時,徐姨白花花的性感酮體,在這性愛聲中,便一下一下的顫慄痙攣了起來,柳腰也控制不住的上下抽搐著,帶動著雪白大屁股,嬌美性感的身子,也一上一下的顫抖高潮著。

我也趕緊停止繼續操弄徐姨,摟抱住徐姨細腰,等待著徐姨的高潮過去。

高潮慢慢過去的徐姨,身體發軟著,要不是被我抱著腰身,肯定都趴沙發上去了。

看著身體發軟的徐姨,我很是心疼的,慢慢抽出了我在徐姨體內,依舊堅硬火熱的大肉棒,想著抱著徐姨在沙發上休息會,等下再做第二次。

我的大肉棒剛剛從徐姨體內抽出,徐姨突然直起身子,轉過身雙手摟住了我脖子,俏臉潮紅紅潤,神情疲憊,但更多還是滿足。

嘴角帶著嫵媚滿足的笑意,眼神迷戀痴醉的看著我,飽滿紅唇湊到我面前,討好滿足的說道,「嗯……嗯呼……小峰……真棒……嗯呼……以後你也是我老公……我的大肉棒老公……」

說著,徐姨一隻手探到身下,握住了我依舊堅挺,濕漉漉的大肉棒,愛撫套弄了幾下。濕淋淋的下身也貼了上來,讓火熱的棒身在她平坦小腹上,飽滿蜜穴陰唇上,研磨蹭弄著。

就在我想要,重新插入進徐姨蜜穴里的時候,徐姨輕輕的不舍的推開了我,「不給你了,找你丈母娘去吧。」

還以為徐姨還在生剛剛的氣呢,「姨,你和媽我都喜歡的,剛剛我就是瞎說的。」

「哼,我說真的,讓你去找娟。」

徐姨見我愣在那裡,繼續說著,「娟我還不了解嗎,這時候肯定希望你過去的,只是不好意思說而已。你要是不去,她反而會難過不好受呢,還都憋在心裡。」

我頓時反應過來,又不好意思的看著徐姨,不要臉的問道,「那我現在去了,姨你不會不開心吧?」

徐姨白了我一眼,氣憤又嬌羞的說著,「哼,你還真當你是香餑餑了啊,我還巴不得你趕緊去呢,誰讓你就知道欺負人家。」

徐姨雖然嘴上說的不在意,但身體還是不舍的,嫩白小手上的套弄都用力快速了幾分,飽滿性感的紅唇也直接吻住了我,柔軟的香舌鑽進我嘴裡,纏繞住了我舌頭。

徐姨都這麼主動求吻了,我也緊緊摟抱著徐姨,口舌糾纏,熱烈的纏吻了起來。

雙手也在徐姨一絲不掛豐滿的身子上,肆意的撫摸遊走著,在徐姨兩瓣豐滿屁股上,胸前巨乳上玩弄揉捏了好一會,才和徐姨分開,就這樣光著身子向臥室走去。

我走到屋子裡面,剛看到臥室房門的時候,注意到房門還開著一條小縫。還看到一隻烏亮的大眼睛,透過門縫在偷窺著外面,頓時就和我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緊接著房門就發出一聲輕微的「咔嚓」聲,被裡面的人關上了。

我嘴角翹起笑了笑,想到岳母這麼一個優雅正經的美婦人,還會偷窺,便覺得岳母原來也這麼可愛啊。

不過岳母這樣在臥室門口偷窺,也看不到客廳啊,只能說是在偷聽我和徐姨做愛了。

我幾步走到臥室門口,握住房門把手一按,我便打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只見岳母正背對著我,輕手輕腳做賊般的向著房間裡面走去。

知道我進來了,岳母又趕緊停下腳步,又不好意思轉過來,就背對著我愣愣的站在那裡了。

這時候我當然知道,需要我來主動,甚至強硬一點也沒關係的。

所以我大步走向了岳母,房門都忘記關了,或者是故意不關的。

走到岳母身後,我光溜溜的身體就直接貼了上去,從後面摟抱住了岳母香噴噴的,柔軟豐滿的身子。

掰過岳母嬌羞的俏臉,就是一通狼吻,同時雙手也在岳母豐滿凹凸的身子上,揉摸愛撫著,特別是兩個柔軟飽滿的雙峰,更是愛不釋手的揉弄著。

岳母只是稍微害羞了一會,就扭著頭和我熱吻了起來。

發出著「滋嘖滋嘖」的熱烈親吻聲,唇舌糾纏聲。

好一會兒,唇舌分開,我深情的看著岳母,熱切的直接說道,「媽,我要你。」

說著,我胯下依舊堅挺火熱的大肉棒,隔著絲滑薄薄的睡裙,在岳母充滿彈性的屁股中間,摩擦蹭弄了起來。

雙手也摸到岳母胸前,隔著睡裙,輕柔的揉捏撫摸著,岳母胸前兩個圓鼓鼓的乳房。

岳母也沒怎麼去抗拒我的侵犯,只是柔軟豐滿的嬌軀扭動著,象徵性的掙扎了幾下,就任由我對她的身體施為了。

我迫不及待的就撩起岳母裙擺,都沒給岳母反應時間,我雙手便抓住了岳母內褲,給扯了下來,扯到大腿上掛著了。

下一刻我就扶著大肉棒,抵在岳母雙腿間蜜穴上,蹭弄摩擦起來,這時我才發現,原來岳母下面已經濕了,而且流出來的淫水還不少。

「呀……小峰……不要……嗯嗯……」

岳母嬌羞的扭捏著身子,這時才反應過來,才看到房門還大開著,頓時一臉慌張,「嗯唔……把……把門關了啊……」

我嘴巴貼著岳母精緻的耳垂邊,含在口中,舔了以後,忍不住的就想調戲一下岳母,「媽,關門幹嘛?」

面對我一臉壞笑的明知故問,酡紅俏臉上春潮甬道的岳母,羞愧的只能扭動著身體,力不從心的抗拒著,「你……你……放開我……」

趁著這空當,我一不做二不休的,扶著肉棒就往岳母雙腿間插去,立時,碩大的龜頭,就全部陷入進岳母濕熱的陰道裡面去了。

「喔啊……小峰……你門……把門關了……」

聽著岳母壓抑難受的呻吟,倒是沒有抗拒我突然的插入,只是慌張房門還開著。

下一秒,我腰部用力,慢慢往前頂去,摟抱著岳母轉了個身,一邊肉棒在岳母緊窄濕熱的蜜穴里,慢慢插入著;一邊推著岳母的身體,向門口走去。

一走到門口,岳母就趕緊伸手把門給關上了,還「咔嚓」把門給鎖上了,防止徐姨闖進來,再次看到我們母婿二人的淫亂場面。

我胯下的大肉棒,已經開始慢慢的,在岳母肉穴裡面抽插起來。

拉著岳母的漂亮小手,撐在房門上,抱著岳母豐滿的大屁股,往後退了一步。又抓住岳母大腿上掛著的內褲,往下拉去,要求著說道,「脫了。」

岳母知道我是想要從後面干她,稍微猶豫了一下,白嫩的美腿扭動了幾下,內褲便順著小腿掉在了玉足上,兩隻腳丫各自抬了一下,內褲便掉落在地了。

岳母脫掉內褲,又順從的彎下腰去,雙手撐在門上,一雙美腿還分開不少,調整著高度,方便等下我的抽插操弄。

我撩起岳母身上的睡裙,就往岳母頭頂上撩去,岳母沒什麼猶豫的,就讓我脫去了睡裙。

我又解開了岳母玉背後的胸罩排勾,把胸罩也一起從岳母身上脫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緊接著,我便俯下身去,摟抱住此時已經,一絲不掛豐滿誘人的岳母嬌軀,在岳母雪白光滑的玉背上,貪戀的親吻舔舐了一番。

便一邊揉捏著岳母胸前兩個渾圓的大奶子,一邊胯下挺動,抽插操干這岳母了。

「啪啪咕滋咕滋」的性愛結合聲,肉體撞擊又在這個臥室中迴響起來,刺激著赤身裸體的我和岳母兩人,點燃燃燒著我們心底體內最饑渴的慾火。

「啊……呃啊……喔唔……啊啊啊……」

同樣的,岳母在我越來越激烈的操干下,嬌喘叫床聲也是越來越克制不住,大聲嬌喘呻吟了起來。

也是因為房門被鎖著,知道徐姨是進不來的,岳母現在才不那麼克制了吧。

岳母身體也不再矜持,豐滿渾圓的屁股也迎合著我胯下的撞擊,一下一下的向後頂來,讓我抽插的更加深入,更加快感十足。

連性器的摩擦操弄聲,下體撞擊聲都響亮了許多,更加淫亂淫靡的迴蕩在臥室里。

不一會兒,在如此劇烈的運動對抗下,岳母雪白的身子上,就開始冒出細密的汗水了,我俯在岳母香噴噴,濕濕熱熱的身子上,一刻不停的聳動著粗腰,馳騁著岳母性感高挑又豐滿的身體。

在岳母精緻的耳廓上舔弄著,咬著漂亮晶瑩的耳垂,調笑著粗喘道,「嗯哼……哼呼……媽……你剛剛是不是偷看我和徐姨了……」

岳母嬌喘呻吟著,羞臊的趕緊否認,「嗯呼……沒……沒有……」

一副小女人嬌羞的模樣。

「真沒有?」

我繼續調戲著岳母,嘴巴在岳母紅潤的俏臉上親吻起來,在飽滿性感的紅唇上舔舐著。

「就是沒有……嗯……啊……啊……啊……」

岳母害羞的依舊不承認,不過也是,岳母是偷聽,不是偷看。

此時,我慢慢放緩了,對岳母緊窄蜜穴的抽插頂撞,同時直立起身子。

雙手在岳母雪白彈性十足的翹臀上,白大腿上,用力享受的揉摸了一番,才對岳母開始了下一輪的鞭撻。

「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混合著男女的喘息呻吟,再次此起彼伏著。

岳母赤身裸體的雙手撐著房門上,彎腰提臀的弓著身子,承受著我的奮力沖撞;我則抱著岳母的雪白大屁股,揉摸撞擊著。

正當我們沉浸在宣洩情慾的快感中,無比滿足享受的時候,突然門外就傳來門把手轉動的「咔咔」聲,緊接著又傳來徐姨的聲音,明知故問的說道,「喂,你們在裡面幹嘛呢。怎麼還鎖門呢。嘻嘻……呵呵……」

還發出意味深長嬉笑聲音來。

頓時,把岳母羞得趕緊捂住自己嬌喘的口鼻,難為情的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此時的我快感十足,腦子一熱,還下流的回應了起來,「嗯哼……姨,我在給我媽治病呢……很快就好……您就不要打擾我們了……嗯呃……嘶……」

我還沒說完,岳母反手摸到了我大腿上,重重的一掐,大腿上就是一痛,還轉過臉嗔怒的瞪了我一眼。

「哼……陳峰……你個大流氓……」

門外的徐姨嗔罵了我一聲,就不再說話了,也知道岳母臉皮薄,就適可而止的走開了吧。

我都有些後悔說剛剛下流的話了,生怕岳母難過了,以為我是不尊重她。

不過還好,岳母臉上沒有生氣,反而神情帶著嬌媚和欣喜,知道我是開玩笑的,可能岳母就喜歡我這種壞壞的調侃呢。

考慮到岳母站了那麼久,也累了,便和岳母的身體分了開來。

攬住岳母軟腰把岳母扶了起來,又翻轉過女人溫軟的雪白身子,面對面的抱著,看著岳母面若腮紅,美麗風韻的臉蛋,忍不住就吻了上去,索吻吮吸了一番,「媽,我們去床上吧。」

岳母現在對我當然是言聽計從了。

「嗯」的一聲便答應了,藕臂環著我脖子,看著我的目光還有些嗔怪,氣呼呼的。看樣子對我剛剛的下流調侃還耿耿於懷呢。

我樓抱起岳母,就向床邊走去,輕柔的放下岳母赤裸白嫩的身子,在床邊坐好,欺身便要把岳母推倒在床上。

不過岳母卻伸出雙手,撐在了我胸膛上,羞赧的輕輕推拒著,「小峰你,戴套好嗎?要是我那個就……就不好了……」

本來我還想說,我要射的時候可以拔出來的,不過既然岳母都說了,還是聽岳母的。

女人是需要尊重的,也能夠讓岳母感受到,我對她的關愛和在乎,不僅僅是性,不僅僅是肉體上的愉悅,更重要的是內心深處的滿足。

我便答應了。

岳母見我答應了,便跟我說,床頭櫃最下面的抽屜里有保險套,讓我去拿,說的時候更是一臉害羞,這是明擺著為我準備的啊。

看來岳母也是想,也是有打算,要和我繼續下去這母婿亂情的啊,要不然也不會準備保險套了。

我走到床頭,拉開床頭櫃最下面的抽屜,看到一隻黑色的袋子,岳母藏的還很嚴實呢。

打開袋子,裡面還真有一盒杜蕾斯,包裝都沒拆掉,還是大號的。

我便快速的拆開包裝盒,拿了一隻保險套出來。

走回岳母面前,看到岳母難為情嬌羞的模樣,我還把保險套遞到岳母面前,壞壞的看著岳母紅彤彤的俏臉,想著這是第一次要戴套和岳母做愛,那肯定要讓岳母幫我戴啊。要求著道,「媽,你來給我戴。」

說著,我下流的挺起胯部,把我油光發亮,堅挺粗大的黝黑肉棒,給湊近到岳母身前,火熱的龜頭棒身上滿是濕濕淫液,散發著腥臊的淫靡氣味,猙獰威武的對著岳母,是那麼的淫糜不堪。

岳母下意識的,就接過了我手中的保險套,又盯看自己面前火熱猙獰的大陽具。媚目含春,眼神帶著痴迷,不自覺的還咽了口口水。

「嗯。」

了一聲,便撕開了保險套袋子,取出套子,有些生疏的套在了我紫黑碩大的龜頭上,往下擼了下去。

岳母白嫩的小手,觸碰在我肉棒上,舒服的大肉棒彈動了幾下,快感十足,「媽,再給我摸一下。」

岳母聽到我的要求,抬起羞臊的俏臉,白了我一下,手便隔著保險套,摸弄起來我的火熱陰莖了。時不時的還摸到肉棒根部,鼓鼓的肉袋上,揉摸盤弄幾下。

「媽,大不大?」

我下流猥瑣的問著。

岳母低著頭輕聲「嗯。」

了下。

「那,媽你喜歡嗎?」

我繼續不要臉的問了一句。

岳母愣了一下,手上摸弄的動作都停了,依舊低著頭輕聲說了一句。

「不知道,不准說這些。」

看著美艷誘人的岳母,嬌羞難耐的模樣,惹的我「呵呵」輕聲笑了笑。

「媽,我想要了,我們做愛吧。」

「嗯」岳母輕聲答應著,手上也放開了火熱威武的大肉棒,神情帶著期待渴望。

我蹲下身子就親吻上了岳母,一邊吮吻著岳母香舌,一邊慢慢把赤身裸體的岳母推倒在了床上。

口舌分開,一路向下吻去,含住岳母精緻下巴,舔弄吮吸了一番。又順著岳母光滑白皙的的玉頸,一路吮吻而下,留下一連串我濕噠噠的口水。

然後我整個臉,便埋入了岳母傲人的雙峰中,口舌在岳母飽滿挺拔的乳房上,白嫩的乳溝間,誘人挺立著的奶頭上,貪婪的來來回回的舔弄吮吻著。

我的雙手也在岳母光滑美腿上,揉捏撫摸著。在岳母蜜穴陰唇陰蒂上,蹭弄摳挖玩弄著,刺激的岳母雙腿間淫水潺潺,蜜穴口不住的往外流著淫水愛液。

此刻,我扶著大肉棒,對著岳母淫水直流的紅嫩小穴,再次插入了進去,「啪啪啪啪啪」的肉體交合聲,頓時又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開始了新一輪的征伐鞭撻。

我更是換著姿勢的操弄著岳母,從開始的男上女下正常體位;到讓岳母跪趴在床上,狗交式的被我後入;然後我更是起身,扎馬步般的站在床上,抱著岳母雪白的大屁股,聳動著粗腰,大肉棒一下一下的抽插撞擊著岳母的緊窄肉穴。

「啪啪啪咕滋咕滋」的響亮的交合聲,混合著男人的粗喘喘息,女人的嬌媚呻吟,迴蕩在臥室里。

我的雙手,也一直在岳母兩個巨乳上,豐滿的身子上任意胡亂的揉摸著,不曾停歇過。

十幾二十分鐘後,此時我正從後面,緊緊抱著岳母白花花的酮體,一同側著身子躺在床上。

我粗腰聳動,一刻不停的衝撞,進進出出著岳母的身體。

香汗淋漓的岳母,雪白的酮體上滿是晶瑩的汗珠,一頭披肩的秀髮尾端,濕濕的粘黏在一起,預示和我的性愛是如此的火熱淫亂。

已經到達高潮臨界點的岳母,此刻在這淫蕩的苟合姿勢下,在我劇烈的抽插操弄下。

岳母突然嬌軀顫抖痙攣起來,口鼻間同時高亢又克制的「啊啊嗯呃」嬌喘了起來,泄身了,到達了絕頂的高潮。

大量溫熱的愛液,澆灌在我隨時都會噴發的命根子上,巨大的快感讓我再也控制不住的,一瀉千里了。

可惜不能射進岳母身體里去,只能射在保險套里,倒是讓我有些小小失望。

過了一會,雲收雨歇,我依舊側身摟抱著岳母,兩人的身體依舊緊貼著,相連在一起。

左手在岳母汗水濕濕的誘人嬌軀上,輕輕撫摸著,溫存著。

「媽,我是不是太貪心,太過分了。我和徐姨她也你會不會不高興啊?」

「哼,你還說。真沒想到有一天,我和小婕她,竟然會……會跟同一個男人……」

後面的話岳母不好意思說下去,「對不起媽,我也沒想過會像現在這樣,突然就這樣了,跟做夢一樣。」

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先主動認錯。

「哼,那你說,要是我和你徐姨她,你只能要一個,你要誰?」

啊!為什麼女人都喜歡出這種送命題。

雖然我知道岳母是在開玩笑,但我還是認真的考慮了一會,認真的回答道,「要是真這樣,那我要媽你。」

我還不忘又認真的補了一句,「媽,這是我真心話。」

我說這話,倒不是因為徐姨比岳母差,兩人同樣都是美艷動人的大美人。

而是因為徐姨有自己的家庭,有疼愛她的楊叔。

岳母卻孤身一人,要是我離開她,說不定會傷心難過呢。

好吧扯遠了,雖然我有點小帥,可我也太自作多情了,我哪來這麼大魅力,能讓岳母和徐姨沒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岳母本來就只是氣惱的,宣洩一下心裡的不滿,和我開開玩笑。

當然聽到我的話,岳母神情還是很喜悅的,突然又說了一句,讓我格外安心踏實的話,「嗯,媽知道了,其實媽也不知道為什麼。知道你和小婕也也這樣了,我反而不那麼害怕了。」

岳母說著,又在我懷裡溫存了一會,就離開了我的摟抱,我們連接著的下體,也分了開來……岳母側身盤腿便坐了起來,拿過紙巾趕緊清理了一下自己濕淋淋,狼藉一片的下體。

我也翻身,四仰八叉的平躺在了岳母香床上。

岳母清理完自己下面,看到我還四仰八叉的躺在她床上,一臉舒爽的模樣。

又看了看還在我肉棒套著的,前端鼓鼓白濁的保險套,頓時岳母羞嗔的白了我一眼。

只見岳母如一個體貼賢惠的小妻子般,跪坐在我身側,伸手摘下了我肉棒上的保險套。

這時岳母拿著保險套,看著保險套頂端裡面,那鼓鼓囊囊的一大坨白濁精液,神情嬌羞異樣,把保險套扔進了垃圾桶長。

又看到這時候,我露出了有些失望的表情。

岳母可能是以為,我不滿意戴保險套和她做愛吧,突然愧疚的安慰著我說道,「小峰,等媽下次安……安全的時候,就……就讓你在媽裡面那個……不戴這個了。」

聲音滿是羞臊難為情的,討好著我一般。

說著,岳母竟然還俯下身來,低下腦袋,張開檀口就含住了此刻我半硬半軟的陰莖,是要用嘴巴給我清理命根子嗎?!

緊接著,岳母櫻紅柔軟的香舌伸出,在陰莖上舔舐了起來。

只見岳母伸著香舌,舔舐幾下我肉棒上的淫液,便含入進自己嘴裡,再轉身吐進床邊的垃圾桶里。

如此反覆著,直到岳母的溫潤口舌,把我整根命根子上上下下,都舔舐清理了個遍,連下面的兩個卵蛋囊袋,也含進嘴裡含弄伺候了好幾次,才吐出來我的肉棒,結束了對我肉棒的清理舔弄。

「媽,能像現在這樣擁有你,我已經夠滿足的了,戴不戴都一樣的。」

雖然直接中出內射岳母,生理上的快感肯定是更爽快滿足的,但畢竟還是要注意的,這樣對大家都好,岳母聽著我的話,手上在我半硬半軟的陰莖上,溫柔的摸了摸,「那個其實,其實媽也不喜歡你戴……戴那個的……」

岳母這勾人誘惑,羞愧的話一出,我都忍不住想要再次提槍上馬,把岳母壓在身下,再操干一次。

又和岳母溫存了一會,身上汗滋滋的,黏黏糊糊的難受,我便直接進了臥室衛生間,乾脆直接洗了個澡。

第292章 到295章

又和岳母溫存了一會,身上汗滋滋的,黏黏糊糊的難受,我便直接進了臥室衛生間,乾脆直接洗了個澡。

我很快洗完了澡,順便還洗了個頭,走出衛生間,看到岳母床上放著疊好的我的內褲,沙灘褲,和短袖,我穿好便走出了臥室。

走進客廳,看到徐姨整個人正玉體橫陳的側躺在長沙發上,白嫩美艷的臉上透著縷縷暈紅,神色中帶著一股慾望釋放後的滿足與疲倦,神情慵懶的看著電視里的綜藝節目。

徐姨發梢有些濕濕的,秀髮粘連在一起,看樣子也洗了澡了,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掉了,換了件黑色的弔帶睡裙,弔帶睡裙還是岳母的,我有見岳母穿過。

睡裙裙擺很短,此時徐姨穿在身上,玉體橫陳的側躺在沙發上,裙擺更是收攏到翹臀下,兩條修長潔白的美腿,幾乎暴露無遺,散發著誘人的光彩,吸引著我的目光。

要是裙擺再上去一點,恐怕徐姨的臀部都要露出來了。

一雙挺拔的酥胸隔著弔帶躍入了我的眼帘,徐姨的乳房本來就極為豐滿,此刻徐姨又是側身躺著,在弔帶領口的映襯下,擠出一條深邃溝壑若隱若現著,讓我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幾眼。

岳母不在客廳,我看了眼緊閉著的衛生間門,裡面還有輕微的水流聲傳來,知道岳母應該是在裡面洗澡。

旁邊嬰兒床也在,小雪兒在裡面睡的依舊很是香甜,完全不知道剛剛三個大人,就在家裡做了那麼劇烈的運動長。

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好避諱的了,便徑直走到徐姨美腿這邊,扶起徐姨白白嫩嫩的小腿,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然後放下白嫩的小腿,架在我大腿上,輕輕撫摸揉捏起來。

徐姨對我這樣的揩油舉動,倒是沒在意,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讓我在她美腿上按摩了。

看著躺在沙發上,一臉慵懶,風韻誘人的徐姨,我的右手不自覺的,便順著光滑白凈的小腿肚,摸到徐姨渾圓豐腴的大腿上去了,掌心貼在光滑柔軟的大腿肌膚上撫摸了起來……

我還貪心的越來越往上摸去。

可惜我還沒摸幾下,徐姨伸手「啪」的一下就把我的手打掉了,羞嗔瞪了我一眼,矯哼一聲,「哼,不准摸上面,大色狼。」

那我只能停止了進犯的賊手了,繼續在徐姨白嫩的小腿肚上,下半截光滑大腿上摸摸捏捏著;不時的還去捏捏徐姨漂亮白嫩的小腳丫。

這時,我手捏著徐姨小腳,在柔軟的腳心撓了幾下,逗弄調戲了一下徐姨。

頓時惹得徐姨發出誘人的嬌笑聲,「咯咯……好癢呀!陳峰,不准撓我腳。咯咯……」

一雙光滑性感的美腿,也在我大腿上扭動踢動起來,我也是適可而止,不過手又在徐姨美玉般的藕臂上撫摸起來,把徐姨白凈柔軟的小手抓在手裡,捏弄著修長漂亮的蔥蔥玉指。

徐姨倒是依舊慵懶的躺著,看著電視,懶得理睬我,任由我撫摸揉捏她的美腿和漂亮的玉手。

過了一會,我右手五指張開,撐開手中的柔軟玉手,五指鑽進徐姨手指縫中,便緊緊的十指相扣了起來。

這下,徐姨倒是側過美艷的臉蛋,只是嬌羞的白了我一眼,又轉回頭看起了電視上的綜藝節目。

又過了一會兒,徐姨轉過臉看著我說道,「小峰,拉我一下。」

說著,徐姨手上用力,拉著我的手,要坐起身來……

我手上一用力,把徐姨給拉了起來,這時候我當然毫不客氣的,把徐姨直接拉到了我身邊。

同時右手環住徐姨細軟蜂腰,讓徐姨緊緊貼靠著我身體坐著。我右手還掌心朝上的五指張開,放在徐姨面前,示意著徐姨把她的手放上來。

「大壞蛋。」

徐姨靠在我懷裡,嬌嗔了一聲,聽話的右手也五指張開,掌心朝下的扣了下來,和我的手十指相扣了起來。

我轉過臉,在徐姨紅潤的臉蛋「吧唧」就是一口,色眯眯的目光透過徐姨胸前,那挺拔的酥胸撐起來的弔帶領口,看著高聳領口下白嫩深邃的溝壑。

還想著,要是徐姨不戴胸罩就好了,就更誘人完美了。

貼靠在我身上的徐姨,對於我這些流氓小舉動,迷戀她身體的樣子,也不說破,反而挺了挺自己高聳的酥胸,臉上神情帶著得意和驕傲,徐姨對自己身材那還是很自信的。

和徐姨熱乎了沒一會兒,衛生間門打了開來,又一個浴後美人走了出來。

這當然是岳母大人了,身上穿的還是剛剛那件短袖睡裙。美艷風韻的臉蛋上紅潤潤的,神情中同樣帶著一股慾望釋放後的滿足與疲倦,感覺岳母被我性愛澆灌後,整個人都更加的嬌艷誘人了。

只見岳母擦著自己披肩的秀髮,走進了客廳,眼睛看著膩歪在一起的我和徐姨身上,又在我和徐姨十指緊扣的手上看了好幾秒。

神情露出異樣又羨慕的樣子,便向著旁邊的單人沙發走去。

同時,徐姨一注意到自己閨蜜的異樣目光,在看著自己,便傳來害羞的聲音,「還不放開我。」

徐姨一邊嬌羞的說著,一邊難為情的從我懷裡掙脫了開去,還離我坐的遠遠的。

徐姨還伸手拉住了岳母,拉到了自己身體右邊坐了下來,又挽住岳母藕臂,兩人身體挨著的坐在了長沙發的另一邊。

岳母和徐姨兩人看著電視,時不時的,兩人說笑談論的同時,徐姨嘴巴還要湊到岳母耳邊,說上幾句悄悄話。

每當這時,兩位美艷,風韻十足的美婦人,目光便會往我這邊,嬌羞難為情的瞥上兩眼,又立馬移開,然後兩個大美人就會互相輕輕打鬧一番……

開始岳母都是被欺負的那一方,慢慢的岳母也反擊起來,也在徐姨耳邊說起悄悄話來。

看著旁邊,親昵的打鬧在一起的,說說笑笑的兩個性感美婦人,也是一種享受。

感受著這溫馨又曖昧氣氛,我內心很充實,一種異樣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奈何兩人的悄悄話,我聽不到什麼,只能聽到「你們,做,好,大」這樣的幾個字眼。

不過這是女人間的私密話,我一個大男人也不需要聽到,也不會去問。

因為我知道,岳母和徐姨現在不時就會露出嬌羞,羞嗔的模樣,肯定是在說著和我有關的悄悄話,還是那種色色的。

只是兩人離的我遠遠的,還把我給孤立了起來,我想要靠近一點她們都不讓,因此我就只能「憋屈」的,坐在沙發的另一端。

溫馨曖昧的時刻,總是過的飛快,轉眼都快下午四點了。

因為楊叔晚上有事,徐姨本來都打算在岳母家吃晚飯的,不過聽到我說,晚上可能我和瑤瑤,也會在岳母家吃飯,徐姨就突然又說要走了,過了沒一會,徐姨便起身去換衣服去了。

我看徐姨是不好意思看到瑤瑤吧,畢竟才剛和人家老公偷完情,馬上就和瑤瑤見面,確實會很羞愧的。

我和岳母都沒有說破,很快徐姨換好了自己的衣服,走了出來,和我們招呼道,「娟,陳峰那我走了啊。」

說著,徐姨便向著門口走去了。

岳母和徐姨關係親密,也沒必要說一些客套的話,便叮囑著道。

「嗯,路上開車小心點。」

「媽,我去摟下送一下徐姨。」這時我也對岳母說道。

得到岳母同意,我便和徐姨一同離開了岳母家。

到了地下車庫,看著徐姨坐進車裡,雖然我還想去車裡和徐姨親熱一番,再讓徐姨走。

不過我也不能表現的,老是那麼急色的,覺得不尊重她們,而且地下車庫也有監控的,萬一拍到了也不會。

看著徐姨開車走了,我心裡還很是不舍的感覺,徐姨也是有些不舍的樣子,我便回了岳母家……

我剛回到岳母家,手機傳來信息的聲音,打開是瑤瑤發來的,說是要回來了,再有大半個小時就到家,給我提個醒打個招呼。

還說,晚上就在岳母家吃飯了,菜她等下也會去買的。

回到家,我倒是想趁著妻子回來前,再抱抱親親岳母,吃吃豆腐,奈何岳母正抱著雪兒逗弄著,都不好意思下手。

和岳母說了,晚上我和瑤瑤在家裡吃飯,然後我又給父親打了個電話過去,讓他晚上來岳母家吃飯。

結果父親說,晚上有同事請吃飯,不在家吃了,聲音還有些怪怪的,帶著結巴。

我倒是沒在意,又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這時候的父親和妻子,是又一番激烈的盤腸大戰結束沒多久,完事沒多久。

兩人此刻正赤身裸體的,摟抱著躺著床上。

妻子瑤瑤正一絲不掛的,趴伏在精壯赤裸的父親身上,溫存著,享受回味著剛剛那絕頂起伏的高潮餘韻。

連瑤瑤剛才給我發簡訊的時候,也是因為和父親做愛做的太累了,身體被父親的大肉棒乾的渾身發軟,起不了身,就光著身子趴父親胸膛上,臂彎里,給我發簡訊了。

而且我給父親打電話的時候,父親的臂彎里,也是摟著我的妻子,他的兒媳婦瑤瑤的。

兩人依舊是一絲不掛,赤身裸體的摟抱在一起的,怪不得這時候父親說話的聲音怪怪的。

是那種小心翼翼慌張的感覺,還有些結巴。

只是當時我都沒在意,也就沒聽出什麼異樣來了。

五點多的時候,瑤瑤回來了,穿的衣服和早上出去時候也不一樣了。

現在瑤瑤上身穿著一件藍白條紋襯衫,下面一條白色略微緊身的休閒褲,勾勒出兩條筆直修長的美腿,和緊緻渾圓的翹臀,吸引我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幾眼。

然而此時我還不知道的是,瑤瑤的這雙性感美腿,今天早已被父親又摸又親,扛在肩上玩弄操弄了一遍又一遍了。

瑤瑤進了家門,和我打了個招呼,目光剛和我對視,就趕緊躲閃開了,還直接進了廚房,說要給我和岳母倆做最愛吃的菜。

直到這時候,我注意妻子一臉疲倦又滿足的神情,腳下走動的時候,腳步還有些不穩虛浮的樣子。

對於瑤瑤此刻流露出來的,疲倦又滿足的樣子,我太熟悉了,讓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因為今天我同樣在岳母和徐姨臉上,多次看到了這樣的神情。

然後我的大腦開始飛速轉動,從早上父親說要去給別人代班,然後到瑤瑤有閨蜜約,要一起聚聚,也出門了。

還有剛剛和父親的電話里,我沒去在意的異常,現在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

而且現在瑤瑤的神情動作,讓我可以很確定,今天瑤瑤和父親應該是在一起的,是背著我出去約會偷情了的。

一兩個小時前,說不定兩人還在性愛大戰呢。

而父親現在呢,肯定也不是因為什麼同事請吃飯,而不來岳母家吃飯,而是一時不敢面對我,怕露出什麼馬腳來吧。

雖然我猜到了這些,但我也沒有生氣,只能說很是有點鬱悶吧。

我是真的沒想到,瑤瑤和父親這公媳兩人,竟然還是聯合起來給我演了一天的戲,來隱瞞我,去外面偷情,去開房性愛大戰。

不過想想也是,昨天我們的溫泉之旅,父親一定是被瑤瑤性感惹火的身體,給誘惑的不行了,才會有今天,他們公媳倆給我演戲,隱瞞我偷情的事情發生吧。

雖然瑤瑤今天隱瞞了我,但我也沒有生氣,畢竟瑤瑤是去和自己公公偷情的,一時難為情不好意思和我坦白,也很正常。

不過我想過後,瑤瑤還是會和我坦白,這點我還是知道的。

其實就算不說不坦白,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吧。

也是因為瑤瑤和父親現在,公媳偷情亂倫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了,瑤瑤瞞不瞞著,公媳兩人都是會繼續偷情亂倫下去的。

所以,此刻哪怕我發覺,猜到了瑤瑤和父親今天,應該是出去開房偷情了,我也沒覺得不好,而且現在,我反而隱隱有了異樣的興奮刺激感……

這種妻子背著我,和我父親偷情亂倫的刺激感,好像更讓我覺得興奮激動。

時間匆匆而過,在岳母和瑤瑤一起合作下,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晚餐便做好了。

還都是一些我最愛吃的,看樣子瑤瑤這是在補償我,向我「請罪」呢。

餐桌上,一家人吃著美味的飯菜。

而我今天和岳母,和徐姨性愛,消耗的體能還真挺大的,大快朵頤了起來。

大家不時的聊著天,溫馨而美滿,我知道岳母現在面對瑤瑤,內心肯定是會忐忑不安的,不過我和岳母這偷情時間也不短了,岳母現在倒是隱藏的很好。

只是不知道,要是岳母知道了,其實這一切,她女兒瑤瑤都是知道並且促成的,會不會很難以置信。

倒是瑤瑤今天話變少了,看我的目光也很是複雜,還老是躲閃著我,不過瑤瑤今天飯量也是大增。

我盛了第二碗飯沒多久,瑤瑤碗飯也吃完了,又盛了大半碗吃了起來。

「瑤瑤,今天這麼餓啊,吃這麼多。」我語氣帶著調侃的說道。

聽到我的話,瑤瑤有些慌張的趕緊放下了碗筷,強自鎮定的說道,「嗯,今天和,和萱萱她們逛街,走的比較累,就餓了。」

說完,瑤瑤又看了看自己碗里的飯菜,都不好意思再吃了。

對於瑤瑤現在這樣的反應,我內心苦笑了下,不就今天背著我,和父親開房偷情去了麼。

她和父親亂倫性愛,這我都是知道同意了的,而且還是我一手促成的。

所以瑤瑤真沒必要像現在這樣,老是不安愧疚的樣子。

當然我也知道,雖然我的這種想法,瑤瑤肯定也知道。

但就算瑤瑤知道,哪怕事後姦情暴露,我也不會責怪她的,可是畢竟瑤瑤是一個女人,今天還是次,真正的背著自己老公,和自己公公出去偷情做愛。

而且還是公媳兩人聯合起來演戲欺瞞我。所以瑤瑤心裡肯定會有羞愧感的,就如現在這樣,內心的不安與羞愧,總是會表露在臉上……

雖然瑤瑤從回來到現在,還沒有和我坦白和父親今天的事情,不過倒也沒有刻意的在隱瞞我。

這些從回家後的瑤瑤,臉上老是浮現出這愧疚不安的神情,就能看出,瑤瑤這是不好意思自己和我坦白,就故意露出馬腳來,讓我自己看出來呢。

我腦子裡的這些想法,也都是一閃而過。

看到瑤瑤現在,都不好意思接著吃飯了,我趕緊夾了一塊瘦肉,放進瑤瑤碗里,說著,「嗯,餓了那還不多吃點,愣著幹嘛。」

說完,我又夾了塊肉給岳母,讓岳母也多吃點。

岳母家的餐桌是方桌,此刻我坐在中間,風韻美艷的岳母,和靚麗性感的妻子,一左一右的坐在我兩邊。

突然腦子裡就想著,這兩個誘人漂亮的大美女,現在都是我的女人,她們豐滿性感的身體,都是願意被我侵犯,願意被我壓在身下操弄的。

我這一胡思亂想起來,身體就有些得意忘形了,我兩腿分開,腳下大膽的往岳母和瑤瑤的腳下探去,直接就碰觸上了,這兩個大美女的柔軟光滑的玉足。

還大膽下流的,在兩人光滑腳背上,腳腕上蹭弄起來。

我們腳下在曖昧親密的磨蹭著,上面卻都是一臉正常的吃著飯。

岳母腳下被我揩著油,都不敢看我了,認真的吃著飯。

瑤瑤倒是趁著岳母沒注意,羞嗔的瞪了我一眼。

不知道瑤瑤會不會想到,現在我腳下不光在吃她豆腐,還在吃她媽媽豆腐。

要是知道了,說不定瑤瑤得踩我一腳。

這時候,我腳下吃著這對母女花玉足的豆腐,突然就幻想起來。

要是什麼時候,岳母和妻子願意一同脫光了衣服,光著性感惹火的身子,在床上和我做愛,被我任意翻轉著身子操弄,讓我能夠一同享受到她們母女的溫柔鄉,那該是多麼絕頂的性愛。

不過我也就胡思亂想了一下,很快就清醒過來,知道想要實現這些,可能性還真不大。

又是十幾分鐘後,晚飯吃好了,這飯桌下的曖昧也結束了。

我倒是想去洗碗,不過被瑤瑤搶先一步了。

岳母在客廳照看著雪兒,我幫著瑤瑤收拾餐桌。

看著此刻,我賢惠的妻子,再旁邊的廚池裡洗著碗筷,傳來「嘩嘩」的洗碗聲。

瑤瑤真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的好妻子啊。

不過我突然想到,今天我這個賢惠的好妻子,這玲瓏傲人的身段,應該又脫光了衣服,光著身子被我父親玩弄操弄了個遍,展現著瑤瑤她性感淫蕩的一面。

此刻,我的好妻子,我的瑤瑤,和公公偷奸的兒媳婦,用床上淫婦,床下淑女來形容,那真是太貼切不過了。

我走到瑤瑤身後,忍不住的便從後面摟抱住了瑤瑤。

身體和瑤瑤豐滿的翹臀,誘人的玉背貼在一起,雙手隔著衣服在瑤瑤小腹上肚子上輕柔的撫摸著。

咬著瑤瑤耳垂輕聲問道,「老婆,爸去哪了?」

瑤瑤慌張的「啊」了一聲,身體明顯僵硬了一下,不過很快便向後軟靠在我身上,裝傻充愣起來,「我我怎麼知道,爸不是說有同事請吃飯麼,我怎麼知道去哪了。」

「呵呵。」

我笑了笑,覺得瑤瑤現在,就跟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挺有趣的。

我沒有繼續問下去,也沒有現在就點破,而是雙手慢慢攀上了瑤瑤玉女峰,溫柔的揉摸著。

瑤瑤胸前的挺拔巨乳,我還沒摸幾下,便聽到瑤瑤嬌羞的撒起嬌來。

「幹嘛呢,手快拿開,我媽還在外面呢。」

我也沒有得寸進尺,又在瑤瑤巨乳上,翹臀柳腰上揩了會油,便結束了這小插曲,回到了客廳。

時間匆匆,轉眼就快晚上九點了,我和瑤瑤也就告別了岳母,回自己家去了。

回了家,我先去敲了敲父親的房間,父親在房間裡,沒有出來,說自己累了,已經休息睡覺了。

我也多去打擾父親,知道父親現在是不好意思面對我,才躲在房間裡不出來的,這就更加讓我確定,今天瑤瑤和父親確實是偷情去了。

我回到臥室,瑤瑤正袒露出一個圓鼓鼓的巨乳,然後抱起嬰兒車裡的雪兒,喂起奶來。

我開口說道,刻意的調笑了一下瑤瑤。

「老婆,你說累了,爸說他也累了,這麼巧的啊。」

「說,說什麼呢你,哼。」

瑤瑤羞嗔的回了我一句,明明知道我已經知道了,還是不好意思承認。

直到把孩子哄睡著,我和妻子洗漱完,上了床。

我摟著瑤瑤清香柔軟的身子,靠在床頭,才真正的直接問道,「老婆,你真不告訴我今天。」

說了一半意思很明顯了,便沒說下去了,瑤瑤香噴噴的嬌軀,在我懷裡膩歪撒嬌的扭捏了一會,俏臉埋在我脖頸里,聲若蚊蠅嬌羞難為情的回答了我,還結結巴巴的承認著……

「嗯~我我今天是和,和爸在一起了,不是和萱萱她們,她們去逛街。」

「做了?」我明知故問的問道。

瑤瑤瓊鼻輕「嗯」了一聲,承認了。

我剛想再問道什麼,只見瑤瑤抬起頭來,眼眸里滿是秀色,嬌羞的開口道,「老公,不要問了好嗎,明天……明天我再告訴你,和你說好嗎?」

既然瑤瑤這麼不好意思說,那我也不勉強她了,雖然我很想知道,今天他們都做了些什麼,但我也只能忍忍了。

同樣的,瑤瑤也問了我,今天和她媽媽發生了些什麼,不過我也賣了個關子,說明天我們一起告訴對方。

瑤瑤也沒說什麼,只是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

看樣子,今天瑤瑤更在意的,還是自己和公公的偷情。

一夜無話……

早上起來,空氣清新,抱著懷裡清香撲鼻的美人,又是美好開始的一天。

上班,中午休息,再上班,轉眼一天又過去了大半。

不過這一天上班不怎麼忙,所以上班的時候,我很多時間都在找瑤瑤聊聊天,還偶爾問一些昨天她和父親的事。

我問了好久,問了好幾次他們昨天在酒店房間呆了多久,做了幾次,瑤瑤才告訴我。

我又問他們怎麼做的,用的什麼姿勢,瑤瑤倒也和我說了幾句。

特別是瑤瑤告訴我說,她和父親中午吃飯的時候,兩人下面還插在一起,飯吃著吃著又做了起來;還有兩人還一起洗澡,洗著洗著兩人就又開始了。

只是瑤瑤說的都是不清不楚的,也是因為瑤瑤害羞羞愧,不好意思往詳細了說吧,弄的我心裡跟被誰撓痒痒一般,又難受又瘙癢。

瘙癢難受的我又往細著問,瑤瑤也都大致的說了,又是在手機里,所以還是讓我很不清不楚。

想著要是我能親眼看到就好了,光瑤瑤這樣說,而且瑤瑤也不可能,把什麼細節都告訴我,畢竟要讓一個女人完全說清楚,和自己公公偷情做愛的細節,那也太羞恥了。

所以到最後,瑤瑤直接找了藉口,不搭理我了,說晚上再讓我問她,再跟我說。

所以一直到下班,我心裡都是瘙癢難受的不行……

懷著憋癢的心情回到家,瑤瑤已經做好了飯,等著我回來了。

父親也已經下班在家裡了,今天倒是沒有再刻意迴避我了,不然那就太有問題了,因為在父親看來,我一直是不知道他和瑤瑤的姦情的。

父親肯定也猜不到,這一切其實是我和瑤瑤孝敬禁忌的遊戲,再說父親也不敢去這麼猜測吧,畢竟這也太不可置信了。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父親也回房了,我們把孩子哄睡著以後,又忙活了一會,才和瑤瑤上了床,靠在床頭。

我把瑤瑤輕輕摟著懷裡,看著瑤瑤胸前的傲人巨乳,絲滑的弔帶睡裙被高高頂起,上面還有兩個明顯的凸點。

目光熱切的看著妻子,期待著瑤瑤說出昨天和父親偷情的經過。

當然瑤瑤昨天答應了,今天要告訴我的,但畢竟是羞人的事情,所以開始瑤瑤,還難為情的靠在我懷裡,不好意思怎麼去開口說。

我便主動的,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老婆,你和爸出去外面開房,是誰提出來的啊?」

這問題讓我很好奇,我昨天猜到公媳去偷情的時候,就想問了。

在我看來,老實巴交的父親,應該不會主動提出去外面吧。瑤瑤應該也不會,所以讓我很好奇。

「嗯嚶。」

瑤瑤發出嬌羞的撒嬌聲,「什麼開房,難聽死了。」

「老婆,你就跟我說說吧,弄得我心裡癢的不行。」

我引導著瑤瑤,引導著這淫亂的話題。同時目光熱切的看著,俏臉上已經煩起紅暈的瑤瑤。

在我這麼渴望期待的催促下,瑤瑤稍微猶豫嬌羞了一下,便輕啟紅唇道,「嗯,是爸啦,還不是因為泡溫泉的時候,和爸太親親近了。回來的時候,爸發信息給我說,說很想我,想明天就和我做做那個事,讓我答應他。」

瑤瑤停頓了幾秒,繼續說著,「爸那時候可能都忘了,星期天老公你又不上班。我就告訴爸,明天你在家的,不行的。我又和爸說了,等過一天,等老公你上班去了,再給爸的。」

瑤瑤說著,還拿出手機,點開和父親的聊天記錄,拿給我看。

我沒有接過手機看,而是說道,「老婆,我不想看,我就想聽你說,這樣讓我覺得刺激好多。」

「大變態。」

瑤瑤羞嗔的罵了我一句,繼續著。

「嗯我還以為爸同意了,沒想到到了家以後,都要睡覺了,爸又突然發來信息,竟然跟我說,說要去外面。」

瑤瑤一邊說著,一邊蔥蔥玉指在手機螢幕上滑動了幾下,遞到我面前。

「你自己看。」

我便看向了父親和瑤瑤的聊天記錄,上面幾句是父親問瑤瑤在不在,還問我這個兒子睡了沒。

等到瑤瑤回復父親「在的」,還有回覆了我這個兒子已經睡了,父親才敢接著發下面信息。

便看到父親原話是這麼說的,「小姚,我們明天去外面好嗎?爸真的好想你。」

不過那個時候我還沒睡吧,也在玩手機,看著電視,只是沒在意瑤瑤和父親的聊天,原來是那時侯,這公媳倆開始打算,合夥隱瞞我,去外面偷情的啊。

我往下看了幾條聊天記錄,瑤瑤倒是沒有馬上回父親信息。

應該是瑤瑤隔了好幾分鐘,都沒有回信息,父親以為瑤瑤生氣了吧。

下面又發了一句「對不起小姚。」

過來。

「嗯。」

很快,瑤瑤下面就回了信息,就一個字。這算是答應了吧。

「小姚,你這是答應了?」

父親下面的信息又問了一句,也是不清楚瑤瑤一個「嗯」字的意思吧。

「嗯。」

瑤瑤回的還是一個字。

我往下繼續看了幾條聊天記錄,兩人有說去哪開房,但父親哪裡懂這些。

所以我有看到,瑤瑤給父親說了,房間她會開好的,因為怕被熟人看到,還找了比較遠的酒店。

這就不得不讓我吃醋了呀,我以前和瑤瑤談戀愛,可都是需要忙前忙後,陪瑤瑤吃飯逛街看電影,把瑤瑤哄開心了,瑤瑤才願意和我去開房的呢,而且房也是我開,錢也是我付。

而父親現在呢,還真是幸福啊,不光美艷誘人的兒媳婦,願意和他去開房偷情,這房還是兒媳婦來開的,不用說這錢肯定還是兒媳婦出的。

後面的聊天記錄,兩人還說了什麼時候出去,找什麼藉口出去這些。

沒想到的是,父親說的幫同事值班這藉口,還是瑤瑤給想的,還真是孝敬又賢惠的好兒媳啊。

後面我沒看下去了,還是想聽瑤瑤自己說,這樣更刺激,調戲著瑤瑤說道。

「老婆,你對咱爸還真好,不光幫著爸想藉口,連房都給開好的,那錢也是你付的。」

「嗯那爸又不會這些,就只能我我來開了。」

瑤瑤在我懷裡膩歪又嬌羞的說著。

「下次我們也去開次房,要你來開好,還得你付錢。」

我吃醋著說道,很是孩子氣。

瑤瑤感覺到我對這些的在意,對她依舊是如此的在乎,頓時嘴角翹起,俏臉上無奈又欣喜的表情,「呵呵,這你也吃醋啊,真是。」

「那當然,我都沒這待遇過,爸倒是比我先享受到了,所以我也要。」

我強烈要求著。

「好行了吧,下次我來開房,我來付錢行了吧,大壞蛋。」

瑤瑤答應了。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早上,父親和瑤瑤在門口激吻吻別的時候,有說什麼,便問道,「昨天爸出門的時候,在門口對你又抱又親的,都不捨得放開你了,最後我看到老婆你和爸悄悄說了什麼,爸就迫不及待的出去了,那時候你和爸說了啥啊。」

聽到我的問題,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更加羞臊了起來,猶豫了片刻,小嘴湊到我耳邊,在我耳邊輕聲膩歪的說了一句悄悄話,聲音中還帶著嬌羞的嫵媚。

此刻我身上就穿了條內褲,聽了瑤瑤勾引淫蕩的悄悄話,刺激的我肉棒都開始硬了起來,在褲襠上鼓起個大包。

摟抱著,一身性感貼身弔帶睡裙的瑤瑤,睡裙裡面胸罩也沒有戴,雙手在瑤瑤雪白的大腿上,溫軟的身子輕輕撫摸起來。

我拿過手機,打開監控軟體,點開客廳的監控畫面,把時間拖到昨天早上,又拖動了幾下時間進度條,畫面便出現在了,昨天早上父親和瑤瑤吻別時候的一幕。

只見監控畫面中,瑤瑤掙脫開父親的親吻,只是父親的雙手還在瑤瑤屁股上,細腰上貪戀的揉摸著。

然後就看到,瑤瑤豐滿性感的身子,貼緊著父親的胸膛,俏臉湊近父親黝黑的臉龐,神情還帶著嬌媚,誘人的紅唇貼向了父親耳邊……

這時候,我突然把手機螢幕面向瑤瑤,快速的說道,「老婆,再說一遍,你和爸說了什麼。」

瑤瑤知道我想讓她做什麼,說什麼。然後瑤瑤小嘴再次貼在我耳邊,和監控畫面里的自己,同步的說著悄悄話,「爸,不要急嘛,瑤瑤今天一天,都是爸的。」

臉上的神情還同樣帶著嬌媚。

第296章 到300章

後面我沒看下去了,還是想聽瑤瑤自己說,這樣更刺激,調戲著瑤瑤說道。

「老婆,你對咱爸還真好,不光幫著爸想藉口,連房都給開好的,那錢也是你付的。」

「嗯,那爸又不會這些,就只能我我來開了。」

瑤瑤在我懷裡膩歪又嬌羞的說著。看到我這麼「斤斤計較」的樣子,又想到了什麼似的,無奈的笑了笑說道,「你和爸還真是爸是非要讓我用他工資卡里的錢,還說不能讓女人付錢呢,呵呵。」

這我是知道的,父親在小區當了保安,上班以後,拿到工資卡的第一天,就交給自己兒媳婦了。

還是大家吃晚飯的時候,父親當著我的面給瑤瑤的,也沒故意避開我的。

還記得父親說的是,自己管不來錢,還是讓瑤瑤管著好。

男人賺的錢,要上交不也應該交給自己老婆嗎,還有上交給自己兒媳婦的嗎?

父親雖然不會理財什麼的,但也不能說管不來錢,至少父親從來不亂花錢。

看樣子,這段時間以來,在父親的心中,已經是潛移默化的把瑤瑤當成自己的「妻子」了。

我想,要是在老家,說不定父親連存摺存款都會上交了吧長。

而且父親上交工資卡的時候,也說了讓瑤瑤不用替他存著,需要用就要。

昨天還是前天,卡裡面也發了七八天的工資,當然是瑤瑤和我說的,沒想到這次還真派上用場了……當然我也知道,父親的這些,肯定不會是在和我搶老婆,這我還是了解父親的。

男人麼總是喜歡,讓自己「心愛」的女人知道自己有多在意他,父親現在肯定就是這樣。

是父親對瑤瑤的一些補償,也表明著父親對瑤瑤的在意。

而且瑤瑤收到父親上交的工資卡,瑤瑤還在我面前,得意了好幾天,還故意向我炫耀了幾次,顯得很開心。

特別是前幾天,父親卡裡面發了工資,也是得意的向我炫耀了一下。

這些都在我腦海里一閃而過,強烈要求道,「下次我們也去開次房,要你來開好,還得你付錢。」

我吃醋著說道,很是孩子氣。

瑤瑤感覺到我對這些的在意,對她依舊是如此的在乎,頓時嘴角翹起,俏臉上無奈又欣喜的表情,「呵呵,這你還吃醋啊,真是……」

「那當然,我都沒過這待遇呢,爸倒比我先享受到了,所以我也要。」

我強烈要求著。

「好行了吧,下次我來開房,錢也我來付行了吧,大壞蛋。」

瑤瑤答應了。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早上,父親和瑤瑤在門口激吻吻別的時候,有說什麼,便問道,「昨天爸出門的時候,在門口對你又抱又親的,都不捨得放開你了,最後我看到老婆你和爸悄悄說了什麼,爸就迫不及待的出去了,那時候你和爸說了啥啊。」

聽到我的問題,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更加羞臊了起來,猶豫了片刻,小嘴湊到我耳邊,在我耳邊輕聲膩歪的說了一句悄悄話,聲音中還帶著嬌羞的嫵媚。

此刻我身上就穿了條內褲,聽了瑤瑤勾引淫蕩的悄悄話,刺激的我肉棒都開始硬了起來,在褲襠上鼓起個大包。

摟抱著,一身性感貼身弔帶睡裙的瑤瑤,睡裙裡面胸罩也沒有戴,雙手在瑤瑤雪白的大腿上,溫軟的身子輕輕撫摸起來。

我拿過手機,打開監控軟體,點開客廳的監控畫面,把時間拖到昨天早上,又拖動了幾下時間進度條,畫面便出現在了,昨天早上父親和瑤瑤吻別時候的一幕。

只見監控畫面中,瑤瑤掙脫開父親的親吻,只是父親的雙手還在瑤瑤屁股上,細腰上貪戀的揉摸著。

然後就看到,瑤瑤豐滿性感的身子,貼緊著父親的胸膛,俏臉湊近父親黝黑的臉龐,神情還帶著嬌媚,誘人的紅唇貼向了父親耳邊。

這時候,我突然把手機螢幕面向瑤瑤,快速的說道,「老婆,再說一遍,你和爸說了什麼?」

瑤瑤知道我想讓她做什麼,說什麼。然後瑤瑤小嘴再次貼在我耳邊,和監控畫面里的自己,同步的說著悄悄話,「爸,不要急嘛,瑤瑤今天一天,都是爸你的。」

臉上的神情還同樣帶著嬌媚。

瑤瑤在我耳邊重複完這句話,神情嬌羞不已,一手著我粗腰,羞得紅紅的俏臉直得埋進我懷裡,不敢面對我。

再一次聽到瑤瑤這,對自己公公說的騷浪勾引的悄悄話,刺激興奮的我下體又是一陣腫脹勃起來。拉過瑤瑤柔軟玉手放在我褲襠鼓包上,輕輕擠按著。

惹得瑤瑤抬起頭,就是嬌羞嗔媚的白了我一眼……寫作不易,還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你和爸直接就去酒店,做那事去了啊,沒有做點別的?」

我又問道,又不好意思,得寸進尺的要求起來,「老婆,你說的時候能不能多說點,說的淫蕩點浪一點,呵呵。」

瑤瑤羞惱的瞪了我一眼,知道我這「淫妻」得心思,嬌羞點了點頭,開始說道,「嗯,我知道爸一直在地下車庫裡等我,從媽媽家出來,我回家換了衣服,就去車庫了。」

瑤瑤稍微停頓了一下,突然很是嬌羞的補了一句,「我,我還多帶了條內褲,想著到時候回來可能要……要換……」

又羞臊的頓了幾秒,瑤瑤才繼續著,「其,其實到了車上,爸就忍不住了,膽子也特別大,看我的眼神都要噴火了一樣,抱著我就又親又摸的。」

妻子又停頓幾秒,俏臉上滿是嬌羞,還有異樣的情慾思念,「其實我也有點想爸了,又看著爸這麼想我,一臉喜歡我迷離我的樣子,讓我挺高興的,想著就一會應該也沒人會看到,就任由爸親我了。

我還抱著爸,和爸親了。爸還在我大腿上,胸胸上亂摸。」

「摸這裡沒?」

我插話問道,右手順著瑤瑤光滑的白大腿,向上摸進了瑤瑤裙底,隔著輕薄的蕾絲內褲,在瑤瑤雙腿間,那柔軟飽滿的陰唇上,剮蹭了幾下。

小穴被我侵犯了一下,瑤瑤神情變的迷離起來,目光如水,帶著情慾羞嗔道,「嗯,摸摸了,不過我擔心被別人看到,就推開爸了,讓爸快點開車。」

瑤瑤一臉回憶的樣子,泛著異樣的情慾,突然嘴角翹起,微微笑了笑,「爸在路上還不老實,呵呵,褲襠里頂著個大包,手放在我大腿,摸一下摸一下的。」

瑤瑤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自己雙腿間,知道我想問什麼,主動說道,「嗯,下面也摸,爸的手指頭頂在我那裡,又蹭又摸的。

後來路上車多了,爸手就拿開了。不過只要車少了,爸就會伸過來手,在我大腿上,手上摸一會,還要拉著我的手扣在一起。」

瑤瑤嬌羞的喘了口氣,繼續說著,手還伸過來抓著我的手,和我十指相扣起來。

「我能感受到爸有些等不及了,不過爸開車還是很穩的,所以也就任由爸了,只要路上車少安全下,我也拉著爸的手,和爸拉在一起。」

「老婆,你昨天沒穿裙子吧?」

我問了一句,不能只讓瑤瑤一直說,不然她會難為情的說不下去的,「嗯,沒穿,回來的時候,你不是看到了,就穿著那一身。」

瑤瑤回答了一句,明顯臉上的羞意少了許多。

想著,昨天瑤瑤回岳母家的時候,穿著一身藍白色條紋襯衫,下面一條白色略微緊身的休閒褲,也很是青春性感的。

要想知道更多細節,還是得我自己多問問,要不然瑤瑤也不好意思主動說出來,便繼續問道。

「到酒店以後呢,你和爸這個老男人一起,你說別人會不會以為,你們是那種關係啊。」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大膽下流的說了出來,「你是爸包養的小情人。」

「你才小情人呢,哼,爸那麼傻愣愣樸實的樣子,哪裡像什麼老闆有錢人了,不過是有幾個人,連酒店服務員,看到我和爸的時候,眼神怪怪的。」

瑤瑤換了口氣,「所以老公,我訂房間的時候,訂了兩間,這樣別人就不亂想了。」

「老婆,你想的還真多,跟個地下工作者似的。」

我調戲了一下瑤瑤。

「我有什麼辦法,有哪個兒媳婦會,會和自己公公出去開,開房的啊,我當然要小心點了,萬一被誰看到了呢。」

瑤瑤說著說著,也不那麼害羞了,反而嫵媚嬌媚了不少。

「這還不是老婆你太性感迷人了嘛,你看爸他都被你迷的神魂顛倒了,竟然還主動說要去外面。」

我淫亂的話語出口,同時也不忘讚美妻子一番。手也一直在瑤瑤豐滿凹凸的身子上,輕輕摸索著……

「那也是你讓我去的,讓我去孝敬你爸的。哼,變態老公。」

公媳亂倫,誘惑勾引公爹這些,瑤瑤不好意思承認,只能都推給我,推到我頭上來。

我也不會反駁,我也承認,我現在對於瑤瑤和父親的關係,對於兩人亂倫,偷情做愛,是越來越容易讓我興奮刺激了;是越來越喜歡,看我的父親和我的老婆之間的親密親熱;喜歡看我的父親和我的老婆,光著身子糾纏結合在一起;喜歡看我父親的大肉棒,在瑤瑤身體里進進出出的操幹著。

讓我趕緊催促著問道。

「然後呢,你和爸進了酒店房間以後呢?」

「嗯……嗯……呼……」瑤瑤嬌羞難堪的喘息了幾下,不過依舊羞答答的向我說著,「嗯,我和爸一進房間,才剛關上門,爸就忍不住把我抱住了,把我壓在門上親我。手也在我胸上,屁屁股上,身上亂摸。」

瑤瑤停頓了下來,肯定在思索回憶,當時和父親的親熱場景吧。

我沒再打斷瑤瑤,內心興奮又激動的聽著。

瑤瑤自己來說出這些,雖然很難為情,很羞愧。但我知道,瑤瑤自己也是很有感覺,很興奮的,我摸在瑤瑤雙腿的手,傳來陣陣的濕熱。

過了幾秒,瑤瑤就又開口了,「我沒去反抗爸,任由爸親吻摸我,還抱著爸,讓他親我。

可能因為不是在家裡的原因吧。

爸好急的,才一會,爸下面那個大東西,就一個勁的在我身上亂頂。爸膽子也變的好大,抱著我親我,就把我抱起來壓在了床上,開始脫我衣服了,我沒沒怎麼反抗,就讓爸脫了。」

瑤瑤輕喘口氣,「爸又來脫我褲子,這下我沒讓,還讓爸先去洗澡,開始爸還不願意呢,以為我是不好意思,只是我非要他把澡先洗了,爸才去的。」

之後,算上我問的時間,就七八分鐘,瑤瑤就把昨天,她和父親開房偷情,做愛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

和我今天上班的時候,聊天說的都差不多。

雖然我問的,瑤瑤都回答了,但都是一帶而過,我聽的也很興奮刺激。

只是心裡依舊很不滿足,想著要是瑤瑤再多說點,說詳細就好了,但是我又不想勉強瑤瑤。

而且讓瑤瑤往細了說,確實有點很難為她,每個人都是有羞恥心的。

這時候,瑤瑤說完這些,便不再說話了,酡紅的俏臉上滿是羞愧和猶豫。很是羞恥,小嘴張了張,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的樣子。

「怎麼了?老婆。」

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瑤瑤又猶豫了幾秒,趴在我懷裡,抬起美麗動人的臉蛋,水汪汪的大眼睛,羞澀的看著我輕聲說道,「老公,我和爸出去外面,開,開房,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訴你,我是不好意思說,想著過幾天就告訴你的。」

我點點頭,「嗯,我知道的。」

瑤瑤神情又糾結了一會,然後象是下定了決心一樣,又說道,「老公,我知道你肯定,肯定想知道更多的,所以,所以我,我拍下來了。」

我直接愣了一下,不敢相信又急切的問道,「真的?老婆你真,真拍下來了?」

說著,我還轉過頭,朝著屋子裡,柜子最下面的抽屜看了看。

「嗯。」

我也看著柜子下面那個抽屜,點了點頭。

我趕緊下了床,走到柜子邊蹲下,拉開抽屜,把裡面的一個Dv攝像機包拿了出來,拿出來裡面的攝像機就跑了床上。

重新把瑤瑤摟抱在懷裡,又快速打開攝像機,果然看到了有一段新的視頻,還特別長,足有5小時41分鐘多。

這Dv攝像機還是從我戰友猴子那買的,內存大,功能很不錯,拍的也清晰,要不然還真儲存不了這麼大視頻吧。

因為Dv裡面還有幾部視頻,是我和瑤瑤以前做愛的視頻……其實這攝像機,就是以前,我專門從猴子那裡買來,拍我和瑤瑤做愛的視頻的。

沒想到的是,現在裡面竟然會多一部,父親和瑤瑤做愛的視頻。

我只是有點小吃味,倒也沒覺得瑤瑤拍攝下來不好,反而對瑤瑤能夠,也願意為我拍下這公媳淫亂的視頻,是很興奮,期待激動的。

所以此刻,我看到這時長將近六個小時的視頻,想著現在已經快九點了,看完不得好久了。

不過又想著,昨天父親和瑤瑤孤男寡女的,在一個酒店房間裡呆了這麼久,從早上到下午,兩人得做出多少淫亂的神情來啊。

不禁我的內心,不自覺的就開始興奮激動,躁動了起來,直接伸出手指就點了下去。

瑤瑤看到我直接就打開了視頻,象徵性便扭動了幾下身體,想從我懷裡掙脫我,但我環住瑤瑤細腰抱的緊緊的,瑤瑤也就滿臉羞愧的和我一起看了起來。

不過同樣的,我也能感覺到,瑤瑤此時內心的異樣悸動,嬌羞中帶著欲動。

我就這樣,左手摟著瑤瑤細腰,右手拿著Dv直接看了起來。

只見視頻中,畫面先是有些抖動,鏡頭有些被遮擋,有些模糊的。

前面還有個人影在晃動,擋在了攝像頭前面,想來瑤瑤在給Dv找位置,能拍的清楚點,能把他們兩人拍進去的位置。

肯定也是瑤瑤故意讓父親去洗澡,把父親支開,父親是不知道的吧。

很快,視頻畫面中出現了瑤瑤,瑤瑤身上衣服也沒穿,被父親給脫掉的吧,就戴著一隻黑色的性感蕾絲胸罩,傲人的雙峰一覽無餘。

瑤瑤正彎腰對著攝像頭,胸罩罩杯領口低開,露出大片雪白胸脯和一個深不見底的乳溝。吸引著我的目光。

沒一會兒,瑤瑤便遠離了鏡頭,下身貼身的白色休閒褲還在,還沒有被父親脫掉,看到了兩條修長的美腿。

我注意到視頻邊上,還是有些被遮擋了,不過不影響,想來是瑤瑤把攝像機藏在了包里,有些遮擋了鏡頭,讓父親不那麼容易能發現吧。

所以現在視頻的畫面畫質,很像那種AV電影里,那種故意做出偷拍畫面的效果。

所以看著這視頻,讓我內心很是異樣,躁動,當然畫面還是很清醒的。

瑤瑤扭捏的躺靠在我懷裡,看著開始在播放了的視頻,嬌羞的解釋了一句,「老公,我這是瞞著爸拍的,才讓爸去洗澡的。」

我嗯了一聲,看了看懷裡嬌羞不堪的瑤瑤,不再說話,認真又渴望的盯著畫面,看了起來……瑤瑤還又問了我幾句,她拍攝下來,我會不會生氣。

我當然不會生氣,反而很激動興奮,調戲了幾句瑤瑤,還真和地下工作者一樣,羞得瑤瑤又嬌嗔了我幾句。

畫面中,瑤瑤邁動著修長筆直的雙腿,慢慢向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還拿起床上自己的藍白襯衫,扔在旁邊床邊的沙發上。

瑤瑤秀髮披在雙肩,有些散亂,看樣子從進門到剛才,瑤瑤和父親的親吻擁吻,就很是熱烈啊。

只見坐在床邊的瑤瑤,此時臉蛋紅彤彤的,隨意的捋了捋自己散亂的秀髮。

美腿併攏,兩隻白嫩玉手放在大腿上,抓在一起,不時的搓動幾下,顯示著瑤瑤此刻內心的緊張與不安。

目光時不時看向衛生間門,眼神中帶著複雜,俏臉上還帶著情動期待的神情。

仿佛又是在期待著父親,期待著馬上就要到來的,和父親的糾纏親熱,纏綿大戰。

瑤瑤這Dv放的位置還是不錯的,放的位置也比較高,俯視著大半個房間。連衛生間門我也可以看到,而且衛生間門還是那種磨砂玻璃做的。

透過磨砂,還能夠模糊的看到,裡面一具黃色的身體,正站立在那裡,不時扭動幾下身體,還有水花濺落,噴灑在這身體上,濺的磨砂玻璃門上都是水珠。

不用想,裡面的肯定是父親了,正光著身子在洗澡。

同樣的,坐在床上的瑤瑤,目光也基本上沒有離開過這磨砂玻璃門,看著裡面模糊的赤裸身體雖然裡面的父親看著很是模糊,但還是能夠看出父親那健壯用力的身體輪廓,吸引著瑤瑤的目光,變的情動而迷醉起來。

一張大大的雙人床,上面鋪著整潔的白色床單被子,但我知道,等下父親和瑤瑤就會雙雙滾落在這大床上,盡情的淫樂交媾,翻雲覆雨,結合摩擦,抽插交纏了。

還有一張小圓桌,還有一張沙發,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

很快,過了沒幾分鐘,父親就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了。

看樣子父親是真的等不及的,想要和自己兒媳婦做愛了,想要操弄妻子了,連身上還沒怎麼擦乾就出來了,此刻手上拿著塊浴巾,擦著胸口後背上的水珠。

全身上下就穿了條內褲,上面還頂了個大包,吸引著床上坐著的瑤瑤,忍不住的就多看了幾眼……父親一邊擦著身上的水珠,一邊目光熱切的,看著床上的美艷兒媳婦,向著瑤瑤走去。

瑤瑤也抬起酡紅的俏臉,和父親對視著,眼裡是掩藏不住的情慾,也沒有什麼太過羞澀的了。

此時,瑤瑤目光異樣的,看著向自己走來的父親,突然低下頭,抬起雙手背到身後,只是稍微猶豫害羞了一下。

傳來「咔嚓」一聲輕響,然後我便看到,瑤瑤挺拔傲人雙峰上的性感胸罩,直接松垮了下來。

然後,只見滿臉羞紅的瑤瑤,又一同脫下了雙肩上的胸罩,藕臂輪流從胸罩肩帶里拿了出來。

微微羞臊了一下,瑤瑤便一手藕臂遮擋在傲人雙峰前,一手拿掉了掛在手臂上的黑色胸罩,扔在了沙發上。

瑤瑤赤裸著上半身,雙手遮擋在大片雪白誘人的胸脯肌膚上,再次抬起俏臉,嬌媚的看著父親,嫵媚勾人的輕輕喊了一聲,「爸。」

說著,瑤瑤慢慢放下雙手,露出了自己胸前,兩個渾圓挺拔的大乳房。兩個櫻紅嬌嫩的蓓蕾,刺激誘惑著父親,當然還有看著視頻的我。

兒媳婦上半身都脫光了,激發了父親內心的炯炯慾火,讓父親更加慾火難耐了起來。

父親一步走到瑤瑤身邊,扔掉手中的浴巾,摟抱緊瑤瑤,往大床上直接壓了上去。

厚實的嘴唇對著瑤瑤嬌潤紅唇,就嘴對嘴親吻在了一起,一瞬間我還看到,一條粗糙厚實的大舌頭,直接鑽進了瑤瑤嘴裡;同時,父親的一隻大手,覆蓋上一個飽滿巨乳,揉捏著。

被父親壓在身下的瑤瑤,沒有絲毫反抗的,雙手就勾在了父親腦後,後背上,把父親摟抱的緊緊的,柔軟的香舌纏繞在父親舌頭上,口舌糾纏,和父親擁吻,吮吻著。

傳來著「咕滋滋嘖嗦滋」的口水黏連聲,津水互渡聲。「嗯嗯嗯呼嗯唔」的喘息呼吸聲。

兩人的舌頭糾纏著,互相挑逗著彼此,在對方的口腔中攪弄,舔舐著。

瑤瑤的白凈玉手,也慢慢在父親濕濕的後背上,撫摸遊走著。

看著父親和瑤瑤,這淫靡熱切的法式舌吻濕吻,刺激的我內心一下子燥熱起來,小腹處一陣陣的火熱襲來。

摟抱著瑤瑤的左手,拉下瑤瑤左肩上的細細弔帶……

「幹嘛呢,老公。」

瑤瑤害羞扭捏了幾下,便配合我從藕臂中褪下弔帶,掛在腰間,露出了自己一個飽滿挺拔的乳球。

「我也要。」

說著,抓瑤瑤玉手,放在我褲襠的大包上,按了按。

又掰過瑤瑤羞臊的俏臉,重重的吻了下去。

和瑤瑤唇舌交融,濃厚的吮吻了一兩分鐘,我才放開瑤瑤,喘息幾口。

把瑤瑤另一邊的細肩弔帶也褪了下來,讓兩個渾圓白嫩的美乳,一同暴露在了空氣中,我五指張開握著手裡溫柔的撫摸揉捏起來,掐弄頂端的嬌嫩蓓蕾。

瑤瑤被我脫的袒胸露乳,把玩著她的巨乳,而且視頻中的瑤瑤也在被父親侵犯著,瑤瑤異常的難為情,不過只是稍微扭捏抗拒了幾下,便任由我了。

因為瑤瑤知道,我「吃醋」了,因為視頻中的她,正在和父親親熱糾纏著,乳房被父親扭捏玩弄著,所以現在我也要玩弄,才公平。

瑤瑤的手,也在我褲襠大包上,隔著內褲按捏了起來,補償著我。

我和瑤瑤目光重新露回Dv視頻上,酒店大床上,父親黑黑精壯的身體,依舊壓在瑤瑤白嫩性感的嬌軀上,和瑤瑤索吻著,彼此的口腔鼓起又收縮著。

一隻粗糙大手在瑤瑤兩個巨乳上,來回的揉捏擠按,白嫩的乳肉從手指縫中擠出,變化著各種形狀,兩個櫻紅嬌嫩的乳頭,也早已挺立起來,看上去硬硬的翹立著。

父親身體還扭動挺送著,在瑤瑤身體上,雙腿間摩擦蹭弄,廝磨起來。

這時候,我懷裡的瑤瑤,突然把臉埋進我脖子裡,不好意思去看視頻,又偷偷的瞄著。

沒一會兒,視頻中,父親嘴巴離開瑤瑤紅唇,一路向下吻了下去,含住瑤瑤精緻小巧的下巴,含弄吮吻了一番;又順著瑤瑤光滑白皙的玉頸,慢慢向下舔弄親吻著,留下一連串亮汪汪的口水唾液。

瑤瑤誘人的雙肩,精緻的鎖骨,父親同樣沒有放過,貪婪熱切的親吻了許久,才向著瑤瑤大片雪白的胸脯,吮吻舔舐了上去。

只見此時,父親有些粗糙斑駁的老臉,整個埋進瑤瑤兩個巨乳中間,在深不見底的乳溝里磨蹭舔舐著。

父親兩隻粗糙大手,一同揉捏著兩個柔軟挺拔的巨乳,擠按的兩個巨乳,變化著各種形狀。

父親厚實的嘴唇張開,開始在瑤瑤兩個飽滿乳房上,親吻舔弄著。父親還時不時就張開嘴巴,把兩個翹立的嬌嫩乳頭,吃進嘴裡,吮吸吞吐含弄一會,吃完這個,再吃另一個,直把瑤瑤的兩個奶頭,吮吸的晶瑩水潤,誘人無比。

甚至還有些許的奶水,從瑤瑤奶頭處滲透出來。在吮吸奶頭的父親,不時的喉結便滾動一下,吞咽著。

要是父親用力吸吮的話,說不定更多的奶水都要被吸出來了,不過早上瑤瑤已經給孩子喂過奶了,也擠了不少出來,現在乳房裡面應該沒什麼奶水了吧。

父親舔弄,含吃著瑤瑤的巨乳,刺激著身下的瑤瑤,不斷的發出「嗯嗯嗯唔」難受又舒爽的嬌喘聲。雙手還抱著父親的頭,撫摸著父親的板寸頭,不時的還往下按去。

我看著這視頻畫面,內心也是躁動不已,左手揉捏著瑤瑤一個巨乳,擠捏幾下已經翹立起來的乳頭。

看著在我懷裡,還有視頻中的瑤瑤,同樣的嬌艷美麗,調戲著的說了一句,「老婆,這麼舒服嗎?」

瑤瑤神情嬌羞了一下,又看著視頻中和公公親熱糾纏,嬌喘不已的自己,「嗯,爸其實好壞的,老是咬我前面,還吃了奶水。」

瑤瑤知道,我想聽些什麼,刺激著我。

懷裡的瑤瑤剛說完,視頻畫面中的父親,卻突然跪起身來,離開了身下的瑤瑤。

這時,我懷裡的瑤瑤,也跟著神情變了變,變的羞愧難堪的不行,頭埋進我懷裡,不敢抬起來……而我的眼睛,依舊一眨不眨的,看著視頻中淫亂的公媳兩人只見父親跪起身後,把瑤瑤也扶著曲腿坐了起來,兩個挺拔傲人的雪乳,也跟著跳動了幾下,毫無遮掩的展現在父親的目光中。

父親又站了起來,站在大床上,沒什麼猶豫的,雙手抓著身上唯一的內褲,往下直接脫了下去。

頓時,父親胯下那根早已經勃起了大半的,又粗又黑,又長的大肉棒,威武的挺立在了瑤瑤面前,往瑤瑤嬌艷欲滴的俏臉上,湊了過去。

「小姚……」父親輕喊了聲,熱切的目光,還落在了瑤瑤誘人的紅唇上,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瑤瑤剛剛的注意力,都被父親突然露出來的黝黑大肉棒,給吸引住了。聽到父親叫了自己一聲,目光才戀戀不捨的,從父親猙獰的大肉棒挪開,抬起頭看著父親。

感覺到父親熱切渴望的目光,落在自己嘴巴上,瑤瑤當然就知道了父親想要什麼,不就是想要瑤瑤給他用嘴嗎?

瑤瑤看了一眼攝像頭的方向,目光羞澀中帶著熱切,還有一絲掩藏不住的興奮。

瑤瑤嬌羞嗔媚的白了父親一眼,沒有多少猶豫的,「壞爸爸。」

一聲嬌媚的嗔怪,瑤瑤誘人的俏臉,便對著父親威武的胯下巨根湊了上去,小嘴張開含住了那個碩大黑黑的龜頭。

我知道在這段時間,瑤瑤在這公媳亂倫的淫亂遊戲中,被我我的「淫妻」心理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也有了些許的「淫夫」的心理。

而現在這一刻,我感覺到瑤瑤這「淫夫」的心理,也越來越深入內心了。

所以瑤瑤昨天才會下決心,偷偷的帶上Dv攝像機,把她和父親的開房偷情給拍下來吧。

一方面,瑤瑤是不想瞞著我,知道我肯定會喜歡,喜歡看她拍下來的公媳偷情。

另一方面,可能也是瑤瑤為了滿足自己的「淫夫」心理吧,知道她和父親外出偷情的淫亂纏綿,都會被我看到,瑤瑤自己也會更加興奮情動吧。

雖然這些只是我的感覺和猜測,但以我對妻子瑤瑤的了解,想來也就是這麼回事吧。

我看著懷裡羞澀難堪的瑤瑤,當然也不會去問,有些東西埋在心裡,不需要說出來,彼此心裡明白,反而更美,更加讓人慾罷不能,情動騷亂。

我腦中的這些想法都是瞬息而過,目光依舊看著視頻中,瑤瑤淫蕩的畫面。

同樣的臉埋在我脖子裡的瑤瑤,扭著脖子,偷偷的看著視頻中的自己。

只見視頻畫面中,瑤瑤含著紫黑龜頭,紅透了的俏臉,依舊抬起著,嬌媚的目光,和父親火熱眼神對視在一起。

只是一會,瑤瑤便低垂下眼帘,雙手撐在父親毛糙糙的大腿,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同時,瑤瑤頷首慢慢動了起來,雙頰凹陷,嘴裡還發出著「嘖嘖嘖滋」的舔舐吮吸聲,聲音慢慢響亮了起來。

不用想,那聲音就是瑤瑤小嘴裡的香舌,含弄父親肉棒,舔舐龜頭所發出來的。

刺激的父親口鼻中,不住的發出「嗯嗯呃哼嗯」的粗重喘息聲。

瑤瑤撐在父親毛糙大腿上的雙手,也慢慢在父親大腿上撫摸了起來,刺激侍奉著自己的公爹,給予父親更加強烈的性慾快感。

兩隻白嫩的玉手,在父親粗糙的大腿遊走愛撫著,越來越往上摸去,向著父親大腿根,胯下摸去,向著父親那醜陋猙獰的胯下巨根摸去。

沒有絲毫停頓的,瑤瑤的一隻玉手,便握住了那粗壯的棒身,上下輕柔的擼動起來;另一隻玉手,便抓上了大肉棒下面,那兩個褶皺黝黑,鼓鼓囊囊的肉袋,揉弄按捏著。

「喔……喔……嗯……」這突然的巨大快感,刺激的父親低喘著。

那只是勃起大半,依舊黝黑很是嚇人的大肉棒,在這刺激興奮下,突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次勃起,粗了一圈,長了一截,完全徹底的堅硬粗大了起來。

我光看著,就覺得父親的大肉棒散發著高溫,是那樣的火燙。

瑤瑤當然是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自己口手中公爹的大肉棒,又粗長堅硬,火燙了不少。

抬起俏臉看了一眼父親,便開始賣力的,認真的,口手並用著,給大肉棒口交吞吐起來。擼動,套弄,揉摸起來。

沒一會兒過去,只見瑤瑤臉頰凹陷,緊緊吸吮住父親紫黑的大龜頭,雙手握住粗長的肉棒,頷首開始快速的上下起落起來,讓碩大的龜頭,快速的進進出出著自己的小嘴,吞吐套弄著那大龜頭。

看著畫面中,瑤瑤賣力吞吐大肉棒,賣力伺候,討好父親的淫蕩模樣,內心真是五味雜陳啊……足足大半分鐘過去,瑤瑤頷首又快速上下起落著,套弄吞吐了十幾下大龜頭,便有些吃力了,停下了起落的腦袋。

小嘴又緊緊裹住大龜頭,含弄吮舔了好一會兒,嘴巴才有些吃不消的,把龜頭吐了出來頓時,一條晶瑩黏連的口水細絲,拉了出來,拉的長長細細的,一端連接著龜頭馬眼,一端連接著瑤瑤的水潤紅唇,過了好幾秒口水細絲才被扯斷。

父親的大龜頭,都被瑤瑤舔弄的油光發亮的,看上去更加的碩大威武。

這好不淫靡淫穢的畫面,深深的刺激著我和瑤瑤,還有父親的眼球。

視頻畫面中,瑤瑤面色潮紅,俏臉上春潮湧動著,檀口中發出輕聲的嬌喘。

只見瑤瑤此時,目光迷醉,媚目含春的看著手中的大肉棒,黝黑濕漉漉的龜頭。

不自覺的,瑤瑤小嘴中,便輕聲吐出「好大」兩個字,還一邊手中套弄擼動著大肉棒,一邊抬起俏臉,目光熱切的看著父親,勾引般嫵媚的輕聲開口,「嗯呼……爸……舒服嗎?」

「嗯,舒……舒服……」

父親愣了幾秒,老臉上都紅了,然後胯下猙獰的命根子,和往瑤瑤嘴巴湊近了一些。

此刻瑤瑤依舊蹲坐在父親面前,胸前雪白誘人的春光,早已經是一覽無餘的展現在父親面前,兩隻E罩杯的雪乳,挺拔的聳立在胸前。

白嫩雪滑的乳肉,飽滿而又純白,不沾一絲瑕絲,特別是前段那兩個櫻桃似的粉嫩蓓蕾,俏皮的挺立著,嬌艷欲滴,讓人恨不得就撲上去,含在嘴裡吮食一番。

瑤瑤嬌媚的白了一眼父親,俯著雪白誘人的身子,一口又將那黝黑猙獰的大龜頭,含入嘴裡,舌頭伸出,在晶瑩發亮的大龜頭上舔弄起來,品咂的「嘖嘖」有聲。

時而舌頭裹挾著龜頭的溝冠,來回舔動。時而小嘴把父親的大肉棒半根沒入,晃動臻首,原本俏麗的嫩臉也被肉棒頂的臉頰鼓起,霎時淫蕩。

就這樣品咂一會,再臻首加速上下起伏,吞吐套弄嘴裡的大肉棒,爽的父親不住的發出「嘶嘶嗯~嗯哼」的吸氣聲。

好一會兒,瑤瑤嘴裡吐出來上面滿是口水的紫黑大龜頭,性感的唇舌,順著青筋密布的肉棒棒身,舔舐了下去。

只見瑤瑤柔軟的香舌,櫻紅的雙唇,在父親粗長的肉棒上,親吻舔弄了起來。

小嘴香舌,從龜頭一路順著青筋密布的棒身,慢慢舔舐親吻而下。

瑤瑤舌頭伸出,一邊向下舔弄著肉棒,一邊雙手抓著還穿在父親大腿上峰內褲,往下脫去,直接脫了下來,扔到了床邊。

瑤瑤口舌舔舐到肉棒根,發出著淫穢的「滋嘖滋嘖」聲,在肉棒上留下一連串晶瑩的口水。

此刻,瑤瑤矮著身子,向上仰著俏臉,小嘴張開著,把一個黝黑鼓囊的卵蛋肉袋,給含吃進了嘴裡,臉頰凹陷的緊緊裹在嘴裡,含弄吞吐一會。

然後,便看到瑤瑤低著身子,臉朝上的,輪流舔弄吞吐,品咂著父親這兩個碩大卵袋,吞吐完這個,再去舔弄吞吐另一個,反覆著。

許久,瑤瑤才吐出卵蛋,口舌再次順著肉棒舔弄親吻上去,身子也慢慢直立起來,一路親吻,一路舔弄這猙獰黝黑的棒身。

等瑤瑤口舌舔弄到父親肉棒頂端,瑤瑤便張開小嘴,再次把碩大的龜頭,吞入進自己嘴裡,含弄吞吐舔弄一會。

如此上下來回反覆著。

這淫亂淫蕩的畫面,看的我身體躁動不已,五味雜陳,也在忍耐著身體里的慾望,下流的說道,「老婆,爸的大肉棒這麼好吃啊。」

瑤瑤趴在我身上懷裡,同樣也是看的身體瘙癢,情動不已吧,還真輕聲的回答了我,「不好吃。」

聲音羞愧不堪,神情又帶著嬌媚情迷。

「不好吃你還吃的這麼起勁。看爸下面,都是你的口水。」

我也說著淫蕩的話語,「嗯嚶……不許說……噁心死了……都是你……你教我的……」

瑤瑤羞愧的說著,臉又埋進了我懷裡。

這倒確實是,還記得以前,和瑤瑤相愛在一起以後,越來越親密,直至圖片關係。

那時候,瑤瑤可是摸一下我的命根子,就會害羞緊張的不行。

而隨著我們結婚,隨著我們性愛的增多,在我的調教下,也是瑤瑤為了取悅我。我們的性愛,也是越來越大膽淫浪了。

這些,看現在視頻中,瑤瑤給父親的賣力的口交,就能看出來,瑤瑤現在床上是多麼的淫蕩。

不過現在這些,倒是大大的便宜了父親。

相關推薦